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移民侏罗纪 月下桑

移民侏罗纪 月下桑


【内容简介】:

千金难买早知道──这念头犹如野草般在胡不归脑海中疯狂滋长!

不过是前往非洲参加医学支援,

却无故被人从千米高空的机上推下,

惊吓百分百的,他身边……居、居然飞舞著一堆恐龙?!

不死,(心?)也半残的胡不归,

正要打算苦中作乐适应艰难的生活,

无意中竟孵出了只小恐龙喊他妈妈;

又被只名为简、品种超现实的大宅龙强烈追求……

一下回溯N万年跑史前年代来了,难道就是要和恐龙谈恋爱麽!?
……

【作者简介】:

品名:月下桑(solongatime)

俗称:s

产地:地球

星座:螃蟹

爱好:看漂亮的东西(所以偶从来不照镜子);恐怖片,恐怖漫画,恐怖小说,侦探悬疑也喜欢看!(至今没被吓倒过。神啊~掉下来一只鬼吓倒偶吧==);海贼王,猎人(天真活泼的热血少年家);钓鱼(可以正大光明的发呆……)

缘起:看耽美是因为非典的时候被封在家里,看到一篇文不错就栽进去,然後自己也开始写……本来就打算写一篇,後来不幸高龄中奖--得了水痘,被困在家里没事干,只好……继续写==

