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守护 晕想衣裳

末世守护 晕想衣裳


文案 :
苏锦华和叶启凡亲朋好友一大堆,偏偏末世来了,像其他猪脚那样高高挂起、凡事不理?好几只大鞋底子飞了过来,“俩小兔崽子,谁把你们的心生得那么黑?”

本文轻松向,主角不**,喜欢那种六亲不认、没爹没妈,冷酷嗜血的暗黑系主角的读者慎入。
本文美受,只收鲜花,不收板砖

  第一章 预言打破

  玛雅人说2012年12月21日为世界末日,从一年前起各种猜测就传得沸沸扬扬,连远在农村的苏爸苏妈都听说了。各种电影、小说铺天盖地,各种灾难、各种死法在震撼人们视觉和神经的同时,成功的为人类来了一场末世知识大普及。
  苏锦华在家里屯了各种物资,并且在12月21日这一天抱着叶启凡不让他上班,自己也请了假窝在家里,要求叶启凡必须保持在自己视线之内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
  实际上,要不是苏锦华被老主任训了一通,而且确实手底下还有好几个手术没做,苏锦华早就想要往老家颠儿了——末世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个苏锦华是个混在尘世的修仙者,修仙的年头不长,父母俱在,亲朋好友众多,刚刚参加工作一年,职业是个医生,名校博士毕业,医术好、人缘好。
  苏锦华在他们医院十分有名,倒不是他们医院缺博士,实际上像他们这种大医院,博士一抓一大把,苏锦华有名的原因是苏锦华这个男人长得实在太好看,好看到主任从来不安排他给刚做完手术的心脑病人查房,怕引起病人情绪激动,影响病情,这可不是他修仙的结果,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天生的。
  苏锦华的同□人叶启凡也是个修仙者,比他大一岁,两个人结婚刚两年,但两个人高中同学、大学同校,其实十几年没有分开过。叶启凡研究生毕业后开了一家软件公司,对外人显得有些冷冰冰的,回家对苏锦华妻奴一个。
  两个人在四环内的高档小区有一所房子,上大学时候就买了,当时装修的不错,现在有点儿旧了,苏锦华决定如果末日不来,两个人就重新装修一下。
  21日晚上七点,叶启凡抱着苏锦华在沙发上看电视,顺便做一下某种运动。
  “本台最新报道:今日下午五点三十分,Z、M、E三国联合行动,在外太空成功击碎了一颗正面袭向地球的巨大陨石,仅有少数碎片穿过大气层到达地球表面,在太平洋海域造成了里氏6.5级的地震,并在局部沿海引起了小规模海啸,据报道,此次灾难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国家领导人对这次任务的执行者给与了高度赞扬,并全员授予一等功和集体一等功。稍后在新闻节目结束后的**访谈节目中,本台将对此次事件进行详细报道,届时敬请收看。”
  女主播故作镇定地把这个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中途几次停顿磕巴,明显也被吓得不轻。叶启凡停下来抱着晕乎乎的苏锦华,两个人面面相觑——现实版天地大冲撞啊。
  第二天早上,太阳照样升起,劫后余生的Z国人并没有什么变化,照样面无表情地去上班,地铁超负荷运转,街道上堵成一片。
  不过,报纸、网络上可不平静,各种标题里核心内容全是那颗巨大的陨石,多数人感叹现在人类的高度文明,粉碎了玛雅人预言的地球大灾难;也有不少激进人士和愤青指责当局隐瞒灾难事实,没给普通民众自救的机会。
  苏锦华倒是挺理解当局,提前说了又能怎样?地球要是被撞碎了,上到政府高官,下到贫民百姓,谁也跑不了,地下掩体不可能把全Z国人都装下,再说躲进了掩体能不能活命依然是未知数,掩体能不能抵挡那么强烈的撞击也还是不一定,物种灭绝后,幸存的人也活不下去,苏锦华不觉得现在的地球人比恐龙强壮,所以想开点儿都一样。
  不过以苏锦华的个人角度考虑他还是觉得事先知道比较好,因为他有一个空间法宝名叫混元天珠,里面自成一体,养活他自己的一大家子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事先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回家把所有亲人都装起来,成功了再放出来,好过像这样白白吓出一身冷汗。
  苏锦华上班后理直气壮地找到老主任,“主任,下次我要请假您可得立刻批,您瞧多悬啊!”
