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综漫同人]]00%动漫周边店 红世无雨(下)

[综漫同人]]00%动漫周边店 红世无雨(下)

时间: 2012-10-08 16:07:48

☆、52猎人·能力

  “这、这难道是,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猎人吗?”雷欧力顺着对战表的连线往上看,最后只有一条线。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猎人,这机会也太渺茫了吧?在场的可有十人,只有一个的话,就是说要打败其他九个人才行了。
  雷欧力抓狂地捂着脑袋,“这怎么办得到啊?!”
  小杰握紧了拳,凝视着对战表认真地说,“我一定要成为猎人!”奇牙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酷拉皮卡刚开始也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猎人只是大家的猜测而已,尼特罗会长还什么都没说呢。”
  “如大家所看到的这样。”尼特罗一手撸着胡须,一手指向公告牌,“这是根据大家在前面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潜力以及各位考官对考生的印象值所制定的对战表。在最后一场测试中,你们必须在不伤害对方性命的状况下让对方认输,认输的人将进入下一轮对战……”
  “也就是说,只会有一个人失败?”雷欧力立刻兴奋了起来。
  尼特罗点点头,“对。”
  考生们立刻相互打量起来。在前面四场考试中,考生对彼此的实力已经有了一定认识,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是碰到了实力明显强过自己的,也没有人会放弃。
  豆面人上前一步,“第五场测试开始。请第一组考生,44号西索与4o6号王永上擂台。”
  第一组吗?萧程看了西索一眼,率先走了上去。
  形势对萧程很不利。西索的伤已经愈合,他是以全盛的状态出战,而萧程虽然没有受伤,笔记本却还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没有笔记本,萧程的战力要打折扣,这样对上西索,胜负天平已然倾斜。
  不过,萧程却并不想认输。他与西索这一组中认输的人要对上酷拉皮卡,虽然萧程对战酷拉皮卡有十足的把握,但他却并不想干扰西索与酷拉皮卡对战这一段剧情。
  默默召出短剑站在擂台一侧,萧程推了推眼镜,抬着头看向西索。西索依然笑着,嘴角高高挑起,逐渐朝金色转变的眼眸中却是杀气四溢。
  西索不会留手。萧程的背脊挺得笔直,面无表情,眼神与西索相比却是另一个极端——平静的极端。
  豆面人左右看了看两人,一挥手,喊道,“开始!”
  就让我看看,我和你之间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吧,西索!萧程冷眼看着西索冲过来,嗬嗬的诡笑回荡耳边,他提起剑,沉下腰,腿部发力,猛地朝前冲刺而去。
  过快的速度让耳边变成一片呼啦风声,剑尖朝前刺向西索的腰侧,可还没触及衣服,西索便用一个扭腰的动作完全避开了短剑,而他的拳头,也在此时重重落在萧程的肩膀上。
  砰——!骨头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萧程的左臂在这次碰撞中违反人体结构地朝后反折过去。而萧程却只是微皱了下眉头,脚步一顿不顿地朝前迈出,整个人直接矮身撞入西索怀中。
  短剑在西索身后抛空换为反手持握,下方的考生们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见血光迸溅,西索的后腰由右至左划开一道深而长的伤口。
