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仙三同人]与君逐梦 渝州聆雪

[仙三同人]与君逐梦 渝州聆雪

时间: 2012-10-06 20:14:43

文案
大家好,此文是一篇根据电视剧《仙剑奇侠传三》而改编的耽美同人小说,大体原剧向,部分情节有改编,部分人物设定有改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天,徐长卿 ┃ 配角:唐雪见,龙葵,紫萱 ┃ 其它:


☆、第 1 章

  清风飒飒自天空上流泻而下,一朵朵如牡丹般盛开的白云疾驰过青天,来不及观看它们的容颜,便已经迅速消失在眼前,远方的天空,湛蓝而飘渺,在仙船之中看风景,看到的景色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真实。徐长卿坐在仙船的边缘,紫萱浅浅的依偎在他怀中,他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膀,紫萱柔和的笑着,美丽,优雅,带着一点点小小的幸福。徐长卿回忆着与紫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两百年的辗转轮回,终于在这一刻了结了刻骨的相思,这一刻,他们正式走进了彼此的生命。两百年前,长安的街头灯火辉煌,他与她相识在一个热闹的街角,那时,他是顾留芳,或许从初见时,他与她便注定要几世纠缠;清清河水畔,灿灿桃花开,他对她满怀深情吟诵出那一句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一世,断崖边,他与她携手,毫不犹豫的纵深跳下万丈悬崖,绝望,却也幸福。还记得那一世,他前尘尽忘,一生在玄道观修道,命运的安排,他与她再次相遇,他已经忘记了她的容颜,她的姓名,她的一切,她的再度出现,让他的生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说,她忘不了一个人,所以痛苦,痛苦,便借酒浇愁,他不忍心看到她终日买醉的样子,便陪她一起喝酒,每喝必醉,她稍感动容,却说了一句话,如果他肯娶她为妻,她便不再终日借酒浇愁,不再与众男子厮混,只专心的对他一个人。他先感诧异,觉得此事行不通,因为他是修道之人,可出于对她的怜惜,或者是对她的一点点心动,他答应了她的要求,那一夜,她紧紧的抱着他,感动的泪如雨下……
  又一百年时间沧桑,他们再度相遇,这一世,他是徐长卿,既不是顾留芳,也不是林业平,可紫萱,却还是那个紫萱,没有轮回,没有生死,靠着心里的执着的信念,在人间存在了两百年。徐长卿去寻找紫萱时,紫萱正站在彩虹的尽头,依旧美丽婀娜,徐长卿牵起她的手,说好了,两人要一起走接下来的路。往事历历在目,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深深的镌刻在了徐长卿的脑海里,徐长卿想,他与紫萱的感情确实来之不易,第一世,因为师父们的反对,他与紫萱双双殉情,以悲剧收场,第二世,因为一些小小的误会没有解释清楚,导致两人无疾而终抱憾终身,那么,第三世呢?未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两人相依相偎着沉默了很久,徐长卿本想找一些话题来聊一聊,好打破现在的沉寂,可是,他苦思了很久,都不知道要与紫萱谈些什么,说来说去,总脱不了前二百年的事情,对于今生,徐长卿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忽然,他想到了景天,景天活泼好动,嘴里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是个十足的话痨,如果景天在,气氛一定不会这么尴尬吧?景天,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里,徐长卿腾地起身,加大法力驾驶仙船,仙船行驶的速度明显快了一些,他要尽快找到景天,只有这样,唐雪见才能更快的获救。
  徐长卿蓦地听到地上有人在叫喊,他俯身望去,看到了许茂山、龙葵和花楹,唐雪见倒在景天的怀里,景天正直直的望着徐长卿,不发一声。仙船平稳降落之后,徐长卿让景天他们上船,随后,他便给唐雪见把脉,她脉相杂乱,气息微弱,情况不是很乐观。花楹赶忙给唐雪见输送了大量的真气和水分,可成效甚微,唐雪见毫无起色,景天的心也跟着揪成了一团。
  “白豆腐,怎么会这样?”景天焦急且担心道。
  “雪见姑娘生命迹象微弱,但是长卿没有办法救得雪见姑娘复原,为今之计,只能给她多多输送水分和真气了。”徐长卿说道。
  景天的眼中划过一丝深深的失落,徐长卿是这里最有本事的人,如果他都没办法,那谁还能救得了雪见?
