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开着悍马去种田 朱二笨(下)

开着悍马去种田 朱二笨(下)

时间: 2015-07-21 17:16:02

第53章 救人
早晨五点李西西被张富贵叫起来,准备上朝,气的李西西拍着床说道,“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小爷不想上朝,想睡懒觉,想搂着媳妇儿睡觉。”

“瞧你那点儿出息,你在看看外公他老人家,比你起的还早呢?”

“我能比吗我,他们都习惯了,我呢,才几天,你知道么,小爷是最不喜欢上朝了,有那时间还不如呆着呢,小爷喜欢呆着,不喜欢上朝。”

“好了,好了,别耍小孩子的脾气,快起来穿衣服吧,要不然外公该等急了。”叶锦溪将李西西从被窝里,将人挖出来,给他穿衣洗脸。

李西西闭着眼睛,任性的让叶锦溪帮他洗脸穿衣,就像个小孩,看的叶锦溪直乐。

等到李西西收拾好后,张富贵将早就准备好的点心,和果汁给李西西搬进车里,等到他上车时,沐擎苍气的说道:“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每天怎么都这么慢,下次别再让我老人家等你行不?”

“好了,好了您老消消气,消消气,咱现在就走,来您先来杯果汁。”说完将已经倒好的果汁递给了沐擎苍,结果换来沐擎苍的一枚白眼。

李西西嘿嘿笑了两声,告诉马车快点进宫,沐擎苍心想现在着急了,早干嘛去了。。。。。。

等到了皇宫,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皇宫,落在后面的官员都羡慕不已。李西西心想还是官大牛B啊,瞧把这帮贪官污吏羡慕的。

朝会开始的时候,大臣和沐九天在那嘚啵,嘚啵半天,他也没细听,无非就是说些和他沾不着边的事,到是说了些关于他生日当天会邀请一些商人进宫,参加晚宴。李西想这倒是能显现皇家对商人的重视。

就在李西西神游天外的时候,皇上沐九天看到李西西那小模样,就笑了,心说这小家伙,怕是又在想些有的没的吧。

下面的大臣各个都愣了,心想皇上今天这是高兴了,一个个的心情也轻松了些,别人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比如皇子们,和熟悉李西西那几位亲戚,好友们,尤其是沐擎苍看到他那个样子,心想:‘小子,整个大唐国,也就你小子敢在朝会上跑神。

等到朝会散了,大家往外走的时候,白柳走过来叫住了李西西:“世子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恩,哦。”李西西见是白柳就停下了。

等到两个人都上了沐擎苍的马车,李西西不禁翻了个白眼,‘妈的,真八老子家的车当公交车了’。

“给钱,给钱,每人一百两,不给就下车,真当老子家的车是免费的,车夫和马料都是要钱的,喝水他跑吗?”网游之模拟世界(又名与女神同居的日子)

“给,给就你财迷。”唐严说完递过来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找不开,拿零钱。”李西西将银票扔了回来。

“别呀,这不是还有一位没钱的吗!”唐严抿嘴一笑。

李西西露出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白里杀,那眼神就是看穷鬼的眼神。

“啥,老子没钱,你看看这是什么小子?”百里杀将一张十两的银票拿到他面前。

“得,你还是拿他回家给你媳妇儿买糖吧,我这你就先记账得了。”李西西邪邪的笑了起来。

气的百里杀直喘粗气,没办法,现在是有钱就是大爷,谁让他没钱呢!

大家就在说说笑笑中到了宫门口,搭车的那几位纷纷下了车,就连李西西也下了车,准备到商部看看,毕竟这商部衙门昨天才开门营业,今天他说什么也得到那点个卯不是。

十一将马牵过来,李西西吩咐张富贵到李记客栈等他,他一会儿到那去看看。

白柳则随着他来到商部,两人进了他办公的地方,下面的人送来茶水,李西将人打发了。

“不知老白你今天,到我这里有什么事?爽快点儿,别磨磨唧唧的,不管怎么说小爷还收了你一把扇子呢?”李西西拿出东北汉子的豪爽劲。

“恩,上次,世子爷答应我的那救命的药水,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兑现?”白柳又开始拿把破扇子,摇啊,摇啊摇的。

“老白,你和我说实话,你要我那药水,到底有什么用?”李西西面露好奇。

“救人,真的就是救人,他已经被毁容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腐烂。”白柳继续摇啊摇扇子。

“你在哪得到的这么个人?”

