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仙路飘摇 青歌(上)

仙路飘摇 青歌(上)

时间: 2015-11-03 05:12:16

文案



大道无情,何人与我共游?

夕言,本是九阳派中一普通弟子。

因为在与掌门之子争夺飞剑的比斗中获胜而被其嫉恨,设下毒计欲至其于死地。

夕言大难不死,却灵力全失,变回一个普通人。

后因朋友家逢巨变,为其复仇的过程中看遍世间百态。



再次走上修行之路后,夕言将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

让我们与夕言一起踏上修行之路,领略无上天道之途的风情。


  第一章 得飞剑,同门反目(一)

  九阳山,自古就有仙人的传说。凡人们口耳相传此山上住着神仙,常会飞来飞去,偶而也下山济世救人。真正了解的就会知道,这山上的确是有那么一些人,但却离“仙”的境界差得很远,充其量不过是一群修仙者罢了。
  在这凡人难以到达的大山深入,立着一座古旧的石门柱,上书“九阳”两个古字,这便是九阳派的大门所在。别看它不起眼,里头可有着不少名堂,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是连门边儿都摸不着的。就算是来了修仙者,除非本门弟子和确实实力强大的前辈们之外,也只能依足规矩站在门外十丈之地拜贴叩门。
  山门之后就算是正式的九阳派领地了。这里包含了数座高大的山头和十数条山沟、山谷,终年绿叶繁茂鲜花不败,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点缀其间,倒也不失为一处人间仙境。
  九阳派的门派大殿在中间最高大的那处主峰上,被称为首阳峰。周围几座山峰按灵气多少依次排下来,则是次阳峰、日峰、月峰和星峰。
  月明星稀,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星峰山脚下的一片谷地里,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正端坐于大石之上,闭目调息。银色的月华落于其身,更显出他的容貌清雅灵秀。不过世上总有些人无那淡然出尘的心思欣赏这等清风明月的景致,很快,一阵纷乱的脚步打破了这美好平静的月夜。清秀少年睁开双眼,转头向山谷一侧看去,几个人影正从谷口走过来。
  来人速度不慢,在乱石遍布的谷中走得轻松自如,显然有些身手。少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起身站在原地,静静等着来人,只是从眉间还是隐约能看出一丝无奈。
  “见过各位师兄。”
  不等来人先开口,少年远远地拱手行礼。来人中领头一人也是一名少年,穿着一身锈有暗纹的精致袍子、翠玉腰带、头带赤金束发,明显身份有别于众人。现在这位贵少爷正用一种说不清是藐视还是嫉恨的目光狠狠盯着谷中的清秀少年。
  “明风,听说你突破到旋照后期了?”
  被叫做明风的少年点点头,轻声道:
  “是的。”
  他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却很快掩了下去,并没有被那些师兄们发现。便是这样,也足以引来锦衣少年为首的一众人们议论之声,而锦衣少年眼中的妒恨之色更重了一分,吐出口的话怎么听怎么有股子酸味儿:
  “那还真是恭喜明风师弟了。在我们这一代明字辈弟子中,你可要成了第一人了。”
  明风摇头道:
  “明风只是专心修了清心诀这一门心法,哪像明心师兄你们各种法术都练得纯熟。”
  明心哼哼冷笑着,扫他两眼,带着一群人转身就走。直走到谷口,明风才听到他远远抛下一句:
  “下个月的门内弟子比试,我等着看你旋照后期的修为究竟有多厉害。”
  明风轻叹口气,重又坐下来,只是再不复先前平静无波的心境。明风一直不太明白明心为什么总爱找他麻烦,连带着一群师兄弟们也对他另眼相看。原先师父清松真人还在的时候他们尚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现下清松真人云游不知去向,只留他这么一个衣钵传人,自然就让明心那些人大涨了气焰。虽碍着门规也不敢真把他怎么样,时常来冷嘲热讽几句扰扰他的修行倒是常事。
  明风四岁时父母双亡就跟了师父上山,直长到现下十六岁,也没有下山一步。每日里除了打坐就是修练,再不然翻翻道法书简。初时他修为不够还得吃喝裹腹,到了后来练到可以辟谷就连这煮食的工夫都省了。清松真人带着他单独住在这星峰后山谷内,与一众同门交往不多,偏生明风性子又静,一门心思只管埋头苦修,进境居然飞快。只是不知为何,每回清松真人看到他的进境时,总是先欢喜称赞一下,而后又告诫他不得把自己的真实修为说给别的师兄弟们听,别人要是问起,就按低一个层次的来讲。
  “那要是遇上师伯师叔们呢?他们一下子就能看出徒儿的修为了啊。”
  明风想起当时自己这样问师父,师父低头不语,后又说:
  “他们无事是不会到这边来的,就来了,也不会留意探查你的功力。你平日别到那几峰上去就可以了。”
