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江湖遍地是奇葩 语笑阑珊(上)

江湖遍地是奇葩 语笑阑珊(上)

时间: 2015-08-23 08:07:18

文案

二十二岁,沈千凌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影帝!
然后就在他拿着奖杯热泪盈眶之时,一块天花板轰然掉落,准确无误砸中他的头!
然后他就……穿越了!

秦少宇含笑:若是小凌愿意,我追影宫随时都能办喜事!
沈千凌泪奔:老子特别不愿意!

欢脱掉节操,这个一个没有下限,奇葩遍地的江湖!

HE,1V1,爆笑,神经病,_(:з」∠)_。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千凌,秦少宇 ┃ 配角: ┃ 其它:欢脱,爆笑,无节操,1V1,HE,语笑阑珊

编辑评价:

日月山庄的小少爷沈千凌从树上摔下来,失忆了!不仅如此,清醒后简直换了个人似的。事实上,如今的他是在拿到人生中第一个影帝时被砸中脑袋后,穿越而来。沈千凌很悲催的变成了个弱柳扶风的万人迷小少爷,更悲催的发现这个世界好奇葩,爹爹娘亲乃至哥哥们都赞同自己嫁给一个男人!更更悲催的是,那个男人竟厚着脸皮骗沈千凌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作者以一贯欢脱的风格,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满世界都是影帝的故事!已是影帝沈千凌扮穿越而来扮无辜,厚脸皮的未婚夫秦少宇装深情,爱儿心切的娘亲说风便是雨……情节有趣,惹人爆笑不已。本文没有传统江湖文的血雨腥风,但作者仍有心的处处留下伏笔,一个个谜团等待读者去追寻答案。


1、第1章 轰轰烈烈穿越了!

  
  阳春三月,烟雨江南。
  秦淮河上琴音渺渺,岸边树下桃花夭夭,本该是个踏青出游的好时节,江湖上却出了件大事。
  
  日月山庄的沈千凌从树上摔下来,失忆了。
  这个消息真是非常了不得。
  
  天下群雄皆道,当今武林门派虽如过江之鲫,但真真有能力称霸的,却唯有四家而已。东北无雪门,西北断情谷,西南唐家堡,以及这江南的日月山庄。
  而这个倒霉催的沈千凌,则正是日月山庄庄主沈峰最宝贝的小儿子,全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翩翩佳公子。
  
  “我那苦命的凌儿啊!”气派辉煌的山庄院落中,一个中年美妇正在哭天抹泪,胭脂糊花满脸,场面非常具有有杀伤力。
  “娘。”一个憔悴美少年出现在窗口,“你怎么还没回去。”明明距告别已经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啊!再被她这么哭下去,自己大概会产生“我其实并不是失忆而是已经死了否则娘亲怎会哭成这样”的错觉。
  
  “娘只是舍不得你。”中年美妇用帕子拭了拭泪,“都怨你那该死的爹,竟然不让我们母子相处超过一个时辰,真是铁石心肠!”
  这才是亲爹好吗!沈千凌在心里感慨不已,否则超过一个时辰听她翻来覆去含泪哭诉,自己一定会虚脱,说不定还会再度吐血昏迷。
  想想就很可怕。
  
  好不容易送走妇人,沈千凌又坐回榻上,随手抓过一块糕饼吃,继续听小厮讲那过去的故事,心情简直苦逼到无法直视。
  因为在三天前,他还是颁奖礼上的新晋影帝,拿着奖杯各种热泪盈眶,谁知没来得及发表一句感言,就被掉下来的天花板砸中头,醒来之后样子没变名字没变,身份却变成了日月山庄的小少爷。
  小!少!爷!在刚听到这三个字时,沈千凌瞬间就斯巴达了!他的确是很向往能带一群狗腿耀武扬威,但也仅仅是向往而已啊,怎么能说实现就实现!而且才刚刚拿到影帝就被砸死,还敢不敢再悲催一点!
  
