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旁观霸气侧漏 酥油饼(上)

旁观霸气侧漏 酥油饼(上)

时间: 2015-08-12 08:10:19

文案

寒非邪:《绝世剑邪》男主,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阴险狡诈,一路霸气侧漏,最后称雄天下。若说人生缺啥,就是不能摘花。
练了某种神功,堪比挥刀自宫。明明身在花丛,偏要无动于衷。
于是,此文扑了。

战湛:《绝世剑邪》中第一个被主角干掉的小BOSS。军神世家传人,生性不义不仁,若说有啥优点,就是死得挺准。

但是,他被穿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战湛,寒非邪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
主角因为不慎跌下阳台,悲催的穿越到一本升级流的小说里。更加苦逼的是,他穿成的是一个在小说早期就被炮灰掉的小BOSS。为了改变自己炮灰的命运,也为了改变爹娘背景人物的命运,战湛决定不做烘托主人公高大全能形象的反角,坚决果断的抱大腿!而这个抱大腿的对象,则必须是小说里霸气侧漏的第一男主角…… 文章虽然是穿越题材,但并不落俗套,无论题目、文案或者设定都直戳萌点。作者沿用了一贯诙谐幽默的文风,文中人物性格刻画精彩,让人印象深刻,语言描述轻松欢脱,又在适当之处埋下伏笔,使得故事情节和背景框架充实丰满。主角们之间的互动就在迫不及待抱大腿和被抱大腿之间慢慢展开……


1

1、楔子 ...


  “去……你……妈……”
  黑影抱着某物自高空**。
  临终遗言,成千古绝唱。
  
  欲知真相如何?且看倒带神技。
  “Am……in……uq……”
  黑影抱着某物重回楼上。
  
  事情倒回五分钟前。
  黑影,也就是本文第一男主角挖掘了一篇一百余万字的免费完结长篇文,喜滋滋地花了三个小时看了四分之一后,越看越不是滋味。书中男主角练了一种不能进女色的功法之后,竟然真的不近女色,明明作案工具就挂在□唾手可得之处!
  他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作者亲爸不给儿子解决婚姻问题的文,忍不住翻到结局,发现男主角竟然……真的……手拌黄瓜吃一生。
  这不科学。
  他跳到评论区,十指如飞,奋键疾书:
  没有女人不可怕,咱等魔兽人形化。没有JJ不可怕,拿根黄瓜也能插。没有感情不可怕,吃点春药就狂化。怕就怕,有了女人当壁画,有了黄瓜不用它,一路升级到结局,还是孤身闯天涯。
  没有女人不滋润啊!大大!
  “啪。”
  他刚按下发送,就听到阳台传来诡异的崩裂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掰断了。
  这是个旧小区,没什么富户,又是六楼,他以前觉得挺安全,就没装防盗窗,但听说有盗贼高空作业摔死反找屋主赔偿之后,又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难说就有这么一个来闯空门的,于是顺手拿起十七寸老款的厚重笔记本,蹑手蹑脚地朝阳台走去。
  他节约用电,开电脑的时候绝不开灯,笔记本一合上,屋里就一片漆黑,反倒外面照着月光,白亮亮的,从外面爬上来的鬼祟身影一览无遗。
  居然真的遇到贼。
  他趁着对方爬入阳台,快步冲过去,准备快刀斩乱麻拍晕他。谁知,人到近处,还没伸手,就脚底一滑,踩中一根圆滚滚的东西,身体一下子往外冲了出去,眼睁睁地与小偷擦肩而过,倒栽葱式**。
  关键时刻,万念俱灰,唯有一言,心念电转,脱口而出:
  “去你妈……”
  
  ——这就是很像凶杀案的穿越前奏。


【第一卷:旁观霸气】  


2

2、熟悉情况(一) ...


  《绝世剑邪》这本书的设定是这样的:
  有两个大陆:左边神剑大陆、右边巫法大陆。
  神剑大陆有两个帝国:左边腾云帝国、右边紫气帝国。
  故事初期,地图只开放腾云帝国这一部分,其他暂时屏蔽,就算玩家找到传送阵也穿越不过去!
  
