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海怪联盟 天堂放逐者(上)

海怪联盟 天堂放逐者(上)


海怪联盟★内容简介

末世来临的时候,主角在一艘船上…

因为童话,传说里带来灾厄与恐惧的塞壬(海妖)就成了人们印象里美好善良的人鱼,
其实它们爱的方式,是用尽手段将人拖进无尽的波涛之下,即使是死亡,也要得到,
即使拥抱的是尸体,也绝不松手,会在窒息绝望的人耳边轻喃,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按照作者一向的坑爹程度,会有人告诉你,信了上面的话,你就输了╮(╯_╰)╭

身在末世,朝不保夕,绝境中静静等待死亡的夏意以为自己会被海怪吞吃时
遭遇了一场无法想象的意外。

PS:2012不写末世文多可惜(泥够了)没有丧尸没有随身空间- -
主角一,夏意,一个性格有缺陷的人
主角二,塞壬,种族人鱼,该种族于本文中不是弱受不会生子绝非宠物也不会跑上岸
←事实上这货是海怪联盟总BOSS,统御一群品味奇怪长相狰狞体积庞大的生物。
(寒海巨鱿:知道我们的老大是怎么选的吗?告诉你,谁吃得最少,谁就是)

如果有一天发现本文的名字是海鲜联萌的话,一定是JJ被喵星人占据了 


1、序章

  1月8日,南极罗斯海。
  
  这是南太平洋衍伸进南极大陆一段狭长海岸围裹的大海湾,它比四川云南两个省加起来还要大,全年被冰层覆盖,一片冰与蓝的唯美交汇中,会出现两三处深幽的黑窟窿与狭长可勉强供小型船只行驶的裂缝,那下面就是寒冷异常的海水。
  但此刻这处静谧悠远的冰海沸腾了,无数圆滚滚的企鹅与海豹摇摇摆摆的往前挪,纷纷跳下冰冷的海水,远处的冰山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那是成片冰层在融化断裂。
  
  “真奇怪!”
  一艘途径罗斯海的捕鲸船,上面的船员纷纷侧目。
  
  企鹅会留下一部分同伴照看年幼的成员,这样成群拖拽着,也不顾雏鸟是不是已经学会游泳,没头没脑往海里扎的情形,实在太诡异了。
  
  “赶紧离开!可能是冰层断裂!要是被困在这里就麻烦了!”
  船上的人全部吆喝起来,但不知怎么的,螺旋桨转着转着就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止不动,电机发出刺耳的怪响,正在船员纷纷大骂时,忽然整艘船诡异的往上颠了下。
  
  “上帝,那是什么?”
  一条比水桶还粗的长长腕足破冰而出,让人胆寒战栗的是,那上面不是密密麻麻的圆形吸盘,而是锋利无比的倒钩,水珠从上面争先恐后的落下,雪亮得都在反光。
  
  然后是第二条!
  干脆利落的啪地一声砸在船体上,钢铁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捕鲸船失去平衡,一头高高翘起,冰冷的海水倒灌而入,摔落甲板的船员虽然及时抓住了牢固的东西,但整艘船已经被牢牢缠住,不到十五秒,就已经被拖下海面。
  
  人在冰寒的海水下,一分钟就要死亡,不是淹死的,是冻死的。
  有体格健壮的船员,熬得时间稍微长一边,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绝望看着冰澈的海水深处,一对大得恐怖的黑亮眼睛正森森的盯着这边,庞大的身躯只伸出三条腕足,就轻松将一艘船拖入了海中,两条长得多的触手漂浮在海水里,悠然自得的任凭海豹与企鹅在它的身上踩踏过去。
  
