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一点都不玛丽苏的杰克苏 齐楚/啊呸哟

一点都不玛丽苏的杰克苏 齐楚/啊呸哟

时间: 2015-08-18 13:07:47

这是一篇主人公穿越到玛丽苏文里去了的杰克苏文。

背景:都是有钱人的少女漫画校园背景?类型:校园纯爱。【……
“原著”背景:平凡女孩恋上冷酷帅哥,爱恨交织谱写美丽童话。【呕

玛丽苏→纯情小说→吐槽文→纯情小说→杰克苏……大概是这样的发展路线?
苏文就不要在意那么多神逻辑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尧 ┃ 配角:欧阳舜,蓝雪儿 ┃ 其它:玛丽苏,杰克苏

这是一篇主人公穿越到玛丽苏文里去了的杰克苏文。

中篇,不要在意那么多神逻辑。


1,姓苏的都是受——根据非常不完全的统计

……
苏尧穿越到了一篇玛丽苏的文里去了。校园玛丽苏文。
那篇玛丽苏文的作者还是稍微有些常识什么的,没有给女主角安排什么七彩的瞳孔、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父亲、世界第一大美女母亲之类的是设定,还算普通的富家千金,只不过可怜的女主从小就被嫉妒心重的姐姐迫害,生活过得不是很好——其实就是女主患有被害妄想症罢了→_→
然后女主就凭自己的能力进了全球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然后在贵族学校里遇见了酷帅狂霸拽的冷漠男主,开始了玛丽苏之旅。
剧情的设定呢就是这样的,而女主本来也就是从普通有钱人家里出来的,所以进了那样的学校,其实也就只是一只麻雀。
苏尧正好也穿越到了一个普通有钱人家的少爷身上,这个少爷也正好被送到这个学校来学习,还和女主角一个班的哦!
按照原来的设定,这篇玛丽苏文里是有几个炮灰的。很不幸的,被苏尧穿越了的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就是其中一个。
是的,可爱的男孩子——丑八怪怎么配喜欢女主?!原主不仅可爱,而且还懦弱,是个爱哭鬼,这样没背景又弱鸡的男性,在这种学校就只有被欺负的份。按照设定是,某天他被欺负的时候,女主驾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打跑了欺负他的几个坏人,从此他就对女主一见钟情了……哦,七彩祥云什么的其实是原主**的,大概是被打得头昏眼花所以看错了,从天而降倒是真的,女主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绊到了脚,然后被绊飞了,然后就压到了那几个欺负苏尧的身体的原来主人的坏学生身上,然后那几个坏学生就被压坏了,然后人就得救了。
于是这个地方剧情就出现了一点点的偏差,苏尧身体的原主也被压到了,而且是被压在最下面,大概就是这样挂的,然后就被同样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挂掉的苏尧穿了。
苏尧醒来的时候,是在学校的医务室,女主角正坐在一旁陪护,然后此时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按理(玛丽苏定理),此时苏尧应该十分感激女主角,并且爱上女主角了的。但是苏尧现在的表情是这样的:= =
首先他觉得很坑爹,他竟然穿越了。
其次他表示很幸运,原主的记忆还在。
然后他觉得很无语,根据原主的记忆,他穿的好像是篇略奇葩的玛丽苏文。
他为什么会知道呢?因为他前几天正好看过这篇文啊!印象深刻的说——因为太玛丽苏了,而且他竟然还看完了卧槽!【别问他为毛看完了,他也很不解为毛看完了。
然后他知道,按照设定,他该爱上女主角了。
苏尧看了一眼女主角,继续这个表情:= =
苏尧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面对一个其实是压死了自己的凶手,爱不下手。
还好这个炮灰角色戏份不多,和女主互动不多,从头到尾,他的主要戏份就是暗恋女主,以此来衬托女主的万人迷属性。
既然如此,那便当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好好享受这种传说中玛丽苏世界才有的世界顶级学校的生活吧!
苏尧心里默默握拳做了个yes的手势。
——喂,你接受设定也接受得太快了点吧!
于是苏尧就开始了玛丽苏(大雾)的校园生活。
没有人发现,被女主角那样一压之后,原本性格就腼腆存在感就弱的这个普通有钱人家的男孩子,存在感变得更加弱了,神出鬼没的就跟个幽灵一样。连以前经常找他麻烦欺负他的人都因为找不到人,久之,也都不再欺负他……或者说忘了去欺负他了。
因为设定的原因,女主偶尔会来关心他一下,不过因为内核已经换掉了,所以他一点都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觉得……= =好烦啊,这么烦能得到男主的青睐么?苏尧颇有点杞人忧天。
大概是因为原作者受日漫的影响比较大,学校里面种了许多樱花。苏尧从走道的落地窗向外望去,可以看到举目所及,基本都淹没在了花海之中,粉粉的连成一片,美不胜收。
苏尧站到落地窗边,摘下眼镜,揉了揉鼻翼,抬眼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虽然做好这是个可爱的男孩子的心理准备了,但果然看到落地窗上隐约的人影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习惯……苏尧对着这自己新的脸发了会呆(其实是犯花痴),然后戴上了眼镜若无其事般离开了落地窗边。而事实上苏尧此时心里的表情是://///////////////////
所以,其实,苏尧是个正太控。他现在正在努力适应自己的身体,为了不让自己变成一个会对自己身体做出奇怪事情的**。至于眼镜,因为发现这身体本身就有点近视,便去配了副带上,顿时变学霸了有没有!【没有
学校生活适应良好。至于家庭生活……根据记忆,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和父母也不是很亲,所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苏尧叹口气,无所事事便开始思念起前世的朋友来……好吧没几个朋友,那就思念爸妈吧……就这样想着,苏尧睡着了。……事后,他被那节课的老师留堂了的事就不说了。

