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之星海暴徒 无措仓惶(下)

穿越之星海暴徒 无措仓惶(下)

时间: 2015-11-25 02:08:56


65、第六十五章

  教导长花费了不少时间消化这些事实,他心里有着浓浓的疑惑和挫败感,研修院能够教导阿萨的不过是战场的经验,而这些阿萨又需要多少时间来学习,这样的天才一直呆在研修院是一种资源浪费,还不如让他自由的发挥。教导长有所决断,对于特殊天赋者要特殊对待,作为教导长他还有这样的权利。
  
  看着教导长脸上露出的轻松笑容,安洛先王知道教导长心里有想法了,不过作为多年的朋友,他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声,“老朋友,给你提个醒。”
  
  “请说。”教导长礼貌的回应。
  “到研修院之前,阿萨有请求凯德莫纳王让沧淳一起进入研修院。”
  
  教导长点点头,不论阿萨找的是谁,就算是皇帝陛下也没有权利让不满二十岁的那个沧淳.昂司列琺进入研修院。
  
  “这件事当然没有成功。”不需要安洛先王多嘴,教导长也想到不会成功。“可是,我所知道的阿萨没有那么容易放弃,挑战规则和常理是他的爱好,我有种他会做出些什么的感觉。”不单是他,就连皇帝和其他五王也是如此的想法,在被拒绝之后,阿萨的性格不会妥协的。
  
  教导长并没有因为安洛先王的的话而皱起面孔,和学生斗智斗勇他很有兴趣,尽管听说了阿萨的传奇,但是教导长认为自己只要坚持原则,那么阿萨也没有办法。他却不知道因为他开始的固执,让研修院,让研修院的教官和研修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最后的他只能无奈的妥协。
  
  看着教导长的不以为意,安洛先王没有多说,他很是期待的等着围观阿萨和教导长之间的战斗,和阿萨接触多了,对于结果总会有阿萨必胜的信心,这一次也不例外,不过过程值得期待。
  
  “老朋友,沧淳.昂司列琺是和阿萨一样的天才,比起阿萨心里的底线,沧淳的底线只有阿萨一个,除了阿萨之外,沧淳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作为活了多年的成年人,对于这一点,他们几个还是看到了的,“幸亏有阿萨将沧淳束缚住了,否则的话,…..”后面的话不需要说,有多严重,想多严重吧。
  
  “以后沧淳来了,你可以要小心,暴徒和无可匹敌的兽在一起就是无敌的。”说完安洛先王就关掉了通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断定教导长会失败这件事有什么不好的。
  
  教导长对于自己不被看好并不生气,离开隐秘频道的通讯房间,到了户外一个,已经是夜里了。梳洗之后上了床,但是怎么也睡不好,今天听到的事情已经很让震惊了,“阿萨.凯德莫纳,沧淳.昂司列琺。”默念这两个名字,在幼龄的时候就对帝国做出了卓越贡献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来到了研修院,还心怀叵测,另外一个还没见过,但是从听闻里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护主的管家。
  
  这边教导长在床上想了大半夜,有关阿萨的丰功伟绩和想着阿萨会做什么,直到后半夜实在是不行了,才睡过去,不过才两三个钟头,闹钟就响了,无奈的教导长就算再困也要起来,作为研修院的最高教导长,他得有个表率才行。
  
  阿萨一夜好眠,神清气爽的出门,昨天阿萨的暴揍教官的行为已经传遍了研修生和教官之间,研修生们都对阿萨投以敬佩和感激的目光,要知道,学习核力他们可没少被教官摧残,如今有人反过来摧残教官,他们觉得大仇得报,自然感激。
  
  教官们对阿萨的视线多带着考究,阿萨昨天说他是核力的创始者之一这件事也在今日早回的时候被教导长给正式,阿萨以后的教育章程,教导长启用了特权,对此,大部分教官都没有反对,那少部分的票数在教导长的特权下,也没有发挥作用。
  
  阿萨进了教室,坐在位置上,吉恩皇子一群人将阿萨包围起来,形成了教室中的一个特殊圈子。
  
  教官上课的精力有一部分被分在了阿萨的身上,他昨天的伟业非常让人在意,而且教导长动用的特权,说明这人的身上还有更多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能够遇到这样资质出众的学生,是每一个老师的骄傲也是灾难。
  