  观众的惊呼还未传至萧程耳中,萧程便借由右手臂的动作用左肩顶上了西索的肩膀,垂软的左臂完全用不上力,肩头传来的钝痛在瞬间过后就变成了强烈的刺痛,萧程狠咬着牙,不退反进,短剑剑柄撞在西索腋窝处,让他刚刚抬起的手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
  很好。现在是两人都左臂无法用力。过度碰撞下双脚还没站稳,能动的,只有右手!萧程狠狠一眯眼,右手带着短剑由西索腋下划起,在他胸前狠狠撕开一道口子。西索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却仍在下巴处留下一道滴血的伤口。
  砰!沉重的拳再次落在萧程身上,将萧程抛飞了出去。西索咧嘴一笑,没有对自己的伤口看一眼,双腿一曲,立即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再一次地,拳头落在萧程的胸口,沉闷的撞击声让人听了忍不住胸口发疼。
  萧程的眼镜被抛飞了出去,整个人重重撞在地板上,喉咙涌上腥咸液体,眯着眼看见在面前越放越大的拳头,萧程勉强朝旁边一滚,西索的拳几乎是同时打入了地板。
  翻身半跪而起,萧程急促地喘息着,猛咳了几声,朝旁吐了口血。与西索肉搏,这真不是件有趣的事情。可萧程知道,自己不能永远 依靠笔记本或者念能力的奇袭,那种招式一次两次可以,多了,就成了破绽了。
  他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而西索,是他选定的对手之一。萧程所学杂驳,很多时候都是凭着本能在战斗,西索在战斗本能上无疑比他强,在力量上就更不用说了。失去了唯一的优势,萧程被压制是他自己意料之中的事。他需要这种压制,来让自己成长。
  西索没有立即追上来,而是站在原地,微眯着眼看着不住喘气的萧程,伸出手指抹过下巴,眼珠转下看了一眼手指端上的血迹,嘴角勾了起来,“干得不错,萧程~~~”然而手指一抹,那道还在渗着血的痕迹转眼就变得光洁起来。他用轻薄的假象掩饰了伤口。
  得到这几分钟的喘息机会,萧程慢慢平复了呼吸,站起了身。左臂依然难以用力,肩膀处的疼痛让萧程的脸色苍白,完全不见剧烈运动后应有的红润。用力握紧短剑,萧程平静地看着西索,声音却因为刚刚的剧烈喘息而有些不稳,“你不是一直想和我打一场吗?”
  萧程从裤兜里摸出笔记本,丢在一旁。“这次,应该会让你满意的。西索。”
  “嗬嗬~~~”西索仰着头狂笑,也不知是兴奋还是什么,几分钟过后,他才将视线重新放在萧程身上,活动了一下刚刚从麻木中找回知觉的左手,手指伸展,而后快速收握成拳。
  嘴角高挑,直咧向耳根,西索的身影在眼前晃了一晃就消失了,再次出现,距离萧程已不足半米。拳风凛冽得刺人,直勾勾对准了萧程的下巴。
  无法思考,思维停滞,只凭着本能朝后仰去,手中的剑在萧程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朝前刺出,西索不闪不避,竟任由短剑刺入手臂,而他的另一只手,在血液涌出的同时狠狠插入萧程的小腹。
  肌肉撕裂的声音无比清晰,血液滴落,尽管朝后避开了一段距离,不至于让西索的手刀穿腹而过,但起码被穿透了七八厘米的深度,萧程只朝腹部看了一眼,便立即后撤。鲜血撒了一地,凝固的念附在伤口处试图加速愈合,但这样的重伤又岂是轻易能够自愈的?不停涌出的血液只是稍微减缓了沁出的速度而已。
  西索的速度太快,快到让萧程几乎不能反应。特别是在西索认真起来之后,萧程不借助念能力,能赢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双腿分开站立,萧程开始觉得双脚有些发软,这是失血的症状。对面,西索看了一眼自己染满鲜血的手,挥了挥手,手指上的血色便都消失不见了。在萧程受了重伤难以站立的情况下,西索还有用念能力遮掩血迹的闲情,实力对比可见一斑。
  没有给萧程太多喘息时间,西索在用轻薄的假象遮住手上和手臂上的血迹之后,便尖声大笑着冲了过来,抬腿,膝盖正好抵在萧程勉强伸出的手掌上。可仓促回应的萧程哪能挡得住西索?梆硬的膝盖重重抵在腰间,一些子将萧程顶飞了出去。