  “真的没办法吗?”景天再一次问道。
  徐长卿无奈的摇摇头,接着,他把自身的水分和真气源源不断的输送给唐雪见,水分和真气不断从徐长卿的身体中流失,渐渐的,徐长卿难以支撑,惨白之色悄悄爬上了徐长卿的脸庞,豆大的汗珠连成串,从他的脸颊流到他的脖子中。
  “你歇一下。”紫萱对徐长卿说道。
  徐长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情急之下,紫萱只好用接替徐长卿去给唐雪见输送真气,唐雪见接受了大量大地之气之后,虽然睁开了双眼,可眼神涣散,还不能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景天本来高兴了一瞬,此刻又心灰意冷。景天看到靠在墙上不住喘着粗气的徐长卿,心里不由的疼了一下,他把唐雪见交给龙葵照顾,自己来到了徐长卿身边。
  “白豆腐,你还好吧?”景天问道。
  “我……我没事。”可事实上,徐长卿说话已经有些吃力了,他刚才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一时半刻是修正不过来的。
  景天怔怔的看着徐长卿,许久,冒出一句话:“对不起。”
  景天本想对徐长卿说谢谢,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抱歉,景天看着徐长卿虚弱的样子,愧疚由心而生,明明不该让徐长卿这样损耗,可是为了雪见,也只能如此,谁让他景天非妖非神,法力又不到家,如果他能救得了唐雪见,他决计不会让徐长卿这样损耗。徐长卿说道:“景兄弟,我们都没有办法,看来只能向掌门求助了。”
  徐长卿一句话刚说完,紫萱便连忙道:“长卿,你先别说话,你刚才损耗了太多的真气,赶紧喝些水。”
  紫萱也因为耗损了大量的真气而瘫坐在一旁,她让其他人给徐长卿倒水喝,许茂山正准备起身,景天已经拿起茶壶倒起了水,他把杯子递到徐长卿嘴边,徐长卿伸手去拿,手一软,竟然把水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幸好这水是凉的。”景天边用手给徐长卿擦衣服边责怪徐长卿不够小心,话语中带着急躁,也带着丝丝的关心。
  景天重新给徐长卿倒了一杯,让徐长卿喝下,徐长卿一连喝了七八杯,才稍稍缓了过来。徐长卿联系了蜀山掌门清微,清微询问了情况之后,只说人间已无可以拯救唐雪见的办法,他们必须去天界一趟,也许在那里,可以找到医治唐雪见的办法。天界距离人间路途遥远,此行凶险万分,但这是他们唯一的办法。
  就在前往天界的路上,仙船被一阵暴风雨打的支离破碎,在此关头,他们只能御剑前往神界,在通往神界之前,必须先抵达神魔之井。神魔之井处于神界与魔界的交界地带,那里有众多的神魔看守,要想进入,并非简单的事。在神魔之井的边缘,连天空都是一派阴霾,浓浓的灰色犹如一张巨大的灰色毛毯,覆盖在每个人的头顶,压的人几乎喘不过起来,乌烟瘴气四处弥漫,时不时还会冒出许多魔怪,众人合力抗敌,再艰再难也来到了神魔之井的入口。神魔之井旁,有一块通天石,景天和徐长卿划破自己的手,把手按在通天石上,在神魔之井打开的一瞬间,景天徐长卿相视一笑,这番情景,让他们二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当日在蜀山,他们一起打开通天石的场景,从那一刻起,他们便不只是个人,那一刻起,他们肩负了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景天来到唐雪见身边,牵起她的手,要把她带到神魔之井时,紫萱却阻拦道:“不可以带雪见进入神魔之井,神魔之井合景天长卿二人的血液方能打开,便只有他们两人才能进入,而我们不可以。”
  景天松开唐雪见的手,说道:“那好吧。猪婆,我们会快去快回的。”景天转而对龙葵说道:“妹妹,照顾好雪见。”
  龙葵点头,依依不舍的说道:“哥哥,一切小心,我们等你回来。”