  第一节课结束,阿萨得到了教官的知会,让他去教导长办公室一趟,阿萨安抚住,因为沧淳不在而想要跟着他一起的一些人之后,跟在教官身后,行走在庞大的研修院里,眼睛四处看看,熟悉道路,也是在欣赏风景,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研修院和凯德莫纳王家的建筑风格不同,为了众多的地之民研修生着想,研修院的建筑物是格局特殊的房屋结构,而不是其他缇雷人按照自己喜好而弄成了的各种花样,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想要感受地上风格的缇雷人在里面的作用,才让研修院的风格更加偏向地上世界。
  
  敲门,在教导长的许可下,带路的教官把们打开,得到语允许之后,阿萨进入了教导长室,这个会让一般学院失去勇气,胆怯的地方。带路的教官关门离去,教导长是只剩下阿萨和教导长两人。
  
  “请坐。”教导长将手上正在批阅的文件一方,招呼阿萨坐下之后,也起身往阿萨这边走。
  阿萨不客气的坐下,“我这里有花茶,蜂蜜茶,想喝什么。”
  
  “一杯清水。”对于那些好样繁多的茶类,阿萨的兴趣不大,平时都有沧淳准备合乎他口味的饮品,他从没操过这份心。
  
  教导长没有强制阿萨接受,为阿萨倒了一杯清水,为自己倒了一杯花茶,坐在了阿萨的对面。
  坐好之后,教导长就开始步入主题,“我昨天从安洛先王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哦。”上了一节课,没有喝水的阿萨喝了一口水,对于教导长的话不可置否。
  
  倒还真是一个不在意的人。教导长嘴角的微笑很是温和。
  
  “作为研修院的教导长有个特权,”很是又让人好奇的语气,可惜阿萨不为所动,不论是什么特权,他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在对方没有掀开底牌之前,显得急切不是智者所为。见阿萨依旧没什么变化,教导长也不吊人胃口,“对于有天赋的学生,可以让其在研修院里自由学习。”
  “只是这样?”阿萨靠在椅背上,对于这样的特权根本不放在眼里。
  
  “那么,你想要什么?”教导长的态度确实没把阿萨当做小孩,而是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
  “你知道了我的事情,也该知道了沧淳。”不是疑问,阿萨很肯定,在他做过的事情当做,沧淳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你想要那个沧淳入学?”果然如同安洛先王所说,阿萨还没有放弃。
  “是。”没有退缩,也没有被拆穿的心虚示弱,甚至对教导长是怎么知道的,猜都没想猜,没有半点的好奇。“用这个特权交换如何?”试探吗,不,只是争取一个可能,尽管很低。
  
  “当然不行。”教导长果断的拒绝。
  “那就算了。”阿萨一样果断的回答,没有再次争取,“既然是自由学习,那么就是说我在研修院可以去听任何我想听的课,或者不去。”
  
  “当然可以,不过每年我们都会给你安排特别考试,课题你可以自己挑选。”教导长补善阿萨的说法。
  看来不用逃课到亚多的实验室了,这样的自由更加方便。
  
  教导长站起来,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上面是阿萨成为特殊学生的许可,还有阿萨必须注意的事项,阿萨看了一下,没什么会妨碍到自己的,大方的在上面签下了名字。
  
  “教导长还有其他的事情吗?”签完之后,阿萨问道,很是想走人的感觉。
  “没有了。”教导长表示没事了。
  
  “那么我告辞了。”不等主人赶客,阿萨主动走人。
  教导长让阿萨随意,阿萨就离开了教导长室。在阿萨离开之后,教导长放下了茶杯,脸上露出了思索。
  
  按照安洛先王的描述,阿萨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这样简单的放弃,说明绝对有后手,但是阿萨会做什么,安洛先王摸不到头脑。
  
  阿萨离开教导长室之后并没有回到教室,而是在研修院闲晃,实际实在观察情况,要做到什么程度呢。阿萨危险的笑着。
  
  中午的时候,阿萨和吉恩皇子等一伙人齐聚,财大气粗的他们再包了一个场子。
  
  “老大,教导长教你去是什么事?”吉恩大有一副教导长如果对阿萨不敬,他就冲去揍人的冲动架势。
  
  “我得到了自由学习的许可。”这个特权在研修院很少被动用,但是动用这个特权的人都是缇雷历史上的杰出人士,吉恩等人哦了一下,但是并不多加惊奇,在他们的眼里,阿萨绝对有这个资格。
  
