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2)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2)

时间: 2015-07-21 16:15:42

  哥哥沈睿的手虽然很暖,但这样的触摸还是有些凉凉的,沈安有些别扭的动了动,沈睿敏锐的发现了沈安的不自在,收回手,笑了笑,握着沈安的手柔声道,“虽然痕迹很淡,但还是要遮掩一下,安安,你说因为有了这个空间,所以你不断的做噩梦,噩梦里,安安你回家了吗?”
  沈安一怔。
  为了掩饰重生,他只是告诉哥哥他因为这个空间所以做了预知的梦。他告诉哥哥,梦里,他看见人们突然间**发疯,变成了吃人的怪物,连续一个月的大雪冰封大地,之后是连续三个月的炽热……
  但却没想到,哥哥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回家了吗?他在死亡的前一刻都在拼命的朝回家的路奔去……
  “额……我没有看见我自己……”沈安呐呐的说着。
  沈睿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松了口气,很好,预知的梦没有他家安安。那就不用担心安安会不会被这什么预知梦所困住。
  ——不过,就算预知的梦里有他家安安,那又怎么样?
  “安安,这事不要跟其他人说,交给我。”沈睿低柔的声音慢慢说着,再次叮嘱,语气依然很平静。
  沈安有些困惑了,他哥哥怎么还能这样冷静呢?
  他说的可是末世啊!
  怎么他哥这样的表情,好像他说的是今天天气不错之类无关紧要的话一样?
  “哥!你是不是……不信?”沈安的语气有些不确定了。他都把空间拿出来了,他哥还不信?!
  “我相信。”沈睿瞅着沈安一脸你敢说不信就要你命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
  他家安安,哪怕已经两年不见了,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没有变。
  “所以,安安,我们该离开空间了。”沈睿笑眯眯的说着。
  沈安瞅了沈睿一眼,意念一闪,两人就回到了卧室里。
  沈睿看了眼卧室,拉着沈安来到客厅,“来,安安你先吃早餐。”
  沈安坐在沙发上,看了他哥一眼,拿起包子和豆浆吃了起来。
  沈睿见沈安开始吃起早餐了,笑了笑,就拿起那被他丢弃在沙发上的本子,神情专注的写了起来。
  沈安嘴里叼着包子,好奇的靠了过去,就见那本自己涂涂画画的凌乱的本子,在他哥的手上开始大变样起来!
  沈安有些目瞪口呆。
  原本在他看来应该比较紧凑的三个月,在他哥的计划下,似乎很是充足了?
  而且,那什么?!除了野外装备,他哥还添了什么?!医生?!生物研究员?!
  等等!他哥可是部队的!他有这个时间吗?!而且……这种事情……对部队的哥哥来说,是不是有些……
  “哥!你还在部队吧?”沈安拿下包子,紧紧的盯着他哥问道。
  沈睿抬眼,见沈安嘴角边还有些包子碎末,抬手轻轻的抹去,一边微笑说道,“你离开家后,我就退役了。现在开了家保全公司,就在这个城市里。”

  沈睿的底牌(1)

  沈安呆呆的看着沈睿,原来他哥早就退役了?还开了家公司在这个城市里?
  那么,上辈子,在末世之前,哥哥一直都和自己在一个城市里?那么,有没有可能,哥哥在末世爆发后来找过自己?
  沈安呆呆的模样让沈睿不由好笑,抬手揉了揉沈安的头发,问道,“怎么了?安安很惊讶?”
