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兽人之雌性粗鲁 红烧猪蹄

兽人之雌性粗鲁 红烧猪蹄

时间: 2015-12-13 07:11:00

简介:
一个直至成年才发现自己不是雄性兽人的雌性兽人——若亚的爱情故事!
分不清凯家三人组的亲们在看文前先复习一遍吧!
凯特洛:本文男主之一
凯瑞奇:洛洛爹爹
凯斯特:洛洛父亲
无责任小剧场:(凯特洛童鞋关于第五章的怨念)
凯特洛揪着某猪来了,恶狠狠的扔在了地上,然后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鞭子,在空中虚甩了几下,嘴角露出一抹狞笑。
某猪瑟瑟发抖的蹲在地上,双蹄抱头。
“说吧,你说该怎么办!”凯特洛问道,手不自觉的抚摸着手中的鞭子。
某猪谄媚:“洛洛啊,我不是故意的,这次就算了吧……”
“我是弱攻?我是圣母小百花?”
“不是不是,您老是强攻!强攻!”
“唰”的一声,某猪惨叫。
“不是因为你,我会被读者误会!”
“呜呜呜……我错了……我这不是已经在弥补了嘛……呜呜……”
“还是给你些教训吧,不然……”凯特洛奸笑,某猪……
五分钟过了……
凯特洛找他家若亚去了,徒留地上扑街猪蹄一只,烂鞭子一条……


