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辣文男配逆袭记/末世男配逆袭记 非萝(上)

末世辣文男配逆袭记/末世男配逆袭记 非萝(上)

时间: 2015-08-02 09:08:45

文案

叶晨不小心掉坑了
穿越到末世辣文里,在死与不死,爆菊和被爆菊中,□的活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晨 ┃ 配角: ┃ 其它:


☆、不小心围观了一把

  叶晨动了下手指,眼皮很沉,身上传来阵阵酸痛,鼻间充盈着一股子淡淡地血腥味,不对劲……挣扎许久之后,叶晨睁开眼,错愕凝视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摆设,恍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
  房间约二十平米左右,身下是一张软床,左边是一张桌子,右边立着一个衣柜,东西不算多,却也不少。
  微微清凉的触感惊醒沉思的叶晨,低头一看,嘴角顿时狠狠抽了两下。
  身上只穿了一条纯白的小内裤,震惊的看着身上密密麻麻的红痕,青痕……
  这……
  叶晨恨不得开机重启!
  谁来告诉他,他不过是爬坑吐槽、上厕所没冲水,肿么就这样了?
  难道是上床的方式不对?
  泛红的眼睛紧盯着被子下的身体,白嫩、纤细,这,这什么世界?他引以为傲的六块腹肌没了,胸口处的枪伤没了,腹部的刀疤没了……这嫩豆腐似的小身板到底是谁?
  穿越?
  重生?
  叶晨想起这两个词,作为一名黑暗世界的雇佣兵,除了任务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窝在那间不足八十平米的小窝里看小说,身为一名资深网络读者,不同其他人喜好种马文、言情文,叶晨最爱钙文,高H钙文绝逼是真爱!穿越、重生他并不陌生。
  这次,刚去非洲做完一个任务,回到自家小窝,熬夜看了本钙文末世辣文,主角小受顶着无敌光环在末世一路打怪征服各种小攻,最后和小攻们幸福美满踏入历史新纪元……
  文中,除了主角小受,身边男配、龙套、炮灰没一个有好下场。不是惨死、枉死,就是被丧尸分尸,文中有一男配和他同名,性格骄纵,样貌妖孽,偏偏老是跟主角小受作对,剧情刚开始就被小受骗入丧尸群,活生生被咬死……
  叶晨一时气不过,看完后,爬上去吐槽骂了两句。
  骂完,提着裤带跑了趟厕所,刚想冲水,听到手机响,转身出了厕所。
  于是……
  然后…没有然后了!
  傻愣盯着身上的红痕、青痕,没见过猪跑,还吃过猪肉。傻子都明白身上这是些什么玩意,想着,叶晨突然觉得菊花疼,一惊,刷的坐起身,颤抖着手往下边一摸。
  呼呼……
  还好,菊花完好,没残。
  揉着酸痛的脑袋,扫了眼简单的房子,简单的就像是监狱里面的房间,应该不会是监狱吧?咳咳……对比叶晨那间堆满的屋子。看了半天,转而一想,就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侧过头,将头贴在墙壁上仔细听了起来。
  很安静,不过空气中若有似无飘荡着血腥味,身为一名雇佣兵,血腥味对他而言并不陌生,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突然,轰地一下。
  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骤然炸开,叶晨趴在床上,手紧紧抓着床沿,细密的汗珠渐渐布满他整个额头,顺着额际缓缓往下滑落。
  脑子里莫名多出了不少记忆……
  叶晨平缓呼吸,慢慢梳理忽然多出来的记忆。
  叶晨,黑发褐眼,十七岁,江南市扬州城布吉区人,有一个厉害的大哥叶瑾,不过在一年前参加狩猎清剿活动时失踪了。传闻叶瑾被丧尸咬了,成为一名变异种。
  2013全球爆发不知名病毒,随着不知名病毒的爆发,全球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争夺物质、抢夺资源……伴随不致命病毒的蔓延,天灾更是接踵而来,海啸、龙卷风、火山喷发……短短数月,全球陷入灾难当众。
  经过人类十年抗争,最终形成全新的格局,存活的人类建立了新的人类居住地,叶晨所在的江南市隶属华夏联盟。
  华夏联盟是全球五大强国之一,末世后,全球一共有五大国家,华夏联盟、印度、美利坚、欧联盟、苏俄国。加上南美洲、非洲等构成了十三个人类生存基地。
  理清脑子里纷杂的思绪后,叶晨扯了下僵硬的嘴角,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
  从一团浆糊的脑袋中分析出,他这是穿越重生了,这世界正是他穿越前看过的那本钙文,尼玛……那书根本就没写完!
