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15)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15)

时间: 2015-07-21 16:15:42

  女人一窒,但却没有恼怒,只是低下头,紧紧的抿着唇,专注的切起东西来。
  这时,广播里响起了沈睿的声音,“即将出发,各部门马上归位!”
  女人一顿,放下手里的刀,犹豫了一下,转身朝车门走去。沈婉眼角瞥见,扬声问道,“方晓青,你要做什么?”
  “我去生物研究组那里。”女人,也就是方晓青低声说着,神情不卑不亢,平平淡淡的。
  沈婉皱了皱眉,想起刚刚不久前的广播里,哥哥沈睿说过的关于这个女人的处理。沈婉虽然很同情,从某方面来说,她也挺欣赏这个女人的,但是她不能放任这个女人自由行动。
  沈婉刚想按下腕表,就听见艾晓珍的声音响起,“你不用过去了,白哥说现在不适宜进行研究。”
  沈婉抬头就见艾晓珍跳进了车厢,神情疲倦透着冷淡的对方晓青说着。
  方晓青似乎神情有些僵硬,但随即对艾晓珍点头说着谢谢,转身就走回了大妈身边。而这个时候,大妈们已经动作利落的收拾了工具,并坐到了各自的位子上,绑好了安全带,这些皮垫椅子如果展开就是一张军用单人**,折叠起来就是位子,每个位子旁边还有拉伸的安全带。
  方晓青见大妈收拾好东西,坐到了各自的位子上,她似乎有些愣了愣,随即垂下眼睛,也沉默的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沈婉见方晓青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和言语就坐了下来,规规矩矩的,也心头松了口气,和艾晓珍点了点头,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艾晓珍见方晓青这么听话规矩,扫了方晓青一眼,就转身跳出了粉红车,回了**型生物车。
  *****
  而此时,沈睿已经一脚踩在了油门上,平静道,“安安,做好了!”
  沈安一手握紧车顶上的把手,对沈睿浅笑道,“嗯,哥,你冲吧。”
  沈睿听着沈安平静的轻松的声音,嘴角微扬,于是,看着前方被徐长天他们用金属异能和铁索,铁条铝板临时搭建起来的桥,油门一踩到底——
  终于冲过来了!
  沈安看着倒后镜,紧随其后的是后勤的车辆,作战部押后。
  但,就在后勤的粉红车冲过来的时候,那铁桥竟然晃了晃,沈安脸色一变,下意识里,就施展了灵水诀,水化成了锁链拉住了铁桥,而在沈安施展灵水诀的同时,木藤拴住了铁桥,土泥封住了铁桥,而沈安用水化成的锁链就刚好缠绕在木藤身上,而木藤就刚好植入了土泥里——
  于是,当后勤的粉红车战战兢兢的平安过来的时候,紧随其后的作战部的车辆也急急的冲了过来,然后,众人都纷纷下车,目瞪口呆的看着三种异能同时施展后出现的诡异画面:
  木藤疯狂生长着,竟然变成一棵树,根须死死的盘绕在铁桥上。竟固定了铁桥!
  沈安瞪大了眼睛,看着倒后镜里的景象,不是吧?这样也行?!
  “我靠!这是凑巧了吧!”杨楚淳瞪大了眼,半晌喃喃道。
  沈睿看着倒后镜里的诡异的大树,若有所思,这是因为安安的灵水诀的治愈聆听亲近的能力,还是……因为几种异能结合的结果?
  “出发了!”沈睿敲敲方向盘,既然出现了这种情况,想必白景卿也必会去弄个明白,现在趁着白日的阳光充足,赶紧的出发才是。
  于是,车队再次出发,留给后来人的是一条有着一棵诡异大树的铁桥。
  沈安摸了摸自己因为施展水异能而湿漉漉的手指,好奇的挥了挥手指,转头看向沈睿问道,“哥,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气候环境改变了,但是,这个光合作用还没有消失?”
  回答沈安的不是沈睿的话语,而是白景卿略微显得兴奋的话语,“小安,你这不是废话吗?要是光合作用消失的话,我们人类早都灭绝了,别忘了,我们人类可是没了空气就没了活路的!”
  “刚刚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想我知道接下来的研究该怎么弄了!”白景卿又兴奋道。
  “卿卿,让我说句话啊。”徐长天讨好的说着,轻咳一声,说道,“沈大人,待会我们要去搜集的物资必须增添我们机动组的。铁条和铝板都没了!”
