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小猫逃婚记 风之掠影(下)

小猫逃婚记 风之掠影(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财神到!李阿婆新年好!”
  “新年好、新年好——”孩子们跟苗苗和小山后面,把一个个小萝卜头也探进屋里,纷纷作揖。
  “哈……哈……”胖胖也跟在后面合十肥爪爪问新年好,问完就驾轻就熟地拉好兜兜等人抓东西放进去。
  “好好!快进来!”
  李阿婆家住寨子老东头,儿女早就成行,孙子孙女都有不少了,看着一群孩子一波接着一波过来,笑得合不拢嘴,拉着一个孩子的兜兜,就把新炒的葵花籽和南瓜子一人抓了一把放进去。
  苗苗和小山很有默契地让几个小的先要,自己再要,虽然山里孩子过年这天,人人平等,少爷小姐都是一个样,但是老人们抓东西,总是年幼又漂亮的孩子占便宜,然后便是熟识喜欢的又多些。
  胖胖和小白象自然是占起手,而胖胖身份又特殊,虽说今天不准喊少爷,但是山里人心里清楚,抓得时候自然又多了些。因此胖胖每次得的都比别人多,乐的胖胖逢人就是一张大笑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下次来玩啊!”李阿婆送孩子们出来,伸手摸了摸胖胖直笑:“生得真是好模样!”
  胖胖也很配合的笑,胖爪爪捂住自己的快要满的兜兜,心里那个满足啊:外面的阿婆比他阿妈大方多了。
  “恩恩!”苗苗和孩子们答应着挥手又往下一家跑,路上遇见熟悉的人大家打声招呼,又各自跑开去另一家。
  大寨不比别处,人家多,每家都走到就会花很多时间,而下午很多送孩子来大寨拜年的山里人,又要在大寨外摆成小集市,当男人们出去打猎时,女人们就会带着孩子出门买东西。
  没结婚的姑娘们也会乘着这个时候,赶着给自己买首饰、花线,攒下今后成亲的物件,苗苗攒了不少铜板,就等着买些东西,给阿婆阿公做一双鞋垫,再给……想着苗苗笑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正被胖胖贿赂的小山。
  胖胖为什么要贿赂小山呢?还不就是想小山也把他扛上肩什么的。
  “啊啊……格格……啊啊……格格……”胖胖的胖爪爪从兜兜里抓了好大,一小猫爪瓜子要给小山。
  小山很高兴地伸手接过去了,还以为胖胖是喜欢他,不禁腾出一只手,摸摸胖胖。
  胖胖一看很有戏,又摸出一小猫爪瓜子给小山,为什么不给香蕉呢,因为胖胖刚才已经偷偷尝过了,那瓜子硬翘翘的,咬起来还扎舌头,一点也不好吃,还好多占地方。
  “你这弟弟挺大方的!”小山接过瓜子,笑对苗苗说,看着胖胖,越看越觉得这小子机灵又可爱。
  “呵呵呵……是嘛!”苗苗干笑,胖胖那双看着小白象晶晶亮的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有这小山傻里吧唧的。
  “累吗?休息一下吧!”小山看见苗苗抱着胖胖手臂开始越来越下沉,就忙着找了小路上一块石头处,把土吹干净。
  苗苗掏出手帕示意小山铺上,这才坐下喘气,胖胖果然越来越沉手了。
  苗苗一坐,小山的其他弟弟妹妹也围着苗苗寻了一处坐了下来,各自掏出东西嗑瓜子。
  “给你,这些都给你!”苗苗把兜兜里的不少瓜子都递给小山的大妹妹,“刚才你的糖没了,这些就给你了!一会回大寨了,保证有好多糖!”她阿婆不给,她也能哄着小猫给,他家胖胖可是她苗苗抱来的。
  “谢谢!”女孩笑得腼腆,一副一看就很懂事的模样,不用想,将来小山家的当家人就是这个大妹妹了。
  “啊啊……”胖胖也很大方的抓了一猫爪给女孩,不好吃的东西统统可以送人,不过,胖胖的眼瞅着小山放下了小白象,眼儿亮阿亮。
  “格格……格格……”胖胖笑得无邪,肥爪爪往兜里抓瓜子一把把地给小山,还不停喊:“格格……格格……”抱我!