  沈安乖乖点头。当然很惊讶啊,他都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哥哥跟自己在同一个城市里。
  他们之间原来是那么近的距离……
  沈睿轻笑一声,手指轻轻的梳过沈安的头发,他的安安从小到大,那头发都不是纯粹的黑,或许是因为自小体质不好的关系,安安的头发有些暗黄,但在他看来,安安的头发是最好的,柔柔软软的,就跟安安的人一样。
  “安安,待会你收拾一下,你搬到我那里去住,也别回家了,一个月后,我会把爸爸妈妈,还有小婉接来。”沈睿低声说着,看着沈安睁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沈睿一笑,梳着沈安头发的手滑到沈安的耳朵,轻轻捏了捏,笑道,“如果要准备东西的话,这里比咱们家好。”
  沈安歪头想了想,没错,很多东西这里搜集比在自己家那个小镇要方便,不过,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家哥哥的安排。
  ——只是,他想爸爸妈妈……
  “好了,安安,我们来收拾东西吧。对了,今天抽个空打电话回家,妈妈很担心你。”沈睿拉着沈安起身,一边说道。
  沈安点头,这个肯定会的,他也想爸爸妈妈!虽然每天都有打电话,但因为之前忙着准备东西的缘故,他打电话回家也没有来得及说什么。
  现在,有了哥哥沈睿,沈安觉得自己接下来可以专心投入提高自身实力上去了。
  不过,现在,他还是买股票去,可不能浪费自己重来这一遭了。
  “哥,待会我要去银行!”沈安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顺手将笔记本电脑扔到自己的空间里,见他哥面容淡定的看着自己将一堆东西凭空消失,沈安心头默默愤恨,他哥就不能稍微流露出一点惊奇赞叹的神色,好让自己得瑟一下??
  “去银行?”沈睿接过沈安收拾了几件衣服的背包,问道,“做什么?”存钱?还是取钱?想着安安写在本子上的东西,沈睿微微凝眉,“不是说了吗?那些事情交给哥哥做就好。”
  “我要买股票。”沈安直视着沈睿,神情极为认真,“哥,你和我一起去,顺便转些钱给我。”
  沈睿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深沉的温柔的笑容,为安安的这种理所当然的跟自己要钱的态度,仿佛过去淡漠疏离的安安已经远去,那个一直以来理直气壮的说“哥,帮我揍人!”“哥,我想吃东街的烧卖!”“哥,姐姐她拿我游戏机!”“哥,我不要去跑步……”……
  ——那个从不和自己见外,一直以来只和自己亲密的安安回来了是不是?
  “好!哥和你一起去!”这会儿就算是安安要自己的所有身家,他都会双手奉上!
  沈安闻言,认真的脸上眉眼一弯,嘴角一咧,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展露了出来。
  两人坐着沈睿的悍马,来到了市中心,在XX银行,沈安一口气提了沈睿的五十万,提了后,沈安才突然发现那卡上的余额?!沈安吞了吞口水,有些心惊胆颤的瞪着那张卡上所显示的余额!
  ——那后头多少个零啊!!!
  “安安?”沈睿看着沈安呆滞的模样,笑了起来,拉起沈安的手,“安安,我们回家,我有张卡,你可以直接在网上交易购买股票……”
  沈安一听,猛地转头看向沈睿,心头有些委屈,早知道他哥这么有钱,他折腾个什么劲啊!
  不过,那些股票还是一定要买的!沈安握拳!
  沈睿**溺的笑看着沈安突然呆滞又突然灼灼闪亮的满含斗志的眼睛,忍不住紧了紧沈安的手,轻咳一声说道,“安安,我们该走了。”
  “哦。”
  *****
  两人坐上悍马,沈安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回家,在沈妈妈的唠唠叨叨的时候,认真的听着,一边耐心的解说着,一遍一遍的重申着“嗯,会听话,不闹脾气,乖乖的跟哥哥回家……”
  沈睿开着车,耳朵和眼角余光却是关注着沈安。
  两年前没有闹脾气离家的时候,沈安在家人面前就从来不是有耐心的人,或者说,那时候的安安就是被自己**坏的孩子,虽然有些内向安静,但骨子里却是个任性的。
  而现在经过了两年,他的安安似乎懂事了……沈睿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大力了一些,这样的安安,让他心疼。
  “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做生意的?”沈安挂了电话,想起那张现在还放在他衣兜里不知道很多个零的卡,转头问道。
  沈睿回过神,看了沈安一眼,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安安,你就那么肯定哥哥是做生意才赚那么多钱的?”
  沈安盯着他哥好看的侧脸,撇了撇嘴,他哥虽然在特种部队战功赫赫的,但他知道,他哥骨子里就是个黑的!他哥会安分守己在特种部队才怪!肯定是一边在里头捞着战功,一边在外头琢磨些“邪门歪道”的!
