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异能之复活师 轩霄(上)

异能之复活师 轩霄(上)


全文:

他拥有一种很奇怪的能力,能将受伤或死去不久的人或动物复活。因为本身拥有异能,被自己的亲人关进实验室不断的实验。因为一次实验失败,他死在了实验台上。
但上天给了他一次再世为人的机会,重生到这个奇怪的精灵世界,本以为可以平凡一辈子。但为什么那种奇怪的能力还在?
渐渐的他的异能再一次被人发现。但是这一次,他会用尽全力,绝对不要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剧!
用治愈术将自己脸上那块丑陋的疤消去,他将不再是大家族里那个被人嫌恶的孩子。
而他,也将成整个大陆唯一一个能够将人复活的复活师!

这部为无虐甜文,轻暖向,CP是凯特兰 斯X黎伊,不要站错~~攻宠受,有部分学院剧情。

Chapter1

那姆斯特

它是英国一个古老贵族世家的名字,能够冠上这姓氏的人无一不有着显赫让人称羡的地位。

仅仅只有一个人,他是那姆斯特的子嗣,但他不但不被那姆斯特家族的人所承认,更没有那些集于一身的光环,甚至过得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他是那姆斯特不可言说的秘密!

从十二岁那年被发现自己特殊的能力之后,他就被家族藏匿起来。

囚禁、实验这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十二岁以前的事情,黎伊记得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很疼爱他的哥哥,事实上当然不止一位哥哥,但他心里承认的只有那么一个。因为只有那么一个人给过现在的他不曾奢望过的温暖。

他曾经也拥有那姆斯特家族的人的美貌和一双明亮如星的眼睛。但随着那些含有毒素的针剂一针针的扎下去。他的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丑陋的伤疤散布在整张脸上,他的骨骼变得奇怪无比。

他知道自己开始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随着身体上布满的大大小小的针孔。他的血液被装进玻璃管里,进行不断反复的实验。

最残忍的还不是这个,最残忍的是,对他进行着一切实验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父亲是个怪人,他可以不要家庭不要金钱不要地位不要自己的孩子,只要他的实验室和他疯狂半生的科研实验!

可以说他毕生都在为科学而疯狂。

时间如沙漏般罅隙的从身边流过,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个头,刚刚开始他还会悲伤的想,如果.....只是作为试验品,那为什么又要生下我?后来他不再想了,甚至不再思考,一天一天期盼着这样的日子能早点结束。

黎伊.那姆斯特虚弱的躺在玻璃制成的试验台上。眼睛半睁着,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虚空的一点。带着点茫然,解脱......

这一刻他就快要等到了......

经历了三天三夜的电击,他的潜能爆发到极致。地上那些本来被人故意弄残弄死的动物忽然间又活了过来,就连那些被人为割开的伤口也愈合了。伤好的动物们又人为弄伤,又让他用能力将它们复活,实验者乐此不疲。

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他不能放弃。

急红了眼的那姆斯特族长捏着手中那管刚从他身体里抽出来的新鲜血液,目呲欲裂的站着玻璃台旁,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上面躺着的怪物。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老头满头大汗的看着这一切,神色有些担忧的劝解:「他的血液都快流干了,我怕他真的撑不下去。」

那双浑浊的眼里只剩下疯狂:「不会的,我相信他能撑下去。」

黎伊.那姆斯特缓缓勾起一个笑容。

最后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张苍老但带着疯狂的脸。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更多的是不甘。

黎伊.那姆斯特缓缓闭上了眼,生无所恋,死无所眷。

生命的最后一瞬间他想的不是留恋。而是想起很小的时候哥哥跟他说的那个故事,那个关于转生的神话故事。他想,如果人真的有下辈子,他要做个平凡的人,一世安稳的过下去。

......

一辆豪华的马车横行在天麓,珍贵的双头麒麟被当做拉车的独角兽在前边卖力的奔跑着,整个大陆只有一个人干得出这种暴殄天物的事。

那便是凯特兰斯亲王,站在金字塔顶端,身价以秒来计数的人物。

而此际,这位凯特兰斯亲王正趴在车窗边上,冷漠的眼睛看着窗外,眉目间尽是上位者的冷峻气息。

「我说,你好歹应该发表一下意见!我说了这么多,你回我一声会死吗?」瑞卡拉坐在男人旁边,不满的抗议。真是交友不慎。自己好心陪他来这个边境之城,这个家伙不感激不说,还把他当苦力奴役。整整一个月这个家伙都心安理得的把所有的事情扔给他做。最可恶的是这个混蛋还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看!

