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重生之庄浅 曼颐(上)

末世重生之庄浅 曼颐(上)

时间: 2015-10-03 18:09:22


末世重生之庄浅★内容简介

No one can be better off without others being worse off.
没有绝对的对错
也没有绝对的善恶
每一个辉煌的背后总有别人的牺牲
每一个成功的背后总有他人的血泪
可是如果命运开了一个玩笑,给了一次新生……

*****************************

>>作为末世文——重生,异能,空间,上辈子死在前面的小攻(?)——标准四要素,没有创新
>>果断开金手指,重生后无虐无纠结走温馨爽文路线
>>关于前传,灵感来自作者君最近看某些文的怨念,伪圣母总是突破一切困难逆境 成为了英雄……而有些人就作为反派被炮灰了
所以本文前面部分逆袭圣母,后面就是正常的末世冒险啦~
BUT,
有些亲说前传看不懂,完全找不到主题,看不下去;但是还有的亲说前传一遍就看懂了,后面的风格反而没有前传黑暗好看...(QAQ...我好纠结呜呜呜...)额,众口难调我也没有办法Orz...但是作者君很喜欢前传的说。不过接受不了的亲可以从正文开始,完全没有问题!(你们不懂我的忧桑呜呜呜...QAQ)

  矛盾

  庄浅一把拔出插在地上的男人胸口的钢刺,鲜红的血流了一地,他挥挥手,冰块瞬间冻住了还冒着热气流淌的鲜血,站在一边的郑宇文默默皱了皱眉毛。
  此时地上已经躺了六具尸体,均被冻住了。
  庄浅捡起地上的枪和刀,在手里掂了掂,一个月前他绝对拿不动这样厚重的大刀。他看了一眼旁边跪着求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人们,不耐的偏开头,就看到了他们救下的幸存者。其中有三个女人,倍受几个大汉几天的**后,有两个已经不行了,还有一个眼神空洞,交错着迷茫无助还有恨。他目光稍微移了一下,角落里蜷缩着几个年轻男人,他们被大汉们逼着做苦力,不给饭吃,身形憔悴消瘦却没什么伤口,被折磨的浑浊的眼神闪烁晦暗。另外一个重伤的男人木然躺在一边,微弱的呼吸着,一天前,他的爱人已经死去了。
  庄浅在内心叹了一口气,看来能苟活到现在,看着几个女人被**的也不是什么好人。
  “宇文,把尸体烧了吧,血腥味会引来丧尸。”庄浅走向他们救下的受害者,给了那个还有活着希望的女人一件外套。这其实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相貌清纯精致,一头茂密的卷发衬得皮肤白皙,哪怕全身上下满是伤口和青紫的痕迹,也看得出她以前是一个幸福的没吃过什么苦的少女。
  可惜了,庄浅找了一张干净的椅子坐下来,唐允哲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嬉皮笑脸的却掩不住疲惫:“哟,这么拼命干什么?赶着回家见你的小**么?”
  庄浅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郑宇文又皱了皱眉,还是使出异能开始烧尸体,杜平跟在他后面,小声嘀咕:“宇文,你看庄浅那样,他现在又不是会长了,再说你还是副会长呢,他凭什么发号施令!”
  郑宇文回头瞪了他一眼:“别乱说,他也是为了大家好,我们一定要一起活下去。”
  说罢,他抬起头看了一圈一起逃出来的同学,最后撞到了李歆看向他的担忧目光,他露出了一个爽朗的微笑,李歆怔了一下,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开始用光系异能救助刚才受伤的同学。