“多年以前,我到山里采药,捡到的,这人面目全非,在谷底就那么躺着,没有呼吸,但是身体是热的,我就将人带回来了,用药吊着他的命。”白柳实在是好奇,就像知道这人到底长得什么样,这么些年了,还没有什么事能够真正的勾起他的兴趣。

李西西听到他的话,也感到好奇,也想知道这位的模样,毕竟这还是他答应白柳的,男子汉要说话算话的,这还是他老爹的座右铭啊!

“好,我答应你,但是丑话说到前头,无论怎么样,有没有治好,你都不能怪我,毕竟我那药水并不是万能的行不?”李西西说出自己的顾虑。霜暖

“好,一言为定,什么时候开始。”白柳从没有过的着急。

“你怎么这么急?”

“你不知道啊,这几天他的脉搏有了几次跳动,可是时有时无,我怕这是回光返照啊。”

“好吧,那你得答应我,要是有一天我有事要你帮忙,你不能推迟。”李西西想了想说道。

“好,如果真有一天你用到我的时候,我定出手相帮绝不推迟。”白柳收起扇子,认真的说道。

“好,你将人从王府的后门送进来,我安排个院子给你们住怎么样,说好了,人没好,别让人进你那屋,要不然在吓到人怎么办,你知道的我府里不是老的,就是小的。”

“恩,那好,现在你就回去,接人吧,我现在就回王府后门候着。”李西西说完站了起来。

白柳也没墨迹,抬脚往外就走,就差脚下长出一对风火轮了。

看的李西西眼角直抽,有这么急吗,都等了二十多年了,还差这一天吗?

李西西出了商部衙门,骑着马到了李记酒楼,顺道看了看客栈,见人满为患,就交代看客栈的王掌柜的,一定要好好照顾客人,遇到不识相和闹事的,立即将人打出去,有什么事到王府报信,交代完就骑着马和十一,十二,以及张富贵回了王府。

到了王府将白柳求他一事告诉了沐擎苍,但没有说这人是白柳二十多年前救得人,怕吓到老人,得到了沐擎苍的首肯后,拨了一处安静的院子,让人收拾干净,就等着白柳将人带来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李西西回了柳园,见他媳妇,一进院子就见他媳妇儿扶着肚子在那里溜达,春风和秋雨两人跟着。

看到叶锦溪这么听话,李西西乐了,在他的印象里,也就是二十一世纪时,孕妇们都是没事就散散步,所以为了将来生孩子时少受些苦,叶锦溪听从了李西西的建议每天坚持散步,毕竟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没有剖腹产一说。

李西西在叶锦溪的旁边站住,作为丈夫扶着媳妇儿李西西甘之如饴。

叶锦溪笑着任他家汉子扶着,一家三口就这么温馨的在一起散步。

看的后面春风的眼里尽是羡慕,心想要是将来张富贵能够对他一半好就行了。

像是回应春风的话一样,张富贵匆匆的进了院子,在李西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李西西点点头,告诉叶锦溪在家好好休息,他去去就来。代妾

李西西来带后门,见到白柳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就命人将车赶进偏院,这里安静,适合人静养。

待车子进了偏院,李西西将所以的人都打发了,事事都是他和白柳完成,白柳将人抱进屋放到床上,李西西卸下他带来的东西。然后来到床边,见白柳将人小心的将那人的脸上的面纱打开,李西西倒吸了一口凉气。。。。。。

“世子,他还有救吗?”白柳平静的说到。

李西西佩服的不行,这得多淡定啊,这人都这样了,也就是白柳吧,换了另外一个人,怕是早就将人埋了,同时对白柳的态度也也越发的好了很多,就凭他能够这么对这样一个,这个朋友他李西西交定了。

“我不会摸脉,我就是想知道他还活着吗?”