  “放心吧妹妹,你们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景天和徐长卿踏入了神魔之井,二人脚踩一朵巨大的莲花莲花正以急速带着他们往神界而去,周围的景物,全都是一派模糊之象。景天的心因忐忑而不住的砰砰直跳,神界对于他来说,本该十分熟悉,可此刻他却感到格外的陌生,去了神界,会遇到怎么样的事情,去了神界,是否真能找到救唐雪见的办法?未及深思,一阵阵强烈的飓风便呼啸着迎面而来,冰冷的风如一把利刃穿过景天的身体,他现在感到又冷又疼,一个站不稳,险些从莲花上掉下。徐长卿紧紧抓着景天的手臂,快速用法力凝聚成一个结界,把自己和景天护在结界之内,尽管这样,二人还是受到了寒冷的严重侵袭,徐长卿毕竟是凡人,且法力低微,神魔之井中万象变幻深不可测,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事,不得而知。冰冷的风汇聚成一道道锋利的冰锥,毫不留情的向景天和徐长卿刺来,结界勉强可以抵挡一阵,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当结界被冰锥刺破时,二人只得用剑去抵挡,几番抵挡下来,虽然耗尽不少力气,但所幸的是人没有被伤到。画面骤然转换,冰天雪地竟一瞬间变成了烈火灼烧,一簇簇火焰嚣张的燃烧着,并从他们身边肆无忌惮的呼啸而过,徐长卿依然使用结界庇护,炙热的感觉比寒冷更难以忍受,徐长卿感觉自己的身体似要被烈火烤化,如果过不了神魔之井,他们今天必定会在这里灰飞烟灭,清微曾经说过,只有法力高强的神或魔能过的了神魔之井,其余的,在神魔之井中店铺逃不了灰飞烟灭的命运,徐长卿想,能不能过的了神魔之井,就看上天的造化了。火焰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团凶猛的雷电,结界已被雷电劈毁,徐长卿再无办法招架,他只能祈祷他与景天没事,一旦被雷电劈中,那么下场不言而喻。一道迅疾的闪电闪过他们的眼前,把他们脚踩的莲花劈成两半,立刻,景天和徐长卿腾空在空中。
  徐长卿一把拉住景天的手,他们现在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不断向前,前方雷电越来越迅猛,再往前走,艰险万分。一道闪电朝着景天和徐长卿劈来,劈开了二人紧紧牵着的手,二人均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甩向远方……
  徐长卿缓缓从黑暗中醒来,明媚的光让他的双眼不能一下子适应的了光明,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又伸了伸自己的腿,还有知觉,他慢慢睁开双眼,起身,发现自己身处一处陌生的地方。徐长卿脚踏一块能容下三五人的浮石,身旁一片云海茫茫,彩云上下飘浮,他的身旁,有一棵高大的树,树根深深的扎在浮石中,树干及其粗壮,大约得十人合抱,才能勉强围的了一圈,树皮是深深的棕色,顺着树干往上望去,目光向上延伸很长,才能看到树的树枝,最细的树枝,也有一根竹竿般粗细,树枝上黄叶蓊蓊郁郁,开成了一片巨大的伞,遮住了整片天空,没来由的,徐长卿对这颗树感觉熟悉,甚至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他走到树下,径自坐了下来,看彩云沉浮,一时神游天外。后来,他才想起景天与他在神魔之井分散,不知了去向,想到这里,徐长卿开始不安,自己没有事情,可是不知道景天怎么样了?徐长卿打算去找景天,可四周都是云,没有可以走的路。徐长卿这才懊恼起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学好漂浮术,如果学好漂浮术,自由自在在云端行走都不是问题。不过,即使现在学好了漂浮术,也不知道到底去哪里找景天,他现在在哪里?是已经到了神界,还是去了神界以为的地方,或者还在神魔之井内?徐长卿拿出洞清镜,可是却联系不到景天。如此,徐长卿更放心不下景天了。
  “景兄弟,景兄弟你在哪里?”
