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读雪歌日 河陵镜(前世今生/僵尸/吸血鬼)

读雪歌日 河陵镜(前世今生/僵尸/吸血鬼)

时间: 2015-12-12 12:15:27

文案

神的力量和天使的容貌,一个是圣战后最强大的存在;
倔强的心和孩子般的脾气,一个是拥有神秘力量的少年,
二者相逢,蓦然惊起千般涟漪。
你在,或者不在,其实都一样。
恍惚中可以感觉到,却无法用语言完整的表达。
索奥卡眯眼靠近我:“鹞光,你是我的,无论是身,还是心。”


  第一章

  楔子
  五百年至公元一千五百年,乃是中国的唐宋盛世,四海升平,八方来朝。统治者休养生息,市井人家夜不闭户,偶而产生的小骚乱立刻会被朝廷大将领兵镇压。
  所以人们丰衣足食,免徭除役,日夜笙歌。这个时期的长安极尽繁荣,前来朝贡的民族南至婆罗,拂森,西至罗马波斯,东至高句丽。
  然而同一时期的欧洲,却被认为是欧洲最为黑暗的时期。蛮族入侵,罗马帝国崩溃,欧洲文化几乎完全毁灭。在这个背景下,骑士阶层开始兴起。然而骑士的兴起并不标志着欧洲将迎来曙光,最最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则是接下来几百年里几乎成为口中禁忌的——吸血鬼大屠杀!
  这场屠杀虽然令吸血鬼们死伤过半,不敢再度嚣张,但是欧洲封建王族所付出的代价,却根本不敢向外界公布!
  战争过后,欧洲封建贵族和吸血鬼签订契约,成立了同盟协会,连同狼人,精灵,森怪,和中国僵尸。
  “下面请各组代表上前签字,甫言巴恰,种族——狼人!”
  “华亚,种族——精灵!”
  “非那,种族——森怪!”
  “司澜威,种族——中国僵尸!”
  “米鲁西卡,种族——吸血鬼!”
  “下面有请我们的公证人签字,同盟协会权威主席,索奥卡,种族——吸血鬼!”
  第一章
  漫天星光,海风飒飒的掠过耳边,带着咸咸的湿气迎面扑来,巨艇正在平稳的航行,偶尔触到暗涌而左右摇摆一下。
  “天快亮了。”
  我顺着声音回头,肯从船舱里钻出来,笑眯眯的走向船头:“我好羡慕你,想晒太阳就晒太阳,我已经两百年没见过太阳了。”
  没有失去过什么的人不能用语言描述那种痛苦,虽然我不觉得不见阳光是什么难熬的事情,不过总要尊重人家的不是?
  正想开口安慰他,肯先一步问道:“僵尸先生,你昨天晚上没睡?”
  我咕嘟了一下喉咙,僵尸先生```````
  “那个,肯,你还是叫我鹞光吧。”
  肯惊了一惊,不好意思道:“可以吗?我听说东方人很讲究礼节的啊!”
  这要我怎么解释?我不由的扶额叹道:“肯,礼节不是这么来的,你现在可以完全无视这个称谓。”
  肯看着我,还是一副呆滞状。
  过了一会,他伸了个懒腰,冲我嘻嘻笑道:“好吧,鹞光,我先进去了,一会给太阳晒成石雕可不是好玩的!”
  我承认,这是我第一次见外国人,第一次又怎么样?瞧那鼻子,走路人没到鼻子先到,鼻梁和鼻尖远得简直要害相思病。等我下了船,满大街都是尖鼻子,直接被戳死算了。
  看着肯进了船舱,我转过身继续靠在栏杆上注视着东方,海水还是漆黑,只有太阳周围一小圈深蓝透金,没过多久天空的颜色从深蓝变成了黄昏时的颜色。漆黑的海面也泛起层层血红的波浪。太阳一点点地往上升,光芒一点点战胜黑暗。
  突然有些感慨,我最喜欢看日出,小的时候常常一个人跑到山上去看日出,撇下灏天和司弢在古墓里气得直跺脚。但是海上的日出果然不比山上,气势磅礴得很。
  登陆的时候正好是在晚上,义父和司灏天他们全都走了出来。
  “爹````我不行了!呕……”
  接待的使者扭曲着一张脸看着跑到一边吐得脸青的司弢:“他晕船?”