  这些枉死的船员并不知道,罗斯海上方正在发生可怕的变化。
  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那些没来得及逃下来的海豹们发出凄厉的哀叫。
  冰冷的深水下,海怪圆鼓鼓的大脑门往后一仰,再次伸出腕足,覆盖海水的整片冰层被它大力上捶,顿时成块粉碎,一些企鹅与海豹顺利跌了进海水,但仍然迟了些,有些已经痛苦的在水中抽搐,立刻有不少海豹与企鹅游过来,它们不惜用身体撞击,只为迅速携带这些受伤的同类进入深海。
  
  这时,被寒冷海水生生冻死的船员慢慢往下沉,海怪用没有倒钩的触手挨个戳了戳,大约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类到了安全的地方后反而死得更快。
  察觉到船上所有生命气息都消失了,海怪放开了裹着船的三条腕足。
  
  那坚固的钢铁船体上出现了明显勒痕,以及一块块可怖的斑驳痕迹,那是海怪腕足上倒钩留下的,这些大体呈三角形的倒钩尖端锋利无比,会在勒住后360度旋转,没什么东西能抵挡得住。
  仿佛有肉眼看不见的死神在肆掠,短短几分钟内,罗斯海上方就再没有了生物的哀嚎。
  
  海水,已经成为唯一的屏障,和生死界限。
  再十五分钟,冰层全部融化殆尽,那些不幸的生物尸体落入水中,而海水温度也逐渐升高,让海面下幸存的企鹅与海豹不得不忍受极限往更深的海水里潜去。它们并不是鱼,能在水下待的时间是有限的。
  
  而这只外形完全是鱿鱼,却足足有四十多米长的海怪却在距离海面不远处游曳着,又过了一阵,大约是察觉到海水没被蒸发,它小心翼翼的探出触手钻出海面,细细长长的尖端就像触角一样晃动着从海面上哗啦一声擦出一道悠长的水痕,然后它立刻迅速下沉,所过处都在回荡一阵人类耳朵无法辨明的次声波。
  像是得到了这讯息里的含义,海中的企鹅与海豹纷纷上浮。
  可是它们当中的有些还是永远沉入了冰冷的寒海。
  
  现在只有一条捕鲸船漫无边际的漂浮在没有冰层的海面上。
  这大约会成为传说里的鬼船吧,船上的仪器完好,船员却全部消失了。
  或者船体上的斑驳痕迹能够证明它遇到可怕的海怪。
  
  那种传说里袭击船只,生吞人类的恐怖生物。
  
  ***
  1月6日15点51分,某国卫星监测到罗斯海一处磁场空洞的大气层发生了一次可怕变化,导致足有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冰层全部融化,辐射的直接照入在十分钟内就杀死了许多生命,大气的忽然稀薄,让正好处于极昼的这处南极区域,温度陡然升高,海平面上涨了好几米,尽管之后周围的大气缓缓移动填补过来,也堪称是一场形同毁灭的灾难。
  
  末日电影或者小说里开头都是这样的:人们匆匆忙碌着开始一天的工作,完全不知道死亡的阴影在逐渐笼罩,世界即将毁灭,如果不是生化病毒已经蔓延,就是外星人已经停在地球轨道外,总之悲催小人物面对骤变只能惊慌失措,绝望挣扎。
  
  但真正的世界末日它来的时候,不但有预兆,而且举着镰刀的死神总在缓慢挪进。
  可它的动作实在太慢,几乎让人觉察不出。
  
  人们最多在见面时会抱怨几句气候越来越诡异,没有春秋之分,离开冬天直接就迎来夏日,支持环境组织宣传臭氧层空洞导致的全球变暖,仅此而已。
  


2、初始

  “日前英国海岸出现大批死鱼,被海浪冲上沙滩的尸体少说也有数万,科学家分析,可能是海水温度过低,导致海洋生物大批死亡…”
  