  “亚多,我要的东西都好了吗?”阿萨问着坐在席间的艾维茵。
  “大部分都好了。”因为种类有点多,所以要花点时间。
  
  “我一会去看看。”如果没有差了他需要的,那么很快就可以开始了。
  开始为帝国研修院默哀吧。
  


66、第六十六章

  轰隆。不知道哪里的巨大爆炸声在研修院里的响起,近一点的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远一点的瞄了一眼巨响传来的发现,更远一点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不管远近,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淡定,远一点的如此,挨得近的再吓一跳之后,也非常冷静,和距离远一点的人一样脸上浮现了类似八卦的神情。
  
  已经五天了,这样连续的轰隆声已经持续了五天,从开始的惊慌失措,慌乱不安,到现在的淡定八卦,就可以想象这个声音平常到了什么程度,在一些地之民的带领下,关于这巨响的赌局也展开了,比如一天响几次,今天哪里会遭殃之类的都成为了赌局的内容。
  
  “阿萨.凯德莫纳。”一声失去了温雅从容的暴喝从已经变成废墟的某处爆发出来,周围的人一看,那个浑身灰扑扑的狼狈人影,很是眼熟,再仔细看看,那不是他们亲爱的教导长吗?围观人等总算是想起了,这个地方是哪里了,这里是教导长和研修院管理层的办公楼,但是这座楼已经彻底毁在了巨响之下。
  
  而教导长的暴喝也揭示了犯人是谁,一个众所周知,但是没能够处罚的犯人,以及对方的无辜,有意的无辜,整个研修院的人不是没脑子的,无辜的阿萨是罪魁祸首这件事没有一个人会提出另外的观念,可就是因为谁都无法抓到他的把柄,所以他是无辜的,无罪的。
  犹如洁白的云朵,高洁无瑕。这话绝对是反话。霏1凡3論3壇
  
  五天前,研修院的一个标志性建筑毁于第一声巨响之下,阿萨当时就在现场,面对调查者的询问,阿萨的回答是实验品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这个解释被接受了,一个标志性建筑是死物,怎么比得上幼芽的安全,所以阿萨的处罚也只是罚款而已,以阿萨的财力,自然不把这个放在眼里,爽快的交了罚款。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就好了。
  当天下午,研修院某一处又传来巨响,这一次阿萨不在现场,犯人手上拿着某个控制器对调查人员坦白,他在实验室的时候捡到了这个控制器,看到了阿萨的实验数据,一时好奇也起了实验的心,才有了这声巨响。拥有这样的好奇心和实验精神,能够进入阿萨使用的实验室的,亚多.艾维茵作为犯人们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和阿萨的不小心比起来,亚多绝对是故意的处罚是有,但是谁也不能阻碍艾维茵的探索遗传因子,在考虑到艾维茵家族的特殊遗传因子上,亚多的惩罚不是很严重,毕竟这件事情没有人员伤亡,除了亚多选择的建筑也是一处景观建筑之外,更多也是因为阿萨的试验品,这是一种只摧毁固体,不伤害生命的神奇实验品,难怪艾维茵会控制不住好奇心,就连研修院的几个科学型教官都忍不住想要实验研究一番。
  
  两次的爆炸巨响,让研修院的调查人员忽略了研修院里一些异常的情况,关注于爆炸事件的研修院大部分人,在有意无意的引导下,没有发现隐藏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当晚,研修院的很多人都没睡好,一部分人是因为一声声响起的巨响,另外一些人是阿萨计划的参与者,也是引导大部分的研修院人员不去关注异常的引导者,这部分人兴奋的睡不着,他们等着结果,还有一部分人,以教导长和教官为主,他们是去是调查爆炸原因。
  
  一晚的调查以不断的巨响为过程,当天亮的时候,从一致的爆炸情况断定事情和阿萨的有关,在天亮的时候,塞着耳塞没有受到巨响干扰一夜好眠的阿萨接到了教导长办公室的命令,当教导长询问的时候。
  