  坑爹,叶晨这小男配刚冒头就炮灰掉了有木有?
  身上这些玩意,可不是简单的吻痕,淤血的青痕……这身子差点就被人给轮了,而且还是被同武馆的学员,武馆等同学校。
  末世中,十岁后就得进入武馆学习各种格斗技巧,根据实力强弱,分为初级学员、中级学员及高级学员,初级学员是指一级异能者/体术者,中级学员是二级异能者/体术者,高级学员是三级异能者/体术者,晋级四级后才被称之为武者。
  异能者,是指觉醒各种异能的人类,体术者不同于异能者,体术者是指那些无法觉醒异能,凭借肉体变强的人类。
  叶晨在布吉区第三武馆待了七年,却迟迟无法晋级到中级学员,跟他一样年纪的人早已晋级高级学员,甚至有不少成为了真正的武者,唯有他一直原地踏步。
  叶晨没有觉醒异能,体术也很差,却偏偏长了一张妖孽的脸,末世女人适应不及男人,所以女人数量一直不多,所以长相好的男人变得很吃香。叶晨有一张不错的脸,加上有一个厉害的大哥,一直没人敢欺负他,养成了他骄纵、刻薄性子。
  但是,在叶瑾失踪后,一切都变了!
  许谌,是叶瑾在一次狩猎清剿行动中捡回来的孤儿,和叶晨一样大。
  许谌便是小说盯着无敌光环的主角小受,聪慧清俊,谦逊醇和,和叶晨的废材不同,许谌在十二岁便觉醒了水系异能,是一名异能者。
  和许谌一比,叶晨除了一张脸,什么都不是。
  一年前,叶瑾狩猎未回,失去了踪迹。没了叶瑾的庇护,叶晨没少被人刁难,这次差点被爆菊,就是有人故意将他引去布吉区的边际荒废站,要不是恰好遇上外出狩猎回来的小分队,只怕叶晨不死也得脱层皮。
  三四个身强力壮的中级学员,叶晨这小身板别说抵抗,连求救都做不到。
  仔细回忆脑子里的情节,叶晨惊悚发现,他便是小说中那骄纵刻薄一无是处的废材男配,说是男配,算是抬举他了!叶晨不是前身那白痴,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蹊跷。
  这傻子,分明是被许谌设计了。
  叶瑾一年前外出时,在布吉区‘贵族’留下了一个保险箱,告诉叶晨,如果他出事就让叶晨去贵族取出这个保险箱,里面的东西能让叶晨以后衣食无忧。叶瑾是一名高级武者,也就是一名六级体术者,布吉区总共也就只有五名高级武者,叶瑾便是其中之一。
  叶晨低着头,清凉的眼睛一闪而逝阴狠。
  前身喜欢陈琛,陈琛中意许谌,许谌为了得到叶瑾留给叶晨在贵族的那个保险箱,要陈琛佯装带叶晨外出狩猎,然后喂叶晨吃了春药,让陈琛出面套出贵族保险箱的密码,等许谌得到保险箱的密码后,许谌将叶晨骗入丧尸群,就在一旁亲眼看着叶晨被丧尸活生生咬死……
  深吸一口气,叶晨起身,踉跄推开浴室的房门,看着镜子里那张妖孽的脸,叹了一口气,软绵绵的息肉没半点肌肉,很弱……简直不堪一击!
