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兄有弟攻/誓要上位当影帝 一袭白衣

重生之兄有弟攻/誓要上位当影帝 一袭白衣

全文:
被人一直打压了七年的秦一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得重生成了另一个人。
既然老天爷赐予了他这次新生,他就要好好珍惜机会,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演技,问鼎影帝。
只是……这个整日里想要潜规则他的坏弟弟究竟是什么情况?
——炮灰攻正牌攻的告白宣言!
文睿:我要你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之下。
谢子华:你想干干净净地演戏,那我就为你撑起一片不朽的晴天。
周绍恒:哥,伺候好我了,我就让你开开心心地演戏~~

跳坑须知
傲娇女王攻VS温润大叔受,HE保证。
雷点萌点:演艺圈、非典型性重生、伪兄弟、年下攻大叔受。
本文内含各种奇葩,白莲花出没、鬼畜阴险、小白脑残可劲折腾。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一衍,周绍恒 ┃ 配角:谢子华,文睿,徐博,陈靖迟 ┃ 其它:演艺圈,大叔受,年下,非典型性重生

☆、前世

  “洛天,别激动好吗?放下你手中的枪,跟我去自首,法官一定会从轻发落的。”
  空荡荡的车库里,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被绑在椅子上,一双眼睛哭得红肿,正用嘶哑的声音竭力劝说着绑架他的男人。
  男人一言不发,毫无血色的唇紧抿着,一双眼睛阴狠得让人不寒而栗,枪口顶在女人的额头上,男人冷笑道:“自首?薇薇,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选择那个小白脸,他能给你什么?!”
  咔嚓,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女人被男人的疯狂吓得尖叫起来:“洛天!你别这样,我一直把你当好哥哥的,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好哥哥?哈哈哈,我可从来没把你当做妹妹。事已至此,我逃不了,你也别想跑,跟我一起死吧!!”男人疯狂地仰头大笑起来,俊秀的面容狰狞得可怕。
  砰——
  枪声骤然响起,男人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踉跄着转身,在他看清楚身后忽然出现的男人时,脸上满是不甘心的恨意,“夏!城!”话被他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了出来,男人颤抖着举起手中的枪,还想垂死挣扎。
  砰——又一声枪响,子弹贯穿了男人的额头,男人身子剧烈一颤,睁大了双眼向后倒去。
  “咔!”
  “太棒了!”戴着太阳帽的胖导演兴冲冲地站了起来,女主角的经纪人立刻跑上前把女主角从椅子上解下来,给她披了一条厚厚的毛毯。女主角苍白着脸,还没从角色中脱离出来,裹着毯子惊恐得瑟瑟发抖。经纪人安慰了几句就转头望向孤独一人走出镜头的男人,眼里满是佩服。
  男人有着一张平凡的脸,身材放在男演员堆里也是不拔尖的,可是,他的演技绝对不比华人影帝谢子华要差上半分。自从雯雯跟他合作以来,每次都被他代入角色当中,她带了雯雯那么久,也只有在跟这个男人对戏的时候,雯雯才会表现的这么出色。
  不过……经纪人望着男人疑惑地皱了皱眉,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是秦一衍?还是陈一衍?看他年纪都三十多岁了,也没得过什么奖,甚至连奖项提名都没有。
  仔细想想,倒也还合乎常情,演艺圈里,不是戏演得好就能成为影帝,人脉、长相、手段……演艺圈里的潜规则谁都懂。男人在这些方面显然处理的不好,不然怎么会已经三十多岁了,还只能演一些绑架犯猥琐狂之类的三流角色?
  念头一转,经济人再看男人时的眼神变成了同情与讽刺。
  完全习惯了周围人复杂的眼神,秦一衍面无表情地走到休息区,他的经纪人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名叫朱晨,头发染得枯黄,整张脸都泛着一股病态,正在拿ipad上网,见秦一衍过来了,大声说道:“哎,周绍彬又搭上一个女明星,听说是天星娱乐的一姐,这身材真他妈的性感!”见秦一衍无动于衷,又冷讽道:“不像某些人,三流女明星都搭不上,呸,什么出息!”