  机场候机大厅里悬挂的液晶屏幕上出现的女主播正在报早间新闻。
  公众场合有些吵杂,隔得远点就没办法听清新闻,还得是眼睛好的人,才能看见字幕。
  
  人群中一个穿着灰色呢绒外衣,裹着一条围巾的男子抓着一份晨报在翻。
  B版新闻,标题黑体字加粗“美洲海岸一小镇,大批海鸟离奇坠亡”。
  他蓦然抬头望了眼电视屏幕,但那篇新闻报道已经结束了,女主播正在说中东的战争局势,男人若有所思的将手上那篇海鸟集体死亡新闻细细读了一遍。
  
  这是一周以来,世界范围内沿海城市出现的生物连续离奇死亡事件其中之一。
  所谓科学解释,无非气候变化悬殊,或者怀疑人为的次声波,看上去都颇有逻辑,但随便哪个人仔细一琢磨,就觉得蹊跷,怎么会有同一地区,只死这一种生物的事情,就好比这篇新闻,一种小型海燕像下雨一样**在美洲的一个小镇上,没有发现丝毫中毒迹象,就好像它们忽然不会飞了直直的从天上掉下来,偏偏在这个小镇上,其他鸟类与动物都安然无恙。
  
  以及刚才的新闻,好像英国海岸上被冲上来的尸体,也都是同一种鱼吧。
  这世界真是越来越离奇了!
  
  这个男人名叫夏意,二十七岁,娱乐圈芸芸大众里的一员,属于提起他名字,都会让人想半天后反问“这是谁,是个明星吗”的那种人,明明演过不少电视剧,但是前辈同辈乃至后辈都红了,就他高不成低不就,好像就圈内人才知道他存在的三流演员。
  
  夏意在等航班,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圆脸戴无框眼镜的年轻男子,打着呵欠,神色不愉,看上去跟周围那些跑商务的白领没啥区别,这是夏意的助理李绍,刚刚跟他三个月,事实上也是才熬过培训的业内新人,没经验没能耐,夏意的事情不多,却能把他忙得团团转。
  李绍眼皮子浅,遇事爱大惊小怪,但时间会慢慢磨砺他的性格,不用多,只要在这个圈子里跌打摸爬个八/九年,他同样也会成为稳重可靠,脑筋九曲十八弯的出色经纪人,但前提是,他真的有这个机会。
  
  “夏哥,我说跟着公司的包机一起走,你偏偏不干,生生拖了一天,这下可不知道那些人背后又要嘀咕啥!”说着李绍的埋怨就来了,“按照行程,今天中午到三亚,下午就能坐上‘塔拉萨号豪华游轮’去公海,连看一眼三亚风情的时间都没有,要是昨天来,怎么着也能…”
  啊,椰树下的海鲜烧烤,光想就是享受啊。
  
  娱乐传媒的助理,跟赶通告拍戏的明星一样累,跑来跑去,连个公休都没有,如果能有个长长的假期,就该恐慌了,明星演员没有工作就是没有收入,那前途还用说吗?
  
  “对了,夏哥你说,那个跟刘姐拍拖的韩老板是不是真的要娶她,这可是大手笔,先买下我们公司百分之三十股份,又包下豪华游轮请公司所有艺人参加,顺带开年会…”
  一想到那艘赫赫有名的塔拉萨女神号,李绍就两眼放光。
  
  那上面所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台球馆靶场,游泳池,甚至是赌场,当它达到公海时,会不分昼夜举行豪华派对,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梦幻场。
  事实上早在一个星期前公司宣布消息时李绍就兴奋得睡不好觉。
  
  跟他比起来,夏意就兴趣缺缺,只是将那份报纸折叠好。这时候机厅里甜美的女声在重复即将安检登机的航班班次。夏意没有理会李绍的絮叨,自己弯下腰拉开行李箱的拉杆,拖着先走了。
  “啊?夏哥,等等我。”
  李绍赶紧拎着剩下的行李跑着跟上。
  
  候机大厅里人来人往,夏意并不起眼,其实他走到外面,很少被认出来,估计得是死忠的粉丝,才能在瞄见后心生疑惑,再看几眼后恍然大悟。
  不过像夏意这样专门演小配角,在公司签约艺人里都要算末流的演员,连个官方的粉丝论坛都没有。他想暴露身份,也没那么容易,即使有狗仔队在场,大约都不屑拿他当新闻。
  
