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3)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3)

时间: 2015-07-21 16:15:42

  白景卿皱了皱眉,最后点头道,“我明白了。”
  沈睿点头起身,离开前对宋旭阳说道,“把我们在其他分部的人员名单A级以上的,全部列出来。”
  *****
  而此时的开着悍马的周武面无表情的看向一脸纠结的杨楚淳,“那单子上都写了什么?”
  “额……你自己看吧。”杨楚淳看着单子数量后面的数字,干脆将单子递给周武。
  周武接过,扫了一眼,眼睛一冷,沈老大这是想转行走军火贩卖了?
  “周队,我有种感觉……”杨楚淳抬手压制脑子突然的刺疼,低声喃喃道,“恐怕会发生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了……”
  ******
  是夜,沈安看着外头的浓重的黑色,不知道是因为经历一次末世的关系还是怎么的?沈安此时发现,外头的夜空浓重的黑色里似乎夹杂着一抹红?
  “安安?”沈睿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见沈安靠在窗边呆呆的看着外头的夜色,神情里还有担忧。沈睿走了过去,只穿了睡裤,果露着上身,精壮结实的肌肉让沈安心头深深嫉妒着,他也是常年锻炼的,重生后一日一日的加大训练量的摔打着,可是他就是没有他哥沈睿这样的紧绷着的蕴含爆发力的肌肉……
  “怎么了?”沈睿摸了摸沈安的头,低头问着,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担心。
  沈安鬼使神差的戳了戳沈睿的腹部,酸溜溜的说道,“哥,你这一身的肉怎么锻炼的?”
  沈睿一愣,随即失笑了,一手抓着沈安的戳着自己腹部的食指,眼里闪过晦暗不明,柔声道,“安安,你刚刚就在烦恼这个?”
  沈安摇头,“不是,哥,我只是在想三个月后的事情……”
  三个月后,天翻地覆,昏睡了三天三夜后的人们苏醒过来后,就是血腥的屠杀!
  那时候……他和哥哥又会在何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是否就能不再分开?
  突然的拥抱,温暖的又安心的,沈安怔愣了一下,就放柔身体,靠近身后的宽厚温暖的胸膛。耳边呼吸间都是熟悉的气息。
  “没事,有哥在。”沈睿低沉的声音温柔的安抚着。
  沈安嗯了一声,转头看向沈睿,“哥,我想进空间。”
  今天还没有进空间浇水,也不知道那些苗子还活着没?
  沈睿将沈安的身子调转过来,直视着沈安,严肃说道,“安安,你要答应哥一件事。”
  “哥,你说。”沈安眨了眨眼,他哥突然间这么严肃有些吓人。
  “以后要进空间,必须跟我说,另外,如果我没有跟你进去,你不能进去超过半个钟头!”沈睿严肃的说道。
  沈安哦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突然间消失是有些吓人,上次他哥被自己吓到的时候,那种愤怒和惶恐可是没有半点掩饰的。因此,沈安并没有被管束的反感。
  “那,哥,你现在要跟我进去吗?”沈安仰头问道。
  沈睿点头,露出温柔的笑,“好啊。哥帮你种田。”
  于是,两人一闪,沈安抱着睡衣再次带着沈睿进了空间。
  进了空间后,沈睿就饶有兴致的拎着水桶去打水浇苗子了,而沈安见了,就干脆直接去池塘泡澡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现在一天不泡澡,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进了池塘的沈安没有发现,他身后的沈睿看着他赤果着身子时眼神的暗沉。
  而沈安在泡澡后,慢慢的,开始打起盹来,昏昏欲睡,身上溢出了一些淡淡的黑色和泥垢,还有雾状的白光缭绕着身周。
  沈睿一见,先是睁大眼睛,随即脸色一变,猛然冲了过去,一把揽起了沈安,那白光是怎么回事?那黑色的东西又是怎么回事?
  最重要的是,安安怎么昏睡了?!