☆、第一章 狩猎

  比亚大陆
  撒亚拉赫草原正值中午,被阳光直射了许久的草原上扑腾的冒着缕缕热气,像一个火炉一般,这个时候,撒亚拉赫草原上的野兽们都是懒洋洋的没精打采的样子,正午,是它们防御力警惕性最弱的时段,也正是这个时候,给予了捕猎者们最好的狩猎机会。
  一只落单的赫比兽(成年,高15米,宽10米)正悠闲的趴在地上享受着阳光的抚摸,全身包裹着坚硬外壳的它,是不担心炎热的,只不过这段时间,它还是习惯性的一动也不动的。作为撒亚拉赫的最强大的存在,一点也不担心有哪只野兽不长眼的来偷袭,就算有,它也可以用它锋利的牙齿瞬间将偷袭者撕碎。
  可是有时候撒亚拉赫草原上就是会出现所谓的不长眼的家伙,比如说……
  在离赫比兽位置不远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两个兽人正在进行着激烈的交谈。
  “老大,你真的要去单挑赫比?”海迪亚面露担忧的问着身边的人,海迪亚是个2.5米高的大个子,头上长着两个小小的角,一双尖尖的小耳朵,身上纹路是兽人们普遍的棕色兽纹,肌肉发达,除了□的重要部位上围了一圈的兽皮,其余的部分都是□着的。
  “那是当然的了。”被海迪亚称之为‘老大’的若亚对比着海迪亚就觉得娇小一些了,若亚只有1.9米高,头上没有角,只有一双圆圆的小耳朵,取而代之的是背后那一双金黄色的翅膀,与他身上金黄色的兽纹互相交映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越发的好看了,若亚没有像海迪亚一样,只在□围上一圈的兽皮,而是穿上了一条连身的兽皮裙,这是若亚爹爹的命令,有时候若亚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爹命不得不从。
  若亚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出发了。
  “可是……那是赫比啊……”海迪亚苦着一张脸说道,他开始转动着他那实际脑容量特少的大脑袋,绞尽脑汁的想着词来形容赫比兽的残暴,“它有着坚硬的外壳,它最喜欢事情的就是用它坚硬锋利的牙齿划破猎物的胸膛……”
  “嗯,海迪亚,你越说我就越激动了!就是因为赫比兽这么强才能让我激起挑战的**啊!”若亚的眼睛已经开始发光了,身后的翅膀也在扑哧扑哧的上下扇动着,显示出了若亚此时的心情。
  “……”老大,我是想让你打消这恐怖的计划啊!!!海迪亚在心中大声吼道。
  “海迪亚,乖啊,老实点在这里看老大我是如何解决赫比的,别脑子发热的冲过去啊,我可分不了心去照顾你。今晚狩猎结束回去后我们一起吃赫比肉!听说很是鲜美啊,别流口水喔。”若亚像是安抚小孩似地踮起脚尖拍拍海迪亚的头,开始慢慢的向赫比兽的方向移动着,由于飞起来动静太大,若亚决定用走的。
  似乎是若亚的安抚起到了作用,海迪亚真的放下了担心,乖乖的趴在石头上,向外伸出一个头,注视着若亚离去。老大,你要加油啊!
  若亚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许多嗜血的因子,他喜欢追求刺激,在他还没有成年的时候,眼馋许久的他就悄悄的跟着部落的狩猎队出去了,等到有人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身边就躺下了几具倒下的野兽尸体,从那时开始,他就是狩猎队的编外成员了。今天,是庆祝他成年的一天,所以,他决定了用赫比兽的肉作为今晚的晚餐。
  赫比兽早在若亚慢慢靠近它的时候注意到了,只不过它没有动,这个兽人它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就算是想吃东西,一个兽人还不够它塞牙缝的,所以,赫比兽选择了继续发呆,晒太阳。
  有时候,不管对谁而言,轻敌往往是最大的致命伤
  等待赫比兽发现不对劲后准备反抗的时候,它早已丧失了回击的力量。若亚钻进了它的肚子里,任由它想尽办法也没能将若亚给吐出来。突然,它大幅度的抽搐了一阵子后,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能起来。
  远处观战的海迪亚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场战斗,不,也可以说是,若亚单方面的殴打。实在是太强悍了啊,老大!
  赫比兽倒地后,它的身体被人在内部开了一个口子,若亚举着赫比兽的心脏,从赫比兽的身体里飞了出来,他浑身沾满了赫比兽的鲜血,就像一个浴血的战神,或者说是来自地狱的死神,若亚兴奋的朝天大吼了一声“啊”来抒发自己此时此刻愉悦的心情。
  被自家老大的实力震慑到的海迪亚,呆呆的看着若亚,久久不能言语,直到若亚走过来拍了他一下。
  “喔,老大,你是我的偶像!”回过神来的海迪亚激动的用利抱住若亚。
  “哎哎哎,我身上很脏耶!”若亚用力推开了趴在他身上的海迪亚,不让自己身上的血沾到海迪亚身上。
  “这是英雄的见证啊,老大你怎么能嫌弃呢!”
  “我就觉得它只不过是一些污渍罢了,”若亚嫌弃的说道,“我去月湖冲洗一下,你帮我把赫比兽搬到狩猎队的集合区啊,如果到了时间我还没有回来,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自己飞回去。”
  “喔。”等到若亚飞走了之后,海迪亚才发现若亚丢给了他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工程,赫比兽很重耶!!!我一个人怎么搬得走!
  没办法之下的海迪亚只能空手回到狩猎队集合区,去找人来帮忙了。
  “啊,海迪亚啊,你回来了啊,若亚呢?你们不是一起出去的吗?”狩猎队的领队哈吉热情的向海迪亚打招呼。
