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掌心龙 冬瓜茶仙人

掌心龙 冬瓜茶仙人

路边的东西不要乱捡~


因为几朵难吃的花,傻不拉叽的火龙一头飞进了恶魔大人的手掌心··


贪财的小火龙成为了恶魔盯上的甜点~


爱与热泪(?)的狗血罗曼史。

——————————————

以上纯属胡诌,其实就是你追我跑的爱情流水账。


  Adrian

  艾德里安最近有些忧郁。
  他在自己的果园里已经踱了整整一天。
  “怎么办呢。”他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尾巴尖。
  “我是不是应该回老家看看?不行,那些老家伙一定会笑得连鳞片都会抖掉的。”
  他随手从树上揪下一个苹果,咔嚓一口。
  “心里烦恼,苹果都变得不甜了。”
  艾德里安更忧郁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烦恼,才会让我们的主人公这么郁闷呢?
  很简单。
  艾德里安不能喷火了。
  或者该说,他喷不出火了。
  这对于一头年轻又没什么疾病的火龙而言,确实是一件非常值得郁闷的事情。
  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喉咙出了毛病。因为在不久前,山谷另一边的小镇举行了丰收节。
  你知道,龙总是喜欢人类和酒的。
  于是我们的艾德里安高高兴兴地变成人形,和镇上的人一起狂欢了三天。
  从那之后就开始不对劲了。
  他连壁炉都点不着了。
  作为一头火龙来说,这可是件怪事。
  要知道,之前他打个喷嚏蹦出来的火星,都能把山谷里最大的灌木丛烧掉一半。
  艾德里安从小就离开家自己生活,因此现在他身边也没有什么长辈能让他建议一下。
  “您可以写信。”从他窗边路过的小鸟这么建议他。“向自己的朋友或者认识的哪位药师咨询一下。”
  艾德里安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亲爱的莫利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研究,因为我知道你一向很忙。
  我半个月前突然不能喷火了。
  我不想让那些老家伙笑掉最后一颗獠牙,你知道,作为一头火龙,不能喷火——总是很丢脸的。
  我试了很多办法,包括治疗术,喝很多水——我甚至去了仙女泉。
  所以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什么我没想到的解决办法。
  你忠实的 艾德里安
  不久后,艾德里安收到了风精带来的回信。
  致亲爱的艾德里安
  我的朋友,你知道我永远欢迎你的来信的。
  关于信上的问题,我稍微咨询了一下一位已经退休的治疗师。
  他说如果你没有生病的话,那不能喷火,可能是因为你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我亲爱的爱德,你不是小龙了,应该知道地上的东西还是不要捡起来吃的好。