  战湛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简单说,是个二世祖。
  再详细点儿,就是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小霸王。
  在《绝世剑邪》这本书里,他出场不多,但影响力很大,主要集中全文前六分之一。
  作为前期男主人公最欲处之而后快的小BOSS之一,他任务完成的相当出色,紧紧地抓住了出场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断刷新智商情商下限来衬托男主人公高大光辉英挺睿智的形象。
  他的悲剧始于沉迷魔兽斗,心血来潮地派遣小弟去还魂魔林抓捕高阶魔兽。不想小弟见色起意,强暴了一名女子,不但引起神剑大陆六大学院之首太古学院的不满,更招致男主角寒非邪的彻骨仇恨。
  如果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再怎么护短,也不会反过来咬对方一口。但战湛不是一般人,他是小说作者设定的小BOSS,是燃烧生命衬托男主角的极品炮灰,傻缺是必须的!
  所以,他不仅没责怪小弟,反而将事情大包大揽下来,几次三番派人刺杀寒非邪,打压寒非邪,最后被忍无可忍地寒非邪抓起来用鞭子抽得皮开肉绽,浸在盐湖里生生地痛死。
  ……
  以上是新任战湛知道自己身份后立刻浮现在脑海的信息。
  上述信息稍罗嗦,他略作整理,总结为一句话:
  这就是个生命不止脑残不休,生来被虐虐了就死的货!
  而这货现在成了他。
  ……
  必须搞清楚情节发展到哪儿了!
  