  在这个圈子里夏意是出名的性格孤僻,戏外完全不善言辞,就算有不少导演都觉得他演技还可以,但对他这性格实在看不上眼,加上夏意长相并不是特别出众,还是个男的,所以娱乐圈的黑暗夏意倒是看到了,不过潜规则这种东西,打着灯笼都不会撞到他身上来。
  这未尝不好。
  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着功成名就,夏意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正确的说法,他是埃斯博格综合症患者,简单概述可以理解为自闭症的一种,夏意在六岁的时候被发现患有这种病,可以说他的人生几乎就完了,但埃斯博格综合症是自闭症里极其特殊的一种,患这种病的人智力没有问题,也会说话,但思维跳跃很大没有连贯性,最糟糕的是他们从来不解释说出来的话,能机械性的记忆下许多东西,甚至过目不忘,但对记下的内容毫无兴趣,不懂得如何人际交往,也不能理解别人的表情和反应所代表的意思。
  自闭症绝对是个世界性难题,而且多半跟后天无关,这是天生的顽疾。没有哪个专家敢说可以治愈这种病症,一般无非是通过运动,图象,音乐来治疗,希望患者走出自己的世界。
  
  夏意却是忽然有一天,照顾他的人却发现他盯着电视里的莎士比亚戏剧,一字不差跟着念词,并且越念,越连贯,而且不是磕磕巴巴的句子,甚至到后来,完全可以模仿电视里的戏剧演员,生硬古怪的重复着那悲愤华丽的台词,显然他并不懂罗密欧在说啥,不过不影响他复述。
  这是他难得表现出感兴趣的东西,他的父母和主治医生都欣喜如狂。
  
  接下来的十年,夏意的生活就是无数的剧本,无数的电视剧,可以说他是通过演戏,慢慢脱离狭隘的世界,通过最开始的机械代入,把自己当成那些悲剧与喜剧里面人物去经历悲欢离合,知道了什么是愤怒,为什么人会愤怒…这种正常人天生会的东西,夏意却是相当艰难才理解的,然后死板的归类划分,积少成多,最后终于懂了什么叫人情是非。
  但埃斯博格综合症依旧是不可治愈的,离开了他所扮演的角色,他就少言寡语,看上去完全是个刻板严肃的无趣人,甚至脸上都不会出现过多的表情,更不会笑。
  
  夏意明白许多事情,也懂得很多道理,几乎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他仍然是天性感情缺乏的人,多悲惨可怕的事情,他的反应不是慢一拍,而是根本没有反应,尽管他心里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惊讶,但惧怕与怜悯的感情是很淡的,有他这样病症的人,对“活着”这件事根本没有多大感觉。
  所以业内的金钱交易,那些稍微红起来的同行对他刻意的打压、陷害甚至讽刺,说实话,完全影响不了夏意。正常人眼里无比重要的面子与尊严,或者可以说虚荣,夏意根本没有。
  
  这次避开公司包机,单独乘航班前往三亚再跟经纪公司的人会合,也是故意的,夏意知道自己必须参加这样的活动,但他会刻意暂时脱离群体。
  
  乘客们陆续通过安检,一系列繁琐程序后,飞机按点开始起航,正缓缓在停机坪上滑动。
  重复检查安全带的夏意并不知道在助理李绍眼里,自己的行为看上去有多么神经质。
  他只是有种极度不祥的预感,好像再也没办法回来。
  
  ——难道会发生空难?
  