  P.S:仙女泉是人类迷信喝了泉水能生出孩子的地方,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朋友是一头公火龙。
  担心你的莫利
  好吧。
  现在艾德里安有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新方向。
  “我吃了什么不对的东西吗?”
  他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尾巴尖。
  虽然在小镇上喝了很多榛子酒,但艾德里安非常肯定自己对榛子酒并没有什么过敏症状。
  “一定不是酒的问题。”
  但自己除了酒,好像并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他对人类的食物并不感兴趣。
  狂欢节结束,自己从翡翠山谷回家。
  “对了!”
  如果是漫画,艾德里安头上一定会出现一个小灯泡。
  翡翠山谷很美,艾德里安平时都是以龙形飞过,很少仔细欣赏。于是当时就无意识地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当他经过山谷的低地时,看到了一种奇怪的花。
  那不是平常常看见的小野花,而是一种有着丰润花瓣的玫瑰,高高低低地开在一片花田里,白得像初冬第一场雪。
  “白玫瑰?”
  艾德里安好奇地凑上去,浓郁的花香让他狠狠地打了两个大喷嚏。
  和普通的花香不一样。
  甜甜的,浓浓的,像8月的月桂糖。
  喜欢甜食的艾德里安几乎已经看见从花香里伸出一双**的小手了。
  于是——
  “恶。”
  艾德里安的脸皱成一团。
  被骗了。
  明明闻起来这么甜,为什么花却这么苦呢。
  觉得自己上当了的火龙有点生气,不仅“呸呸”地吐了出来,还揪了一把花狠狠踩了好几脚泄愤。
  回忆完毕。
  “难道是那个难吃的花吗?”
  艾德里安有点不高兴,那个苦味后来回家吃了好几个蜂蜜馅饼才消失。
  亲爱的莫利
  我回想了一下,狂欢节后我在山谷的花田里吃到了一种奇怪的花,闻起来很香,吃起来却苦得要命。
  我不确定是不是它的关系。
  问候你的猫咪
  你忠实的
  艾德里安
  和上次一样,莫利的回信很快就到了。
  “果然吗。”
  艾德里安郁郁地把读完的信纸放下。
  把水壶装满,再到他的宝贝果园里,仔仔细细给每一颗果树浇水,除完草后,挣扎了一下,虽然不太愿意,还是摘了满满一果篮的苹果。
  嘴里嘀咕着“那么难吃的花,为什么要道歉?”之类的抱怨,拍拍翅膀,艾德里安向山谷的低地飞去。
  致亲爱的艾德里安
  我考虑了一下,既然你说是在“花田”里吃的,那么,那里应该是某人的种植园。说不定那种花含有某种魔法,花粉里蕴含毒素,被人下了咒语……当然,最有可能的是,别人种这种花根本不是用来吃的。
  所以,我能给的最好的建议,就是带上礼物,去寻找花的主人吧。认真道个歉,说不定他能知道解决你问题的办法。
  PS:下次别再随便吃来历不明的东西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第一百零九次提醒你了。
  还是很担心你的
  莫利

