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异世之野人记 浪花点点(上)

穿越异世之野人记 浪花点点(上)

时间: 2015-10-13 00:09:48


全文:
林逸飞原本是想在家中好好的宅着过冬,但是他的朋友非得要拉他去神农架找野人去。
他没有扛住最后还是被拉了过去,野人长的像什么,不就是长的像红毛猩猩吗!这野人到底有什么好看的,林逸飞觉得他朋友就是脑子不清醒了。
那么多的美女美男不去看,怎么就喜欢看那些长满毛,还没有进化完全的野人呢!
“西雅,西雅,你是西雅吗?毛呢毛那里去了,虽然我真的不喜欢那毛,但是你也没有必要拔啊。”林逸飞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帅哥,那一身的白毛那里去了。如果是拔掉的那也该有伤口才对,怎么这皮肤还是那样的光滑细腻,这非常的不科学有没有啊。
西雅没有说话,他只是点点头,原来他的雄子是不喜欢他身上的毛啊,难怪老是爱揪掉他身上的毛。
明明他以前喜欢的是软嫩嫩的妹子,怎么最后竟然会和一个全身硬邦邦的野人在一起,最过分的是竟然会爱上了,明明对面的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虽然他能生孩子,但是没少JJ没少蛋蛋他就是男人不是吗,他怎么就爱上了,林逸飞仰头长叹,这到底是世界太疯狂,还是世界太疯狂!!!!!!


  1莫名其妙的就穿了

  林逸飞和几个朋友全副武装的背着大背包,跟着当地的导游加猎人去了山里,因为离发现野人的地方有些远。
  他们这次进山至少要好几天,他的朋友都带着相机电脑,只有林逸飞带着小煮锅调料,和很多能填饱肚子高热量的零食,像牛肉干高热量的巧克力什么的,他的几个朋友说他就是一个吃货,同时他还带了老多的压缩饼干,朋友笑他怕饿死也用不着带这么多,他带了三人份的量,其实进山也就最多三天就出来。
  第一天进山一切正常,于是第二天他们继续前进,第二天晚上林逸飞他们跟着当地向导睡在一处山洞里,没有想到第二天起床来到洞口,山上已经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了。
  外面的风雪很大,导游说今年的雪来的早,如果雪停下来他们就得回去,要不然雪下大了在山上随时都有可能会丧命。
  三天了山洞外的雪也没有停的意思,他们用手机也没有信号,几个人终于开始急了,林逸飞存的食物也开始减少,现在几个朋友都拍着林逸飞的肩膀说他有先见之明。
  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当地导游决定往回走,要不然他们非得饿死在这茫茫大山里,到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给他们收尸的。
  “大家都跟上,别跟丢了,这要是迷路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啊,听说山里的雪女会把男人带走,也有可能被山里的野人带走,跟上都别停下,停下会冻死的。”导游大声的叫着,他带着这几个年轻人出来,自然就该带他们安安全全的回去。
  大雪依然纷飞着,林逸飞眨巴了一下眼睛,奇怪刚才明明风大雪大的,怎么这回雪不但停了,这积雪竟然从小腿肚到大大腿了,每走一步都费力,更重要的是前面的几个人那里去了,为什么他决定这地方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呢?