然后时间轴差不多就到了男主角该出现的时候。
话说男主角出现的时候,苏尧也是在场。因为当时,他和女主一起被男主英雄救美了……好吧,他只是顺带的。
事情是起因是那个什么校园文化祭,女主角因为被指派扮演公主一类的角色,然后被女配嫉妒了,然后就被堵墙角了。根据原设定,这个时候暗恋女主的原苏尧同学路过要见义勇为,但是因为太弱了也被堵墙角了……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刚刚苏尧同学只是路过,就被女主同学喊住求帮忙,然后还没反应过来,拉到墙角这里被堵了。
女主这个时候还满脸歉意地对他说:“对不起连累你了。”
苏尧很想揍她:卧槽那你喊我干嘛!
围堵他们俩的女孩子还有几个保镖做帮手,目测是什么柔道部的学长。苏尧想,待会揍人的时候,你们千万别打脸啊。
因为原文里,苏尧似乎是被打了之后男主才出来的,所以苏尧已经对男主不抱什么期待了。
然后,苏尧就抱着头被一顿暴打——不带这样的啊,你们好歹去招呼下女主角啊,凭什么我当炮灰的就那么惨啊!……就这样,苏尧被打晕过去了。晕之前,隐隐约约看到,一双酷帅狂霸拽的腿进入了视线,那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男主了吧。

苏尧是在医务室醒过来的。
麻痹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疼的。除了脸。但是似乎已经习惯了面无表情着的苏尧,此时还是这样的表情:= =果然摊上女主没好事。珍惜生命远离女主。
这样想着苏尧转了个头,却发现自己左手边坐着一个帅哥,从气场气质气味气息来看,和男主角不相上下啊——够冰山够冷酷——原文中的男主就是这样的设定,对别人冷酷无情,对女主温柔绕指。苏尧觉得自己大概被打出脑震荡了,不然为毛有种想吐的感觉呢?
然后这个疑似男主说话了,他说:“你醒了。”
……废话。
他又说:“感觉还好么?”
……不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帅哥陪床的情节好像剧本里没有啊亲,隐藏剧情么?
苏尧没有说话,一直默默地看着那个冷酷的帅哥。大概是眼睛瞪得有点大,然后又像小动物一般湿漉漉的(刚睡醒的原因),帅哥很顺利地就误解了他颜色里所包含的意思——他觉得苏尧大概是在害怕。
……(╯‵□′)╯︵┻━┻看清楚老子是在表达疑问不是害怕!害怕你妹啊害怕!
如果苏尧知道帅哥误解了他的眼神里所包含的含义的话,大概就是上面这种心理。
不过苏尧不知道,他只听见帅哥说:“那几个打你的人学生会已经处理了,记了警告,以后应该不会找你麻烦了。至于这件事的原因,我已经从蓝雪儿同学那里了解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
没错,蓝雪儿就是那个玛丽苏女主→_→。
苏尧说:“哦。”
然后眼神飘忽→_→原来这个真的是男主啊。
再然后,苏尧感受到了一双大手,按上了自己的头,轻轻地揉了揉,然后听见帅哥说道:“别怕。”冷酷的声线中竟然带着一丝温柔!
…………………………= =
苏尧有一瞬间觉得世界崩坏了,男主同学你是不是搞错女主了?