  秦一衍无动于衷地坐在遮阳伞下,披了件棕色的排扣大衣。
  朱晨没想到这么骂他,秦一衍都无动于衷,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更加愤愤。
  “妈的,老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没出息的,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朱晨压低了声音骂道,“当初是老子脑子进水了才挑中这么一个下三滥的演员。秦一衍,你他妈的明明就是个gay,导演看中你,让你陪个睡都不干,清高?目中无尘?你那根本就是不识抬举!活该一直被人家打压,翻不起身!”骂完,舒坦地长吁了一口气,得意地看着脸色骤然白了一片的秦一衍。
  “朱晨!”胖导演在那边急急地叫朱晨过去,朱晨听见导演的呼唤,脸上马上就多云转晴,笑呵呵地迎了上去,临走前,故意狠狠踩了秦一衍一脚,讽刺地低笑了一声。
  看着皮鞋上染上的脚印,秦一衍略略皱起眉毛,对朱晨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只淡然地弯下身用手帕将皮鞋擦干净。
  朱晨是天星娱乐派给秦一衍的经纪人兼助理,在秦一衍被天星雪藏之后,朱晨是他唯一一个助理。这个男人是流氓出身,想巴结大明星才托了关系当上经济人,结果家里关系不够就只让他爬到了秦一衍身边。
  在与朱晨相处一段时间之后,秦一衍就知道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打蛇随棍上,流氓一向招惹不起,更何况他早就知道朱晨是天星娱乐派来折磨他的,天星娱乐一不会定因为“这点”原因就将朱晨换下去。
  对他们公司来说,秦一衍和朱晨都是麻烦。
  直起身来的时候,秦一衍的余光正好瞟到朱晨放在桌面的ipad上,他无声得看着画面里的男人。
  高大英俊,笑容张狂而邪肆,毫不避讳媒体的眼光,一身打扮都是时下最时髦的,怀里搂着的女明星他曾经在天星偶然碰到过,虽然长相比不上夏纪,但在天星里面也是出了名的美女。
  这个人光芒万丈,受万人瞩目,享受着所有人的追捧与羡慕。
  也是这个人……毁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时隔七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仍旧历历在目,一瞬间涌进来的记者,闪烁不停的闪光灯,嘈杂的吵闹声,与恋人的决裂,无数的骂名纷至沓来……
  难堪的过去再现脑海,秦一衍抿了抿唇,压抑住心中的厌恶,他面无表情地将视线从ipad上移开。
  将那人的身影从脑海中驱逐,秦一衍从包里抽出剧本,白底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黑字——《茧》,秦一衍望着剧本封面微微一笑,所有的烦扰顿时被一扫而空,随即全身心地投入到手中剧本的场景当中。
  这部电影对他来说很重要。
  这部名叫《茧》的电影是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唯一能接演主角的电影,他熬夜看完剧本,又花了好长的时间深入剖析这个角色,直到这个角色在脑海中就像是存在他的生命中一样鲜活起来。
  他相信这部戏会是他翻身的开始。
  刚背了几句台词,朱晨的声音就在头顶响起,“导演说你的戏份已经没有了,可以滚回去休息了。”秦一衍轻声应了一声,准备将剧本放回包里,没想到朱晨竟然一把抽掉秦一衍手中的剧本,狠狠摔在桌子上,见到秦一衍终于肯抬头看自己,朱晨心下爽快地嗤笑道:“还有,刚才徐导来电话了,他托我告诉你……这部《茧》的主角——换!人!了!”
  秦一衍一怔,眼中燃烧着愤怒,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成熟男人的沧桑与性.感,“为什么?”
  看着男人的狼狈,朱晨心里暗爽不已,他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嘲笑般的音节,冷讽道:“为什么?哈,周绍彬接了这部电影,人家有权有势又有钱,你拿什么跟人家争?!”
