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兽人之流氓攻 柴米油盐(上)

兽人之流氓攻 柴米油盐(上)

兽人之流氓攻★内容概要


雷晋作为一个在现代社会手下小弟无数,呼风唤雨的黑帮老大,找个美人共度良宵,洗个澡,裹个浴巾一推门,他大爷的,眼前的这片茂密森林是什么?那些没见过的野兽是什么?
被只野兽捡回家他认了,没女人他也认了,反正有俊美强壮的男人给他压,他也不是很挑,他男女不忌,只要他在上面就行。
可是他们说什么?皮光肉滑的自己是雌性?还要负责生孩子?因为雌性稀少,兄弟还要“共妻”?!
看着老不容拒绝,老二冷漠淡然,老三温润可爱的小眼神,雷晋夺门而出:去死!我要回去!却被六只手联合拖了回去


本文口口,生子,作者口 味重,慎入慎入!



  莫名其妙的穿越

  城市的夜晚,到处霓虹灯闪烁,灯火通明,特别是这一片都是酒吧,夜总会,就更是越到晚上才更见繁华,雷晋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长发美女,站在一家高级夜总会的门口,等着小弟把车子开过来。
  雷晋的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在女人的裙子下面揉捏着,惹得女人气喘吁吁,轻声娇吟软到在他怀里。边上众位小弟看的眼睛发直。谁不知道这“云间”夜总会的NO。1柳思小姐,美则美矣,却是出了名的高傲冷漠,可偏偏有人就好这一口,而且还不少,拿着大把的钞票上门,看美人的冷脸也乐意,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冷美人这么柔顺过。也就是他们的大哥了有这个本事了,一瞬间对自家大哥的崇拜又蹭蹭蹭的上涨了不知道多少个百分比。
  再说自家大哥确实长得俊啊,小麦色的肌肤,五官俊挺,身条笔直,浑身上下充满了男人味,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眼尾轻轻一瞥,就勾得人就浑身麻酥酥的,不仅女人抵挡不了,男人也难以避免啊,就连他天天跟在大哥身边,都好几次看大哥看到发呆(喂喂,小弟,你是不想活了吧?)。大哥是男女不忌,俊男美女都喜欢,女人啊,大哥喜欢胸大臀翘的美女。男人啊,大哥喜欢强壮俊美的,大哥说这样的男人征服起来有成就感。
  雷晋看着自己兄弟无限崇敬的眼神,邪魅的舔舔唇角,手下的动作越发肆无忌惮。出入夜总会的人看到这即将在门口就上演的活春宫,虽然心中鄙夷的不少,也没人敢表露出来,毕竟经常在这里出入的人,谁不知道他雷晋的大名,本市最大的帮派“青焰帮”的老大,前任老大的干儿子,十几岁就已经在道上出名了。如今二十八岁,掌管青焰帮也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青焰帮的规模增加了不止一倍,帮内上至元老下至街头的小弟哪个不把自己的大哥视为偶像。
  “大哥,车来了。”旁边的一个小弟眼疾手快的山前给他拉开车门,挡着车顶。
  “大哥请上车。”雷晋搂着柳思在众人的欢送下坐进汽车后座。前面的两辆车开道,后面的两辆车护卫。五辆车浩浩荡荡的向雷晋的别墅开去。
  *
  “啊……晋哥……好厉害……和晋哥做……最爽了。”柳思修长的腿盘在雷晋劲瘦的腰上,仰头喘息不止。