  坏龙

  在空中东张西望了很久,艾德里安才找到了上次的花田。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花田边多了一道小小的白色篱笆。
  落地后艾德里安刚想推开篱笆门,一道尖锐的声音就在他耳边炸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德里安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
  “就是这个气味!”
  还没从蚊香圈圈眼中恢复过来,艾德里安的爪子就被紧紧揪住。
  “上一次——破坏了花田的就是你吧!!!”
  艾德里安眨了眨眼睛,这才看清眼前的,是一只小小的精灵。
  小精灵漂亮的,近乎透明的小小尖耳朵因为生气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对着艾德里安怒目而睁。
  “摘了月亮花!摘了很多!还踩坏了花田!!!!!!!!!”
  “啊咧……”
  艾德里安想辩解,但小小的精灵完全不给他机会。
  “坏龙!破坏伊斯大人的花田!坏龙——!!!!!”
  “听我说啦!”
  艾德里安一着急,不经意间爪子一挥,精灵就被甩飞了出去。
  砰。
  狠狠撞上大树的精灵缓缓地滑了下来,姿势像一只被压扁了的青蛙。
  世界安静了。
  精灵眼泪汪汪地揉着自己的鼻子,领着艾德里安向山谷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嘀咕咕个不停。
  化成人型的艾德里安不安地挠了挠耳朵,试图道歉:“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坏龙坏龙坏龙!”
  “我才不是坏龙!”
  艾德里安也委屈了。
  “之前破坏了花田,还把我甩到树上,不是坏龙是什么?”
  “都说了不是故意的啊!我又不知道那些花是你种的……”
  “不是我种的。”
  “啊咧?”
  “这片花田,”精灵突然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脯,“是伊斯大人的!”
  “伊斯?”
  “伊斯大人——是最高贵,最美丽,最有气质的贵族——"
  精灵的尾音,消失在艾德里安惊讶的吸气声中。
  眼前一片蓝汪汪的湖泊,在深翠色的密林中更显得静谧。
  不仅如此。
  湖边竟然有一座华丽的庄园。
  艾德里安嘴巴都合不上了。
  精灵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从鼻孔哼出:“乡巴佬!”
  艾德里安跟着精灵绕过湖泊,来到庄园前。
  精灵摇了摇挂在庭院门上的一只镶着水晶的银铃。
  庄园大门应声而开。
  “走吧。”精灵率先往里飞去,看着艾德里安频频回头,心里不由得意起来:一定是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庄园紧张了,这只乡巴佬龙!
  而艾德里安一边回头一边心想:那只银铃看起来好值钱……
  虽然是来道歉的,但热爱收集财宝是每一头龙的天性,我们的艾德里安也不例外啊,小精灵。
  艾德里安其实很富有。
  富有的概念,并不是说他拥有多么富丽堂皇的城堡,或者奢侈的生活。
  龙的富裕程度,是根据财宝衡量的。
  比如说我们的艾德里安,虽然住着矮人建的三层石头小房子,吃喝用度都是自产自销,但他还是很富有。
  因为在他的秘密山洞里,有着连国王都会嫉妒的财宝。
  但当艾德里安跟着精灵走进庄园时,他深深觉得自己之前的辛苦搜集都变成了浮云。
  “居然拿上个纪元的妖精银器当茶壶……”艾德里安不可思议地蹲在起居室的矮几前。
  当他眼尖地看到茶杯里的茶匙上居然镶着在市面上已经绝迹的猫眼翡翠时,壁炉前的地毯上有某个皇朝的皇室专属标志时,心里对花田的主人起了一股莫名的怨恨。
  在艾德里安看来,所有的财宝,不论价值高低,都应该被珍爱地藏起来,小心呵护欣赏的,在他的山洞里,每一枚小小的金币,被会被擦得亮晶晶。
  因此看到这所庄园把难得的珍宝当成在五月节的集市随处可见的日用品时,艾德里安很是忿忿不平。
  其实,艾德里安的怨气很大程度上是觉得自己居然“输了”。
  精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艾德里安不断地提醒自己把庄园搜刮一空是强盗的行为,乖乖地坐着等待。
  虽然努力克制自己,但艾德里安还是忍不住为眼前的宝贝们心痛。
  “这里的主人,一定是个不识货又自以为有品位的家伙。”
  在火龙专心腹谤的时候,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尊贵的先生,主人希望能和您喝一杯下午茶,请跟我来。”
  如果艾德里安像猫一样浑身是毛的话,现在一定竖得像一把钢刷。
  就像所有古老贵族的管家一样,一个身穿深色制服的老绅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起居室里。
  艾德里安小心地跟着老绅士,并刻意不去看一路上又有多少被糟蹋了的宝贝。
  意外的是,老绅士把艾德里安领到了室外。
  一个小小的,精致的花园。
  这里的主人难道是花妖么。艾德里安心想。
  在翡翠山谷里开辟花田,在园子里还有一个花园。
  修建得很平整的草坪上,有一把很大的遮阳伞。
  伞下是一套精致的野餐桌椅,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龙喜欢吃甜点