  明风不知师父为何这么说,只是他向来乖巧,也就一直按着师父的吩咐去做。这一回明心气势汹汹地杀过来问他修为,明风便也是这么做的。不过他这回似乎有点明白师父的意思了。那些人听说他修到了旋照后期就如此惊讶,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准备凝结金丹了,那还不知闹成什么样子,怕是好几天都不得安宁了吧。明风把左手轻轻放在自己下丹田处,他的神识能感觉到那里有一团粘稠如同液体的真气团正在缓慢旋转。
  “大概,就是这几天了吧……”
  清风抬头看向空中斜月,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
  金丹对一个修仙者的重要程度明风可没少听师父提过,就是在各种书简上也时时讲到此点,这让明风不敢有半点懈怠轻慢之心。在感觉到金丹将成的那几天,他哪里也没去,连平日里的静坐修练之地也从溪边搬到了先前师父修行的石屋之内。
  说是石屋,但细看起来也不过是在一处天然的山洞外加了道门稍作遮掩罢了。洞内简单得只有打坐用的一张石床和一个古旧的木箱,再无长物。
  现在明风就盘膝端坐于那石床上,两手各捏了个法诀团在下丹田处,双目微垂纹丝不动。他已经这么坐了三天多了,眼看第四日的晨光也从门缝间透进来,明风终于有点动静。
  只见包裹他周身的淡淡雾气游动起来,凝成一丝丝白烟,争先恐后地往明风的七窍中涌,另一些粘腻的油垢则从明风周身毛孔下渗出来,洞中很快传来一股难闻的异味。
  外面的日头行至天中,明风终于把所有白烟吸尽,双目呼地睁开,眼中精光闪动气势逼人。好在这洞里没人,不然说不定就被他那一双眼中的光芒给吓住。
  渐渐地,明风两眼精光消散,人也渐渐清明起来。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全身的脏污,不但不嫌,反倒心喜万分。也顾不得去清洗身体,两眼一闭内视去了。只见在下丹田处原本液态的真元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颗白色的小球,看起来十分柔嫩的样子,正按照以往真元运行的方向缓慢转动着。明风第一次在脸上表现出明显的笑意,也第一次有了想要大啸一声的冲动。他明白自己丹田里的那东西,就是修仙路上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第一道关卡——结丹。别看它现在白白嫩嫩的,可明风能感觉得到这颗丹结得非常成功,等过一段日子再巩固一下,它就会慢慢转为淡金色,再转为纯金色,到那时他就算是正式进入金丹期了。
  明风从书中和师父的教导中得知,修入金丹,才是一个修仙者真正的修行之始。在结丹之前,所有的修仙者都还不能称之为“修仙”,最多不过是比普通凡人稍厉害一点的修行人罢了。只有结丹之后,才可以真正地吸取天地间最纯正的灵气来修练自身,才能施展各种强大术法,才能役使焠炼法宝。想象着这些以前梦过无数次的场面,饶是明风性子淡泊,可必竟是少年,总也是激动起来。
  走出洞来,明风仰头望着云淡风轻,喃喃自语:
  “师父,我结丹成功了,您在哪里呢?为什么还回来看看徒儿?”
  谷中风静虫鸣,无人应声。
  正在这时,明风忽然见到洞屋前方不远的树上挂了个东西,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微微晃动。走过去一看,却是一枚小小的符纸。抓下展开,上面写了一行字:
  “本月十五,大殿比试。胜者可得赐飞剑一枚。”
  飞剑!明风现在的心情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这也太巧了。他刚刚结丹成功,门派比试就奖飞剑,可是天大的好事。想想过去门中也不是没比试过,哪里会拿出此等好东西来做奖品,莫非这是上天注定要让自己得此法宝?
  这一头明风下定决心定要在门内比试上一显身手拿到自己的第一件法宝,另一边首阳峰密室内,却也有两人在打这飞剑的主意。
  “心儿,这一次的门内比试,你可有把握?要知道,为父这回拿出飞剑做奖励,便就是给你准备的。为父虽为一门之主,在明面上却也不好太过于偏向你,只有你亲手从比试中夺得此宝,才不会落人口实。如果你没能胜出,那就会被别人得了去,这可不美。”
  “父亲,你说的孩儿自是明白。最近孩儿也很是下了些工夫,您不也看我整日呆在修练室内哪里也没去吗?孩儿有自信,门内明字辈的弟子孩儿谁都不怕,只是……”
  “只是什么?”
  九阳掌门清玄目光一凝,明心忙低头道:
  “只是清松师叔的弟子明风,前些日子孩儿无意中得知他已修入旋照后期。虽然他只是修习了清心诀没学什么攻击之术,但必竟是比孩儿高一分境界啊。”
  清玄皱起眉头:
  “有这种事?哼,他倒是修得快呢。我记得清松师弟带他回山,不过十几年工夫,那明风现在也才是十几岁的少年吧。”
  “是,明风师弟今年十六岁。”
  “十六岁就修入了旋照后期,还真不愧是清松的弟子。”
  清玄面无表情的说着,那语气,并无门下弟子天资好而欣喜的感觉,反倒让人觉得森冷非常。
  “没有关系。心儿不是说他只修习了清心诀吗?比试不是比修行境界,没有攻击之术,你大可不必怕他。这次比试,你要多努力。”
  “是,孩儿省得。”
  明心低着头,暗自森森一笑,这一回他的打算可不止是要拿到那把飞剑而已。