  “小思思,这么爱我,我怎么能不满足你呢?”雷晋埋在女人的胸部,挺身又埋进去几分。
  “啊……晋哥……”柳思尖叫一声,闪电般的快感传到全身。
  开车的司机手一抖。大哥真男人啊,在车上就这么威武了。
  手下的小弟各自散去,雷晋搂着柳思径直进门。
  “晋哥……继续嘛。”柳思的裙子掀到腰际,叉开腿,仰躺在沙发上,媚眼如丝的**道。
  雷晋已经在车上纾解了一次,现在一身是汗,他最难以忍受身上粘腻的感觉,虽然他确实喜欢柳思的放、荡大胆,可是他还是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雷晋邪笑的捏了一把柳思的大腿,说道:“弄干净了,到床上等着我,一会回来收拾你个小妖精。晋哥保准让你明天起不了床。”
  说完,也不避讳的在客厅里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阳光般温暖的光滑的小麦色肌肤,肤色均匀,身上薄薄的肌肉看出有练过的痕迹,却一点一不夸张,线条瘦削笔挺,真是完美的好身材。
  不管看多少次,这个男人都是这么让人着迷。柳思迷恋的凑上去吻吻他的唇,摸上他的背部,说道:“晋哥,你的皮肤好滑啊。”
  “下次也带你去海边晒日光浴,我们可以一边……”雷晋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讨厌,晋哥……”柳思粉拳砸上来。
  “好了,到床上等我,我先洗个澡。”雷晋握着她的拳头亲亲,飞个桃花眼给她,转身进了浴室。
  后来的很多年里,雷晋都在想,如果他没去洗那个澡,而是去和柳思滚了床单,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日日夜夜的被这三个野兽做个半死。真是悔不当初啊。
  *
  洗澡是雷晋的一大爱好,他可以忍受一夜床上没人,但是不能忍受一天没洗澡,雷晋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
  本来就想这么裸着出去的,想想还是扯了一条浴巾包住下半身,推门出去了。
  这是什么?我难道是在做梦?雷晋揉揉眼睛,他的浴室门外什么时候变成了森林,而且貌似还不是现在常见的人工林,树木遮天蔽日,一点天空也看不到,他旁边的这棵树竟然需要几个人合抱,繁盛的藤萝缠绕生长,而且这样的树木还不是一棵。举目望去,比比皆是,古木参天,树下荆棘丛生,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青苔遍布。看不清楚形体的小动物,在林间穿梭跳跃。
  不远处有个黑影,向他急速的冲过来。他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枯树枝踩断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管他是什么鬼地方呢,他回去才是正道,柳思还在床上等着他呢,雷晋扒扒自己还半湿的头发,啐了一口,转身去拉身后的门,
  可是门去哪里了?
  他的身后只有幽深看不到边际的森林,森林深处的风吹来,只裹着一条短浴巾雷晋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