  这还没完。萧程还没落地,西索便又追了上来,肘部竖直朝下,狠狠撞在萧程的后腰上。痛哼被巨大的落地声所掩盖,萧程趴在一堆碎裂的地板砖之间,身下一摊血逐渐渗开。
  痛,非常痛。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腰部往下却都是麻木的感觉。他拼命喘息,却感觉不到自己在喘息,所有注意力都被巨大的疼痛感牵制。勉强抬起头,西索正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双金色眼睛冰冷而疯狂,在萧程看来,还带着一丝不屑和蔑视。
  “呵。”萧程在这个时候竟然笑了,西索冷眼看着他双手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下方,雷欧力等人已开始大声喊“萧程别勉强了”之类的话,而萧程却一点都没有听到。
  握紧短剑,身体的摇晃立刻停止了。萧程勒令自己忘掉身体的疼痛,而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西索身上。冲上去,打败他。等对方倒下了,自己才能倒下。战斗就是这样。
  嘴角牵起,萧程的笑容只维持了片刻。没有任何先兆动作,他的身影从所有人面前消失了,西索的略微睁大了眼,却听见下方的人一声惊呼,猛地回头,萧程已在他身后跃起,反握的短剑直朝他抹了过来。
  还能动啊,西索确定自己刚刚已经刺伤了对方的身体器官,受了那种伤还能做这样的动作,不愧是他选定的对手。西索朝前弯下了腰,好像鞠躬一样的动作。短剑飞速贴着他的后脑勺划了过去,却只划断了几根头发。
  落地,受到震动的伤口让萧程忍不住脸上一阵抽搐。看着面前西索的姿势,他抿了下唇,顺势抬腿,狠狠揣在他撅起的屁-股上。
  考生中立刻有人笑了出来。可萧程却笑不出来。这一下对西索也不过是不疼不痒,迅速朝后退了几步,萧程暗自平复呼吸,紧盯着西索准备下一轮攻击。
  擂台上已是满地狼藉,除了被两人的拳头和剑弄出来的痕迹,还有几乎撒了满场的鲜血。萧程估算着自己的出血量,心往下沉了沉。
  “在发什么呆呢~~~”西索一手成爪直咧咧往萧程脖颈抓来,萧程略略侧身闪过,西索却立即变招,往下扣住了萧程的肩膀。
  糟了。感觉到身体瞬间被施加了一股巨大的压制力量,萧程脸色一变。“为什么不用你的能力呢~~~我可是一直在期待着呢~~~”西索如耳语般低声说着,轻挑**,却异常危险。
  西索苍白的指节往下扣入肩膀肌肉,萧程忍不住一声痛哼,从西索手指下方溢出的血液濡湿了萧程的衬衣,萧程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扣住的是自己的哪根骨头!
  “西索……”萧程咬紧了牙,“别太嚣张了!”西索猛地朝上扬起了脖颈,一道血光却从上边迸发出来,短剑上传来的感觉让萧程知道这伤口看起来虽然吓人,实际上却没有划断主血管。
  西索右手仍扣着他的肩膀,而左手却已握成手刀,故技重施地朝他刺下,可这次,却是心脏位置。萧程低咒了一声,忽然腰部发力,整个人腾空而起,身体在空中几乎蜷成一团,双脚踏在西索胸腹间,然后狠狠一蹬。
  ——嗤拉!仿佛什么东西被撕开的声音。萧程朝后几个空翻落地,不住地急喘着气,他的肩头一片血肉模糊,隐约能看见上边的森森白骨。抬头看去,西索的手上抓着的,却正是从萧程肩头撕下来的皮肉。
  “萧!”“萧程!”小杰等人忍不住大声惊叫起来。
  西索盯着手上血肉模糊的东西看了片刻,忽然在脸上咧开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随手将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他一步步朝前走去,微眯的眼眸盯着萧程,“我似乎越来越喜欢你了呢~~萧程~~~”
  一步,两步,西索几乎急速冲刺起来。萧程眼睛猛然瞪大,立即大声喊道,“西索,认输!”
