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闲鬼破坏纪事 吟类(上)

闲鬼破坏纪事 吟类(上)

时间: 2015-08-14 06:07:17

文案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游走着这样一群人,他们隶属于某神秘组织,拥有超越常人的能力与头脑,神出鬼没,解决着那些无法向世人解释的奇异事件。神话、传说、轶闻……他们将之踩在脚下,生物与神明的界限此刻变得模糊。

然而,神明般的力量下,是一颗人类最脆弱的心……

夏念手抓罚款单泪奔:扣工资真心伤不起啊!!!不就是破坏了点小公物吗?至于嘛至于嘛……

哦,差点忘了说,那群人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审判者!

神秘少年、科学怪才、神偷、易容高手、炸弹客、毒药专家……这群倒霉小孩其实是来毁灭世界的吧?

此文1vs1,主角受,长篇,可能慢热,但绝对轻松向,ps.作者文案无能

夏念:某神秘组织成员,外号闲鬼,隶属“东亚9区”审判者,总是被戏称为下一个挂掉的不二人选,神奇的是这个猜测从未实现,逃生能力全组织第一,另外,这货总能在不经意间造成巨大破坏。


【闲鬼破坏纪事】第一卷欢乐放松!
莫名其妙被要求带新人,散漫惯了的夏念很无奈,但倒霉事还在继续,他的下一个任务居然是寻找一位神出鬼没的先知……
拥有预知能力的青年,窥探了过去,叩问着未来,迷途中,至亲的呼唤是灵魂的牵引?还是死亡的利刃?

【第二卷】
不速之客接二连三聚集到上海,夏念疲于应付。与此同时,白七墨又迎来一次转正机会,实习了8年的老菜鸟能否通过试炼?不请自来的客人是强大助力,还是纯粹来捣乱?
第二卷穆山试炼,答案将一一揭晓。

【第三卷】
夏念、涯前往湘西古镇托口寻找遗迹线索,意外发现这个千年古镇聚集了几伙盗墓贼,这些人的目的均是同一个——宋代王墓。谜样的“诸葛城”,谜样的墓主。黑暗的墓室中,夏念更是遇到了曾经的伙伴……
经历种种危难之后,等待几人的又是什么?
这次的特产很特别哦,美美的千年大粽子一只,敬请笑纳!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念 ┃ 配角:汤川唯,涯,红叶,琉璃