在男主的笼罩下,文化祭什么的算是顺利开完了。在总汇上演了一棵树的苏尧表示:= =好累。
于是在班级里打算开一个庆祝会什么的以庆祝在文化祭上拿了一年级第一名的成绩的时候,没啥纯在感的苏尧,正大光明地溜了。
苏尧逛了大半个校园,最后终于决定,趁着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睡觉去。
追求相当高。
学校各处卫生搞得不错,天台干净得席地而坐都不怕沾上灰尘。
苏尧想,大概是作者设定的好让男女主角随时随地来一发吧。
于是苏尧就上了一处建筑物的天台,找了个有遮蔽的地方,躺下睡觉了。
睡得正爽呢,苏尧就被什么声音吵醒了。
坐起身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传说中的恶毒女配在欺负女主!
不过又关他什么事呢?反正待会男主角一定会驾着七彩祥云登场的啦。苏尧一点都不替女主就担心。→_→说起来,她上次害自己被一群猛男往死里揍的账都还没算呢。
苏尧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就看到女主角被恶毒女配推了一下。
这推一下不是重点,重点是——女主角像脱缰的野马一般被女配推到了自己这个方向,还没等苏尧反应过来,苏尧就成了垫背的替女主挡了一下,然后顺利地让女主停住了,而自己也顺利地飞了起来——说好的动量守恒呢?!
有一瞬间,苏尧感受到了时间的凝滞,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似乎在他和地面之间得到了论证;他觉得每个细胞都在风中得到了绽放,空气君用男低音吟唱着歌颂生命的曲子,只不过因为大概不是唱歌的料,听起来不是很好听;他还看到女主的眼里的泪珠以违反地球重力的方式从眼角迸溅出来,阳光君还给它点缀上了有点刺眼的光芒;最后他看到,天台的栏杆从自己的身下掠过,自己的身体好像终于受到了重力君的青睐,开始往下掉了。
= =还能死得更坑爹点吗?
就在苏尧在所剩无几的最后几秒人生时光中开始感叹这次的穿越之旅实在太短了、评价男主角没有发挥出他该有的价值女主角害人不浅女配恶毒得很俗套、抱怨作者不按常套来那么积极向上的一篇玛丽苏文竟然还要玩死男配角的时候,苏尧突然和传说中的那位男主擦脸而过,然后他的脚就被抓住了,之后他听到了茶杯掉落到地上,发出的清脆响声。
苏尧额头滴落一滴冷汗,好险,差点变成那个茶杯。