  “你给我了,你吃什么?”小山笑看胖胖,笑得不解,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孩子,生得好笑起来就是跟花开似的。
  “抱……抱……”胖胖伸开双臂,终于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
  小山高兴,谁不喜欢抱漂亮孩子,何况这孩子还这么机灵,立刻伸手抱起胖胖,胖胖高兴啊,一上小山的手臂,就抬着小猫腿要往小山肩上卯足了劲撘。
  苗苗冷眼,这胖胖果然是蹬鼻子就要上眼,但胖胖年纪小啊,就怕闪了胖胖的腰,回去不好和昊烨小猫交代,忙着站起来,扶住爬上小山肩的胖胖。
  “小心点,他还小呢!”苗苗急得忙放下自己的兜兜,站起来在后面扶住胖胖的小胖腰。
  “啊啊……啊啊……”胖胖高兴的露出小门牙,抱着小山的头正笑得得意,谁知道高兴不知愁来到:
  “你看那对小夫妻!”墙角一个人低声对另一个人说:“肩上的孩子?”
  “生得挺漂亮的!”
  “不觉得奇怪吗?路上来来去去的都是孩子,怎么就冒出一对小夫妻?”而且脚边一群孩子,穿得奇奇怪怪的,虽然都干净,但是两个最小的孩子穿戴的是不是好得太多了?
  “你的意思呢?”不仔细看,不觉得,这一仔细看,才发现那个女的和两个小孩子银晃晃的,而那个小丈夫也是一身洗得发白的粗黑布衣裳,其余小孩子也和那小丈夫一样,“不过我听说,岭西过去女儿都留在家里招郎,跟咱们娶媳妇似的,人家娶女婿。”
  “真的?但是他们生那个学走路的,我还能理解,可是那个会走路的怎么看都才学会走路不久,难道大半年就能生一个?”
  “亲戚家的?”二人眯细了眼看那个会走路的小白象,正陪刚肩上放下来的胖胖学走路眯眼笑得狭长的眉眼,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而且熟悉。
  “岭南的少头人……”一个人惊呼,那个眉眼可不是岭南第一俊男月翼的小样儿吗?
  “他儿子?”听见这话的人,立刻凑了过来,就仿佛看见了钱在招手。
  “他的人头可是值一千两啊,真是他儿子?”一千两分下来,他们每人至少一百两,回家当财主了……
  “真像,你看那模样和他老子可不是一个模样吗?”长得妖孽似的,和朝廷那个平叛大帅有的一拼。
  “真的……”众人对望。
  “你说他爹是不是也在这里?”一个人挑眉。
  “难说,我听说他们可和这里是亲戚,而且这里的少头人那绝对是朝廷的人,不然干嘛叫我们探底,绑人家老婆儿子,也不知道虎子他们得手没有。”
  一个人瞅着小白象抿着粉粉的唇瓣,笑得像朵刚打苞的梨花,眼睛里满是银子的光亮,仿佛小白象此刻就是银子堆出来的银人儿。
  “你们说这儿子是不是能引出他爹?”一个人看了看远处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心生邪念:“那小媳妇带着这两个孩子……她是不是……大小姐?”
  一个人扑哧一笑道:“你说那根小竹竿是‘蒙古狼’格尔丹的儿子?”这竹竿怎么看都才十多岁,毛还没长齐呢。
  “你见过?”被质疑的人一脸愤怒。
  “人家都成亲四五年了,据说他老婆比他大好多岁,那两个一看就是雏鸟儿。”
  “吵什么,你们确定那小妖精似的孩子是岭南少头人的独生子?”他们的头儿低斥。
  “没错,你看他模样就像啊,就算我们抓错了,你看他和旁边那个小胖娃,那模样都是万里挑一的,我们绑来弄不好也能勒索到一大笔钱,一千两,一个五百,他们不敢不给!”一人蠢蠢欲动,觉得银子几乎就在手中了。
  “勒索头人家孩子,你们比人家山里人还熟悉这山里?我听说山里的女人会玩蛇咬人。”一人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这是岭西可不是岭南。
  “你看你那点鼠胆,不勒索,我们就绑来卖了不成?”
  “就算绑错了,把他们两个孩儿连着那姑娘卖了也是钱啊……头儿?”
  “干,先看看有没有人!小麻子,你去偷偷跟着他们……”
  一行人得了令立刻忙碌布置起来,找麻布口袋的,找堵嘴帕子的各自忙开了。
  另一边,苗苗抱着胖胖,小山依旧扛着小白象,带着一众弟弟妹妹满载而归,准备回大寨继续拜年。
  “哥,我急!”一个弟弟忽然喊道,找个墙角就去了。
  “哥,我也去!”