凛人的目光终于肯落到身边那个一直聒噪不停的人身上。那人被那冰冻三尺的目光一扫,立刻就安静了。

瑞卡拉讪讪的笑,这个男人真是太难惹了。

凯特兰斯眸光正移开,长长的尖耳忽的一动。下意识的往天空中看去。一个黑点正急速的往下坠着。金眸如同被针芒刺了一般,狠狠一缩。下一秒凯特兰斯便消失在了马车中。

他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那一刹那听到那声微弱的呼救声他竟莫名的心口一紧。身体不受控制的就那么射了出去。

巨大的三对翼翅在他身后张开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弧度,唰的一声,不过几秒的时间他就出现在了下落的人身边。稳稳的接住落下来的人。

怀里的重量太轻,难得的好奇拥有那种绵软好听嗓音的主人会有着怎样的一张脸。

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低头才发现怀里的那张脸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脸。不但如此,这张脸还显得有些可怖,坑坑洼洼的疤痕布满了整张脸。

在他打量那少年时,怀里的人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如同初生婴儿般纯稚的眼神。

凯特兰斯抱着那少年怔在原地,那是他难以描述的一双眼睛,这是他从出生开始,看见过的最为漂亮最为纯净的一双眼睛。

千万年的时间,他面对无止境的生命早就变得麻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让人动容的眼睛,明亮璀璨得仿似整个天幕的星辰都能为之**一般。生来就带着一股治愈人心的魔力!

只是......

凯特兰斯难得的叹息一声。

这样的样貌,这样的眼睛,真是可惜了......

呆愣没能维持多久,怀里的身子忽然软了下去,那双明亮的眼睛缓缓闭上,脑袋一歪,倒在了他的臂弯里。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凯特兰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双已经闭上的眼睛,他不确定刚才那一瞬间的惊艳是不是幻觉。

再仔细观察发现怀里的孩子浑身是伤,一边的臂翅断了一部分,连着的一部分肉斜斜吊挂在一边,身上手臂上全是血。骇人非常。

明显是人为的伤害,有一瞬间他的眸底掠过一丝极为明显的怒火。但也只有一瞬间。

瑞卡拉慢一步的终于赶了上来,凯特兰斯看也不看的将怀里的人一扔。手忙脚乱的瑞卡拉将人牢牢接住,看到那人身上的伤痕时,惊讶的咦了一声。

「就近找个地方,请个医护人员照顾他吧!」凯特兰斯淡淡吩咐完,又百无聊赖的飞回那辆豪华的马车里了。

他从来不是什么富有同情心的人,一切只是因为随性而为罢了!

当然,凯特兰斯完全不知道,命运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正是因为他这么不经意的一扔,他们之前才会绕那么大一圈,平白耽误了许多相遇相知的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特殊题材,望大家多多支持哦O(∩_∩)O~

Chapter2

这个世界很奇怪!

这是黎伊这一个月默默观察后得出的结论。虽然在以前的世界他只生活了十二年。但他知道这一定不是曾经的那个世界。他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不知道,就如同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生来便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异能一般。本来以为自己就这么在实验台上得到解脱了,没想到醒来之后发现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就是神话故事里说的来生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小就被囚禁的原因,这里有着太多他不知道的事物,新奇又独特。他不知该怎么描述这里的人,他们每个人的手臂上都有翅膀,所有的城市也都是浮在半空中,还有能够在海里面飞舞的蝴蝶,在天空中游泳的鱼,一切一切都很奇怪。

再比如说有着高贵血统的精灵,背后有着一对到三对漂亮而巨大的翅膀,而平民只有手臂上有翅膀。通过这个身体的记忆了解到,他似乎是一个大家族里的小孩,跟前世自己的处境很像。同样的不出色,同样是被家族摒弃的孩子。

他从小开始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哥哥姐姐们背后都有一双漂亮好看的翅膀,自己却独独只有臂翅,灰不溜秋的,又难看又不起眼。还总是被人欺负,原因无他,这个身体的主人生来便比一般人愚笨许多,被欺负了也只会哭,更不敢去告状。也没人会向着他,而且他的脸上有着烫伤。布满整个脸,很是骇人。