  战湛心急火燎地跳下床,还没跑远,就被一个宫装美妇堵在门口。
  “伤还没好利索呢?又要去哪里闯祸?”美妇不悦地看着他。
  战湛立刻调出眼前美妇的档案——
  云雾衣:腾云帝国公主,现任皇帝的姑姑,军神世家家主战不败的妻子,战湛的母亲。
  “娘?”战湛战战兢兢地喊着。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与人接触,十分忐忑,总觉得哪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一边看好戏,一边笑嘻嘻地说,你演啊演啊,你演成什么样我们都知道你是冒牌货!
  云雾衣瞟了他一眼,拉着他坐下,从身后丫鬟手里接过碗递给他,“娘让人炖了汤,趁热喝。”
  战湛小口小口地喝着,努力回忆着他什么时候受过伤。
  应该没有啊!
  这个小祖宗不伤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谁能伤他?
  他想了半天也没头绪。
  云雾衣叹气道:“你爹打得太狠了。”
  “爹?”战湛一拍大腿。可不是!整个天都,乃至整个腾云帝国,战湛都敢横着走,唯有战不败是他的克星!严父慈母,云雾衣是慈母,战不败是严父。可惜他常年镇守边关,没什么时间教育儿子,所以每次回来都加紧教育,每次教育都是量多料足。
  云雾衣伸手轻敲他的脑袋,“怎么?你还记恨你爹不成?”
  战湛连忙摇头。
  云雾衣面色一黯,“他是恨铁不成钢啊。你哥哥从小能文能武,十三岁就敢跟着你爹上战场,你呢,都给娘宠坏了。”
  战湛上头原本有个哥哥,一切条件比照着形容战湛的反义词来就行,天资聪明、谦冲有礼、文武双全、品学兼优,但早早上战场,早早送命。也因此,战不败虽然痛恨儿子不学无术,私底下却频频放水,不敢训得太狠,导致战湛越来越无法无天。
  “娘,我会改。”他说得真心诚意。不改不行啊,不改就没命了。
  云雾衣呵呵一笑,当他逗乐。
  “娘啊,你还记得我手底下有个人叫……”战湛努力想着那个派出去惹是生非小弟的名字,却偏偏想不起来,“就是很好色,喜欢强暴别人……”
  “啪。”
  云雾衣黑着脸拍桌而起,“你爹说的不错!你的确是越来越不像样了,什么叫喜欢□别人?你手底下有这样的人为娘怎么不知?好,好,我倒要瞧瞧,是谁这么大胆将这等肮脏事做兴趣!我说你怎么成天往花街柳巷里跑,敢情是有人教唆的!你给我好好在屋里反省,这几天哪儿都不要去。先让娘好好清理清理你身边的人!”
  战湛本想解释,但听她说要清理清理身边人,觉得对自己是好事,也就不做声默认了。
  云雾衣在他面前发了一顿脾气还不够,又跑去和战不败说。
  没多久,战不败就带着一大队人马冲进他住的院子。
  战湛站在窗前,远远地看着,只觉那一队人马个个人高马大不说,且满身杀气,随便一眼看来,就像刀子一样锋利。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小说加成的效果,只知道自己看了这几眼,就有些腿软。
  他院子里的侍卫被一个个叫出来盘问。他们住的屋更是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凡收着不干不净东西的都被拖了出去,最后,他一个小院的侍卫竟然没有一个留下。
  战不败这一气非同小可,把那些人统统打得皮开肉绽,亲自从亲兵里拨了八个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们都是他叔叔,他就是你们的侄子,我把他交给你们了,给我好好地教教!”
  战湛毕竟是元帅与公主之子,他们哪敢应诺,只是跪着接令。
  战湛小声说:“八个是不是少了点?”
  战不败愣了下,随即冷笑道:“你以为都跟你养的那些废物似的不中用?他们都是跟着我上战场拼杀,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的战士!最低都是少剑师!”
  战湛心里不以为然,心道:少剑师算什么。寒非邪最后还成剑神了呢。
  不过现在是小说早期,他还没死,寒非邪还是个普通药师,故事还处于有八个少剑师当护卫就能勉强装逼的初级阶段。
  他就胡乱地点头应了。
  战不败又絮絮叨叨地教训了好一顿,看他态度尚算端正,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他走后,云雾衣才走过来。她虽然宠爱儿子,但是从不在丈夫面前驳他的面子。
  她问:“你刚才是不是想问一个叫屈肃的人?”
  战湛展眉,“没错,就是他!他在哪里?”
  “你不是派他去找魔兽吗?他已经到麻婆小镇了。”云雾衣说。
  “啊?!”战湛呆住。
  云雾衣道:“我听说他是大剑师高阶,也算有点本事,不过这样的人品难当大用,留着始终是祸患。我看等他这趟回来,就寻个借口打发了吧。”
  战湛欲哭无泪。是祸患啊,还是大祸患呢!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他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挨一顿鞭子被盐水泡死吗?
  云雾衣看他一脸哭丧,以为他不舍得,又道:“你要高手,我给你找一个就是。大剑师也不算什么。”
  战湛心里有事,她说什么也没听进去,敷衍了几句就回房躺在床上算计。
  看样子,阻止屈肃干坏事是来不及了,屈肃和寒非邪的梁子是结定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
  把自己给摘出去!
  寒非邪这个人虽然阴险毒辣,睚眦必报,但偶尔还是讲道理的,只要自己认错态度端正,改错态度积极,应该不会踏上炮灰的老路子。
  没错!他是看过《绝世剑邪》这本书的,现在人又在书里,不就一个活脱脱的先知?这么小的事情还避不过去嘛!可惜寒非邪称雄天下的最大利器——《天芥神书》被藏在寒家密室里,且故事一开始就被寒非邪拿走了,不然这《绝世剑邪》说不定要改名《绝世战神》。


3

3、熟悉情况(二) ...


  战湛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在屋子里安分守己了两天。当然,这个安分守己是在别人看来,对战湛本人来说,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习惯性地宅着。
  不过在没有电脑没有小说没有游戏的年代,想宅得开心宅得精彩宅出美丽新世界也是件技术活。
  战湛的方法就是——八卦。
  虽然说他在这个世界是先知级的人物,可他先知的都是大事,小说作者设定再精细也不可能精细到他们家一共几个丫鬟,分别干些什么活,每个月月俸是多少……要真精细到这个份上,那书名就不是《绝世剑邪》而是《邪楼梦》了。所以他每天这么打听打听,觉得挺好玩。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存在的,也不知道自己摔个楼怎么摔进了小说里,反正这个小说世界挺懂得自我完善,他问的问题都给出了答案,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无论如何,世界就这么存在了,他就这么移民了,日子就这么过吧。
  