  ……
  ***********************************************************
  “我不同意带上这些人,他们本来就是那些坏人的小弟,很可能居心叵测,其他人看着女人被糟蹋还活的不错也不是什么值得救得人。而且我们的食物也不够。”庄浅背挺得笔直,微微抬高下巴,面无表情。
  不远处,几个被捆着手的男人痛苦流涕的跪在地上,听到这句话,眼里飞快闪过算计愤怒狠毒,但很快被掩住了。
  杜平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他们说了是被逼迫的!”
  “别吵了。”郑宇文拉住了杜平,真诚的看着庄浅,“这是末世,我们人类更应该相互帮助,而不是抛弃同伴。”
  说着,郑宇文两眼亮了起来,声音也放大了一些,他环顾了一圈被破坏的萧索的陆地,有些哀伤,但马上振作起来,认真的说:“只要所有人齐心协力,一定可以活下来的。”
  庄浅挑了挑眉,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郑宇文,形状姣好的薄唇抿的有些紧:“你拿什么保护他们,又拿什么保护大家。”
  李歆笑着打了个圆场:“哎呀,别这么严肃,你看我们一路从市里逃到这里,大家不是都好好的吗?再说还有异能呢”说着她抬起手,上面漂浮着一个光球。
  “才几个人有异能,李歆小姐准备让伤员上场牺牲吗?”唐允哲难得没有嬉皮笑脸,表情有些严肃。
  “你不就是怕死,我告诉你,庄浅,你别摆这副脸,你现在已经不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了,你的钱都成了废纸了!”杜平不满的冲着庄浅喊着,他末世前就讨厌这个高高在上的人,凭什么他们天生就要为了一点小钱卑躬屈膝终日忙碌而他庄浅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一切?那些有钱人都是社会的蛀虫和败类!
  “总之我不承认这几个人作为我们的队友。”庄浅根本就没有看杜平一眼,而是看向郑宇文。庄浅本身就长的好看,平时还好,只是办事的时候气质冷漠严肃,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他,但是如今多了一丝杀伐气息,郑宇文不免一时有些退缩。
  郑宇文叹了一口气,担忧的看了看颓丧的获救者,目光停留在他们黯淡的脸色上:“那你准备让他们怎么办呢。”
  庄浅没有说话,他沉默的看着破败的工厂,仿佛透过破碎的墙壁看到了这千疮百孔的世界。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
  郑宇文见他沉默,更是坚定了立场,他认真的看向庄浅,坚毅的脸绷得很紧:“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还活着的人!”
  李歆感动的看了郑宇文一眼,默默握住了他的手。
  郑宇文没有回头,只是手上用力回握了一下。
  “郑副会长,这人还有好坏之分,你让大家为了坏人拼命?”唐允哲看了看显得有些感动的几人,他们要救的可是□的几个少女的人的小弟和跪在那些人脚下抛弃女友求生存心术不正的人渣!也许有人是被迫的,可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刚刚他们才失去了三名同学……
  “我说了他们不是坏人,人难道没有被逼迫的时候?你就不能给别人一次机会?!”郑宇文显得有些焦躁,他明显不能理解唐允哲的冷漠。
