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逆魂精灵 雷小米(灵魂转换/魔法时刻/情有独钟)

逆魂精灵 雷小米(灵魂转换/魔法时刻/情有独钟)

时间: 2015-12-10 09:08:41


  全文:

  曾经的曾经,我不顾一切的追随,希望换来你的顾盼,世界的两极,触及的却是冰冷的边沿。

  曾经,我不顾一切的痴恋却换来不解与背叛,血和泪刺伤了我的双眼,我依然偏执地,守候在相见的地点,在读懂你心灵的刹那,我愿和你一起走远。

  而无奈的分离,却让爱情变成梦幻,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此不愿醒来。

  囚禁的锁链,却在百年后不经意的偶遇中崩裂,你不顾一切地苦苦追寻,我却无法顾盼。

  无奈啊。

  我欲挣脱出囚禁我百年的空间,忍着魂灵的伤痛,你是否闻得我的呼唤?

  此次,我定当毫不犹豫的牵着你的手,哪怕前面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你侧眸相望,我禁笑无语,缘起,陨落,消散, 最终涅槃。


  《一》

  “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这里是利亚德饭店的展厅,今晚午夜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的世界首富利亚德先生将在这里举行他的订婚晚宴,以及与众多受邀的世界名流一起欣赏那颗最近才被发现的,被利亚德先生用天价买下献给婚妻的宝石——龙之眼。请锁定我们的节目,我们将为您跟踪报导……“

  车上的收音机里缓缓播报着近期商界以及娱乐界最热门的消息,世界首富即将和他的梦中**结婚了,几乎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利亚德饭店的晚宴上。那令人陶醉的订婚,以及那颗一经发现就因材质特殊而成为全世界最昂贵宝石的龙之眼几乎成了这个世纪最大的话题。

  我在黑暗中竖着耳朵捕捉着收音机里的播报,不是因为我对那个无聊的头条新闻感兴趣,而是因为我所处的黑暗狭小空间让我不得不靠听新闻来打发时间。

  颠簸过后,车停了,身旁的人打开车门,我被悬空抬了起来,随即又放在了手推车上。

  脚步声在身旁有节奏地想着,我的身体也随着脚步摇晃,没过多久,身旁的人停了下来。

  “请出示证件。”前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应该是警卫。

  “我是本次负责利亚德饭店安保工作的警卫长,请带我到警备室。”身旁的男人生硬地说。

  “请跟我来。”估计是看到了证件,警卫的声音缓和下来。

  “这是我的装备和武器,请把他放到安全的地方,还有,任何人都不许碰。"身旁的人对警卫说道。

  “请放心,我们会照办的。”警卫说。

  随着推车摇晃了一下,身旁的人将我交给了警卫,又走了一段路,我被推进了电梯,随后重新被放在地上,关门声响完,四周又重新变得寂静。

  耳边传来定时装置解开时的嘀嘀声,我的神经紧绷起来,推开身前的门,我从我所处的空间——保险箱里钻了出来。

  这是警卫长的休息室,没有密码根本不能出入。

  我看看手表,时间显示着晚上23:40,随即松了口气,还有二十分钟。

  换上保险箱里一起带过来的衣服,我把通讯装备塞进了耳朵。

  “暮,你听得到吗?”微型耳机里传来了警卫长的声音。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大汉?”我问。

  “一切顺利。”大汉胸有成竹,“但是出了休息室,通讯信息就会被屏蔽,我会在监控室注意你的行踪,一旦东西到手,我会制造混乱,你就趁乱逃走,车在后门。”

  “收到。”我简短地说完,用事先得到的密码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果然,一出了门,耳机里就再也没了任何声音,我只能顺着楼梯向展厅走去。

  “你怎么在这儿?”刚到展厅门口,一个很不满的女声就响了起来。眼前的女人穿着白色正装,一看就是精明干练的女强人,不过,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正缺人手的时候,你却在这里偷懒,4号餐桌的鸡尾酒空了,快去准备!”