  第二章 得飞剑,同门反目(二)

  时间过得飞快,明字辈的弟子埋头准备着门内几年才有一次的大比。有些眼明心亮的自然早就摸清了上面人的心思,对诱人的飞剑半点都不敢动意,都知道那基本算是有主之物了。而自己则最多拿一个靠前点的名次,得些好点的丹药却也是可以的。
  但也有那么些消息不太灵通,平日里又不着注去体查上意之人,还抱着一份侥幸,觉着也许自己也能撞个大运。对于明风来说,在他认为,自己得飞剑那可不是撞大运,而是极有把握顺理成章之事。他深知自己的境界在明字辈弟子中绝对是第一等的,哪怕那些师兄们比他多修了很多年。金丹期啊,不常出门的他从平日里偶尔听到的师兄弟们的口中也能听出对金丹期的修行者大家都是尊称前辈的。
  年轻的明风的脑子里,这个时候还是一派天真,他只知道比试,便该如书上所说,实力最强的那个胜出,然后理所当然地拿走奖品。可惜本该教导他一些人生常理和现实的师父不在身边,以至于这个少年在后来的日子里得到了多少教训,才终于褪去青涩的外衣,懂得现实的残酷和黑暗。
  门内大比就在各人不同的心思中到来了。在这段时间内,明风的山谷里没有半个人来过,倒是十分少见的情况,想必那些师兄们也都在为了夺个好的名次而顾不上来打扰挤兑他吧。明风直觉地这样认为,没有为此想太多。
  大比在门中最大的较场进行,就在首阳峰大殿的外面。这块较场是和大殿一起传下来的,下面经由历代九阳弟子加固、修整,又有开派祖师设下的阵法,可保在比试时旁观者不会受场中法术的伤害,也不会因为修行人的攻击而伤到此地地脉、风水和建筑。
  明风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他四岁入门时就是在这个地方正式被列入九阳的门墙。不过这么些年,他师父很少会上到首阳峰来,连带着他这个徒弟也都来得极少,因此明风一路走来见到许多穿门派灰色弟子服的明字辈弟子大都不认识,别人对他自然也觉得陌生得紧。幸而他也穿着同款服饰,倒是没有太多人注意他,大多数都急急地向着较场去了。只有快到较场门口时,他才遇上一点麻烦。
  “哎,这位同门,请问你是哪位师叔师伯的弟子?”
  拦住明风的是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明字辈弟子,现在正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明风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人家能站在这里担任知事,显然在门中是有点头面的,而且年纪比自己大,那多半就是师兄了。
  “这位师兄好,我是清松真人入室弟子明风。”
  明风双手抱拳,先行见礼。对方看他有礼有节说得又没什么可疑之处,便也没有摆出不好的脸色,回礼道:
  “师弟请了。我是本次知事明章,清素真人座下。早就听闻清松师叔功力深厚本门少见,不知这次可有来了?”
  “回师兄,师父他老人家早前外出云游,尚未归来。”
  “是这样啊……”
  明章见他答得滴水不漏,而那个清松师叔那里他的确少有了解,便是有这么个弟子他这号称人面最广的识人奇才不认识也是有可能的。这样想着,又觉得山上现在高手云集,怕也没几个敢直闯进来捣乱的不长眼家伙,就又信了几分。刚想放人过去,有旁人跳了出来。
