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之功德无量 决绝(上)

末世之功德无量 决绝(上)

时间: 2015-11-10 09:11:25


文案

主角为了功德杀丧尸救人拼命扮圣母最后成为救世主


末日来临,丧尸肆虐。
凌青云拉着庄诚逃命的时候,被庄诚推了一把,不是推向丧尸,而是推向救援车。
他发誓要杀光丧尸为庄诚报仇,却在一次战斗里被一块玉佩砸的头破血流。
这块神奇的玉佩里有一个空间不说,还附带一个功德系统——做好事涨功德,做坏事减功德,这功德还看不见摸不着。
不过,凌青云发誓,他定要攒下一亿功德,让庄诚再世为人!

这是一个在末世这个考验人性的环境里,主角为了得到功德杀丧尸救人拼命做好事扮圣母最后成为救世主的故事~

众:你真是个好人啊!
凌青云:尼玛,老子混黑社会的这会儿竟然成了民族英雄了!对了,你,就是你,你再坚持一下啊!等我救了你你再死,要是我救了你你变成丧尸再让我杀了,这可是双倍的功德啊!


1、末日来临

  2014年12月1日凌晨,天空中突然闪过一团绿光,在Z国,虽然有天文爱好者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在意。
  地球的另一边,因为是大白天的缘故,倒是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还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异象。
  
  变故在一个小时以后发生,那些好端端的,原本还在跟人说话聊天的人,突然渐渐地青了脸色,他们一开始还继续着自己在做的事情,突然却一个晃神倒在了地上,几分钟以后再站起来的,就已经是双目无神的活死人了,他们捕捉同类,用手指撕扯,用嘴巴啃咬……
  一场可怕的危机,开始席卷全世界。
  
  凌青云是S市一家大型超市员工,虽然赚的不少,但是作为超市里稀有的男人,几乎所有的重活累活都得他来干,累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九点下班,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就上床睡了。
  可是三更半夜的,隔壁传来的敲击声却吵醒了他。
  
  从床上爬起来,暗自咒骂了一句,凌青云一脚踹在墙上:“我操!你别敲了好不好?火起来老子打你一顿!”
  S市房价很贵,租房的价格也贵,从他五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开始,就没能一个人住过一套房,都是跟好几人合租一套的,一开始还住过群租房,没办法,他手头没什么钱,为了将来又需要多攒点钱。
  凌青云如今住的这套房子,被分成了三个小隔间,前面以个较大的隔间里住了一家三口人,后面两个较小的隔间则只能住一个人,他租了一间,另一个青年租了另一间。
  那个青年在凌青云看来生活作风很糟糕,常常晚上带女人回来影响他休息,所以他从来没给过对方好脸色,凌青云长的人高马大,隔壁的青年也挺怕他的,以往听到他这样的话,肯定会吓的不敢出声,可今天,隔壁传来的敲击声却更加响亮了。
  
  “靠!”凌青云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打开门,就看到租住在那个大隔间里的女人抱着孩子出来上厕所,还不满地看了一眼那个一直在发出敲击声的隔间,想必她的孩子也是被那些敲击声吵醒的。
  
  “你怎么回事?”凌青云拍了拍隔壁的门,然后从这扇门的里面也传来了拍击声,让他觉得火冒三丈,可是房门上了锁,他虽然脾气火爆,也不至于三更半夜砸别人家的大门。
  
  隔壁的人今天似乎有点油盐不进,一直什么声音都不发出来就是敲门敲墙……不对,凌青云皱起了眉头,敲了这么久,凭隔壁那人的小身板,怕是早就累了,可是……
  凌青云莫名地感觉到有危险,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凌青云没几个朋友,父母离异各自有家庭以后,跟家人也没什么联系了,他工作的时候,因为超市里大多数都是女人的缘故,他跟同事也关系平平,会给他打电话的基本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庄诚。
  飞快地按下接听键,果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焦急:“青云,你在哪里?”
  