  急速冲刺的身影忽然停顿,西索直起身,好像完全记不起之前的激烈战斗一样,以前所未有的平静口气说,“裁判,我认输。”
  考生们一片哗然,豆面人却很快反应了过来,宣布这场比赛由萧程获胜。剧烈喘息着的萧程闭上了眼睛,短剑从手里无力滑落,刺耳的当啷声却让他几乎沉入黑暗的感知清醒了片刻。
  勉强站起身——这个动作再次让他再次洒出大片鲜血,萧程看也没看沉默站在擂台上的西索,转身走下擂台。腿软得几乎感觉不到地面,萧程半眯着眼,失血过多和使用绝对命令让他几乎无以为继。朝着工作人员指向的医务室方向迈出步伐,没走几步,萧程便一头栽倒了下去。
  “萧!”小杰和酷拉皮卡立即跑了过来,可是有人比他们快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萧程倒在那人满是圆头钉的胸膛上,小杰和酷拉皮卡睁大了眼,不知道该上前将萧程抢回来,还是退后让出道路。


☆、53猎人·背后灵伊尔迷

  萧程是被投射在身上的注视刺激到清醒的,睁开眼,集塔喇苦站在床边,看他手臂上和身上的血迹,应该是面前这个人把他带到医务室的。
  身上的伤已简单包扎过,但失去的血肉却没有那么容易恢复,萧程感觉整个视野都是发暗并且在旋转着的,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这种眩晕感才褪去了一些。
  “你在这里干什么?”医疗室的床边用白色帘布隔出一个相对隐蔽的空间,集塔喇苦站在拉开一半的布帘旁,外边,刚刚给萧程做完伤口处理的医生正在收拾医疗器具,镊子等金属物品碰撞出一阵细碎的叮叮声。
  集塔喇苦沉默地看着萧程,萧程脑袋越来越沉,却不敢放松警惕,只能用更多的刺激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几分钟后,集塔喇苦伸手拔下了下颌骨处的几枚圆头钉。“为什么要跟西索硬拼?你差一点就死了。”他用平板的语调说。
  萧程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头晕目眩而对方却还不离开,这让他有点暴躁,“与你无关的事情最好少管一点!”
  “与我无关?”对方歪了歪头,一副在思索的模样。可惜这动作如果是伊尔迷本身的样貌来做,无疑非常可爱,可现在这副满脸钉子的干瘪怪物模样,却只能做出头颅摆放不稳即将掉落的效果。
  半晌,他忽然握拳击中左手掌心,恍然大悟地说,“不是无关——你还欠我钱。”他的话说得理直气壮。而萧程却一口气闷在了喉咙处,噎得辛苦,“那就请你收好你那无谓的好奇心!转身,滚出去!”
  集塔喇苦又不说话了,盯着萧程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在发呆。大约十几秒后,他转过身,迈步朝外走去。萧程舒了口气,放松身体躺回病床上,却忽然看到那颗脑袋咔哒咔哒地朝后转了18o度,正正对着他。
  萧程冷不防倒吸一口凉气。却又听见伊尔迷用那平板死沉的语调说,“我爸爸想见你,考试结束之后我们一起走吧。”
  萧程黑下脸,“滚!”