  阿萨恍然大悟一样的回想到,他有一部分实验品上安装了小型移动设备,比如飞空的,潜水的,钻地的,昨天上午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试验品就有这一部分。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那做作的姿态,让教导长和在场的教官们一致认同了阿萨是幕后黑手,是罪魁祸首,是连怀疑都不需要的犯人,昨天下午艾维茵的做法也绝对出自阿萨的授意。但是他们不能推翻昨天对阿萨的处罚,他们心里知道阿萨是犯人的真相,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阿萨是故意的,行为表现和心里猜测从来都不能当做证据,阿萨的言辞咬住了不小心掉落。
  
  阿萨的说辞就是事实,或者说可能的事实,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这事实站得住脚,没人能用猜测来推翻,阿萨的说辞可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
  
  阿萨那鲜明的示威一样的态度,让人气的牙痒痒却又莫可奈何,该庆幸阿萨的试验品没有杀伤力,到目前为此被摧毁的建筑都在没有人的地方,所以没有一个人受伤。教导长无奈的问了阿萨数量还有多少,有没有那些移动设备的坐标。
  
  对此,阿萨笑眯眯的回答,数量很多,但是具体的他没算过,至于移动设备的追踪,还真有,所以麻烦教官们去捡回来吧。
  
  得到答案的教导长放阿萨离开,现实的经历让他体会到帝国皇帝和六王为什么对引导阿萨走上争取的道路那么执着和慎重,只是一天一夜的时间,研修院被摧毁的建筑数量很是可观,如果阿萨使用的不是没有杀伤力的实验品,那么研修院会如何?能够在教官的眼皮子底下行动,其中蕴含的谋略和策划能力,如果不用再正途上,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教导长不寒而栗。
  
  一众教官在教导长的命令下去找那些可以移动的实验品,不过当他们触摸到实验品的时候,实验品爆炸了,这次遭殃的东西建筑就不说了,教官身上的衣服在爆炸中光荣的分解,光溜溜的站在那里的教官成为了一景。阿萨特别奉献,专门为了寻找实验品的人准备的,有分解衣服效果的成分。
  
  在有幸看到的女性尖叫声中,一部分教官们狼狈逃窜,不过是让更多人欣赏到他们坚实有力的躯体而已。
  
  这次事件之后,不知道犯人是谁的研修生们也陆陆续续的知道犯人是阿萨的事实,在当晚这一事实研修院的全体人员都知道了。
  
  这是四天前的事情,三天前,某个高年级班级进行星舰飞行课程,在某个环节中,星舰上的释放了类似机雷的东西,其结果是碰到这些东西的研修院中的某些塔类建筑在巨响之后化为尘埃,整个研修院的内部网络等设备停滞。
  
  熟悉的巨响,不用想犯人就是阿萨,不过不等教导长找上阿萨,一群高年级学生伙同阿萨的室友吉恩皇子三人主动坦白自首,吉恩皇子他们说,他们觉得很有趣,所以将阿萨放在寝室的实验品给了拿了出来,不想被前辈们看到,一干前辈觉得有趣,不过他们不是有意的,他们只是放在星舰上,没想过发射,他们最终查到的原因是星舰的操纵程序被篡改了。至于是谁篡改了程序,艾维茵被推了出来。
  
  很多漏洞的谎言,可是偏偏可以用一些很有可能的借口给补上,明知道主谋是谁,可是在众口一词之下,那个主谋呆在远离现场的地方,闲闲的看着闹剧的展开。
  
  自首的研修生得到了惩罚,有鉴于实验品惹下的祸事,阿萨的实验品被没收,阿萨无所谓的表示没关系,其大方的程度让教导长疑神疑鬼,在看得到的实验品被搬走之后,他还特地命令一批小心谨慎的教官们对于实验室进行地毯式的搜查,最终再也找不到一个,但是不知道哪一个教官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在外和一众教官正在进行清点的教导长,看到一个个实验品在移动设备的帮助下,像是长着脚一样,溜了。阿萨在一边淡定的表示,在实验室里一定有人不小心按到了移动程式按钮,才有了如此的状态,而且这次没有定位系统,只能靠教官的人力去找。
  
  教导长指着阿萨的手在在发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光靠教官在短时间内绝对是找不完那种数量的实验品。这种机械化量产的玩意,简直是作弊。明白阿萨是说的是假话,如果没有定位装置,那些会爆炸有没有杀伤力的小玩意,是怎么全部刚好都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爆炸的。可是面对阿萨的油盐不进,教导长什么都没办法问出来。
  
