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道友请留步 扁担一号/扁担(上)

道友请留步 扁担一号/扁担(上)

时间: 2015-07-29 08:15:12

文案

在修真日益凋零的现世。
叶长瑞作为叶家最为出色的弟子,他带着全族的希望,闭关冲击金丹期。
五百年间,世道变迁,因地球灵力越加稀薄,叶家一代不如一代,
还出了个没出息的嫡系大少爷,竟被小小凡人谋夺家业,欺到头上,
叶长瑞愤而出关,以金丹修为,势要那些敢犯叶家的人付出代价!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长瑞 ┃ 配角: ┃ 其它:修真,穿越,叶长瑞,道友请留步,基友请留步

编辑评价:

叶长瑞出生在修真已经日益没落的2012年,然而凭借着自己的修炼,在祖祠中立誓,闭关冲击金丹期,若无丹成之日,那么永无出关之时。但是叶长瑞没想到,五百多年之后,自己却因为叶家没出息的嫡长子被一个凡人欺负到了头上,不得不愤然出关…… 这是一篇以科技飞速发展、地球灵脉枯竭的2539年为背景,围绕着修仙悟道元素而展开的文章,情节设定新颖巧妙,让读者耳目一新。作者文笔自然流畅,主角性格刻画的鲜明到位,故事推动略微显慢,相信随着情节的展开,会更加引人入胜。

1、第一章 闭关

  2012年,夏
  
  炎炎烈日下,某处极为隐蔽的老宅中,弥漫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宅院外停了不少车辆,显示这一天有很多人齐聚于此,但是那古色古香的宅院中却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因为此时所有的人都齐聚在一个地方。
  
  身着一袭白色古装长袍的叶长瑞跪在祖祠中,俊美无俦的面上满是坚定的神情,他凝视着列祖列宗的牌位,语调清晰的一字一顿道,“先祖在上,今叶家子孙叶长瑞在此入府闭关,潜心参悟,冲击金丹大道,丹路艰难,但弟子求道之心上天可鉴,长瑞在此立誓,若无丹成之日,则永无出关之时。”冰寒彻骨的声音响遍室内,显露其永不回头的决心。
  
  在后面观礼的叶家人无不面露激动,多少年了,他们叶家有多少年没有出过可以问鼎金丹境界的弟子了,自古以来,金丹期就是一道难以跨过的坎,踏入金丹即为神仙中人,可摆脱凡尘中的五谷轮回。而随着地球的灵脉枯竭,丹药稀缺,金丹期已然成为了传说中的境界,如叶长瑞这般能完全凭借着自己修炼到灵寂期,有实力冲击金丹的,已经是不世奇才,可惜的是,他生在了这个修真已经没落了的地球。
  
  跪在祖牌前的叶长瑞拜完祖先后,起身带领着身后的叶家人前往祖地后山。
  
  叶家的祖地后山有一座非常突兀的独峰,那独峰的一面是光滑如镜的崖壁,而叶长瑞的目标,就是那一面崖壁。
  
  叶长瑞看着那面崖壁,眼中不乏狂热,他自幼遍对修道有无穷的向往之心,这崖壁更是他常来之处,每当仰望这高不可攀的崖壁,都会心潮澎湃,叶家先人有多少大能在此闭关突破,金丹期者数不胜数,元婴老祖也不少见,甚至还有记载数千年前一分神期先祖在此迎来天劫,羽化登仙!而如今,他终于有资格进入这里,追随先祖的脚步。
  
  叶长瑞目视着崖壁,目光灼灼,没有任何犹豫,大步大步的跨向前方。
  
  被叶长瑞一往无前的气势所感染,跟在叶长瑞身后的叶家人无不忘记了一切,大步的往前走去,直到在距离崖壁百丈远时被一股斥力排斥不前,才或前或后的停了下来。但他们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那唯一步伐坚定,没有任何停顿的身影,直到那身影没入崖壁中,消失无踪。
  
  他们叶家,终将会出现一位金丹老祖,他们叶家,将再次迎来辉煌,所有叶家人都如此坚信着,丹成之日,就是出关之时。
  
  可惜的是,在这个灵脉枯竭,又没有丹药做助力的世界,想要突破金丹,是何其的艰难,一百年过去了,两百年过去了……那面崖壁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此时的叶家,已经换了几代人,当初那些目送叶长瑞闭关的叶家人,早已经寿元耗尽,尘归尘,土归土,这些剩下的叶家后辈们,只知道祖地后山是家族重地,其内有一位老祖在此闭关,万不可去惊扰。
  