结论:小白是不需要理由的==


1 OH!上帝,出来看恐龙!
仔细核对着登机牌上的数字和眼前的数字一致,胡不归匆忙拎着行李跑过来,检票处已经没有服务人员,心里刚刚一慌,却眼尖的发现巨大的落地窗外,那架与登机台相连的飞机还没走,于是加快速度,赶在连接面分离的前一秒,胡不归气喘吁吁的站在了飞机上。
高大的空中小姐是个有北欧血统的美女,看到满头大汗的胡不归,忽然吸了吸鼻子,然后,又吸了吸鼻子。
对方这个动作让胡不归不安的扭了扭身子,“那个……之前候机的时候,有人把饭倒在我身上了,可能会有点味道。”
一边用蹩脚的英文解释着,胡不归扯了扯身上明显有点偏大的衣服;这不,连身上这件衣服都是那个人的。
自己的衣服因为对方那一倒彻底报销,对方是个不错的人,连忙脱了自己的衣服给他,然后不等他喊停,飞快的拿着他的衣服走了,据说是去干洗。
胡不归心想那个人脑子真是有点……怎么说呢,秀逗。衣服脏了,买一件不就行了要知道在机场找干洗店可比找服装店难得多。
胡不归还在傻站着,脚底却已经开始轰轰作响,大概是觉得这边不太对劲,远处又过来一名空姐。
“¥¥%#%%!#@#──”过来的空姐说。
“&¥¥#¥%%!%%¥¥!”之前的空姐回答。
“%%¥%#@@!@#……”过来的空姐继续说。
“@0@?!”之前的空姐继续回答,说到最后,两位美女的视线一齐集中到了惴惴不安的胡不归身上,然后--
一起吸了吸鼻子。
皱起了眉。
飞机震动的更加厉害,已然开始滑行,两位美女大概也觉得这个时候还让客人站着不太好,又说了两句,后面过来的那名空姐对胡不归笑了笑之后,看了看他手中的登机牌,一边对他说着,一边带着他走向机舱。
胡不归脸上挂着合体的微笑,频频点头,看起来完全理解对方话语的他实际上一句也没听懂。
他的行李由那名空姐帮忙放到了上面的行李架上,看着对方轻松的样子,胡不归脸上微微变色,心里感慨:不愧是外国女人,吃生肉长大的,要知道,他那可是绝对超过机场上限重量的二十公斤手提行李啊!
对方非常轻松的就把他的行李塞进去了,未了,还给他一抹绝对勾魂的笑容。
尴尬的回了对方一抹笑容,本来还想进一步说点什么,不过胡不归硬生生把那念头煞住了:一来言语不通;二来嘛……
看看对方穿着小细高跟鞋一扭一扭离开的性感身躯,妈呀!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比自己高一头半,虽然说外国女人确实比国产货高壮一些,可也不至于这样吧?
看了看机舱里其他的空姐,好家伙!平均身高绝对超过一米九啊!这是什么航空公司,怎么招的都是这么高的女人?
胡不归心里感叹着,看着几名空姐在机舱内走来走去,沿途归整着上方的行李,心里暗想这种身高限制或许是为了整理行李方便而设……
第一次坐飞机的胡不归自然不会知道:这架飞机的行李架比普通飞机的行李架高了二十厘米这件事。
胡不归被安置在一个很宽大的位置,他兴奋的小幅度打量自己现在的位置,如果没有搞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的特等舱,自己哥们儿什么时候这么阔绰了,居然买这种位置给自己(他的机票是朋友帮忙订的)。
对于出门从来只选“最便宜”,不选“最舒服”的胡不归来说,这种认知让他感慨浪费的同时也小小高兴了一把。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没发现,他之前放机票的衣服已经被别人拿去干洗了,放在他现在上衣口袋里的机票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现在的胡不归只是满意的仰在座位里,感慨外国人的飞机果然合适外国人的屁股,一个座位能坐下他两个屁股。
大概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将钱浪费在特等舱,胡不归发现宽敞的空间只坐了两名客人,一个自然是他,而另一个则是坐在他右后角的乘客。
那是一名年轻男子,白色的皮肤也就罢了,连头发也是几近银白的颜色。虽然坐着,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对方个子很高,戴着眼罩的脸线条锐利华丽,那通身的气派……
胡不归有点小激动的想对方会不会是什么明星之类。
似乎察觉有人看他,那人忽然挪动了下身子,这个举动让胡不归急忙缩回头去,一动不敢动了,过了好半天才继续自己的机舱观察。
新鲜劲一会儿就没了,眼皮渐沉的胡不归陷入了沉睡。在他沉睡的过程中,飞机飞过了云层,飞过了太阳,四周一黑,飞入了普通飞机绝对不可能达到的地方--宇宙。
伴随着由于飞机突入另一层气膜而产生的一阵惊颤,胡不归睡眼惺忪的醒来,他习惯性的看看窗外,蓝天白云,哦,安心了。
看看表,眉头一皱,胡不归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表居然停了。
招来空姐要了一份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的饭,东西端上来的时候,看看左边盘子里血淋淋的肉,又看看另一个盘子里看不出种类的疑似树叶的蔬菜,胡不归彻底没了胃口,于是只好把杯子里的水当作不要钱似的一杯一杯灌了下去。