  “诚诚,我当然在我住的地方……”凌青云不知道庄诚怎么会三更半夜打电话给自己,别的不说,为别人考虑这一点庄诚一直做的不错,应该不会半夜扰人清梦的。
  不过,庄诚是他最好的朋友,不管他是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了,他都不会不高兴。毕竟没有曾经的庄诚,就没有现在的他。
  
  “青云!出大事了,有一种可怕的像瘟疫一样的东西蔓延了,感染的人就像是生化危机里的丧尸一样,只知道要吃人!你打开电视看看,上面有新闻!”庄诚的声音焦急万分。
  
  要是别人跟凌青云这么说,他肯定不信,但庄诚不一样,两人认识这么久了,庄诚从来没有骗过他:“有这样的事情?我马上去看新闻!”
  
  “你注意一点,不要被感染者抓到或者咬到,一旦被感染者感染,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的!”庄诚说完这句话,电话里响起了一些嘈杂的声音,然后就被挂断了。
  
  隔壁的敲击声还没有停止,前面那一家三口,女人正在哄孩子睡觉。
  凌青云一点不敢耽搁,很快打开了电视机,上面果然正放着新闻,新闻上放着有人啃咬人类的画面,主播已经不是原本漂亮的女人了,而是一个穿军装的男人:“所有人都注意!所有人都注意!一定要小心这些活死人!根据我们的抽样调查,应该有将近十分之一的人类已经感染了这种病毒!所有人团结起来!我们会把这种怪物消灭的!”
  
  类似的话,在每一个电视台都有放,很多地方台还放着救援信息,让活人聚集到某处。
  早在几年前,凌青云就看到过有人在喝酒或者吸毒以后啃食别人的脸的新闻,那时候还跟庄诚开玩笑说说不定要上演现实版的生活危机了,现在,一语成真了?
  凌青云看着画面上那个脸色青白全无活人气息的人不知疲倦地跑向还活着的人类,打断他的四肢他也一样运动,直到被一枪爆头,才最终倒下……
  那些活死人脸色青白,双目无神,跟电视里的丧尸有些不同,但很相似。
  
  他飞快的穿好衣服,然后敲响了前面住着的一家三口的门。
  
  “怎么了?”开门的还是那个女人,有些不满地问道。
  
  “自己看!”凌青云指了指自己房里的电视,然后不再管对方,拨通了庄诚的电话,好一会儿,电话才被接起:“你在哪里?”
  
  “我跟着学校的人一块儿撤退,你别乱走,我来找你。”庄诚焦急的开口。
  
  “我的房子里有人变成那个怪物了,你别来,我来找你!”凌青云开口,又道:“我尽快来你们学校!我们一去西南的安全区!”
  刚才他在电视里也看到了,S市的安全区就在西南方向,刚才电视里的军人号召大家注意安全离开城市,同时他们也会对城市里的丧尸进行清剿。
  
  “你一定要小心!”手机那头传来庄诚颤抖的声音,还有其他人的哭声,喊叫声。
  
  凌青云打完电话,就看到那个看了电视的女人已经在叫自己的丈夫起床了,同时,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大家都醒醒!大家都醒醒!现在外面很危险!有吃人的活死人出现,一定不要被咬到!”
  那些叫喊的人似乎是乘着直升机的,声音没一会儿又远了。
  
  凌青云又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至于母亲,那个女人连号码都没给他。
  手机响了起来,没一会儿却被按掉了,凌青云听到里面传来“正在通话中”的声音,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们既然能按掉他的电话,那么就说明他们没事吧?
  
  凌青云没说什么,打开门,就离开了这间房子。
  他租住的地方,地段和治安都不好,与其留在这里等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来的救援,还不如出去拼一拼,更何况,庄诚还在学校里!
  
  离开房子的时候,除了武器,凌青云没带其他东西,在这种时刻,东西带的多了只会是拖累,而且他租的房子里,也没什么好带的。
  
  凌青云的武器是一根钢管,这根钢管是他从他那只二手的单人床上拆下来的,这张单人床能被他买下来就是因为结实,这根钢管用料也足。
  因为已经是凌晨了,所以外面人不多,按照现在的情况看,那种活死人智商低下,也不会自己打开门跑出来,所以凌青云在楼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很明显,已经有好些人知道外面的情况了,哭叫声隔着门传出来。
  
  凌青云已经走下了楼梯,原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底楼的门突然被打开,然后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跑了出来:“救命!救救我!”这个男人只穿了一条短裤,手臂上有被啃咬的痕迹,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劲了,后面还跟着两个行动迟缓活死人,一男一女,都是全身□的,那个女性胸前的两团肉都被啃掉了。
  
  凌青云想起庄诚的话,被咬的人也会感染,当下跳到自己的摩托车上,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这个男人他就算救下了,恐怕也活不了了!
  