  到第三天,他娘忍不住来看他。
  “宝贝,你哪里不舒服?”云雾衣看着他,那神情好似他得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绝症。
  战湛莫名其妙地摇头。
  “那就是心里不舒服了。”她叹息,“娘知道,你关在家里是很闷的。放心吧,明天你爹就回边关去了,到时候由得你玩。”
  他哭笑不得,“娘,我很好,没不舒服。”
  云雾衣皱眉道:“怎么可能舒服呢?你这两天又没和朋友出去吃酒,又没上斗兽院玩乐,整天闷在家里……你是不是生娘的气呢?”
  战湛:“……”怪不得前任战湛至死不悔啊。敢情不是不想悔,而是没有机会悔。看看,就算他想改写归正,他娘也会以表现不合格打回去重练。
  “娘啊,你刚才说爹要去边关了?”他突然记起一件事,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擦!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云雾衣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吓了一跳,起身搂住他,“宝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别藏在心里,跟娘说。天塌了,还有娘和爹给你顶着呢。”
  对,问题就在这里!
  战家完全是靠战不败和云雾衣顶着的,所以当战不败战死边疆,云雾衣一头撞死在皇宫之后,战家就彻底完了。当然,战湛死得早,没有经历军神世家败落的惨况。
  他之前一直想着怎么不死在寒非邪手里,却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要是战家败落了,他不死也凄凉啊!作为整个腾云帝国都赫赫有名的天都小霸王,战湛得罪过的人加起来,可以建立一座像模像样的小城。
  “爹可不可以不去边关?”他战战兢兢地问。
  在《绝世剑邪》里,战不败就是个背景人物,根本没出过场,直接叙述镇守边关,死在边关。战湛觉得小说安排他这次回来,就是给自己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然不可以。”云雾衣笑着泼冷水,“你爹是元帅,怎么可以不去边关?”
  “不能请病假吗?”
  云雾衣讶异地看着他,“宝贝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希望你爹去边关的吗?”
  战湛支支吾吾地说:“边关老是打仗,太危险了。”
  云雾衣感动地摸着他的头,“宝贝长大了。”
  “要不别去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云雾衣眼中冷光一闪而逝。
  不过冷光闪得再快,还是被战湛抓住了!
  他激动地想:有内情,果然有内情!
  他常年看小说已经看出一套自己的经验——但凡下属做完报告,看向上司时眼中厉光一闪,绝对要反水。但凡两个人说着说着,眼中光芒闪烁,绝对是各怀鬼胎,不消片刻,肯定一个出招,一个拆招,两败俱伤。像她老娘这样,一边回答不可能一边闪冷光,那绝对是有隐情的标志啊!
  “宝贝,你听话。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如果外人问起你,你也绝对不能说不想让你爹去边关!知道吗?”云雾衣说得十分郑重。
  战湛只好乖乖点头,心里却想着其他的挽救办法。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那就阻止事情的发生?
  可是,战不败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战湛搜肠刮肚地想,却实在想不起来。不能怪他,毕竟战不败这条线实在是太无关紧要了,记得他的死讯后面还给寒非邪带来了好处,所以他看文的时候只是扫了一眼,粗粗地知道有这么个人,死了也就死了。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也不能阻止造成他死亡事件的发生,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
  让他复活?
  战湛很认真地想着这种可能性。
  在文章设定里,这个世界的确有复活药的。他记得有两个人有。
  一个是白梦主。白梦山山主,神剑大陆六位剑圣之一,在小说初期,是牛逼之极的人物!看上去牛逼哄哄的军神世家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从他手里求药的事想都别想,估计人还没上山,脚已经被丢下来了。
  另一个就是小说男主角寒非邪。但凡小说里的好东西,他肯定有一份的。要是他没有,就是剧情还没走到。
  但是从寒非邪手里拿药……
  他评估着可能性,差点绝望。
  寒非邪天性冷漠,不太喜欢和人交往,虽然王八之气全开后收了不少小弟,但那些小弟不是和他同生死共患难过,就是有一技之长让他看中,自己这样不学无术还派了个手下□了他同学的二世祖,大概送上门都不会要。
  想得太痛苦了!
  “啊!”
  他往床上一躺,决定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太阳照常从东边升起,战不败依旧要奔赴边疆。
  战湛难得早起,亲自到大门口送行。
  战不败有点惊讶,看着他的目光稍微柔和。“我这段时间不在,你也该好好想清楚。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闯出自己的事业!你始终要长大,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成何体统?”
  战湛垂手恭听。
  战不败放低声音道:“最要紧的是把剑气练起来!连司徒家十二岁的小儿子司徒恳都已经是剑士巅峰了,你还是个剑士中阶,丢不丢人?亏我们还是军神世家。”
  战湛脸红了。替前任战湛红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战不败说了这么多次,第一次看到儿子羞惭,心里总算有几分欣慰:老子不愧是军神,自己儿子这么厚的脸皮都被我给攻下来了!
  “爹。”明知无用,战湛仍忍不住提醒他,“你到边关以后要小心,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住性命!”
  战不败听着眉头一皱,暗道:老子出去打仗,你让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保住性命,这不是摆明触老子霉头吗?
  战湛不知他的微妙心里,继续说:“万一发生什么不幸,记得,一定要保重遗体。”有遗体才能复活啊。
  “滚!”
  战不败一脚踹开他,飞速地上马走了。要是再慢点,他怕自己忍不住当街把儿子揍成猪头!
  