  林逸飞费力的走着,越走他就越心凉,这决定不是他们走过的地方,原本他们是在神农架的山里,现在看着却更像是个草原的样子。
  “林棋、林棋、胖强、胖强,你们在那里,不要吓我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林逸飞都快哭出来了,他一个城市里的人怎么可能在这样白雪皑皑的地方活下来,包里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撑的了几天的,更何况这天寒地冻的,他必须在两天内找到人带他离开这里,要不然他不是冻死就是饿死在这茫茫的雪原里。
  “逸飞,你小子掉那里去了,快点死出来啊,丫的,你小子别跟兄弟们玩躲猫猫了,现在这天气会死人的啊,你知道不知道。”林棋大声的叫喊着,嗓音里都带着颤音了,他真的怕这个至下玩到大的好友死在这茫茫的雪山里,他们在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跟在后面的林逸飞竟然不见了跟丢了,已经是第二天了,现在是连森林警察都出来寻人了,但是就是没影了。
  “已经五天了,人是肯定不可能在找回来的,你们回去吧,我们会继续在寻找两天,如果依然找不到就必须撤离了,雪越来越大要不然所有人都会有危险。”森林警察对着林棋说道,这些大城市里的公子哥为什么就不能呆在他们温暖的大屋子里好好的享受生活,非要跑到这种地方穷折腾了,现在好了把命都折腾进去就开心了,五天了就是找回来也是尸体了,活下来的机会渺茫。
  林逸飞已经走的脚都麻木了,到现在别说人没遇到一个,就是鬼影都没有一个,他的嗓子眼早就冒烟了,但是他知道不能抓雪来吃,曾经他在一个野外生存节目里看过,直接抓住雪来吃会让口腔黏膜受伤,到时他就死定了。林逸飞实在坚持不住了,他走到一棵树下把背上的背包放下来,这才跪坐在雪地里,把背包里的水杯拿出来,拧开盖子抓起一把雪塞进水杯里,在把水杯的盖子拧紧后,林逸飞这才小心的把水杯塞进直接的衣服,很快他就能喝上水了,只要这次逃出生天,林逸飞发誓这辈子他都不会再去所谓的野外去探险,还有什么野人,谁提他就跟谁急。
  雪再次飘了起来,林逸飞把怀里的水杯拿出来,里面的雪已经融化,他小心的拧开瓶盖放在嘴边喝了一小口,冰凉的雪水滋润了已经快冒烟的喉咙,这口水在林逸飞的眼中比任何什么牌子的水都来的甘甜。
  在喝了一半的水后,林逸飞再次把水杯拧好放回怀里,他重新背起背包往前走,就算遇不到人,他也要在天黑前找到一个遮风避雪的地方,要不然他今晚就得冻死,真是在家千般好,出门半日难,林逸飞眼角滑下的眼泪在还没有滴落前结成了一颗闪亮亮的冰晶。
  天色慢慢的暗下来,林逸飞早已叫不出来了,突然林逸飞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惨白,他听到狼嚎了,绝对不是他的幻觉,真真实实的狼嚎,也许他不会被饿死,也许他不是冻死,而最终葬身在野兽腹中。
  林逸飞很不甘心,他再次爆发出人类的潜力,虽然手脚都已经发麻了,他还是机械的往前走着,希望不被狼群发现。
  可是事与愿违,狼嚎声越来越近,林逸飞已经没有力气在走了,他搓搓手拔出了挂在背包上的匕首,这是他出家门带的唯一一件防身武器。
  “嗷呜、嗷呜呜……”狼群没有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遇到一个雄子,这可是难得的美味,最重要的是这个雄子的身边没有雌子的保护,容易猎的很。
  一只半大的狼戏耍似的扑像林逸飞,他倒是没有一口咬死林逸飞,林逸飞可不像表面那么弱,他在一只狼扑像他的时候,明晃晃的匕首瞬间就割断了那头狼的脖子,鲜血瞬间就溅满了林逸飞的脸。
  西雅奔跑着,他今天要去猎白熊,这种野兽的皮毛非常的厚实柔软暖和,他希望这个礼物能让村里的雄子喜欢,就算他们不愿意和他生活在一起,但是至少让他能拥有一个孩子,这么多年他都是孤孤单单的,他也想要有个家。