  亲眼见到这样的怪物,给凌青云的冲击很大,不过他更惦记的,却是庄诚。
  他和庄诚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小学一个班,初中同桌,就算初中毕业以后他因为种种原因没再上学,两人的感情也一点没变,而且就是因为庄诚在S市,他才来这里工作的。
  当然,他会这么担心庄诚,也是因为庄诚一直以来对他的帮助。
  初中的时候庄诚还没怎么发育瘦瘦小小的,早上却特意买两个大肉包,就为了能给他一个,吃肉包子的时候,他就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地报答庄诚。
  
  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奶奶过活,因为知道奶奶靠种菜赚点钱辛苦的很,所以凌青云从来不跟她要零花钱,可是初中那会儿,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奶奶早上煮好的稀粥灌了一肚子,一泡尿下去肚子就空了,一上午四节课,他有三节课都在跟肚子里的饥饿所抗争。
  从来没人发现这个问题,除了庄诚。
  于是有那么一天,庄诚给他一个大肉包:“我吃不下了,你要吃不?”
  “要!”当时的他三两口就吃完了那个肉包子,在饿肚子面前,尊严骨气什么的都是狗屁!
  也许是他的吃相太凶狠了,以后每一天,庄诚都会送一个肉包子给他,这个包子对他来说意义重大,要是没有这几百个肉包子,他相信自己绝对长不到如今的高度。
  凌青云小时候一直跟着奶奶住乡下,奶奶在地里种菜卖点钱,家里吃的菜永远是自家地里种的那几样,常常一个月吃不上一回肉,肉包子对他来说**非常之大。当然,他也是承情的,庄诚给他吃包子,他就帮庄诚挡掉一切麻烦,还每天顺路送庄诚回家给他背书包,然后等庄诚到家了,就会请他上楼坐坐,给他一些零食吃。
  初中的生活……那时候他不是学校老大,但绝对是连学校老大都不能惹的人物,相反,庄诚却是一个乖宝宝,学习好品德好,对他更好。
  在他因为没钱所以一毕业就找工作打工的时候,庄诚考上了重点高中,后来又考上重点大学,如今还在读研究生……
  
  凌青云开摩托车开的很快,只有见到了庄诚,他的那颗吊起心才能放下,他奶奶早已去世,父母形同虚设,一直以来陪他笑陪他哭的人都是庄诚。
  庄诚是他的兄弟,更是他最重要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2012,总觉得应该要写一回末世文。
***************
2012年5月28日,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迈阿密警方表示,射杀了一名在麦克阿瑟公路匝道啃食另一男子面部的裸体男子,受害男子半张脸几乎被啃掉,性命垂危。据称,事件发生在26日下午2时左右,地点就位在迈阿密先驱报大楼的南边。目击者表示,一名妇女看到两名男子打斗,拦下附近警方出面处理。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称,他接近并且确认了裸体男子正在啃食另一男子的头部,警官命令裸体男子后退,但他仍持续咬噬受害者,警察于是开枪射击。但“吃人者”无视了警方的射击,继续啃食受害男子,警察只好继续开枪。据目击者称,他们至少听到6声枪响。
“吃人者”最终遭击毙,面部朝下俯卧在迈阿密先驱报停车场前的人行道。警方要求报社提供监视录像带。
警方表示,另一名男子被紧急送往医院,情况危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迈阿密电视台报道,警方消息人士透露,受害者的脸“几乎被吃个精光”,面目全非。
*******
2012年6月27日下午,温州市民杜女士驾车经过温州瓯海区郭溪街道浦东公交站台时,一名男子疯狂的跑到杜女士的车子跟前拍打着车窗,杜女士被惊吓得不轻,准备打开车门逃走,没有想到刚打开车门便被这位疯狂的男子扑倒在地,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男子居然对着杜女士的脸一顿狂啃,顿时,杜女士的脸便被这位温州啃脸男啃得血肉模糊,周围的路人纷纷劝阻,但是这位啃脸男却像着了魔一样,最后是民警赶到才控制住了现场。
***********
这些可怕的报道啊!虽然是吸毒或者醉酒才这么做的,可是还是让人心惊肉跳来着!