  原来她是酒店大厅的执行经理,她把我当成waiter了,也难怪,我为了乔装混进人群中确实穿了一件waiter的衣服。

  我优雅地笑了笑,充满歉意地从经理身边走过,向吧台走去。

  “你是新来的?没见过你。”英俊的调酒师扬起眉毛望着我。

  “是的。”我接过他手中的鸡尾酒托盘。

  “你是混血?”调酒师问,“你有东方人的清秀,又有西方人的精致轮廓。”

  “可能吧。”我平静地回答,他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个,而具体我是哪个国家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是孤儿,没有人了解我的身世,从记事开始,我就在为供养我的老板工作,或许老板知道我父母是谁,但是,我懒得问。

  我走向四号餐桌,顺便观察周围的环境,展厅最前方的台阶上有个华丽的展台,二十分钟后展台上即将展出的东西将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台阶下是正在进行晚宴的社会名流,有的在为自己的利益认识新的合作伙伴,有的在百无聊赖地和熟人聊天……

  突然我眼前的手一抖,有人迎面撞上了我的托盘。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眼前男人的西装已经被酒渍浸染了一大片。

  “对不起先生。”我放下托盘,“我不是故意的。请允许我为您拿去干洗。“

  “怎么又是你?”经理的声音很不凑巧地响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客人?你的主管是谁?”

  “对不起。”我鞠躬赔礼。

  突然一只大手将我的脸抬了起来。

  “没有关系。”眼前对上的是一张成熟的脸,本来还算出众,但他那毫不匹配的贪淫的眼神让我恶心。

  我躲开对方的手,“先生,请允许我将您的衣服拿去干洗。”

  脱下西装,男人顺便递了一张名片给我:“洗好后打我的电话,我要你亲自送到我的房间来。”

  我依然温和地笑,但很快转身离开,一来,我不想看到经理那张怒火攻心的脸,二来,我不想在对上那个**□熏天的眼。

  本来打算找个地方将西装扔掉,但后来我才发现**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们的利亚德先生将携上他的龙之眼,向他的未婚妻梅琳小姐显示他的忠诚,让我们一起祈祷他们幸福,订婚晚宴正式开始,有请利亚德先生和梅琳小姐……”

  欢呼声在司仪的带动下响彻了整个展厅,我却没有心情去看谁订婚,因为警卫突然进来把没有受邀(也就是没有贵宾胸牌)的服务人员全部赶到了展厅外,要等龙之眼展览完毕才能重新进入。

  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情况,饭店的防卫比我想象得更加森严,没有胸牌就不能接近目标。于是,我拨通了刚刚接过的名片上的电话。

  “先生,您的衣服我已经送到了您的房间,我在您的房间门口等您。”

  “哦?”电话那头传来了玩味的声音,“可是我现在走不开啊。”

  “那,您是觉得光看着别人幸福,比自己亲身体会更好咯?”我的声音充满了挑逗。

  对方挂了电话,但我隐约听见电话那头传来“该死,这个小妖精!”之类的话,于是我嘴角轻挑,他上钩了。

  果然,不久后,男人一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开门把我让进了房里。

  “你还没有把我的衣服洗干净吧?”关上房门,男人将我抵在了墙上。

  “我只是想……”我低下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想什么?想我吃掉你?”男人勾起我的下巴,“你真诱人。”

  “其实……”我笑着看他,“我想……”

  “说,想要什么?”男人眯起眼睛快要吻上来了。

  “想要您的贵宾胸牌!”

  男人的脸僵住了,但他已经来不及反映,我的手肘准确击中他的后脑,他无力地昏倒在地上。

  将他拖到床上,我摘掉了他胸前挂着的牌子。

  换了件柜子里的备用衬衫,我朝警卫休息室走去。

  “大汉,我们遇到棘手的事情了,掩护人员没有胸牌根本进不了展厅。”我与大汉通讯说道。

  “你先进去见机行事,这里我来想办法。”大汉的声音变得严肃,”现在龙之眼已经展览出来了,十分钟后开始行动。“

  我进入展厅,穿过人群,展台上绽放着耀眼的光芒,一颗眼球大小的莹黄色晶石静静躺在暗色的宝石托上,晶石的中心有一道绿色的细缝,就想爬行动物犀利的眼,怪不得叫做龙之眼,但是这种没有经过加工的自然散发出来的萤光仿佛有一种夺人心魄的魔力,我快控制不住上前抚摸它了,好不容易将理智拉回现实,才发现不光是我,很多人的反映和我一样,只是台阶旁围满了警卫,他们无法上前。