  ……
  
  叶家是隐世的修真世家,但并不是说他们就露宿山头,不问世事,相反,修仙世家的开销极其的庞大,一般情况下,叶家人都是不会理会这些俗事的。只要收一些外门弟子,传一些低级的修炼之法,何愁没有人为他们尽心尽力的服务,可惜的是,这一套在现在行不通了。
  
  科技在飞速发展,但无可避免的让地球的环境更加恶劣,地球灵脉枯竭的结果,就是叶家的子孙一代不如一代,从最初还有筑基,心动期境界的弟子,到最后竟然连成功筑基的都在少数了。身为修仙世家,大多数人竟然只维持在炼气期,这是何其可悲。
  
  就连叶家那些修炼高级法门的嫡系都只到炼气期,那么那些修炼低级法门的外门弟子,简直是连气感都没有了,修不出效果,谁会为你办事,所以到最后,外门弟子凋零的叶家只好派本家弟子入世打理那些俗世产业。
  
  俗世中总是充满种种**,在这个花花世界中呆久了的叶家人逐渐变了,他们求道的心不再坚定,一边是数之不尽的富贵享乐,一边是怎么修炼也多不出一分的微弱气感,孰轻孰重,他们心中的天秤开始倾泻,很多人搬出了祖地,常年居住在俗世中的豪宅。于是世间本来泾渭分明的四大商业世家,硬生生的横空又□来了一个叶家,自此变成了五大世家。
  
  但这五大世家的称号在别人看来是殊荣,对叶家唯一的筑基期老太爷,却已经不止是憋屈可以形容了,那原本的四大商业世家都是凡人世家,好一点的也顶多就是会些古武术,如何有资格与他们这个真正的修真世家相提并论,但有一些事情,仅凭着一人之力,是怎么也挽救不了的,随着修真的凋零,凌驾于凡俗之上,渐渐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过去,又是几百年过去……
  
  2539年
  
  一排拉风的速车从半空中滑过惊险的弧度,整齐的停在了一栋大楼前,这些车子中走出了整整两排的彪形大汉,他们一齐冲着当先的那辆车弯腰喊道,“少爷,请下车。”
  
  在这牛逼哄哄的排场中,不少人好奇的看去,只见那辆价值不菲的车中伸出一条穿着洞洞装的长腿,挂着金属链的夹克衫,一头染成黄发的刺猬头,后面还扎了个小辫子……随着这位少爷彻底出场,所有人都忍不住露出鄙视的眼神,这是哪来的小混混。
  
  但是那位少爷却浑然不觉,打了个响指,自我感觉良好的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那些彪形大汉打开车门,露出一车车的玫瑰,中气十足道,“都准备好了,少爷。”
  
  “好,那么就都给我干活。”叶耀抬头看着高楼,满脸得色的笑道。
  
  高楼之上,叶耀所凝视的楼层,也有一双嘲讽的眼睛正在往下看去,但因为特殊的设计,所以玻璃内可以清晰的看到玻璃外的景象,而在大楼外的叶耀却看不见楼层中的景象。
  
  “他怎么又来了。”甜美的女音带着浓浓的不满,随即一双白皙的手臂从身后缠了上来。
  
  站在玻璃窗前的男子任由那双手攀上自己的后背,收起眼中的嘲讽,微微侧头温柔的对身后的女人笑道,“辛苦你了,美琴。”
  
  “哼。”女人娇哼了一声,但是心中却忍不住为男人这温柔的话语生起一丝甜意,她又紧了紧搂在男人腰部的手,紧紧贴着他的背道,“易轩,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摆脱那个恶心的家伙,真正在一起。”
  
  “很快了,相信我,我们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楚易轩抬手将女人按在怀里,语气温柔亲昵,但那温度却没有到达眼底。
  
  ……
  
  终于,在楼底造出巨大声势的叶耀等到了自己的目标,面容甜美的漂亮女人出现在用玫瑰花摆出来的心形前,捂着小嘴,满脸惊喜。
  
  “怎么样,喜欢本少送的花吗?”满头黄发的叶耀一手将女人揽入怀中,得意洋洋的问道。
  
  可能是为了掩盖眼中的厌恶,女人匆匆低头,乖乖的“嗯”了一声。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张狂笑着的青年搂着女人坐入速车,扬长而去,却不知道高楼之上一双眼睛正冷冷的目送着他,“叶耀,好好享受你这最后的时间吧。”
  
  车上,叶耀一边开着车一边对身旁的佳人道,“美琴,我们接下来去哪庆祝呢,约上黑子他们去凯皇餐厅怎么样?”
  