2、逃难

  S市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夜生活也丰富,所以虽然是凌晨,路上稀稀拉拉的,也有那么几个活死人在游荡了。
  活死人数量不算多,不过活人就更少了,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情况,但是大部分人,都觉得家里更安全。
  也是,要是住牢固的房子里面还有存粮,要支撑一段时间很简单,他隔壁屋子的人估计也变成了活死人,可是敲了那么久,连房东偷工减料的门都没敲坏!
  
  凌青云开着他的摩托车,风驰电掣地在路上开着,庄诚的学校在S市外围,要过去差不多要两个小时时间。
  一边开着车子,避开那些在马路中间晃荡的活死人,周围的房子里常常传出来尖叫声,也有人跑出来,要是跑出来的人没什么交通工具,基本上都会被那些活死人追到——他们不知疲倦,活人却是会累的。
  不过,渐渐的,也有私家车出现了,飞快地向着电视里说的救援区开去。
  
  这些车子的出现让路况查了起来,凌青云也想到了一点——汽油!
  
  S市并不缺少加油站,可是没有活死人聚集的加油站,有无数轿车抢着加油,有活死人存在的加油站,却没有人敢停下来。
  想想也是,面对未知的危险,肯定没人愿意冒险。
  
  凌青云估计了一下油量,终于还是在一个晃荡着两个活死人的加油站停了下来。
  他早早就带上了摩托车上的防寒手套,头盔什么的也一样不少,刚下了摩托车,那两个原本慢慢地逛荡的活死人就扑了过来。
  
  这两个人都穿着加油站的工作服,凌青云抓着钢管,就像之前看到的,电视里的士兵一样狠狠地击向对方的头,顿时,白色的脑花随着褐色的血液溅开来。
  凌青云觉得自己胃里一阵翻滚,要不是之前在路上看到的这些人抓住活人分尸的场面已经让他习惯了一点,大概他会吐出来!
  干掉了一个,要杀第二个就容易多了,凌青云几棍子砸下去,那人也就倒在了地上。
  
  棍子上和衣服上不可避免地沾染到血污,凌青云拿了一瓶加油站卖的矿泉水冲洗了一下,然后找出个罐子,在将摩托车加满油以后,又灌了一罐子。
  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又有车子停在了这里加油,不过没人敢去惹他,如今的情况很清楚,那两个怪物就是他杀的!
  连怪物都敢杀的人,其他人怎么可能还敢惹?更何况凌青云还长的人高马大,他们本能地惧怕。
  
  凌青云看了一眼那些轿车,说起来,轿车更安全,也能放更多的东西,可是灵活性却不够……最重要的却是,他没有车子可以开。
  
  凌青云来到庄诚的学校的时候,就看到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还有不少士兵在维持秩序,也是,这里的学生老师都是人才,多救一个是一个,如今整个国家已经反应过来了,虽然这些活死人很可怕,但也不是不能对付。
  
  哭喊声、大叫声此起彼伏,这些平常衣着整齐的学子,如今很多都披头散发,睡衣外面套着厚外套,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大部分人,都是一手提着笔记本一手拿着手机,再拎些衣服食物。
  凌青云看到他们手里的食物,皱了皱眉头,接下来的日子里,食物肯定也很重要!
  不过这时候,还是找到庄诚最要紧,他马上就大声喊了起来:“庄诚!庄诚!”
  
  像他这样喊的人不少,而且那些军人手里还有着高音喇叭维持秩序,他的声音就被掩盖了。
  凌青云拿出手机给庄诚打电话,却没打通,顺手拨了自己父亲的电话,又喊起庄诚来。
  
  一时间找不到庄诚,不过,凌青云倒是亲眼目睹了那些士兵对付活死人,那些学生和士兵,似乎都把活死人称作丧尸。
  也是,还是丧尸叫的顺口!
  