  “让我们再次祝福利亚德先生和梅琳小姐,举杯,cheers!”司仪举起手中的酒杯,在场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就在这时——

  “哗……”玻璃破碎的声音。

  头顶的玻璃墙壁突然碎裂,警报声大响,我本能地退到靠墙的位置,倒酒将衬衣口袋里的丝巾侵湿,然后捂住口鼻。

  下一秒,烟雾弹被扔进了展厅,同时炸开了。

  警卫们在维持秩序以及护送利亚德先生和他的未婚妻离开,四周的惊叫声让人感觉像是遭遇恐怖分子的袭击一般,我摇摇头,叹息着这些名流贵族的处事能力,一边继续寻找着目标。

  没有错,我是来盗取宝石龙之眼的。

  警备室里的大汉是我的搭档,我们是一同为老板工作的盗窃者。我们在这之前做了精密的筹划,首先绑架了利亚德饭店真正的警卫长,然后大汉冒充他的身份将我放在保险箱里当作装备弄进了饭店。

  因为老板从小对我们的“培养”和严格的训练,我能把自己的身体塞进意想不到的狭小空间里,也能灵活敏捷地攀爬许多建筑的墙壁或栏杆,再加上大汉这样的空手道高手做掩护,我们之前有很多盗窃珠宝的行动都成功地逃过了警察的追捕。

  只是,我轻笑,平时充满自信的大汉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进不去展厅,因此他着急了,开始用烟雾弹强攻了。

  龙之眼没有想象中那样难找,在充斥着浓烟和惊叫的环境下,我居然看到了点点萤光。于是缓缓朝台阶上的龙之眼的方向走去。

  周围的警卫在呼叫支援,在寻找宝石,奇怪,难道他们没有发现宝石的光芒?

  龙之眼离我越来越近,**的光茫更加清晰。

  耳畔传来警卫的说话声:“警备室里的可疑人员已经捉住,赶快寻找嫌犯的同党。”

  大汉被抓住了?这里的警备不是一般的森严啊。可是,为什么我总想靠近眼前这片莹黄的光呢?

  一束红光汇聚成点从我的身上渐渐移动到了额心。

  “台阶上的人听好了,你的同党已经落网,赶快离开宝石,走下台阶。”带着面罩的警卫举着红外线手枪大声说道。

  我愣住,无法逃走了吗?

  离开宝石?那么……

  我的自由?

  也失去了……

  莹黄的光满变得刺眼,我的手不由自主向他靠近。

  我已经听不到警卫在说什么,只感觉有一根刺在心中狠狠地扎。

  龙之眼,我把自由全部赌在了你的身上,可是现在不论我是否离开你,我也终究摆脱不了命运的束缚。

  宝石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拼命散发着光芒想要抚慰我,我微笑,缓缓向他伸出了手。

  原来……

  你是那么温暖……

  枪鸣声震碎的我的耳膜,子弹带着风声击向了我的眉心。

  我闭上眼,眼前一片耀目的光。

  也许,我死亡了吧。

  我叫暮,在我的组织里代号“moon”,意为夜月。

  没有父母,被一个称作老板的男人养大。

  从小被训练成盗取珠宝的盗贼。

  我很感谢他对我的器重,因为他不但教会我盗窃技巧和防身技能,也教会了我什么是上流社会的品味。

  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财团老板的义子,而那个财团老板就是老板的掩护身份,他经营着一个很大的盗窃团体,同时关系网遍布着黑白两道。

  可是,我不是电视剧里专为组织首领卖命的冷血的贼。

  我从心底里厌恶着这样的生活。

  我想要摆脱一切重新开始,尽管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

  不管是谁,我也不想看到那种失去心爱的东西的失神的双眼。

  于是,我与老板打了赌。

  只要我能够盗取世界最珍贵的宝石龙之眼,他就还我自由。

  我是老板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他喜欢我就想喜欢自己的儿子,他不愿束缚我,也不愿放开我。

  所以这个赌是命运之赌。

  要么盗宝成功,获得自由,要么失败,被抓住或是死去。

  只是,在黑暗中穿梭自如的夜月,失败了。

  我在拿到龙之眼的瞬间被警卫击毙。

  我死去了……

  《二》

  我,真的死去了吗?