  有时候,艾德里安大脑会暂时性失灵。
  而这种情况,通常是和财宝有关。
  比如现在。
  艾德里安用他三百七十五年的成长岁月起誓,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美丽的……人类?妖精?天使……?
  好吧,不管“他”是什么,都把艾德里安深深地震撼到了。
  那最顶级的绿宝石般的双瞳,象牙一样的皮肤,披泄而下的长发像水妖用月光做成的绸缎一样闪着银辉。
  更不用说……他用珍贵的鸽血石做纽扣啊啊啊啊!
  他的衬衫难道是东方的丝绸吗!
  他的餐巾上居然有神圣大主教的家徽啊啊啊!那不是皇家用品吗!
  他的&*@%@#……
  一连串冲击让我们的艾德里安快忘记怎么呼吸了。
  眼前的人倒不介意艾德里安大张着嘴巴的失礼举动,示意让管家拉开椅子请他坐下。
  “请不要拘束,我的客人。”他大概把艾德里安脸上的痛心表情理解为拘谨了。
  艾德里安这才想起他来这里的目的。
  “我叫艾德里安,是住在山谷另一边的火龙,那,那个……对不起!”
  伊斯眨了眨眼睛,看着突然被凑到自己鼻子下的一篮苹果。
  其实在艾德里安过来前,伊斯就从气鼓鼓的精灵那里把事情始末听了个大概。
  不过……伊斯摸了摸下巴。这头小龙,倒并不像精灵形容的那么蛮横,反而出乎意料的有意思呢……半天得不到回应,艾德里安举着果篮有点急了。
  “那个花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那是野花,而且我还喝醉了……”
  伊斯微微一笑。
  “花田的事您不用放在心上。”他轻声说,并接过了一直被艾德里安举着的果篮,放在野餐桌上。
  艾德里安暗暗松了口气。眼前的人虽然奢侈得伤天害理,但也意外的亲切。
  “那个花田……是很稀有的玫瑰吗?”
  艾德里安接过老管家为他斟的花茶。(是的,老管家还在。(╯▽╰))
  “那不是玫瑰。”伊斯用小银刀切下一块千层派。“那是一种叫做‘月亮’的花。虽然和玫瑰很像,但只在月夜里开放,香味也和玫瑰不一样。”
  “嗯嗯,它的香味很甜!”但吃起来难吃得要命。艾德里安把后半句话咽到肚子里。
  伊斯把千层派轻轻放到艾德里安面前的银盘里。
  “月亮花虽然很娇气,但用来泡茶却很值得您尝试一下。”
  浅红色的花茶已经没有了那天晚上浓烈到嚣张的香气,事实上,看起来就像普通的红茶。
  苦涩的回忆让艾德里安犹豫地看着手里的杯子,但不喝显然很不礼貌。
  嘶——
  好。喝。
  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涩味,反而带着不可思议的清甜。
  配着茶香,再咬下一口千层派。
  看着艾德里安刷地亮起来的眼睛,伊斯笑了。
  “莱顿管家的甜点,无论何时都是下午茶的绝配。”
  好。幸。福。
  喜欢甜食的艾德里安把桌上所有的千层派都吃光了,花茶也喝的涓滴不剩。
  直到太阳快下山,被伊斯亲自送出庄园,他还陶醉在甜甜的余味中,脑子里除了回味甜点之外什么也放不下。
  这也直接导致了一个后果。
  那一天傍晚,翡翠山谷里的小动物们看见了一头火龙在梦游般地飞行中突然惊醒,懊恼的龙啸吓得他们东躲西藏。
  “忘了问他关于喷火的事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喜欢苹果派吗?