  遇到老三

  雷晋的没来得为自己悲催的命运感慨多久,就听到身后什么东西擦过灌木丛发出“沙沙沙”的声音,长久以来在帮派火拼中锻炼出来的敏捷身身手,使他在关键时刻,猛地一个侧翻,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的身边跃过去,重重的落在地上,黑影挣扎着站起来,雷晋顾不得看是个研究那是个什么动物,撒腿就朝着最近的一棵树跑过去,脚上仅有的一双室内拖鞋也跑丢了,终于让他在黑影再次扑过来之前,手脚并用的攀着坚韧的藤萝爬到了最低的一个枝桠上,说是最低,也只是相对而言,这最低的距离地面也足有三四米了。
  这个枝桠比他雷晋的腰还粗,可想这棵树的壮观了,他完全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可是前提是树下的那个像野猪一样的怪兽也可以停止冲撞啊,外表像野猪,有着厚重的鬃毛,可是却拖着一个半长的鼻子,个头也足有小象那么大,两颗尖利的獠牙露在外面,细小的眼睛里放着凶光,抬头恶狠狠的看他一眼,低头继续不停的撞击着。雷晋趴在枝桠上手脚扣紧,不停歇的撞击震得他手脚发麻,这个高度掉下去,在被那个怪兽吃掉之前,他就被摔个半死了。
  这个野猪一样的怪兽冲撞了半个多小时,雷晋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撑不下去了,野猪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嚎叫一声,竟然缩着脑袋一溜烟的跑了。
  雷晋长舒一口气,松松手脚,暗自庆幸自己在这个鬼地方躲过一劫,猛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细小呼吸,一只毛绒绒的爪子伸过来,竟然放到了他露在外面的屁股上,还在那里上下滑动,原来方才情急之下,雷晋只来得及在腰上打了个死结,强震之下,短短的浴巾只是一角虚虚的挂在腰间,他现在屁股向上趴在树上,根本就与全身裸、露无异。
  真是刚走豺狼,又来猛虎。雷晋自问身手还不错,可是不是指现在这种光着身子,在一个原始森林里面对一群不知名的野兽的时候。
  雷晋自欺欺人的想,听说野兽一般不吃死掉的猎物,不知道现在装死还有没有用,先屏住呼吸,趴着不动再说试试看再说吧。他可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趴在树枝上,还能赤手空拳打败身后不知名野兽。
  雷晋安慰自己忽略屁股上的那只爪子,心中默念,那是幻觉,幻觉……可是当那只爪子扒开他的臀瓣,摸向后面的小\穴时候,雷晋,再也忍不住了,他喜欢插别人,可不代表他喜欢被人插,而且还可能是被一只野兽插,他保留了二十八年身子不能被一只野兽给开了苞。
  雷晋想到这里,比划了一下树杈的长度,估计一个跟头也翻不下去,腰肢一挺,向前翻去,雷再回头,望进一双碧蓝如洗的眸子里
  是只猫?也有点像小豹子,但是貌似豹子没有银色的吧?雷晋不确定的想,雪白有点银色光芒的毛皮,猫儿般的大眼睛。只是个头比猫大,有成年狗的大小了,此刻正眨着水润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野兽也会有表情吗?可是现在雷晋竟然真的觉得眼前的“小猫咪”是这样的。
  雷晋虽然黑道出身,也算是心狠手辣,可是就是对于毛绒绒的小家伙没辙。
  此刻的雷晋完全忘记了这之前**他的也是这个看似可怜无辜的小家伙。
  雷晋和它隔着两步的距离相互对望。
  小家伙呜呜的低叫两声,迈着小步子又朝雷晋走了一步。
  雷晋回头看看身后的树枝,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喊道:“喂喂,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可要从树上把你踹下去了。”雷晋怕它听不懂,还抬腿比划了一个踹的动作。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的他抬腿的瞬间,这只大猫的目光是盯着他的下身的,准确的说是盯着他的后、穴。
  雷晋现在是不知道这只大猫的想法的,他要知道,估计宁愿摔下去也不愿意和这个大猫同栖在这树上。
  此时的明雅正一脸兴奋的望着眼前的雌性,是雌性呢。真的是珍贵的雌性,天知道现在的雌性是多么的珍贵啊,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珍贵又漂亮的雌性单独出现在这森林深处呢。
  看这个身体多么的光滑,皮肤那么白(哎哎,明雅,是你们太黑了好不好?雷晋明明就是小麦色)。连那里都是那么漂亮,粉粉嫩嫩的,又很小,一定还没有雄□?他是那个部落的?竟然让这么漂亮的又无主的雌性出门,这不是摆明让人下手抢吗?
  他明雅虽然年龄还小,可不是傻子,遇到这么合心意的雌性当然要抢回自己的部落了。没想到他刚成年第一次外出狩猎,竟然抢回去一个雌性,他的两个哥哥一定羡慕死他了。