  随意冲了个澡,套上衣服。
  这个时候,许谌应该和陈琛在一起。没记错剧情的话,陈琛在布吉区有一套房子,专门为许谌准备的,许谌担心被叶晨发现,不准陈琛上门找他,平时见面都在陈琛买的那套房子里。
  那套房子位置有些偏,离叶晨和许谌住的地方不远,只隔两条街。
  捋了头发,戴上帽子,随意伪装了一下。叶瑾临走前告诉了叶晨保险箱的密码,却没告诉叶晨贵族的具体位置,也就是说叶晨根本就不知道贵族在哪。
  剧情中,许谌在拿到贵族中叶瑾留下的保险箱后,异能发生变异,从水系进化为冰系异能者,变异异能者地位比普通异能者更高,整个江南市也就寥寥数人进化为变异异能者,许谌可谓是一步登天!
  房子像四合院,外面看起来有些陈旧,叶晨攀着围墙跳了进去,揉了下发麻的双腿,眼神一凛,这身体果然太弱了!尽快拿到叶瑾留下的保险箱才行。
  叶晨受伤被人救了回来,许谌很快就会知道,接着他就会让陈琛带他一起参加狩猎活动,他得在那之前拿到保险箱。
  “还愣着干什么,快端过去啊,我端得手都酸了。”许谌轻声道,口里的话像是半含在嘴里一样,听着很性感,就像是**之间的嘟哝。
  “啊?哦!马上。”听到许谌的抱怨,陈琛机灵清醒过来,顿时一阵心疼,‘咕噜!’咽了下口水,感觉许谌跟平时不太一样,带着点微微的刺激,叫他心火不断上涨,恨不得上前含住那开合的嘴。
  这样想着,陈琛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几天没得到安慰的地方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许谌满意的看着陈琛眼中的情欲,陈家在布吉区势力很大,陈琛是陈家独子,得到他的帮忙,对自己有益无害。
  “哎呀!”许谌假装没站稳,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撞上门框,陈琛眼尖反射性伸手一捞,解释的臂膀将许谌圈在怀里。
  许谌倒在陈琛的怀里,双手若有似无在陈琛身上磨蹭,清俊的脸适时布上一层红晕,羞涩的样子叫人禁不住想要狠狠操练一番。
  “嘶嘶!”陈琛喉间发出难耐的低吼,圈着陈琛的手紧了紧,让许谌偏瘦的身躯更加贴近自己,尤其是那早已坚硬的地方,将手中的碗朝流理台一放,低头衔住那渴望已久的嘴唇,明明要过很多次了,身体还一如既往叫嚣要得到更多。
  许谌在心里翻了白眼,这陈琛,每次动作都十分粗暴,只知道靠蛮力,不过每次他都有爽到就是了!
  引导陈琛圈上自己的腰,欲拒还迎,惹来陈琛更加急切的索求。
  叶晨趴在窗外边,看得津津有味。
  这许谌一看就是老手,想不到众人眼中清俊谦逊的许谌,在床上竟是个‘高手’,啧啧……这小蛮腰扭得真够味!
  “真甜!你可真敏感!”陈琛大力咬着,手顺着许谌的后脊慢慢下滑,爬上那挺翘的臀,使劲的掐了两把,一个大力撕下了许谌的裤子,将自己置身在许谌的两腿之间,大手心急扒掉自己碍事的裤子,将凶器抵在那细软的入口处,一下一下顶着、撞着,一个反手,让许谌趴在流理台上,背对着自己。
  “快点!”许谌难耐扭动了几下,喘着粗气,“陈琛,打听到贵族的下落了吗?”
  陈琛用力掰开许谌的双腿,青筋隆起的凶器试探刺了两下,俯下身,狠狠撞了进去,“打听到了,那地方挺玄乎的,不在布吉区,说是贵族其实就是荒废站,不过要想进去一定要身份牌……真舒服!”
  “呜啊!”许谌脸一沉,努力放松下面的软肉,咬合吞着里面的凶器。眼里一片清明,身份牌……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白光,记得叶瑾离开前给了叶晨一个小黑盒,黑盒里面是一块不起眼的木牌,难道是那个?