  “……”闻言,秦一衍没有应声,脸色苍白一片,手中的剧本被捏得几乎变形。又是周绍彬,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就不肯放过自己。
  “真是个废物。”朱晨见秦一衍一张脸血色全褪,就像死人一样苍白,他低骂了一声,拿起ipad就往外走。
  ***
  半夜十一点多,秦一衍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座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八十多平米,还是一户款型老旧的房子,墙灰开裂,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半人高处。
  内部构造是两室一厅,屋子内只摆放了几个常用的家具,都显得旧了,但各个角落都收拾得一尘不染,十分干净。整间屋子唯一的装饰就是挂在墙壁上的巨大的婚纱照,照片上的男女看似亲密地抱在一起,微笑着很幸福的样子,可若是有心人看得仔细了就会发现女人嘴角的喜悦并未爬到眼睛里,反而是男人笑得幸福而又天真。
  秦一衍走到摆在客厅和厨房之间的餐桌上,拎起水壶,倒了一杯水,坐了下来。散木制的椅子因为陈年的腐蚀而有些老化,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拿起一边的报纸,秦一衍接着昨天画了叉的地方看下去,想再找个什么兼职做做。
  抖开报纸,一张照片掉了出来,秦一衍将照片拾起一看,露出一抹既无奈又自嘲的笑容。
  照片上的女人留着大大的波浪卷发,一直垂落到腰部,一双眼睛明亮有神,模样比电视上的那些女星都毫不逊色。这是他法定名义上的妻子。
  三十六岁,他原以为自己没机会结婚的,照片上的女人修补了他感情上的裂痕,他当初真的心动了,决定要用一生一世来照顾这个温柔的女人,原以为能和她安安稳稳地过下去,像对真正的夫妻,却没想到自己只是她形婚的对象。
  陈晓是个女同,结婚之后,陈晓才用一种极为理所当然的语气告诉他:你是GAY,我是拉拉,这种形式的婚姻对你我都好。
  秦一衍接受不了这样的婚姻,可那张签了他名字的离婚协议一直放在床头的柜子里,陈晓从来没有多看一眼。
  想起这些事情,秦一衍十分疲倦,他捏了捏额心,放下报纸准备明天再看。站起身,身下的椅子吱呀一声响,秦一衍去冰箱里拿牛奶,放入微波炉里转了两分钟。
  站到厨房,秦一衍似乎闻到屋子里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他耸了耸鼻子,再闻却又闻不到那股奇怪的味道,就在这时,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秦一衍将牛奶拿了出来,等吹得稍微凉了些才端起来一口喝干。
  近些日子总是失眠,牛奶能让他睡得安稳一些。
  换过睡衣,刷牙洗脸,秦一衍躺入冰冷的被窝,双腿蜷起,听着时钟滴滴答答的声响,他想明天再去找《茧》的导演争取一下吧,看看能不能从周绍彬手里夺回这个机会,虽然……黑暗中,他扯出一抹苦笑,机会不大。
  不过,他不能放弃。在演艺圈的泥沼里,他从未放弃过挣扎。
  不知怎么,睡意很浓,没多久房间内便响起了平稳的呼吸声。
  秦一衍做了一个梦,梦里又回到了七年前。


☆、重生

  七年前,他无意间得罪了周绍彬,从而招致了那场可怕的近乎于灾难性的报复。
  在周绍彬的指使下,无数的记者冲入酒店。那时,他和他同性的恋人正在疯狂的做.爱,一地狼藉,一床狼狈,闪光灯频繁亮起,晃得他二人毫无藏身之地。
  那一刻,他正沉浸在拥获爱情的喜悦当中,gay的世界混乱而不堪,充满了**和单纯的性关系,而秦一衍渴望的却是一段真正的爱情。他原以为这个阳光开朗的青年会是他生命里那个对的人,但是,也正是他自认为的同□人,在面对疯狂涌入的记者的时,狠狠得将他一把推下了床,以一个被伤害者的姿态站在记者面前,无辜地哭诉着他“道德沦丧”的暴行——迷.奸、胁迫与暴力。
  没有人顾忌,当时被压在身下狠狠进出的人……是他。
  他仍旧记得周绍彬当时藏在房门口的神情,冷笑着,以一种悲悯而又讥讽的眼神望着他。
  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有人曾说,无论多么深刻的伤害,只要七年的时间就可以抚平。可是这七年内周绍彬不停地揭他的伤疤,在演艺圈处处打压他,将他击打地还无还手之力。
  无数的人站在他背后议论,这就是那个同性恋,是那个会得艾滋病的**。纷乱的指责声在梦中频频响起,秦一衍顿时从梦中惊醒的,醒来的时候背后全是冷汗。
  粗喘了几声,秦一衍才恍然醒悟,这不过是个梦。
  嗅了嗅鼻子,房间中味道有些奇怪,像是香水的味道,同陈晓平日用的那些香奈儿还有些差别,这是种充满男性味道的香水。
  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屋子里面一片漆黑,秦一衍习惯地伸手在墙上摸索开关,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疑惑地皱了皱眉,他下地穿鞋。
  鞋的材质也很奇怪,绒毛扫在脚背上十分柔软而舒服,秦一衍心中的疑惑越发扩大,摸索到门口,他打开灯,一瞬间的强光刺激得他睁不开眼睛,等到稍微适应了光线,这才看见眼前的景象。
  他呆住了。
  这个房间……不是他的。
  这间卧室比他家客厅都大,充满英式皇家风格的装修,巨大的king-size的大床,倒垂的暗金色宫灯,垂地的血红色窗帘将窗外的光线遮挡得严严实实。
  视线触及到屋子中一面落地镜子上,秦一衍身子一僵,一双眼睛惊恐的瞪大。
  镜子里的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睡袍,身材挺拔修长,五官英俊迷人,即便是在极度惊讶的表情下也藏不住眼角眉梢的性感。美中不足的便是双眼下带着的些微阴影,给人一种纵欲过度的疲倦感。
  秦一衍抬了抬手,镜子里的男人也抬了抬手,他迟疑地走向镜子,双手触及到冰凉的镜面时,才一点点的顺着镜面描摹着镜中人的轮廓,双拳在镜面上握紧,他紧咬着嘴唇,直至见血,痛觉在嘴唇上肆虐。
  “周……绍……彬……”这三个字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秦一衍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大床上,大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镜子里映出了同样的景象。
  他颓废地坐在大床上,双手插在发间,紧抓着发根,头痛欲裂。为什么他只是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却会变成周绍彬的模样?