  “嗯,这个没问题。”沈睿笑说着,又看向沈安,“安安,你看看导航仪,我们距离A城还有多远?”
  “……哥,我们绕上国道,再走三百里就到了。”沈安看着A手机上显示的路线,抬头说道。
  “好,老周,老刘,你们先分分组,等我们到了A城,我们就分组活动!”
  ******
  车队还未进入国道,就见国道上吵吵闹闹的挤满了车辆。
  沈睿放缓车速,开启广播,笑道,“现在前方五十米处就是我们久违了的亲爱的同胞朋友们……待会,大伙儿小心了。人心叵测四个字希望大家记住,我们团队目前为止不打算收人。”
  “明白。”周武沉声说着,顿了顿,冷冷道,“作战部的混蛋们,要是谁再敢跟小艾子一样惹麻烦,就给我绷紧了皮!”
  “待会,希望大爷大叔大妈们也请注意了,我们团队目前不打算收留任何人。”刘洁的语气很客气,但却是极为坚定的。
  “哎,说得好啰嗦,简单来说两个字嘛,装酷!要是有人来搭话,不管听得懂的听不懂的,都装酷,懂不?”沈爸爸笑呵呵的打趣着。
  沈睿一听沈爸爸的声音,就笑了,“对了,爸爸,待会外交的事情就麻烦您了。”
  沈爸爸的笑声一停,半晌,才有些无奈的说道,“知道了。”
  说话间,车队缓缓的进入了国道。
  沈安隔着悍马车的车窗,看着外头的世界。
  车队的所有车窗,里头的人可以看得见外头,外头的,却看不见里头的具体情况。
  此时,外头的吵吵闹闹的纷纷扰扰的在沈安眼里一览无遗。
  吵闹着车子被碰撞了的,小孩子惊慌失措哭泣的,站在一旁愤怒的打着手机却因为手机信号不通在骂娘的,还有一脸麻木的呆呆的蹲在路边的,女人缩在一旁,衣不遮体哭泣的,或者绝望了的……还有男人讨好的敲着车窗,哀哀的祈求着什么的……路边还有抛下的已经僵硬了死去的人……那些人身上已经腐烂了,虽然闻不到那种腐朽腥臭的味道,可是,那些盘踞在上头的是苍蝇吧?
  沈安微微垂下眼睛,这,就是末世。
  “安安,要不你到空间去?”沈睿盯着沈安低垂的眉眼,平静的有些过分的神情,低声问道。
  沈安抬眼,摇头,“哥,我没事。”
  沈睿抬手揉揉沈安的头,笑容淡淡的却是透着温柔。
  而这时,已经有人靠近了过来,那人先是小心翼翼的谄媚的笑着,讨好客气的问道,“你们好啊,我需要点食物,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点,啊,放心,我有钱,我还有个黄金戒指,能不能跟你们换一换?”
  沈安转头看去,这人大约三十多岁,面容憔悴疲惫,面色蜡黄,乱糟糟的油腻腻的头发,衣服也很脏,上身的衬衫已经破了几个洞,脚上一双家居拖鞋。
  这人大概是在家的时候匆匆跑出来的,鞋子都来不及换。
  在这人上前讨好的问话后,沈安看到四周的人已经若有似无的看了过来,虽然目前似乎不敢明目张胆的上前,但脚步都悄悄的往他们移动了。
  那人见这车队安安静静的也没有人出来,犹豫着,手也慢慢的朝他们的车门伸了过去,眼神里透出一丝复杂和掩饰不住的贪婪。
  就在这个时候,沈安刚想给这人下点雨让他“清醒清醒”,却没想沈睿低笑一声,手指画了个圆圈,圆圈在虚空中发出紫色的光芒,然后,沈安就看见那人鬼叫了一声,捂着手蹦跳惊恐叫道,“这车有电!”
  沈安看向沈睿,沈睿笑了笑,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透出一丝狡黠,“哥哥就是想试试给咱的车通上电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
  沈安一怔,随即忍不住一笑,看那人在外头捂着手蹦跳的鬼叫,周围悄悄靠过来的人都退了下去,沈安嘿嘿一笑,有些傻乎乎的,果然哥哥就是厉害呀。
  看这些人还敢不敢凑过来!哼!