  沈睿紧紧的抱着沈安,一把上了池塘,看着怀里的安安沉睡的脸,沈睿微微吸了口气,抬眼看向那池塘里的中间的白色莲花,森冷杀意释放着,压低的声音平静不已,“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里一片诡异的安静祥和。
  “我知道,万物有灵,这是逆天之物,必定存在着灵性!”沈睿的声音冷静不已,但紧紧的抱着沈安的手却是微微的缩紧。
  然后,慢慢的,缭绕在白色莲花周遭的白光开始流动了起来,一个声音在沈睿的脑子里响了起来。
  “吾名为莲。乃紫府看守。”
  当沈睿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沈睿就隐隐有种诡异的被人观察的感觉。安安说这里没有什么活物,但沈睿直觉不对,既然他和安安都能进入,活物又为什么不能进入?这东西存在的时间肯定很长,不可能安安就是第一个主人!再加上自己的直觉,沈睿心里就警惕着。
  沈睿眯起眼,果然是存在着什么古怪东西!
  “安安怎么了?”
  “洗髓伐经的结果,此人魂灵受过创伤,不能经受太强烈的刺激,吾只能慢慢的渗入净水,一点点的洗去污垢,洗髓伐经。”
  沈睿愣了愣,魂灵受过创伤?沈睿低头看着在自己的怀里沉沉入睡的沈安。
  两年前的安安虽然一样很可爱,眼睛干净的仿佛琉璃,但最近,安安的皮肤变得更加滑嫩,眼睛也更加灼灼闪亮,最明显的就是那一身通透干净的气息。他以为是两年来安安经历了一些事所带来的改变,可如今仔细一想,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安安平白得了这么一个东西,肯定是要付出什么!你从安安身上拿到的是什么?”沈睿眯眼问道。
  “汝果然聪慧过人。紫府封存,开启需要强大的没有夹杂任何私欲的纯净的愿力。此人临死前,衍生的愿力,再加上此人的大量精血,他开启了紫府,吾满足了他的心愿,将他带回了天下大劫之前。”
  临死?!沈睿的心一抖,一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紫府传承

  “此人死于葵巳年甲寅月丙午日亥时,死前衍生了强大的愿力,开启了紫府,他的心愿是重回天劫爆发之前与你重聚,与家人团圆,吾感激他开启紫府之恩,遂将他带回。”
  葵巳年甲寅月丙午日亥时?那不就是2013年2月9日——除夕?!
  沈睿的手不由的更加用力,在末世爆发后,他的安安就死了?!
  沈睿低头看着怀里的沈安,温暖的,柔软的,明明就在自己怀里……
  沈睿微微的抿了抿唇,将沈安抱紧,低声道,“所以,你的条件?”
  “……汝之心志果然坚定,汝之天资,汝之聪颖惟紫府先祖可比。”
  沈睿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柔柔的注视着怀里的沈安。
  似乎是叹息了一声,那声音慢慢的说道,“吾如今与汝对话乃吾残存的一缕神魂,你怀里之人,虽然天资颇高,魂灵纯净,但可惜划破时空的伤害太大,他的神志无法继承紫府,但紫府已经选择了他,并与他融合一体,而紫府的存在需要强大的灵力,若没有强大的灵力,紫府必会消失,紫府消失,你怀里之人也会魂飞魄散!”
  听到此处,沈睿的脸色一沉,缓缓抬头看向那朵白莲,声音冷静,“我该怎么做?”
  “接受吾之传承,成为紫府看守!”
  “好!”
  沈睿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而沈睿话音一落,那朵白莲突然迸射出强烈的白光将沈睿罩住。
  虚空中,一个声音悠悠叹息,“吾即将消失,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天意难测……”
  而沈睿在白光渐渐的消散后,看向了白莲,白莲已经消失,而白莲原本的位置上,出现的是一颗深紫色的近乎黑色的珠子,珠子散发着幽幽的五彩的光,虽然诡异,意外的却是美丽璀璨。
  沈睿看了那珠子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的脑海里现在多了很多东西,虽然很多,但该知道的却不多,他目前唯一肯定的是,那珠子类似于他的元神,寄托在这个空间里。而其他的,比如紫府的来历?意外的却是没有关于这个紫府的。
  紫府看守,没有资格知道紫府的来历?
  沈睿只是思索了一下,就干脆的放弃了,抱着沈安转身离开了这个空间。
  小心翼翼的沈安放到**上,拉过被子,沈睿躺在沈安身侧,将沈安小心的轻柔的揽进怀里,沈睿慢慢的平静着心头的各种纷杂。
  原来这才是安安变化这么大的原因……死过一次了,所以不想再和家人分开,所以轻易的就接受原谅了自己,所以这么不安担忧着未来的三个月……
  那消失的前任紫府看守留下的传承里尽是秘籍修炼的东西,却没有半点关于安安的重生!