  “哥,你都有哪些生意啊?”保全吗?保全公司哥说了是这两年才弄的。两年时间哥才不可能赚那么多钱。
  沈睿轻笑了起来,安安果然懂他。
  “五年前就开始了,如果要说有哪些生意的话,安安,你倒不如问哥,有哪些生意哥没有插手的?”沈睿悠悠说着,看向沈安,呵呵……安安这明明抽搐着嘴角偏要装作淡定的表情,真是……可爱呀。
  ****
  当沈安随着沈睿下车的时候,就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来到这个城市的郊区,这个郊区很偏僻,四周散落的是一些或者已经废弃的厂房,而不远处就是可以看见的这个城市的一座机场。虽然很远,但飞机起落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
  “来,安安。”沈睿拉着沈安的手朝前头的大厂房走去。
  沈安打量了四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这个外头一看就是个旧厂房的地方就是他哥的住处?
  沈安心头囧囧。
  沈安的手被牵着,他却没有察觉,只是一边走一边打量这旧厂房外的四周,离这厂房最近的废弃厂房也有百米远,如果末世到来,丧尸横行,变异动物到处爬的时候,这个地方倒还真不错,至少在末世的最初,不用担心到处都是丧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些废弃的厂房改装一下的话,还可以做临时仓库什么的。
  待进了厂房,眼前豁然开朗。
  沈安讶异的瞪大眼睛,这,这是厂房?还是军事基地?!
  左边是跑道,十人左右在哪里喊着一二三四,旁边还有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人挥着手里的鞭子大声的严厉训斥着……右边是沙坑,五六人在那里摔呀摔呀……旁边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嚼着渗人的笑敲着小棍子……
  前头是三层的小楼,楼下是敞亮的办公室???透过玻璃,他很容易就看到里头的人走来走去,或者打着字,或者在哪里进行通话,来来去去,似乎很忙碌?
  沈安一开始惊讶的眼神很快就转为木然,这里……真是他哥住的地方??
  “这里就是哥的保全公司,这是总部,分部在别的地方,因为房子太贵了,哥买不起,所以干脆就住在这里了,反正这里房子最多了。”沈睿笑眯眯的说着。
  沈安嘴角一抽,还来不及吐槽,旁边就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房子太贵了?!神哪!我没听错吧?”
  沈安循着声音看去,三层小楼的门口,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人正瞪眼,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
  “沈老大!!要是您嫌房子太贵的话,给俺一张一百万的卡吧,俺不嫌弃房子贵,真的!”
  沈安一听,不由扑哧一笑。
  迷彩服的男人面孔黝黑,两眼却很有神,而且很大,听见沈安扑哧一笑,立马转头看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咧嘴一笑,露出白闪闪的牙齿,“你好,沈老大的弟弟!”
  沈安收起笑容,他就不喜欢听到的就是——什么沈睿的弟弟,沈大哥的弟弟!
  现在又多一个沈老大的弟弟?!
  ——尼玛的!劳资有名有姓叫沈安!
  “我叫沈安!”沈安瞪眼说道。
  男人哦了一声,抬手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我叫杨楚淳,你叫我杨哥就好了。”
  沈安心头冷哼,杨哥?你又不是我哥!
  沈安还未开口,一旁的沈睿就笑眯眯的开口了,“楚淳,事情做好了?那正好,我这里有个单子,你去给我办好吧。”
  杨楚淳啊了一声,茫茫然的正想伸手接过单子,就被突然冒出来的大手拿了过去。
  沈安转头看去,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就站在杨楚淳的身后,身材很高大,沈安目测大概也有一米八五以上吧,自家哥哥沈睿也有一米八五,但哥哥的气质温和,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良善而不是压迫,但眼前这个同样高大的男人却是面无表情,有些压迫感。
  “周队,你抢我单子做什么?”杨楚淳问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身后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我的事情做完了,我和你一起去。”男人说着,就朝沈睿点点头,又看了看沈安,扯了扯嘴角,说道,“周武。”
  沈安一愣,忙开口回到,“我是沈安。”
  “你好,沈安。”周武一本正经的打着招呼。
  “额……你好。周哥。”沈安讪讪说着。对着这么一个一本正经的看起来又严肃又认真的人,沈安总有种看见教导主任的感觉,囧。

  沈睿的底牌(2)

  周武对沈睿点点头,就转身拉着那杨楚淳走了。
  沈安看着那杨楚淳对着那周武似乎也很拘谨的样子,心头想着,果然教导主任的气场很强大啊。
  “安安,走了。”沈睿见沈安还盯着周武的背影看,微微皱眉,随即温柔笑着,拉过沈安正式走进小楼。
  沈安回过神,看着已经齐刷刷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办公室里的三人,心头局促了起来,不过,面上还是很镇定的一本正经的打着招呼,“大家好,我是沈安。”
  然后,沈安便见办公室里的那三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紧接着又用镭射般的目光突突突的对他上下扫描!