  徐长卿对着洞清镜说话,可那头没有景天的回音,徐长卿沮丧的垂下手,不是说好的么,以后洞清镜谁都不关闭,怎的这时景天却忘了?
  既然找不到路,干着急也是没用的,徐长卿想了所有的办法,他联系常胤,联系清微,可都是联系不到,懊恼之下,徐长卿索性坐在地下,努力静心打坐,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渐渐的,徐长卿排空了心中的杂念,头脑渐空,可是一幅陌生的画面却毫无征兆的闯进了他的脑海,画面中,一名白衣男子与另一名男子在神树下对弈,徐长卿凭感觉知道那白衣男子是自己,可是另一名男子,徐长卿无论如何看不清他的容貌,画面一闪而过,徐长卿想再捕捉更多的信息,却怎么样也办不到,他睁开双眼,心中暗暗纳闷自己怎么会见到这样的场景,自己究竟是和谁在一起?那样的画面,是回忆?还是仅仅是自己的想象?这种感觉很真实,可是又那么的虚无缥缈。
  “徐道长。”一个陌生的男声打断了徐长卿的沉思,他站起身,看到了一个身穿黄金铠甲的男子,他气宇轩昂神情肃穆,徐长卿可以感到他身上散发着强烈的神息,他是神,徐长卿敢肯定。
  “徐道长,天帝派我请徐道长到凌霄宝殿去一趟。”
  凌霄宝殿?凌霄宝殿是天帝的地界,自己面前又有一位神仙,难道,现在已经是在神界了么?
  “敢问阁下,这里可是神界?”徐长卿问道。
  “正是,我是神界的巨灵神。”巨灵神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就不再多说一句话。
  徐长卿点点头,便跟着巨灵神向凌霄宝殿而去,如果能见到天帝,徐长卿一定问一问景天的下落。
  徐长卿刚踏入凌霄宝殿,还来不及看清周遭的一切,却见景天迎面向他跑来,徐长卿又惊又喜,连忙快步向景天走去。徐长卿刚要问景天去了哪里时,景天抢先开口道:“你个死白豆腐,你跑哪里去了?害的我好一阵担心,我还以为你在神魔之井中灰飞烟灭了呢。”
  徐长卿看到景天,自然难掩心中喜悦:“景兄弟,长卿没事,你怎么样?我也在担心你的安危。”
  “我当然没事啊,我景天福大命大,你也真行,居然跑到了神树底下,厉害。”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去了那里。”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完全当其他人不存在,坐在宝座上的天帝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不轻不重的咳嗽了一声,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在凌霄宝殿上。徐长卿可以猜到居于凌霄宝殿上的神是天帝,遂躬身向天帝行礼。刚才景天和徐长卿说的话,天帝都听在了耳朵里,他对景天和徐长卿说道:“景天,徐长卿他不会在神魔之井中灰飞烟灭的。”
  “哦。”景天应道,徐长卿没事当然可喜可贺,这时,景天忽然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天帝老头,你说过只有天上的神通过神魔之井时才会毫发无伤,我没事,当然是因为我是飞蓬,但是白豆腐呢,他是人,为什么也没事呢?”