  ***
  人类制造的钢铁展翼飞翔在万米高空之上,下方是厚厚的云层,轰鸣声中它灵巧的避开漆黑笼罩有闪电的乌云,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人们征服了天空,彻底自诩自己是地球的主人,有能力面对这颗星球上发生的一切变故。
  


3、豪华游轮

  Thalassa,又称塔拉萨女神号,排水量16万吨,它的固定航程是从三亚,途径南海、东海,最后驶入北太平洋,可以说是整个亚洲最顶级的游轮。
  
  夏意所在朝华星娱传媒,虽然是亚洲范围内赫赫有名的娱乐巨头,但要包下这种豪华游轮还是天方夜谭,那个一掷千金的韩老板,可不像传闻里仅仅因为要追一个天后巨星就花这种大手笔,那就不是成功人士,而是脑残败家子。
  实际上韩老板是在这艘游轮上开年会,除了自个手下的各地区CEO经理人,还邀请了和他有业务往来的所有商业巨子,以及需要拉拢的太子爷公子哥,活脱脱就是一场金钱社交,但这样的吸引力是不够的,那些不愁钱不愁权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刺激。
  
  没错,所谓邀请朝华星娱有限公司的所有艺人,还不如说是让他们来活跃气氛,这充当的角色可不怎么美妙。可以说,一次完美的潜规则,就看哪个有钱有权的能看对眼。
  夏意唯一的遗憾就是,为什么新年档期,他恰好没有戏要赶,做为一个不红的演员,什么娱乐节目都没他的份,所以才连个推辞的理由都没有。
  
  三亚的光照十分充足,坐在露天咖啡厅的白色小圆桌上,还能看得见海岸线。
  站在他面前的服务生,穿着笔挺的燕尾服打着领结,微微躬身看似十分恭敬。不过夏意这样孤零零只身一人,既没有女伴,也没有下属随从的客人,身份也高不到哪里去,所以服务生也就怠慢了点,没将高价的酒水咖啡单递过来,只是轻声问:
  “先生想要点什么?”
  
  夏意也不说话,就是看着他,其实他是挺认真的在等菜单呢。
  一分钟后,这个服务生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了,大约在心里嘀咕,这人有点不正常吧,正尴尬无比的时候,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笑。
  
  “夏前辈原来在这里!”
  这是一个妖娆无比的女人,眼睫上涂的是带银粉的魅蓝,她的身材非常好,是典型的前凸,后翘撅S,尤其还穿着一身蓝白底色的旗袍,黑色丝袜与鲜红色高跟鞋,她扭着腰肢走过来的时候,附近的男人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目光黏住了死也挪不开。
  “前辈身边的那个新人助理呢?实在没规矩,在这种游轮上到处乱跑,要是得罪不该得罪的公子哥,可就惨了。”
  
  她摸出一根细长的烟,线条光滑的银质打火机外壳上的花纹证明这是某品牌限量版,手指一动,轻巧的就点上了火,蜜色的唇彩在烟嘴上留下浅浅的痕迹,她的动作妖娆又优雅,一撩大波浪的头发,对着旁边看直眼的服务生说:
  “给这位先生一杯苏打水,一份象拔蚌。”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声。
  “那是谁?挺眼熟。”
  “好像是某个出名的平面模特吧,对了,在瑞丽杂志上看见过!名字叫安莉!”
  就在无数人用森森妒忌的眼神瞪着夏意时,这女人却没有顺势在桌边坐下来,而是踩着高跟鞋,肆无忌惮朝周围抛了几个媚眼,若无其事的走了,霎时露天咖啡厅里的客人一半在喊结账,魂都跟着她一起走了。
  
  夏意却是在三分钟后,他脑子里生硬的逻辑才理出她的话外之意。
  这是提醒自己不要太惹眼,最好让李绍也少出客舱门,这次游轮上有来头不小的人物,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
  
  其实这趟旅程从开始夏意就有不祥预感。
  坐飞机的时候惴惴不安,上船后还是七上八下,难道是因为没有脚踏实地,所以缺乏安全感?
  