  “凌儿放心,就算是掘地三尺,爹也会将暗算你的人找出来!”刚刚醒转之时,老庄主曾霸气侧漏握住他的手,吹胡子瞪眼道,“到时候剥皮抽筋红烧油炸,随你喜欢!”
  沈千凌瞬间后背一麻,剥剥剥皮抽筋?
  “可恶,竟然敢暗算到凌儿头上,此仇不报,我还有何颜面做他的二哥!”一旁的锦衣青年也怒不可遏,甚至还抽出宝剑劈断了红木桌,非常狠!
  
  在瓷器掉落地上的清脆碎裂声里,沈千凌立刻就饱含热泪!这家人一看就都是暴力分子,万一让他们知道面前这个人已经偷梁换柱,说不定会直接架起柴堆当妖精烧掉!烧掉什么的太悲催了好吗!不管怎样先保住命要紧,就算掉节操也强过被烧成烤鸭!
  于是他果断握住庄主的手,哽咽万分道,“爹啊,我好像失忆了。”非常有专业演员的素养!
  
  此言一出,世界瞬间就安静了。
  
  沈千凌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所有人,心里忐忑不安该不会不相信吧万一被拆穿就死定了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
  
  “失忆?”老庄主惊疑未定重复了一遍。
  沈千凌充分发挥影帝水准,眼里充满委屈泪水,表情茫然又无措,“嗯,想不起来之前的事。”
  “我这是什么命啊……”庄主夫人闻言,立刻就哭天抢地晕了过去,速度特别快!
  沈千凌:……
  
  “所有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老庄主眼中难掩忧虑。
  让一个老者为自己担心,沈千凌有些内疚,但内疚归内疚,他也还没蠢到坦白一切的份上,况且再怎么样也比直接告诉他“你儿子应该已经挂了”要强,于是还是坚定点头!
  老庄主叹气,“大概是摔下树的时候磕了头。”
  
  话音刚落,先前那锦衣青年便又抽出宝剑,怒气冲冲把椅子给劈了!
  沈千凌用复杂的眼神看他!
  你是和木匠有仇吗!
  
  “凌儿放心,二哥定会为你寻遍天下名医!”锦衣青年信誓旦旦。
  “……呃,有劳。”多说多错,沈千凌决定惜字如金!
  
  幸而没有人对此事提出质疑,沈千凌也就顺利度过第一关,并且还收获了穿越标配小厮一个——据说是从小伴到大的书童。于是在最近几日,沈千凌便经常拉着他问东问西,不管将来会如何,多知道一些事情总没错。
  
  “您失忆这件事可了不得。”小厮一边帮他捶腿一边道,“江湖闻讯都炸开了锅。”
  “为何?”沈千凌闻言惊异,“莫非他……我之前在江湖上,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那当然!”小厮眉飞色舞,“如今武林,谁不知道日月山庄的沈小少爷!”
  
  “到底有名在哪里?”沈千凌来了兴趣,难道还是个绝世高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好像还有一些淡淡舒爽!
  “因为公子长得好!”小厮滔滔不绝,“想当年您在西湖赏景,有多少小姐为了挤到跟前看上一眼摸上一把,不惜大打出手,连绣鞋都掉了!”
  沈千凌差点被口水呛到。
  
  “那西北无情谷二当家,甚至还曾亲自带着珠宝翡翠上门提亲,盼得能与公子结成连理!”小厮继续眉飞色舞,“不是我吹牛,往前三百年往后三百年,像公子这样的玉人也是少之又少,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寻常人哪能长得如此好相貌?”
  “你这是在拍我马屁?”沈千凌问。
  “当然不是!”小厮像是受了极大侮辱,“我虽地位低微,但也是有风骨的,怎会做溜须逢迎之事?”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沈千凌有些歉意,从昏迷中醒来就见他忙前忙后端茶奉水,家里人只说叫他阿豆,其余也没细说。
  “我叫七宝豆腐!”小厮挺了挺胸膛。
  沈千凌笑出声,“好好一个人,怎么起个菜名。”
  “是公子你帮我起的。”小厮嘟囔。
  
  沈千凌闻言纳闷,“这么搞笑的名字是我起的?”
  “哪里搞笑了!”小厮抗议,“明明就好吃又好看,公子当时还跟我说了个典故,感人的很!”
  “还是改一下吧。”沈千凌想了想,“不如叫你宝豆?”好听简短又嘎嘣嘎嘣,很适合他吵闹的性格。
  “宝豆?”小厮考虑了一下,觉得似乎还不错,于是欣然接受,“好,我就叫宝豆!”
  