  还不见集塔喇苦有什么动作,旁边就传来一声尖叫——是医生的声音,伴随而至的是一大堆东西摔在地面的哗啦声。集塔喇苦咔吧一声将脑袋扭了18o度转了回去,那医生的尖叫声却更响亮了,还往上窜了几个调。
  萧程木然抬起手一只手掩住了脸,他可以肯定,集塔喇苦是故意的。
  医疗室除了那名医生之外就只有萧程一个人,没多久,在为萧程做了详细检查并插上输液管之后,那名医生就去了外间。空荡荡的病房里,萧程慢慢合上了眼。
  身体的疼痛让他身上满是冷汗,精神却好像已经脱离了身体,一点点沉入深眠。很少见地,他做了个梦。
  一片幽暗的四周,空寂冰冷没有一丝暖意,遥远地传来一丝光亮,好像深幽山洞的唯一出口。他迈步往那处光亮走去,看不见自己的肢体,也感觉不到脚步的迈出,他却知道自己在前进。眼前的光亮逐渐地放大,放大,而他却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直觉这一切都不对劲。
  用尽全力,他扭头看向四周,依然只有一片吞噬一切的幽暗,什么都看不到。四肢逐渐被冷意侵占,有什么重逾千斤的东西压在身上,让他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困难。可是他不愿停下来,艰难地一点点回过头去,他终于看见了自己的身后,身后很远很远、远到几乎看不到的地方,一抹亮光正逐渐消失。
  不可以消失!——他朝那抹光亮伸出手,急切地抬起脚想要去追,周围却忽然一阵颤动,继而猛然下坠,好像万丈悬崖一步踏空那样,强烈的失重感带起沉重的恐惧,萧程喘着气醒了过来。
  是梦。他立刻意识到了。他抬起手搭在满是冷汗的额上,疲惫地半合上眼。他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特别是这种古怪的,却让他莫名感到恐惧的梦。
  萧程定了定神,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他竟会对一个梦感到恐惧。输液瓶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医疗室是封闭的,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刚闭上眼想再睡一会儿,门外却传来一阵喧哗。
  啪——门被狠狠推开,雷欧力的声音传来,“小杰,你先治疗一下吧……”一阵肢体摩擦和争执声,“放开我!我要去找奇牙!放开我——”小杰倔强地说着。
  酷拉皮卡低声说了什么。萧程动作缓慢地下了床,抬手撩开了隔开空间的帘子,外边,酷拉皮卡与雷欧力一人抓住小杰一只手臂,硬生生将他压在椅子上。之前为萧程症治的医生半蹲在小杰前面,拿着棉签处理小杰脸上的淤伤。
  小杰嘶地一声叫了起来,却仍是倔强地瞪着压着他的两个人,那样子好像要把两个人吃下去一样。雷欧力用力按着他的肩膀,“你就老实点吧,小杰。”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却瞥见了帘子后边的萧程。“萧,你醒了?抱歉,我们的声音太大了。”他的声音让其他几人也转头看了过来,萧程笑了笑,还没说话,那名医生就瞪着眼睛指着旁边的椅子,大声说道,“你伤成这样还敢到处走?快点坐下!”
  撇下小杰,医生拿了绷带将萧程的左臂吊在肩膀上,减轻左肩的负担,脸色这才转好了一些。“谢谢,医生。”萧程说。
  医生冷哼了一声,拿起用剩的绷带站起身来,“免了。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好好爱惜,谁也帮不了你。”
  萧程微微一笑,点头应道,“是,是,我知道了。”他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无论受到什么伤害,甚至在动漫世界死亡,现实世界的身体也是完好的,所以对于肩膀的伤,他并不怎么担心。
  转头看向对面三人,萧程的视线正好和小杰的对上。小杰一愣,随即倔强地扭头看向了一旁。萧程暗自摇头,将视线转向了酷拉皮卡,“测试进行到什么地方了?”他是第一场,下了擂台就到在医疗室待到了现在,后边的考试是什么状况完全不知道。
  酷拉皮卡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闪过一丝红光,却很快地低下了头掩饰了过去,“猎人考试已经结束了。奇牙违反规则被取消了资格,其他人都通过了考试。”
  萧程一愣,他睡了这么久吗?他连忙问,“那奇牙呢?”