  又一个喊了一声,也跟着跑了过去,小孩子们都是爱跟脚的,一时间其他几个孩子都前后要闹着去,只是见人去不见人回。
  小白象不解“急”是什么意思,怎么一个个接着都去了,还不回来,就歪头去看,眼一眨,很奇怪,怎么墙角会有一只大手呢?一抓就进去一个孩子……
  “呜呜……有妖怪!”小白象想起了小时候听得故事,说山里有老妖怪,专门抓不听话的坏孩子吃掉。
  “怎么了,你也要去?”小山放下无缘无故就哭的小白象,不解。
  小白象摇头,抱着小山,指着墙角哭:“妖怪……妖怪……来抓小娃娃了。”他们都被抓没了,一定是被吃掉了。
  小山和苗苗等转脸一看,那三个小解的弟弟不见了。
  “我去看看!”小山皱眉,以为几个弟弟又去躲猫猫了,却被苗苗拉住了手臂。
  “别。大妹,你别动,发现不对劲就赶紧跑,然后去大寨叫人……”估摸着出事了!
  苗苗冷汗直流拉住小山发抖,这才想起她出门时昊烨说,不太平,发现不对劲就要喊。
  小山身边正逗胖胖的大妹妹一听,不解,山里可从来出过抓孩子的事情。
  “我们装作不知道,小山你喊喊,看……看你弟弟们说……什么?”苗苗声音抖,希望是自己弄错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胖胖和小白象可都是大寨的宝贝。
  小山不解,不懂苗苗怕什么,山里满到处都是孩子,谁会来抓孩子?
  “小石头!”小山拍抚着小白象哭泣的脑袋,“我们要走了,你们快点,不然我们先走了,你们自己来。”说着回头看了看苗苗瞪大的眼,不解她怕什么。
  墙角没声音,一点声音也没有……
  小山也知道弟弟们顽皮,但是今天都高兴去拜年,明明刚说了时间不够了,还躲起来玩,就觉得奇怪了,寻思着这么等也不是办法,索性自己去看看才是真。
  “我去看看!”小山要抱小白象过去,小白象就直哭,抱住苗苗不肯去。
  “还是我去看看吧!”小山的大妹妹皱眉,决定自己去看,大模大样就往那边墙角走,没看见自己弟弟,转过头对小山说:“没人,估计又调皮了,我过去带他们过来。”
  “有事就喊!”苗苗低道,手抱着胖胖微微有些抖。
  “放心。”大妹妹笑了一下,丝毫不懂苗苗姐怕啥,觉得大寨的人就是大惊小怪的,于是无所谓地就往里面走,一边喊:“小石头、小柱子,小……”身影消失不久,声音就突然也没了。
  小山和苗苗你看我、我看你皆不语,但是心里都微微打起了鼓,隐隐约约似觉得有些许不妙。
  “我去看看!”小山拉小白象,小白象死活不走,拉着苗苗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喊:“妖怪……妖怪……吃娃娃的妖怪。”
  苗苗四下一看,想寻一处人家暂避也好,但私下里这一看,才发现他们这位置真好,为了走近路,可巧不巧走得就是人家屋后面,这里恰好是没多少人会走的小路,也没人家的门对着,心里顿时慌得没了主意,不禁也靠近小山,害怕起来。
  “没事,我去看看,可能故意吓我们玩呢。”
  心里虽然隐隐觉得不妙,但是小山还是觉得自己作为哥哥怎么能胆怯,丢下自己的弟弟妹妹不管呢,但是小白象吓得样子跟着他走,也不妥,但是丢下他们三个,自己去找,要是一回头,苗苗她们不见了怎么办?不禁左右为难。
  “小……”苗苗才要说咱们一起过去,就见前面不远处一道白光闪过,腿当即一软……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情节快些了没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打劫了?