他和家族里的人如此大的差异,下人都私下议论他是私生子,更没有人愿意接近他。

他记得自己从小被家族里的孩子和仆从欺负,这次似乎是欺负得过分了,身体的主人当场就死亡了。断气前他听到族里的一个表哥对其他吓到的人说把他扔到海里毁尸灭迹。后来应该是他们真的把他从城市的边缘扔下来。

再睁开眼的时候那个少年的灵魂已经不再了。而代替了他的黎伊却是另一个人了。

这个主人的记忆有些残缺,断断续续的,似乎丢失了很大一部分。他每次努力的试图想想起什么时,脑袋里总会传来一种尖锐的疼痛,后来索性不想。

因为有着身体主人部分记忆的原因,他还算能顺利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问了医院的护士,才知道是他刚刚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人救了他。

不然即使他重活一次,断掉翅膀的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进海里依然是活不了的。

那个好心人还留给了他一部分钱,交给医院保管着,需要时去取,不然他一定会饿死。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不敢动用自己的异能。乖乖的呆在病房里养伤,不知道那种奇怪的能力消失了没有。

他怕自己再一次重复前世的噩梦,如果可以,他只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去触碰那个东西。他不想再重复上辈子的悲哀命运。

而此时,穿着白袍的拉米克医生站在他床边,递给了他一张账单:「这是你所欠费用。」

说到这就要说一下瑞卡拉那个马大哈了,那家伙将受伤颇重的黎伊往最近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医院一丢,完全不看看那医疗条件能不能治好这个已经去掉半条命的孩子。后来那医院将黎伊转到另一家更好的医院里去,但由于黎伊的病情实在是太重了。瑞卡拉留下的钱根本不够支付他的手术费的!

瑞拉卡把人一扔后就将这件事和这个人抛之脑后了,也根本没想过这个少年或许身无分文或许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当然,且不说瑞卡拉和凯特兰斯两人本就不是善人,能够将黎伊扔到附近医院也算是难得的善心大发了。当事人黎伊自然不是在埋怨,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救了他。

黎伊接过那张单子,看着最后总计那块的数字发愣。好半响才有些羞愧的低了低漂亮的脑袋,有些呐呐的说:「我.....现在没有钱......可以先欠着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怯懦和对这个世界的不安。

温暖的大手盖在的他的头顶,拉米克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当然可以!不着急,等你有钱再说吧!」原本医院的规矩是必须三月内缴清所欠所有费用的,但他今天却破例了,并没给他说还钱日期。

他本不是什么心软的人,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会这样帮这个孩子,大概是这个孩子太惹人怜爱了。这个孩子虽然脸上有疤,但性格倒是异常的温驯可爱。

温和的看着安安静静坐在病床上的黎伊,有些感慨:现在像这么安静乖巧的孩子已经不多见了,不知他的父母是谁,这么有福气。

不过说起父母,他又有些不满:「你受这么重的伤,你父母呢?」真是太不负责任的父母了。

漂亮的大眼睛垂了下去,带着无法掩饰的失落:「我没有爸爸妈妈.....」

看着那白皙的颈脖上那布满伤痕的脸,拉米克不知该怎么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

......

终于能够下床走路时,黎伊退了病房离开了医院。

医院医药费理应由监护人承担,但他没有监护人,医院看在他是孤儿的份上主动帮他承担了大部分治疗费用。

但剩下的费用对他来说仍算不少。

离开医院的同时也带走了打上了他名字的账单。黎伊拿着那张账单站在医院门口蹙眉,想着他应该怎么还这笔巨款。

他想试试那奇怪的能力还在不在。

最终他还是拖着医生说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复原的断翅走进莱卡森林里,他听这里人说这里面有着很多凶狠的魔兽,除了有能力的法师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涉足。

他有一个秘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包括对他进行了那么多年试验的父亲也不知道。

他除了拥有能够将人治愈外,还拥有和动物通灵的能力。除了能和他们言语沟通,动物们别说伤害,任何靠近他的动物都会本能的亲近他。

出了医院便往右手边的马路上走,半空中悬浮或者飞过的精灵们皆对他投以怜悯的目光。

不为什么,大部分精灵们都不会选择走路这种低端活动。这个世界的马路简直是形同摆设,它还有个别名,叫残障人士专用通道。那些翅膀受伤的,或者身体受到过重创不能飞行的才用这些地面道路。当然也有些少许飞累的精灵停下来步行。