  穿越丛林

  雷晋恶狠狠瞪着这个小家伙,眼睛都酸了,以往帮内的属下见他这样,早就吓得腿肚子发软,跪在那里求他饶命,可是它仍然还是不疾不徐的迈着小猫步慢慢的蹭向他,雷晋只好退了又退。天知道,他现在已经在树梢上了,再退下去,他就直接去和地面亲密接触了。
  雷晋下意识的想抬腿吓吓它可是想到方才舔舐一样的视线,虽然觉得不可能,还是慢慢放下了腿,改用拳头吓唬它。
  “喂,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真的会揍你啊。”雷晋拳头挥的虎虎生风,满以为这次足以吓退他了吧?
  明雅咽咽口水,心想,这个雌性是在真的好漂亮,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雌性了,雌性身上的毛越少,雌性也珍贵,这个雌性全身上下的都几乎没有毛,刚才还一直拿眼睛勾我,心噗通噗通的跳的好快啊,他不是在**我吗,为什么我过去了,他却不停的在后退呢?难道这就是大哥说的**?这个雌性在挑逗我?
  明雅越想越觉得是,方才明明还露出粉嫩的小、穴给我看,二哥也说过,雌性的那里就是只可以给自己的雄、性看的。
  这个雌性挥着拳头在做什么,向我展示他的强壮吗?美丽身体又好的雌性最有爱了。(作者说,呸,这就是物种交流障碍)
  明雅的雌性,我过来了。明雅跃起身子猛的一扑,雷晋条件反射的一躲,于是悲剧了,这样后脑勺先着地,估计不用找回家的路了,直接到阎王殿排号去吧。
  雷晋闭上眼睛,却一直没有下坠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眼,自己竟然被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卷住腰际。荡秋千似地悬在半空中。
  明雅直呼好险啊,举起自己的爪子挠挠头,他的脆弱的雌性差点因为太激动了,直接掉到树下面去。怪不得阿么和阿爹都夸他可爱呢。看来他的雌性一定也是因为太喜欢他了。
  看来不能让他的雌性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赶快把他的雌性带到他们的部落去吧,那里有成片的大草原,雌性一定会喜欢的。
  “该死的,放我下来。”雷晋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个小家伙,就那么点的个头,竟然用尾巴卷着他,灵活的在树间跳跃,而且树枝打在脸上疼死了。
  雷晋在他停顿瞬间,抓着他尾巴上的毛使劲揪了一把,明雅疼得“嗷”一声,但是还是没有放开,因为他没忘记这是他还不容易得来的雌性啊。可是真的好疼啊,明雅眼泪汪汪的回头看向他的雌性,无声的传达道:“你为什么要揪的毛?”
  雷晋恶寒,感情这个小家伙在像他撒娇,八成是把自己当成主人了吧?话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这个小家伙带着他跑了这么久,还是没见森林的边缘。
  而且到处是他没见过的动植物,刚才经过一片树藤,那些树藤竟然长着很多的小触手,路过那里的小飞虫什么的都被黏在那些触手上,同时被黏住的貌似还有个头不小的兔子和野鸡,头顶山有巨大的怪鸟飞过,张开的翅膀足有两三米,可是雷晋看的清楚,那翅膀上根本就没有羽毛,他虽然不是动植物学家,上学也不多,可是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这里真的是地球上的原始森林吗?你为什么他会一推门就到了这片原始森林,异次元空间?那他还能回去吗?
  雷晋一时之间真有些心灰意冷,他给自己想过很多死法,最有可能的是被其他的帮派杀死,而最有可能死的地方就是床上了,因为他的好色众人皆知,当然也不能叫好色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他有机会能享受,为什么不呢?可是他的美人现在哪里呢?
  雷晋还没感慨完呢,就被小家伙凑到脸前的毛脸给打断了。
  “走开,我再缺人,也不能看上你个大号猫咪吧?我也没和野兽搞的恶趣味,说不定哪天等你变成身材强壮的男人,我再宠信你。不过那应该是不可能的。”雷晋看了一眼他的下、身,笑得很邪恶,恶作剧的摸了一把他的下、身,啐道:“小火柴。”