  “混蛋,轻点……啊!”转过头,瞪了陈琛一眼。
  被许谌一瞪,陈琛冲刺的力道变得更大,呼吸也变得更重。
  “轻点?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重一点吗?”陈琛粗声道。没理会许谌,径直重重地鼓弄着。
  “啊…不,那里…那里…太快了!”被陈琛一磨,许谌身子剧烈颤抖起来,声音也变得更加嘶哑。
  “荒废站吗!”叶晨低声重复着,瞥了眼屋里沉浸的两人,掏出手机,快速拍了几张,看书时就觉得这末世火辣钙文很H,没想到现场版更加火爆!
  叶晨直呼过瘾,可惜…现在这身体弱的没边,这才不到一小时有木有,就直喘气,狠狠瞪了眼里边的许谌,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没在强撑,恨恨的准备打道回府。
  准备一下,去一趟荒废站贵族,把保险箱拿出来,不想当掉,只得耕耘啊!
  抹了把鼻子,退了出去。      
  

☆、黑暗中的鬼眼

  “嗯,谁?”
  突然一声冷喝响起,叶晨一僵,顾不得酸软无力的身子,脚步加快。
  “许谌,怎么了?”被许谌用力一夹,陈琛身子一颤,下边的凶器被搅得极紧,痛夹着极致的欢愉,逼得陈琛陷入疯狂,双手大力掐住许谌的腰,狠狠刺了进去。
  “出去!”许谌眉宇一冷,一把推开陈琛,伸手捞起搭在外面的外头,套上打算追出去,熟悉的气息,让许谌有些不安。
  “许谌,你他妈什么意思?”陈琛气急败坏吼着,一张俊脸憋得通红。
  “有人来过!”许谌冷冷说着,头也不回跳窗跑了出去。
  “不可能。”陈琛下意识否定,这地方处于布吉区最荒僻的地方,离荒废站很近,荒废站是以前的人类基地,不过新的基地建成后,这一片就成了荒废地域,除了偶尔有几个没有实力的普通人会来这地方拾荒外,这地方平时看不到半个人影。
  “我往东,你往西。”许谌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陈琛懊恼不已,低下头,看了眼腿间精神奕奕的大家伙,无语翻了个白眼,知道许谌执拗的性格,也没拒绝,随意套上衣服听从许谌的意思往西边追了过去。
  临走前,不忘摸了把大腿根部,嘀咕道:“小弟弟别急,等下哥让你吃个饱!”
  往东是荒废站,往西是市区。
  许谌清秀的脸,透着一抹难掩的狠唳,他不打算现在公布和陈琛的关系,一旦公布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麻烦,于他没半分好处。
  决不能泄露!
  察觉到身后即将靠近的气息,叶晨眉头不觉皱起,没想到许谌警觉这么高,明明什么都没做,还是引起了注意。
  该死!
  “快,快,快……”是许谌的声音,绝对不能这时候被许谌抓到,还好这一带荒凉僻静,入暮时分人烟稀少。
  察觉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空气中传来的杀气,叶晨更加急躁,这时候注意集中在奔跑中叶晨,没发现那双渐渐变深的眼睛,心跳急剧加速,一股剧痛从脑海中传来。
  叶晨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好在前世的佣兵本事没丢,不然就真危险了!强忍着剧痛,叶晨钻进拐角的一处下水道,屏住气息,快速朝前方逃离。
  不知道跑了多久,总算从昏暗散发恶臭的下水道中跑了出来,抬头凝视着四周荒凉的景致,顾不得多想跑了过去。
  “咚!咚!”鼓噪如雷,周遭空气骤然凝固,慌不择路的叶晨顾不得多想,窜进了布吉区最慌乱的荒废站地界,抬头眼神迷离随意挑选了一处残垣建筑跑了进去。找了个比较安全的角落,头痛剧烈。
  碰!