  吴美琴对不学无术的叶耀,是打从心底的看不起,现在听到叶耀又要去和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想要找个理由尽快离开,就在这时,叶耀的通讯器响了,叶耀看着通讯器上的号码,想要不接,却又没胆,只能哀叹一声接了起来,里面立马传出一把苍老的声音,“少爷……”
  
  叶耀的表情随着通讯器里的声音不时变化,“真的那么重要,一定要去吗?”
  
  “……”
  
  “行了,我知道了,就来。”叶耀挂了通讯器,苦着脸对身边的女人道,“美琴,我们今天恐怕是去不成了,公司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我非得到场,我先送你回去吧。”
  
  吴美琴听到叶耀要去公司的话,立刻一改之前急着离开的态度,热情的对叶耀道,“我们好不容易一起出去,怎么能就这么半途而废呢,而且好久没去凯皇餐厅了,我也很想念那里的菜色呢,不如这样,我等你开完会,我们再一起去凯皇餐厅。”
  
  “真的,太好了宝贝你太体贴了!”叶耀兴奋的欢呼一声,车子提速到顶点,全速飙去叶氏集团。
  
  到了叶氏集团,“美琴,你先在我的办公室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叶耀安顿好吴美琴,就晃着一头黄发出门了,而吴美琴在确认叶耀走远后,反锁了办公室的门,在叶耀的桌子上翻找起来……
  
  ……
  
  几日后
  
  “可恶,楚家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策划方案。”叶耀不甘的捶了一下桌子,狠狠道,“一定是内鬼,你们都给我去查,还有,以后我的办公室里,装上监控。”
  
  ……
  
  “美琴,辛苦你了。”楚易轩抱着女人,温情脉脉道。
  
  吴美琴使劲摇了摇头,但一双美目却闪着动人的波光,眼里毫无杂质的映着楚易轩的身影,显然,能为心爱的人做事,她非常的高兴。
  
  “不过,这种事情做一次也就够了,经过这一次他们一定会有所防范,美琴,你只需要盯着叶耀,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就好了。”楚易轩扶着女人的肩,目光深邃道,吴美琴是一步重要的棋,他还不能现在就暴露。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家的产业连连遭到打击,问题频出,可惜叶家唯一的继承人叶耀又能力不足,无法应对这一连串意外。这所有的事情都遥遥指向了楚家,让叶耀对楚家简直恨得咬牙切齿。
  
  这一天,叶耀带着女友去凯皇餐厅用餐时,竟然意外遇到了楚易轩,叶耀这段时间只要看到楚家人就不舒服,当即带着女友走了过去,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楚易轩吗,怎么,楚家可真是阔气,连私生子都有钱来凯皇吃饭,美琴你说是吗?”
  
  兀自讽刺的高兴的叶耀没有注意到,他怀里的女人并没有应和他的话,反而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在忍受着什么。
  
  好在叶耀与楚易轩之间并没有什么私怨,他今天找楚易轩茬也只是因为看到楚家人不顺眼而已,至于楚易轩本身,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罢了,完全不用在意。
  
  对于叶耀的挑衅,楚易轩沉默以对,那受了气不敢出声的样子非常符合他私生子的身份,直弄的叶耀大感没意思,正好身旁的吴美琴一直拉着他,他以为是佳人等急了,便紧了紧揽着吴美琴的手,对楚易轩道,“看你也很识趣的样子,如果以后在楚家待不下去了,可以来求本少,本少要是高兴的话,没准会赏你口饭吃,哈哈哈哈……”说完这段话,叶耀就肆意大笑着离开了。
  