  明雅自然不知道这个雌性说的是什么,可是那个鄙夷的眼神,他看懂了。呜呜,他被鄙视了,被自己的雌性鄙视了。可是他才刚刚成年,刚会变身,他会长大的,他能满足自己的雌性的,就算他不能吧,还有他的大哥和二哥呢。
  “好了,别在这里装可怜了,我看天都快黑了,咱们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雷晋抓下捂在眼睛上的两只爪子,真是的,这个小家伙不会真的能听懂他的话吧,那么是为嫌弃他而伤心?切,雷晋,你少在这里胡思乱想了,不能因为掉进一个不见人类的地方,就准备与野兽为伍了吧。
  这个雌性在说什么。明雅只看到他的嘴一开一合,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啊。
  两人边跳边说,鸡同鸭讲,比划了半天,终于到了森林的边缘,一轮落日渐渐的沉了下去,远处的天空和近处的森林笼上了一层橘红色的柔光,一望无际的荒野,远处吹来的风似乎都带了一股远古的空旷气息,连一向不懂浪漫为何物的雷晋都被这大自然的美景震撼了。
  可是突然想到什么,雷晋忽的瞪大了眼睛,荒野?雷晋再也忍不住竖起中指对着天空比划,破口大骂:“你个贼老天,到底把老子弄到什么地方来了?”
  他原以为就算真把他送到个异次元空间,凭他雷晋的身手和头脑还怕不能在这个世界再创出一片天地,手下小弟无数,还不是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泡美人。
  现在不要说美人了,现在是人都没有一个,走出森林,就是大草原,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如果靠他的这两条腿扒拉,估计扒拉到死,也走不出去。
  “喂,小白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雷晋拎着他的尾巴把他提起来,唤着他新起的名字,凑到他脸前问道。对于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也只能求助与身边唯一的伙伴了。不是说野生动物的生存能力最强吗?现在只能依赖他了。
  入夜的风还真凉,雷晋看看自己浑身上下的一条浴巾,再看看小家伙白色中闪着银色光芒的毛皮,看起来挺暖和,剥了皮勉强能做个坎肩吧。
  明雅被这个打量的目光看得直发毛,四只爪子悄悄的后退了一步,见雌性好像没注意,又轻手轻脚的退了一步,雷晋轻哼了一声,明雅呜呜哀叫着脑袋搭在前爪子上趴着不敢动了。
  雷晋见此笑笑:“原来你这个小家伙也是欺软怕硬的。方才是在树枝上还敢欺负我,”雷晋抱起他,抓着小家伙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死命的揉了两下。他雷晋再怎么狠,也不会対这种小家伙下毒手的,方才只是吓唬他,让他认清谁才是主人。
  发觉抱在怀里还挺暖和的,雷晋干脆抱着他,准备先找个山洞窝一晚上再说。
  被抱在怀里的明雅突然觉的这个雌性还是不错的,果然不愧是他明雅找到的雌性啊。这胸前的两个小红豆豆看起来很好吃,明雅张开嘴,凑上去,轻轻的用舌头添了两口,又咂巴咂巴嘴回味性的吸了一口。
  雷晋全身一震,转而揪着尾巴拎到半空中,照着脑袋来了两巴掌,威胁道:“我不是你奶妈,你再敢乱舔乱吸,我就……”雷晋眼睛转了转,想到刚才的事情,冷笑两声,抓着他的下、身道:“我就阉了你,让你成为一只小阉猫。”
  用手比划了一个砍的姿势,满意的看到这个小家伙吓得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阿爹,阿么,大哥,二哥,救命啊,这个雌性好厉害。
  两个人,不对,是一个人和一只“大猫咪”的身影渐行渐远,终至消失在这片夜色中。
  “有点意思。”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一个金发青年摸着下巴对他身边站着同样身形高挑的黑发青年笑道。
  黑发青年一脸冷漠并未回答。
  属于他们之间的故事在这个大陆上正在慢慢的展开。