  我实在没脸说我认识他,闭嘴看着义父,义父也闭嘴看着我,再转向司灏天,还是闭嘴看着我。
  ````````
  都不想说认识他。
  我清清嗓子,道:“那个,他在船上除了吐别的什么都没干。”
  “哦,这样。”那使者转过身去,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表情:“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们这里实在没有缓解晕船的药,只好请几位先坐坐,喝点热水了。”
  没有晕船药是正常的,作为异类还晕船才是不正常的,我踢了踢面色铁青的司弢:“别给僵尸丢脸。”
  “鹞光!”门口匆匆跑进一个人,叫着就冲了过来。
  我见来势凶猛,连忙闪开,那人险些撞上对面的桌子。定睛一看,才知道是肯。肯转过来挥了挥手里的东西,把那玩意塞到我手上。
  “这是什么?”
  “这个是协议书草案,背面还有到索奥卡伯爵古堡的地图,明天晚上我们要在那里举行招待宴会,别忘了喔!”说完作势又要跑,我忙一把扯住他:“讲清楚讲清楚,什么索奥卡伯爵,他是你老大?”
  肯偏着脑袋想了想,道:“那个```他是我们吸血鬼长老,也是同盟协会的主席,对我们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反正我可不敢叫他老大。”
  我放开肯,吸血鬼长老,神一样的存在,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仙发冉冉,胡须飘飘的老头。忽然间!老头露出血红的尖牙,抓起一个人撕开喉管汩汩的喝血!
  打了个激灵,我的娘哎……
  “怎么了?怎么皱着眉头?”司灏天走过来认真的看着我的脸。我忙摆摆手道:“没什么,有点晕。”
  整个接待室忽然安静了下来,偶尔听见几声窃窃私语:“那个小伙子也晕船啊,好没用哦。”“我不知道中国僵尸这么怕水啊?”“简直在给我们异类丢脸嘛!”“他真的是僵尸吗?”
  司弢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走过去,冲司弢微笑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抬脚在他脚背上狠狠踩下。
  “嗷……”
  众人的视线再度聚焦司弢。
  我得意的看了他一眼,挑挑眉毛,小子,怎么样?
  司弢颤巍巍的抱着脚,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我,咬牙切齿:“死鹞光,你````给我等着。”
  我得意的一笑,转身端起水杯哧溜喝了个干净,走出了接待室。
  司灏天摸摸司弢的头:“弟啊,你不要和他比阴险。”
  司弢吸吸鼻子,没吱声。
  那表情就像个被邻居小霸王欺负了,自己又欺负不回来的小屁孩。

  第二章

  虽然人类与吸血鬼签订互不侵犯的契约,但是并没有限制吸血鬼的行动,也就是说,现实生活中有不少吸血鬼混在人群中过夜生活,也许哪天夜晚在酒吧里碰到的一个皮肤苍白的沉默着品尝血腥玛丽的低调帅哥就是一个七百年前大战时手刃几千骑士的吸血鬼杀手。
  后半夜的码头已经比白天热闹的场景安静许多,我吸了口气,又深深吐了出来。
  义父一家是古墓僵尸,常年生活在地下,虽然不像吸血鬼一样见到阳光就灰飞烟灭,但是同样会很不好受,轻则皮肤灼伤,重则道行损减,丧失行动能力。但是同样因为古墓僵尸生活在地下,低调行事,不像别的分支被灭门的灭门,驱逐的驱逐。所以千百年来种族完整,成为了同盟协会成立后第二次大陆会议的中国僵尸代表。
  至于我,唉,是义父捡来的。
  不管我属于什么分支,首先我是僵尸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可以晒太阳,所以我肯定是行动僵尸的一种,不会是古墓僵尸。不过不管怎么样,古墓僵尸行动有诸多不便,所以我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次会议义父的全权代理人。
  “鹞光,那份草案写的是什么?”义父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我掏掏兜,摸出那份肯给我的草案:“我给你念念不?”
  “念念就念念吧,”义父笑得很亲切:“反正这次会议主要是人类和吸血鬼的谈判,我们走走场而已。”
  我展开卷子,漫不经心的扫了眼,顿时噎住:“三````````百多条````````”
  司灏天和司弢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司灏天走到我边上瞄了瞄协议上的条款,冷笑一声:“也就吸血鬼和人会闹这么多矛盾出来,我看应该把他们分开养着,中间筑道高墙什么的,互不侵犯。”
  我白了他一眼:“我还筑篱笆呢,你以为养猪啊?”