  一个不稳,叶晨直直跪了下去。
  双手捧着头 心脏像是一个节拍器,感觉好像被棒槌敲打一般,“好难受,心跳失措……”
  脑海瞬间划过前身以前的记忆,前身曾在十岁那边昏迷过,情况和他现在一模一样。急剧跳动的心跳,就像整个心脏要从胸腔跳出来,全身血液逆流汇聚到大脑。
  “啊……”叶晨禁不住痛呼出声。
  好在刚才逃窜时,扫尾工作做的不错,许谌两人并没有追踪跟过来,不然眼下这种情形还真不好解释。
  “轰隆——”
  叶晨突然从剧痛中惊醒过来,近乎痛晕过去的叶晨,忽然感觉到一股气息从头顶百会穴缓缓流入整个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叶晨惊疑,这身子并没有觉醒异能,体术更是一塌糊涂,身体素质十分差,几年武馆学习生涯也就比普通人要强一些,要不是有叶瑾的存在,第三武馆说不定一早就将叶晨赶出了武馆。
  怎么都没想到,这次情急关头,他竟然突破了,身体内流窜的这股气息,没感觉错的话应该是所谓的异能!
  “异能!精神系异能?”叶晨猛然惊醒,这气息和前身记忆中看到过的异能者能量很像,按照叶瑾曾经教过他的异能者修炼方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叶晨的身体在不断发生变化,不管是表面的皮肤、肌肉、骨骸,一切都在悄然改变着,脑海中,一股股气息不断从脑海中涌出,瞬间融入叶晨的全身,在这神秘气息的洗礼下,叶晨的外貌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不知道过去多久。
  深夜。
  “吼吼……”幽静的夜晚,耳边不时传来丧尸的嘶吼声,距离末世爆发过去十年,十年不仅人类得到长足的进化,丧尸们的进化同样不属于人类,丧尸中的变异种堪比人类高级武者。
  布吉区在扬州城,附近区域定时有佣兵团狩猎清剿,叶晨此时处于布吉区最偏僻的荒废站,是被人类放弃的基地。
  叶晨虚弱躺在地上,汗水浸湿了全身,目光敏锐扫向周围,附近十分安静,太过慌乱他来不及注意自己逃窜到什么地方。
  仔细感受周遭,突然叶晨身子一颤,“不对,听力什么时候提高了这么多?”
  叶晨起身,默默感受周围,很快就察觉到身上发生的变化,自己的视力、听力和嗅觉都发生了质的飞跃。刚苏醒过来时的孱弱消失了,身体充满了力量。
  “这便是这世界的异能者的实力吗?”叶晨嘴角微微上扬,褐色的眼眸在这一刹那幻化无穷的星辰。这次,意外觉醒了精神系异能,加上自己的前世的格斗技巧,虽然目前他不过是一级异能者,叶晨觉得就算是遇上二级异能者和丧尸他都有一战之力。
  小说中,前身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虽说有些骄纵、刻薄,可是对许谌却是不错的,十分信任许谌,不然密码和保险箱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许谌得了去。
  叶晨样貌妖孽,比起许谌清秀的脸庞,有叶瑾维护的叶晨明显比许谌更得人眼球,可惜,这一切在许谌设计下一点一点消失,尤其是叶瑾失踪后,一切瞬间变了!
  人性,不管何时何地都十分自私。
  本来众人对叶晨也没别的念头,长得好,有强者做靠山,这些都是资本。可耐不住叶晨只是个普通人,末世人心更复杂。在许谌虚伪牵引下,渐渐地,叶晨那不足为道的缺点,被无限放大,骄纵变不知好歹,刻薄成了歹毒,周围众人渐渐厌恶疏离。
  当然叶晨坚决认为这是金手指的缘故,和叶晨骄纵相比,许谌就好太多,众人眼中许谌谦逊醇和,觉醒水系异能,体术也不差。加上懂得算计,无怪乎许谌能一路高升,有金手指护着,再加上许谌的头脑,自然越混越好!