  山洞一夜

  雷晋是刚来到这个世界,即使有满脑子的算计,在这渺无人烟的蛮荒之地,也无用武之地,明雅是自变身以后第一次单独出来打猎,家里是上有阿爹阿么溺着,下有两个哥哥宠着,平日里除了吃喝拉撒睡,四处瞎蹦跶外,也没个正经本事,谁知道,一出门就遇到雷晋,也不知道怎么着的就混一堆。只能说瞎猫碰上死耗子,雷劈下来也这么准的,两个人在丛林的边缘转悠了半晌,愣是没找到一个山洞栖身,雷晋知道夜晚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到处乱晃,跟洗干净了自动往人家嘴里放没啥两样。
  雷晋心里烦躁,连带看着一脸舒服的窝在他怀里睡觉的明雅也不顺眼,抓着一只耳朵摇起来,没好气道:“小白毛,好歹你也是只野生动物吧?你就是用鼻子闻闻,也该能找到个睡觉的地方吧?”
  明雅表示很无辜啊,他不知道这个雌性到底在找什么?
  是在找休息的地方吗?可是树上不是挺好的吗?
  明雅明亮清澈的蓝眼睛向树杈上滚了滚。
  雷晋的眼光随着他的视线望去,脸一下子黑下来,他可没忘下午树杈上的那一幕,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休想让他再到树上去。
  明雅在雷晋阴森森的目光下,黯然低下头,两只爪子抱着耳朵,乖乖趴好,呜呜的低声讨饶:“很疼,很疼,不要再抓我的耳朵。”(杂货铺子作者卜算说:明雅,你就是老婆奴的命了)
  雷晋自从拖鞋跑丢了,一路上又被明雅卷着跑了大半个森林,几乎脚都没着地,这时候光着脚走了半天,一路上被小石头和树枝草叉咯的生疼,他是个大老爷们,比不得小姑娘的细皮嫩肉是不错,可是他也没给脚上镶个底,相反有段时间洗脚城倒是跑得挺勤快的,那里有个按脚的小师傅手上劲头足,揉捏的那叫一个舒服啊,最关键是那个小师傅模样也实在是讨人喜欢,一米八的个头,每次俯下、身子给他按脚,那个屁股真是翘啊,刚开始死活不同意,说什么不是同性恋,后来还不是乖乖就范,现在想起来那身子还真是销魂……
  雷晋脚实在疼,正在神游转移一下注意力,突然“嗷”一声叫起来跳起来,他踩到一个什么东西,软软的,浑身都是刺,雷晋借着傍晚的余光看了一眼,感情是个刺猬。
  雷晋果断的怒了,连只刺猬也来欺负他。
  “漠雅,我看照他们这样下瞎转下去,等天黑了,也找不到睡觉的地方。”金发青年正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雌性正指挥着小弟逮住那只刺猬,满眼都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被称为漠雅的黑发青年神色冷淡的看着小弟因为没逮住那只该死的刺猬,又被拎进怀里一顿胖揍。
  “小弟真是太可怜了。替我们找了这么一个凶悍的雌性。”金发青年越看越乐,嘴里虽然说着,紫色的眸子掠夺的意味却越来越浓厚。
  小弟,既然你给我们兄弟找了这么漂亮的雌性,当哥哥的就不客气的接收了。
  “哼。”漠雅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就那个雌性的那点力气,再加上十个也伤不了明雅的一点皮毛,他可没看出小弟有什么委屈,看着玩的还挺乐的。
  “喂喂,漠雅,等等我。”
  两个人很快的找了一个干燥的山洞,铺了些干草,捡了些干柴,随手打的几只山鸡,架在火上烤着。
  两人收拾好了,刚退出山洞,就见自家的小弟一路闻着味道,就领着那个雌性过来了。
  在丛林边上摸索了半天,总算在天没黑透之前找到这么一个山洞,雷晋吃了烤鸡,又在旁边找了一罐子清水。咕嘟咕嘟的灌了小半罐子,这才满足的舔舔唇角。
  明雅看见这个雌性下巴上的那颗水珠,一直向下滑,流过颈间,来到了胸前,明雅咽咽口水,脸悄悄的红了,当然那张毛脸看不出来就是了。
  “小家伙,你也想喝水?”雷晋感受到这个趴在不远处,两只前爪子压着一只大肥鸡啃得一脸油花的小家伙直勾勾的视线,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
  明雅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但是雌性和他说话,他就摇着尾巴撒着欢儿的蹭过去了。眼睛在胸前那粒水珠瞄啊瞄啊。