2,你是我的红茶——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捧在我的手心里了【呕 然后喝掉

苏尧真心感谢作者给男主设定了像武侠小说中武林高手一样的身手,否则此时他也许就已经是灵体状态,然后看着一群有钱人围观校园暴力惨死案的受害者尸体,发出阵阵唏嘘嘲笑或者感叹声了。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男主抓着苏尧的脚,将他从窗外弄到了室内。
苏尧不明白,轻拿轻放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来个公主抱?放到沙发上后,还“冷酷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说道:“你在这休息下,我去处理下上面的事。”
说着还揉了揉他的头。
苏尧哦了一声,目送着他远去。
后来,苏尧听说那个害他掉下楼差点没命的恶毒女配,被作为学生会会长的男主狠狠地警告了,警告她不准靠近D班的任何人一步。D班就是苏尧和女主所在的班级了。
而女主蓝雪儿,似乎也因为此事,和男主有了更近一步的交集。
苏尧很没诚意地在心里说了一句恭喜,然后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继续每天像个小透明四处游荡。
不过,苏尧看着几分钟前在他对面坐下的女主蓝雪儿,暗暗咬牙:可以不给我拉仇恨么?而且我对你的那个什么亲手做的什么爱心便当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蓝雪儿看着苏尧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下黯然,眼睛里起了一层水雾,将原本就十分漂亮迷人的眼睛,衬得更加楚楚可怜——原文里是这么写的。
苏尧盯着蓝雪儿的眼睛,想的是,会有七彩的眼泪流出来吗?
蓝雪儿说话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懊悔九分苦楚:“你果然还是不能原谅我吗?”
苏尧虽然其实不想原谅她,但是想了想不原谅他她后果,最后还是决定:配角不记主角过,就这样算了吧——和主角作对的配角有过好下场么。
于是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然后扯出了一个生涩的笑容来,说:“没有,我知道不是你的错,雪儿,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天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么恶心肉麻的台词说得那么顺的。苏尧内心小小声喊:喂!好像有点偏离我最初的设定诶!
蓝雪儿一听,遂即就雨过天晴了,她绽放出了一个像太阳花一般灿烂明媚的笑容,将爱心饭盒递到苏尧面前,说:“那就收下它吧!就当做是我的赔礼!”
然后苏尧就听见旁边有人附和道:“这可是雪儿今天起了大早做的,你怎么能辜负雪儿的一片心意呢?”
苏尧想,自己接受了之后,会不会被男主角的妒火烧死呢?不过男主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可怕……还是接受了吧,麻烦还是少一个是一个,以免以后继续被女主烦。而且,听说女主做的饭菜很不错?好像原文里有提到,她有凭借这一点俘获好几个难配的心?所以,应该不会真的领便当?
苏尧在一堆人或期待或嫉妒的目光中接过女主递给她的爱心便当,然后又在一堆人或期待或嫉妒的目光中打开了那个便当。
什么啊,竟然没有发光。苏尧有点失望,遂即想到,哦,这不是中华一番。
然后苏尧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章鱼烤肠,放到了嘴里,嚼动了起来。
周围又是或期待或嫉妒的目光。
苏尧想,这小说变成美食比赛的相关的小说了?我是评委吗现在?
苏尧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在蓝雪儿同学期待的目光中,张了张嘴,最后决定照顾一下女主的心情,说道:“好吃。”还附送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女主听后立刻就又绽放了一个比太阳花还灿烂明媚的笑容,苏尧表示,自己欣赏不来。
然后现场就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以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什么时候围了这么多人了?还有,真的变成女主励志成为厨神的小说了?难道是我穿越的姿势不对?
不过,之后几天还算风平浪静的校园生活告诉苏尧,少年,你想多了。
苏尧还是像往常一样,偶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会呆(花痴),上课打会盹,然后去顶楼还是什么地方睡个午觉,日子真的是相当悠闲啊!苏尧想,有钱人的生活真幸福。

这天,苏尧又去顶楼睡午觉了。
天气真好啊,风好舒服啊,太阳好温暖啊。苏尧就这样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尧感觉到有人在拨弄自己的刘海,似乎还有要摘掉自己眼镜的意图。
苏尧睡得没有多深,一下子就醒来了,然后就看到冷酷帅气的冰山男主蹲在自己身旁,正要摘掉自己的眼镜。
啊。
苏尧喉咙里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短暂的感叹词,似乎包含着“原来如此”的意义,但是“原来如此”什么呢?
男主君见他醒了,也便不再动作了,站了起来,一点都看不出做坏事被抓包了的局促感,他说:“你为什么不回寝室睡觉?”
这个贵族学校还是有学生寝室这种东西的,并且十分豪华,而且据说越是有钱越有地位的人,住的就越是豪华。以苏尧和女主那种家世水平,住的已经算最差的那种水平了,但和外面的四星级酒店一比,还是相当有可比性的。
苏尧能说因为太远了不想走那么远的路这个原因么?——教室到寝室,要走二十多分钟呢,学校还不提供自行车这种设备。
不过实话实说也没什么,于是苏尧就把原因告诉男主了。
男主揉了揉苏尧的脑袋,说:“以后,你可以来学生会办公室睡觉。”
诶?
苏尧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主君,这可是女主级别的待遇啊,男主君,你确定没搞错我的性别?我可是有小丁丁的人啊!
然后苏尧就看着男主十分绅士地伸出了手,道:“走吧。”
苏尧盯着那手心看了几秒,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为了一张沙发,就这样把自己给卖掉了。