  沈安顿觉背脊寒意阵阵,还没等他开口问清楚,沈睿就拉过了沈安,对办公室里的三人露出温和如沐春风的笑。
  沈睿这么一笑,办公室里的三人一阵抖,沈睿见三人抖了,满意了,便拉着沈安直接上了楼梯。
  沈安有些茫然,嗯?就这么上二楼了?不用和对方认识一下吗?沈安疑惑的看向了走在自己跟前牵着自己手的沈睿。
  但沈睿只是转头对沈安安抚一笑,便拉着沈安直接上了三楼。
  沈安站在三楼的楼梯口,看着眼前这宽敞的房间,是哥哥沈睿住的地方吗?嗯,倒不错,一张办公桌,不大,但是电脑,笔筒,咦,这仙人掌?沈安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仙人掌,仙人掌的小盆子上还有歪歪斜斜的刻的几个字:安安赠。
  这是他小学六年级时送给哥哥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哥哥还一直养着……
  正在冲水泡茶的沈睿见沈安拿着仙人掌,笑了笑,“安安,过来喝茶。”
  沈安应了一声,放下仙人掌,顺手拿起桌子旁边的滴水壶给仙人掌浇了浇水,才转身走了过去。
  被沈睿拉着在他旁边坐下,又接过沈睿递来的杯子,沈安眯起眼睛慢慢的喝着。
  沈睿摸了摸沈安的头发,低声开口,“周武是培训部的部长,也是保全基地的教官。保全人员,都由他负责培训,如果培训不过关,或者不适合当保全,都由他说了算,杨楚淳是他手下的四名副教官之一。周武人很忠直,但极为冷漠,除了杨楚淳,他不在意任何人。”
  沈安一愣,转头看向沈睿,他哥这么说什么意思?
  沈睿见沈安疑惑的眼神,只是笑了笑,就又继续开口说道,“杨楚淳这人很好,仗义,也爽直,就是有时候会犯点傻,不过,有周武看着,不会出乱子的。杨楚淳还有一个本事,他的直觉非常准,看人看事都没出过错。他谁都不怕,就怕周武,周武是他的克星。”
  沈安摸着下巴,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嗯,也就说,杨楚淳这人可以接触对吧?
  “刚刚楼下的那三个人是伍郎,宋旭阳,刘洁,三人是后勤部的,伍郎和宋旭阳都是两年前和我一起退役的,任务里因为受了伤,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残疾,但都已经无法留在部队里,他们两人的家里都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刘洁五年前就是公司后勤部的了,不要看他文文弱弱的,他的实力不错,和周武对打的话,还能坚持上十分钟。不过,刘洁最恨别人叫他的名字。”
  沈安摸着下巴,犹豫了一下问道,“那我叫他刘哥?”
  沈睿一笑,揉了揉沈安的脑袋,不愧是他家安安,聪明!没有问为什么刘洁这么恨别人叫他的名字,而是问该怎么称呼刘洁……
  “叫他刘哥就对了。”沈睿笑应着,又继续说道,“刚刚我们进来的时候,坐轮椅的是研究部的白景卿,拿着鞭子吆喝的是白景卿的发小,也是他的夫人,培训部的四个副教官之一的徐长天。白景卿的腿因为三年前的追缉边境毒枭的时候被砍断了,退伍后,就到了我这里,白景卿平时很好说话,但要是扯到研究的话,他就很不可理喻,他智商超过三百了,如果没有跟着徐长天参军的话,他现在肯定是科学研究院了的。”
  沈安愣了愣,他刚刚没有听错吧?夫人??
  沈安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你是说,那徐长天是白景卿的夫人?”
  沈睿悠悠然的喝了一口茶,笑眯眯的说道,“确切的说,白景卿是徐长天的夫人。不过,我们一般都不这么说。”
  沈安顿时呆滞了。
  沈睿见沈安呆呆的,皱起眉头,一手拉着沈安,一手揽住沈安的肩膀,微微用力,语气低沉了下来,“安安?你……讨厌?”