  就在他往前跑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愤怒的狼嚎声,一眼看去只见前面几头狼围着一个红呼呼的东西,当他看到那只光洁的手,那沾染着狼血的脸的时候,没错那是雄子,竟然有雄子独自出现在雪原上。
  “嗷,”的一声,西雅用了这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雄子的身边,他抱着了日思夜想的雄子,一脚就踹向扑往雄子的头狼,那只狼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踹断了脖子飞出好远。
  西雅在踹飞头狼后,小心的放下怀里的雄子,接着直接扑向其他几只狼,一拳过去那只被攻击的狼就被打飞出去。
  林逸飞看着一只长着白毛的东西,其实有点像人,也许根本就是野人,在把他放在安全的地方后,直接扑向刚才还觉得非常危险的狼,只见那野人真的是一拳一只,只是几拳就打死了刚才还围着他不可一世的五只狼,这野人可真厉害,林逸飞对自己终于可以舒口气了,他终于可以不用变成明天的狼粪了,但是他又担心起来这野人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习惯,会吃人或者会绑人什么的,真希望他们是吃素食的也不会绑架人才好,不过至少现在是安全了,不用喂狼了。

  2野人出现

  一群狼眨眼就被这个突然出现的野人杀光了,林逸飞已经带回手套提起背包,正等着那个在他面前发呆的野人。
  “走了,别发傻,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风雪的。”林逸飞指指黑沉沉的天空说道。
  西雅虽然听不懂这个雄子的话,不过他还是看懂了林逸飞指的那团乌云,现在是初冬,很快雪会越来越大,他得快些带着他的雄子离开这里,要知道雄子的身体都是比较差的,他不希望好不容易捡来一个,又因为没有照顾好而失去。
  “西雅,西雅。”西雅指了指他自己的鼻子说道。
  林逸飞在听到西雅的声音后,这野人竟然还会说话真神奇,他要是带回去一个,是不是会发财。
  “林逸飞,林逸飞,逸飞、西雅。”林逸飞指了指自己,又叫了一声西雅,表示他知道这个野人叫什么,现在他不用担心被吃掉了,这个野人是有智慧的,只要有智慧那交流起来就简单。
  “林一飞、林逸飞、逸飞、逸飞,”西雅学着叫了几声后很高兴,终于有个雄子愿意告诉他名字了,这让西雅非常的兴奋。
  兴奋的西雅原地转了几圈,然后他在林逸飞的前面半蹲下身子,回头指着自己的背,他要背着林逸飞去这个附近他临时住的地方。虽然他知道把这个迷路的雄子带走不对,但是这个雄子的身边并没有其他的雌子,而且他救了这个雄子,这个雄子就该他是的。
  林逸飞已经背好背包,他看着这个野人指着他的背,他大约明白这个野人是要背着他走,他想想今天走了这么多的路早就累的够呛了,有人愿意背就算是野人他也可以剩点体力不是,现在这种时候没什么好矜持的,而且他肚子已经很饿了,这个野人早点带他去可以避开风雪的地方,他就能早点休息,早点恢复体力。
  林逸飞紧紧的把脸埋在西雅的背上,这野人跑的也太快了点,都赶得上汽车的速度了,真的太快了,寒冷的风雪呼呼的刮着,要是不把脸贴在那厚实的白毛上,那迎面扑来的风雪就想利刃一样刮在脸上,疼的很。
  紧紧的抱着西雅的脖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林逸飞感觉到自己没有力气在抱住西雅的脖子时,西雅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这时林逸飞才敢回头看,那一连串浅浅的脚印,间距的也很远至少有个三米,说明这个野人的速度不但快,就是爆发力也很强,而且这跑起来就像武侠小说里的草上飞,或者说踏雪无痕来的对一些,虽然还是有点痕迹,但是现代人根本做不到。刚才那一路上他什么都没有看到,风刮的其实连眼睛都睁不开。
  西雅在走了大约百米后,他背着林逸飞爬上一处岩壁,那里有个小山洞是西雅打猎的临时住地,不但隐蔽还能遮风避雨。