  天帝看了看景天,又看了看徐长卿,思考了片刻,说道:“因为……因为徐长卿仙骨奇灵,非常有修仙的潜质,所有神魔之井并未对他产生任何伤害。”
  天帝回答的很勉强,徐长卿相信了,但景天却对天帝的话持怀疑态度,景天虽然不懂天界的事,但刚才天帝说话时吞吞吐吐,神情极不自然,景天就知道这里面八成有问题,神魔之井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有因必有果,徐长卿能上来,一定不只是一句仙骨奇灵就可以打发的。
  这时,景天身后的一位穿粉色纱衣的神女说道:“飞蓬将军,你能重回天界实在是天界的喜事,还有徐道长,你们分开这么久,终于重逢了!”
  神女话语中不无喜悦,她本想再说下去,可被天帝瞪了一眼,立时就不敢再说下去。景天就开始琢磨了,他与徐长卿分开也没有多久吧?最多一刻钟,一刻钟也算久么?
  “天帝老头,白豆腐现在也回来了,你该告诉我怎么救雪见了吧?你说了半天夕瑶,都没有说过雪见。”想着唐雪见的情况,景天不禁又着急起来。
  天帝说道:“其实要救唐雪见也并不难,只需要千年神树上的一颗神果便可,但是天界唯一的神果却在夕瑶的手中,要想找到神果,就必须先找到夕瑶。”
  景天说道:“这容易,你告诉我们夕瑶在哪里。”
  天帝叹了口气,说道:“夕瑶她现在在御花园中,不过,她因思念飞蓬而渐渐心灰意冷,早已幻化成了一朵花,没有了人形,要找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听到这里,景天心蓦地一沉,夕瑶思念飞蓬,也就是思念自己的前世,虽然是前世,但毕竟他也让夕瑶思恋了一千多年,就算事情已经过去,景天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夕瑶,景天听天帝说了飞蓬与夕瑶的种种,也暗暗为这一对感到遗憾,同时也感叹夕瑶的执着,飞蓬都已经不在了,她还那样不放过自己,非要在长久的思念中痛苦千年,何苦呢?景天这时又想到了徐长卿和紫萱,紫萱不也是这样为徐长卿等候了二百年,如今终于修成正果了么?可不管怎样,景天认为长卿是长卿,他是他,长卿可以做回紫萱爱的顾留芳和林业平,而他却做不回飞蓬,景天就是景天,转世了,有些记忆自然就远去了,记忆远了,慢慢也就淡忘了。
  徐长卿说道:“可是为了救雪见姑娘,我们一定会找到夕瑶。”
  景天不住的点头表示同意,并对徐长卿表示赞成,到底是好兄弟,兄弟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景天其实就欣赏徐长卿这点,可以说,徐长卿这人几乎不自私,而且特别热心,总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去做,这样的白豆腐想让人不爱都难。见景天和徐长卿二人意志坚决,天帝就给他们二人指明了去御花园的道路,二人一刻也不敢耽误的朝御花园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与君逐梦2
  离开凌霄宝殿,只见白云在身旁不住的环绕,放眼一片广袤的白,抬头,是蓝到透明的天空,低头,白云踩在自己的脚下,景天本以为踩着白云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可是却没有那种不踏实的感觉,天界风景虽然与人间不同,景天想好好的参观游览一番,但是很遗憾,他与徐长卿都迷路了,找不到去御花园的路。景天问徐长卿路怎么走,徐长卿只有无奈的摇头,景天无语,自己的方向感还好,可这里毕竟是天界,人生地不熟,就算他上辈子是神将飞蓬,那也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一千多年了,谁还记得天界的路怎么走?徐长卿就更指望不上了,他本来就有点路痴,到了天界,路痴指数光荣的升级了。
  “景兄弟,我们可以看地图啊,我们有天界的地图。”徐长卿说道。
  “那你还不赶紧拿出来,害我们走了半天的冤枉路,真是的,早一点找到夕瑶,我们就能早一点救雪见。”
  “嗯。”