  战不败走后,战湛思量再三,觉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哪怕最后失败,起码也尝试过,好过坐以待毙。他给自己鼓劲:不就是当小弟吗?他不信以自己对寒非邪的了解,拿不下他。
  他打定主意,直接向云雾衣辞行。
  云雾衣听说他要离开天都,惊得连簪子都掉下来了,“宝贝,你想上学直接去帝光学院就是。帝国所有皇亲国戚都是在那里读书。干什么跑去太古学院?而且还是去小分院。”
  战湛道:“我想出去历练。”
  “我看你不是想去历练,是想去找屈肃吧?”云雾衣脸黑下来。
  战湛苦着脸道:“屈肃这个人我早就不想用了,打发他去找魔兽也是想让他离我远点。娘多心了。”
  云雾衣道:“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只是去麻婆小镇的事不用再提。”她说着,拾起簪子不再理他。
  战湛没法,只好回去绝食抗议。
  刚开始云雾衣还和他扛着,叫药师熬了些补身的药,让丫鬟端过去给他当水喝。
  战湛发现之后,干脆连水也不喝了。
  云雾衣一边气得发抖,一边苦口婆心地劝他,后来见他嘴唇都干得起皮,眼睛没神了,脸颊也凹下去了,终于急了,什么条件都满口答应。
  其实不吃不喝这么两天已经是战湛的极限了,要是云雾衣再撑一会儿,投降的估计是自己。
  云雾衣嘴上答应让他去太古学院麻婆分院读书,心里到底不放心,想先拖着,把战湛的热情拖过去。
  但战湛怕夜长梦多,哪拖得起,眼见云雾衣要实行和平演变,立刻往床上一躺,作势继续绝食抗议。云雾衣这才真的答应下来。
  不过自己的宝贝儿子要去这么远的地方,旁边又是还魂魔林,她怎么也得送上几份保险。
  当夜,她就领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到他房里。
  “宝贝,这位是金谦金先生。”
  战湛忙站起来打招呼,顺便从资料库调出金谦的信息。
  金谦:云雾衣的公主侍卫队队长,出场时是剑将巅峰,得知云雾衣死讯后,一下子突破瓶颈,冲上剑魁初阶。为了替云雾衣报仇,率领公主侍卫队冒死闯宫,最后死在腾云帝国皇帝云牧皇手中。
  可以说,他是战家的铁杆忠臣。
  想到这里,战湛情不自禁地脱口叫道:“金叔叔。”
  金谦闻言浑身一震,再看战湛,眼神已有所不同。
  

4

4、熟悉情况(三) ...