喝的多了,尿意自然来了。可惜这里并没有因为是头等舱而特别设立一个卫生间,要上厕所,还得去飞机末尾那边,于是胡不归只好扶着鼓胀胀的肚子向飞机末端走去。
头等舱离机头最近,而卫生间全部设立在机尾,所以胡不归势必要横跨整个机舱过去,沿途,胡不归又习惯性的将四周打量了一遍。之前没来所以没什么感觉,如今这一打量,胡不归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起来。
机舱内不少乘客正在用餐,餐盘内的食物正是之前让胡不归倒胃口的“生肉”加“树叶”,和胡不归不同,那些乘客吃的可是一脸满意,血淋淋的盘子,生肉的味道,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混在一起,胡不归忽然觉得有点想吐。
他捂上了嘴,低下头,然后对上了因为他的路过而抬头看他的乘客的眼睛!
一瞬间,胡不归忽然感觉头皮发麻。
那是……那是怎样的眼睛黄绿色的眼珠,然后……没有瞳仁。
不对!并不是没有瞳仁!对方有瞳仁,可是那瞳仁不是圆圆一点,而是竖着的一条线一般!
不对……这个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对方根本没有眼白!
越是震惊越有新发现,胡不归发现他经过的时候,几乎那区域的乘客都会抬起头看他,然后,他发现:几乎所有乘客的眼睛……都是那样的!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
将自己关在厕所里,胡不归感觉自己的衣物全部湿透!
心脏怦怦跳着,胡不归真的觉得不对劲!这一切绝对不对劲!
站在这比一般飞机上明显宽敞许多的卫生间内,胡不归却仿佛被重重挤压成了一片,密闭的空间内,他感觉自己喘不上气。脑子里翻来覆去好多念头,平时看的那些恐怖片挨个往脑子里挤,还不是东瀛女鬼版,而是欧美血腥版的!
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离奇的事情电影不都是为了调剂生活骗人的么对,都是骗人的嘛。
干笑了一下,解开裤子撇净小条,胡不归洗了把脸,然后透过镜子里看自己的脸,特别注意观察自己的眼睛:唔!眼白上好多血丝!
“眼花了吧果然夜班飞机容易出现幻觉。”
刚刚抹干了脸,门板上忽然传来叩门的声音,胡不归匆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门,门外出现的大汉又吓了胡不归一跳!
好高!他一米八的身高竟然才到对方胸口!
这个还不是胡不归如此惊吓的原因,那个大汉旁边的、同样等候在卫生间旁的还有一男一女,那两人竟然全都是超过两米的大个子!
我……我这是赶上某个篮球队集体出行了么?
向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门板上,胡不归慌忙道歉离开,沿途他经过的时候,还是所有人都会看他,那种眼神,那种看着异类的眼神……
果然不是错觉!
重重的坐在座位上,胡不归将脸埋进手掌,眼睛透过指缝张惶的看着地面。
这架飞机果然不对劲!
机舱里的乘客,怎么看……都有一种“他们不是人”的感觉!
胡不归非常想让自己打消这个看起来极为愚蠢的念头,然而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旦扎根,就犹如野草一般疯狂的滋长。几乎压制不住这种滋长,胡不归开始小幅度的颤抖。他没忘记,和他一起同在特等舱的,还有一名乘客。
“……¥@%¥%……%……@%¥!”
就在胡不归无限恐慌之际,喇叭里忽然传来一声播报,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不是英语,不是德语,那是胡不归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胡不归茫然着,感觉身后的机舱内一下沸腾起来,他慌忙探头向其他机舱张望,发现机舱内的乘客竟然都站了起来,那些高个子同时站起的场面壮观又拥挤,他们站起来,嘴里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然后纷纷构向上方的行李架。
胡不归本能的知道刚才的播报大概是什么重要的资讯,飞机明明还在天上,为什么所有人都起来拿行李?
飞机失事!
胡不归脑子里就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再也顾不上对机舱内乘客身份的怀疑,胡不归脑中完全被“飞机失事”四个大字占据,他慌忙站起来,踮起脚尖也想去构行李,然而不试不知道,他竟然碰不到行李架!
就在他慌张的想要踩上椅子的时候,腰上一紧,接着他的视线忽然提高了,手也到了行李架触手可及的位置。
反射性的从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行李,胡不归习惯性的向下,想要对那个抱起自己好让自己构到行李架的人道谢,对上的却是对方明晃晃的一头银发以及……
“天啊!他的眼睛……”
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错觉,这些家伙的眼睛真的。