  摸上自己的脸,秦一衍到现在还以为这是场性质极为恶劣的恶作剧,可整张脸被他揉得生疼生疼也仍是没有改变。不是道具,不是化妆,他真的变成了周绍彬!
  老天爷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此时,门被敲响了三声,随后房门被打开,秦一衍愣愣地抬头去看。
  一个青年站在门口,他身量很高,约有一米八几,穿着一身合体的浅灰色西服,将双腿和腰肢勾勒得修长迷人,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衬衣最上面的扣子解开,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再往上看去,五官俊秀而立体,鼻梁挺翘,眼神深邃而有神。
  青年踱步进来,举手投足都充满着一股懒洋洋而又性感的味道。勾起淡色的唇角,一双眼睛极为**地望着他,青年忽然抬起脚踩在秦一衍的下.体上,“怎么一副鬼样子?昨夜没人陪着你睡就睡不好?”
  “你……”秦一衍被青年的气势震住了,完全忽略了身.下的不适,这个人他有印象,他曾经在财经杂志的封面上见过他,是当下最年轻青年总裁,被人称为“上帝之手”的首席操盘手,周家的继承人,周绍彬的弟弟周绍恒。
  周绍恒狠狠地用拖鞋硬质底部在秦一衍早间还有些微反应的下.身上碾了碾,冷声道:“周绍彬,我可要劝你,在我这里收起你那套放荡的作风。”他居高临下地睨着秦一衍,“别让我看见你带那些男男女女到我家里来,不然,我管你死不死,一样把你赶出去。或者……直接废了你下面这根。”
  “啊!”低呼一声,秦一衍压抑住下.身传来的疼痛,心脏躁动起来,阴冷的感觉顺着脊背一路爬上来,眼前的青年不过才二十四五岁,却有种强大的几乎让人喘不上气的威压。
  秦一衍沉了沉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周先生,其实我……”
  “你叫我什么?”周绍恒打断秦一衍的话,挑了眉说道,“周先生?哈哈,周绍彬你是睡了一觉睡糊涂了吗?你不是一向叫我小杂种的吗?”周绍恒语气阴寒冷冷带着压抑的怒气。
  “小杂种?”秦一衍一怔。
  周绍恒见他的表情,笑容更冷,“我竟然知道你叫我小杂种,你很惊讶吧?周绍彬,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管好你的嘴巴,省得哪天惹火了我,我就撕烂你的嘴。”
  秦一衍心里一沉,他太大意了,重生在另一个人身上这种事情多么荒唐,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连他都不会相信,更不要说身为局外人的周绍恒。况且,自己与周绍恒并不认识,只是在杂志封面上见过他的照片而已,他们兄弟二人感情好坏他无从得知,只是从眼前这一幕可以猜到,他们关系并不好。
  如果自己说了那会怎样?秦一衍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周绍恒会不会以他得了精神病为借口将他送进精神病院?