  老主任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说:“你放心,下次我比你跑的早,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活够呢,谁想到真有世界末日呢!对了,804病房那个病人你去看一下,记住戴上眼镜和口罩,要不然他心率又该不正常了。”
  “那您干嘛非让我去啊,又不是传染病非让我戴什么口罩,烦死了。”苏锦华抱怨着。
  “那不是有助于病人恢复吗,咱们院里床位多紧张啊。快去吧,让他心情愉悦就行了,别让他激动,要保持好‘度’知道吗?”老主任‘殷殷教导’着。
  苏锦华穿戴整齐往病房走,值班护士在后面喊他,“苏医生,您办公室刚刚又收到了一束玫瑰,您要吗?”
  “不要,你们随便。”苏锦华摆摆手说。自己一个大男人老送什么玫瑰啊,一看就知道没诚意,送玫瑰花还不如送菜花呢,晚上还能做菜。
  “那谢谢您,我们分啦。”小护士一哄而散,回去把满办公室的玫瑰分了,晚上的花瓣浴又解决了,和苏医生一起工作真好,养眼又实惠。
  苏锦华心情愉快的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心里开始盘算过几天去趟装修公司,末日没有了,家里年后也该装修了。
  陨石撞击对地球轨道产生了一些影响,此后几天各种专家轮番上阵,分析了各种条件数据,纷纷猜测今后一段时间内地球的磁场变化、气候变化等等。不过专家的话现在听的人越来越少了,那帮人除了做学术就剩下作孽了!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播客一族空前壮大,各种信息层出不穷,谁还听那些沽名钓誉的家伙在电视里瞎掰掰。
  苏锦华每天上班下班没感到什么,就是觉得比每年冷了一些,还好家里供暖不错,晚上回家并不觉得冷。
  “烦啦,电视里又在说天气不正常了,南方下大雪了。”苏锦华一边看新闻一边对在厨房里洗碗的叶启凡说。烦啦,是上高中时苏锦华给爱人起的外号,他叫了十多年了。
  “天气就没正常过,给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注意身体。”叶启凡在厨房里对他说。
  苏锦华拿起手机,先给自己父母打了电话,“喂,妈,我,二华。嗯,我们挺好的,电视您看了吧?嗯,注意身体,过年啊?过年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我爸干什么呢?没事儿,就是想你们了,打个电话,多穿点衣服,今年煤买够了吗?明天让我爸再买几吨,存着,那东西也放不烂……”
  和他妈聊了半天,苏锦华挂了电话给叶启凡父母打电话,“阿姨好,我是锦华,嗯,启凡忙着呢,嗯,写程序呢。我们挺好的,您和叔叔身体怎么样?哦,那就好,上次给您拿回去的山参您吃着怎么样?您别舍不得吃,我妈都拿着跟萝卜似的炖肉了,您也别省着,过年我们回去再给你们拿。启凡的公司挺好的,嗯,我在医院还行,您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自己。嗯,阿姨再见,问叔叔好,再见。”
  叶启凡穿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我这样子是写程序呢吗?撒谎都不脸红。”
  “我脸红了,只不过现在下去了,你没看见。”苏锦华往边上挪了挪,叶启凡端着水果坐下,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宝贝儿,你什么时候打算改过来,我爸我妈也是你爸你妈,不能叫叔叔阿姨。”叶启凡一只手掐着苏锦华的脸说。