黎伊并未多在意精灵们异样的目光,径自往西边的魔兽森林里走。

这个森林或许对一般精灵来说很危险,但对他就不一定了。

进入莱卡森林大概走了半小时左右,中途他碰见一只非常难得一见的高阶魔兽。不过它直接无视了他,并没有像前世的动物一般看见他就会扑上来撒欢。这只魔兽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跑了。焦急的步伐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又往前走了大概三百来步,小精灵的尖耳动了动,听力极好的辨认出那一丝微弱的不同寻常的声音。

黎伊咦了一声,朝着右侧的草丛走了过去,拨开树丛就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兽静静的躺在草丛间,侧腹上插着一支射刀。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接近,那双漆黑的兽眼警戒的瞪着他,兽性本能的想要逃开,但它那不停的抽搐的身体却不允许。

「不怕,不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黎伊小声的说着,摸了摸幼兽的脑袋安抚着它,似乎是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平和安宁的气息,它竟然真不动了。接着他伸手顺利将它按住,轻轻的将它身上那把薄如蝉翼却锋利无比的射刀取了下来。它呜呜的哀鸣着,却什么也做不了。连挣扎也十分微弱。可见受伤之重。

想了想,黎伊将左手覆了上去。

随着淡淡的光芒从手心里散发出来,地上的那只小动物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受过伤般,连失血过多的症状都没有。几秒后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看着同前世一模一样的画面,小小的孩子面无血色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的泪滴从眼角渐渐滑了下来。

他不是怪物......他不是......

Chapter3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孩并没多看一眼那精神一震抖抖毛就跑掉的小兽。那白色的小兽跑了两步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救了它的小孩。有些不解的歪歪脑袋,小心翼翼的叼了块翠蓝色的东西到他脚边,舔了舔他的腿。而后嘶鸣了一声,跑开了。

过了很久,哭累的少年才缓缓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

既然这样,他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能再让人发现了。黎伊握紧了小小的拳头,眸底渐渐多了一种名为坚定的色彩。

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不平的伤疤,要想真正摆脱掉曾经的家族,自己的脸就一定要改变,因为脸上的疤实在是太显眼了。至少不能再让特征这么明显。

有限的记忆告诉他,被那个家族的人发现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抓回去,他不要被抓回去!

他想要过属于他自己的生活!

前世他也因为实验的原因脸被毁容,他本来能够通过自己的特异能力来治愈脸上身上的伤痕的,但他不想。不想在被治愈以后继续再重复被折磨的命运。

如果能过上平凡人的日子,他甚至不介意自己丑一点。

黎伊苦笑,现在却是逼不得已要动用自己的能力将那块丑陋的疤去掉。

他的能力已经通过证实,还是将自己治好吧,然后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生活。孤独也好,一个人也罢,自己的过去对谁都不要再提起!

黎伊决定好后就不再迟疑,最终还是将眼睛闭了起来。

一团淡绿色的光芒缓缓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旋转着的光芒如同一团团跳舞的精灵一般不停在他身上旋转围绕,像是在吟唱着这世间最美好的祷词。

没过多久,围在他身上的光芒渐渐淡去,刚才黎伊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美得让人屏息的少年。

除开那双本就漂亮的大眼睛外,那精巧美丽的五官细致得仿佛根本不可能存在于这世间一般。柔软的发,如同主人般柔软贴合的垂着。

白滑细腻的肌肤更是如同上等的白瓷,温润细腻,带着让人爱不释手的触感。

那对医生说的可能永远都不会好的灰色臂翅安静的垂落在一旁,却不再是死气沉沉。

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那对已经恢复生命力的翅膀。试着动了动手臂,模拟着之前看到的人们飞翔的样子扇动臂翅,结果他发现自己不会飞......

沮丧的垂下手臂,目光又被地上的东西吸引,黎伊有些疑惑的捡起魔兽留下的石头放在手心端详了一下,这......是什么?

黎伊抬头看了看天色,将那块漂亮的石头收进口袋,掉头离开......