  庄浅抬手按住了还准备说话的唐允哲:“我提议给他们一些食物和武器,然后让他们自己走,我们只带走女人和那个保护女友受伤的男人。”
  “庄浅,你这是在要他们送死!”郑宇文有些难以置信的退后的一步,然后又坚定的向前迈了一步,咆哮到:“他们只是普通人!你过去也是普通人,难道有了异能就可以不管这些普通人的死活吗?”
  你能保护他们一辈子吗?这是末世,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庄浅看了郑宇文一眼,并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口,郑宇文自己没有发现,只要是自己提出的意见,他都喜欢反对,在学校时就是如此了。
  庄浅琥珀色的眼睛干净纯粹,郑宇文不知怎么的有一丝心虚,但他还是不能理解庄浅的行为,他愤怒的看着庄浅。
  “好吧,那我们分队把,你的仁慈会害死人的。”庄浅淡淡的说,他双眼微阖,笔直纤长的睫毛挡住了眼里的思绪。
  “你怎么能这样冷漠!”郑宇文愤怒的无以复加,他不太愿意和庄浅分队,他不得不承认,庄浅对野外行走很有经验,而且一路上帮助大家避过了很多危险。但是……他怎么能这样想?没关系,没有了庄浅的领导,他也可以领导所有人活下去,他一定会活下去的!“好吧,分队,我会保护所有人的。”
  早在郑宇文咆哮的时候,大家就围了过来,不少人现在谴责的看着庄浅,但也有一些人不赞同的看着郑宇文然后鄙视厌恶的看向那几个获救的现在唯唯诺诺的男人。
  “再见。”一起逃出学校的人分开了。
  ……
  **********************************************************
  ……
  “庄浅,我们怎么办?”唐允哲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等一下”,庄浅在车上按了一个什么按钮,收音机里突然响起了哧哧啦啦的声音,最后归为安静,接着,李歆的声音传出来。
  车里人全部刷刷的看着庄浅,他们乘坐了一辆路虎,后面还跟着两辆,三辆车的通讯器都开着,车里人说话其他车都听得见。他们在往北开,要去B市,那里有最大的安全区。
  “哇,庄会长,太牛叉了啊。”
  “就是,无间道啊!”
  “去,明明是007。”
  其他两辆车里传来了惊叹声。
  “安静,听不见广播了,那是我的车。”庄浅勾起一个微笑。
  窃听器那一头,李歆担忧的声音传出来[宇文,我们分开好吗?毕竟B市是庄家的大本营。]
  [他们家的臭钱已经没有用了!]杜平不以为意。
  郑宇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有想吗?庄浅太冷漠了,跟着他说不定被抛弃的哪天就是我了。我绝不赞成他的观点,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
  [我相信你]李歆有些羞涩,[呀!我们为什么要想西南走?虽然B市有庄家,但是的确更安全。]
  [唉。]郑宇文有些担忧,[我们去C市,我刚才感到北边似乎有什么,便跟踪它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十分危险,就赶快退回来了。放心,C市也有基地在,无论在哪里,大家只要努力,就能活下来。]
  [哈哈,他们不是精英小队吗?抛弃普通人,让他们去对付丧尸吧!]杜平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
  但此时众人已经来不及生气了,他们惊慌的停下车,恐惧的戒备着。
  “快掉头!!!!!”唐允哲对着通讯器大喊。
  ……
  ……