  “明章师兄,出什么事了吗?”
  明章听着声音忙挤出一脸笑回头道:
  “明心师弟,你今天可是主角,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啊,不用陪掌门和各位师叔伯们说说话吗?”
  明心摆摆手,道:
  “都打过招呼了,师叔伯们都和我爹说正经事呢,我就先出来转转,免得等一会儿下了场身子太僵活动不开。”
  说着,明心把目光一转,看到了站在阶下的明风,一挑眉:
  “这不是明风师弟吗,我刚才还说怎么没看到你,现在才来啊。的确是高手风范呢。”
  明章这会儿正在回味明心刚才的话,听他这么一说,心道坏了,不会是这位小祖宗的朋友吧,忙问:
  “明心师弟认识这位师弟吗?还是你认识的人多,师兄我都没见过,明风师弟,见谅见谅。”
  明心嘿嘿笑道,
  “师兄这就是你不对了,明风师弟可是我们明字辈里境界第一人呢,旋照后期,啧啧,足当天才之名啊。”
  明心的声音颇大,引得周围不少人都看过来。听他语调这么古怪,明章敏感地发现这两人之间似乎不是他刚才所想的那种熟识关系,心里念头急转,这里面的道道好像不少啊。
  明风被这么多人用各种目光注视着,很不习惯。他转向明章轻声问:
  “师兄,我可以过去了吗?”
  “可以可以,师弟上了峰顶左转,有报名场,先去清源师伯那里备个案,等着就可以了。”
  “多谢师兄指点。”
  明风微微低头一礼,从明章、明心的身边走过。明心与他错身时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
  “我会在较场上等你的,希望师弟不要太早输掉了。”
  明风不语,自顾走开。他实在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明心今日会如此针对自己。从他的语气明风可以感觉得到,那字里行间透出的恶意显然与平日里的揶揄、戏弄完全不同。
  明风很少和人交往,根本弄不明白明心的想法。他倒也看得开,即然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去伤脑筋,不一会儿看到较场上的人群就把这些念头都丢到脑后去了。
  必竟是不大的少年,十六年的生命中明风在山下呆的日子几乎掰着指头都能数出来,又哪有机会见识这么热闹的场面。九阳派的门人并不算太少,内外门弟子加在一起足有好几千,不过也架不住地方太大。独占好几座大山头的门派内,大家平日里大都在各自的峰上修行,不到门派大典是不会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的。而明风和他师父所住又是门派内灵气相对稀薄的僻静地方,要是没人来闹,常常几个月见不着个人影,因此明风对于眼前出现这么多人熙熙攘攘挤在一块儿大为惊奇,左右看来看去,兴奋起来。
  “喂,小子,干什么呢。”
  猛地回头,是一个同样穿灰袍的青年,被明风挡了去路。他皱着眉看看明风呆愣的样子,不耐烦地说:
  “刚来的吧,去,那边报名,不要挡在路中间。”
  青年随手一推,明风踉跄几步,拐进一条专门隔出来的小通道。

  第三章 得飞剑,同门反目(三)