  沈安回过神,见沈睿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甚至有一丝凌厉,沈安忙直摇头,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是,哥,我只是有些惊讶。额,看不出来啊。”
  沈睿闻言,复杂的眼神瞬间就温柔了起来,揉了揉沈安的头,“没事,刚刚知道的时候,哥也和你一样都很惊讶呢。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的,安安,你要明白,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要彼此开心幸福就好,其他人的看法根本就无需去理会。”说到最后的时候,沈睿的语气里带上了一□哄的意味。
  但沈安此时脑子有些茫茫然,却没有发现,只是下意识的点头,没错,只要自己过得好,管别人说什么!自己以前就是太白痴了,竟然在意那群三姑六婆的看法,白白离家两年,上辈子竟然还客死异乡!
  沈睿见沈安点头,眼里划过一丝精芒,随即眼神**溺温柔的仿佛夜里的海一样幽沉。
  “那……哥,你是想带上他们?”带上他们一起在末世逃亡?不然的话,哥哥不会把情况介绍得那么清楚。
  沈睿笑着点头,“安安,人是需要群体的生物,况且,以我们一家人的实力,想要在末世求生是非常困难的,但如果有一个团体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嗯,哥,我明白。”沈安点头,但又迟疑着问道,“可是,哥哥,他们会相信吗?”
  沈睿端起茶壶继续沏茶,一边慢慢的说道,“他们相信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让他们去做的事情能够给我顺利办好就行。”
  沈安歪头,这话他可就听不懂了。
  而沈睿接着就岔开了话题,“安安,那电脑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加上04551,你待会自己去玩。哥哥去办点事。”
  “哦。”沈安目送沈睿离开,才起身坐到办公桌后的木椅上。
  他哥的资产那么多,可从这个办公室的布置上来看,还是处处体现着简单实用,并不奢华高调。
  电脑也是很普通的那种,沈安一边用自己的生日加上04551输入打开的时候,一边心头漫不经心的想着,这04551什么意思呀?
  不过,当windows7界面出现的时候,沈安就把脑海里的疑问抛到一边了!
  沈安一边打开股票交易窗口,一边随手打开涯叔猫妹,将末日的日子和该注意的东西随手编辑就发了过去。
  沈安知道,以哥哥沈睿的性子,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好心到通知其他人的!虽然哥哥曾经是特种部队的,但,沈安知道,他哥骨子里就是个双黑——腹黑+黑心,他哥在意的人也就那么三两个,他和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刚刚哥哥特意介绍的那几个人。
  “疯子!冷血!!”脑海里突兀的响起他十六岁那年,他哥回来给他庆贺生日,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爸爸和哥吵了起来,然后爸爸就脱口痛骂了,其中就有这么一句话。
  爸爸从来就没有骂过哥哥,那是唯一的一次,还是当着他们的面。爸爸那时候已经气得失去理智了吧?
  不过,那时候的哥还是笑着,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眼睛还是那么的温柔,然后就转身悠然离去。那种随意洒脱的态度和一边爸爸的跳脚大骂真是——讽刺的对比呀!
  后来他以为的会持续一段时间的“战斗”就突然销声匿迹了,他哥节日假期照常回家,爸爸不再骂人,但也是沉默的很,不过还是会跟哥哥说话,就是绝口不提那日吵架骂人的事情。
  他好奇过,于是偷偷的问了哥,没想到从来对自己都是知无不言的哥哥,却是收起了笑容,严肃的问他,“要是哥哥真的疯了,你怎么办?”
  那时候,他怎么回答的呢?
  哦,那时候,他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还能怎么办?你不还是我哥嘛!”
  是的!那时候,他就是这么回答的。
  ——不管哥哥是疯子还是冷血
  他都是他最重要的哥哥!无可替代的哥哥!
  沈安一边看着股票腾腾腾的上涨,一边打开了自己刚刚发的帖子,后头的跟帖冷清的可以,要嘛就是**和讽刺的话。
  沈安心头淡漠的关了帖子。
  他想,我已经告知了,爱信不信!
  沈安关了帖子,一边看着股票不断上涨,果断的卖出!一边开始“挖”起他哥哥的内存秘密。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藏着……咳咳……那些个东西呢?