  林逸飞转头看着十几米下的雪地,要是平时他还有可能爬下去,现在这么冷的天气,他是不可能爬的下去,手指和脚都已经麻木了,还没有爬说不定就摔下去了。
  西雅进入山洞,这个洞口是正方形的不是很高,大约也就一米五左右……他是背着林逸飞爬进去的,里面却还算开阔,宽大约有三米,却又六七米长。
  “逸飞、逸飞,坐着,”西雅指着木桩说道,虽然知道林逸飞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他还是说了,他希望这个来自别的部落的雄子能学会他们部落的语言,这样他们就能交流了,当然他也希望能学会林逸飞部落的语言。
  林逸飞看着西雅指着一个木桩,这应该是让他坐下,这个林逸飞还是懂的。
  西雅很快就把火升了起来,这里虽然避风,但是并不暖和,雄子的身体并不耐寒,还是早点让这个山洞温暖起来。
  在火升起来后,西雅马上就去洞外捧了一大把的雪回来,林逸飞虽然穿了厚厚的衣服,但是在这样的天气路外出,手和脚肯定冻伤了。
  就在林逸飞把手套和鞋子都脱了想要烤火的时候,西雅阻止了林逸飞,他把手中的雪放了一些在林逸飞的手掌里,还做了一个搓的动作,接着他坐在地上,把林逸飞的脚放在他自己的脚上,手上的雪分开放在林逸飞的脚上,这才开始同时搓起来,这是部落里治疗雄子冻伤的最好方法。
  林逸飞知道这个,他从电视里看过,说在雪地里走的太久冻伤了,不能直接烤火的要不然手脚会废掉的,所以他也开始搓气了手掌手背,谁也不喜欢手脚被废掉。
  不过这个野人也太聪明了一点,连这个都知道。
  林逸飞的脚很快就被搓的红红的,原本麻木的感觉也消退下去,西雅开始小心的查看林逸飞的脚,他不想林逸飞的脚被冻伤。林逸飞在西雅把他右脚放在腿上后,那厚实的白毛不但软软的还很暖和,他的脚就不自觉的往西雅的腿间伸去,那里不但暖和还非常的舒服,西雅知道林逸飞的意图,他微微的分开腿,让林逸飞把依然还是冰凉的脚伸进他的腿间。
  西雅在检查了林逸飞的手脚后,这才从地上起来,他拿来了一块小木头,其实是个实心小木凳放在火堆前,又把林逸飞的脚放上去,这才往洞外走去,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暴风雪。
  林逸飞不知道西雅还要去看什么,外面不但下起了暴风雪,而且天也非常的暗了,这能见度觉得超不过二十米,他要是没有遇到这个叫西雅的野人,也许就活不过今晚,不是也许是肯定会死,刚才他差点就被那群狼活撕了。
  其实这个野人长的还真不错,如果忽略那些长长白毛的话,绝对是个美男子,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嘴唇略薄形状很性感牙齿洁白,那眼睛是细细长长的,微微的上挑,鼻子高挺,毛是从脖子的下面开始长的,那一天白发不是很长却比身上的毛硬了一些,耳后也长了一些白毛,大约是保暖用的,没有衣服穿在不长毛,这样的天气早已冻死了。
  西雅跑到远处狠狠的笑了一会儿,这才去他知道的一处地方挖木薯,雄子大部分都喜欢吃那东西,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留意这些东西了,就是为了有一天在得到一个雄子时能好好的照顾他的雄子。
  西雅把一颗大树下的雪都刨开,在找到一颗已经枯死的藤条后,西雅知道木薯还在他很高兴,没有被什么动物挖吃掉。很快尖锐的指甲就出现在西雅的手指上,挖开已经冰冻的土地,那是一颗长的很好的木薯,在整棵都被挖出来的时候,西雅笑了,这颗木薯整整结了五颗手掌般大的木薯,小的也有三个,这些够林逸飞吃上两天了,西雅把雪埋回去,这附近还有不少的木薯,他并不希望被那些找食的野兽挖吃掉。
  在回山洞的路上,西雅猎了两只雪兔,这兔子不但浑身雪白,皮毛也很柔软光滑还很暖和,是冬季给孩子做衣服最好的皮毛。
  林逸飞在手脚烤的暖和后,他拿过鞋子,鞋子已经在火堆边烤的暖烘烘的。