  徐长卿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了神界的地图,确定了他们现在所处的方位,按照路标的指示,仔细而耐心的寻找着通往御花园的路,只盼着不要再走岔路就好了。几经辗转,二人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神界御花园,花园里的天空,比通常见到的天空要蓝上几倍,一如画笔蘸墨,潇洒的往天上一笔涂抹,画成了一幅梦幻的画卷,天空万里无云,置身这里,却顿感心神畅爽,景天不禁感慨,原来天上还有天。绿草如毛毯,绵延向远方,景天和徐长卿慢慢向前走,茵茵草地上盛开着千簇万簇的美丽的花朵,朵朵色彩艳丽芬芳扑鼻,形状各异,天帝说,夕瑶就在这御花园中,千簇万簇的花朵中,总有一朵是夕瑶,可景天却犯了愁,他不认得夕瑶,更认不得夕瑶变成花是什么样子,天帝说,夕瑶的样子就是唐雪见的样子,但是花丛中什么都找不到。
  “夕瑶夕瑶,你快快现身,快快现身。”
  这句话,景天重复念叨,花丛中无任何反应,徐长卿撇撇嘴,来到景天面前,似开玩笑的对他说道:“景兄弟,长卿发现你有当法师的潜质。”
  景天疑惑道:“法师?为什么啊?你难道不觉得我更像大侠吗?”
  徐长卿说道:“不对,就是法师。”
  “为什么?”
  徐长卿淡淡一笑:“你刚才一直念叨夕瑶快出来快出来,我觉得……我觉得……嗯,好像是招魂一样。”
  景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徐长卿说自己像法师,是这么个来由,他还当是怎么回事呢。
  “好你个白豆腐,居然也学会开玩笑了啊。”景天心想,刚认识徐长卿那时,徐长卿根本不懂的开玩笑,现在虽然会了吧,可还是那么的冷幽默,唉。
  景天对徐长卿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好啦好啦,你不要学我啦,要学你也学不像,还是找夕瑶吧,白豆腐,你有什么办法吗?”
  徐长卿看着景天,两人双眼交汇时,徐长卿又轻轻摇了摇头。
  景天无奈道:“就知道你也没办法。”
  徐长卿没有接景天的话,他走到花丛中,仔细观察一朵花的模样和形状,它们比人间的花要大一些,也更加美丽,徐长卿想,夕瑶既然化身花朵,必然会与其他花有所不同,只要找出一朵与众不同的花,那朵大概就是夕瑶没错了,只是找了好久,徐长卿依旧没有找到特别的那一朵。
  景天站在花丛外,看徐长卿在花丛里忙着寻找,便逗他道:“白豆腐,你在里面找什么呐?”
  “找一朵与众不同的花。”徐长卿回答。
  景天调皮一笑:“肯定在找夕瑶是不是?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在我之前找到她,找到她呢,好出风头,顺便也能一睹芳泽,对不对?”
  徐长卿看了看景天,没有说话,继续低头去找,都什么时候了,景天还是顽性不改,依然开玩笑。
  “白豆腐,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男人嘛,有哪个不想看看美女?不过夕瑶可是与那个猪婆长的一模一样哎,估计好看不到哪里去,嘿嘿。”
  徐长卿继续不说话,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景天对他开玩笑,他都是半理不理,徐长卿知道景天毕竟是孩子,爱说爱闹是天性,也就由着他,徐长卿天生喜欢安静,对于景天的吵闹,尽管他听进了耳朵里,却是不往脑子里去的。
  景天看徐长卿没反应,便又说道:“白豆腐,不要不好意思嘛,虽然你我都是名花有主,但是看看别的女人总没有错,男人嘛,三妻四妾的都不是问题,等我有钱了,我就再多纳几个小妾,专门气一气那个死猪婆,她要是不听话,我就一纸休书把她休掉。”
  景天滔滔不绝的说着,着实让徐长卿很无语,听着听着,徐长卿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心烦,平时他听景天吹牛玩笑说大话也不在少数,都没怎么在意,甚至他因为去找紫萱而和景天分开的那几天,没有听见景天吵闹都有些不习惯,可是今天,为什么一听到景天的话,他就莫名的感到心烦?甚至不希望景天再说下去,也不希望他再开玩笑。
  “景兄弟。”
  “怎么了?”