  胖胖伸出小胖爪看着人把他的银镯子和脚铃取走了,就连耳朵上的一边红宝石耳花也拿了。
  小白象也好不到哪里去,手脚的银镯子,连着银耳圈都被人摘了,然后被丢在胖胖旁边,抱着胖胖竟然没哭,仿佛习惯了。
  胖胖也没哭,因为他手里还拿着他的香蕉,压根不懂这是什么,还以为大家一会要去洗澡了,瞪着大眼睛看着明晃晃的大刀,横过来,又横过去,他的狐皮小兜兜被人拿过来研究过去,又研究过来,只叹:“好皮子,值不少钱。”
  苗苗也相当配合地摘掉了自己的银饰,然后退到胖胖和小白象的身边,抱着吓坏了的小白象和一脸不明所以努力啃香蕉皮的胖胖。
  另一边小山和他的弟弟弟妹妹们都被绑成了一串粽子,还堵上了嘴。
  一个看上去挺白的人,看似很慈爱的拿着匕首在苗苗脸上晃过去,又晃过来,小山很急要挣扎,却被人狠狠一脚踹在地上,嘴角渗血,其余弟妹也要闹,一人挨了一脚,纷纷鸦雀,轻轻地抽泣。
  “你叫什么名字?”匕首一闪。
  “苗苗……”苗苗抱紧胖胖,摸着吓坏的小白象,丝毫没发现她的手抖得更厉害。
  “你男人叫什么名字?”匕首一晃。
  苗苗瞪大眼,男人?她还没成亲呢。
  “说话!”匕首晃到了苗苗脸上。
  “我……我还没成亲呢?”苗苗低低地说。
  “胡说,那不就是你男人嘛,这不是你闺女吗?”骗他,不是她男人,干嘛刚才那么拼命,还想掩护她抱着孩子跑,一看就是新婚小夫妻啊。
  劫匪话一完,苗苗胆怯地心立刻就抽抽了,脸红得不像话,抱着胖胖实在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眼睛斜斜的瞄着小山,小山回看苗苗,脸也红得不自在,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丫头,说话要老实,现在问你,这孩子的爹娘是不是就在你们大寨?”
  匕首指了指小白象,小白象立刻瑟缩的挨近苗苗和胖胖,胖胖在忙着啃香蕉皮,见小白象挨过来,忙伸出小猫爪摸摸小白象,意思很简单,不好吃,你别急。
  “他阿妈在,阿爸不在!”苗苗看了看匕首,隐隐约约猜着可能是冲着小白象来的,而胖胖的身份还不清楚。
  “你敢骗我……”匕首一挥,苗苗忙后仰。
  “你疯了,她们要换钱的,你弄伤了,卖你啊!”
  一个人拿住拿匕首的人,“这丫头说得没错,我前儿来时,还听人说,有人看见了这孩子的爹在岭南呢,据说受重伤,逃进山里,不过那么重的伤,活着也难。”
  “没他爹,我们怎么拿赏钱啊!”那可是一千两,整整的一千两啊。
  “瞎喊什么!虎子他们去抓人家老婆儿子还没回来。”一个人敲了那人一记,“这周围有巡逻的,把人喊来了,你去送死啊。”
  “你打轻点啊,麻袋来了吗?那几个小子找个麻袋都半天了还不来。我们怎么装人跑啊?”被打的人摸摸头,看了看苗苗和孩子们,忽见那个小的吧唧吧唧似乎在啃着什么,不禁探过头去看。
  “香蕉,喂,这小子竟然在啃香蕉——”这人说着一把夺过胖胖的香蕉。
  “啊啊啊——”胖胖先是一愣,忽见自己爪子里什么都没了,再抬眼就看见自己的香蕉到了别人嘴里,张大嘴巴卯足了劲就嚎了起来,竟然抢他的吃得,“嗷嗷嗷嗷嗷……”他哭,使劲哭,卯足了劲哭。
  胖胖这一嚎很惊人,众匪徒没见人声,倒是隐隐听见了周围有好似狼呼应的声音,就似乎近在咫尺。
  “还给他!你找死啊!”那小的孩子,威胁根本没用,尤其刚才有人拿匕首吓唬那个小胖娃时,小胖娃竟然眼睛跟着刀尖转,还对他们格格地笑。
  “小财迷!给你!”剥好的香蕉被塞在了胖胖的胖爪爪上。
  胖胖扁着嘴还在哽咽,两颗泪挂在脸上,皱眉看着香蕉被剥开后,里面被大嘴咬了以后就剩下了一小点了,一双猫眼忧愁啊,这个吃他香蕉的人比他阿妈还狠啊,“呜呜呜呜……”越看越伤心。
  “吃啊,哭什么!”嚼着香蕉的人拿手稍稍用力去戳了戳胖胖的脸,想着自己挨骂了,心里窝火。
  胖胖那里被人这么用力戳过,发脾气把香蕉挥胖爪砸了,张大嘴嚎完就卯足了劲咬人。
  “死小鬼!”被咬的人,钻心的疼,一挥手就要打胖胖,苗苗吓得本能地起身去撞,小白象也吓坏了,扑向这人也张嘴巴卯足劲地狠咬。
  那边小山身手灵活,早就自己暗暗解了套和弟弟妹妹们,伺机而动,见这情景,也顾不得想什么了,冲过去,拿着早就瞄好的大石板就着那人头狠狠就是一砸,还一边喊:“快跑!”