  而也许,他该感谢这前任紫府看守没有留下安安的重生之事,不然,他不知道此时他会如何的痛彻心扉,怒火滔天!
  沈睿慢慢的抬手轻抚着沈安的眉眼,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痛楚和庆幸,他该感谢老妈,给了安安这么一块带着紫府的玉佩,让安安可以重来一次!
  而他也可以牢牢的抓住安安,哪怕是死,安安也必须和他一起!
  沈睿的眼里划过一丝癫狂,随即隐匿于幽深的温柔里。
  当然,他会保护好安安的……沈睿慢慢的俯下头,**溺的柔柔的舔吻着沈安的唇,眷恋难忍,**不舍。
  ******
  翌日,当沈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神清气爽,动了动脖子,沈安下意识的蹭了蹭温暖的熟悉的靠枕?嗯?靠枕?
  沈安顿时一僵,随即慢慢的抬头,呆滞的眼里就映出他哥笑眯眯的脸。沈安随即一松,再次蹭了蹭,原来是他哥啊,他就说嘛。
  沈睿见沈安毫不在意的蹭着自己的胸膛,还一脸惬意满足的,心头有些哭笑不得,他昨晚整整**没睡,在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后,就调动出了脑海里的那些东西,整理了大半夜,才翻找出适合自己,适合安安的一些东西。
  他家安安倒好,舒舒服服的睡了**,不过却比昨日要有精神多了。
  沈睿抬手揉了揉沈安的头发,晨起有些低哑的声音透着磁性,“安安,昨天哥得了一个好东西。”
  沈安抬头,好东西?
  沈安亮晶晶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沈睿凝视着沈安的眼睛,若是以往,他只会觉得自家宝贝弟弟的眼睛真是好看,而现在,在接受了紫府看守的传承后,他知道,眼前的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只是好看而已,这双眼睛所闪烁的流光溢彩,是干净的,也是通透的魂灵。
  按照紫府看守的传承里所言,这紫府开启的条件极为苛刻,只有真正纯净的魂灵所发出的愿力,这愿力还必须是没有任何夹杂的功利,并且还必须是诚挚的,才能开启,至于另外所需的精血,沈睿不想去回忆。如果真是如传承所说,那……安安所受的苦……
  沈睿抬手将沈安按回自己的胸膛,更加沙哑的声音说道,“一个自称什么紫府看守的家伙,求着我做了他的传承者,因为想着以后可以和安安一起,哥就答应了!”
  沈安一听,猛然抬头看向沈睿,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奇,“哥!那个紫府看守是做什么的?”
  沈睿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沈安靠的更加舒适些了,才说道,“不清楚,他的传承里没有说。”
  沈安疑惑了,咦?没说?不会是假的,骗人的吧?
  沈睿看着沈安的脸上那毫不掩饰的心思,失笑一声,轻捏了捏沈安的脸,“你都在想些什么呀!”
  沈安皱了皱鼻子,拉下沈睿的手,“哥,那他都给你传承了什么?”
  沈睿想了想,微微合上双眼,手轻轻一挥,淡淡的紫色光线在半空中划过!
  沈安顿时瞪大了眼睛,哇!异能者?!额,不对,不对!陨石还没砸地球呢!所以……这是那什么紫府看守给哥哥的传承?
  沈睿抬眼,笑眯眯的说道,“这是那紫府看守给的其中一个传承,叫《天机诀》。”顿了顿,沈睿又将沈安拉近,额头亲昵的碰着额头,“安安,闭上眼睛。”
  沈安眨了眨眼,听话的闭上眼睛,虽然近在鼻尖的气息热热的让他有些不太习惯,但是,因为是哥哥,沈安觉得可以忽略。
  沈睿调动着气息,将昨晚辛苦翻找出来的《灵水诀》慢慢的渗入沈安的意识。
  这个过程极为辛苦,如果沈睿不是第一次,如果沈睿已经修炼了多年,那么将功法渗入意识应该是极为简单的事情,但沈睿是第一次,而且虽然沈睿昨晚修炼的时候似乎很简单,很容易,可积聚起来的灵力才不过一点点而已。
  因此,当沈安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发问脑海里那个叫什么灵水诀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就见他哥苍白的脸,顿时,沈安吓住了!