同一片森林里

距离黎伊两公里处,此时一个少年正拿着手中的武器愤愤的踢了路旁的树一脚:「该死的!眼看就射中它了,居然还是让它逃了!该死的!」

悠闲的坐在树上的同伴埃文斯动动眉毛,对于同伴刚刚的遭遇他不予置评。

等他发泄够了,埃文斯看了看天色,并不打算再往前走,是个精灵都知道天黑后的莱卡森林的危险系数有多大。

埃文斯拉着里奇带着今天的劳动成果离开了莱卡森林。

里奇发泄完了,侧头怒瞪着身边悠闲惬意的同伴。他们刚才差一点就抓到了一只五级魔兽的幼崽了,就差那么一点!说不定还有可能得到它的魔晶也说不定。那可是五级啊,不说大小,光想想都能让人留口水的级别。

不过这次跑到这么偏远的城市来打猎收获也算不错。他们游遍整个大陆的计划圆满结束了。这个城镇是他们计划中的最后一站,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他们的收获还不错。在整片森林里他们得到了非常不错的锻炼,不光身手有所提高,相对的他们也见到过更多的魔兽,得到了更多稀有的魔晶。

再过不久,学校就快开学了。他们也得回赛纳斯准备准备了。

————————————

离开森林,又回到城市里。

黎伊漫无目的的在这个陌生又奇异的世界走着,走了半天累了。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了街边一间商店的橱窗,黎伊走路的动作一顿。橱窗上和他动作一模一样的少年也一顿。

黎伊怔怔的看着橱窗上印出的少年,小小的瓜子脸,大大的晶亮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柔软服帖在脑袋上,将精灵尖尖的小耳朵盖住了大半。

黎伊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橱窗里的那个人重复着和他一模一样的动作。

橱窗里那个漂亮的少年是自己没错。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长这样,这几乎比他前世没毁容之前还漂亮很多很多。

他并不太在意自己的外貌,只要能过正常人的日子,他都无所谓。要不是因为之前脸上的疤太显眼了怕被以前家族的人认出来,他或许连去掉它都不想。

他不太喜欢引人注目,毕竟那对他来说可能并不意味着是什么好事。希望这容貌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才好......

不想再往前走,黎伊随意找了一个石梯坐了下去,仰着小脑袋有些憧憬的看着天空中飞来飞去‘鸟人’。

不知道飞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想。

这个世界对孩子是有很多优惠政策的,照理来说这个身体的主人的过去不该如此不堪才是。但他以前一直活得很卑微,在那个大家族里面,渴望一份关注一份亲情。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最后却被一群无知又残忍的孩子害死了。

不知道家族里的大人知道他的死讯会有什么反应,应该会毫不在意的吧,就像上辈子的自己一样!

黎伊坐在街边苦恼的看着眼前高楼林立的异世界。像个旁观者又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秀气的眉毛皱成一团,小手撑着下巴,黎伊开始认真的思考他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办,他应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这个身体似乎只有十五岁的样子,不知道这个世界对未成年找工作有没有限制呢。

他手中的钱并不多,他应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养活自己呢?

想到这又想到他晚上的住宿问题,他没有身份证明,没有旅店敢收他。

他要怎么办啊?

米尔卡本来刚结束这次的任务,想为弟弟带点当地特色的漂亮小东西回去。刚从商店里挑好礼物走出来就看见一个非常可爱精致的少年坐在对街的石梯上。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

形只影单的小模样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让人忍不住上前揉一揉他的小脑袋,再将他纳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他很奇怪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这么可爱的少年,一般的精灵都不会在大马路上坐着。看他翅膀和四肢完好,应该不是残疾才是,是迷路吗?

少年奇怪的表情和动作勾起了他堪称奇迹般的好奇心。

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到了对方的面前。

「你好,小家伙!」

一双修长漂亮的大手在眼前晃了晃,陌生的声音让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黎伊一愣。回过神后发现自己身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相貌清俊的年轻男人,正微笑的看着他。

黎伊尽量仰着小脑袋,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米尔卡赞叹的看着黎伊的眼睛,蓝色的眸子清澈如水,湛湛的倒映出他的影像。这是他活了这么大把岁数看到过的最纯净澄澈的一双眼了。那如同新生婴儿般美丽清澈的蓝色。真是太漂亮了,漂亮到他难以用言辞来形容。只觉得比世间最漂亮的宝石还要动人!