☆、楔子 名为审判者

  作者有话要说:  楔子有点长TAT,看到最后的都是好童鞋
  嫌弃它太长的直接跳过也行
  中国,上海,某炎热夏夜,这里是市郊临海一个废弃的仓库,偏僻得无以复加的地方,说是仓库,从外面看起来和垃圾站没什么区别,为了省下那一笔不小的垃圾处理费,大到周边的化工厂,小到私人小作坊,都偷偷把垃圾倾倒在这里,几天,几个月,几年下来,堆积的垃圾已从仓库门前延伸到了方圆百米开外,这里除了运输垃圾的车,没有人再来了,拾荒者都嫌弃路远地偏,年长日久,就连这块土地的主人似乎也忘却了它的存在。几只野猫在角落翻找,发出杂乱的金属碰击声,以及东西被利爪撕裂的声响。野猫们旁若无人,它们一点也不畏生,幽幽的猫瞳只是懒懒扫了一眼仓库里的人影。
  炎热的风吹过堆积成山的垃圾,带来一阵阵不知名的恶臭。
  仓库的门大开着,它也许根本就没有关上过。一角,男子捧着笔记本电脑,显然是闻到了带着腐朽之气的空气,他骂骂咧咧地远离了一些那扇破旧而沉重的大铁门。天知道那些该死的野猫又翻出了什么东西,难道是翻出了老鼠尸体?男人脑中划过没营养的猜想,眼睛却始终盯着笔记本电脑小小的屏幕,没有要深究的打算。那台新款的超薄笔记本闪着荧光,和这个破旧的地方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一股白光升起四散,卷起风,光亮在偌大的仓库绽开一朵明媚的花,照亮了男人的脸,也吹起了他略长的额发,这使得男人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这是一张典型的东方人的脸孔,他没有理会突如其来的异变,仍是盯着屏幕,略显焦虑地开口:“涯,这些家伙就交给你了,快点,我还想要吃夜宵呢!”
  群猫怪叫一声,仓库外顿时没有了声响,死一般的寂静,那些前一秒还很欢的野猫此刻却似乎一下子隐匿了行迹,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混乱不堪的垃圾场,哦不,仓库外出现过。
  光亮逐渐暗下,像一颗燃尽了生命的烟花,无声地落幕,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密集得令人窒息的枪声,声音再一次被灌入这个不算小的空间,只是,原本意味着强势与死亡的枪声中,此刻只透露出深深的惊骇。
  “什么嘛,美国的2000式9mm自动版,竟然有人花大价钱买这种破玩意儿……”男人自言自语,颇有些懊恼,在这样的动静下,没有人能听清他的话。他从头到尾没有抬起过头,那张小小的屏幕似乎有无穷的吸引力,牢牢地捕获着他的目光。
  ***
  如果附近偷偷倾倒垃圾的车辆此刻驶来,当然这是个不成立的假设,今晚是不会有外人来这里的,两公里外,通往这里的路被人设下了重重路障。但如果,碰巧地,外环公路上有司机大叔停下休息,然后他又碰巧是个天文爱好者或者偷窥狂什么的,他碰巧拿起望远镜往这里看,而他选择的角度又碰巧还不错,那么——他会看到令他震惊的场面,比枪战片还要紧张刺激的场面,一瞬间的光亮几乎要把这个破旧的屋顶掀翻,那是某种做工粗糙的信号弹,随后手枪连发,刺耳的枪声一声紧接一声,没有片刻的空隙,子弹随处乱撞,有的射穿了玻璃,有的弹落在金属上溅起火花,而更多的,紧紧追随着某个迅速得像鬼魅的影子而去。
  这是一场枪战?
  如果那个看到这一切的司机大叔还能思考,还碰巧是个游戏宅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摇头说“No!”,他会坚定加激动地握拳,这,这分明是穿越到了CS之类缔造英雄的热土啊!
  而眼下,那位英雄正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独自一人,比猫儿还灵敏,在他对面,哦不,是在他前方十米开外,60度角扇形圆弧的各个方位,子弹冲他猛扫,七八个人一起射击的枪声掩盖了其他一切声响。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一开始就决定了。
  如果游戏宅大叔能再看仔细一些,他就会想要干脆一头晕倒。那位英雄主角,根本没有拿枪,甚至没有拿任何武器,他没有反击,只是一味的躲闪。子弹如流星般划过,与他擦身而过。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以一敌众,没有武器,没有要挂掉的迹象,反而像是闲庭信步,这无疑不令他的对手们,那些手拿枪械、自以为始终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军火走私贩们体会到了惊恐。一个英雄,如果超越了某一界限,那么即使他再帅,再牛逼,也会被人毫不留情地称之为——怪物!