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长相,胡不归眼里只剩下眼前人的眸子,银白色,中间细小的瞳仁……
“这绝对不是人类的眼睛……”用极度细小的声音说着,胡不归拿着行李,被对方重重的放在了座位上。
那个年轻人却对他笑了笑,那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只有表皮移动的笑容,那个人嘴唇动了动,他似乎说了什么,可是胡不归完全听不到,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分散--
飞机的两侧居然打开了,从上侧忽然张开了,就像房顶被人忽然挪开,胡不归发觉自己竟然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了!
天!这可是几千米的高空!
这个想法一下子砸醒了胡不归,人在危机时刻本能的群体靠近感顿时发作,他惊慌的向身后其他的乘客看去,却……
天!他看到了什么?!那些人不要命了么?
胡不归目瞪口呆着,看着除了他之外的乘客,竟然纷纷从飞机上跳下去!
跳下去!从几千米高的天空!
震惊着,胡不归向那些不要命的家伙们看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却在他眼皮底下发生了,那些刚才还衣冠楚楚的乘客,就在胡不归的眼皮底下膨胀!
衣服被迅速膨胀的身体撑破,那些乘客瞬间变成了鸟!张开巨大的翅膀,那些原本还是人的鸟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然后四处飞离。
“不……那不是鸟……”口中喃喃着,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切,胡不归面色苍白。
“那是恐龙--”喃喃着,他说出了这些诡异乘客的真实身份。
他身旁,一个庞然大物赫然站起,用它那特有的银白色巨大眼眸看了他一眼之后,巨大的肉翼一挥,恶质的将还在发呆的胡不归扬下了飞机。
“不--”左手还拎着他那重达二十公斤的超重行李,胡不归尖叫着向地面**。他发誓,这是他有史以来除了出生那一刻以外、分贝最高的尖叫。
他从千米以上的高空**,身边恐龙飞舞,他想,这一定是个恶梦。
是的,恶梦。
心里想着,胡不归缓缓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却是恶梦的继续。
“该死--我不是应该去非洲么!该死!不要告诉我这里是非洲!该死!电视上从来没告诉我非洲的生态原始到有恐龙!”
吐出嘴里不小心吃进去的泥土草根,胡不归挣扎着坐起来,大口的呼吸着,他努力看了眼自己现在置身的所在。
绿,触目所及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长藤植物,高高低低的树木遮盖了他的全部视线,地面长长的野草则浓厚到几乎把他完全吞没。
胡不归抓紧了身下的野草,就是它们救了他,如果不是这厚重的野草,他摔也摔死了。但眼下他虽然没有被摔死,不过也半死了,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左腿骨折,肋骨……唔!就算没断也至少出现裂痕了!
余光瞥见了自己的行李包,感谢上帝让他握得那样紧,现在他就指望那个行李了!
拖着身子爬过去,胡不归咬着牙按开了密码锁,从里面翻出一个箱子,那是他吃饭的家伙--一个医生用的出诊箱,他去非洲的目的就是医学支援,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没有托运,因为液体携带限制,他并没有携带太多的酒精,不过固体的东西他是能带多少带了多少。
他现在骨折,身上虽然没有大伤口可是有无数的细小伤口,如果他没有感觉错误的话,他已经开始发烧。
翻出消炎药、退烧药,和着唾液吞了下去,胡不归挣扎着向前爬,他要找一个地方过夜,要有顶,最好能把他全部掩盖起来,他不要求被子,至少能找到些干草。
不过我们并不能要求一个大命不死的重伤号有多么好的体力,最终,胡不归找到了一个勉强满意的树洞,虽然没有干草,不过不会太潮湿,更重要的是可以让他很好的平躺在里面,唔--脚趾头露出来了……
就这样,胡不归在陌生的地方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与此同时,胡不归的四点钟方向,延伸八百公里的某个山洞内,某个高个子正在快乐的哼着小曲,用自己右爪的两根指甲整理自己刚刚收到来自母亲的包裹,据说是外星旅行的礼物。
--是的,用指甲。用地球人的眼光看,他身高十五米左右,有着极为发达的双腿,他直立着身躯,两只前肢明显比后肢短小,不过也很强壮,地球上看来很巨大的行李箱对他的爪子来说,就像小姑娘玩的娃娃用的东西,实在是太袖珍了。
不得已,他只好用两片指甲小心的挑着那个行李箱。
--他有着尖锐的牙齿,大小不一的坚硬鳞片布满了他的全身,他看起来就像地球上N万年前特有的生物--恐龙,可是样子又不完全相同。