  背叛

  D市和E市相交的地方,多了三辆横在路上的车和几只游荡的丧尸。但是全市全国甚至全地球遍布着熄火的汽车和游荡的丧尸,所以没有人在意。
  ……
  ***********************************************************
  “怎么办,宇文,我们被包围了。”李歆焦急的拍了一个光球在郑宇文身上,补充他消耗的力量,他们带出来的同学已经有四个惨叫着被丧尸淹没,还有他们救的人,也只剩下五个了——包括那个绝望的美丽少女。
  郑宇文皱着眉头,火球一个接一个的扔向靠近的丧尸的头,也许他错了也说不定,他执意带着工厂里的幸存者一起,还和庄浅分队。可也许如庄浅所说,他保护不了这些人,甚至保护不了自己原来的队友……
  “宇文,你在想什么?如果是庄浅,早就抛弃这些普通人了!这不是你的错,快想想怎么突围……”杜平控制一个巨大的土块砸向丧尸,一瞬间倒了一大片,但是石块底下的丧尸还在挥舞着手脚,显然它们还‘活着’。
  郑宇文摇摇头,让自己集中精神,是的,也许他做的不够好,但是庄浅更不好,至少他郑宇文不会轻易放弃每一个生命。他说过要所有人活下去,这才是他要做的,他没有时间沮丧……
  ……
  众人终于逃脱了包围圈。
  “啊!”所有人回头,郑宇文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一个被他们救下的幸存者把他的同学推向了丧尸,瞬间,惨叫的同学的身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丧尸群里,只有一只带血的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然后被一只丧尸咬住也拖进了丧尸群。惨叫很快消失了,留下了血液和丧尸的咀嚼声……
  还有两个人劫持着那个少女——郁梦瑶。被那些凶残的人蹂蹑的少女里只有她还活着,她对李歆介绍过自己的名字,然后就沉默着再也没有开过口。那两个人后退着,注意到郑宇文看过来,立刻狠毒的大喊:“不要过来!!你不想伤害无辜的人吧!”
  少女漆黑的眼睛一顺不顺的看着自己,那样的眼神,似乎在超风自己自不量力,有仿佛料定了自己的无能。郑宇文愤怒的眼睛都红了。该死!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自己救了他们,帮助他们逃出迫害,还带着他们一起走……
  郑宇文看到最后一个人已经发动了汽车,其他人劫持着叫郁梦瑶的少女上了车。郑宇文觉得有什么在他脑海里炸开了,然后席卷向他的四肢百骸,烧的他灼灼的痛。他仿佛看到庄浅平静的琥珀色眼睛里带着浅淡的笑,仿佛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郑宇文,你拿什么保护他们呢?”
  “啊!!!!!!”毫不犹豫的拿起庄浅给他的枪,郑宇文对着车前座上的人疯狂射击,是他忘恩负义的把自己的朋友推向了丧尸的爪牙!直到车上传来惨烈的叫声,破碎的挡风玻璃血红一片,郑宇文才喘息的放下枪。他犹豫了一下,郁梦瑶的眼神在他眼前闪过,这个少女还活着,很可怜,她是无辜的……不行,我的同伴已经不能再冒险了!郑宇文很快坚定的对剩下的人说:“我们走!”
  很快两辆车开走了,被剩下的那辆车上驾驶座里的血腥味吸引着丧尸缓缓向它们的美食走来。
  郁梦瑶睁大眼睛,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前座的两个人早以死去。坐在自己旁边的两个男人恐惧的颤动着……明明说过会保护自己的,会让大家一起活下去的,为什么又抛弃她?
  郁梦瑶抓紧了庄浅披在他身上的外套,指尖白的没有一丝血丝。当时那个眉目清浅的少年为她披上温暖的外套,毫不犹豫的转身的时候对她说:“美丽的小姐,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
  她又仿佛看到了他的男友,在那群大汉奸笑着走向她的时候,他双手抱着头,蹲在一边颤抖着。后来夜晚他跪在自己身边一遍又一遍的说对不起,第二天,他逃走了……
  呵呵……
  又被抛弃了呢……
  ***********************************************************
  开往C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辆豪华的轿车上坐着舒市长和他昏迷的宝贝女儿还有他们的保镖,后面几辆车上跟着一起逃出来,在半路遇上的人。
  现在,他们身后是无尽的丧尸。
  叶景程吻了吻他儿子叶曦文的额头,跳下车:“宝贝,记得活着。”
  他使出了一道水墙,挡住了所有的丧尸,并且用水箭射击着靠近水墙的丧尸。
  舒市长后怕的用他的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虚汗,命令保镖:“对着最后一辆车开枪,要制造血腥味!
  “可是……”退伍军人的保镖迟疑了。
  “我命令你。”舒市长的声音战抖着几近尖叫。
  “是。”
  叶景程听到了枪声,痛苦的喊叫声和刹车声。
  他回过头,只看到了那辆豪华轿车在阳光下闪亮的黑色背影与快要消散的尾气烟雾。
  他缓缓的难以置信的偏过头,看到自己的儿子仰躺在停在路边轿车的车后座上,额上的窟窿潺潺的冒着血,驾驶座上的司机还在挣扎,满是鲜血的手,伸出了破碎的车窗,颤抖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又似乎希望有人能拉住他。