  秦一衍想了想,决定先按兵不动,再做打算,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方才秦一衍眼中的情绪都被周绍恒敏锐的捕捉到了,他饶有趣味得看着秦一衍这一番举动,忽然发现没有冲着他摆着一张臭脸的周绍彬长得倒还真是不错。这一念头刚起,就被秦一衍下一刻的表现击了个粉碎。
  秦一衍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迷茫与彷徨已经消失不见,他冷着脸从周绍恒的一侧站起身,压抑着心中的慌张,指着房门,以同样低沉的声音说道:“滚出去。”
  周绍恒一怔,随即挑了眉看他,嘴角的笑容扩大,他眯着眼望向秦一衍,冷声道:“哥,这是我家。”
  秦一衍竭力保持镇定,他学着周绍彬的作风,演出周绍彬的感觉,挑高了一边的眉毛,秦一衍周身的气质立刻变了,四分痞气六分张狂,眼底带着阴霾,他用同样阴狠的表情看向周绍恒,声音比之前更要冷上几分,“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真可笑。滚出去,我要换衣服。”
  周绍恒和秦一衍对视了十秒,那眼神似是在看一条臭虫,周少恒什么都没说只冷笑了一声就走出房门。秦一衍故作镇定地跟在他身后,在他出门的瞬间便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旋即立刻上锁。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一衍背靠着房门滑落下来,将头埋在膝盖之中,无声的大口喘息。
  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可怕的一切。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还有一更~
  

☆、意外

  拼命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周绍彬的一切资料。
  关于那个总是站在镁光灯下闪闪发光的人,秦一衍了解的并不多,但是也绝不少。他的消息每天都出现在各式报纸和杂志上,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
  周绍彬,二十九岁,未婚,含着金汤匙长大,二十岁进入演艺圈,戏演得一般,歌唱得极差,除了脸蛋符合这个圈子的要求外几乎一无是处。不,不是一无是处,他有个在A市极具影响力的父亲。
  这就足够了。
  他父亲周庄平是鸿业集团的董事长,又是天星娱乐的股东之一,将周绍彬送进演艺圈并把他捧红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周绍彬换女友如同换衣服,每次杂志上都能看见他跟不同的男明星女明星一起出入某些场合,私生活极其放荡糜烂。
  将头靠在门上砸了几下,秦一衍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觉起来变成了周绍彬。
  不知过了多久,在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应付眼下的状况,门又被敲响了几下,周绍恒戏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老男人,这么长时间不出来,你该不是在里面自.慰吧?”
  秦一衍静坐一会儿后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事已至此,他只能将周绍彬做下去。
  站在那面巨大的落地镜子前,秦一衍缓缓将纯黑色的睡袍脱了下来。
  睡袍内的身体健硕干净,肌肉线条紧绷而优美,让秦一衍看得不禁脸微微发烫,周绍彬的外表的确有进军演艺圈的资本,他上一世尽管有在做健身,可没能练成这样好的身材。套上一旁衣柜里的深蓝色V领横条纹上衣和一条黑色休闲长裤,秦一衍又拎起衣架上的灰黑色外套。
  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秦一衍捡起一看,是个手掌大小的牛皮本子,瞳孔缩了缩,他犹豫了下将本子翻开。
  竟然是周绍彬的日记本。
  而他翻开的那一页正好是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2013/2/12阴天阴天阴天阴天阴天阴天!!!
  操,真他妈的受够了!活着我自己都觉着恶心!!
  秦一衍一怔,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竟还有一瓶安眠药,里面零零散散只剩下几颗,回头看去,床头柜上放了一个水杯,里面还有一杯底的水。
  周绍彬竟然是自杀?!
  难以消化这个消息,秦一衍只觉着可笑,他当初被周绍彬害到那种地步,几乎众叛亲离,他也没有选择自杀,而周绍彬却自杀了?
  烦躁的敲门声频繁响起,秦一衍惊得差点儿摔了手中的日记本。
  周绍恒站在门外,不耐烦地用脚尖敲打着地面,他从小就讨厌这个哥哥,眼神猥琐语言下流,进入演艺圈之后私生活放荡的可以,事业上一事无成,生活上还挥霍无度,简直就是他们周家的败笔!
  他低头看了下手表,低咒了句该死,又狠狠砸了几下门:“周绍彬,快点,老头子要我们九点回家一趟。”
  最后一下,差点砸到一张英俊的脸上。
  秦一衍淡淡望了一眼周绍恒,从他侧面走过,带着痞气说道:“知道了,大清早的吵死人。”他没有接触周绍彬太多,只是照着杂志和报纸上的描述以及自己对周绍彬的理解在演着,他只能从周绍恒的反应上来判断自己的扮演究竟到不到位。
  果然,周绍恒的反应如同他预料的一样,靠在门上,眸子里显然压抑着怒气。
  秦一衍心想,周绍彬与他弟弟的关系不好,那与他的其他家人呢?