  “那继续来说我以前的事情。”沈千凌道,“山庄内的事情我都知晓的差不多了,还有没有别的?比如说……我的武功比起二哥来谁强?”原先想着能一剑劈开红木桌的,再怎么着也不会弱,后来才得知那锦衣青年竟是所有少爷里武功最差的一个!
  “既然二哥是爹爹儿子里武功最弱的一个,那我应该也还算不错吧?”沈千凌表情充满期待。
  “公子你想太多了。”小厮正色道,“之所以说二公子武功最弱,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你算进去。”
  
  然后沈千凌就坦然接受了这件事?
  那必须不可能。
  事实上他立刻就白眼一翻,啪叽晕了过去。
  惨烈极了。
  
  “啊啊啊公子!”小厮顿时魂飞魄散,赶紧扯着嗓子喊大夫!
  怎么能说晕就晕呢简直吓死人!
  
  一炷香的功夫后,沈千凌床前少说也围了十个大夫,而在卧房外头,沈峰老庄主十分忧心忡忡!
  “我的凌儿啊!”中年美妇又开始哭天抢地。
  小厮跪在地上战战兢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前聊得好好的,后来只说他不会武功,公子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沈庄主深深叹了口气,“之前叫他练,他哭着喊着死活不肯练,现在怎么还为此晕过去了。”
  “凌儿若是有事,我也不活了啊!”中年美妇还在凄凄抹泪,场面非常感人。
  沈庄主头疼欲裂。
  
  大夫诊治之后,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得推测大约是先前本就摔伤头,现在又受了刺激,所以才会引起昏迷。于是在半个时辰后,山庄内所有人都收到了庄主口谕——以后无论小少爷怎么问,都要统一口径说他是个绝世高手!只不过受人暗算,暂时失了内力而已!
  但其实这件事真的很乌龙,沈千凌被撞到头还未痊愈,所以三不五时就会晕一晕,这次仅仅只是凑巧而已啊!
  真是冤枉极了!
  
  “当真?”沈千凌醒转之后,对“自己曾经是绝世高手”这件事表示了极大的怀疑!
  “当然。”宝豆信誓旦旦,“公子当初曾经横扫千军,只身一人单挑魔教,厉害的很!”
  沈千凌显然被这个消息震住了!
  “只是公子一直淡泊名利,所以对外只说这些是大少爷所为。”宝豆大言不惭,“实际上都是公子你做的!”
  沈千凌低头看看自己的细胳膊,觉得瞬间就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小凌。”一个英挺男子推门进来,身穿一袭天青色长袍,身形颀长眉目俊朗,非常帅!
  “大少爷。”小厮赶紧从床边站起来。
  “大……哥?”沈千凌试探着叫。
  
  “先前在路上只听说你失忆,怎么连我都忘了。”男子叹气,“该打。”
  沈千凌缩了缩脖子。
  “我是你大哥,叫沈千枫。”男子坐在他身边,“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沈千凌点头,表情特别诚恳!
  “也罢,先前那些烦心事,想不起来也无妨。”沈千枫揉揉他的脑袋,“小凌还是呆一点好。”
  沈千凌:……
  
  寒暄几句后,有下人匆匆前来,说是庄主请大少爷过去议事。
  “我迟些再来看你。”沈千枫站起来。
  沈千凌点头,目送他出门后转头问宝豆,“我和大哥关系很好?”
  “是。”宝豆点头,“虽说这山庄里每个人都对公子照顾有加,不过公子向来只和大少爷最亲近。”
  沈千凌迅速把他列为抱大腿第一人选。
  
  “既然大少爷回来了,那秦宫主大概近两日也快到了。“宝豆用担忧的眼神看他,“公子想必也不记得秦宫主了。”
  居然还有个公主?沈千凌略吃惊,“的确不记得。”
  “唉。”宝豆叹气,“若非魔教作梗,公子说不定在去年便已经嫁给了宫主,也就不会如今日这般失忆了。”
  