后面胡不归同学会用他颤抖的声音为我们详细介绍这位先生华丽而英俊的长相,现在让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声音上来,为了方便起见,我们使用了自动翻译系统。
他一边整理着一边说着话,仔细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他那不是自言自语,而是通过旁边一个类似喇叭的通话装置和人说话,我们可以认为他正在打电话。
“亲爱的,你不要每天窝在洞里不出门,这样下去你会变成宅龙的。”电话另一头,某龙说。
“哦!我也不想,前几天我不是申请去蓝珠子(当地人对地球的戏称)旅行么?可是完全被拒绝了。”
“……那是当局害怕你过去把那儿的人全部吃掉。”电话那头的龙显然非常了解自己的儿子,半晌,语气很快重新欢快起来,“不过……你应该收到我寄给你的礼物了吧?我买了很多非常可爱的东西送给你哦!”
“是的,我收到了,可是我完全不懂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妈妈,这可以吃么?”拎着一条鲜红色的比基尼,纯洁的恐龙无辜的问。
“……亲爱的,你这个习惯应该改改,这样吧,为了欢迎我回家,你爸爸准备了一个欢迎宴会,星期十下午二十二点(这个星球每周十天,每天三十六小时),你也来,我请了你叔叔家的安卡兄妹俩过来一起吃饭,哥哥和妹妹都是强壮的美人,我想你会感兴趣……”
“啊!对了!你一定要吃饱了再过来!”最后,电话另一头的某龙急忙加了一句。
“呃--可是妈妈你让我过去不是为了吃饭么?”
“傻孩子!吃饭只是顺带,重点是我想让你看看安卡家的两个小宝贝,你一定要吃饱肚子再来,不要像上次以及上上次那样,一见面就把你的相亲对象吞掉了,再这样下去就没有龙敢嫁给你了。”
“可是他们在我眼里看起来都是食物。”
“哦!时代变了,宝贝你要看清现实,除了我和你爸爸,你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只塔卡斯,照你的说法,身为食物链顶端的你岂不是永远没有性交、不,社交行为?亲爱的,你要换个眼光,不要有种族歧视,其他的恐龙也可以很性感的。”
“哦,妈妈,这个问题就好像你问我牛肉和猪肉哪个更性感一样,它们在我眼里只是肉……”
“不行!你必须到!简,星期十下午二十二点,请让我务必看到肚子鼓鼓的你,否则,嗯哼哼!”说完,电话另一头的龙挂掉了电话。
耸耸肩膀,洞穴的主人--被叫作简的恐龙叹了口气,喃喃道:“安卡……是雷龙(体长约二十一米,高约十米,植食)族系的分支吧,记得他们的脖子很好吃……”
流着口水,某龙很快发现自己肚子饿了,将手里整理了一半的包裹随便甩到角落,某龙快乐的跳出了自己的山洞,开始了自己最爱的狩猎行为。
于是,二十分钟后,名叫简的恐龙,快乐的撕咬着一头糊里糊涂踏入他领地的暴龙(全长约十五米,高约六米,肉食)的脖子的时候,七百公里(他们接近了一点点)以外,某个树洞里的胡不归肚子咕咕叫着醒来了。
没有水,胡不归渴的厉害,左顾右看,看到自己的出诊箱的时候眼睛一亮,他的出诊箱是不锈钢材质,经过一夜的露天放置,上面凝满了露水。
顾不上脏不脏的问题,看着箱子上面宝贵的水珠,胡不归将它们一一舔光,从行李中翻出一块巧克力吃下肚,胡不归又吞了一些消炎药物。
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痛苦的,看了自己的伤腿半晌,胡不归咬牙摸了上去,摸索着,将骨头对好,然后忍住极度想要晕过去的**,他找到一块板子,勉强把它绑在自己的伤腿上,稍微喘了口气,又同样检查了一下肋骨。
所幸肋骨虽然很疼,不过并没有断裂,否则随便怎样都是他现在处理不了的。
做完这一切,胡不归仰躺在地上,等待因为他刚才的行为产生的钻心疼痛慢慢过去,半晌他睁开眼睛看着天空。
他竟然是从那么高的天上掉下来的,太不可思议,他是说他居然还活着这件事。
周围草木很多,可是他一种也不认识,周围的情况极为原始,完全没有人类破坏过的痕迹,利用出诊箱的不锈钢箱盖做媒介发求救信号未果之后,胡不归心里的绝望感越来越强。
他本来担心这里会不会有之前看到的那种恐龙一样的猛兽(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真的是恐龙),可是经过他提心吊胆的观察,这里只有昆虫、还有一些很小的动物,偶尔有鸟类从头顶飞过。胡不归觉得不太对劲,不过又有点安心。
因为受伤,他现在毫无移动能力,所以没有选择的,他选择留在了原地。
很快的,下雨了,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水纷纷涌向他置身的洞口,胡不归没办法的爬出洞去,他在洞口找到了几颗椭圆的石头,一个一个推过来挡在洞口,雨水还真的进不来了。
那些石头有点像鹅卵石,圆润而无棱角,胡不归虽然觉得这种黄中发白的石头出现在这里有点奇怪,不过他却很高兴它们在这里。
他挑了其中最小的一个,拍了拍,开心的垫在了脑袋底下。他喜欢高枕头,脑袋下面没东西就难受。不过这个太高了,于是他刨了个浅坑,把“枕头”埋下去一点,然后躺在露出来的部分上。
“这枕头挺舒服的,听说古代人都用瓷枕头,大概就这感觉吧。”
这边,胡不归苦中作乐的开始了他艰难的养伤生活。
那边,某龙正好啃完最后一根骨头。