  雷晋皱着眉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仅有的一罐子清水。不是他吝惜这点水,可是他总不能和这个小家伙一起喝吧?
  不给他喝?可是眼前蹲着的小家伙仰着头,亮闪闪的眼睛。
  何况他还没到和这么一个小不点过不去的地步。
  “哎。”雷晋眼睛一亮,拍拍明雅的脑袋,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小家伙,张开嘴。”
  雷晋看向他,明雅立刻转移视线,表示疑惑的眨眨眼睛。
  “算了,语言不通。”雷晋直接伸过手去,抓着他的嘴巴掰开。
  明雅不知道这个雌性要做什么,又不敢反抗,只好乖乖的张着嘴等着。
  雷晋自己喝一口水,抓着明雅的嘴巴,隔空喂他一口。
  明雅先是吃惊的瞪大眼睛,第一口水咕嘟就咽了下去,第二口水过来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舒服的眯了眼睛。自己把嘴巴张大些等着。
  雷晋虽然觉的这个小家伙的表现有点怪异。也没往心里多想。雷晋喂一口,明雅喝一口,大半罐子的水就在两人一来一回间,空了。
  雷晋要摇空了罐子,也不是很在意,最多明天再去找点就是了。
  这里有柴禾,有火,有水,还有烤鸡,这一切都说明在他们来之前这里是有人的,虽然不知道人为什么又走了。不过没关系,有人就好,有人就有希望。明天带着这个小家伙出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人的足迹,他就解放了,最好的当然是回去继续他逍遥自在的生活,最不济,也在此地混个风生水起。
  *
  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还好说,雷晋单裹着一条浴巾还没觉得怎样,现在太阳落山了,虽然山洞里燃着火,可是外面的风吹过来还真是冷。
  雷晋睡在干草上枕着一条手臂,勾勾手指道:“小白毛,你过来点。”
  明雅就睡在他的旁边见此,缩着脑袋又靠近点,明雅的雌性身上真香啊,他的下面好热。他不敢靠的太近。怕这个雌性发现了揍他。
  “让你过来就过来,磨磨唧唧的做什么?”雷晋翻了一个白眼,直接伸出手臂勾了过来,搂在胸前。
  明雅不自在的扭了两下,见雷晋没动,也乖乖的趴好了。
  明雅吸吸鼻子,可是雌性身上的味道真的好香。
  雷晋今天实在累坏了,初来异地,又惊又吓的,又走了这半天路。可是常年的打斗生涯还是让他随时保留了一份清醒。
  就是这一份清醒,让他感觉到了顶在自己下腹的炽热。
  雷晋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在那上面狠狠的掐了一把。
  明雅传出的惨叫声把山洞外三里地的夜鸟呼啦啦的惊起了,满天乱飞。
  “嘎嘎,木道德,木道德,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鸟睡了?”
  “吱吱吱吱,厚脸皮,厚脸皮,你以为这你家后院子啊?”
  雷晋不理会他,翻个身,这次真的睡熟了。
  在他的身后,蜷缩在一起的小家伙,身体慢慢的伸展开,一个银发蓝眸,棕色皮肤,赤、裸
  的身上印着兽纹图案的少年慢慢坐了起来。
  少年眨着猫儿般的大眼,盯着雷晋的后背,委屈不甘的咬着下唇。
  慢慢蹭过去,贴着雷晋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又躺下了。

  赶回部落

  丛林里的清晨,晨曦穿过浓浓的雾气,洒落在这边广袤的大陆上,阳光照到眼睛上,暖暖的,但有点刺眼,雷晋伸手挡了一下,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真新鲜的空气,长长的伸个懒腰,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睡上一觉了,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
  感觉到身边有股温热,雷晋习惯性的低头就亲了上去。
  “呸呸呸……”亲到一嘴毛。
  明雅身子缩成一个球,大脑袋窝在最里面,屁股朝外,看来又要挨打,还是露点皮毛多的地方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