  穿着睡衣,有些只穿了一条短裤的丧尸从学生宿舍那边过来,还有一些人已经被丧尸咬了,大叫着跑向这边,都被那些士兵毫不留情地射杀了,有些士兵一边开枪,一边哭着。那些幸存的学生更是哭个不停,偶尔还会有人在人群里发生变异,那是被丧尸咬了却隐瞒着的人,不过还好,变成丧尸以后速度变慢,很快就能被身边的人杀死,但常常也会让周围的人被拖累。
  这个结果,造就了更多的人想要上车,可是车子不多,再怎么超载也装不了这么多人!
  
  听着这些人的哭喊,凌青云也觉得浑身难受。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变成怪物?
  
  打给父亲的电话又被关了,然后,父亲的手机就关机了,凌青云愣了愣,突然想起父亲以前说过的话,那时候,那个男人告诉他:“你已经成年了,以后没事别来找我。”
  因为这句话,他那时候过的再苦都没去找他,进了看守所也是让庄诚来接自己的,可是……
  
  凌青云又拨了庄诚的电话,这次倒是通了。
  
  “城城,你在哪里?”凌青云听到了庄诚那边嘈杂的声音。
  
  “青云!我看到你了!”庄诚的声音传来。凌青云四下一看,在看到庄诚远远地,正爬在校门口的石碑上。
  
  这里很拥挤,他没办法把车子开过去,一辆辆军车又在往外运人,只能等着庄诚跑过来。
  
  “学生!学生!拿着学生证上车!”喇叭里传来响亮的声音,庄诚也已经跑了过来,看到凌青云就想扑上来。
  凌青云躲开了庄诚的拥抱:“你去车上吧,我跟着你。”
  
  庄诚愣了愣:“我跟你一起吧,车子坐不了这么多人,而且我没把学生证带下来。”
  
  凌青云看了看那些牢固的军车:“你怎么就这么丢三落四的?”那边确实有不少人哭喊,他们没有把学生证带出来,又不敢回已经有丧尸盘踞的宿舍,只能乱糟糟的挤成一团。
  先一步撤退,也就多一点安全,可是军车不多,而且也不会只来接学生,恐怕很多人都上不了车子。
  而且,陆陆续续还有学生从宿舍那里跑过来,就算看着没伤口的,那些士兵也会检查过才放行,可是就算放行了,他们恐怕也要自己找出路,或者就等着下一班的车。
  
  “那时候比较急……”庄诚擦了擦眼睛,声音有点哽咽:“我打我爸妈的电话,没打通。”
  
  凌青云沉默了,这时候才借着路灯的光线看到庄诚通红的眼睛,庄诚的父母他认识,都是很好的人,那时候他从看守所出来又受了伤,还是他们给他垫的医药费……
  他脱下外套,让庄诚坐在车后座,发动车子,跟着一辆军车离开。
  他会保护好庄诚的,他们会一起活下去的!
  
  庄诚坐在后面,看着那些因为没拿学生证而哭天抢地的人,他略一思索,就把自己的学生证扔了出去。
  现在查的不严,也许这张学生证也能救下一个人。
  他们寝室,幸运的没人产生异变,他又熬夜写论文,差不多第一时间就跑了出来,虽然也遇到了丧尸,但是他一直没事。
  他出来的时候,东西也全都带了,身份证学生证什么的全在包里,原本他想找辆车子去找凌青云,后来通了电话,得知凌青云会过来,就放弃了第一批离开的机会,爬到了石碑上。
  这段时间,他打电话通知了所有能通知的人,却没能通知到自己的父母……庄诚很清楚,他们恐怕凶多吉少了,现在,他只有凌青云了……
  按凌青云的说的去做,他进军车,凌青云跟在后面的话,他或许安全无虞,凌青云却不见得能逃脱,要凭着一辆摩托车到达安全区实在太难了!
  而且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他宁愿跟着凌青云,要出事一起出事,要死一起死。
  
  “青云,你不冷?”抱着凌青云,对方身上没穿外套,庄诚忍不住问道。
  
  “我之前杀了两个丧尸,外套上有脏东西,你也注意一点,不要直接用手拿东西吃。”凌青云的声音在风里听得很模糊,庄诚却将对方抱得更加紧。
  刚才看到凌青云的时候,他几乎忍不住要扑倒他怀里哭一场,凌青云却推开了,原来是因为衣服不干净?
  他原本还想着,凌青云是不是觉得他是累赘,不想带着他了……
  
  军车是向着救援区开去的,凌青云的目标当然也一样,他跟在车子后面,全神贯注,就怕一个不小心出了事故,平常出事不一定会死,现在出事的话,八成会死!
  