  想着,叶晨褐色眼眸中闪烁着筹谋。
  文中提到叶瑾并没有死,在后面叶瑾出现了,不过叶瑾并不知道叶晨是被许谌算计而死,反倒处处帮着许谌,最后更是为了就许谌送了命,成就了许谌这王八蛋!
  叶晨淡然望着荒废的残垣断壁,鼻翼间充盈着萧索腐烂气味,凭借微弱的月色,叶晨发现自己身处在布吉区的荒废站,周围空气中透着浓郁的陈腐气息……
  没记错,陈琛说过叶瑾口中的那个贵族就在布吉区的荒废站,在哪?叶晨摸了下胸口处护身符,叶瑾留给前身的小木牌就在这护身符中,文中许谌得到了保险箱,已经打破异能者界限,获得冰系异能,成为一名双系异能者。双系异能者又被称之为变异异能者,迄今为止,联盟内还没有曝露出有人能觉醒双系异能。
  不过,叶晨却是知道,文中后面别说双系异能者,就连三系异能者都出现了。
  如今,他自行觉醒了精神系异能,这可能与他穿越过来有关,如果得到保险箱意味着他可能在觉醒一系异能,计多不愁。
  叶晨敛着头,精神力悄无声息朝四周扩散而去,尽快寻到这贵族的所在地,拿走保险箱,望了眼寂静的夜空,叶晨身子矫捷没入深夜中。
  半响后,叶晨停在一处十米高的建筑物上,手中握着一根铁棒,是刚才在路边捡的,上面还残留着暗红的血迹。
  “吼吼——”
  不远处路面上,跌跌晃晃站着一些黑影,仿若幽魂梦走,叶晨冷静看着,丧尸!这荒废站荒凉无比,离布吉区不远,无法得到新鲜的血肉和晶核,这些丧尸多半都是些低级丧尸。
  以前,只在电影上见过,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天会亲眼看到这些行尸走肉的家伙,叶晨静默站着,数小时前他钻进下水道甩掉了许谌,却没想数小时后他会觉醒异能,还会遇上丧尸。
  感受身体内血液流动的韵律,“咚咚!”轻缓,活跃,这是独属于生命的乐符,活着真好!前世他为组织活,活的漫无目的,今生他只为自己而活!
  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呢?
  低低的喃语,在静寂的夜风中传开。
  一跃而下,提着铁棒,叶晨走进丧尸中,杀戮的盛宴即将开始,叶晨那张绝艳妖媚的脸悄然绽放一抹叫人心悸的笑靥。
  运用着前世佣兵熟练地技巧,让身体融合灵魂,叶晨享受般沉浸在杀戮中,却不知这一切,被远处一双浑浊的眼睛看在眼里。


☆、被人流氓了一把

  叶晨微曲着双膝,握着铁棒的手迅猛敲碎意图靠近的丧尸,红白血腥染了一地,用铁棒在地上搅合了一圈,没找到想象中的晶核…
  “可惜——”叶晨摇了下头,扫了眼地上散落的肉块,解决了周围的丧尸,叶晨注视四周,倚靠在墙角处,缓缓放慢呼吸,用精神力纾解肌肉带来的疲倦,不知什么时候额角出了一层细汗,夜风一吹,格外冰凉冷瑟。
  果然,这身体还是太脆弱了!这点运动都承受不了,肌肉负荷过重,手臂内侧微微有些痉挛,动作过大了,得徐徐渐进才行。
  叶晨将精神力覆盖在身体上,形成一层薄膜铠甲,荒废站袅无人烟,就算经常有佣兵队伍狩猎清剿,也决不能大意,他无法估算现在具体什么时候,得尽快抓紧时间。
  “咔嚓!”