  明风顺着通道找到一处围着几个灰袍同门的长几,一长须老者端坐于几后,身侧有两名灰袍弟子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
  明风看了一下,排在最末一位灰袍年轻女子的后面。他来得有些晚,排队的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明风。两个负责记录的灰袍弟子头也不抬,一个人问:
  “名号?”
  “明风。”
  “师承?”
  “清松门下,入室弟子。”
  “境界?”
  “……旋照后期。”
  “旋照……后期?”
  两个记录弟子吃了一惊,眼睛瞪得老大盯着他。连坐在一旁一直闭目养神的老者也睁开眼打量这个目前为止境界最高的明字辈弟子。
  “你是清松师兄门下?”
  “是的,师叔。”
  “嗯,清松师兄收了个好弟子啊。不错不错。”
  说完,老者挥挥手,示意两个记事弟子把明风的名字如他所说登录上去。
  明风走远后,老者从弟子手中取过那份名单,亲自动手勾出两人,吩咐道:
  “这两个你们把他们分别排开,不要太早斗上。”
  “是,师父。”
  老者再次闭上眼,直到报名时间截止,也没有再理会他人。
  ××××××××
  明风独自坐在一角,观察小较场上的拼斗。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空荡荡的。时不时能看到有同门的师兄弟在远处对他指指点点。明风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自己五战五胜的记录的确有些引人注目。以前认识他的除了明心那一伙人之外就没有几个了,对于大多数明字辈弟子来说,明风就是突然跑出来的黑马,旋照后期的实力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不但是同辈弟子注意到了他的突出,连坐在主位上观战的老一辈也发现了这个少年弟子的出色。
  “掌门师兄,那个弟子您认识吗?”
  坐在清玄身边的一个翠衣中年女子指着明风问道,清玄从刚才开始也在关注着那一边,闻言捻捻胡须,说:
  “那是清松师弟的入室弟子明风。清月师妹看他如何?”
  “原来是清松师弟的门下,难怪有如此天份。想起来清松师弟当年也是我们这一辈中天资最高的一个。他就只有这一个弟子吧,看来应该有旋照后期了,后生可畏。这个明风和掌门师兄之子明心应是不相上下呢。”
  翠衣女子清月嫣然一笑,成熟高贵的气质引得周围众人侧目而视。
  近旁另一名清字辈顺着清月的话头接了下去:
  “依我看未必。如清月师妹所说,此子的确在修行境界上比他人略有胜出,可这较场比拼的并不止是境界而己。我看那明风下场时多是依靠远超他人的真元力取胜,别的术法、符法之类皆是平常。反观明心师侄则对各种术法都运用纯熟,如果两人真的对上,应是师侄的胜算大些才对。”
  清玄听到此言大是受用,面上却推说:
  “我那孽子就是太贪玩,总是不肯在修行上多用功,才会于境界之上落于人后。说起来术法之类皆是末道,我等修仙之人还是应在境界上多做功夫才是正途。真不知那孽子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这个道理啊。”
  此言一出身旁自然又有他人出言宽慰不提。再看较上场又是一轮比试结束,此轮胜出者仅有八人还留于台上,准备争夺最后的排名。
  明风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他向自己接下来的对手一一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一张得意张狂的脸向他望过来,满是挑衅。明风淡淡苦笑,避开了明心的目光。
  几场较技下来,每回明心都会在取胜之后对他做出这样的姿态,以至于有些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明心对他的敌视,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多少同门愿意跟他接触的一大原因。
  较场上的小较技台被拆掉了,搭成了两个大一些的台面。明风的运气不错,他的对手并不是太强,和他对拼了几道符咒之后抗不住明风的大威力火符术被扫落台下,而此时明心在台上斗得正热闹。
  明风找了个角落站定,细细观看着明心的战斗。对于明心把他当成劲敌的举动他虽然表面没什么表示,可在心里还是暗自警惕,再加上先前明心对他的藐视和欺压,以明风淡泊的心性也觉得实在过份了些。在这一次的较技大会上,明风决定给这位猖狂的师兄一点反击,也许以后他便不会随意来骚扰了吧。明风这样想着,对明心的法术看得更加仔细。
  明心也不是弱者,这是明风观察后得出的结论。顶着掌门之子的名头,明心的实力算是有目共睹,境界离明风也就只差一线——如果他真的只是旋照后期的话。要是不看境界单以术法造诣来论,明心比明风可就要高明不少了。明风发现明心学的术法五行偏火,攻击力很是不弱。又配合了一点点雷系的基本招术,在争斗中翻出了不少花样,常常把他的对手打得无力还手不说还要在对方身上挂点彩才肯停手接受对方的认输。
  明风对明心的做法觉得很反感,这哪里像是同门竟技,分明是依仗着修为欺负人呢。明风也看出来了,明心这样毫无顾忌的打法也是因为他身上穿了一件增加防御力的宝衣,根本不惧别人的术法,无论是火符还是水符打到身上他就根没事儿一样,如此一来只有他打人别人又拿他没办法,哪里还有不赢的道理。这样的宝贝怕是从掌门那里得来的,普通弟子根本不会有这种好东西。如果是自己和他对上了,也会遇上这样的问题。难道要直接认输吗?恐怕那位师兄不会这样轻松地放过自己啊,怎么办呢?明风沉思片刻,转身离开了较场。
  经过前八名捉对儿拼斗之后,剩下四人的比试安排在下午。明风一直到时间过午,开赛之前才回到较场。他走得悄然来得也安静,没有惊动旁人,谁也没注意到明风腰上多了一个厚厚的布包。明风一手压在包上,里头是他这次能否得胜的关键,全是自己的心血之做,明风极有信心。
  “现在,我们继续比试。这一场,由掌门座下弟子明心对清松真人座下弟子明风。”
  明心和明风站在较技台两侧入口,遥遥相望,明心哼了哼,纵身一跃站到台上。