“恩,我可以肯定他活着,这么些年我一直用汤药吊着他的命,就是不见他醒来。”

“好,既然他活着,我就试试,不过我也只是试试,你别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李西西对他能不能治好床上这位‘植物人’还真没信心。

“世子,尽力就好。”

李西西又走到门口,叫来张富贵让他告诉叶锦溪他在这里给人治病,不用担心,因为叶锦溪知道他的医术,想来是不会担心的。

“好,你先出去吧,告诉任何人不准接近这里,如果我不出去,任何人都不准进来,这是我家不外传的绝学,懂吗?”李西西将人赶了出去。

“好,我在门口守着。”

李西西等到白柳出了屋子,李西西用灵识感应了一下,发现,十三鹰都在外面,他放心的将人抱起,进了空间,这是他第一次将人带进空间,他二话没说,就将人扒了个精光,然后送到灵泉了泡着,好家伙,这得中毒多长时间了,刚将人放到水里,这水就变黑了,好家伙毒水是以肉眼的速度往外冒啊,好在灵泉水有自洁功能,尽管黑水往外冒,但是也赶不上灵泉的自洁功能快,也不怕这位把他的灵泉弄废了。

这边李西西也没有闲着,拿来毛巾打湿了放到那人的僵尸脸上,如此的放了几次,那张脸渐渐地有了起色,不像当初那样皮肤干巴巴的,也有了点儿起色,虽然还是惨白了些,好在不是树皮脸了,有像木瓜脸跟进,就这样李西西对这位是细心的照顾啊,也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李西西感到这位的脉搏渐渐地强了起来,不像进来之前,时有时无的。

当最后这张完好的脸出现在李西西的面前时,李西西傻眼了,这位不是别人,他应该也认识,就是这个时空,他的老娘——沐黎。

作者有话要说:李西西这个世界的老娘沐黎出现了。。。。。。
第54章 妈呀
看到水中这人李西西是彻底的傻了,这不就是这沐黎吗?难道当年他掉下山崖,没死,狗血的被白柳给救了,那他要怎么给这人治病啊?

李西西急的直挠头,突然他有了一个主意,先问问他老妈在说吧,万一这人不是沐黎怎么办?

就跑过去进了茅屋,来到书房拿起笔电就跑到灵泉边,将笔电打开,接上网络,敲了他老娘的企鹅,没过几秒他老娘开了视频了。

李西西对着他老娘看了半天,又看了看水里这位,如此的反复了几次。

李华不干了,他儿子这是干嘛呢?上线这么半天就没理他;“我说你小子干嘛呢,这是,没见到老娘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老娘下线了。”

“别,老妈,你先消消气,我给你看个人,不过你要挺住,看看你认识不,他这人不会是你亲戚吧?”说完就随着镜头往下。

饶是李华在是黑社会,他也不淡定了,她看到了那个不是别人,就是前世的自己。是的就是前世的沐黎。

“儿子,你这是在那里找到我的尸体的?”李华毕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他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自己’。

“老妈,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这不是我发现你的,是白柳将你送过来的,他想让我将你的脸复活,你知道我是学外科的,对这样的手术,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结果,就将您老给复原了,可是老妈为毛你都在二十一世纪重生了,这具身体还有脉搏,还是活的?”李西西即使不解也没说出他老妈的脸变得面目全非

“白柳怎么会得到我的尸体。”李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是在山里采药的时候,发现你的,当时你就躺在山崖下,不会您这身体里还有一个灵魂吧?”李西西有点不淡定了。

“这也说不准啊,你知道的咱们娘俩都是可以穿越的,我那身体里,没准还真有一个灵魂,但是儿子,你要记住了,如果他活了,是个好的,就留着,不是好的立刻叫人做了,不能叫这个妖孽活着,听明白没有?”李华毕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对于生死他已经看的很淡,即使对前世的自己他也狠的起来。

“万一,他要真是个妖孽,我还真的就下不去手?他毕竟和您老长的一模一样啊!”

“你个兔崽子,你忘了你自己是什么出身了?咱们是流氓,黑社会,对敌人就要狠一点,知道吗?”李华有点儿恨铁不成刚啊有木有。

“哦。”

“你哦个屁哦,记住老娘的话,还有先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万一是咱们这边过去的呢?”

“对啊,那万一这家伙真是我们这边过去的那?”李西西想了想说道。

“既然是咱们这边就好办了,现代人都怕死,威逼利诱全来?”

“老妈,高见,牛。”李西西竖了竖大姆指。

“好了,别说没用的了。赶紧的将人弄活了在说?”