  变化太快,那十几个人还坐在那里笑人被孩子咬,等他们一愣神的功夫,一窝孩子顿时好似商量好了似的,四下里奔窜大喊大叫,心里顿时着了慌,操起刀还没得及帮忙,就见周围很迅速地站了数人,拿着刀箭对着他们瞄准。
  “都不许动!”一人拿着刀忙拦着要逃的苗苗和小山,“你们敢动,就杀了他们这对小夫妻。孩子呢?”说着那人往下看了看孩子,不禁瞪大眼,两个孩子就这一会子,竟然都不见了?
  不见的原因很简单。
  当小山喊逃命时,小白象逃过命,一听到这话,驾轻就熟地丢下兜兜,就往旮旯角躲。
  胖胖趴在苗苗身上倒在地上,有点晕,但看见大家叫嚷着“救命啊”在跑,他也不懂,还以为做玩儿呢,想也不想就跟在小白象后面四爪爬得飞快。
  “在哪里!”一个人指了指那边石磨的挡板缝下,正翘着屁股奋力向前爬的胖胖。
  “胖胖快爬啊——”
  苗苗眼见着胖胖要爬到自己人那边了,不由得心急着大喊,但小胖胖没动了,因为前面的小白象停下来以为自己躲起来了,那里知道胖胖的胖屁股把他们俩暴露无遗。
  一时间,石磨挡板下的两个孩子成了刀光剑影、血溅三尺的争夺的高地。
  “你怕吗?”小白象让胖胖又进来些,紧紧地挨着自己坐起来,因为害怕,小白象抱紧了自己,低语。
  “……”胖胖不懂,靠着小白象坐着就开始继续翻吃得,先刨出瓜子,抓了两爪给小白象,又开始继续翻,他记得临走时,还偷了两块糕糕来着。
  “你不怕吗?”小白象扭过头,看胖胖,外面的喊杀声,其实他挺习惯的,只是以前是跟着阿妈,阿妈总在哭,总觉得怕得不得了,现在身边是无忧无怒翻吃得的胖胖,似乎外面和他们两小孩没啥关系。
  “啊啊……”胖胖又给了小白象一猫爪瓜子,看见小白象脸上挂着泪,就伸爪子学他阿妈一样去亲亲,又摸摸,意思是不哭,我给你吃得。
  小白象愣了愣,看着胖胖笑得只有两瓣牙齿的胖胖,明明嘴上还有血,却还能笑,吸吸鼻子,干脆嗑瓜子。
  胖胖翻啊翻终于翻出了他那两块变黑了的糕糕,笑眯了眼,忙放进一块进自己嘴里,吃奶似的咬啊咬,抬眼看见小白象正皱眉看着自己,就把剩下的一块分了一半给小白象:“啊啊……”好吃!
  小白象皱眉看了看手中黑的看不出是什么的糕儿,又看胖胖津津有味的样子,吞吞口水,放进嘴里嚼嚼,吃起来是绿豆糕的味道,甜甜的,吃下去了,觉得心里也不害怕了,就继续吃瓜子,剥花生,发现自己肚子也饿了。
  夹缝外的世界却是另一番模样。
  苗苗被那人一掌拍在背上,倒地时折了脚,小山背着苗苗,面对匪徒的大刀,不敢轻举妄动,两个人只能看着丈余远的胖胖和小白象傻乎乎地躲在石板下玩儿,哭也不是,喊也不是,两个孩子就像落地生根的种子,坐在那里不动了。
  村民越来越多,把他们围了里外三层,就连屋顶上都有爬上去看热闹兼提刀的人……
  按理说可以挟持他们俩逃出村子,至于能不能升天很难说,但是他们放不下近在咫尺的小白象,所以僵持时间越来越长。
  这群匪徒为什么在挟持后苗苗他们后,还不能接近胖胖他们呢?
  因为石磨上不知道何时有一只像狼又像狗,体积却像豹子的獒狼在哪里很悠闲地舔脚,别以为它很悠闲,但是它很有震慑力,因为它出现时,嘴里叼着一只血淋淋的残臂,而石磨下被他一口就咬断喉咙的人就有两个,正歪着头躺在血泊里,怎么死的?