  ……
  等等,好像信息量略大的样子!
  沈千凌脑袋有些乱,“你刚刚说……嫁?”难道不应该是娶?!
  “与秦宫主结亲,自然是我们嫁过去。”宝豆很认真。
  沈千凌安慰自己,大概宫里头说话有忌讳。
  
  其实如果换个角度来看,老天对自己还算不错,不仅给自己穿了一个家底雄厚的爹,甚至还穿了个公主做未婚妻!在前世做了二十二年的孤儿,突然间就拥有了一大堆亲人,这严格来说应该算是好运气吧?
  沈千凌开始慢慢接受了新身份。
  
  但是这份认知很快就在两天后被一击粉碎!
  因为秦宫主回来了!
  
  这天一大早,沈千凌就被宝豆从床上拖起来,又是梳洗又是换衣,甚至还泡了个花瓣澡,捯饬了整整半个时辰还没完!
  “需要这么正式?”沈千凌吃惊。
  “要见宫主,自然要隆重一些!”宝豆替他把头发理顺,配了一根白玉簪,又换了白色云锦袍,穿戴好后恰巧二少爷从窗前经过,于是探头进来赞叹,“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沈千凌成功被雷得头皮发麻。
  
  “如今公子遭受变故,宫主应当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口无遮拦胡乱**了。”宝豆一边帮他系腰带一边叮嘱,“不过若他还是胡乱说话,那公子也尽可当他不存在,千万别像之前一样哭着跑走。”那实在是非常丢人!
  “咳咳。”沈千凌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哭着跑走这件事暂且不提,**什么的……莫非公主是个女流氓?槽!难道不应该是娇羞软糯的大家闺秀吗!沈千凌皱起眉头,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有点落差啊,怎么会有这么奔放的公主呢!这不科学!
  
  但是更加不科学的事情还在后面,好不容易到了晌午开饭,沈千凌虚弱无比被宝豆扶到饭厅,抬眼就见他爹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红衣男子,正在眉目含情冲他笑。
  沈千凌礼节性的点点头,眼神却一直在桌上其余人之间游走!
  公主在哪里?!
  
  “坐。”沈千枫替他拉开椅子,“头还晕不晕?”
  “多谢大哥,已经没事了。”沈千凌一边敷衍,一边继续找公主,真是敬业极了!
  
  “小凌在找谁?”红衣男子笑问。
  “你是?”沈千凌迟疑。
  
  “秦少宇。”红衣男子唇角一扬。
  桌上所有人都紧张顶着沈千凌。
  ……
  这又是个什么状况?沈千凌很紧张,难道自己之前和他关系很好,所以应当泪流满面欣喜若狂?!
  
  “秦宫主莫怪,凌儿他前些天摔伤了头。”老庄主叹气。
  “庄主多虑。”秦少宇眼睛一秒也未离开沈千凌,“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会舍得怪他?”
  语调温柔宠溺,几乎桌上所有人都被感动了!
  除了沈千凌!
  
  他五雷轰顶看着红衣男子!!!!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种对话似乎有哪里不对?!!!!
  
  “小凌想起我了?”秦少宇眼中热切。
  沈千凌继续目瞪口呆!
  
  而秦少宇还在空降人工雷!他深情款款道,“若是小凌愿意,我追影宫随时都能办喜事。”
  ……
  槽!
  沈千凌头晕眼花抓住身旁大哥的手!
  特别需要冷静一下!
  
  “莫怕。”沈千枫赶紧贴心安慰,“若是你还没准备好,亲事缓一缓也无妨,少宇断然不会强迫你嫁他。”
  
  我的个娘,果然是啊!
  沈千凌眼前一黑,轰轰烈烈昏了过去!
  苍天可表,他这次是真的真的,被吓晕了!  


2

2、第2章 不要动了胎气!


  由于天降未婚夫这件事实在太过惨烈,所以沈千凌一晕就是好几个时辰,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而且还昏昏沉沉做了梦,梦里秦少宇面目狰狞步步紧逼,拿着绳子和狼牙棒要捆自己回去成亲,这种画面简直吓死人!
  