  面对这样一个怪物,军火走私贩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们本能地举起枪,疯狂地按下扳机,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来回飘荡,跟催命符似的:怪物啊!那两个生物绝对不是人类!
  两个?
  是的,两个。
  一枚不长眼的流弹刺破空气,越过那个矫健的身影,目标是抱着笔记本电脑的男人。
  “喂!你们不能小心点吗?”男人终于抬起头,没人看清他是怎么躲过那枚即将要取他性命的流弹的,可他就是躲过了,毫发未伤。他的脸上挂着“我是无辜路人、误伤路人是很不道德的”愤慨表情,双手还是紧紧地拽着笔记本电脑,仿佛那就是他的生命!男人看了一眼笔记本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为23:58:27秒,28秒,29秒……时间正一点一点地流逝。他咽了咽口水,就快到了,午夜12点,决定命运的时刻!这样想着,他不由得烦躁起来,左手握拳,右手则不安地敲击着触摸屏,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这一点细微的声响掩藏在巨大声浪中,只有那个矫健的身影注意到了,那个名为涯的少年。他回头看向男人,确定对方并没有受伤,也没有新的指示,淡淡的光洒在他的脸上,映衬出他略显稚气又面无表情的脸,一张属于少年的脸庞,只一眼的功夫,他又默默转回头,什么也没说,除了那个男人,在场的其余人都发现了,少年浅褐色的眼眸中,渐渐显露出一种名为不悦的危险讯息。
  果然,是怪物啊!一群亡命之徒这样想着,双手机械地扣动扳机,在子弹耗尽之前,他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T恤上印着数字7的粗壮大叔攥着已经空了的手枪,有些发颤,子弹夹就绑在他肥大的T恤下,以他的速度,填充子弹的时间不过短短数秒,可他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开始后悔主动请缨来交易这批军火。他们和这个供货商合作了多次,从来没有发生过差池。但现在,他后悔了,强烈的恐惧使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他一点也不想死!在那个狭小的公寓里,有温柔的妻子,乖巧的女儿等着他回去。‘什么都别管了,拔腿跑吧!’这个可耻的念头在他心中越来越清晰,驱之不散。
  事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7号大叔挣扎着,试图想要找出点头绪……
  ***
  这是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除了某游乐场嘉年华开园,便没有任何亮点可以作为谈资。他们要做的,是和境外军火走私商进行交易,不大的交易,只有几支德国的HK P7M8式9mm手枪显眼些,这个供货商在国际黑市上颇有些威望,绝对值得信赖。因此,没有人把这当一回事儿。7号大叔和三个比他年轻些的兄弟提着不算沉重的手提箱,按约定时间到达了一贯交易的地点——一座废弃的仓库,一座属于他们老大名下的废弃仓库。
  路障已经设好,没有人会来打扰。仓库外只有野猫在嬉戏,他们象征性地驱赶了一下野猫,并没有太在意,因为这群盘踞在此的野猫根本赶不走。垃圾的味道不好闻,里面似乎有腐烂的肉,7号大叔换了只手提箱子,这里还是一样的熟悉,尽管臭气熏天,然而感觉不算坏。他们都是砍过人,握过枪,闻过血腥的人,丝毫不会在意这点小事。交易成功之后,老大会给每人一笔奖金,这笔钱够他们挥霍好几天了。7号大叔已经不年轻了,他也不会再与兄弟们一起去醉生梦死,这些钱对他而言有比玩乐重要千百倍的事去做。所以,在表面的轻松悠闲下,7号大叔感觉自己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手提箱的把手被他握得发烫,他不得不再次换了次手。
  四人一边走一边踢翻沿途挡路的各色垃圾,清理出一条道。
  接近交易地点后,四个人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对于这种见不得光的事,他们都不陌生,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交易对象迟到了。有人看了一眼手表,23:45分,约定的时间是23:30,对方已经迟到了15分钟。15分钟并不算久,但对于7号大叔四人来说,这点时间足以挑战他们的耐性。谁都知道,这道上最看重的就是守信、守时,供货商的迟到给这个平常的夏夜、给这次平常的交易抹上了一层阴霾。