  没人知道,只是当大家发现这只獒狼蹲在那里时,他们就躺在那里了,气氛很诡异,但是匪徒们清楚,这只獒狼绝对不是野生的,它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传说中“蒙古狼”的儿子,这个大寨的主人。
  而獒狼听说过的人都知道,它一生只听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它的第一个主人,而且饿了时,他会吃人……
  狼出现了,只能说明它的主人也快来了。
  “怎么办?”一个人低语,腿微微有些抖,被那只大狼盯着,总觉得自己就像一顿美餐。
  “那孩子不要了,我们赶紧走吧!”另一个人提议,腿也抖。
  “晚了,刚才我说时,你们贪心,现在要想平安走出去,只有一个办法。”
  一人的眼望着石磨下正舔爪子,舔得津津有味的小胖娃暗沉,他一直觉得那个孩子模样生得奇怪、打扮也过于精贵了,与这两个年轻人一点也不一样……
  “那个舔手的胖娃娃……”不会有错。
  “你说什么?”一人渐渐靠近说话的人。
  “那匹狼在保护那个舔手的胖娃娃!”这就解释了那个胖胖为什么能那么有惊无险地爬过去,再快也该有人发现,何况那还是个不说话的孩子。
  “你到底要说什么?急死人了。”另一个人着急。
  “那个胖娃娃就是虎子去大寨里面要找的孩子……”扼腕啊,该想到的,岭南那么乱,还能吃到岭南香蕉的孩子非富即贵,而这个孩子耳朵上那个宝石耳花就说明他是和亲王世子……
  “呃?”刚才抢香蕉,此刻头破血流的胖子一愣,那个咬人的小蛮子居然就是传说中岭西大财神的宝贝儿子,钱啊,他的心一阵疼痛。
  “在他阿爸赶来前,抓住这个胖娃娃,我们就有钱,还有命花,抓不住,我们都得死!”
  “可那是獒狼啊!”一个人惊呼,虽然有刀,总感觉没人家牙利索。
  “我们一起,还对付不了一匹狼?”
  众人压着苗苗和小山缓缓接近獒狼,但他们发现山民们忽然一下子退后了,忙抬头:
  只见空中先抛下一只手臂,接着人头(血腥的地方自行想象,温馨文不描述)……
  “是是是虎子他们的……”
  “那那那那不是找麻袋的麻子他们吗?”
  人心在恐慌中失去军心,开始惴惴不安,接着抬头不及,就听一声弓响,然后一声箭破空而来的声音。
  “咚——”倒了三,只用了一支长箭……
  群匪侧目仰视、只见那边人群之外,一位身材笔直挺拔、挂着银饰的俊美少年手持大弓,单脚站在石上,脸上笑得恣意,另一只手又撘上了两支箭在瞄准着匪徒们,嬉笑的模样似在玩儿。
  “我听听……听人说,他没成亲那会儿能……能能能一箭双雕!”
  “他已经一箭三人了……”现在才说……
  “嗖嗖——”箭响,只见昊烨比了一个四,就丢开弓,朝众人挥手,径直飞奔下来,但众人看见的是两支过人胸膛刚好一支箭两人,倒下四人。
  “头人!”
  寨民们仰望昊烨纷纷地散开出一条宽敞的道儿,昊烨下去当然不是擒拿匪徒的,那里已经不需要他了,他是来抱儿子回家的,小猫还不知道呢——
  他出门时,小猫还在乖乖洗澡盼着儿子拜年回家呢。
  石缝中:
  “啊啊……”吃完糕点,觉得有些累的胖胖奋力爬到了小白象怀里,他觉得困了。
  “……”小白象压下腿,任胖胖趴在他怀里,用胖头在他颈边扒窝,找舒服的地方睡。
  胖胖扭动着头,在小白象颈边蹭蹭蹭,小白象学他阿妈,抱着胖胖的小胖腰(合不拢手)拍拍拍,结果把自己也拍睡了——
  然后在梦里,小白象梦见了他阿爸把他放在肩上,到处都开满了花,胖胖坐在花丛里,对着他笑,还给他一块黑乎乎的糕吃……
  作者有话要说:想说……很丢脸的请求:你们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吧(就是点击我的名字风之掠影,然后进入我的专栏收藏作者,5555555555555我昨天才发现,我的作者收藏惨不忍睹。)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