  “哥!哥!你怎么了?”沈安慌了。
  沈睿抬手摸摸沈安的脸,柔笑着安抚道,“哥没事,只是灵力不足了,安安,哥要进入空间,你送哥进去。”
  沈安想也不想的就应了一声,“好!”
  而等到送他哥进入空间了,沈安才慢慢的整理这一早上的震撼的事情。
  他哥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个传承。
  传承很厉害,他哥现在就已经有了异能了,还能把功法传给自己。
  这个功法叫——《灵水诀》,好像很厉害,可以治愈控水什么的……在末世,水源可是比黄金还要贵重一百倍的东西!
  只是——他总觉得他哥隐瞒了什么……不过,不要紧,他哥瞒着他,应该是一些不便说出的东西。所以,他不会去追问。
  现在,最重要的是,加强自己的实力!
  这样,末世到来,他才不会拖哥哥的后腿!他们家人里,最弱的人就是他了,曾经当过兵的爸爸,曾经是警察的老妈,现在是美女警察的姐姐……
  ——额,不说了!练功!练功!
  沈安盘腿而坐,按照意识里,那《灵水诀》所说的,慢慢的运转起气息来。
  而此时,沈睿在空间里也是盘腿而坐,调动气息。
  *****
  这时候的外头,小楼后头的一个厂房里,徐长天正皱眉画着设计图。
  白景卿在一旁喃喃的算着数字。
  刘洁提着装着早餐的篮子走进来的时候,就见一人画图不时愤恨的皱眉,一人喃喃的写着数字不时揪着头发,刘洁嘴角微微一抽,放下篮子,整了整衣服,“我说……你们是不是昨晚都没睡?”
  徐长天白景卿没有说话,连抬眼施舍个眼神都没有,刘洁摸了摸鼻子,喵的!他被忽略了!
  刘洁干脆转身离开厂房,啧,和两个研究狂人没啥好计较的!当然,待会还得过来一趟,盯着那两个家伙吃饭才行!
  走出厂房,刘洁抬头望天,天空湛蓝美好的不像话。
  末世?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刘洁却是信了八分。因为那是他们的老大沈睿,从五年前开始,就带着他们不动声色的赚钱,建立了属于他们这群“废柴军人”的基地的老大沈睿!
  ——是的,他们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被扔出军人队伍的废柴军人!
  如白景卿,缉拿毒枭却赔上了自己的一双腿!哪怕任务成功完成了,也不得不离开军人队伍,还因为得罪了某个权势老大而差点被整死!
  如徐长天,为了白景卿,甘愿放弃军衔,和白景卿同生共死,狼狈潦倒街头。
  如周武,看不惯某些军二代,被刻意排挤,最后干脆离开。
  如杨楚淳,为周武打抱不平,最后也是不得不选择离开。
  如他刘洁……呵……
  ……
  他们都是被放弃的废柴军人,因为沈睿而聚集到了一起。
  沈睿是他们的老大,他们也知道,沈睿这个人也算是个渣,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沈睿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扶了他们一把,给了他们容身之所,最重要的——沈睿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废柴!
  在这个基地里,在沈睿的团队里,他们不可或缺!

  拳击台

  刘洁正想走进小楼继续办公,眼角就瞥见沈安走向训练场的身影,刘洁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目光一闪,转身,跟了上去。
  沈安在打坐照着那灵水诀练功后,就发现自己的体内似乎隐隐约约的有种能量在流动,进了空间,本想找他哥沈睿问问这种情况,却见他哥闭目打坐,身体四周还盘绕着紫黑色的雾,而池塘中央的那朵白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散发五彩的璀璨珠子!
  沈安不明所以,困惑茫然,但见他哥沈睿的那种状况也不敢打扰,想了想,就给苗子们浇了浇水,对着苗子们一阵嘀咕后,就出了空间。
  出了空间,沈安就决定来训练场练练,虽然现在貌似有了异能,但沈安坚定的不想放下每日一练,毕竟,异能这种东西是逆天的,是老天赏赐的!拳脚功夫却是自己的!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所以!沈安,奋斗吧!
  训练场上,沈安挥了挥拳头,就开始跑步起来。
  这个训练场非常正规,该有的东西都有,单杆双杆,沙包,沙坑!角落里还有小小的射击场!不该有的东西,比如说那种像拳击台的东西……
  沈安跑了五大圈,这跑道的一圈也有五百米吧?