  “下次,下次一定改!”苏锦华眼睛乱转的想辙。
  “烦啦,看南方的雪灾,比前几年厉害。”苏锦华指着电视说。
  “嗯,我看见了,下午网上图片就挺多的了,还有一个压倒房屋的视频,一会儿我找到给你看。对了,下午拍卖行的刘叔叔打电话说你那只元青花的瓶子卖了,钱给你打到账上了,问你要不要趁着现在价好再走几个。”叶启凡放过爱人已经泛红的脸,小惩大诫就可以了,正事儿不能忘。苏锦华和叶启凡从大学时期就开始接触古玩,现在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一个知名拍卖行一直代理他们俩的拍卖业务,关系很好。
  “我下班路上接到电话了,下午我有个手术电话没接着,我和他说了,明天你再给他送一套紫砂过去,回来你到医院接我,我们一起去家居商场看看,找找感觉。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再买辆车,限号太麻烦了。”
  “你愿意买就买,一会儿我上网帮你看看,你是倾向于再买个越野还是弄个三厢车?”苏锦华想干什么叶启凡都是无条件同意加支持。
  “你都看看,有好的叫我一声。”苏锦华窝在沙发上不爱动,拽过水果盘子挑着吃。
  叶启凡亲了亲他,起身到书房上网,不一会儿大叫苏锦华,“亲爱的,你过来看看,鉴定一下这是不是真的?!”
  “什么好东西?哪朝的?”苏锦华以为是谁发过来古玩的图片呢,慢悠悠的往书房走。
  然而,当他看见网上的视频时,愣住了!

  第二章 天灾人祸

  网上的视频是一个在M国的留学生上传的,画面上一个穿着血呼啦看不出颜色衣服的外国人张着大嘴,动作僵硬的在街上乱逛,有人上前关心,并且拿着电话好像想要帮他打911求助,然而,下一秒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人抓住了正在报警的人,张嘴就咬了上去,一口就把半边脸咬下了一大块,血一下就涌了出来!街上的人瞬间没了大半,只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把被咬的救了下来,大家离吃人者远远的,看着他嚼巴嚼巴就把肉咽下去了,不少人都吐了,画面上一片混乱。不过,人家外国的警察来得真迅速,一会儿工夫几辆警车就围住了这个人,救护车也来了,之后一个警察走过来提醒这个留学生关掉录像,画面持续了几秒钟之后结束了。
  “烦啦,你说这是不是真人秀啊?不是真的吧,整得跟生化危机似的。”苏锦华咽着唾沫说。
  “你这个专业医生还问我?我也不知道,上半年他们那儿不就有一个啃脸的吗?听说是嗑药了。估计这个也差不多,你看那家伙眼睛都是直的。”叶启凡也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揽过爱人亲了亲,“没吓着吧?这底下还有说明呢,点开看看。”
  视频底下的说明里先是赌咒发誓强调了视频的真实性,然后揭露了一个M国刻意隐瞒的事实,那就是陨石**时并不是全都落在了深海里,还有两个碎块的降落地点靠近海岸线,当地人亲眼看见一些东西从海水里浮了上来,好像是什么隐秘的海下基地被损毁了,一些泡得烂烂的纸张都被宝贝似的捞起来捡走了,然后街上就出现了咬人的**。
  这段视频两天之后就被删除了,但是继陨石之后大家又开始有了一个新话题——丧尸!那些**实在太像了,让人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苏锦华和叶启凡在元旦购置了一辆新车,苏锦华还是选择了越野,新出的大切2012款,直接送到一个熟识的改装厂进行了加固改装,一切全按着爱丽丝的标准来,连安全网都装上了。