  叶景程似乎一下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面前的水墙一瞬间崩塌了,他木然的由丧尸淹没了自己。
  ……
  ***********************************************************
  E市,孟远扶着自己受伤的右手,这是不小心在路上刮破的,只要几天就能行动如初了。
  “孟远,我看到了,你被丧尸抓到了。”他的好友担忧而悲伤的看着他,说出让他难以置信的内容,明明自己刚刚才救了他。
  “孟二爷,老大已经死了,你这么受他重用,就去陪他吧。”他看着自己平日的敌人微笑着,眼里闪烁着阴毒的快乐。
  孟远看向自己的女人,也许他一路都不能再保护她了。
  但那位妖娆的美人似乎误解了他的视线,她有些怯懦的退了一步,目光躲闪,然后鼓起勇气抱住他好友的手臂:“对不起,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准备告诉你,谁知道末世到了……”
  “哈哈……”孟远露出一个笑容,面孔在这个阴暗的废旧工厂里显得有些诡谲,如果不是他的异能已经用光了,他一定杀了这些人。
  他的好友似乎有些不安,但很快恢复了悲伤,将自己的女人搂在怀里:“孟远,我会照顾霏霏的,你……”
  他的对手似乎就没什么耐心了,一挥手:“把他捆起来,留在这里。”
  “不要杀他!就这样捆着他吧,他就不能咬人了……”他的好友是那样的不忍心,他对兄弟的情谊感动着所有人,一些小弟红了眼眶。
  “哼,那我就不和一个怪物计较了。”他的敌人难得没有置他于死地,带着所有小弟走了。
  整个废旧工厂只剩下他一个人,如果他真的被丧尸咬了抓了,这的确是对他的仁慈,可是他没有,就这样把他困在这里,是要他死也不能反抗么……
  他右手上的伤口静静的淌着血,血腥味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传播着,呼唤着,然后他听到了工厂外沉重的喘息声和嘶吼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来了!孟远慢慢闭上了眼……
  ***********************************************************
  “对不起。”郑宇文弯下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他的左手缠着绷带,因为他刚才愤怒的锤向了一堵砖墙。
  所有人都看着他,一股悲伤的气息弥散着。
  他们分队的时候有五辆车,有二十六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两辆车,九个人。
  “我错了。”郑宇文依旧弯着腰,整个人微微颤抖着,“我会先选择保护我认可的同伴和队友,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会放弃其他人。”
  有人看到郑宇文低垂的头上滴下了两滴水,砸落在了地面上,很快侵染了开来,只留下两个小小的浅浅的痕迹。
  “我们不怪你。”
  “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就是,谁知道他们会背叛呢?”
  ……
  众人纷纷表示原谅,只是又有谁能够看出来他们的真心呢?唯有的三个异能者站在一起,难道会有谁要背道而行吗?人总是懦弱而且人云亦云的,很少有人会为了所谓的正义或者坚持站出来反驳所有人,在和平而安详的年头不会,在以生命为赌注的末世就更不会了。
  郑宇文抬起头,叹了一口气:“不过如果可以,我还是会尽量的救人!这毕竟是末世,大家需要相互帮助。”
  刚才真心表示原谅的人心里多了一丝感动,就是应为这样,他们才选择跟着这个人,他是那么的坚定,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保护他们吧,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抛弃他们吧?
  郑宇文坚定的握紧了拳头,缠好的纱布上又渗出了血迹:“大家一定会一起活下去的。”
  夕阳给这个坚毅又温柔的男人的侧脸染上了暖光,李歆有些醉了。
  两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驶向C市的方向,夕阳下,两滴泪痕渐渐干涸,消失,不再有一丝痕迹。
  ……
  ***********************************************************
  全国,无数车赶往着几个大的安全区。
  无数小地方的人自发的组织起来,建立了自己的庇护所。
  无数人躲在家里,关紧门窗,生怕发出一丝声音,数着自己不多、的食物和水,等着救援。
  无数丧尸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他们肤色是浓郁的深青色,双目吐出无神,身上挂着干涸的鲜血和肉末,有些丧尸已经开始腐烂,有些丧尸丧尸身上的伤口却在渐渐愈合……
  ……
  夜幕渐渐降临了,没有天灾,没有天气变异,兴许是全世界的工厂都停工的缘故,夜幕竟是格外美丽。
  深蓝的天空中大大小小的星星闪烁着。没有七彩的霓虹与之争辉,它们更加迷人了。仿佛无数发光的珍珠躺在河流底部,又仿佛细碎的水晶洒在深蓝色的缎带上,美丽妩媚,可惜无人欣赏。
  无论如何,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爱情