  沈安气喘吁吁,他哥竟然能够想出用废弃厂房建立训练场,在这个繁华的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这个废弃的厂区肯定不贵!
  “沈安!”很是冷清的声音响起。
  沈安扶着膝盖转头,一白色体恤蓝色牛仔裤的年约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子缓缓朝他走来。
  待走近了,沈安才发现,这面容斯文带着眼镜的脸上挂着假笑的男人不就是那很有特色名字的——刘洁吗?
  沈安站起身,乖乖的打着招呼,“刘哥!”
  这男人应该和他哥一样喜欢笑,但不一样的是,哥哥的笑容哪怕是虚假的,也是透着亲切的,但这人的笑容是透着一种……怎么说呢?就是一种很嚣张的意味。
  刘洁听着沈安喊自己刘哥,笑容微微一顿,随即大步上前,眼睛却是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只有二十二岁的看上去却跟十七八岁差不多的——老大的弟弟——沈安。
  能进驻脚下这片明面是保全公司,实际上是老大的地盘的,都知道,沈睿老大有一个宝贝弟弟。
  老大为了这个宝贝弟弟参军,老大为了这个宝贝弟弟退伍,老大为了这个宝贝弟弟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城市“抢地盘”占市场,建立基地,老大明明想念这个宝贝弟弟想念得要死,却偏偏不敢靠近凑近乎……
  他们这帮人曾经在背后偷偷的猜测过,这个宝贝弟弟肯定是非常任性非常嚣张非常不好相与的……
  却没想……昨日一见,虽然时间很短,但他刘洁还是不得不说一句,他们错了,他们猜错了。
  ——这个乖乖巧巧,干干净净,有点呆呆的小孩真是那位深沉狠辣黑死人不偿命的弟弟?!
  这是基因突变了吧?
  “在操练呢。”刘洁心头叫嚣着,面上却是一派笑意。
  沈安嗯了一声,看了看刘洁,出声问道,“刘哥,有时间吗?”
  刘洁正想着怎么从这位干净乖巧呆呆的弟弟身上套出那位老大的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来,就听沈安问了这么一句。
  刘洁挑眉看向沈安,“有事?”
  “我想和刘哥比划一下。”沈安点头,指了指拳击台,本想找他哥沈睿的,不过他哥现在还在空间里没有出来,而其他人,他也不是很熟,昨儿个的杨楚淳应该可以拉近乎,但杨楚淳没看见,眼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刘洁,刘洁这人听他哥的语气,应该可以套近乎的。
  那就比划一下吧。刘哥
  刘洁有些意外了,虽然看刚刚这沈安弟弟跑步的架势应该是长期锻炼的,但,和自己比划?沈安弟弟确定?
  “可以。”刘洁推了推眼镜,笑着应了下来,眼镜下的凤眼眯了起来,这倒是有趣了。
  于是,两人齐齐跳上了拳击台!
  *****
  空间里调息完毕的沈睿看了眼那池塘中心的紫黑色的珠子,那珠子此时的光采闪耀夺目,沈睿盯着那紫黑色的珠子,果然类似于元神之类的存在,和自己息息相关?
  那么,如果安安出事了,自己也无法独活?
  ——那真是……太妙了!!
  沈睿俊秀的脸上扬起似温柔似**溺似癫狂的笑。
  虽然现在精力充沛,体内流转着的一股温暖的力量,但传承里很多东西还是看不到,目前能够看到的还是那些什么秘籍功法。
  沈睿心想,等末世来了,自己寻个理由让外头的那几个家伙挑个合适的学习学习?
  沈睿心头一转,想着离开,果然,下一秒,自己就出现在房间里。
  沈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不用担心安安每次突兀的消失了,他若是再敢擅自消失,自己就可以逮住他了!
  只是,当沈睿看了眼房间的时候,沈睿微微凝起眉,安安呢?
  沈睿微微阖眼,调动体内的气息,感知着四周。
  他是紫府看守,安安就是紫府。
  两人之间已经在他接受传承的时候,建立起了独属于他们的感应。
  沈睿睁开眼睛,安安在训练场?