李西西点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下叶锦溪现在的情况,李西西都一一回答了。李华又嘱咐了一遍李西西叫他好好照顾叶锦溪,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最后李华说他困了,要去睡一觉,就下线了。

李西西将水里这位捞了出来,擦干,出了空间,找来衣服给人穿上,然后放到了床上,又进了空间拿出李西西当初给叶锦溪输液用的空吊瓶和输液管,虽然都是叶锦溪用过的,但是他已经用灵泉水消过毒了,就他那灵泉水,比医院的消毒水都不知强了多少倍,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给他输灵泉水。让灵泉水修复他的内脏功能。星际寻宝师夫君,卖个萌

至于他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药品,他压根就没有,因为他知道那些药性太慢,对这沐黎根本就不起作用。

等到李西西将这一切都忙完了,他看看表已经是半夜了,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口守着的白柳一见人出来了,就立刻的站起来:“怎么样,他。。。。好吗?”

“恩,还不错,你进来我有话和你说。”说完李西西进屋了,白柳也跟着进来还细心的将门关上。

“你来看看吧。”李西西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白柳来到床边,看到床上的这位,他照顾了多年的人,不由的一愣,“这,这是我昨天带来的人?”

“什么昨天,我在房间里呆了这么久吗?那上朝的事怎么办了?皇上没怪罪吗?”李西西没想到会这么长时间,他还以为是昨天的这个时候呢?

“没有,荣王向皇上请假了,就说你这两天累了,皇上就准你假让你在家呆了一天,这皇上还挺宠你的。”白柳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摇着他那把破扇子。

“我说,老白我问你个事,你是不是给病人叫过魂?”李西西想来想去也就这个办法能说的通,要不然这个灵魂就是自己进入沐黎身体的,难道也是像小说里写的,自己进入宿主身体的,这比他来这里还玄幻啊有木有。

白柳放下心中的各种翻腾和不可思议,他没有想到李西西会这么厉害,难道他会巫术?听到李西西的话:“我确实给他叫过魂,但是他还是没有醒,你又是怎么将人救活的?”

“你好奇是吧?因为我是用我十年的命换他这一世的命。”

“为什么?”白柳有点儿不淡定了,即便他是国师会一些异术,但是他很少用自己的命给人续命,续命多了要遭天谴的。

“也许你不信,他不是别人,他是我老娘沐黎。”李西西撒了个谎。

“你用的是巫术?”白柳这次是真的震惊了,更没有想到床上这位竟然是李西西的阿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不是巫术,是异术,家传的,这一生只能用两次,每次减十年寿命。”李西西装的很像,也只有这儿说法才能说明他救了面目全非的沐黎的神奇性。

“那你的身体?”

“活不过七老八十,但是五十岁应该不成问题。”鬼才回信,老子长命百岁。

“你的那个活命的药水?”救不了你吗,白柳没有说出口。

“已经给他用了,不信你瞧?”李西西一指床头的吊瓶。

白柳眼睛亮了一下,“这就是那药水?”

“对,另外,我想请你不要将我老娘是你二十年前捡到的事说出来,因为关系到我和老娘的命运,还有你换回来的这个魂魄,不一定是我老娘。”

“老娘是什么?”白柳被李西西左一句老娘,又一句老娘搞晕了。

“老娘就是阿么,是我们的家乡话。”李西西无语,闹了半天鸡同鸭讲。

两人在屋里聊了很长的时间,都是关于沐黎的事,他们俩已经想好了,先将人救活了在说吧,至于以后的事,船到桥头自然直。[银魂]逃亡命非逃亡不逃亡者御魔成魔

李西西见灵泉水已经输完了,就拔下输液管和水瓶一起放好。

白柳心中虽然还有疑惑,但是也没说什么,这还是他看到最新奇的一次救人方法,即使当年他师傅,都没有将人的面貌恢复成,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很好了,可以说是完美,一点儿也看不出是有过修缮的痕迹。同时他的心也是不平静的,你说这些年他亲力亲为的给人换衣服,洗澡的,又算什么?人家毕竟是个哥儿啊。

白柳心中纠结,李西西心中也不好过,这要怎么整啊?这位的身体里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啊?