  “怎么还不来?”仓库中央,伴随着一个纸箱被踢翻,有人按捺不住了,开始抱怨,他的话像是一剂无形的催化剂,烦躁的情绪逐渐在空气里蔓延。其中一人干脆走出了仓库,眼巴巴望着那唯一的来路。
  7号不知道是第几次换手了,手电筒的光不足以照亮整个仓库。他环视了一圈,仓库还是老样子,似乎比上次来时更加乱了,野猫们的杰作,杂物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地上有几道新的拖拽痕迹,那是他们简单清理,推开箱子时留下的,月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偶尔传出“吱吱”声,7号自嘲地笑笑,这种地方没有老鼠才不正常吧?他就曾经在这里见到过他有生以来所知最肥硕的老鼠。
  可是,这奇怪的违和感又是怎么回事?总感觉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黑暗处打量他们。
  “别急,我们是老主顾了,不会有事。这种大城市,迷路堵车也是常有的事。”7号这样说着,暂且不论大半夜的是否会堵车,作为四人中最年长者,他有必要安抚一下年轻人的心,同时,他也想让自己保持镇定。
  23:51分……
  “来了!”先前出去的人小跑回来,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神情。7号盯着大门,直到看到三个人迈着从容的脚步走进仓库,他才暗自舒了口气。来的三个人中,有两个中国人他都见过,走在最后的是一个外国人,格外的高大,一身的肌肉似乎随时随地都要把那件黑T恤撑破。外国人显然是三人中的头,他打量了一番,带着走私犯特有的谨慎。7号把手提箱放在身前,没来由的,他不喜欢这个外国人。
  23:54分,没有任何废话与寒暄,交易开始……
  一切又回到正轨,只要再过几分钟,他们就能愉快地离开,而明天一早,他们的账户里就会多出一笔钱。7号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马上回家,还是明天一早再回去。出门前,他告诉妻子他要陪老大谈生意,让她和女儿先睡,他不敢告诉妻子一丝一毫交易的事,那是个敏感而脆弱的女人,他不想让她担惊受怕。但突然,7号又开始犯愁,平白无故多了一笔钱,要怎么向女人解释?女儿出生的那一天,他答应过女人不会再做任何危险的事,只是纯粹当个保镖。
  7号幸福的烦恼还来不及收起,一阵音乐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也打断了交易。那是一段令人热血沸腾的音乐,铿锵有力,每一个音符都撞击着男人们的心。
  “谁TMD没关机?”这是7号的第一反应,这种紧要关头随便一点动静都能叫人神经紧绷,但当他看到所有人,包括那个外国人都摊手,面面相觑,表示不是自己时,7号张大了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确信这音乐也不是自己手机发出的,他的铃声是女儿一再坚持下设置的喜洋洋和灰太郎,而且他出门前就关了机……然后,他发现音乐是从仓库角落发出的,这段音乐在场的不少人都很熟悉,是某个国际知名网游的登陆音乐,如此激动人心的音乐,听一次就能牢记。令人费解的是,这样一个地方,怎么会传出网游的音乐?难不成是野猫和大老鼠正组队刷boss?
  所有人都沉默了,满脸的困惑。如果这时候有警察或者其他帮派的家伙跳出来大喊一句“不许动!”,也许这样他们还比较能接受。
  音乐戛然而止,那三个供货商已经掏出了手枪,他们不会傻到真以为是老鼠在打游戏。
  “嗯?我没开静音么?”一个比7号更疑惑的声音响起。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仓库侧面巨大的铁板轰然倒地,“咣”,压扁了无数杂物。顿时,大地震颤,尘土飞扬。7号几人反应也不慢,迅速后撤,退到仓库中央,避免了一不留神成为肉饼的悲剧。
  那面铁板原本是起着屏蔽的作用,足有10公分厚的铁板,大小与仓库侧面积几乎相同,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仓库,只要关上门,就是铜墙铁壁。算下来,那侧面的铁壁足足有数吨之重。考虑到重量,当初并没有把铁板与墙面焊死,进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堆满杂物的仓库其中一面侧墙悄悄往外挪了几十公分。而就是这要命的一点空间,足够隐藏致命的危险!