  巨大的震动将我晃得醒了过来,我猛然撑起身体大口地喘气。

  周围的风带着扑鼻的腥味刺激着我的嗅觉,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天空泛着死灰般的白,浓云把星光全部隐没,只有四周火把传来的昏黄光亮。

  等等。

  火把?没有电灯吗?

  我环顾四周,发现有十几双眼睛正奇怪地盯着我。

  我摇摇头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因为眼前的景象我只在游戏里和电影里见过。

  四周的人都拥有者精致的面容,雪白的肌肤,美丽的双眼以及一双修长的耳朵。

  虽然穿着破烂的,不知到什么材料制作的衣服,但一点也不会影响他们的美丽。

  “你是精灵吗”我突兀地问离我最近的一个灰头发男孩,这一定是在做梦。

  没有想到的是,他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我们没有资格做精灵。”灰发男孩自卑地低下了头,“当时你被弄上船的时候一直在挣扎,所以他们打昏了你,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么?”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我皱了皱眉问到,我确实不知道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是通往漠洛龙域的奴隶船,精灵族与龙皇签订了友好协议,我们是精灵族送给龙族的奴隶。”对方轻轻地说。

  “奴隶?”我差点惊呼起来,“怎么还私运奴隶?不犯法么"

  四周一片沉默。我起身放眼望去,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全是木质的帆船,我正在这艘船的船尾。

  我坐下开始清理自己的思路,我不是在利亚德酒店盗取宝石吗?然后被警卫一枪致命,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和一群——精灵?

  是拍电影吗?

  “我们没有资格说‘法’,因为我们是奴隶。“旁边又有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孩说道。

  “我们是精灵族和人类以及其他种族的后裔,我们没有精灵族的魔法,所以我们的命运就是奴隶。”灰发男孩继续说。

  “难道精灵就没有平等的概念么?”我不满地说,看来我还是要继续为主人卖命,永远失去自由,不管在哪里。

  “平等的权利是给纯种的精灵享受的,我们没有资格。”褐发男孩说。

  我沉默了。

  不管这里是哪里,我不能再过原来的生活,我一定要想办法逃跑。

  云层渐渐散开,金色的光辉洒落下来,眼前的海面一片浩瀚。

  天亮了。

  一夜没睡的我根本没有心情去体会海上日出的壮丽,我的眼皮一直在打架。

  “起来干活!”凌厉的吼声加上火辣的刺痛将我整个人刺激得惊醒过来,我呼着气,用手捂住脸上的伤口,正看到一个绿色头发的精灵挥舞着鞭子怒视着我。

  和被当作奴隶的精灵比起来,他的头发是一种纯正的莹绿色,眼珠也如绿宝石般闪亮,面容高贵而骄傲,穿着轻盈的材质制成的服装,就像是西方的贵族在重要的场合穿的衣物。

  “对不起,除了老板,谁也不能命令我。”我艰难地笑笑,因为脸上的伤太疼了。

  “你这个下贱的奴隶,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精灵又扬起了鞭子。

  我警惕起来,敏捷地躲过。

  “这个奴隶造反了,快抓住他!”精灵朝船头方向大喊,我听到更多的脚步声往这边来了。

  不好,要是人多了就更不好对付了,我向那群正在干活的奴隶精灵群中跑去。

  本来是准备混入人群中,再看情况而定选择隐蔽地点,但是我的腿不知道被什么缠住了。一个踉跄,我重重摔在木地板上,扬起一片灰尘,回头,看见一道绿光蛇一般地从我的小腿游移到身上将我捆了个结实。