  酷拉皮卡摇了摇头,“不知道。”小杰冷不防又挣扎起来,“我要去找奇牙!你们放开我!放开——”酷拉皮卡和雷欧力赶紧用力将他按下,好让医生继续给小杰处理伤口。
  小杰满脸不甘,咬着牙不停扭动身体,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酷拉皮卡和雷欧力。此时小杰身上有多处伤痕,灰头土脸的,连衣服都有多处破损。酷拉皮卡和雷欧力倒是一身清爽,看不出有经过战斗。
  因为奇牙的犯规,萧程自动取得了猎人资格。按照原著,奇牙是在与集塔喇苦的对战中自动认输,之后违反规定杀掉了鲍德罗失去了考试资格。那么伊尔迷这时候应该在对他的三弟实行合格杀手的再教育。
  萧程摸了摸裤兜里那叠东西。不知道现在西索在哪里?
  小杰的伤大多是皮外伤,很快,医生就完成了对伤口的初步处理。他转身去里间拿伤药,老实了一阵子的小杰忽然发力,双腿往上一伸,分别搭在了酷拉皮卡和雷欧力的肩膀上,用脚勾住了两人的脖子,而后,他用力往下一拉,俩人一个踉跄,他却趁机挣脱了两人的钳制,姿势狼狈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奔向走廊。
  “小杰!”酷拉皮卡大声喊道,而小杰已经跑得没影了。雷欧力揉着脖子龇牙咧嘴,“这小子还真用劲……”
  酷拉皮卡有些忧虑地皱着眉,却见萧程站起了身,缓慢地朝外走。“萧,你要去哪里?”萧程回头,竖起食指抵在嘴唇上,“嘘——别让医生听到了,我出去一下。对了,提前祝贺你们取得猎人执照。”
  “萧……”酷拉皮卡不赞同地皱起眉,却见萧程越走越快,他追了上去,朝走廊两旁看了看,却已经找不到萧程的身影了。
  不久,医生提着药瓶从里间走出来,一下子目瞪口呆。医疗室里只剩下一把翻倒的椅子,刚刚还在的四个人,现在半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萧程一边用单手扣着衬衣纽扣,一边不断地加快着脚步。从刚刚那个梦醒来,他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急促感——快点回到现实世界,否则就来不及了。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要来不及了,但是他却信任这一直以来帮他逃过无数次危机的直觉。
  猎人考试已经结束,正式领取猎人执照是在次日的庆祝舞会上。这将近两个星期的考试让所有考生都非常疲累,在第五场结束之后,许多人都回到了安排好的房间休息。走廊上空荡荡没有人,萧程听着走廊中回荡的自己的脚步声,忽然一个回神,猛地靠在墙壁上屏住呼吸。
  光线从拐角处倾泻过来,同时还有轻微的谈话声。
  不,也算不上是谈话声,因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考试已经结束了,明天等我拿到猎人执照之后你就跟我回去。家里已经放任了你很久了,奇牙。妈妈很想你,还有柯特也是……”
  说话的人是伊尔迷,而此时,却忽然从另一边传来一个沉重的脚步声,而后,小杰高昂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伊尔迷低沉平板的话。
  “住手!”一声清晰的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传来,一阵沉默后,伊尔迷说,“奇牙,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和这样鲁莽的朋友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适。”
  想必是伊尔迷蹲□抚摸奇牙头顶的一幕被小杰看到,以为他正在对奇牙做什么坏事吧。萧程回想起原著那一幕。确实像伊尔迷说的那样,小杰在某些时候的确太鲁莽,而且容易被先入为主的印象所迷惑。
  “——伊尔迷?”萧程被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却又不禁为自己下降的感知懊恼。医生对他用的药中有安定的成分,这让他对气息的感知下降了很多。
  伊尔迷面无表情地看着萧程,大得不合比例的眼睛空洞漆黑,忽然,他歪了歪头,抬起软软垂下的手,说,“它断了。”
  萧程嘴角抽了抽,盯着伊尔迷看了几秒钟,转身就走。可没走出多远,他就发觉伊尔迷还在后边跟着他。“医疗室在那边。”萧程忍耐着指了个方向。虽然他不认为这点小伤伊尔迷会去医疗室,不过只要让他不再跟着自己,怎样都好。
  伊尔迷没有理会萧程的话。他已经将无视这个词做到了极致。隔着三四米远的距离跟在萧程身后,伊尔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萧程,然后往旁边移动了一点,落到萧程那被纱布包裹却仍显得不正常的左肩上。
  由于创面太大,萧程又擅自移动,他肩头的纱布此时已渗出了血,红色痕迹非常刺眼。
  “伊尔迷,你到底跟着我做什么?!”背后灵一样的感觉让萧程忍不住停了下来。
  伊尔迷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视线从萧程肩膀上移到他的脸上,伊尔迷状似无辜地说,“你还没答应我,明天跟我一起回去。”
  萧程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好气又好笑地问,“为什么我要答应?”揍敌客家虽然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杀手世家,但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对揍敌客予取予求吧?