  屏障撤去之后,两个人影出现在斑驳的月光下,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台泛着蓝色荧光的笔记本电脑正稳稳地端放在一个人的腿上,那人盘腿席地而坐,在这种脏乱差的环境下,悠哉地好比在自家客厅,而在他前面,站着另一个人影,看不清面容。
  什么人?什么时候躲进去的?怎么躲进去的?
  7号的脑子一片混乱,饶他闯荡多年,这么诡异的情形他还是头一回碰到。
  那站着的入侵者缓步走来,7号下意识地去摸枪,他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有一瞬间,他对上了那双眼,纯粹的冷漠。7号意识到刚才的那股违和感正是出自于这样一双眼睛,那种感觉,仿佛那人看到的不是几个彪形大汉,而是一堆垃圾。
  7号没看清是谁第一个开的枪,总之不会是那个怪物,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找不出武器的影子。这种情况下研究谁先开枪已经没有意义了,紧接着,有人点亮了信号弹,强烈的光亮能使人瞬间暴盲,这本该是个好机会,也是他们的杀手锏,可TMD,那混蛋连自己人都没有通知一声啊……
  回忆到此结束。恍惚间,原本密集的枪声变得稀疏,看来也有人用尽了子弹。7号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顿时,他傻眼了。后退的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退开了,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是退得最慢的那一个!原本呈包抄的圆弧形完全散开,7号不幸地成了冲头兵。
  7号咬牙,他想爆粗口,但已经没机会了。那怪物般的人急速接近,7号本能地抬手去挡,下一秒,胸口结实地挨了一下,那种撞击感,根本不像人类的躯体,更像某种合金。7号感觉有血涌上了喉咙,他放弃了反抗,那种触感再一次从颈侧传来,这一切发生得那么不可思议,快得连痛觉都没开始蔓延……
  7号倒下了,他设想过一百种死法,却从来未曾想到,死亡竟来得如此轻易。那种英雄式的死法,拉个慢镜头,特写,缓缓地倒下,现在看来竟是如此的可笑!他不想死!看着黑洞洞的头顶,那本该是星空的地方被漆黑的屋顶遮住了,7号悲哀地想起这其实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今天是嘉年华开园的日子啊,他答应过女儿等她病好了一起去,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幕,7号的眼前浮现出出门前的情景,女孩依偎在女人怀中,清瘦的脸因病痛而苍白,她笑语盈盈,正挥手和他道别……
  其实,这个日子的确很特别,除了拥挤的嘉年华,还有另一场隐形的盛宴,不知有多少游戏迷翘首以盼,等待着午夜十二次钟声敲响的时刻,某网游限量超豪华大礼包全球派送1000份!领取规则很龟毛,除等级要求、注册时间之外,还需要完成一系列答题。当然,这一切都是题外话。
  在7号倒下的同时,和他一起来的三个兄弟几乎同时转身就跑。然而,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不该把后脑勺暴露出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的人都该清楚,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转身逃离,一旦转身,把最脆弱的后脑勺暴露给对方,结果是致命的。
  剩下的三个境外军火商看起来要理智些,装备也更精良,枪声再度响起,这一回,少年没有躲开,他的手里还抓着一个倒霉蛋的脖子,脚边躺着另一个倒霉蛋,他只来得及放手,要躲开已经不可能了。
  “啪啪啪”,子弹没有发出意料中打入血肉之躯的闷声,疯狂的扫射后,少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站着,纹丝不动,他缓缓摊开掌心,“啪嗒啪嗒”,两把子弹从他手心滑落。
  “C’est terrible! Il est le diable!(太可怕了!他是魔鬼!)”那个外国人突然扯着破锣嗓子嚷嚷道,蹦出几个法语词。