  两个人把家里的房车也进行了改装,平时上班开的车没好意思也闹成那样,不过也在门上暗中加了钢板换了防爆玻璃。
  腊月二十三,苏锦华在医院上班,中午下楼吃饭时,值班的小护士追出来提醒他,“苏医生,您最好做好防护再下去,上午传染病房收治了一个被咬伤的人,可能是狂犬病,现在还在抢救呢。”
  “不会是像M国那样被咬伤的吧,我一会儿上来给你们带两个拖布把,别一会儿冲不出去。”苏锦华笑着开玩笑,丹凤眼笑起来带着一丝邪魅,勾得小护士们心肝一颤一颤的。
  下午,苏锦华穿得很夸张的跟着老主任到传染病科的手术室进行协助,那个被咬伤的人下午突然心跳过速,情况很危急,苏锦华一边走一边听见老主任碎碎念“只是被咬了手,心脏跟着凑什么热闹。”
  苏锦华透过防护镜看到了那个被咬伤的病人,脸色发青,不住的哆嗦着,跟电影里演的一样。苏锦华觉得身边的几个医生护士都是暗自戒备着,看来爱丽丝的粉丝还不少。
  抢救进行了一下午,呼吸机也上了、强心剂也打了,五点三十二分,主治大夫走出手术室对守在门外的家属宣布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了。
  在场的家属情绪很激动,大骂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护士是一群庸医,他们不相信一个只是被咬了手臂的人短短不到24小时竟然死了!
  几个医生拦着家属不让他们进去,却被愤怒的家属揍了,说他们掩盖医疗事故的真相。正在争执间,本来在手术台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病人晃晃悠悠的从手术室走了出来。两边的人全都愣住了,片刻之后,在场的医生护士尖叫着全都跑开了,病人家属却一脸兴奋的全迎了上去。
  “别过去!没看过《生化危机》啊!”苏锦华拿着一根挂点滴用的活动柱在走廊另一头跳着脚喊。
  “我估计这家人从不看恐怖片。”老主任拿了一个合金铝的垃圾桶在苏锦华旁边说。
  “您这么大岁数还看恐怖片啊,真是老当益壮。”一个传染病房的医生忍不住称赞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这个闲心。快报警啊!”在场的一个女医生还比较理智,十分鄙视几个男医生的行为。
  “报什么警?警察不是一直在外边吗?快叫进来,那边都开咬了!”苏锦华说着抱着手上的伪三叉戟冲了上去,第一次面对现实版丧尸他也很害怕,但又怕几个家属被咬伤以后大面积爆发跑不出去——谁知道普通人被咬之后多久才变啊。
  警察确实在外面,因为里面这个人是半夜在大街上被人咬的,当时报了警,警察赶到后把咬人的当场击毙了,现在还等着这个人的笔录好结案呢。
  两个警察冲进来时,苏锦华和几个家属一起用那个点滴柱把死而复生的人困住了,虽然那家伙动作僵硬,但是力气很大,不住的想要向前冲,点滴柱的尖都扎进胸口了,还是一点一点的往前走大张着嘴想要咬人。
  两个警察吓坏了,其中一个长着娃娃脸还很年轻,哆嗦着要去掏枪,老主任走过来,十分镇定的说“你得爆头知道吗?你能不能打准了,不成你就用别的吧,别把我们苏医生打着了,我们手术室里有截肢用的东西,我给你拿一样?”
  小警察感觉自己好像被蔑视了,豪气立刻涌了上来,手也不抖了、气儿也喘匀了,双手握枪像大片里的007一样,动作潇洒的一枪把丧尸爆了头。
  丧尸不动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唯有老警察看着小警察一脸的痛心疾首,“美什么啊,等着写报告吧,什么情况你就开枪啊,你就那么确定他是丧尸?!”