  战湛暗喜:果然,每个小说配角都配备特殊条件,戳中就能刷好感度。
  想到这里,他表情越发恭顺谦和。
  金谦看着他,眼底的光芒很快暗淡下来,摇头叹了口气。
  战湛:“……”好感度怎么会回落?这不符合设定模式!
  金谦道:“公主放心,我安全护送小公爹到学院之后,马上回来。”
  战湛的父亲有个公爵的爵位,他也沾光,在外面被人叫小公爷或小公爹。
  云雾衣道:“不必,我在这里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你好好保护他,等他放假再回来吧。”
  金谦脸色一变,默然低头。
  战湛:“……”这该不是暗恋剧情吧?小说里没提啊。这个世界的剧情自由发挥度真高。但是这么一来,他的安全就更不保险了。比如说,他虽然知道自己死在前六分之一的剧情处,可如果没死,剧情势必会发生变化。也许剩下的六分之五他都没死,也许剩下的六分之五他被死去活来好几遍!
  擦!
  他太需要寒非邪那粗大有力还附赠幸运值的大腿了!
  
  战湛一口咬死两天内出发,云雾衣拗不过,只能遂他的意,嘴里直说时间太紧迫太仓促,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战湛听后有点懊悔,想着是不是再多留一天多带点东西走,但是当他踏出家门,看到整整是十辆大车的车队时,那懊悔就啪得一声被十辆大车压得粉碎了。
  “我看再带两床被子吧。你睡惯了天蚕丝,小镇里买不到。”云雾衣很担心。
  战湛道:“我已经带了几床?”
  “五床。”
  战湛欲哭无泪,“我就算天天尿床,也有四天时间等被子晾干啊。”
  云雾衣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
  战湛看她满眼掩饰不住的不舍和忧虑,心里充满了感动。不管她是不是书中人,至少他在这个世界,所有的感受都是真实的,所有的关怀也是真实的。
  他伸手搂住云雾衣,轻声道:“谢谢。”
  谢谢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予我第一道阳光。
  谢谢你用母爱让我适应了这个世界。
  谢谢你包容我的任性。
  不管这个世界是真是假,我都会认认真真地生活,好好做你的儿子!
  “宝贝。”云雾衣摸着他的头,两行清泪夺目而出。
  战湛松开她的怀抱,脸上笑容洋溢,抬起手臂,用力一挥,“出发!”
  
  从天都到麻婆小镇要穿越北川和西定两个行省,到神剑大陆西南边的叶林行省。麻婆小镇在叶林行省正中,行省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还魂魔林占据。
  路上,战湛更彻底地了解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首先是这个世界关于剑气的设定。
  他们所修习的剑气相当于其他小说里的斗气、真气,并不是用剑者才能修习。之所以取名叫剑气,是因为修习成功之后,修习者的丹田处会出现一把剑一样形状的气,这道气就是每个修习者力量之源。
  所有修习剑气的人都被成为剑者或剑客。
  剑者分上中下三品。
  下品由低到高分别为:剑工、剑士、少剑师、大剑师、剑将。中品是剑魁、剑主、剑君、剑王。上品是剑皇、剑尊、剑圣。理论上上面还有个剑神,不过列入传说级。
  每一个称号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档。每一档的修习进度都以丹田剑气外光环的圈数为标志。比如剑工只有剑形,没有光环。剑士有一圈光环,少剑师有五圈,大剑师二十,剑将五十。光环的色泽又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赤最低,紫最高,一旦光环色彩变成紫色,就说明即将向上一阶进化。
  简单说,要升级就必须先升级光环的颜色,然后升级低中高和巅峰四阶,四阶升级完才升级称号,称号升级完升品级。
  神剑大陆能够修习剑气的人很多,但大多都在下品游荡。看军神世家这样的浑厚家底也只能派出剑将巅峰做保镖就可知道,下品之上的剑客是多么稀缺。
  基本上,剑主这样的修为已经可以开门立派收门徒了。
  所以战湛在小说早期带着一个剑将巅峰八个少剑师的阵容出门,足以畅通无阻。兼之云雾衣怕自己儿子在路上吃亏,逼着国务大臣向各个行省打招呼。短短三天,两个行省上上下下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天都小霸王出巡,不是上来巴结就是自行避让,总之每一个敢碍事的。
  战湛走了半个月,愣是没碰上一个想象中不长眼的恶霸和劫匪。
  他很郁闷,把金谦叫过来,含蓄地问道:“金叔叔,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遇到需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呢?”
  金谦道:“也许他们知道小公爷从来不带刀。”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