  而这时,外头突然传来杨楚淳和伍郎的咋呼声:
  “他妈的谁给通的电啊!!劳资都被电傻了有木有!!”杨楚淳怪叫着。
  “……小杨子,你给我安静点!!”伍郎无力的说道。
  ——你本来就已经够傻的了,就别丢人了啊。
  “咳咳……小睿呀,把这个电给收了吧,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做生意了啊。”沈爸爸呵呵笑着说道。

37、新人入团(5)

沈安听着杨楚淳的那嚷嚷声,额头黑线直冒,小杨子真是的……连扬长避短都不懂了吗??而沈睿只是笑着撤去了电能。
而外头,沈爸爸站在集装箱车车顶上,身后是捧着本子的伍郎和杨楚淳。
沈爸爸看着四周瞪大了眼睛的人,呵呵一笑,刚刚他们出场的方式似乎太特别了一点?额,从车厢里头缓缓的升出来,的确也有些太突然了一点。
“呵呵……大家好啊。”沈爸爸笑呵呵的挥了挥手,四周的人却因为沈爸爸的这个动作又齐齐的倒退了一步。神情里都带上了警惕。
沈爸爸似乎没有察觉,只是扬手示意,杨楚淳就弯腰从他们刚刚爬出来的地方拉了拉吊绳,于是,一箱方便面和一袋米就拉了出来。
“哪,大家也都不容易,这样好了,大家有什么拿来交换的,就拿出来吧,对了,钱就不要了,古董金戒指什么的还可以。”沈爸爸说着,蹲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四周又悄悄靠过来的人,“我们不会停留太久,待会就要闪人的,所以大伙儿抓紧了!”
在沈爸爸吆喝着做“生意”的时候,沈安在悍马车里正盯着A手机,勾画的路线。而沈睿正开着广播聊天。
“我说沈大人啊,我们要那么多古董黄金做什么?”说话的是高菲,他好奇不解中,这逃亡路上要那么多古董黄金做什么。
“说你笨还是高估你了!”沈婉的声音透出赤果果的鄙视。
沈安听着,抬头看向沈睿,眼里满是笑意,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黄金古董,说换,也只是想给他们一点帮助罢了。
而爸爸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哥哥的授意。
哥哥说到底还是心软,沈睿看见沈安带着笑意的眼神,嘴角弯了弯,他不是心软,更非良善,不过是想借此安抚团队里那些和安安一样因为善良而觉得愧疚难安的人罢了。
“婉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笨嘛。”广播里,高菲故作撒娇的说着,高菲的话音一落,广播里就响起了一片呕吐声还有一干汉子的怒叱!
“尼玛的!是男人就给我好好说话!”
“恶!沈婉美人姐姐才不会看上你这样的!”
……
沈安听着,朝天翻了翻白眼,这样的高菲,姐姐看得上才怪!
而此时,外头的喧嚣声越来越响。沈安转头看向了外头,沈爸爸和伍郎已经开始在忙着做“生意”了。外头围过来的人也似乎越来越多了,见沈爸爸似乎有些忙不过来,沈安便对沈睿说道,“哥,我去给爸爸帮忙。”
正在低头看着A手机里徐长天最新传送过来的地图的沈睿闻言,抬头看了眼外头,略微皱了皱眉,想让安安安分的待在车里,但看着沈安眼巴巴的瞅着自己,沈睿心头一软,便说道,“小心点。”
沈安忙点头应着,“嗯,哥放心,我会小心的。”
沈睿这才打开了车门。
沈安一跳下车,就愣了愣,比起在车里所能看到的有限的视野,此时,呈现在沈安跟前的是一片混乱和嘈杂。
乱七八糟堵在高速路上的汽车,高速两旁因为地震而塌陷的路面,小孩子的哭泣声,男人的怒骂,女人的哭喊,还有不断围过来的目露贪婪和渴望的人。
沈安心头一沉,这些人只怕已经在这里困了很久了,如今他们这车队突然出现,还拿食物来跟他们换东西……对这些人来,他们现在好比就是一块大蛋糕!
这样……岂不是很危险?而且,现在看前方高速的情况,一时半会间他们要通过的可能性不大,在这里待的越久也就越危险!
这些事情,哥哥不可能没有想到吧?