  “哈哈,不会魔法的混蛋,你跑啊!”周围瞬间充满了嘲笑声,“把他关到地下室,不要给他吃饭。”

  我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了,特别是我也被当作奴隶过后。

  在冰冷潮湿的地下室,我利用地上的水迹看清了我的脸,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以往黑色的短发变成了淡金色,长度也增加了,颈后还有一束长发用细绳松散地扎了以来,此外我的眼珠变成了浅红色,脸侧还有一双纤长的耳朵。

  我无奈地瑶瑶头,看来我是回不去了。

  这时,头顶上的甲板打开了,一个人影走了下来。

  是昨晚那个灰发的精灵。

  他拿出两片干面包递给我:“吃吧,你肯定饿了。”

  “谢谢。”我接过面包,心里很温暖,尽管我看到这样的食物就没有胃口。

  “你得罪了木精灵的侍卫长,他们会惩罚你的,这几天你要好好表现,不然就不是关禁闭这样简单了。”灰发精灵说。

  “好的。”我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华。”

  “我叫暮。”我说,”侍卫长,他是纯种精灵?“

  “嗯。”华点点头,“他是木元素的精灵,头发是莹绿色。就和火精灵的火红色,风精灵的银灰色,土精灵的金黄色,水精灵的幽蓝色一样。而我,是风精灵和人类的孩子,所以是发色是这种死气沉沉的灰色。“

  “我觉得很好看啊~!”我鼓励地说,“那纯种的精灵都会魔法吗?”

  “嗯。”华回答,“每一种元素的精灵都有自己种族的魔法,比如火精灵擅长攻击魔法和格斗,木精灵擅长治疗魔法,风精灵擅长结界魔法,土精灵擅长召唤魔法而水精灵擅长的是占卜魔法。”

  “可是,今天木精灵的侍卫长攻击了我,他总不会用治疗魔法攻击我吧?"我继续问。

  “每一个纯种精灵在精灵族都可以接受力导士的格斗训练和灵导士的魔法训练,所以都会具备基本的格斗技能和魔法技能,只是资质一般的精灵就很难学会其他种族的魔法,但灵力强的精灵或者是战斗力强的精灵就能够掌握优秀的魔法和格斗技能,成为精灵族的术师或者是战士。”华讲解道。

  “那我们就没有资格?”

  “对,精灵族很注重血统,他们不会教奴隶,除非你的父母都是纯种精灵,他们接受这样的混血。”

  “那我是什么精灵和什么种族的混血?”

  “淡金色的头发很少见呢,我不确定。”

  “我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都不知道呢,我没有去过精灵族住的地方。”

  华低下了头:“这里很多的奴隶都是精灵族在其他种族的地界买下的同样不受欢迎的混血精灵,基本上都没有见过精灵界的样子。”

  “没有事,不见就不见啊,我才不想去一个不接纳我的地方呢。”我仿佛在安慰华。

  “我该走了,被发现就完了。”华说完悄悄离开了地下室。

  我被放出来的时候(就靠面包片过活……)奴隶船已经进入了龙族的地界,天空中有巨型的翼龙在盘旋,港口四周都是光秃秃的岩石

  很快,船靠了岸,我的脚被铐上镣铐,和一群奴隶精灵一起被侍卫长用鞭子抽下了奴隶船。

  镣铐很重,我走得很艰难。

  接应奴隶的是一队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我发现龙族的族人和人类几乎没有差别,只是身材比较高大以及发色和瞳色有一些不同罢了。

  领头的士兵没有带头盔,他在船边和侍卫长说话,接着侍卫长和他的手下把龙族送的珠宝一箱箱搬上船,就返航了,我们则继续向前行进。

  沿途都有奴隶被安排在路过的城市里,最后只剩下我们一船的差不多40个精灵奴隶还在赶路,当穿过一片森林过后,展现在眼前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色。

  绿荫环绕的白色城市,宏伟华丽的城堡式建筑,没有一丝杂质的湛蓝色天空。没有港口突兀的岩石,也没有沿途城市的山丘和沼泽,完全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只有在大型游戏和电影里才能看到这样的风景。