  第四章 得飞剑,同门反目(四)

  相较于明心的锋芒毕露,一步步踏着台阶走上去的明风看起来没有丝毫气势。明风选择较技台较中间的一处地方站定,一只手伸进腰侧布包里抓出一把符纸。
  明心盯着那一叠符纸看了又看,看不到符面画的是什么,不过单就纸质来说只是门派内最低等的普通黄纸所制。明心放了心,一边嘲笑着明风的穷样,一边拿出自己的符包挂好。那包里每一张符纸都是最上等的黄表纸,纸质细腻微带着珠色,灵气溢于其表。
  明心抽出自己最常用的火系道符放于左手掂了掂,带着淡淡香气的顶级朱砂的味道是他所惯用的东西。由于明心的境界所限,他现在能使用的灵力和术法种类都不太多,因此符纸上所绘符文基本上都只是几道简单的线条。不过用这些对付明风他觉得还是有十足把握的,必竟他和明风只是旋照中期和后期的差距,在术法运用上明风甚至还不如他。抬眼看看对面那个低着头安静的身影,明心感到打从心底里升起的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来由的厌恶,这种情绪从他第一次发现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家伙走在了自己这个九阳派的天之娇子前面时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今天,应该就可以摆脱这种情绪了吧,当自己把这个暗中视作敌人的家伙彻底打倒在地时,就可以证明自己才是明字辈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明心握紧了手中的道符,等待着较技开始的那一声钟鸣。
  “当——”
  置于首阳峰顶的巨大铜钟无风自响,站在较技台上的两个少年同时一抖手,两道符影在空中虚晃,爆出不同的光彩。
  符纸在明心手中化为一团明红的火焰,炙热的气息使空气都扭曲起来。反观明风那方风平浪静,只有明风身周微微泛起的黄光表明他的确施放过符法。
  “土灵罩?”
  明心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来:
  “明风,你是觉得境界比我高一点就可以随意浪费灵力吗?还是怕被我的火符击中怕得不得了,先把自己护起来呢?”
  连台下围观的同门弟子也是一片哗然。众所周知,土灵罩号称低级术法中最坚实的防御罩,所要消耗的灵力也是最多的。金丹期以下使用土灵罩能撑起一刻钟就算是很有天份的了。就算是这样,土灵罩也不是万无一失:一直受到强力攻击术法的轰击,它也很容易破掉。
  在境界相差不大的两个明字辈弟子的争斗中使用土灵罩,众人想来都觉得是很不智的举动,这就等于首先放弃了进攻的手段一味防守,而且守的还是有时限的护罩。等到护罩被人攻破或是自己支撑不住消退之后,就是把胜利拱手让人的时候。
  因为这些理由,明风的行为引得众人议论纷纷。有的嘲笑着他的不明智,有的摇头叹息认为较技的结果已经非常明显。看台上的清字辈们也大为不解。清月微皱着眉头,清玄则轻叹一声,道:
  “真是可惜了。看来清松师弟不在,对这名弟子的指点还是有所缺失啊。等这次较技之后,哪位师弟有闲暇,也指点他一二吧,必竟是我九阳的出色弟子嘛。”
  几名清字辈点头应承着,清月也说:
  “只能如此了。否则浪费了他如此好的天赋实是让人于心不忍。”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