沈安看了眼后头的悍马,抬脚朝沈爸爸走去,他相信哥哥,所以,现在他要做的事情是帮着爸爸做“生意”。
沈安抬脚朝沈爸爸走去的时候,车里,沈睿正逐一的下着命令。
“前面高速已经无法通行,老徐,你尽快找出最近的道路,如果路途不能通行,我们绕路,放弃前方的A城。”沈睿看着A手机里的最新的地图,皱眉说道。
“我有个提议。”突然的,广播里,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声响起。
沈睿微微眯眼,是那个女人方晓青。
在女人方晓青的声音响起后,广播里就安静了下来。
沈睿漫不经心的敲了敲方向盘,这女人想做什么?但面上,沈睿的声音很温和,“你说。”
“在A城附近有一家化工厂,它在左侧的方向,大概有三百米。你们可以绕道那里,然后就可以走郊区的路进入A城。”方晓青的声音有些发抖,但却还是努力的说着。
沈睿淡淡道,“老徐,查一下。”
“好的。”徐长天应道。
沈睿又平静的开口,“你的目的?”
“我的爸爸方平就在那家化工厂工作,我希望你们能够走那边的路,这样我可以和我的爸爸团聚。”方晓青说着透出一丝乞求,“求你们了。”
沈睿没有理会方晓青,只是问道,“老徐,怎么样了?”
徐长天回答道,“不错,有这么一家化工厂,全名——巨蚁化工,还是家国企,咦?之前的数据库里竟然没有这家巨蚁的资料?”
“这化工厂是有保密级别的。”方晓青的声音轻轻响起。
“沈大人,马上绕道去这家化工厂!”白景卿的声音立马响起,很严肃,“巨蚁我有印象,值得去!”
沈睿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开口道,“可以绕道,方晓青是吧?我会送你过去,那么,就算是你蹭我们团队的报酬吧。”
“谢谢!”方晓青语气有些激动。
******
而此时,外头的沈安正皱眉的看着自家团队的名为粉红的集装箱车,车窗口有大妈正悄悄的扔出馒头给那些围靠过来的人。
沈安心头暗道了一声不好!大妈的好心可是会惹来麻烦的!
果然,在沈爸爸将一小袋装给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的时候,那女人尖着嗓子嚷嚷道,“我说你们也太没良心了吧!大家都是同胞!!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呢?!不救我们也就算了!你们竟然还趁火打劫!!瞧瞧!我一个钻石戒指,你竟然就给我装了一小袋米!!你们明明就有馒头!为什么不给我们馒头?!”
女人的尖声嚷嚷很快就引起了周遭很多人的附和!还有男人高声叫嚷道,“拿出来!把馒头给我们拿出来!”
“快看!他们明明是军人!他们有佩枪!他们就是军人!”还有人趁机嚷嚷着。
沈安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沈爸爸也慢慢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沈安的眼角瞥向了那集装箱车窗口,在这些人开始聚拢并叫嚷的时候,那车窗口就已经碰的一下就关上了!在关上的那一瞬间,沈安看见了一个大妈惊恐不安的苍白的脸色。
——终于知道,自己的好心办错了事情吗?
而这,是不是就是哥哥的目的?
这时,那最先尖声叫嚷的女人已经要朝沈爸爸扑过来了——
就在这一瞬间,唰的一下!
几道激流已经唰的将逼近的人再次逼退,在这么一瞬间,尖叫声和惊恐的嚷嚷声不断的响起!
当被水流逼退的人好不容易清醒了下来,愤愤的不死心的就想再次冲上前的时候,就见一大约十七八岁的清秀的少年,黑色迷彩服,□军裤,一双高筒军绿色的军靴,神情冷凝的手持军刀,而军刀就搁在了那瘦骨嶙峋高声尖叫的女人的脖子上!
于是,众人的声音就仿佛被什么给卡住了般消失了。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沈安的声音慢慢的回放着,“我们是有馒头,我们还有很多食物,热乎乎的面条和稠稠的米粥……但是,我们凭什么要给你们?”沈安的声音很轻,却极为冰冷。
而被沈安搁了把军刀的女人抖着身体,脸上满是恐惧和泪痕,她抖着声音不停的嗫嚅的说着,“放了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们的粮食是我们靠着自己的本事搜集来的,你们有本事就去给我打怪物,没本事就给我乖乖的等死!不想死,就拿起武器自己战斗!想等着别人来救你们?那就慢慢的等着吧!”沈安话音一落,就猛然抬脚一踹,将那女人踹倒在地。
而在那女人踹倒在地的一瞬间,突然落下的紫色闪电就将那女人变成了一块焦炭!