  一声清脆炸裂声陡然响起,叶晨觉醒异能后,听力大幅上涨,目光敏锐扫向正前方,一处破旧的民房,两侧围着矮墙,矮墙萧条破损了两三个缺口,墙壁上残留着斑斑暗红的血迹,墙角下零散丢弃着丧尸啃食过的残肢内脏。
  在昏暗的月色下,叶晨猛然察觉这地方十分恐怖。
  四周静悄悄的,连夜风都在这一刹那隐匿不见踪迹,安静得就像是烈日炎炎的夏季午休时间,明明什么动静都没有,却给叶晨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夜晚是屠户嬉戏的时间,丧尸的乐园,人末世后类开始畏惧黑夜的降临。
  叶晨打量着民房虚掩的大门,防盗门微微敞开,昏暗月色斜斜照射了进去,大门处洒落了不少碎玻璃渣子,上面浸染着暗红的血迹,形成诡异的纹路,看着,叶晨不由皱起了眉头。
  “吱嘎——”
  夜风刚拂过脸颊,防盗门轻轻往外打开,借着浅淡的光线,叶晨清晰看着门内地面上,有不少干涸的血迹,像是脚印……人的?亦或是丧尸的?冰凉的夜风从门里吹了出来,鬼魅带着阴森的气息,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叶晨不敢贸然出手。
  一秒。
  两秒。
  三秒。
  叶晨紧提着一口气,忽然屋内晃出一道黑影。
  “吼吼——”
  传来两声丧尸嘶吼声,叶晨神情一沉,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铁棒,没有枪支,精神力刚觉醒无法形成杀伤力。这时候叶晨大骂前身傻逼,许谌若真心对他好,为何连一把枪都不留给他防身,叶瑾走的时候明明留下了两把新式生化枪,许谌以危险为由强硬将属于叶晨的那一把也拿走了。
  “好快……”
  叶晨眼瞳一缩,就地一个驴打滚,避开突如其来的攻击,褐色眼眸紧盯着蛰伏在黑暗中的幽影,二级…还是三级?怎么都没想到这僻静的荒废站竟然潜伏着一只等级不低的丧尸,五级丧尸被称为变异种,变异种大多都拥有智慧,懂得趋利避害。
  叶晨隐约揣摩袭击他的是一只等级不低于三级的丧尸,不过却不敢肯定。
  前身一直呆在布吉区,没参加过狩猎清剿活动,对丧尸等级的划分,也不过是从别人口中听来,自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如獆狗一般咆哮的嘶吼声,在风中散发开来,叶晨耸动几下鼻翼,脸上闪过一抹疑惑,没有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这怎么可能?丧尸身上都会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可眼前这丧尸却什么味道都没有,干净的叫人生疑。
  若非,那双血红透着泛白的眼睛,他甚至怀疑对面潜伏的是一个人类,而非面目可怖的丧尸。
  短短几息,一人一丧尸快速交手。
  叶晨粗喘呼吸,汗滴不断滴落,身上衣物数处被划破,好在没伤及皮肉,这时候他身上可没带血清,被丧尸划伤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
  “吼吼——”
  久攻不下,对面的丧尸有些不耐烦,频频发出尖锐刺耳的嘶吼声,月色下,狰狞的脸孔透着嗜血的凶残,叶晨默默别开脸,尼玛……颜控的人伤不起!
  来不及了,叶晨眉宇一凛,精神力化作无数利剑,迅猛瞄准攻击而来的丧尸刺了过去。
  “吼吼——”
  “轰!”
  尖锐嘶吼伴随轰隆倒地声,对面凶残的丧尸挣扎几下倒了下去。
  叶晨不觉松了口气,虚弱靠着身后的电线杆,危急之下,试着将精神力化为利剑,没想到真的成功了,精神异能比他想象中要厉害许多,不过…这消耗未免也太快了,刚才那一下几近抽空了眉心处三分之二的异能,体能、异能枯竭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刚松一口气,突然察觉到左边传来一阵破空声,叶晨来不及反应。
  “旺财,你怎么能对客人这么无情,这么残忍,这么无理取闹。”突然,一道嘶哑的声音从门内传来,紧接着,一抹艳红的身影悄无声息来到叶晨身前。
  “碰!”一声巨响,打算偷袭叶晨的丧尸被踹飞了出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