接下来两个人将可能的突发事件都研究了一遍,就在两人还在嘀嘀咕咕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说话。这道声音太过突然,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操,你们俩能不能别他妈的吵了,让老子平静会儿行不?操,为毛老子想死都死不了啊?”白柳愣了,李西西笑了。

“我说老白,你先出去一下,我和他有话说,等我们说完了在叫你行吗?”李西西打算将人先支开,他和床上的这位好好的唠唠,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白柳很识相,转身离开,虽然心中有许多不解,打算他还说离开了。

“我说,哥们,活的好好的,你为毛想死啊?”李西西笑着说道。

“恩,你丫的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床上这位心情好了。

“嗯哼。”李西西耸耸肩。

“哎,你说你要是换上爷的这张鬼面,你有活下去的勇气吗?”‘沐黎’瞪了一眼李西西。

“哥们,你不好奇这是哪里吗?”

“好毛奇啊,老子都来了二十多年了,本来就是要投胎的,结果不知道被哪个吃饱了没事撑的,将老子的魂魄弄到这里来了,就这样老子是眼看着自己的魂魄进了这鬼面的身体,这叫老子怎么活啊,老子咒那个将自己弄来的人他终身不举。”沐黎双手捂脸。

李西西估计白柳要是听到他们说的话,对于这位的诅咒,也会气的翻白眼吧!

“所以你就抗拒你的身体,弄得自己的心跳和脉搏时有时无的,拼命想离开这具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的白柳摇着破扇子,来到床前,低下头看了看沐黎。

。。。。。。

“你说你既然都来了,就好好的活下去吧,在说了你这身体的原主可是和公主没什么两样,可娇贵这呢。”李西西笑着说道。

“你妹的谁愿要这破身体呀,爷是爷们,纯爷们,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二胰子,能下崽子的。”沐黎是伤心了,难过了,什么的有木有。

李西西看到他这个样子更乐了,“还有你更想不到的事呢,老子是你儿子,你是老子的娘,恭喜你啊,睁眼就当娘啊。”

“这他妈的是什么孽缘啊,老天爷啊,老子上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了,不就是有钱了点,车子,宅子,女人多了点吗?在说了,在咱们那地方不都是这样吗,我碍着谁了,送老子一颗子弹。”

“活该呀,上辈子你压那么多的妹子,现在就要被人压,报应啊!”

“报应个毛啊,老子决定了这辈子,说什么也不叫人压,这辈子都不嫁人了。”

“是吗?”白柳摇着破扇子,说了一句。一梦迷情包邮老公,好评哟

“你谁呀?”沐黎和李西西说了半天话,才注意旁边这位,先头他自动的将人屏蔽了。

“我就是将你叫过来的人。”

“你妹呀,老子和你不共戴天。”说完沐黎就要起来掐死他,奈何这破身体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年,根本就不行,动都费劲,沐黎想怕是他要瘫痪了。

“什么是妹子?”白柳又问了一句。

。。。。。。。两人心中都在想,这憋屈的世界啊!你妹的傻逼啊!

“诶,你先别动,先好好的躺着,等身体的机能彻底的恢复了,你在练习行走吧。”李西西将人推回了床上。

“也只能是这样了,妈的老子泪奔。”

“别想那么多,毕竟你现在的脸已经治好了,不再是当初的那张僵尸脸了,等好了到外面去勾搭个帅哥什么的,不是难事。。。。。。”

“不准。”还没等李西西说完,白柳就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你丫谁呀,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要你管爷的事啊?”沐黎炸了,他现在是极度的不待见白柳。

“就凭这二十多年我这么照顾你的份上,你就以身相许吧,因为你身上的任何部位都被白某看遍了,你已经是白某的人了,我得为你负责。”白柳摇着破扇子**着沐黎。

李西西和沐黎两人是咬牙切齿啊,原来这家伙是存了这心思的,于是一个说:“我不要被压。”当然这个是沐黎的声音,另外的那个则是:“我不要后爹。”

白柳看着这俩人点点头,“不愧是么俩,动作一致。”

“一致你妹啊。。。。。。”李西西和沐黎互相看了看,一时无语。

白柳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两个人还真是么两,嘴皮子都是一样的毒。

“咱们别理这三炮,咱们说咱们的,对了你上辈子是干什么的?”