  小警察闻言泄了气,后知后觉的开始后悔,一个小护士跑过来,“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医院都有记录的,而且刚才我用手机都录下来了,一会儿我给你们传一份儿,你们拿去作证据吧。”
  小警察松了一口气,几个医生开始虎视眈眈的看着刚才还在闹的丧尸家属。
  “我们没被咬!真的!刚才这个大夫提醒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没敢靠前了,我们没被咬,不信你们检查!”一个男家属指着苏锦华说。
  “谁管你们咬着没咬着!你们刚才打我们的事儿怎么算啊?警察还在这儿呢,你们不能就黑不提白不提了吧!”一个被打得最惨的医生说,他鼻梁子都青了。
  “这,这是误会,误会。警察同志,我们都是良民,你们可得听我们解释。”
  “良民?什么时代你们还良民呢。你们的问题一会儿再解决,现在我们得给你们做个登记,今天的事儿你们可不能乱说。”老警察办事有经验,这时候先想到的就是封住在场所有人的嘴。
  “怎么?你们想要把这件事隐瞒下去吗?!你们这是犯罪!是对全人类的犯罪!我们必须把这件事情上报并且公之于众,让大家加强防范。”传染病科主任第一个跳出来反对,03年的悲剧不能重演,他的一个老同事就是那个时候殉职的。
  “公之于众?你知道这会造成多大的混乱吗?这个责任你来负?!”老警察也是寸步不让,他们的责任就是社会稳定,甭管是不是表象。
  “行啦,你们别争了,这个责任谁也负不了,各自回去打报告,我们打给卫生部,你们打给警察局,各找各妈该干嘛干嘛得了。争什么?你们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老主任回手术室拿了一把截肢用的小电锯回自己办公室了,传染病科最危险了,他一分钟也不想多呆,苏锦华小心翼翼的紧跟而上,手里还攥着那根三叉戟。
  一个小护士在后边喊,“哎,那些是我们科的。”
  老主任理都不理,走得气脱俗、卓尔不凡,苏锦华回头隔着面罩瓮声瓮气的说,“我一会儿过来还。”
  楼下的人折腾了一会儿最后也都散了,拿着手机的小护士一边走一边吐舌头,“争个什么劲,姑奶奶都上传完了,O(∩_∩)O哈哈~,点击量上来了!”
  “主任,我想请个假,明天就不来上班了。”苏锦华抱着三叉戟和主任在办公室请假,现在医院不安全了,自己得赶快跑。
  “不行,你请假了谁替我班?下个月我有个研讨会,我得回家准备资料啊。”老主任一本正经的说,转来转去的收拾自己东西。
  “主任,我怎么能替您的班呢?我经验不够啊,明天您还有个手术呢,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不来了,过完了年我再来上班啊。”苏锦华抱着三叉戟给老主任关上门,换了衣服就往超市赶。
  “烦啦,大事不好!快点到咱家附近的超市来和我会合,嗯,见面和你说。把你们公司仓库的地址给我说一遍,我一会儿让他们先把东西送到那里去。”苏锦华一边开车一边给叶启凡打电话,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囤物资,这可是末世生存必须条件。
  两个人在超市门口碰了头,苏锦华把医院的事儿一说,叶启凡立刻紧张起来。两个人直接找到大宗购物经理,买了100袋50斤装的大米、100袋50斤装的面粉,各种油盐酱料也是买了不少,日用品更是备了差不多够用好几年的量。
  苏锦华看着超市经理连问都不问,十分奇怪,“您经常接这样的生意吧?”