“呀,不好意思,一时手滑。”笑眯眯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就见一俊雅的男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靠在黑色的悍马车上,慢悠悠的甩着手,似乎很是为难的开口,“哎呀呀,看来这准头还得再练练,啧啧……我明明是想电电那位大叔的,怎么就变成这位大婶了呢?”
沈安愣愣的看着那俊雅的笑容亲和的男人——他的哥哥沈睿。
沈安的心头有些复杂,垂下眼看了看那已经变成焦炭的女人,沈安沉默转身,收起军刀,朝沈睿走了过去。
一旁的杨楚淳摸了摸鼻子,看了看沈大人,又看了看似乎有些低沉的沈安弟弟,杨楚淳嘀咕道,“啧!还是沈安弟弟最可爱了……”
而沈爸爸只是扫了眼杨楚淳,就转身朝集装箱车走去,心头叹气,安安还是得多多磨练啊。不过,小睿为什么不早出手非得等到刚刚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网络不好,更新迟缓了。

38、新人入团(6)

沈安一步一步的朝沈睿走去,神情有些低沉,但是步伐却是极为沉稳,没有半点犹疑,而沈睿看着沈安步步朝他走去,嘴角的笑容不变,但眼眸却是幽深了几分。
待沈安走到他跟前,沈睿抬手牵住了沈安的手,然后,握住,紧紧的。
沈睿**溺的看了沈安一眼,沈安低垂下眉眼,没有看见沈睿**溺的幽深的眼神。
沈睿心头笑了笑,他对现在的结果很满意,在他当着安安的面第一次杀人后,安安没有嫌恶震惊,虽然似乎情绪有些低沉,但这样的结果已经让他很是满意了。
沈睿抬头看向惊骇的害怕畏惧的后退的围观众人,温和一笑,转身牵着沈安上了悍马1号车,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车队再次出发了!
围观的众人呆呆的看着车队渐渐远离,不知道是谁最先惊叫出声的--
"怪物!他们是怪物!!"
"对!没错!就是怪物!人怎么可能把人变成焦炭?!他们就是怪物!妖怪!"
"太可怕了!我们竟然和怪物说了那么久的话!?"
……
人类对未知的事物,特别是让他们觉得恐惧的事物总有极富想象力的猜测!
在悍马车里,听着这些人的议论纷纷,徐长天故作深沉的感慨着,迎接他的是广播里众人的嗤笑声!
"不过,徐哥,你没事在别人车上装窃听器做什么?"艾晓初好奇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一时手痒了呗。"徐长天漫不经心的说着。
"一时手痒?"艾晓初突然故作惊慌叫道,"徐哥!你,你不会也一时手痒在我的**头也装了一个吧?!"
"屁!"徐长天笑骂道,"除了我家卿卿,劳资才不屑偷听!"
"徐长天,你刚刚说什么?!"白景卿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他妈的又在老子的**头装了窃听器?!"
"咳咳……卿卿,那是情趣,情趣,懂?等等……卿卿,你拔枪做什么?"
"额,那个,情趣?徐哥,**头装窃听器有啥情趣呀?"杨楚淳憨憨的发问。
广播里正叫嚣着的白景卿的声音和徐长天的声音都顿时一滞。
然后,周武的声音淡漠响起,"乖,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于是,众人一默,以后就会知道??可怜的小杨子~~~~
还不待众人同情完,杨楚淳傻乎乎的就应道,"哦,知道了。"
沈安听着,往后仰头一笑,有了这些人的插科打诨,刚刚因为那些人而窒闷的气氛稍稍缓解了。
而这时,沈睿看着沈安脸上已经没有消沉的气息,也微微扬起了笑容。
"好了,现在来说说正事。"沈睿敲敲方向盘,声音在广播里开始响起,"现在,我们的目的地是化工厂。另外,窃听器是我让老徐装的,同时装的还有摄像头,趁现在距离不远,老徐,打开车的广播视线系统。"
沈安好奇的看着车头上缓缓垂落下来的七寸左右的显示屏,"虽然屏幕有些小,但图像还是很清晰,让大伙儿看看,现在那些人又在干什么。"
此时,图像里,那些叫嚣着可怕,叫嚣着怪物真恶心的人正扭打成一团,抢夺着彼此从"怪物"手里得到的食物!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扭打着,叫骂着,神情扭曲还有狰狞。
……
"好了,关了。"沈睿说着,看向身边的沈安,沈安的脸上有些呆呆的,眼神里是隐隐的忧伤。沈睿抬手握住了沈安的手,低声道,"大家都看到了吧,那么现在大家说说关于馒头的事情……"
沈睿的声音在广播里冷静的回响着。
"对不起,我,我不该自作主张……"结结巴巴的怯怯的声音响起。
沈安仔细一听,是作战部大牛的妈妈?