  正说着,周围的树林似乎白了一圈,我定了定眼睛,叶子上的露水有些微微的透亮。
  快要黎明了。
  我立刻对义父道:“天快要亮了,义父你们先进去避一避吧。”
  司弢一脸假哭:“为什么,鹞光可以晒太阳,我就不行啊,呜……”
  义父立马在他头上很敲了一记:“臭小子,少冒点酸水,就你那小样,见得光吗你?!”
  “你也回来吧,我看你两天没睡了,心情不好?”见义父和司弢走远了,司灏天伸手搭搭我的额头:“小傻瓜,别老是一副人莫予毒的样子,有事情就跟我说,嗯?”
  我抖开他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一会就回去。”
  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不知是怎么了,一路上,越是靠近欧洲,就越是有一种莫名的不安,还有一丝丝的害怕。可谁不知道鹞光是个神经比树粗的人?不安这种情绪在我身上已经几百年都没出现过了,但是这里隐隐有某种魔力,不断拉扯着我的心弦。
  似乎有什么人,在等着我。
  我把刚才肯塞给我纸反过来瞧了瞧,是张复杂的地图,曲曲扭扭的小径重叠交错,匍匐在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里,好像土地里蜿蜒的蚯蚓。一座古堡矗立在地图中间,按这比例尺来看,还真不小。
  哎,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握着地图,忽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再仔细一看,发现地图里卡了两张小小的纸片,我疑惑的把纸片抽了出来展开,顿时眼前一黑,英语!
  我的娘,虽然我来之前好死不死的学了一点,打个招呼还成,可这张破纸片里,三行字两行半不认识,等老子修炼几年再看算了!
  可万一这本身就是肯给我的东西怎么办?我硬着头皮看下去,welcome to ```````是废话,跳。
  Tomorrow’s party will be ```````嗯,好像是明天?刚才肯就说是明天来着。
  This ticket will for one people available```````什么``````意思?
  我拿着纸片,呆了。
  我发誓,这种吃力不讨好事情我绝对不会干第二次,因为看不懂英文跑去找肯,先要威逼利诱他别伸张出来!
  肯是这次大陆会议到中国来接义父一行人的吸血鬼专使,负责我们这群人的各项事宜,照理说他现在应该陪在招待管里才是,可刚才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塞给我东西后就连影子都没了,汗,就是说我还得去找他。
  太阳已经斜斜的照在大地上,沉睡的动物都开始苏醒,森林里不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金光透过苍绿的树叶在小径上投下明明暗暗的影子,偶尔可以看见一道长长的光线穿过阴暗的森林,照亮飞舞的尘土。
  我从一根树枝跃到另外一根树枝上,看看地图,已经快到地图中央了,再抬头看看,茂密的树林里耸出一点尖尖的堡顶,嘿嘿,没走错!
  佛祖保佑,哦不,阿门,能在这毫不熟悉的地方这么快找见地图上的目标,对我这住在地底下的僵尸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从树上跳了下来,准备走过去,视线范围内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我快走几步定睛一看,是个身材高挑的人,天鹅绒般的黑发如飞瀑般泻在肩上,阳光洒在他头发上给人一种他头发是金色的错觉。
  听到脚踩树叶的响动声,那人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呆了。
  是个外国人,他的鼻子细挺而优雅,唇似桃花敷粉,闪着柔亮的珠光,那对湛绿的眼睛细细的凝视着我,光彩流转,睫毛在眼睛下投下一小片阴影,一瞬间有他眼睛里藏着柔柔笑意的错觉。
  我眨眨眼,心跳加快。
  他一直盯在我看,一句话也不说,我有些局促的低下头躲开他的视线,脑袋里一片发昏。
  尴尬的过了许久,那人先开口了,声音如同泉水叮咚敲击在音乐石上,然后回响在山谷里一样,大有绕梁三日的意思。
  “你是````````僵尸?”
  我仓皇抬头,却又对上他异彩流转的眼眸,脑袋又开始发懵:“啊?啊!对,我是中国僵尸,我叫鹞光,不不不不,你是不是很奇怪僵尸的走路样子啊?其实僵尸走路不是一跳一跳的啦,我们其实很正常的!有的时候我也很奇怪别人为什么老是误会我们呢!哈哈哈哈哈……”
  一阵沉默。
  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被鄙视了!