  “啊!”沈千凌满身冷汗惊醒。
  屋内烛火摇曳,四周很是安静。
  还好是做梦啊……沈千凌松了口气,擦把汗刚打算去喝水,身侧却突然传来一声询问,“娘子去哪?”
  
  “啊!!!!!”魂都吓没了好吗!沈千凌脸色刷白扭头,就见在靠近床的里侧,秦少宇正斜身半躺,唇角上挑眉间含笑,非常非常妖孽!
  “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沈千凌震惊,而且在我床上也就算了为什么衣衫大敞,快把你的胸膛和肩膀遮起来!
  
  “这话倒是问得奇怪。”秦少宇伸手掐掐他的脸蛋,“不在自家娘子床上,你要我到哪里去?”
  娘子你妹啊娘子你全家!沈千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慌,要拿出影帝水准和敌人对抗!
  
  “看你一身冷汗,要不要为夫替你沐浴?”秦少宇坐起来。
  “你不要动!”沈千凌如临大敌,而且特别想在后面加一句“敢动我就死给你看”!
  “这是在故意**我?”秦少宇失笑。
  沈千凌迅速思考了一下,“你不要动”这四个字哪里有**的意思?
  “当初你我在山洞交欢之时,小凌也是皱着眉头这般求我说疼,不要动。”秦少宇拉过他的手,特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读音。
  
  槽槽槽槽!沈千凌张大嘴看他,脸上毫无一丝血色!满脑子都是交欢交欢交欢!
  这是什么逆天的神展开!他被彻底雷傻了!根据之前宝豆的描述,还以为沈小公子是个娇气善良喜欢嘤嘤嘤的白莲花少年,按理来说应该被人看一眼都脸红才对,怎么居然会跑去山洞跟人偷偷野合,野合这么重口它不科学简直五雷轰顶!脑补了一下细节之后,沈千凌立刻觉得菊花隐隐作痛,完蛋不会有痔疮吧要是肛裂就更苦逼了,医疗条件跟不上就不要这么奔放啊!真是忍不住要泪流满面!
  
  “娘子。”秦少宇在他眼前挥挥手,“在想什么?”
  “……这位……少侠。”沈千凌艰难看他,“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叫我?”
  秦少宇很爽快,“夫人。”
  
  “不如叫我的名字?”沈千凌真诚建议。
  “不好,这样不亲热。”秦少宇摇头拒绝,然后顺手用食指在玉石床栏上捅了一个洞。
  
  沈千凌虚弱往床下走,“我去厨房找点东西吃。”离这种暴力分子越远越好啊!!!
  “夫人这般虚弱,怎么能下地走动。”秦少宇将人一把抱回怀里,情圣道,“况且小心动了胎气。”
  ……
  沈千凌又一次被惊雷惨烈劈中!整个人都轰轰烈烈的崩溃了!
  “你……说什么?”气若游丝,简直是鬼叫。
  
  “我说莫要动了胎气。”秦少宇用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这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千万莫要声张。”
  “你你你……我我我,胎气?”沈千凌脑袋里开过一台搅拌机。
  “嗯,你忘了?”秦少宇右手压上他的小腹,眼底充满拳拳父爱,“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沈千凌眼前一黑,差点又晕了过去。
  不过这次秦少宇及时往他嘴里塞了一粒药丸,清凉甜酸,很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所以沈千凌十分苦逼的昏迷未遂,被迫继续接受残酷现实!
  
  “所以你准备何时与我成亲?”秦少宇手指绕过他的黑发,“再过几个月,肚子可就越来越大了。”
  沈千凌风中凌乱,“我是男人。”男人怎么可能生儿子这太猎奇了啊!
  “所以我才更要将小凌娶回家。”秦少宇用情至深,“我也未曾想到,你竟会为了能让秦家有后,私自找来奇门狐仙,靠丹药怀上了我的孩子。此番深情,为夫定当永生不忘!”
  