  少年把那几个倒霉蛋,包括7号大叔踢到一边,视线再度转移到剩下的三个人身上,他的直觉很敏锐,他知道哪些人外强中干,哪些人有点麻烦,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对危险等级预判的本能。
  “喂,涯,下手轻点。”角落里有人提醒,打破了这诡异气氛,但他的话不说还好,说出来更加令人不寒而栗。这分明是在炫耀己方的强大。
  “知道了。”冷漠的语句从少年嘴边飘出,他拍拍手,掸掉灰尘,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硝烟味,令人呼吸不畅,同时也令名为涯的少年感到不适,因为他正微微蹙眉,似乎在考虑怎么对剩下的三人下手,像极了野兽捕猎前的戏弄。
  “很好!”抱着笔记本电脑的男人随口回答,他也是相当不耐烦了,在这种臭烘烘的地方执行任务,他很怀疑,难道他的等级已经滑落到如此低的地步了么?其实他很想告诉涯直接扭断这群垃圾的脖子吧!但他不能擅自决定,擅自决定就意味着会被处罚。他曾经就因为擅自行动、损坏公物、暴露组织机密等各种恶心原因收到警告函,处罚的方式很单一、粗暴,那就是——扣工资!
  扣工资,扣工资,扣工资……这三个字对任何一个打工者来说都是一个灾难性的魔咒。
  男人还想补充一句“那几支交易的枪也别损坏”,但距离午夜十二点越来越近了,他已经顾不上过多嘱咐,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屏幕右下角,马上就要进入倒计时……
  屏幕上,鼠标箭头已经牢牢锁定硕大而花哨的“领取”字样。之前说过了,今晚是游戏宅们的盛宴,1000份的礼包,看似数量不少,但和全球数亿注册玩家、数百万死忠这种令人乍舌的基数比起来,这1000份就显得微不足道,所谓的僧多粥少就是这么回事。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发放的礼包中,包含了限量版顶级道具,禁止出售,有钱也买不到。
  最后的答题已经通过,就等午夜的降临。下手一定得快!男人很紧张,在这地球上的某个“黑暗”组织中,也就是他所效劳的那个组织中,也有不少人是这个游戏的忠实粉丝,那都是一帮子疯子,和疯子抢,下手一定得快!
  另一方面,战斗再次展开……
  57,58,59……0:00
  男人果断按下“领取”,误差绝不超过0.1秒,在他按下的同时,屏幕暗了,男人一愣,以为是要进入新的界面,但两秒后,屏幕依然暗着。
  没电了?!男人的脑中转过这个悲哀的念头,但随即又否定了,这台号称可以打三天三夜网游、只要有组织特殊卫星信号就能上网的笔记本,他出门前充足了电,用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6小时,怎么可能自动关机?况且这台笔记本可是汤川那疯子中的疯子的杰作,他前两天才升级过,怎么会……
  灵光一闪,一个可怕的念头在男人心中浮现,他想起两天前汤川那个**曾为他远程升级,**的行事作风向来是……
  屏幕再次亮起,之前华丽宏大的界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最简单的操作界面,与windows默认界面唯一不同的是,屏幕右边有一个Q版小人,圆圆的包子脸正做出眨眼、呲牙笑、吐舌头,三个表情由简单的动画串联,无限循环,像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紧接着,一行字由屏幕下方缓缓滑入——“夏念亲,很遗憾,很可惜,你没抢到哦!再接再厉吧!”最后,是一张欠扁的笑脸。
  “汤……川……唯!”夏念磨牙,一字一顿吼出三个字。
  是说一个小心眼的疯子,一个号称自己忙得上厕所都带上试管的疯子,会如此好心为别人远程更新?答案是否定的,当然,如果这一切是为了欺负别人所做的铺垫,那就另当别论。
  一切明了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另一边的激战戛然而止,那几个手持枪械的军火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受惊过度,傻愣愣地站着,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夏念扔下笔记本,起身,脸色难看得可怕,他的目光第一次投向那三个可怜的家伙,带着不容置疑的肃穆,对退回到身边的涯说:“速战速决,揍扁他们。”要扣工资什么的也无所谓了,谁叫他现在真的是很火大,汤川那家伙不知道躲在哪里偷笑,也就只能拿眼前的倒霉蛋出气而已。