  埃斯博格综合症患者对于数字非常敏感,尤其在他们感觉到不安的时候。
  1月7号下午17点,塔拉萨女神号第七层甲板最右侧的露天咖啡厅,编号17的桌子,从这点就能看出夏意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焦躁里,他并不晕船,这种感觉毫无来由。
  
  塔拉萨女神号全长接近200米,宽30米,露出海面的高度足足有49米,总共有十层甲板,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完全是一座规模完善的海上城市,定位仪求助系统啥的就不用说了,除非遇到几百米高的海啸才有倾覆危险,但有卫星在天上,船长会第一时间知道周围海域的天气状况,这可不是泰坦尼克号的年代,塔拉萨女神号行驶路径最高不过北纬40度左右,可没有冰山这种东西。
  
  夕阳将海面上渲染出一层炫目的金色。
  夜幕降临的时候,塔拉萨女神号上的疯狂嘉年华才会开始。
  无数男人穿着名家设计,牌子罕有在国内无法买到的西装,他们随意决定今天晚上的**目标,自诩成功人士的他们,拿着一张金卡或者凭借身上的衣服,就可以吸引许多美女的目光,不过这趟旅程让这些男人觉得有趣的是,还有不少明星。
  
  游轮太大了,光不同风格的酒吧就有八间,特色餐厅又有十二个,分为意式,法式,中式与日式,第五层甲板中央甚至有条真正的时尚精品购物街,两边店铺卖来自巴黎的新款时装,瑞士名表,尾数至少有7个零的珠宝首饰,这种景象让晕船吐得半死,拖着半条命爬出来的李绍目瞪口呆,全部家当都买不起,那些挥霍得眼睛都不眨的人,深深刺激了他。
  
  “夏哥,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有钱人了!”
  李绍愁眉苦脸的说着,他正盯着服务生递上的菜单,嘴角一阵抽搐。
  
  这还是他特意找到底层甲板的一家中式餐厅,可是小笼包300块钱十个,牛奶一百块钱一杯,牛肉面也一百一碗,这是啥概念?(因为是海上,每天都需要直升飞机空运新鲜物资过来,所以牛奶价格就高得离谱= =)
  
  李绍咬牙点了,端上来的面条跟大街上10块钱的牛肉面没有任何区别!
  不对,还没大街上好吃,李绍气得直哼哼。完全没有上船之前的兴奋,整个人像是被霜打过一样是恹的,夏意也不吭声,其实他下午那餐根本不算是饭的海鲜,抵八碗面条了。
  
  “夏哥,你看,我没带多少钱…”
  李绍吭哧吭哧的用筷子搅着碗底。
  夏意并不是走红的演员,收入不低是因为他接的戏多,导演只要讲一遍戏就能全程状态良好让人觉得忒省心,但口碑这么好的他,辛辛苦苦两三个月演一部电视剧也不过五六位数的酬劳,怎么能跟那些动辄数百万片酬的巨星比?
  
  李绍是他的助理,知道夏意的经济状况,以前每次工作餐也好,在外面吃饭也罢,都是夏意买单,李绍挺心安理得,但今天他的人生观受到严重撞击。这并不是他们吃得最贵的一餐饭,只是几百块,但一想到还要在游轮上生活半个月,李绍就脸色煞白。
  夏意却好像什么都没看见,将房卡取出来示意服务生买单,塔拉萨女神号游轮按照客人所住的房间等级,可以暂时赊欠一定的金额,每天只需要客人结算一次即可,最高级的豪华海景房,甚至可以下船的时候再结账,当然那账单肯定是个天文数字。
  
  李绍有点讪讪的想说什么,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大力,将他猛地压趴在桌上,一头砸上面条碗,汤汁洒得一身都是,额头也磕破了块皮。
  “谁没长眼?混…”
  李绍还没骂完,扭头一看,顿时吓得退出去好远。
  
  那是一个打扮刻板严肃的老头,原先坐在李绍后面一张桌边,毫无预兆的仰头倒下,脸色青紫浑身抽搐,眼看有进气没出气吗,老头原来搂着的女秘书也吓得手足无措,失声尖叫。
  “是他自己倒下去的,跟我没关系啊!”李绍紧张得不行,连声大喊。
  