Chapter4

米尔卡开始庆幸自己之前选择过来看看的抉择,就凭着这样一双绝世无双的纯净眼眸他也要把他带回赛纳斯。

那样纯净的眼睛,相信他的天分应该很高才是。

米尔卡尽量释出自己最为温和的笑容:「我叫米尔卡」

「嗯!」黎伊礼貌的应了声。不知该说什么。有些好奇的打量起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高大颀长的身材,深刻的五官,眼尾有些上挑,带着种奇特的韵味。

黎伊留意到他并没有臂翅,他也并未多想,只想着可能是残疾人吧!

要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翅膀或是翅膀不能用的人都相当于二级伤残!在医院时他就被判定为二级伤残了。

此时的黎伊还不怎么了解有着高等血统的精灵不但有着美丽巨大的背翅,那些美丽的翅膀还能随时隐匿起来。不知情的黎伊就理所应当的把这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当成了『残疾人』。

「你坐在这干什么?」米尔卡率先开口打破两人间的沉默。

黎伊低下小脑袋,扯了扯衣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地方可去......」

「你是孤儿?」米尔卡愣住,又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精灵的寿命是无限的,除非中途意外死亡,正统的精灵能活很久很久。也许正是精灵一族不死的原因,精灵的生育率也极低,整个大陆对小孩的保护政策都有优待。少部分遗落在外没有父母的孩子都有一大堆争先恐后要收养的人排队等着。而主动拒绝收养的孩子几乎为零,因为这里的物价不是一般的贵,孩子们大多是没有能力能养得起自己的。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在自己成年前选择一个比较不错的家庭依附,成年后再用金钱或者拿所拥有的东西回报自己曾经的家庭。

正是因为整个大陆小孩子太少都备受呵护的原因,几乎就没见过哪个孩子会穷困到这种地步。

这里的学校都比较集中,大陆的人都试图给予精灵的后代们最好的教育。除开成人学校,所有未成年人必须进入的学校都集中在一个城市,那是整个大陆最繁华的城市——赛纳斯城。

米尔卡沉吟了一下:「你父母呢?」看少年沉默,以为他还沉浸在悲伤中,米尔卡只好说:「如果我帮你再找个父母,绝对能让你一辈子衣食无虑......」米卡尔话还未说完就被少年激动的打断:「我不要!」

黎伊说完后平静下来,垂首坐着继续沉默不语。父母亲情这种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是唯恐不及的,因为他不想这一世的人生又变成另一个悲剧。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会不会被当做怪物来实验,但他绝不要再重复前世的悲剧。

耷拉着脑袋,下巴抵在膝盖上,有些气闷的道:「我不需要父母,我一个人,很好!」虽然他也渴望拥有亲情但上一辈子的伤害实在太深,深到这一辈子都无法完全的释然。

米尔卡低头看着那毛茸茸的惹人怜爱的小脑袋,终还是没忍住将手覆上去揉了揉:「好吧,既然你坚持我也不强求。不过你以后你也需要上学,你想过你的学费没?你之前上过学吗?」啊,触感真不错。软软的,比最柔软的布料摸着都舒服。

黎伊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通过记忆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以前是上过初级学校的!

米尔卡眼睛眯了眯。

「那你想吗」

黎伊扬起一个暖暖的笑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想!」

上学是他上辈子和这辈子共同的渴望,他自然是想的!但他现在根本没有经济基础支撑他上学,想到这黎伊又低下了漂亮的小脑袋。

米尔卡嘴角缓缓上翘,手一抬,一个透明的屏幕如同幻灯片一样出现在了两人中间,「我叫米尔卡,这是我的通讯方式,如果你改变主意欢迎随时联系我。当然,如果你到赛纳斯来的话,不管有事没事都可以来找我!最后一句,欢迎你来赛纳斯读书哦!」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米尔卡暗示性的眨眨眼。

黎伊的注意力没在他说的话上,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屏幕上一幢他从未见过的悬浮在半空中的房子,好漂亮.....

那一座座矗立在半空中的房子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一样,漂亮精致得不可思议。

黎伊有些惊奇的看着那些他从没见过的通讯工具,这个世界的科技似乎远远比之前那个世界先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