  穿上鞋子林逸飞拿过背包,把自己的长柄锅拿出来,这锅不大也就能泡个两包泡面,不过现在林逸飞非常庆幸自己带着,他把水杯里的水倒入锅里,放在火里靠着,已经一天了他没有喝过热水,等下就着开水啃点压缩饼干就好,其他的明天在说,他已经很累了,巴不得就睡到这个洞最里面铺着兽皮的床上去。
  林逸飞的水还没有沸,西雅就提着雪兔和木薯回来了。
  西雅看着林逸飞放在火上烧着的水,他知道雄子的身体很弱,不可以喝冰凉的水,要不然就会生病,没有想到林逸飞还带着锅,不过这锅长的真奇怪。
  “逸飞、木薯、木薯。”西雅把已经洗干净的木薯递了一颗给林逸飞。
  林逸飞看着西雅递给他的番薯,就是他这个城里来的也知道这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因为实在太新鲜了,难道是专门挖给他吃的,林逸飞接过那只有他手掌大的番薯,不对西雅称这个叫木薯,入乡随俗以后就叫木薯。
  其实林逸飞真的不愿意相信,但是他心里却已经知道,他这是穿越了,原本他走过的神农架绝对不是这样的,这里已经不是地球的范涛了吧,那已经到膝盖的雪,神农架也就下了几天的雪,最多就到脚脖子而已,所以他这是穿越了,而且野人什么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存在的,至少像西雅这样的野人是不存在的,如果真的有,地球还那里伦的到人类来统治。

  3温馨的一幕

  林逸飞把西雅放在一边的那几颗小木薯都放在火堆边上烤着,西雅又出去了,他看到西雅的手里提着两只像兔子的东西,但是比兔子大很多,应该是去处理猎物去了,今晚看来有肉吃了,他一个大男人已经三四天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肉了,说实话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西雅在远处的雪地里处理好雪兔,又用香木树叶在雪兔皮上搓出汁液,这样不但可以更好的保存雪兔皮,而且等皮削制好后还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不管雌子和雄子都是喜欢的。
  在弄好雪兔皮后,西雅又用几根树枝把雪兔皮撑开,这才提着雪兔皮和两只处理干净的雪兔肉回山洞,那些内脏都被西雅埋入雪地的下面,免得血腥味引来狼群什么的,虽然他不怕,但是西雅怕逸飞会被吵的睡不好觉。
  林逸飞把烧开的水倒入水杯,捧着杯子小心的弯着腰走到洞口,外面的风雪很大,看着远处被狂风卷起的积雪,林逸飞真的很庆幸他能在这样的茫茫雪原里遇到西雅,要不然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坐在火堆前,林逸飞看着西雅烤着两只野兔,野兔被西雅插在两根树枝上,驾在火上烤着,没过一会儿洞中就散发着一丝丝的肉香味。
  林逸飞吞了吞口水,他从火堆里扒拉出一颗小的木薯,如果空腹吃很可能会拉肚子,这里可没有什么特效药,虽然他包里还有一些,但是这些都是能救命的,可不能无缘无故的浪费了。
  “好香,”林逸飞换着手拿着那颗木薯,香味和烤番薯是一样的,就是太烫了。
  “啊,”林逸飞叫了一声,眼看着那颗烤好的木薯就要从新掉到火堆里,一只手快速的接住那颗已经被剥去一些皮的木薯。
  西雅把兔子放在石头上架好,这才把木薯外面的皮扒掉,逸飞好像很怕烫西雅笑了。
  留了一点皮剥好的木薯递到林逸飞的面前,“吃、吃。不烫了,很香。”
  林逸飞接过西雅手中剥好的木薯,虽然喝了一些热开水,但是却是越喝越饿,冒着热气和香味的木薯在现在的林逸飞眼里也是难得的美味。
  “很香。”一口一口慢慢的嚼着木薯,满口的香味让林逸飞眼睛湿湿的,差点他就被那些狼当了下酒菜,那样的事想想都觉得恐怖,一点点被撕咬成碎片。
  很快一颗半个巴掌大的木薯就被林逸飞吃下肚。
  西雅在林逸飞快吃完一颗木薯时,马上又从火堆里踢出了另一颗小的木薯,在林逸飞吃完手里的时候,他把已经剥好的木薯再次递给林逸飞。
  两颗木薯下肚胃里暖暖的,林逸飞终于觉得他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活着真好。