  E市,一只丧尸撕碎了异能者的身躯,缓缓的嚼着他的血肉。
  这只丧尸穿着低腰的深色牛仔裤,淡粉的休闲衬衣,军靴设计的皮靴,可惜全部浸透了血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丧尸吃的很慢,似乎比别的丧尸多了一丝优雅,如果有人来看到,就会惊叹,这只丧尸的动作带了一丝标准的用餐礼仪。
  丧尸低下头,伸出手,它的手修长纤细,指甲很长,青色的皮肤沾满了鲜红的血,还缓缓的向下低落着,竟是显得有些妖异。
  丧尸从异能者的脑袋里掏出了一块结晶,是乳白色的,丧尸歪了歪头,这个东西特别好吃,比其他的食物都要好吃。
  他默默啃掉了那块好吃的结晶,慢慢的离开了原地。之后,建筑里面涌出了大量丧尸,开始蚕食地上还剩一半的进化者。
  ***********************************************************
  C市,安全区。
  郑宇文走出门,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已经是二级进化者了,昨天刚刚带着小队做了任务,这个星期他们都休息。
  他来这个安全区已经有一些日子了,他们吸收了一些人,也牺牲了一些人,最后抵达安全区的人里是一开始和他一起的人只有四个,现在只剩下了三个。
  他沿着路慢慢走着,就到了安全区城墙边上,这里有许多人在工作着一次又一次的加厚城墙,每天的劳作可以换得一块粗糙的面饼和一碗稀的找不出米来的米汤。他叹了一口气,末世果然害人不浅,这里的人,也许四个月前还在办公室里享受空调,现在却过的连田间耕作的农民都不如。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骚动,他不由得走过去。
  他看到一个面黄肌瘦的孩子被一个少女挡在身后,少女对面站着一位中年妇女。少女背对着郑宇文,他只能看到她窈窕的背影。
  中年妇女面色蜡黄憔悴,焦急的看着少女,凶狠却色厉内荏的叫嚷着:“他是我儿子,干点活怎么了?”看得出她过去过的不错,枯黄凌乱的头发看得出精致大波浪的影子,虽然干了不少日子的活,可还没完全抹去过去生活留下的影子,估计过去有个坐办公室的清闲工作吧。
  少女的背挺得更直了,声音清脆动人,明明很柔软,却透着坚定:“他才五岁!你会害死他的。”
  吵了一会,郑宇文了解了情况,这个母亲带着儿子来城墙做工,孩子哭着不愿意,妇女给了孩子一巴掌,孩子只好抽噎着干活。少女不忍心看着这样幼小的孩子被强迫,阻止了妇女。
  少女个子不算高,但也不矮,身材很好,穿着鹅黄的上衣和一条发白的牛仔裤,柔顺的黑发披散下来,在阳光下染上淡淡的金色。郑宇文不由的想看看这个善良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也许她有一张天使的脸。他走上前:“这位阿姨,你怎么忍心强迫你的孩子?”
  少女惊讶的回过头,一个提拔的男子站在她身后,他真年轻,却这样高大,英俊正直的脸上一样写满了对这个孩子的同情,她不由得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
  中年妇女终于维持不了脸上的凶悍,悲愤的蹲下身,嚎嚎大哭起来:“你以为我想吗?你知道什么,孩子的爷爷奶奶要人养着,孩子的爸爸为了救我们摔断了腿,孩子的哥哥下落不明,整个家就我们俩可以工作,一个饼要切成三份才够啊!你以为我愿意强迫他,他是我的心肝啊,我过去什么都不让他做,他要什么我都给,你以为他干活我不心疼吗?啊?!可是不干活就饿死了啊!!!……”
  中年妇女越哭越伤心,最后小孩子也哭了起来,抱着她不停的喊“妈妈。”
  “对不起,阿姨……我……我不知道”少女难受的蹲下身,拍着中年妇女的背,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眼眶滑落。
  “不要哭了。”郑宇文弯下腰,掏出他身上带的所有粮票,这个在过去被淘汰的东西成了安全区唯一流通的货币,“阿姨,这些都给你,可以吃好久了。”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抽噎着感谢他,接过了馈赠。在末世,骨气还不如一碗米汤值钱。
  ***********************************************************
  “我叫舒雨薇。”少女背过身,倒退着行走,眼眶还有些红,但哭过后她的眼睛更加明亮,非常好看。
  “我是郑宇文。”郑宇文笑笑,十分温和。他很久都没有看到这样活泼而富有朝气的人了,其实也没有多久,末世才四个月,但他觉得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他每天看到的女人们都凌乱着头发,脸上身上脏兮兮的,一脸疲惫和绝望,但又仿佛被什么鞭策着支撑着做着以前都不会做的活,麻木的活着。他同情这些人,却不愿意看到,他觉得虽然是末世,但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总是有希望的,而这些人让他感到浓重的绝望。
  “啊,我听过你。”舒雨薇露出一个笑容,仿佛阳光一样,“你是烈焰小队的队长。”
  烈焰小队是郑宇文创立的小队,安全区鼓励幸存者自行组织小队,登记在案后,可以接受任务来换取物资——比如粮票。
  郑宇文也对少女露出一个爽朗阳光的笑容,他坚定的看向前方:“这算不了什么,我只是想多杀一些丧尸。要知道,我相信,只要所有人都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大家就一定可以活下来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