  第三章

  尴尬了许久,我总算是想起来正事是什么,那个漂亮人儿还是一句话没有,于是艰难的开口:“那个,我想到古堡里找一个叫肯的专使,请问``````怎么走?”
  那人半晌没说话,终于疑惑的开口,那声音,让人听了发晕:“你这不是已经在路上了么?”
  额,我也愣了。
  他慢慢的走过来,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他走路很优雅,短靴轻轻的踏在森林厚厚的积叶上几乎没什么声音,只有布料摩擦的沙沙细响。
  鹞光啊,抬头!胆子上哪去了?抬头啊!
  唉,枉费古墓第一大无赖的称号,一般我见到的美人,不管男女,只有被**的份儿。今天在森林见到的这个超级大美人,我竟然看都不敢看他!混蛋,鹞光!抬起头来!**他!
  “你迷路了?”他手撑在膝盖上,弯下腰来看着我,语气温柔,肩膀上那捧黑亮的秀发也随着他弯腰的动作滑落到胸口,眼前一闪,娘的,反光!
  我抬眼刚想说什么,却看见他的脸近在咫尺,碧绿的眼眸清澈的望着我,脸上的皮肤像珍珠般细致柔和,一点瑕疵都没有。
  “我是住在这里的吸血鬼,要我带你过去吗?”
  啊,好像皮肤很好嘛!
  “你``````怎么不说话?”
  哎,好像手感很好的样子,摸摸看!
  我飞速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他瞥见我的动作,忙后退一步,已经晚了,摸到了,嘿嘿。
  他惊讶的摸着刚才被我摸到的地方,绿眼睛里危险的闪过一丝冷光。
  “你走吧。”
  手上还留着光滑的触感,我有点郁闷的看着他,喂,不就是摸了一下嘛!小气鬼!
  “哪有这么小气的吸血鬼,”我不满的控诉道,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你不是吸血鬼!”我后退了几步,猛然冲上前以手为刃抵在他脖子上:“别以为你能骗我,快说,你是谁!”
  他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忽然以我看不见的速度闪出来,然后把我手腕一拧,砰的一声把我推到树干上!
  这下轮到我傻眼了,背脊撞得生疼,树干上的叶子沙沙的落下来,连我都看不清楚的速度,那是有多快?
  众所周知,鹞光耍无赖是有资本的,我的修炼相当到家,尤其是武功里的速度这一块,僵尸以速度快著称,即使跳除古墓,整个僵尸家族里,我敢认第二没认敢人第一,就连义父都差我好大一截。
  可是这个人``````难道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不不不,现在的关键不是这个,我好像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惹到了一个惹不起的!我惊恐的抬头,一只有力的手猛然掐住了我的脖子,一瞬间呼吸困难,眼前发黑。
  那人在我脸上嗅了嗅,慢慢把头移向我的脖颈,脖子突然感到一阵湿热,他温凉的舌尖轻轻舔舐我脖子上的皮肤,一阵奇怪的感觉闪电般传遍全身,难难难道他喝血前还要咬一口尝尝味道?力量知道力量,他只要现在手轻轻一捏,我就要呜呼哀哉了。
  他一边轻舐我的皮肤,一边含糊不清道:“在害怕?”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把手松开我才能说话!
  仿佛会读心术一样,他微微一笑,松开了手。我忙从他手下跑出来,警备的站到他对面。
  他保持着微笑:“我没有要杀你。”
  我依旧警备,准备随时拔腿就逃。
  他好像完全无视我的反应般,转过身漫不经心的伸手接住一滴露珠:“我是吸血鬼三代,不怕阳光。”
  吸血鬼三代?那不是神的力量吗?
  传说该隐是第一个吸血鬼,也就是一代吸血鬼,后来该隐得到夜之魔女的指点,知道如何从血液中获得力量,生育了第二代。而二代生育了十三个三代,他们躲过了洪水的浩劫,建立了十三个大氏族,后来三代反叛,也就是传说中的圣战,他们灭了第二代,成为了最强的吸血鬼。如此推算,三代应该有几千岁了。
  但是圣战之后三代吸血鬼也所剩无几,后来出现的四代吸血鬼,也就是现在数量最多的血族,力量却远不如第三代。
  还有的人说吸血鬼年纪越大血统就越纯,所含的力量也越大。
  这么说来,我面前站着一个神啰?那我输了也不丢脸嘛!