  亲爱的莫利
  我照你说的找到了花田的主人,也道了歉。但是他的管家做的点心太好吃了,害我忘了问关于喷火的事。
  P.S 那种难吃的花原来是用来泡茶的,而且出乎意料地好喝呢。
  想念你的 艾德里安
  例行公事地在果园里浇水捉虫子,艾德里安一心二用地思考关于喷火的事。
  虽然生活上并没有造成什么不便和困扰,但是这是关于一头火龙尊严的问题。
  “还是应该再去一次?”艾德里安搔搔脑袋,收起特制的大铜水壶。
  可是……艾德里安看着自家生机勃勃的果园,犹豫了。
  他可是很宝贝自己的果树的,每一棵树上结几颗果实,长得好不好,是他每天最主要的关心项目。
  上一次带了一大篮子的苹果赔罪,他心疼了两天呢。
  不过那个千层派真的很好吃呢。艾德里安幸福地回想。
  还有那个花田的主人,长得漂亮又亲切,整个人好像宝石一样会发光。
  艾德里安的尾巴翘了起来。
  “还是再去一趟吧。”
  这一次,该带什么去好呢?
  艾德里安在自己的屋子里转悠,盘算着。
  最后决定带上自己春天时做的草莓酱。
  那个管家这么会做点心,带果酱应该不错吧。
  “我可不是故意要挑下午茶的时候去的。”走在通向山谷深处的路上,抱着两罐果酱的艾德里安对自己说。
  站在还是很华丽的庄园前,艾德里安在发呆。
  话说……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叫什么名字……呢?
  艾德里安终于发现了这个被忽略的严重问题。(其实那个聒噪的精灵跟他说起过,但艾德里安忘的一干二净了。)
  上一次光顾着注意哪些珍贵的宝贝了,现在想起来,他才发现关于这座庄园的主人的身份和名字他一概不清楚。
  就在艾德里安发呆得入神的时候,雕花大门突然被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先生。”
  艾德里安再次被这个神出鬼没的老管家吓得炸毛了。
  “公爵在等您。”
  那个人原来真的和那个精灵说的一样,是贵族啊……艾德里安跟着管家走进镶着银边大镜子的前厅,继续一心二用。
  “你家的公爵……知道我要来?”
  艾德里安小声地问。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害怕前面这个拘谨的老人。
  “公爵并没有预知的能力,”管家回头看了艾德里安一眼。“是您在门口站了快一个小时。”
  原来自己发呆了这么久。艾德里安脸红了——人形的他并没有可以掩饰红晕的黑色皮肤,脸上看起来下一秒就会冒出烟来。
  “你们公爵……叫什么名字?”
  老管家放在书房门把上的手顿了顿,“我家的主人……”
  “理查鲁·伊斯·格兰泰尼·冯,我的名字。”
  这时书房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如果艾德里安常常到圣城或是繁华的都市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名字在各个种族的人口中出现率都很高。
  但是。
  我们的艾德里安是一头从小就在深山里独居,也不喜欢逛街的宅龙。
  所以他只是呆呆地心想:“这个人的笑容,果然像矮人挖出来的钻石一样耀眼。”
  “今天的风有点潮湿。”伊斯绅士地帮艾德里安拉开一张高背椅。“所以我准备了一些森林仙女的蜜酒。”
  艾德里安也没有觉得不妥——他并不知道这是通常是对待淑女的礼仪。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艾德里安确实是一个小乡巴佬。
  艾德里安的注意力全被矮几上的橡木酒桶吸引住了。
  “其实,”艾德里安不安地在椅子上挪了挪。
  “上一次,我忘了问……”
  “怎么了?”伊斯优雅地侧过头。
  “我吃了@#%¥%¥@#……”艾德里安含糊地嘟囔。
  “?”
  伊斯当然没听清楚,实际上除了艾德里安自己谁都听不清楚。
  偏过头不看伊斯,艾德里安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上次吃了那个叫月光的花以后就喷不出火来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预想中的笑声并没有在耳边响起,艾德里安不好意思地回头。
  “原来你爱吃花……”艾德里安吓了一跳,因为伊斯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自己。
  看着伊斯精致的脸在眼前放大,鼻尖几乎碰到了自己,他甚至看见了在伊斯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瞳孔里,自己的倒影。
  奇怪。
  艾德里安心想。他发觉自己突然心跳失常了,伊斯的靠近似乎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粘稠的,湿润的,让人动弹不得压力。
  “那么……”
  好近……艾德里安几乎能感觉到伊斯的呼吸轻轻地在自己的脸上拂过,像最上等的天鹅绒,他屏住了呼吸。
  伊斯张开了唇……更靠近了……
  “那么,你喜欢苹果派么?”