  伊尔迷歪着头似乎在思考要用什么条件让萧程点头,想了半晌,却只说出这么句话,“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就把你的欠债全部免了。”这些钱就按公关费用报给席巴好了,当然,因为一百七十多万数目太琐碎,就按两百万戒尼报吧。
  伊尔迷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却听见萧程一声冷笑,“一百多万就想让我跟你走,你也想得太美好了……”不知道想到什么,萧程忽然顿了一下,缓和了表情说,“这样吧,伊尔迷,你帮我从西索那里拿到三张扑克牌,红桃k,黑桃a和方块1o。”
  三张扑克牌就可以了?这条件对伊尔迷来说比免除萧程债务更容易。他立刻答应了下来。萧程转过身往前走,朝他挥了挥手,“半小时后,我在这里等你。”
  伊尔迷看着萧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长长披下的发丝动了一下,也消失了。
  有伊尔迷代劳,萧程便不需要自己去找西索那个容易兴奋的家伙,他这样的状态,可不允许他再和西索打一次。
  循着工作人员的指引,他找到了尼特罗的办公室。朝尼特罗说明他需要在半小时内拿到猎人执照之后,尼特罗很快答应了萧程的要求,甚至没问为什么。在将猎人执照递给萧程的同时,尼特罗对萧程说,“以后如果你对在猎人协会工作感兴趣,记得来找我。”
  萧程郑重地道谢,并表示如果有机会,一定会考虑的。
  乘电梯回到一楼,回到与伊尔迷约定的地方,萧程朝后靠在墙上,半合着眼。熟悉的气息无声靠近,萧程直起身,侧过头看向伊尔迷,“来了?”
  伊尔迷点点头,将扑克牌递给他。萧程接过来,掏出裤兜里那一沓同样款式的扑克牌,一张一张地将它们按顺序插回去。伊尔迷的视线落在萧程手里那一套十分眼熟的扑克牌上,萧程一边整理着,一边说,“是西索的扑克牌。那家伙人品不怎么样,人气倒是很高。”所以这套牌一定会卖的很好。
  萧程用手指沾了沾肩头渗出纱布的血,一笔一划地往手里的扑克牌写下“x.c.”的符号,写好了,他将垒在一起的扑克牌放回裤兜,又掏出刚刚拿到手的猎人执照,如法炮制。
  看着萧程这一系列动作,伊尔迷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正式获得猎人执照是在明天,如果不是特意提出,萧程怎么会在今天拿到猎人执照?他要做什么?
  “萧程……”他的话刚开了个头,萧程便将最后一点点了上去。微低着头,被冷汗濡湿的刘海下他双眼紧闭,“醒来。”与刚刚的符号一样,这又是伊尔迷听不懂的话。
  “你……”眼前的人影一阵晃动,伊尔迷猛地伸出了手,抓到的却是一片空气。消失了?伊尔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似乎有些不能置信地,缓慢眨了下眼。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