  “你们都是被安排在龙皇城堡里的侍从,从现在开始,要忘掉你们的种族,忘掉你们的身份,你们的主人就是这城堡的主人,反抗的下场只有死!”当我们到达城堡巨大的象牙白色城门下时,士兵的头领大声宣布道。

  四周沉默……

  《三》

  一天过后,我们穿上了光鲜的衣服,开始在城堡里接受侍从的训练。

  首先要把龙皇的习惯全部默写下来,天知道他有这么多习惯,我以前背珠宝鉴赏大全都没有现在背得多。

  从一开始我的脑海中就在计划着逃跑,在城堡里当侍从,和我以前的生活没有差别,当士兵的头领在宣布我们的注意事项时,我就在想当年老板训练我们时的情景,有人对我们说:“你们要忘掉自己的一切,你们只需要对老板忠心,否则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那样的宣布和现在完全一样,我想既然我还没有死去,就说明我和老板的打赌赌赢了,他应该还我自由,所以,我要自由!

  “你在想什么?”负责训练侍从的长官凑到了我的面前,因为他刚才叫到我的名字,让我默写龙皇习惯中的第447条时,我没理他。

  四周充满了倒抽冷气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对不起,我还完成不了。”我实话实说。

  接下来更沉默了。

  “拖下去剁碎了喂宠物!”长官的声音变得细长刺耳,站在两边的士兵向我快步走来。

  因为曾经进行过的将自己硬塞入狭小空间的隐蔽训练导致我的身体很瘦小,到现在身高也只有175,但我的身手十分灵活(长期攀爬,悬吊躲闪的结果),加上龙族的士兵穿着很重的铠甲,自然抓不到我。

  “你竟敢反抗!”长官的食指指向了我,在他的食指上有一枚宝石戒指。

  直觉告诉我要阻止他的下一步行动。在被木精灵的魔法对付了之后,我变得警觉多了,加上一路走过来我看到过龙族的士兵依靠对食指上的宝石念咒产生的魔法生火,所以我知道,长官要用魔法对付我了。

  我侧身闪过一个士兵,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支银质的匕首,迅速拥身上前抵住了长官的喉咙,长官是个矮小又小气的老头,估计在这座城堡里的地位还不低,肯定从来没有被这样冒犯过,此刻他的脸已经由绿转黑了。

  “放……放下匕首……你以为你能够逃出去?”长官的声音恢复了正常,只是他的身体在发抖。

  “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只是不想受到别人的命令行事,只要我出了城堡,我就会放了你,再此之前,千万别让人追过来。”我威胁道。

  “你做梦。”长官居然不怕死,我低估他了,在我的世界,人都是很容易妥协的。

  我放开了他,因为再耗下去肯定会来更多是士兵,那时候就是插翅难逃了。

  横冲直撞地在走廊里乱跑,我已经记不清撞飞多少路上的侍女了。依旧没有找到出口,反而越走越深,没有办法,我只有先躲起来了。

  我悄悄潜到一座塔楼,翻进了最大的一间房,因为那里箱子多,我好隐藏。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靠近了。

  我翻开一个箱子,跳了进去。

  没过多久,脚步声便在我身旁来回走动了几趟。

  接着是木架子与地面的摩擦声。

  随后是更多的脚步声。

  “我不是说过你们不能打扰这里吗?”柔和悦耳的声音响起。

  “可是罗耶尔大人,刚才有一个奴隶逃走了,有人说他朝塔楼方向来了,为了您的安全,请让我们……”士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你们走吧。”温和的声音里夹杂着不容抵抗的气息,外面很快没有了声音,只有远去的脚步声。

  接下来,房间里就只有一个人,应该很好对付吧。抓住他再让他画副地图,就可以出去了。

  “如果不想我亲自把你抓住,你最好自己出来。”柔和的声音再次想起,却听不出一丝情感。

  我心里一沉,也只得推开箱子自己出来,既然对方早就发现了我却没有让士兵直接把我带走,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眼前的人转过身,我顿时屏住了呼吸,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柔和的面容,蔚蓝的双眼,优雅的目光,直达腰际的灰白卷发,就连一个美女也要自惭形秽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