"我妈做错的事情,我可以代替她受罚吗?"大牛的声音很平静。
"大牛!!你这孩子说什么!妈自己做错的事情怎么能让你代我受罪?!"大牛的妈妈哭着在广播里嚷道。
沈安愣了愣,转头看向沈睿,哥哥有说要惩罚吗?啊,当然,这个做错的事情肯定得记录在案,登记处分了,只是……哥哥刚刚什么都没说吧?
沈睿看着沈安疑惑的眼神,无奈了,紧了紧握着沈安的手,出声说道,"大妈,您冷静点。"
广播里,沈妈妈的声音也低低响起,似乎在劝慰那位大妈。
"这次,大妈做错了事,按照守则,必须记过一次,后勤部要登记在案,作为处罚,大妈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不能领取每日分配,另外必须后勤值日三天。这事与大牛无关,大牛无需惩罚。现在,附议吗?"
"附议。"刘洁的声音第一个响起。
"附议。"周武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附议。"紧接着是徐长天。
沈睿微微点头,"好,那么这事就这样定了。"
大妈的声音这时响起,语气有些哽咽,透出感激,"谢谢,谢谢大家……"
沈安听着,心头暖了一些,修炼的灵水诀,能够让他敏锐的察觉人心,虽然没有面对面,但大妈的诚心他可以感受到,幸好,他们团队里的人都不是那些贪婪成性,推卸责任,又依赖成性的人。
有这样的团队,他们何愁不能到达西部?
沈睿似乎也感受到了大妈的诚心,他的天机诀虽然不能像安安那样敏锐的察觉人心,但大妈真心与否,他通过语气也能分辨出来。
于是,沈睿微微一笑,若都是忘恩负义不识好歹不肯认错的,那他倒不如现在就都扔下,很好,这些人没有让他失望。
沈睿拍了拍方向盘,放柔语气说道,"那,现在散会,啊,对了,小白啊。虽然装窃听器是你们的情趣,不过,咱团队里的窃听器也总共才三个而已……"
沈睿很是温和的说完,在白景卿暴跳如雷之前,沈睿就关了广播。
不过……沈安抖了抖耳朵,他好像听到后头的车队里的大笑声和求饶打闹的声音。
"安安?"沈睿看着沈安,眉眼柔和了下来,"刚刚的事情……"
"哥,我知道。"沈安截住了沈睿的话头,神情一肃,"哥,我明白。我以后会当断则断的。"
他只是踹了那女人一脚,威慑的效果不大。哥哥那雷霆一击才真正的震住了那些人,他们才能马上及时的撤退。
只是,威慑的手段有千百种,哥哥的手段有些……狠厉了。
他不能否认他心里不太赞同哥哥用那样狠厉的手段,但是,他是绝对不会站在他哥哥的对立面,更不会反对他哥哥。
而哥哥为什么会使用那样的狠厉手段?
那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不能强而有力的震慑住那些人!
所以,他会,努力,让自己成长!让自己更加强大!
沈睿微微摇头,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握着沈安的手,"安安,哥哥是故意的。"
沈安一愣,故意的?
沈睿的神情平静,话语轻淡,"哥哥就是这样的人,安安,你会觉得可怕吗?"
沈安呆呆的看着沈睿,什么意思呀?什么叫哥哥就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问自己是否觉得可怕?
沈安呆呆的看着沈睿,直至被握紧的手突然一阵发疼才回过神,沈安眨了眨眼,看着面沉如水的沈睿,半晌,才开口说道,"哥,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哥。我怎么会觉得你可怕呢?"
沈睿仔细的看了看沈安的眼睛,见沈安的眼睛依然明澈干净,没有任何惧怕犹疑,才抬手揉了揉沈安的头,声音有些低哑,有些深沉,"安安,那就好。"
他希望安安能够认识真正的沈睿,也能接受真正的沈睿。
当然,他会一步一步来。
他知道,其实刚刚,安安呆愣是因为震惊,也是因为不知所措,而他也禁不住忐忑,幸好,安安的反应没有让他失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