  接下来两天,又是不断的巨响中度过,所以,研修院的人已经习惯了。这几天,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建筑损失,要修理的东西,造成的影响,乱七八糟的出现在教导长的案头,让教导长处理,拿出解决法案,让温雅的教导长也生了火气,恨不得将罪魁祸首抓起来狠狠打。
  
  今天,已经两天没有休息的教导长,孤身一身奋战在大楼里,辛苦埋首案前批阅文件,嘴巴渴了,可是杯子里的水已经没有了,只能起身倒,忙晕了的教导长哪里有时间去看座位上多了什么,一坐下,有什东西,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巨响出现了。
  
  

67、第六十七章

  站在废墟当中的教导长暴喝出阿萨的名字,让他失去温雅从容的原因很多,累积的火气,被摧毁的办公楼,还有辛苦了两天的文件也在巨响之中化为尘埃,他这两天做白功了。
  
  今日的爆炸毁了哪里,很快就通过发达的通讯,研修院已经人尽皆知,教导长站在废墟中怒吼的形象也通过光屏被刻制,广为流传,造成了不久之后的教导长扫荡事件,而那些残存的图片在教导长在职期间,被一批批老生高价卖给新生,让教导长一度沦为新生的笑柄,可惜不久之后,新生就领教了教导长的手段,一个个哭天喊地,再也不敢笑话教导长,但是自己身上遭的罪,还有报复教导长等思想,让图像经久不绝,历代绵延。
  
  这位以温雅从容著称的教导长,又多了双面人的称号,因为在某些时刻表现出来的暴躁和雷厉风行。
  
  让一部分高层感慨阿萨的传染性。这位教导长在以后有一段时间很是庆幸,幸亏当初身上的衣服没有被毁掉,否则那才是无颜见人。幸好啊,幸好。
  
  怒吼之后,火气稍微退了一点,注意到周围的围观群众和自己的样子,教导长用体术教官都仰望的速度消失。
  
  再次出现的教导长已经收拾妥当,再次表现出温雅从容的气质,可是脸上的表情可是一点都温雅从容,而是黑的能够滴出墨水。
  
  敲门声,被叫来的阿萨进入了会议室,除了教导长之外,还有不少教官在,这样子真像是公审大会。见到如此的阵仗,阿萨依旧无惧,由斯伯纳克王主持,皇帝和六王已经皇太子参与的审判都经历过,眼前的阵仗算什么。
  
  淡定的进来,淡定的打招呼,淡定的在众人的围观下坐下,然后主动开口,“听说教导长的办公楼被毁了。”如果阿萨脸上的笑容不是带着那幸灾乐祸、愉悦、得逞等成分,他的话可以被理解成关心和担忧。而在夹杂了幸灾乐祸、愉悦和的和得逞成分的笑容下,这话就变得像是示威了。
  
  “很显然,我的办公楼被毁在你的作品下。”教导长的怒火很成功的被抑制出,还能说出幽默的反讽。
  
  “我还以为教导长已经全部找到了,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阿萨将自己摘出去,将责任丢给教导长,昨天是教导长他们将东西搜完,然后不小心按到,让那些小玩意跑了的。其中没有他一点的事情。
  
  所谓的阳谋就是如此吧,乖乖的按照对方的想法进行,都是自己的错,没有对方半点责任。
  “教导长到底找了多少个?”阿萨貌似很关心的问道。
  
  一位负责统计的教官报数。
  
  阿萨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那天的统计数据和这个数据相比少了两个,排除掉教导长今天找到的那个,”这个找到还真是非常有讽刺的含义,那个玩意是怎么到了教导长的座位上,在场阿萨是最清楚的,而且教导长找到的方式,也真的非常讽刺,“还剩下一个。”
  
  阿萨脸上的笑容,让教导长和一干教官有种不妙的预感,因为阿萨的笑容实在是太灿烂了,有种自信到自负的绝对,“为了减少教官们的工作量,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将实验数据整合,对每个实验品进行了确认,它们的移动装备,爆炸与否,威力如何,我都进行了统计,想要追踪它们已经可以了,不过没想到教官们已经找了那么多了。”辛苦寻找实验品的教官们心里狂吼,说什么话了两天的时间,绝对不是这两天,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两天你在四处看戏吗。还说什么减少我们的工作量,如果你有这个想法,就早点把东西给我们,或者你就什么都没别做。
  