  超市经理看着他笑了笑,说:“去年12月21日之前接了好几宗,现在还真是没有,怎么?又有内部消息啦?说来听听。”
  苏锦华张了张嘴,末了说,“您这几天注意看新闻吧,网上没准儿也有,我可不敢瞎说。行了,您帮我把东西尽快送到这个地址。注意多囤点儿货,信我的没错。”
  经理感激地点点头,把苏锦华的送货时间往上提了提,苏锦华不放心,一直看着货物运到了仓库才回家。
  苏锦华和叶启凡回到家就开始给亲朋好友打电话,电视也打开了调到了新闻频道,由于网络上已经有人转载了苏锦华医院里的视频,而且事关重大,新闻在晚上九点就对该事件做了报道,并且当局也立刻做出了反应,督促M国公布实验数据和病毒传播途径。
  然而M国还是一贯的强硬和肉烂嘴不烂,打死不承认是自己国家的责任,并且倒打一耙说Z国才是源病毒国家,还好后来几天接二连三的有国家发现有M国过境经历的人感染了这种不知名病毒,M国这才闭了嘴。
  电视里,各国在打嘴仗,小人物苏锦华和叶启凡可管不了这些,两个人班也不上了,公司也放假了,每天忙着在城里四处收集物资,药品、武器、日用品和粮食,所有东西都是一天一个价,要不是有当局控制,一小时一个价都有可能发生。
  几天以后,医院打来电话让苏锦华回去上班,苏锦华才知道老主任当天也跑了,并且一跑三千里直接跑到西藏去了,真佩服那个老家伙的肺活量!
  苏锦华挂断电话接着收拾东西,叶启凡看看他,“你怎么说的?回去上班?”
  “我傻啊,回去上班!要是爆发起来,医院可是重灾区,我也不是白求恩,跟着起什么哄啊,大不了以后自己开个诊所。快点收拾,我们明天早上就走。”
  这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苏锦华小心的在猫眼里看了一眼才开门,他三姨家在B市念研究生的表妹带着男朋友背着大包进来了。
  “我不是早告诉你回家了吗?你怎么还在这儿?”苏锦华奇怪的问。
  “二哥,你先给我们弄点水,我们骑自行车过来的。”表妹瘫在沙发上直喘气。
  叶启凡进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表妹一口气喝干了,“再来一杯。”
  “起来自己倒去,支使谁呢!”苏锦华拉住叶启凡坐下,踢了一脚没有坐相的表妹。
  表妹又支使自己男朋友,那个小个子男生任劳任怨的爬起来给女朋友倒水去了。
  苏锦华悄悄问表妹,“娇娇,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小鸡子似的男朋友,这年头这体格可差点意思。”
  “我这儿也后悔呢,前半段他带着我,后半段就变成我带他了!”表妹揉着腿说。
  “你们怎么不打个车或者坐公交啊?”苏锦华自己有车还真不太关注这些问题。
  “哥,你傻啊?现在谁敢做公交车啊!出租车都忙着给自己家拉东西呢,谁还干活啊!火车票我没买着,买着了我也不敢坐了,昨天火车上又出现了一例,还好现在人们出门都带着家伙,当时就打死了,不过那也够恶心的,我可不坐了。小阳也没买到票,他爸他妈说先让他想办法离开大城市,等以后再想办法。”小阳就是她男朋友,俩人刚谈恋爱半年。
  苏锦华看看叶启凡,问表妹:“你的意思是带着他回你家?和我们走?”