  周家的大宅位于郊区,是一栋极为豪华的三层别墅,两侧种着高大的珍惜树种,外侧还有一个很大的小花园。
  家里只雇了一个打扫的菲佣,皮肤略黑,眼眶微凹,微笑的弧度恰到好处,见着周绍恒和秦一衍来了立刻迎了上来,用着流利的中文给他们问好:“大少爷,二少爷”。
  周绍恒淡淡地应了一声,秦一衍则冷着脸跟在周绍恒身后。
  “Maria,我爸呢?”周绍恒边走边问。
  “老爷在二楼书房。”菲佣礼貌地回到。
  周绍恒点了点头,走上楼梯,往二楼书房走去。
  秦一衍继续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
  周庄平正在书房里看文件,男人将近五十岁了,双眼矍铄,精神奕奕,一点也看不出老态。见两个儿子来了,头也不抬地说:“坐。”
  秦一衍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周绍恒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下。
  周绍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讽刺道:“哥,你不是一向要躺到那个大沙发上吗?”
  秦一衍这才注意到书房里有个近两米的长沙发,看样子极软而舒适。
  他想了想,反讽回去:“怎么就不许我换个口味?”
  周绍恒冷哼一声,“像换女人一样?”
  周庄平将文件放了下来,扫过两个儿子,随即瞪向周绍恒,眼神似鹰一般犀利,他低喝道:“绍恒,像什么样子,怎么跟你哥说话的。”
  周绍恒眼里闪过一抹厉色,随即垂了眸子,一言不发。
  秦一衍心里正奇怪,便听见周庄平对他说:“绍彬,昨晚在你弟弟那里睡得怎么样?”
  “挺好。”秦一衍答得有些小心翼翼。
  周庄平看他的表情,以为自己的决定惹得周绍彬不高兴了,叹了口气,劝慰道:“绍彬,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瑞达最近盯紧了我们,爸也是为你好。”
  瑞达?
  鸿业与瑞达是A市执牛耳的两家企业,同样以房地产起家,最近都在进军影视圈,鸿业投资了天星娱乐,而瑞达则是将重点放在了英皇集团。两家最大的不同是瑞达跟黑社会关系不浅,集团内的许多业务都不怎么干净;而鸿业背景清清白白,家大业大,企业形象在社会上相当不错,对,不错,至少表面上是这个样子。
  不过,他好像听说,瑞达近些年经营不善,最近一段时间的盈利都是亏空状态。
  秦一衍靠在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住的还行,就是没有女人。”
  周庄平无动于衷,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放下笔,耐着性子说:“上次去酒吧被偷袭,你都忘记了?”
  秦一衍又不说话了。他想起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的新闻,A市某酒吧发生爆炸,原以为只是安全措施做得不好,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
  “绍彬?”周庄平叫了他一声。
  秦一衍愣了一下,顿时回神,随即他很快入戏,抿了唇做出不耐烦而略带恼怒的样子,半天才憋出一个轻轻的嗯字。
  周绍恒捕捉到了他那一瞬间的失神,却理解为另一重意思,“我看他是把上次在酒吧差点儿被人炸得个面目全非的事情给忘了。”周绍恒嗤笑一声,看向周庄平说道:“爸,哥既然这么缺女人,你干脆把他送回家,扔给他几个女人,这么锁在家里,任他胡天海地地玩,总比待在我那儿安全。”
  “馊主意!”周庄平狠狠登了周绍恒一眼,又望向秦一衍,“这次的事情没得商量。绍恒虽然年纪比你小,可比你稳重不少,你这几天先好好住在他家里,没事不要出门。”
  “爸!”秦一衍适时开口,语调不高声音不大,却满含了愤怒与抗议,他正全力扮演着一个叛逆而风流的儿子,“不行!我不能住在周绍恒家里!”一时两刻倒还好说,若是长久在周绍恒眼前,细微的生活习惯会将他暴露得彻底。
  “……”周庄平沉默了,一股无形的威压充斥在书房内,秦一衍压抑着心中的紧张,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就在他以为周庄平要发怒的时候,却听见对方妥协地叹了口气,“算了,你我一人退一步,你住在绍恒家里,让他看着你,我允许你一个星期找一个**,前提是对方的身份必须经过绍恒的调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