  楚易轩依然站在原地没动,直到叶耀走远了,他才微微抬起头,露出了那一双格外深沉的眼睛。
  
  出了凯皇餐厅的叶耀非常体贴的送女士上车,可进了车的吴美琴直接大力的拉起车门,几乎立刻就听到了一阵变了调的惨呼,吴美琴故意顿了两秒才惊慌的打开车门,一脸抱歉道,“哎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的手放在这里,疼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叶耀捧着被车门夹得红肿的手,为了维持住在美女面前的形象,强忍着疼痛,用扭曲的笑脸道,“没事,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缓了一会,叶耀才小心翼翼的将受了伤的手放在了方向盘上,“美琴,今天和我去一个地方。”
  
  “哦,去哪啊,难道你又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地方?”吴美琴不甚在意道。
  
  没想到她等到的却是叶耀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不是,我们是回祖宅。”
  
  “啊?”
  
  ……
  
  车开了三小时,才到了这位于城市郊区,却荒芜的更像是深山老林的祖宅,吴美琴想起这一路后面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已经到了山间,但却一直都有足够车子通行的路,而这条路周围没有人家,也不是什么景点,更不通向哪,反而直达这祖宅,倒更像是特意为这祖宅修的路了。
  
  吴美琴为叶家的奢华暗暗心惊,但是当走进祖宅后所看到的一切,却让她更为惊讶,这祖宅内雕栏玉砌,一切都古色古香,处处透着气派不凡,置身其中,仿佛一下子穿越时空了一般。
  
  叶耀拉起吴美琴的手,“美琴,走,我带你去祖祠。”
  
  “少爷。”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叶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转身道,“叶伯,你来了。”叶耀拉了一下身旁的人道,“美琴,这是叶伯,快来见过。”
  
  吴美琴虽然摸不准这叶伯是何许人也,但却是极有眼色的,见状连忙问好,“叶伯好。”
  
  但是叶伯却并没有立刻回应这声问候,一双锐利的眼睛近乎苛刻的审视着吴美琴……过了良久,叶伯才收回了视线,看向叶耀道,“少爷,今年的贡品带回来了吗?”
  
  “带来了带来了,这是我花了大价钱在拍卖会上抢来的,叶伯你看。”叶耀忙举起了手中拿着的木盒子打开给叶伯看。
  
  只见精美的木盒中放着一段有手掌长,隐隐仿若人形的根须状物,正是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珍贵药材,人参,在这个什么都有人培育养殖的时代,人参并不少见,但是这种天然的,有百年以上的老参,却已经几近绝迹,吴美琴一见之下就捂住了嘴,叶伯则仔细观察着这棵老参,半晌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人参被毁灭性的开发了这么多年的时代,能找到百年以上的人参,已经格外难得,虽然百年人参所蕴含的灵气非常有限,但这每年给祖山上供带有灵气的贡品的规矩,却是万万不能更改的。
  
  看过了人参后,叶伯又对叶耀说了几句话,然后看也没看吴美琴的就走了。
  
  对此,吴美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之前那老人冰冷审视的眼神,其内并没有一丝欢迎,仿佛她是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美琴,你吓坏了吧,那是叶伯,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但是对我很好,我父母不在后,一直都是叶伯在照顾我。”
  
  听出叶耀的语气有些低落,早就知道叶耀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的吴美琴立刻摆出了温柔的神情,“耀,以后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听着这贴心的话,叶耀少见的没有出声,只是默默握紧了吴美琴的手。
  
  虽然叶家祖宅一路把公路修到了大门口,但是进了祖宅后,却是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叶耀先是带着吴美琴去往了祖祠,在列祖列宗前面结结实实磕了几个响头,吴美琴虽然对叶耀把自己带进这阴森森的祖祠有些不满,但还是强自按耐着,她以为这样就算完成任务了,没想到叶耀竟然拉着她又道,“走,还有后山。”
  