  西雅不断的给烤雪兔翻着面,看着油滋滋冒着香气的兔子,林逸飞吞了吞口水,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大块的肉。
  西雅看着盯着烤雪兔吞口水的林逸飞,他拿来了一颗盐石,在烤好的雪兔上慢慢的擦着,这样才有味道,雄子大都喜欢口味好的食物。
  西雅把烤雪兔腹部最嫩的肉撕下来抱在香叶上,他的雄子怕烫,香树叶虽然只有巴掌大,不过用来包肉是很好,上面还有一股子独特的香味,大部分的雄子都是喜欢的,他相信逸飞也是会喜欢的。
  林逸飞接过西雅递给他的肉,咬了一口很烫这是第一种感觉,嚼了一几下后,满口的肉香味爆了出来,肉非常的嫩还很细腻,除了有一股很淡的苦涩味,这烤肉是顶级的。
  西雅在林逸飞开始吃后才撕下一块肉来吃,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的追随者林逸飞,只要让他看着逸飞其实西雅不吃东西都不会觉得饿。
  林逸飞觉得奇怪,他在咬到边缘的时候却是没有苦涩的味道,但是也没有咸味,难道是刚才西雅拿来擦兔子肉的那块白色石头是盐不成,要不然他也没有看到西雅往肉上撒盐啊,很可能是西雅不知道把盐里的杂质去除一下,所以烤肉上会有一些古怪的味道。
  林逸飞看到刚才西雅没有在兔子的腿上擦那种白石,他指了指兔腿,西雅果然马上就撕下一只雪兔腿给林逸飞递了过去。
  咬了两口尝了尝确实没有苦涩味,但是没有咸喂,烤肉的味道就差了很多,林逸飞想到自己的背包里还有孜然和椒盐那些烧烤用的调料。
  想到就做,林逸飞咬着兔腿,用那只干净的手打开背包拿出了调料,里面有不少的瓶子,林逸飞看看,只是拿了一个孜然和装细盐的瓶子,因为这两样东西最多,吃光了以后就没的吃了,林逸飞心里有些难过,不过能活下来就很好了。
  西雅看着林逸飞拿着一个奇怪的透明瓶子,里面有白白的东西很细很细,他有些不解的看着林逸飞把这个东西撒在兔肉上。
  “逸飞,这个是什么。”西雅指着装了细盐的瓶子问道。
  “盐、这是盐,”林逸飞虽然听不懂西雅的话,但是西雅指着他手里的瓶子就知道,他拉过西雅的手,把细盐到了一点点在西雅的手心里,又指了指西雅刚刚用来擦兔肉的白石,意思是这两样东西是一样的都是盐。
  西雅刚开始不明白,但是在他用舌尖舔了一下手心里的盐后,他先是皱了皱眉头,之后笑了,他知道逸飞是告诉他那瓶子里的东西和盐石是一样的都是咸的,不过逸飞手里的盐味道更加的好,一点苦味儿都没有,他的雄子到底来自那里,听部落的老人说,在遥远的一些部落,他们能做出更好的陶罐和铁器,也可以做出味道更加好的盐,那已经不是盐石了,而是很细很细犹如最细的沙子般的盐,不会有一点点的苦味,也许他的雄子就是来自那样的部落,要不然那奇怪却好看的包裹,逸飞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奇怪,但是颜色却是很好看的,林逸飞穿的是黑色带红条的羽绒服,要不是穿的这么厚他早就能冻死了。
  “盐石、盐石。”西雅突然拿起他放在一边的白色石头对林逸飞说道。
  “盐石、盐石,”林逸飞学着西雅的话,西雅听到林逸飞学的有模有样他很高兴,在西雅的意识里林逸飞肯学他的话就是说林逸飞已经开始接受他了。
  林逸飞终于吃了一顿饱饱的,用西雅取来的雪搓了搓手,在去除油腻后,林逸飞这才用毛巾擦了擦手,西雅去取来雪塞进竹筒里,这是他刚才带回来的东西之一,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在雪地里捡到一个雄子,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带锅和陶壶出来的,毕竟要是雌子在野外渴了冬天抓点雪来解渴就好,夏天就更加的容易了,去河边喝点水就好,而雄子就不一样,他们喝了河水就会拉肚子什么的,大家都是很小心的,只要家里有雄子的都会把水煮开了给雄子喝。