  他转过来一摊手:“讲完了,我真的是吸血鬼。”
  我说:“喔。”依旧保持着警惕。
  他盯了我一会,忽然笑起来:“我都说我不杀你,你这么还是这个姿势?”
  他笑得很好看,一瞬间感觉春天来了,桃花开了.
  但是如果一个杀人魔王对着你这么笑,你也会不寒而栗,还是小命要紧。我对着他一拱手道:“这位大哥着实厉害,有机会结拜,小弟就此别过!”
  说着转过身噌的一下往原路跑回去,快快快点,不然他要是改变主意,我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异国他乡了!
  直到跑回招待观,我的心跳还没恢复。
  哎,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吸血鬼明明全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但是为什么```````我还有点想再见见他?
  抓抓头发,走进招待馆一眼就看见肯的大鼻子,他居然悠闲的坐着喝水!
  我一声大吼:“肯!你到哪里去了?!”
  噗!肯一口水喷了出来,他擦擦嘴巴,颇为无辜道:“鹞光,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喝水的时候吼那么大声。”
  要不是去找你,我会差点丢了小命吗?
  我白了他一眼,抽出那张看不懂的小纸片:“这个讲的什么?”
  肯拿过去看了看,道:“嗯,就是明天晚上宴会的入门券,两个人。”
  “两个人?”我怪叫起来,正在闭眼小憩的义父也闻声睁开眼睛。
  “可是我们有好几个人啊!”司灏天皱皱眉头疑惑道。
  肯忙解释:“不是,当然是全部都招待的,只是索奥卡伯爵的古堡开的是晚宴后的party,还有魁梧的狼人,森怪,不可能把每个人都塞进去跳舞,所以```````”
  肯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是我没有说好,森怪和狼人真的很魁梧,上次因为人太多,一个森怪不小心踩死了一个精灵,我们到现在还很尴尬呢!”
  “既然这样,”义父从后面走上前:“那就鹞光和天儿去吧。”
  咦?我疑惑的转头:“为什么```````”
  司灏天也很疑惑:“爹,为什么不是你和鹞光去?”
  义父笑笑,道:“爹又不是没去过,这是年轻人的东西,何况,天儿也应该去学点东西了。”
  还没等司灏天回答,司弢大叫:“爹!我也要去!”
  义父闭着眼睛赏了他一个栗子,司弢闭嘴了。

  第四章

  “不错了,穿这个吧!”
  我低头看看自己是衣服,抬头表情艰难的看着司灏天:“我想穿你这身。”
  他摸摸我的头,表情深切哀悼,声音幸灾乐祸:“乖,西装只带了一套。”
  照理说,去宴会跳舞,不穿燕尾服也该穿个西装什么的,可是``````我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套衣服,悲叹。
  胸口一块雪白的丝巾,卷出波浪状的花纹,丝巾和波浪的分界处镶了块绿莹莹的宝石。身上是一条类似于马甲的硬皮外套,袖口处的硬皮斜状收紧,手臂上是松软的白色衣料,一条绣着金色花纹的带子从腰带处斜斜的绕上来,在左胸口的天蓝色搭扣上扣住。脚上是双白色的短靴,靴口处有金色的金属搭扣。
  整个人金碧辉煌,结婚去算了。
  上次在森林里不经意一瞥,只看见了古堡高耸入云的堡顶,现在站在古堡面前,才感觉到那宏伟的气势。估计有两座骊山墓那么大,它以两座最高塔为主门,南北向的横廊交会于吊塔成十字架状,中央是两座与门墙连砌在一起的双尖塔,外面由森然罗列的高大石柱砌成,彩色碎花玻璃做窗,精致的拱廊式屋顶以及凌空升腾的双塔皆气势傲然,我前天早上看见的就是其中一个尖塔。
  这得多少人造多少年才有啊?败家的!
  明黄的光线从雕花的彩色玻璃窗里透出来,隐隐可以听见里面在放着优美的舞曲。我和司灏天面面相觑,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眼前立刻一片眼花缭乱,里面更是不得了。
  在灯光的辉映下,一切能反光的事物都显得荧光闪烁,中央高高挂着的水晶大灯灿烂夺目,水光琉璃。安在不起眼角落里的的晶灯向大厅射出一道道蓝绿色的暖光,照在青石凹凸不平的墙上,蓝莹莹的璀璨晶亮,仿佛嵌上了蓝色的美丽宝石。
  大厅两边摆着放满了美酒和水果的长桌,中间已经有不少人在翩翩起舞,我探头向四周看看,司灏天这小子就是吃香,进来还没一会儿,就已经呆在一群人里面聊上了。我呢?