之前吃掉的暴龙身上有孕育的味道,自诩饕餮恐龙的简很快打上了小算盘:从那头暴龙身上浓厚的生产味道来看,她应该是刚生产不久正在孵蛋的恐龙,饿极了,所以急急忙忙出来打猎,可惜不幸被他抓到了。
这种状况下的恐龙根本没有多少体力,所以她的蛋肯定在不远的地方。
流着口水,简脑中充满了各种恐龙蛋的吃法。
“一般暴龙至少可以生五个蛋吧(这里的恐龙不高产),三个生吃,一个煎蛋,还有一个可以白煮,哦哦,真是一想就让龙忍不住的好东西。
无人照料下的龙蛋大概五天孵化(为了适应恶劣的环境以及不负责任的父母恐龙,这里的龙蛋孵化时间很短),要赶在小龙出壳前把它们料理好咧。”
简擦了擦嘴角因为想象过度而流下来的口水,用暴龙的骨头剔了剔牙,想了想,决定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他想尽快找到那些蛋,在它们孵出来之前。
这边,抱着尾巴,恐龙简做着炒恐龙蛋的美梦,打着小呼噜睡了;那边,枕着一颗恐龙蛋(洞口还有四颗),虽然身上很是痛苦,可是梦里不断传来的炒鸡蛋味道让胡不归照样睡得香甜不愿醒。
距离七百公里,两人(又或者说一龙一人),勉强也算是异床同梦的典型。
2 Iamonsale
胡不归醒来的时候,他的枕头已经不在脑袋下,而是跑到了他的怀中。
二十来年抱枕头睡觉的习惯似乎是改不掉了,不过咬枕头这个习惯似乎还是改改的好,平时家中那些枕头咬咬,顶多是清洗不方便一点罢了,如今这个石头枕头咬下去,呜呜……差点磕下他三颗大牙。
喝了一点露水,拿出两块饼干,想了想,又放回去一块,胡不归将“枕头”重新推到昨晚刨的那个坑里,躺下,开始发愁。
愁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胡不归索性从行李箱翻出一本书仰着读了起来,封面上几个鲜红的大字:《快记单词三千五》,下面一行黄色小字:哑巴也能说的流利英语!
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胡不归气沉丹田,开始大声朗读。
“Egg!Egg!I like egg!”(鸡蛋!鸡蛋!我喜欢鸡蛋!)出门在外,饮食方面一定要注意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一定要记住,否则点菜都没法点啊!
“Baby!Baby!Come On!”(宝贝!宝贝!快来啊!)适当的和外国美女发展一下感情也是国家鼓励的行为,唔……希望那边有白皮肤的,他对黑皮肤还是有点那个那个。
“Help!Help!Somebody wants to kill me!”(救命!救命!有人要杀我!)求救也一定要会啊!不过想了想,据说说的太直白会让听到的人觉得危险,反而失去得救的机会,警察建议可以用更加吸引人的方式呼救,人员一聚集,搞不好歹徒就跑了,想了想,翻了翻,胡不归于是继续蹦单词。
“Cheap!Cheap!We are on sale!These eggs are on sale!(便宜啦!便宜啦!我们大减价!鸡蛋跳楼价啊!)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抵挡打折的魅力,这下不愁没人来了吧哼哼!
鼻孔吹气,胡不归满意的将书重新翻回第一页,然后重新开始:“Egg!Egg!I like egg!”
翻来覆去读了N遍,直到天色昏暗不能视物,一脑袋Egg的胡不归这才移开视线准备喝水,刚一抬头,却发现外面又开始下雨,叫苦一声,胡不归在洞口的“石头”缝隙之间又补了一些泥土,缩回洞内,抱着“枕头”数着Egg睡去。
此刻,距离胡不归居住的洞穴四百公里的地方,叼着三角龙(体长约七点五米,高约二点九米)最后一条后腿啃啊啃的某龙正在迷路中。
“唉……蛋啊……”
“唉……Egg啊……”
梦中,一龙一人异口同声。
第二天,胡不归照样是抱着枕头醒来,醒来枕上枕头继续背单词。
简吃多了,无法移动消食ing。
于是就到了第三天,胡不归抱着枕头醒来,醒来枕上枕头背单词,像过去两天一样,胡不归还在义正词严的:“Egg!Egg!I like egg!”
读了两句,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支起身子,胡不归皱眉。怎么好像……有重音?
“Baby!Baby!Come on!”迟疑的将下面的句子读出来,半晌没听到奇怪的地方,正要重新躺下,忽然--
“Cheap!Cheap!We are on sale!These eggs are on sale!”
一个极其微弱却绝对不容忽视的声音出现了!
心肝瞬间一颤,胡不归猛地直起身子,眯起眼睛四处扫视:奇怪,洞里……没人哪难道自己幻听?
就在胡不归开始质疑自己听力的时候,那个声音却仿佛等不及了,再度响起:“Egg!Egg!I like egg!”
Egg?
胡不归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他的视线一下子向下看去,看向自己的枕头,没错的!声音绝对是从自己的枕头传来的,确切的说,是自己的枕头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