“说来惭愧啊,老子大名叫程景华,老子是程氏集团的老总,现在说这些都是故事。”沐黎忆往昔中。。。。。。

“你真是程景华,你不是江南首富吗我记得我来这里时,你不好好的活着吗?”

“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年三月初八”

“我操,妇女节啊,够牛逼的啊‘儿子’”沐黎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说不带这样的,你还能更损不,小心被雷劈。”李西西瞪了一眼沐黎。

“哎,说来惭愧老子就是因为歧视女性,在酒桌上说了一句女人如衣服,不行咱就换,结果落到今天这地步,女人没换着,老子到被换了,成了二胰子,叫老子情何以堪那?”

看到沐黎那纠结的模样,李西西和白柳俩人都笑了,李西西心想有比爷倒霉的,好在爷是带着装备来的,这位爷直接变性了。。。。。。

就在两人嘚啵,嘚啵的说着以往的事,这时旁边这位又扔过来一个炸弹;“你们要怎么对荣王说?”

。。。。。。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结局能够出现大团圆的美好画面,笨笨将沐黎复活了嘿嘿。。。。。
第55章 计划

对于白柳的问题,两人一商量,得老办法,穿越人士必备武器,装失忆,就说当年掉下山崖,碰到了头,跟本就不知道怎么回家,更找不到亲人,反正那张脸是不会骗人的,这样就不会被怀疑了吧,两人又将说辞完善了一下,李西西选择离开,回去陪着媳妇儿了,都一天半没有见到他们么俩了。

而脸皮超厚的白柳愣是没走,非要呆在偏院照顾沐黎。

李西西不淡定了,不管怎么说,这人还披着他老娘的皮呢,现在又在王府住着呢,这要是被人看到了,说些什么闲话,对他老娘的‘清誉’有影响,就愣是将人给请走了。他则拜托这十三鹰中唯一的哥儿,鹰五帮忙照顾一下。

鹰五爽快的答应了。老实的‘伺候’起里面的这哥们。

李西西回到柳园,一进门就见灯光还亮着,温柔的灯光,同时也温暖了李西西的心,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李西西心中是怎样的心情,就像出差好久没回家的人一样,想来就是小别胜新婚吧,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对于有叶锦溪的地方就是家这个概念是多么的执着。

值夜的春风一见李西西回来,就要到里面回报,李西西抬手阻止了,叫他下去休息了。等到春风离开,他来到门口刚要推门进屋叶锦溪和叶瑾瑜两人在里面说话。

“大哥,你和小西哥成亲这么长时间,看到小西哥对你一直都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一直以来,我都害怕当初我逼着小西哥娶你,会不会害了你,这次进京我还抱着他要是还欺负你,我就是死也要将你们俩分开,结果一看你们俩的感情还是很好,我也就放心了,而且你也找到了亲生的爹么,我也很高兴,这么些年我也一直想该不该告诉你呢?这还是阿么刚病倒的时候告诉我的,他说他害怕死了的时候,将在这个秘密带到土里,不管怎么说他要你认祖归宗。”说完还擦了擦眼泪。

“放心吧,我们很好,一直都很好,我虽然认了唐家人,可是在我的心中,就你和叶清叶明还有相公是最亲的人,别人只是血源上的亲人,谁也没有你们在我的心中重要,谁也没有。”叶锦溪重申了一下他的看法。

“恩,我知道,我也一样,我现在就你和叶清叶明这三个亲人。”

“谁说的,不还有田川吗?”叶锦溪笑着说道。

“他算什么,我们还没有成亲呢,他就不是。”叶瑾瑜傲娇的说。

“你呀。”叶锦溪用手指点了他的头一下。

就在哥俩在屋里说说笑笑的时候,李西西推开门进屋了,叶锦溪见他回来了,就要站起来,李西西见了就急忙来到他身边说道:“快坐吧,我也不是外人,你这肚子都七个月大了,别在摔了,好好的呆着吧。”

“小西哥,你和大哥休息吧,我就回去了,看看那两个小家伙,不知道蹬被子没有。”说完叶瑾瑜起身走了出去。

“媳妇儿你吃饭了吗?”李西西来到叶锦溪的身边,摸了摸他的肚子,又亲了一口他的脸蛋。

叶锦溪脸已经习惯了,脸都不红了,就点点头说;“吃了,到时你呢,用不用厨房给你做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