  “你一定是骗我的。”沈千凌强迫自己冷静!
  秦少宇苦笑,“我就算骗尽天下,也断然不会骗你。”
  ……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沈千凌手脚冰冷,眼泪刷就下来了!
  其实在之前那个世界里他很少哭,就算后来莫名其妙穿越也没难过多久,但再坚强也架不住这种滚滚天雷啊!居然还有狐仙这种怪力乱神!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竟然有个孩子,沈千凌就整个人都要哭瞎了!
  
  “乖,小凌乖。”秦少宇在他背上轻拍,“不哭不哭。”
  “有没有办法让狐仙再把我变回去?”沈千凌泪奔看他。
  “不行了。”秦少宇叹气,“狐仙的内丹都让你吃了,它现在不过是只普通狐狸,找到又有什么用?”
  怎么会有这么大方的狐仙!沈千凌万念俱灰!
  天可怜见,他所能接受的最大现实也无非就只是肛裂而已啊!
  
  秦少宇扶着他躺好,又柔声道,“这件事千万记得别说出去,否则会被当成异类。”
  沈千凌呆呆看着他。
  “放心,我会带你走。”秦少宇在他额头轻吻了一下,“然后找个海岛把孩子生下来,对外就说是抱养。”
  沈千凌继续面如死灰!
  “我去帮你弄些饭菜。”秦少宇帮他盖好被子,转身出了门。
  
  然后扶着栏杆笑到胃疼。
  居然真的信。
  
  “咦,公子你醒啦?”宝豆小心翼翼探头进来,“方才我看到秦宫主出门,是去为公子准备晚膳?”
  沈千凌木偶一样扭头看他。
  
  “又被欺负了?”宝豆被他通红的眼睛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扶他起来。
  “没事。”沈千凌嗓音沙哑。
  “都这样了还没事!”宝豆气恼,“宫主怎能这样,老是爱惹公子哭!”
  “帮我倒杯水。”沈千凌皱眉闭眼。
  
  宝豆赶紧帮他奉了温热的茶水,沈千凌手哆哆嗦嗦,差点洒到被子上。
  “公子莫怕。”宝豆帮他擦汗,“不然我告知大少爷,让他来陪你?”
  “不用了。”沈千凌摆手,“我歇一歇就好。”
  
  见他坚持,宝豆也没有再勉强,只是在一边帮他捏腿。
  沈千凌欲言又止几次三番,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在我未失忆之前,和秦少宇很亲近?”
  
  “公子很少跟我提及秦宫主,而且就算提到也很冷漠。”宝豆道,“不过倒是经常跟他出去,有时还过夜。”
  冷漠还过什么夜,分明就是欲盖弥彰!沈千凌脑袋又开始嗡嗡响,明明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脸,为什么行为举止差这么多?
  
  “而且前阵子秦宫主被魔教暗算,公子还特意大费周章,从山里请来狐仙做法,搞得自己都病了!”宝豆说得认真,浑然不觉自己又往沈千凌心口撒了一把盐。
  
  还真的有狐仙!
  这两个字简直太有杀伤力了好吗!
  于是沈千凌就再一次昏迷不醒!
  一次又一次晕过去这件事真是非常符合病弱美少年的气质!
  
  “来人啊!”宝豆再次泪奔出门,“公子他又晕了!!!”
  
  片刻之后,沈家众人再次齐齐出现在了前厅,还多了秦少宇。
  “我那苦命的凌儿啊!”凄凄哭诉再次开始,沈二少冷静捂住耳朵。沈老庄主叹气,“也不知凌儿何时才能好一些。”
  “庄主也不必太忧心。”秦少宇道,“待到小凌身子养好一些,我想带他去南海找师傅疗伤。”
  “若是能有尊师相助,自然是最好,但……”沈老庄主面色为难。谁都知道,沈千凌先前只要一提起去追影宫的事,就寻死觅活哭天抹泪,无论怎么哄都不肯!现在虽说失了忆,但毕竟是最爱的小儿子,还是不舍得委屈。
  
  “庄主尽管放心,我自会说服小凌。”秦少宇很有礼数。
  “那就有劳秦宫主了。”沈老庄主显然对他信任有加。
  “应该的。”秦少宇往内室看了一眼,”况且小凌将来还要嫁去我追影宫,自当好好照顾。”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