  沈睿随手抓过一件迷彩服套上,转身大步下楼。
  当沈睿来到训练场的时候,刚好就看见沈安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刘洁逼退了两步,紧跟着猛然冲上前,一拳直逼刘洁的面,但刘洁在后退之后就侧闪,一个巧妙的侧踢,沈安躲闪不及,狼狈的摔倒在地。
  虽然狼狈摔倒在地,但沈安左手一按,猛力翻转,一个筋斗,再次逼退了刘洁!
  但筋斗翻后,沈安已经明显后继不力,面容有些苍白。
  沈睿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沈安刚刚的连番动作,那种明明很勉强但还是不肯后退,倔强的坚持……
  这只是寻常的比划练习对打而已。
  刘洁也很疑惑,不过,对沈安弟弟的这种认真拼命,却是很赞赏。
  于是,刘洁抬手示意,“好了,我们就到这里把。”
  而此时,一直在拳击台四周津津有味看着的其他人也吹起了口哨,叫好道,“哟!沈弟弟干得不错哦!能够把咱刘哥逼退的人可不多啊!”
  “就是!沈弟弟,下次和咱也来打一场!”
  “哎!还有我哦!”
  沈安僵了僵,沈弟弟???
  沈安僵直着脖子,慢慢的转身,咧嘴露出僵硬的笑,“我叫沈安!”不是什么沈弟弟!
  刘洁看着沈安一眼就能看出的僵硬表情和不高兴,忍不住扑哧一笑,抬手正欲拍沈安的肩膀,背后就传来沈睿的声音:“安安!”
  “哥!”沈安转头循声看去。
  刘洁悄悄的收回自己的手,对正慢步前来的沈睿,似笑非笑的打着招呼,“嘿!老大!”
  沈睿慢步上前,眼睛微微眯起扫了四周一圈,沈安只觉得好像一阵冷风吹过,那拳击台下的几人就打起了哈哈,“哈哈……老大好!”
  “老大威武!”
  “老大日安!”
  沈睿笑容可掬的微微点头,“都训练完了?”
  “训练完了——啊!我忘了我还有千米跑!”
  “劳资的射击还没搞定呢!”
  “等等!我也千米跑!”
  ……
  于是,一阵风悠悠吹过,那几个围在拳击台边的人刷的一下——无影无踪了。
  沈安眨眼,这几人跑得可真快!
  沈睿揽过沈安,低头笑问道,“安安吃过早餐了吗?”
  沈安摇头,他还没吃呢。
  “嗯,那和哥一起吧。”沈睿眉眼温柔,牵过沈安的手,转头对正转身欲悄悄退场的刘洁语调和蔼的说道,“老刘,一起吧。”
  刘洁转身,面不改色的推了推眼镜,“我吃过了。”
  “哦,那正好,跟我来,有些事情咱得赶紧确定下来。”沈睿笑容亲切的说道。
  沈睿说罢,就牵着沈安的手食堂方向走去。
  刘洁一僵,随即抬步跟了上去,只是不由自主的推着眼镜的动作多了一些。
  进了食堂,沈安打量了一圈,点餐台,散落的十个圆桌,后头靠墙的用木板简单分割出来,挂着帘子的小单间。
  “安安,你先和老刘到那边小单间等我。”沈睿松开了沈安的手,低声说道。
  沈安应了一声,就和刘洁先到单间里落座了。
  这个小单间虽然不能完全隔音,但沈安发现,刘洁挂出了一个勿打扰的牌子,然后,左右两边的隔开单间的木板就拉上了黑色的板子。
  这是什么?沈安好奇的拿手敲了敲。硬邦邦的。
  “这是小白的发明。一种隔音效果还不错的东西。附带戒备功能,如果有人靠近了,会发出警告的声音。”刘洁一边在桌上倒着茶,一边解释道。
  沈安坐下,接过刘洁递过来的茶,心里想着,那小白就是坐着轮椅的那位?
  “刘哥,小白就是白景卿吗?”沈安问道。
  刘洁挑眉,看来,老大是什么都给沈弟弟抖出来了。
  “没错。”刘洁应着。
  沈安笑了笑,他挺好奇那叫白景卿的。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也肯定会是有个有趣的人,就和刘哥一样有趣。
  “沈安弟弟……”
  “刘哥,叫我小安就好。”沈安出声打断着,沈安弟弟,他听着就觉得不舒服,好像自己就是个小孩似的。
  刘洁想了想,说道,“也好。”不过……这个称呼估计还得通过沈老大那一关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