  沈安一个一个的文件档点开。最后,鼠标的箭头停在一个文件夹上。
  文件夹的名字很肉麻——我的宝贝
  囧!
  沈安迫不及待的点开,跳出来的是一个小小的自动运行的程序?
  跟着,程序运行,一首歌响了起来,竟然是《亲亲我的宝贝》?!但是……这个声音,囧,唱歌的是他哥?
  随着歌曲的流转,一张一张的相片跳了出来,在桌面上组合着……相片里的人……
  囧,他哥怎么还有他五岁大哭的照片?!
  还有,这张他流着口水瞪着酸醋排骨的照片不是已经被他毁尸灭迹了吗?!

  紫府空间

  当沈安在三楼办公室里对着自己的照片纠结的时候,沈睿在二楼的会议室里布置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后勤部的伍郎,宋旭阳和刘洁盯着沈睿甚为无语,这么大量的药品和各种急救,还有仪器?沈老大是打算入侵华夏的药品市场了吗?
  维修部的徐长天揽着自家的夫人白景卿,一边点着桌子上的本子,皱眉问道,“四辆战时装备悍马,三辆改装越野大集装箱车?”什么叫越野大集装箱车?战时装备悍马?那种东西是可以随随便便弄的吗?
  沈睿笑眯眯的点头,看出徐长天的疑问,好心的解答道,“战时装备悍马需要的东西,我已经让老周和小杨去置办了。至于越野大集装箱车,最基本的,有速度,耐打耐摔,能入水,能走山路,随意大小可变。”
  “啪!!”轮椅上的似笑非笑的面容文秀的青年重重的一拍桌子,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你当是小叮当啊!”还耐打耐摔,入水上山! 滚你妈的!那是集装箱车!集装箱车!懂?!
  沈睿依然笑眯眯的,“啊!是啊!老徐不就是小叮当嘛!你看,天网都差点让他弄成功了不是。哦,对了,老徐啊,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一定要给我把天网架设成功,至于那四辆战时装备悍马和三辆改装越野大集装箱车,嗯,一个月,没问题吧?”
  “沈睿你这混蛋!吸血鬼!”轮椅上的文秀青年差点就要扑过去,身旁的徐长天忙揽住自家夫人,顺毛安抚道,“卿卿冷静!咱不跟吸血鬼一般见识啊!”
  刘洁皱眉看着,转头看着笑呵呵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沈睿,问道,“老大,发生什么事了吗?”
  沈睿挑眉看向刘洁,还是有个冷静的,很好。
  “如果我说这是为了末世做准备,你们会信吗?”沈睿笑容满面的看向刘洁,说道。
  会议室里一时间静默了。
  刘洁嘴角微抽,轮椅上的文秀青年却好像是忍无可忍了。
  徐长天扶额,他们家的这位老大是不是……因为和宝贝弟弟和好了,结果兴奋过头脑子秀逗了?
  而沈睿只是笑了笑,看向伍郎,继续吩咐道,“我们在B市的北街那里有个仓库,你这几天把仓库填满,填满后,把仓库的钥匙交给吴天河。”
  伍郎一怔,“啊?”
  宋旭阳瞅了瞅一旁的刘洁,忍不住出声问道,“老大!吴天河虽然不是总部的,但他也是北市的分部总管,那仓库里的东西他也是知道的,干嘛要特意把钥匙给他?”
  如果老大是要凑集物资的话,B市的三个仓库也得拨冗出一个来,而且还得通过吴天河。现在为什么要把其中最大的一个仓库钥匙交给吴天河?一直以来,他们在超市生意上,都是物资和财政,管理——三权并立管理,吴天河是典型的军二代,目前是B市的超市管理者。吴天河人很不错,也挺爽直的,但因为他的出身太敏感,而且加入他们的背后缘由太恶心人了,一直以来游走于他们的外围。
  刘洁却是若有所思,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马上抬头说道,“我明白了,等仓库填满了,我让B市的人把钥匙给吴天河。”
  沈睿满意的点头,看向一旁由于刘洁突兀答话,而已经静默下来,各自沉思的其他人,声音低沉了下来,语气严肃,“那么,现在,事情就这么定下。老徐,我会让后勤全力协助你,小白,净水器和凝水技术,我希望两个月后你能完成。”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