一开始几天,苏尧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再加上男主君严肃冷漠的表情和只对女主温柔的设定,他表示自己有点怕。
但几天下来,男主君完全没对他做什么,苏尧渐渐也就宽心了。
而这心一宽的后果,就是他睡午觉,睡过头了。
苏尧从欧式风格的沙发上爬起,迷迷糊糊地找来眼镜戴上,一看窗外:……傍晚了啊。
身上盖着一件制服外套,看大小不是自己的,根据上下文推断,应该是男主的。于是转过头看向另一边的办公桌,果然看到男主君只穿着衬衫在工作。
……学生会会长可以无所顾忌地逃课?还是他本来就课少?
苏尧坐起来,挠了挠本来就已经凌乱了的头发,掏了手机,看了眼,略疑惑:“闹钟怎么没响?”
苏尧当然更想质问男主君:怎么不叫醒我?但他不敢。
男主君见他醒了,放下手中要处理的文件什么的,走过来,理了理苏尧的头发,说:“我看你睡得熟,把闹钟关掉了——昨晚没睡好?”
啊……苏尧看着男主君一副旷课很无所谓的样子,默默无语,然后如实答道:“室友喜欢打呼噜。”
“怪不得你中午总是要睡午觉,有时候上课也打瞌睡。”男主君如此地做了个总结。
于是你怎么知道的?苏尧盯着男主君看,想盯出个理由来——难道每个教室都装了监视器?
男主被他这样盯了一会,转过身去,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继续处理文件,然后道:“我已经帮你和你的任课老师请过假了,所以不用担心旷课的问题。”
……我没担心,又不点名。
睡醒了的苏尧没事干了,打算离开了。他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就这样赖在这里也不好。
于是他站起来,道:“那我先走了。”
“等下。”男主君喊住了他。

男主君说:“你等一下。”
??
男主君又站起,走到门口,拉起苏尧的手,将他带回沙发那:“你先坐一会。”
???
男主君看苏尧仍旧很疑惑的样子,解释道:“睡了一下午,我想你应该饿了,我叫人送了吃的过来。”
啊……
苏尧点点头:“哦。”
不久之后,还真的有人送吃的过来了。
蛋糕甜点马卡龙什么的,牛奶红茶小布丁什么的……于是这章鱼小烤肠怎么回事?一种高档法国甜点餐厅被日本高中生攻占了的感觉。
苏尧抬头看主角君。
主角君说:“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暂时就只准备了这些。”
= =我真的是有丁丁的啊会长大人,还有章鱼小烤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腹诽归腹诽,苏尧还是开吃了——省顿晚餐钱,何乐不为呢。
不过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吃东西,总觉得有点太招摇太不客气了,这毕竟是学生会的地盘啊,要知道在这种全球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学生会可是比校长还至高的存在啊。
于是出于吃人手短的客气,苏尧问道:“你不一起吃点吗?”
男主君愣了下,然后在苏尧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慢慢地喝了起来。
“你不吃蛋糕么?”苏尧问。
男主摇摇头,说,“不喜欢吃甜食。”
= =我也不喜欢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少年。
于是苏尧就咸甜问题和男主君小聊了起来,最后得出了结论:“粽子果然还是肉粽比较好吃。”
男主君放下茶杯,问道:“你喜欢吃肉?”
苏尧点头:“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吧。”
男主角看着苏尧,不置可否的样子。
苏尧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反正晚饭也吃完了,于是站起来道:“谢谢你的招待,我先回去了。”
看看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不早了啊。
男主君,点点头,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说:“嗯,我送你回去。”
……你不收拾下这些吃剩下的?算了,你有钱,不关我的事。
于是苏尧就这样被男主君十分绅士地送到了宿舍楼下。
期间近半个小时路程里的各种牵手搭肩就不详细描述了。
到了宿舍楼下,男主君表示突然想起来有事情要找苏尧的室友君谈谈,关于足球部的一些事——苏尧的室友是足球部的部长。
于是苏尧就这样引狼入室了——虽然他觉得十分可疑。
然后苏尧就去洗澡了,把孤男寡男独处的机会让给了男主君和他的室友。
苏尧从浴室出来之后,男主君已经走了——看来他的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嘛。
瞄一眼室友君,只见他脑门上都是汗,表情惊恐得,像看了《咒怨》之类的电影一般。
室友君看了一眼自己,露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然后去浴室洗澡了。
而这天晚上,苏尧破天荒地睡了个好觉。

3,下雨天要记得不要打伞——感冒是推动情(jian)节(qing)发展的关键要素!