  后山,吴美琴傻了,不会还要去坟山上坟吧,叶耀不由分说,拉着吴美琴徒步走了过去。
  
  吴美琴一路纠结,但真到了地方,她却没有看到任何墓碑,只看到了一座非常奇特的山峰,那山峰的一面竟然是光滑如镜的崖壁,吴美琴下意识的想要往前走两步,却被叶耀拉住了。
  
  “跪下。”叶耀膝盖一弯,磕在地上沉声道。
  
  吴美琴见到叶耀这前所未见的郑重神情,愣了愣,却还是随叶耀跪了下去,跟着拜了几拜。
  
  虽然她并不明白跪一面光秃秃的山壁是什么意思,但叶耀却没有给她解释的样子,拜完后,他将一直带在身上的锦盒打开放在地上。
  
  “这个就放在这里吗?”吴美琴惊异的看着那价值不菲的人参被搁置在地上。
  
  “嗯,这个是贡品,我们回去吧。”叶耀说着拉起吴美琴。
  
  “耀,我们不去那边看看吗?”吴美琴虽然非常想去崖壁前看看,但叶耀却并没有如她的意,而是非常坚决的把她带走了。不是叶耀不想带,而是那崖壁只要靠近百丈远,修为不足的都会被排斥不前,美琴一个普通人更不用说了,先不说她会不会受伤,就是她能否接受这违背科学的事情都不好说。而且现在美琴还没入他家的门,不算他叶家的人,如果他现在就告诉了美琴,哪怕他已经是叶家的独苗苗,叶伯恐怕也会狠心打断他的腿。
  
  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离开了,在他们的身后,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那锦盒中的人参,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仿若被吸走了所有的生机一般……
  
  离开祖宅后,叶耀开车将吴美琴送了回去,在吴美琴即将下车时,开口叫住了她,“美琴。”叶耀拿出准备已久的钻戒,深情款款道,“嫁给我吧。”
  
  吴美琴瞬间僵住,最终留下一句,“让我考虑两天。”就匆匆离开了,徒留下一脸迷茫的叶耀,他不明白美琴为什么还要考虑两天,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成婚是理所当然的,不管怎么说,美琴都不该说出再考虑两天的话。
  
  ……
  
  “你说,叶家的祖宅真的如此不同凡响?”
  
  “嗯,那里跟古时的宫殿也差不了多少了,而且绝对不是新建的,一草一木都做不了假,易轩,你说叶家祖上不会是什么皇孙贵胄吧,对了,那里还有一座非常奇怪的山,我想走近看看,可是叶耀没让。”
  
  “奇怪的山,是怎么样的奇怪法?”楚易轩听到这话,不由凝神问道。
  
  “嗯,那山长的很奇特,一面是正常的山峰,另一面是如镜子一般的光滑,但我说它奇怪,最主要的还是感觉上的,形容不出的感觉,总之就是与我平时所看到的山不太一样。”一向善于交际的吴美琴说话少见的绕口起来,但是楚易轩却听得认真,没有任何不耐。
  
  吴美琴不知道楚易轩是怎么了,好像对叶家的祖宅非常感兴趣,好几个细节都问的异常仔细,不厌其烦,直到她把能说的都说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楚易轩这才察觉到吴美琴有些不同往常的低落,他一手扶上女人的肩,温和道,“怎么了?”
  
  “易轩……”吴美琴咬着唇抬起头来,“叶耀今天向我求婚了,我该怎么办。”
  
  楚易轩微微一愣,但沉吟过后,他目视着吴美琴道,“答应他。”
  
  “什么?”吴美琴猛的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向楚易轩。
  
  “美琴,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楚易轩低沉道,“你答应他求婚,并不代表马上就嫁给他,以叶家的做派,少说也要准备半年时间,而叶家,绝对撑不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让他们撑到那个时候。”楚易轩眼中闪过寒芒。
  
  吴美琴垂头沉默了一会,最终轻轻点了头。
  
  吴美琴离开后,楚易轩皱着眉头在桌上随意的划着,他出神的看着窗外,口中喃喃道,“叶家祖宅……”
  
  对叶家出手,是他谋划了很久的事情,叶氏集团管理粗放,管理层的腐败滋生已久,更别说叶氏一脉现在仅剩一个不学无术的叶耀,相比其他三大世家来说,叶家无疑是最好入口的,当然,想要吃下这块肥肉,也要提防着其他三家乘火打劫,但这绝对不是楚易轩这么长时间以来,谨小慎微,迟迟不动手的原因。
  
  叶家出现的蹊跷,在三百年前,突然携着雄厚的资产,硬生生的挤进了本来格局已经稳定了的四大世家中间,一夜之间变成了第五大世家,而且据闻,叶家当时的家主曾与他楚家的第一高手交手过,楚家身为现今仅存的几大古武世家之一,那时的第一高手也算是所有身怀古武者中的顶尖存在,但就是这么一个高手,却轻易的败在了对方的手上。
  