  唉,英语烂就算了,还穿得那么水,姑娘见了我都该逃了。
  百无聊赖的顺手端起一杯果汁,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叫我。
  是肯,他和一个身材微胖,哦不,应该是壮的男子朝我走了过来:“玩得怎么样?”
  我瞥了眼舞池中间的速配男女,再看看自己方圆一米的无人区,摊了摊手:“你看我像么?”
  “才进来一会而已,马上就会有人的,”肯拉过那个壮实的男子:“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这个是撒兰尼,你这身衣服就是他借你的哦!”
  喔,敢情这身结婚装是你的是吧?我揉揉头发刚想开口,忽然觉得有点不对:“那个,你的?”
  撒兰尼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以前比较瘦。”
  喔~以前比较瘦,现在发福了,嘿嘿。
  正幸灾乐祸着,忽然听见一声大叫:“啊!丽丝!”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郁闷的发现肯似乎忽然就处在发狂边缘。
  肯大声叫的是个女吸血鬼,一身鲜红的贴身短装,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做的,几乎没有一丝褶皱,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腰似长柳,双臀摇摆,雪白挺拔的双峰呼之欲出,一头火红的长卷发更显得她火辣性感。
  我咽了咽口水:“好红的辣椒。”
  不好,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了!
  我忙吸吸鼻子,回头看肯,那小子已经是一副不要命的样子,他原地站了半晌,眼睛直直的跟着丽丝转,突然风一样的冲了出去,就这么扑通一声跪在了丽丝面前:“丽丝,我向你求``````”
  还没说完,丽丝冲肯微笑了一下,露出两颗俏皮的小尖牙,优雅的抬腿——一脚把肯踹了回来!然后扭着双臀,踩着猫步优雅的走掉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脚下的肯,他双目紧闭,嘴角含笑。
  “没关系,肯追丽丝好多年了,天天挨踹。”撒兰尼蹲下来拍拍他的脸:“小子,人家走掉了!”
  我也蹲下来看着他。突然肯猛然睁开双眼!我吓了一大跳:“你诈尸啊你!”
  肯双眼满溢着爱意,嘴角拉到耳朵边上,绽开一个潘杰希尔大峡谷一样的微笑,双手抚摸上胸口的脚印:“啊,丽丝连踹人都那么迷人。”
  我彻底无语了,就你这样泡什么妞?
  其实我泡妞还是很厉害的,嘿嘿。
  我和撒兰尼把肯拉起来,肯还是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人家转。
  我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孩子,跟哥学着点。”
  肯这才回过神来:“学什么?”
  学什么?当然是泡妞大法了!我清清嗓子道:“你要追人家,至少不能一上去就求婚,不然人家肯定不鸟你。”
  撒兰尼点点头。
  我接着道:“像这种场合,你就应该请人家跳跳舞,喝点酒什么的,别老想着求婚。”
  肯欲哭无泪:“我不会跳舞……”
  撒兰尼挫败的摇摇头:“去学。”
  “啊?”
  我顺手抽出桌边花瓶里的一枝玫瑰:“学着点!”
  鼓起勇气走过去,丽丝正在和一个人攀谈,我单腿跪在她面前,把花叼在嘴里,开口道:“这位小姐,不知在下可有荣幸和小姐共舞一曲?”
  一片死寂。偶尔还有倒抽冷气的声音
  低头等了一会,不见回声。
  汗,她不会走掉了吧?我承认我今天穿得很水,但不会这么不给我面子吧?
  耐着性子等了一会,还是一片静寂。
  我尴尬的抬头,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为什么我会跪在那个差点杀了我的三代吸血鬼面前?!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丽丝的表情说不出的扭曲,好像马上要看见一场大屠杀一样。
  耳边传来窃窃私语:“那人胆子好大啊,竟然敢邀请伯爵大人跳舞耶!”
  “中国人就是怪啊~”“他是不是不小心多喝了伏特加?”
  全场都肃静下来看着我,很好,又被当成白痴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