  阿萨抬起手,点开手上的仪器,一个光屏出现,“教导长,我跟你说个不幸的消息,你要听吗?”阿萨的态度和语气那里有半点慌张。
  
  “说。”教导长已经连请字都省略了。
  “你今天发现的实验品是联合装置,是成对的,已经爆炸了一个,另外一个在不久之后也要爆炸了。”这还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只是教导长和一干教官还是松了口气,只是爆炸而已,研修院的建筑还是能够损失的起的。不算是太糟糕。
  
  看到众人一副放松的样子,阿萨倒没有不满意,而是期待着这句话之后的变脸,“我从程序上看了一下,最后这一个在研修院的能源室。”
  
  轰。教导长和一干教官都被这个消息炸得头昏目眩,思维空白。
  
  缇雷在人造环境有着独步星海的高端技术,皇帝和六王都居住在以庞大星舰为原型改造出来的人造星球上,对于缇雷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比起星球地面世界更让他们觉得安全,所以各种以大型星舰为原型的人造环境像是星辰碎屑一样环绕着帝都,其中就有研修院。
  
  作为高等的研修院,包含了机甲建造、停放星舰、各种实验室、各种机甲训练场,这些要求场地相当宽的设施,让研修院的面积不得不庞大,缇雷人没有土地危机,所以一座人造小星球就给了研修院。
  
  星球有自身的重力悬浮在宇宙中,按照轨迹运行,人造小卫星可就没有这样的天然条件,它的重力全靠设备支撑,而这个重力设备的启动靠的就是能源,能源室就是关键。阿萨的实验品是什么样的效果,摧毁一切无生命的物体,在能源室爆炸,那么能源设备不就是…..,那个后果,失去了能源动力,研修院将会如何,在宇宙中失去漂浮的动力,随着重力加速度,急速的下坠。(无措:伪科学,这是瞎编的,数据党不要来,亲们不要信。)
  
  教导长最先从预料外的危机状态中清醒过来,立刻命令一众教官去能源室,慌张的教官们纷纷开始行动,阿萨此时冒出了一句,“来不及了,还有五分钟的时间。”闲闲的样子,不见一丝慌乱,情况都在掌握中的悠闲姿态。
  
  教导长终于用凶狠的目光瞪向了阿萨,从阿萨这样的态度,不难猜出,阿萨绝对有后手。“立刻停止它。”
  
  “不要。”教导长的态度是命令的严厉,阿萨的态度就给人一种孩子般任性的拒绝。
  “你知道后果吗?”教导长质问着。
  
  “当然知道,能源室被摧毁,帝都研修院就没了,”没有了防御罩,在急速的下坠中,研修院所在的人造小卫星还有分崩解离的份,“有备用能源,在研修院掉落前,研修生们都有机会逃出去。”他可是做好了充足的打算,他可没有灭绝人性,会以整个研修院的生命为祭典达成他的目的,真的那样做,缇雷容不下他,他的父亲和母亲也容不下他,他不想失去现在有的关心和家。
  
  笑眯眯的态度,唯一端坐的人,像是俯瞰着人世闹剧的神明。
  
  “教导长,我想要的你能给我吗?”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话语,从来不会是请求的弱势。
  “你在威胁我?”教导长很不甘心。
  
  “我就是在威胁。”阿萨不介意的承认。威胁这种手段,他从来都不是说说的,威胁,他绝对做得出来。
  
  “你想要什么?”时间不等人,教导长挫败的说道。阿萨将选择权给了自己,研修生的性命不在选择当中,以研修院的摧毁与否为要挟,作为研修院的教导长能够允许研修院的消失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这就是教导长和阿萨的不同之处,如果是阿萨处在这种情况,在全员可以保住性命的情况下,绝对会让研修院毁掉,他不会接受这样的胁迫,打蛇七寸,抓住要害给予致命一击,如果没有这样的程度,威胁就不是威胁。
  
  “让沧淳进研修院。”自始至终,他的目的就只有这一个。
  “就只为了这个。”如此劳师动众,就为了这个目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