  “是啊,要不然我骑车好几十里地来找你们干什么?你不是说你们明天走吗?我也不多费你们多少油。”表妹说完自己起身去厨房找吃的,庞大的身形把地板踩得嘎吱直响。
  苏锦华把脑袋拱进爱人怀里,觉得郁闷死了。表妹肯定要带的,可是多了个不熟的外人还真是麻烦,烦死了。
  “没关系,到家也就几个小时,没事儿的。”叶启凡拍着他安慰说。

  第三章 远离B市

  第二天凌晨苏锦华就起来了,做了好多便于携带的紫菜包饭装到保鲜盒里,头天晚上用面包机烤好了两个面包也带上,把空间里的水果摘下来一些洗好装袋,饮用水也装了好几个大号保温瓶。
  叶启凡起来想要帮他,被他赶回被窝里,“你再睡一会儿,今天车可能不好开,你得养足精神。”
  “你知道我怎么样精神恢复的快。”叶启凡拉着他往被窝里拖。
  “滚蛋!快点睡,我还一堆活没干呢,趁着天没亮我得把咱们家的车都收起来,还得把原来都收好的东西往明面上放放,麻烦死了,死孩子,非得弄个男朋友回来!”苏锦华弯腰在叶启凡嘴上亲了一口,转头穿好衣服下楼收车。
  苏锦华把早前他们俩收集的物资都收在混元天珠里面了,要是表妹两个人不来,车里将会非常宽敞舒适,现在为了掩人耳目还得往外倒腾几样。
  苏锦华下楼布了一个法阵,屏蔽了周围的视线和监控头,把自家的几辆车都收了起来,只留下新改装完的大切在外面。又把一些东西放进车后备箱里,苏锦华检查了一下,冻得哆哆嗦嗦的上了楼。其实他并不感觉冷,只是冬天寒风瑟瑟的清晨让他心理上感觉十分不舒服而已。
  上楼以后叶启凡已经起来了,在厨房给他端了一杯热牛奶出来,问“都收好了?一会儿放几条毯子在车里,万一堵车该冷了。”
  “嗯,好的,一会儿下楼直接抱下去就行了。烦啦,一会儿你带他们俩先下楼,我把家里的东西都收了,我总感觉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来了。”苏锦华一口气喝光了热牛奶,打量着家里的东西有些舍不得,生活了十年的窝,每一个小物件儿都是两个人共同布置的。
  “好,你别担心,你现在太紧张了。”叶启凡抱住他亲了亲,苏锦华习惯性的在爱人怀里拱了拱,感觉好了点儿。
  天亮以后,几个人收拾好东西开车上路,下楼前苏锦华几乎把家都搬空了,除了不能拿走的地板、瓷砖,他连垃圾桶都没留。
  上路以后他们发现情况比前两天更糟了,交通一片混乱,从四环开始路上就堵成一片,几乎是一步一挪的向前走,半天的时间也没走上几公里。
  表妹在后座上从上车起嘴就没停过,零食一袋接一袋的吃,苏锦华回头看了一眼,说:“妹妹,二哥不用你这么给哥省油,你这吃到肚子里载重还一样,没什么变化。”
  “我一紧张就想吃东西,停不下来。二哥,你把吃的放前边吧,我忍不住。”表妹打着嗝儿说。
  “你紧张什么?这不马上就出城了吗?”苏锦华安慰自己表妹,他实在担心一会儿路上没法解决表妹的排泄问题,因为现在想要靠边停车都很费劲,车太多了。
  “你别蒙我了,这还没有我昨天骑自行车快呢!我真想下去跑了。”两个人正说着,一辆拉风的大摩托从旁边快速驶过,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向其投去羡慕嫉妒恨的各种眼神。
  苏锦华掐了一把开车的叶启凡,表妹好奇的问,“二哥,你没事儿掐叶哥干嘛?人家都没说话,和你过日子可真是倒霉。”
  “我上大学那阵儿就想要买辆大哈雷骑骑,他非说危险不让买,当时要是买了,我现在早到家了!”苏锦华说着又掐了一下叶启凡,叶启凡笑呵呵的忍着,转头亲了他一下,安抚暴躁的爱人。
  表妹在后面撇撇嘴,“你真能闹,你骑摩托回家了,东西都不要了?车不要了?”
  苏锦华一口气堵在那里没说话,心里恨恨的想,没你们两个电灯泡,我们俩什么行李都没有,早半路买个摩托颠儿了!
  表妹的男朋友看上去很老实,坐在那儿半天不说一句话,不过老是偷偷的看苏锦华和叶启凡,眼睛溜来溜去的,表妹‘啪’的一下打了他一巴掌,“看什么?!我哥和叶哥是一对儿,不是来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吗?”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叶哥和二哥看起来好像还没咱俩大呢,你看二哥,皮肤比你好多了,跟电脑P过似的。”小阳一边解释一边好奇的问,据说苏锦华已经26岁了,怎么看起来倒像个十□岁的少年。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