  这些辛秘,也是在他暗中掌控了楚家以后才知道的。但是不知为何,当年拥有那种高手的叶家,却在短短几百年间衰败了下来,叶耀的实力他曾特意找人试探过,虽然比之一般人要强壮抗打,但多几个打手一齐上去,就完全无法应付了。
  
  叶家一脉,现今已经只剩下叶耀一个,按理说,他不应该有什么顾虑,但让楚易轩怎么也想不通的就是,叶耀那自始至终的骄傲态度,不是说他目中无人的那种轻浮,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骄傲,哪怕他们这些人的武艺高过他,但却依然可以从叶耀眼中看出一丝瞧不上,一丝鄙夷,仿佛他们引以为傲的家传功法,在他面前都是拿不出手的东西。
  
  楚易轩不知叶耀凭什么拥有这种骄傲,但他更相信事出有因,他从一个楚家没有人放在眼里的私生子,一步步爬到如今的地位,乃至暗中执掌了楚家,不就是因为他卓绝的习武天赋吗,尝过了这些普通人没有的能力带来的好处,也让他对这些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能力更加敬畏,所以他很担心,叶耀这般目中无人的背后,是否他还有什么依仗。
  
  这种担忧,让他不敢有分毫轻举妄动,甚至不惜派吴美琴去接近他,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深入调查,他已经确认,叶家是真的只剩下叶耀一人了,既然消除了顾虑,那也就无需再犹豫了。
  
  ……
  
  半年后
  
  丑闻频出,管理不当,资金断链,股票暴跌,一个庞大的商业集团,顷刻间就这么溃如散沙,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而此次争端最大的受益者,也没闲着。
  
  叶氏集团大厦的高层,本是属于叶耀的总裁办公室内,楚易轩好整以暇的坐在老板椅上,听着属下的汇报,慢慢的凝起眉,“找不到他?”
  
  “是的,我们彻查了本市宾馆的入住名单,在所有飞行器的入站口也都设置了人手,但都没有发现叶耀的人影。”
  
  听着属下的汇报,楚易轩的好心情渐渐消失,叶耀虽然不成器,但斩草除根,留着这么一个大患躲在暗处,实在不是他的行事风格,能查的地方都查了,那么,他到底能藏到哪去呢?
  
  就在楚易轩苦苦思索的时候,一旁身着精致套裙的吴美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头来,“我想我知道他在哪。”
  
  ……一条鲜为人知,就连地图上也没有绘入的公路上,一排速车风驰电骋的在吴美琴的带领下,去往叶家那神秘的祖宅。
  
  到了叶家祖宅,那一排速车上下来的人都被惊到了,显然没想到世间还有这么个地方,而且仅仅是人家的祖上宅院,都说叶家底蕴积厚,但这家底,也太厚了点吧。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这么大的宅院里居然一点人气都没有,所有房门紧闭,没有半个人影,仿佛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一般,就连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闯进来,也没有一个人上来查看,叶耀的狗腿子呢?就算叶耀那厮现在已经一文不值,但也不至于一个跟班都没有了吧。
  
  听到这些人的疑惑,吴美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因为她太明白了,以叶耀的品性,能交上什么真正的朋友,不过是些狐朋狗友罢了,墙倒众人推,以前围着叶耀前呼后拥的那些人,自从叶家破产了之后,不趁火打劫一番就不错了,谁还会想着来帮一把啊。
  
  楚易轩看着这无端给他一种莫名感觉的宅院,挥了挥手,他带来的大帮人马立刻进去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但因为宅院占地太广,哪怕楚易轩带来的人不少,搜索的时候还是费了不少时间,最终还是在吴美琴的带领下,他们在叶家的祖祠前发现了叶耀的踪迹。
  
  叶耀垂着头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身上是他一贯稀奇古怪的装束,唯一不同的是,以前那些特意弄出来的洞洞装,这次是有几道真正的开口了,一头黄毛也乱七八糟的翘着,满身狼狈的气息,当察觉到外面有人靠近时,他起身走了出去,祠堂的大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禁制的光芒微不可查的闪过,没有叶家人的血脉与特殊的开启手诀,祠堂是不会让任何人进去的,虽然那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叶耀却认为自己没有脸面再打扰列祖列宗的清静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