  徐长卿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面对着景天,微抬下巴,说道:“景兄弟,如果你要是实在闷的慌,就去练一练剑。”
  景天猛地怔了一下,“练剑?为什么要练剑啊?”
  “要不你就和我一起来找花。”徐长卿说道。
  “我不去。有你一个忙就够啦。”
  景天索性坐在了草地上,他不是不想去找,而是天生对花粉过敏,一闻到花粉,他就会全身起小红疙瘩,奇痒无比,况且,景天喜欢看徐长卿忙忙碌碌的样子,徐长卿忙碌起来,景天总觉得他特别亲切,嘿嘿,谁让白豆腐是他景天的徐手下呢?既然是手下,给主人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徐长卿看到景天那懒懒的样子,彻底对他没辙了,徐长卿任劳任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天生就这个命,而且是景天的手下,身为手下,不得不为主人做事。蓦地,徐长卿就想到了清微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聪明人是瘪熊的奴。这句话套用在他与景天身上是一分也不差的,一个什么都会做,而另一个……徐长卿想,景天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出来闯江湖的,反倒很像长途旅行,一路上游山玩水吃吃喝喝,完全一副轻松的样子。徐长卿转过身,把身埋在花丛中,不由自主的笑了,其实,像景天这样也很好,但是徐长卿知道自己做不来,景天可以无忧无虑,可是他不行。
  徐长卿这时发现花丛中有一朵洁白的百合花,花朵大约有一个水盆那么大,样子倒没有什么奇特,只是凑近一看,才知道了些端倪,这朵花没有香味,而其他的花都散发着浓烈的花香。徐长卿伸手在花瓣上碰了一下,花没有反应,他想,这朵花会是夕瑶吗?可是看遍了整个御花园,就数这朵花与众不同了。
  “景兄弟。”徐长卿叫景天过来,指着那朵花说道:“景兄弟,我想这朵花可能就是夕瑶。”
  景天看了一眼洁白的花,说道:“不可能吧,这么快就找到了?”
  徐长卿道:“我想是的,如果不是,那我也不知道了。”
  景天说道:“白豆腐啊,就算它是夕瑶又怎么样呢?它也变不成人形,你没有办法,我更没有办法。”
  “只要肯想,办法终究会有的。”
  思考了片刻,徐长卿决定试一试。
  “景兄弟,夕瑶是为了你才变成花朵的,我想,她应该还牵挂着你,如果你能陪她说说话,或许……或许她可以……”
  “打住。”景天没等徐长卿说完就拦住了他的话。“白豆腐,你的意思我懂,可是我不是飞蓬,我也不认得夕瑶,和她说什么呀?”
  “总得试一试,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
  景天抖动抖动身子,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想法是不错,可我毕竟不是飞蓬。”
  不是飞蓬,怎能诉说出夕瑶的思念?不是飞蓬,又怎能懂得夕瑶的心思?不是飞蓬,又怎能唤醒夕瑶的回忆?如果只有这个办法,景天认为他们定是成功不了的了。
  徐长卿说道:“景兄弟,你就是飞蓬,这里只有你可以。”
  “我不是飞蓬!”景天再一次强调,语气加重了一些,不知为什么,他不愿意徐长卿说他是飞蓬,一旦回忆起了前世,今生的生活就会被打乱了,有了唐雪见还有龙葵,他的生命里又将多一个夕瑶,到时候,他该怎么办?前世今生,同样的难舍难分。
  徐长卿看到景天否认自己是飞蓬的事实,蓦地心里一痛,他知道景天不是飞蓬,尽管飞蓬是景天的前世,但是一经转世,前缘就一笔勾销了,从此,他与那些记忆,就再无瓜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