虽然每天晚上的睡眠质量得到了改善,苏尧上课也不怎么打瞌睡了,但他依旧每天去男主角的学生会办公室蹭沙发。
苏尧给自己的这种行为找一个十分正当的理由——这个身体现在正是发育的关键时刻,所以要多多补充睡眠。苏尧虽然是个死正太控,但还不想自己永远一米六。
哦,最近长高了一点了,有一米六一了。
何况,学生会办公室的红茶味道很不错。
只不过→_→这样是不是有点打搅男主和女主的感情发展啊——自上次天台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苏尧举目所及,举耳所闻,都没啥关于男主和女主的绯闻。女主一如既往在她的班里XFXY着,男主一如既往地在他的办公室里优雅冷酷着。
虽然已经穿越了一段时间,时间有点久、自己有点忘记具体的情节发展了,但印象中男主和女主一直是天雷勾地火,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爱上了我我好像也爱上了你我们之间产生了误会误会解开了哦亲爱的你不要死我会让那些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的……最后幸福地在一起了这种节奏,发展还挺快的,本来就不是一篇多长的小说,十万字还不到呢。
于是,我现在是不是成为他们之间感情发展的绊脚石了?……会遭天谴吗?
唉,管他呢,是主角总会在一起的。于是苏尧就又心安理得地去蹭沙发了。

苏尧打开学生会会办公室的门,正要提脚迈进去,然后顿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历史性的一幕——男主和女主终于搞到一起了!衣衫不整!
详细点描写是这样的:女主穿着一看就不是她自己的男性衬衫,因为不合身,而且有两个扣子没扣好,有沟露出来——女主本来身材就十分不错,凹凸有致的;而男主衬衫扣子也尚未扣好,头发还湿漉漉的……这是已经完事又洗完澡的节奏?
但是不管如何,作为小配角,已经打扰到主角们啪啪啪的小配角,应该赶紧道歉然后马上撤离现场——于是苏尧就道歉了:“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不要在意我!”
然后苏尧就关上了门,用跑一百米的速度跑走了。
——留在现场等着被宰吗?!
至于好像听见男主君叫自己等一下?
近视了我听不见!

于是如此这般的,苏尧又逛到了顶楼。
不是学生会办公室所在的那栋建筑物的顶楼,而是一般不怎去去的艺术楼的顶楼。
然后就又是,天气这么好,我们睡觉吧,这种节奏。
这厢,苏尧心安理得地睡着,那厢,男主君找人已经乱作一团。
天渐渐阴了下来,层云交错,底下是乌压压的一片,气压低得有些吓人。隐隐约约,听见远方天空中有闷雷作响。风起了,呼啸着,小树被吹得有些倾倒,大树颤动着树枝,似在奋力反抗……然后雨滴,就一滴一滴地洒落了下来,落到地上溅起水珠,很快地,大地全部都湿润了。
而此时的苏尧,仍旧还在楼顶。
其实他在刮大风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是——卧槽哪个混蛋把门给锁了!
苏尧试着去踹门,但是作为一个一六一的正太,作为一个每天除了吃就只知道睡觉的米虫,在他的暴力和淫威之下,门威武不能屈地表示——我要是被踹开了我还能推动情节发展?我还能领工资?
于是门纹丝不动。
苏尧后悔了,早知道他应该去健身的,或者应该跟着那个踢足球的室友去混个什么足球部也好,也许就能凭借自己一六一的身高和极低的存在感,成为卖菠萝的第十二人了呢?
雨越下越大,并且没有停的趋势,苏尧试着喊了几声有人吗,但是就是因为怕被打扰才来的这个艺术楼楼顶,怎么可能叫得到人呢?而且就算有人,自己的声音也早就湮没在这哗哗的雨声中,没人听得见吧。
我不会最后得肺炎死去,然后结束着有钱人的穿越之旅吧?苏尧躲在仅露出了二十来厘米的屋檐下面,但奈何雨很大风很大,屋檐起不了任何的遮挡作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