  反倒是餐厅的服务生训练有素的跑过来一看,立刻无线电喊领班通知船医。
  “喂喂,奇怪?”那服务生看着耳麦式对讲机,以为它坏了,立刻奔去叫人。
  
  夏意走出餐厅的时候,还听见周围人群的议论。
  “…好端端往下倒,看上去像突发心脏病。”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李绍却吓得不行,一边走一边张望,生怕有保镖之类的人物冲出来将他抓回去。但还没走回船舱,路上又看见担架从保龄球馆抬出来一个全身抽搐的老头。
  “年纪大,就不要玩那么过火…”
  “张经理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
  
  这些窃窃私语让李绍迅速恢复了平静,还跟着乐不可支:
  “夏哥,这些有钱人,真是好色不要命了!”
  
  夏意看见提着医药箱匆匆奔来的船医,不对,是船医的背后,远处海面的天空聚满了本该归巢的海鸟,发出清亮的鸣叫,在海面上方不断盘旋。
  远离游轮光照的海面好像泛起了一丝银亮的水光,就好像有条大鱼悠哉的出来透了口气,又立刻沉下去一样,夏意快步走到甲板前扶着栏杆望去,除了那些不该在夜晚飞翔的海鸟之外,什么也没有,海面十分平静,只有些微微的波澜。
  
  额角忽然有种诡异的刺痛,夏意回头看灯火辉煌的塔拉萨女神号,层层甲板都是西装革履的男人,或者穿露胸露背晚礼服的女人,在音乐声里互相交谈,闲适而虚伪的笑着,这一切,却让夏意不祥的预感愈加清晰。
  
  就好像有个可怕的怪物,正隔着海水,阴森的盯着这艘游轮一样。
  


4、末日将临

  整整一夜,夏意都没有合眼。
  他的记忆力比常人要好得多,尽管当中有许多他并不感兴趣,类似数字一类的东西他甚至会在记下后十分钟就忘记,但对于电影的印象是极深的,稍微细想,就能完整到细节与台词。
  
  所以他不可遏止的想到了那部叫极度深寒的恐怖片,而且电影里描述的故事正好发生在中国南海。是个拿血腥做噱头的片子,那艘游轮上的满地尸骸大约会让许多人吃不下饭。但塔拉萨女神号可不是一般的庞大,所谓十几米长的海怪,也就是它的百分之一。
  况且那只是个荒诞的故事,就算世界上真的有那样可怕的怪物,也是生活在深海之中,强大的水压注定了它们浮上海面就等于找死。
  
  夏意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焦虑。埃斯博格综合症是自闭症里很特殊的一种,患有其他孤独症的人对周围的世界大多漠不关心,但埃斯博格综合症不一样,他们仍然关注外面的世界,而且是渴望与之建立联系的,但他们无法做到这点,不能理解别人,也不能妥善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而且这还是个恶性循环,因为没办法交朋友,融入环境的去生活,所以会深刻的自我怀疑与厌恶,甚至听到有关社交的一切就本能回避。
  
  他们会把一件很小的事情想得很严重。
  如果同样的情形被李绍看到,最多想一下,转瞬就抛到脑后了,但夏意的记忆力与想象力,让他不断思索今天发生的一切。
  
  那个忽然倒下去的老人,上飞机前看到的新闻,报纸…
  对于细节十分敏锐的夏意不用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就立刻想到这之中极其可怕的关联点,同一种海鸟,同一种鱼,然后为什么只有心脏病?
  
  餐厅里李绍背后坐的老头,恰好在夏意视野范围内,似乎是那个老头搂着女秘书仰头大笑的时候,中间的过程没注意,就知道他笑着笑着忽然直挺挺倒下,而后来看到的那个…打保龄球根本不算是剧烈运动,只需要微微俯身,然后抬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