  那三个军火商彻底傻眼了,看着那少年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在他们做出抵抗之前,头部要害便遭受到了重击,这一次,是毫不留情的重击。数秒间,仓库里只剩下两个人站立着。
  “然后怎么做?”涯淡淡地询问,像极了一个听话的好学生。夏念扫了一眼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没有回答,他的怒气还没消,他气呼呼地捡起两个手提箱,捏着鼻子抖掉上面的秽物,打开一看,不由得更加失望,一只里面只有几支手枪,另一只倒是很傻气地装满了百元大钞。
  夏念掩面,难以置信。
  这次任务究竟是搞什么鬼啊?在臭烘烘的垃圾堆待了半天不说,对手弱得掉渣不说,目标物品居然是几把破枪,还不允许他危及对方生命,组织里的那帮老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想到这里,夏念才记起要查看那几个倒霉蛋的情况,唉,希望不会扣很多钱。
  就在夏念准备动手查看时,仓库外,空中,一架直升飞机盘旋了一圈,选好位置,缓缓降落。那是一架最新型的隐形直升机。夏念和涯同时往外看去,只见那大家伙缓缓的落到地上,卷起一些碎屑垃圾,信号灯有一下没一下地闪烁着。然后舱门迅速打开,从里面跳出三个壮汉,径直往仓库走来。
  来人熟练地出示一张证件,递到涯面前,并开口询问:“你好,我是隶属总部后勤部的马里诺格,两位是隶属‘东亚9区’的执行者夏念和实习执行者涯么?请出示证件。”
  涯没有接,看向蹲在地上的夏念。
  马里诺格的中文很蹩脚,见两人没有反应,以为他们没听懂,便又重复了一遍。
  “总部的人?”夏念喃喃自语,总部不会轻易出手,这次来得这么及时,这件事果然另有蹊跷。外面那架隐形直升机倒是好东西,总部的果然是有钱呐!
  “是的,请出示证件!”马里诺格转向夏念,再一次提醒。他脸上,刚毅的线条被外面忽闪的灯光勾勒得分明。
  “等下啊!”夏念随意应了声,他俯下身查看起那几个倒在地上的倒霉蛋。结果令人欣慰,前面几个都有气,只有最后倒下的那一个外国人嗝屁了,想想也不至于扣多少钱。夏念稍微安心了点,他完全没注意到马里诺格的脸色。
  “这些人请交给我们后勤部,我们会妥善处理,您的任务已经完成,这地方不能停留。现在请您出示证件,核实后请跟随我们回一趟总部!”马里诺格提高了嗓门,语气更加强硬,他开始对眼前这个神叨叨的男人无语了。
  “大叔你说什么?要去总部?”夏念站起身,脸上一片讶然。
  马里诺格嘴角抽搐,他刚调任后勤部没几天,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人,原本他就不是一个好涵养的人,此刻再难保持淡定,吼道:“是的!我说出示证件然后跟我们走!动作快一点,我没时间和你耗!”还有,你叫谁大叔?太没礼貌了吧!自己一副死鱼眼倒霉样……马里诺格心中腹诽。
  “行了行了,不就是要证件吗?喂,涯,把你的证件也拿来下,免得这位大叔又啰嗦!”夏念不理会快要崩溃的马里诺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同时接过涯的那张,一起递给了马里诺格。
  马里诺格彻底无语了,理智告诉他应该快些办完事交差,因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卡片。
  纯黑色磨砂质地的卡片上分别刻着两个汉字名,夏念、涯,名字下面是代表他们身份的一串字符,这是一张极其简单的证件,除了这些信息,连张照片都没有。但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显得神秘。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卡片背面环绕的银色常春藤在马里诺格接手的刹那泛起淡淡的萤光。马里诺格从怀里取出一个类似手机的东西,把两张卡正面朝上对着屏幕刷了一下,“滴滴”两声显示身份信息核实通过,屏幕上分别出现了两人的照片,马里诺格熟练地把卡还给了两人。核对信息本来就是一种形式罢了,遇到熟人,大可免掉。他多看了一眼涯,这个少年的资料上显示他还只是个实习者,以马里诺格的经验,这个少年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至少看上去比另一个更靠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