  把竹筒放在火堆边,等下要是水沸了就放到一边,这样逸飞什么时候想要喝都可以喝。
  西雅把他放在石床上的兽皮拿到外面拍了拍,又拿到火堆边烤了一下,至少让有些冰凉的兽皮有点温度。
  林逸飞睡在厚厚的双层兽皮上,他身上还有睡袋,他就脱了鞋子和外套,要是不脱明天得冻死,很快在肚子饱饱又安全的前提下,林逸飞很快就睡了过去,他今天真的累坏了。
  西雅看着缩在石床上的人,他不但把洞口用木柴堵住,而且还把火堆移到了石床的边上,不断的在火堆里添加着柴火,山洞里被火堆烧的暖暖的,山洞和外面成了两个世界,一个温暖温馨,一个冰凉残酷。

  4西雅的小心思

  林逸飞这个晚上睡的很好,他这一天遇到了太多的事,又受了惊吓身体也非常的累,要是在不好好休息他真的能累死。
  林逸飞是被洞里飘着的香味给**醒来了,西雅正在烤着一直刚抓来的小黄羊,这羊一直都喜欢生活在山崖上,这座山的岩壁上自然也是有的,它们的肉质细腻,味道鲜美说白了就是西雅特地抓给林逸飞吃的,如果他自己随便抓点猎物凑合就好了。
  林逸飞从睡袋里爬出来,连忙把外衣都穿起来,虽然山洞里有一个大大的火堆,依然还是很冷的。
  “这是什么,”林逸飞指着烤着的肉问道。
  西雅把手里已经放的凉一些的开水递给林逸飞,这是给林逸飞漱口用的,现在的冷水实在太冷了。
  “谢谢,”林逸飞在说谢谢的同时也记住了西雅说的话。
  他接过竹筒先是漱口,这才喝了几口温度刚刚适合的开水,大早上的吃肉回腻,还是先吃点别的东西填填肚子,林逸飞去背包里拿来了燕麦片,只要泡上开水就能吃到一顿很好的早餐,等胃里有了东西就能吃香喷喷的烤肉,这可是纯天然的。
  拿来了小锅倒入温开水烧开后,林逸飞这才把袋子里的燕麦片拆开倒入锅中,瞬间整个山洞里多了一股子的奶香味,牛奶燕麦冲泡型的。
  林逸飞拿着勺子搅动着燕麦,他看着安静的注视他的西雅,这个野人都把食物和他分享了,自己好像也不好吃独食来着。
  拿来了杯子,林逸飞倒了一些在杯子里递给西雅。
  西雅接过林逸飞递给他的杯子,他闻了闻杯子里味道很香,而且里面有一股子他非常熟悉的味道,是奶香味,他的雄子竟然喜欢喝奶,那是孩子才喝的东西,不过他听部落的老人说过,给自己的雄子喝奶水,可以让自己的雄子身体更加的好。
  “谢谢,”西雅也学着林逸飞刚才对他说的话,他知道刚才的逸飞一定是在道谢,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逸飞听到他的话后就笑了起来。
  “你竟然跟着学我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回去了,也许这个世界根本就我一个会说这样的话,不过你要是学会了也好,还有人能和他用中文对对话,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也要学会你们的话,要不然我们就不能轻易的交流。”林逸飞对着西雅笑着说道,他慢慢的喝着小锅里的燕麦片,说实话来到这个世界林逸飞觉得自己前途堪忧,他喜欢各种甜食,现在看着西雅准备的东西这里肯定没有太多好吃的东西,这对一个其实很可能有吃货潜质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西雅自然是听不懂林逸飞的长篇大论,不过他现在非常的开心,林逸飞愿意把食物和他分享,这就说明这个来自别的部落的雄子愿意愿意接受他了。
  要知道在部落里雄子可以随意的接受雌子的东西,但是雄子是不会给雌子任何东西的,因为这样就代表着他愿意接受这个雌子,其实误会有时候是个美好的东西。
  西雅在喝完林逸飞给他的燕麦片后,又拿来了林逸飞昨天用过的细盐,他在一块最好的黄羊肉上撒了一些细盐,这些盐很少他不可以浪费掉的,也许他可以在部落交易的时候换一些更好的盐石来,因为没有准备所以他用的都是单身雌子用的盐石,可惜那些给雄子转用的盐石实在太难碰到了,如果下次遇到不管用什么他都要换下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