  “救命,救救我!”一个男人从旁边跑了出来,拦在了军车前面,他的后面追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那个孩子是完好的,不过不正常的肤色显示他已经变成丧尸了,女人也只有肩膀上有伤痕,大概是被她心爱的孩子咬了一口。
  
  这个男人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丧尸跑过来,那辆军车慢了慢,然后加速冲了出去……如今车子里全是学生,也只有开车的司机是军人,要是被这么多丧尸围住,肯定会有危险!
  
  那个男人飞快地躲到了一边,却看到了凌青云的摩托车:“把车子给我!”
  杀丧尸凌青云没什么感觉,但这却是一个活人,他将车头一拐,往旁边开去,很快就听到后面的男人传来一声惨叫。
  
  “青云!”庄诚抱住了凌青云,那些聚拢过来的丧尸让人害怕,还好,车子开得很快,没多久,那些丧尸就被甩脱了。
  
  军车的速度很快,凌青云车技不错,也总算跟得上,可是没多久,却有一些别的轿车也跟了上来。
  轿车、摩托车、自行车……有人哭泣有人喊叫,还有些车子根本不顾别人,横冲直撞。
  在这个时候,车子的质量和大小就很重要了,而且,摩托车争不过轿车,轿车却绝对争不过卡车。
  
  凌青云的摩托车挤在一堆车子里,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这还不算,当一辆大卡车向着他冲来的时候,他为了闪避只能退到一边。
  “城城,你没事吧?”凌青云问道,看着车队离开,有那么几个丧尸被碾成了泥,也许还不全是丧尸,这个时候拦着想要撤退的人,只会送掉自己的命!
  
  “我没事。”庄诚开口,这时候天已经亮了,凌青云发动车子跟上去,却不想从旁边的路口冲出来一辆摩托车,眼看着就要撞上了!
  凌青云抓着庄诚跳了车,就看到两辆摩托车撞在了一起,然后那辆撞人的车子上的人爬了起来,向着他们走来。
  
  这人目光呆滞,很明显已经变成了丧尸!

3、被困

  凌青云抓着手里的铁棍,看现在的情况,他的摩托车大概不能用了,路上游荡的丧尸数量不多,但是也能给他们带来危险,现在的情况,他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拿着棍子迎上那个丧尸,凌青云动作灵活,闪到侧面就一棍子砸在了对方的头上,那个丧尸想要转过脸,可是他又是一棍子上去,顿时,这个丧尸被打爆了脑袋。
  
  “我们快走!”停留在一个地方时间长了,很容易引来丧尸,凌青云试了试摩托车,发现确实动不了以后,就卸下汽油,带着庄诚跑到大街上。
  到了大街上,视线就能开阔点,不容易被突然窜出来的丧尸抓到。而且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最好是能找到一辆车。
  
  凌青云带着汽油的决定是正确的,很快,他就找到了一辆因为没油而被抛下的车子,这是一辆微型车,市面上不到五万就能买到,多半是女孩子拿来代步的。
  车子没什么损伤,更让人惊喜的是,里面还放了不少行李。车门大开着,钥匙还留在钥匙孔里,里面没人也没血迹,应该是匆忙之下上了别的车子继续逃难。
  
  凌青云没考过驾照,因为他不觉得自己能买车,不过当初跟着别人一起混的时候,却也拿一辆破面包车学了开车,当下飞快地加了油,招呼了庄诚,就挤到了驾驶位上,以他的体型,这车子还真有些小了。
  庄诚也上了车,不过就这么耽搁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几个游荡的丧尸过来了,也许因为时间短的缘故,他们并没有腐烂的样子,不过有些丧尸身上被啃咬掉了一些肉,还有些丧尸被抓破了肚子,肠子就那么落在外面。
  
  凌青云很快发动了车子,他不敢拿微型车去撞丧尸,只能找空隙钻出去。
  庄诚却是清点起车上的东西来,不过虽然车主留下了一些东西,但最实用的却已经被带走了,如今车上的行李都是一些衣服什么的,还有一台笔记本和几样零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