  昵称是JQ的第一步

  伊斯笑着看艾德里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般惊跳着远离自己。
  这头傻乎乎的龙看得出来很单纯,随便一逗就有可爱的反应。真是……呼呼呼……(**!—口—)
  和端庄精致的外表不同,伊斯骨子里其实很恶质。
  果然……小动物什么的,最可爱了啊。伊斯心想。
  其实,艾德里安虽然年纪不大,但作为龙的体型是无路如何也和“小动物”沾不上边的。
  这里只能(不负责任地)说,贵族的品味果然是很独特的吧。
  直起身子,伊斯很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
  “上次您带来了很好的苹果。莱顿管家用来做出了非常出色的苹果派。”
  “苹,苹果派……?”虽然脑子一时无法从刚才的冲击中转过来,但艾德里安的身体很诚实地做出了反应。
  听到艾德里安肚子的叫声,伊斯笑得更愉快了。
  房间里弥漫着肉桂的味道,金黄的苹果丁,香酥的派皮让艾德里安瞬间把刚才的小插曲抛到了脑后。
  咬上一口,艾德里安幸福得几乎要流泪了。
  莱顿管家虽然严肃得叫人害怕,但手艺好得让艾德里安起了深深地的崇拜之心。
  伊斯把橡木桶里的蜜酒倒进艾德里安面前的杯子:“这种天气不太适合喝茶,森林仙女酿的蜜酒很温和,偶尔在阴沉的下午喝上一杯,可以让人心情愉快起来。”
  艾德里安深以为然,龙族贪杯是众所周知的,艾德里安对酒本来就没有什么自制力,不然也不会在丰收节后醉醺醺地踩了伊斯的花田。
  一连吃了两个苹果派以后,艾德里安才想起来时的目的。
  “我从吃了那个花以后就喷不出火了。”
  艾德里安苦恼地放下叉子,望向伊斯。
  伊斯似乎并不讶异:“月光确实有让魔法失效的作用,它通常被用来做药剂师的解毒原料。”
  “那该怎么办呢?”艾德里安虚心求教。
  伊斯嘴角扬了起来。
  “上次你回去后,有试着喷过吗?”
  “啊咧?”
  伊斯的笑容更大了:“因为……你上次喝的月光花茶,就是解药啊。”
  “啊……原来如此。”艾德里安放心了。继续向第三个苹果派迈进。
  “冯先生,莱顿管家也身兼厨师吗?他的甜点做得好棒。”
  “叫我伊斯就行了。”伊斯又靠近了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觉得自己的脸又开始升温了。
  “作为交换……”伊斯的气息拂过艾德里安的耳朵,“我可以叫你爱德吗?”
  “当然……”艾德里安红着脸嘟囔。
  伊斯心满意足地靠回椅背,指尖敲打着扶手。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这已经是第四桶蜜酒了,艾德里安觉得伊斯这里简直是美食的天堂,刚才莱顿甚至用他带来的果酱即时做了一份焦糖蛋糕卷。
  “爱德喜欢酒?”
  “美酒和财宝都是龙的最爱!”艾德里安眼睛亮晶晶。
  伊斯身体往前探了探,正要说什么,书房的门这时被无声推开了。

  只欢迎喜欢的客人

  翡翠山谷离人类居住的镇并不近,山谷里的森林更是一片深邃的树海。
  伊斯的庄园虽然只是在树海的边缘,但客观上来说是相当偏僻的。
  这么偏僻的地方,今天除了艾德里安这头宅龙以外,还相当稀奇地又来了一位客人。
  莱顿把第四桶蜜酒端上书房时,躬身在伊斯耳边说了两句话。
  还没说完,艾德里安就放下了杯子。
  “怎么了?”
  “怪怪的。”艾德里安本来有一丝醉意的眼睛现在完全清醒了,坐直了身体,艾德里安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又说不上为什么。
  真的是……不能小看龙的直觉。
  伊斯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着艾德里安的瞳孔已经变成了竖直的狭长金色瞳仁。
  “不舒服吗?”伊斯轻声问。
  “恩。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什么讨厌的东西在靠近……”艾德里安想站起身来,下一秒伊斯的手却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蜜酒虽然温和,但也是有后劲的。”伊斯安抚道。而莱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这时艾德里安发现那股让他发毛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美酒总是能让人偶尔迷失的。”伊斯笑意不减。
  难道是真的喝醉了……艾德里安暗自嘀咕。
  这时窗外夕阳的余晖已经徘徊在山顶上了。
  “天都要黑了!”艾德里安睁大眼睛。翡翠山谷一旦天黑,就很难找到山路,更不用说山庄在树海边缘。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