  “嗨,哈吉!”海迪亚冲上去抱住哈吉,激动的向他说道:“哈吉,看到你实在是太好了!呵呵,你一定不知道若亚这次打到了什么猎物。”
  “喔?难道是阿咻?”撒亚拉赫草原上较为凶猛的一种野兽,犀利的爪子和快速的移动让打猎的兽人们很是头疼,也很少能打到。
  “哎哟,不是啦,是赫比兽,是赫比兽啊!哈吉!”海迪亚高兴的样子就像是赫比兽是他猎到的一样。
  “赫、赫比兽!你们打到赫比兽了?”哈吉欣喜若狂,赫比兽的肉可是能供给全部落的人吃上三天的了。
  “哈哈,是啊,厉害吧。”海迪亚插着腰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若亚呢?赫比兽呢?”哈吉茫然的看着海迪亚身后空空的一片,难道是他眼睛出问题了?
  “唉,别说了,老大他一打败赫比兽就嫌自己身上脏,去月湖洗澡了,让我自己把赫比兽搬回来。我也好希望能有这种嫌弃的机会呢,不过如果是我,一定会把打败赫比兽时穿的那件衣服给收藏起来才对呢!”
  “那若亚不是叫你将赫比兽搬回来吗?赫比兽呢?”哈吉不愧为狩猎队的领队,时时刻刻将捕猎到的食物放在第一位,毕竟,那关乎着整个部落的人的生存呢。
  “我一个人搬不回来,就将它放在原地,回来找人去帮忙了。”
  “海迪亚,你竟然就将赫比兽的尸体放在原地了吗?”
  “一下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应该……”
  哈吉抚额,迅速的找来5个兽人,去帮忙扛回赫比兽,其余的人,留在聚集地看守其他人打到的猎物。几人匆匆忙忙的走了。
  希望不要碰到偷盗者啊,哈吉在心中祈祷着。
  偷盗者,喜欢不劳而获,专门抢夺其他兽人们捕获的野兽的可恶兽人们。
  但是,有时候就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哈吉跟着海迪亚来到赫比兽尸体所在地,看到围在那里的那些有着显著偷盗者特征的家伙,预料到了接下来一定要有一场恶战了。
  这些,正在月湖洗澡的若亚还毫不知情。
  若亚正在发愁的是另一件困扰他多时的问题。
  他今天就已经成年了,可以拥有自己的伴侣了,可是……若亚无奈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下那不争气的小兄弟,很是无力的哀叹了一声。
  为什么,你会如此的小?!
  若亚虽然才刚成年,但是有许多的事情他都清楚了的,这些要归功于他那老不休的爹爹和父亲了,因为他们只要一空闲下来,就会进行着那让人面红心跳的事情。
  比亚大陆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性兽人,兽人只是分为雌性和雄性,他们外观上都是男性,只不过,作为雌性的兽人长的比较瘦小,力量和体力都比较弱,负责为其伴侣生下并养育下一代兽人宝宝和烹饪食物等家庭琐事,而作为雄性的兽人长的就比较高大,耐力和能力都很强,负责出外去捕猎食物,基本上呈现的是一副雄性主外,雌性主内的和谐景象。
  若亚从不怀疑自己是雄性的事实,虽然爹爹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这个问题,但是,他是百分之二百的坚信,他是雄性。因为他有着只有雄性兽人们才会拥有的兽纹,而且是亮丽的金色,这是雌性所没有的,雌性的皮肤都是白白嫩嫩的,似乎一掐就能挤出水来,就算是若亚家中年纪已经不小了的爹爹,也依旧是这副模样。
  就算他的身高比起海迪亚他们来说,是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他狩猎的能力绝不比任何一个雄性低,甚至来说,是远远的超过。
  可是作为一个能力超群的雄性,小兄弟竟然这么的小!这是若亚心中永远不可磨灭的伤痛。
  这不是他自己要求太高,实在是进行过多方对比之后得出来的结果。
  在他有了比较的心思之后,他有偷偷的看过父亲的,看过海迪亚的,看过其他同龄的雄性兽人们的,但是,没有一个是和他一样的小的!
  这叫他如何去追求自己理想中的雌性啊!他不想被自己未来的雌性嫌弃啊,可是现在他都有一点嫌弃自己……的小兄弟了。
  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敢和海迪亚他们一起去月湖洗澡,他都是选择没有人的时候去的,生怕自己隐瞒已久的小秘密被发现了。
  脱掉身上沾满了血的衣服,若亚将自己全身浸泡在冰冷的湖水中,清洗着身上和翅膀上的污垢。唉,如果解决小兄弟的事情向他战胜赫比兽一样的顺利就好了,若亚如是的想到。
  “老大,快来帮忙啊!”远处传来的一声吼叫惊飞了居住在林中的小鸟们,若亚听到后,直接从月湖里蹦了出来,迅速的穿好衣服,面带严肃的看着撒亚拉赫草原的方向,刚才的传来的是海迪亚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呵呵呵呵,新文!

☆、第二章 我是雌性?!

  等到若亚扇动着翅膀,循着声音的方向找到海迪亚的时候,他的伙伴们已经和盗猎者打成一团了。
  若亚眼尖的看到一名偷盗者正举起一块大石头朝海迪亚的脑袋上砸去,而海迪亚正忙着对付前面的敌人,根本就无暇顾及后方。
  该死的偷盗者,若亚在心中怒骂了一声,迅速的飞下去一脚踹开了那块石头,并且扯住那行凶者的双手,带着他慢慢的升了起来,不理会抓着的人的挣扎,若亚飞到了10米高空中,将手中的人狠狠的向下砸去,顿时,鲜血四溢,被甩到地上的盗猎者浑身抽搐了一下后,不动弹了。
  底下的偷盗者们看到这残暴的一幕,有些恐惧这个后来的会飞的帮手,依依不舍的看了赫比兽庞大的尸体一眼,迅速的撤离了。(盗猎者中没有会飞的,应该说,比亚大陆上会飞的兽人其实是很少的。)
  “老大!”见到敌人们撤退后,海迪亚很是兴奋的抬头看着天空,挥舞着双手招呼着若亚下来。
  若亚缓缓的落地了,看了一眼周围的伙伴们,很好,顶多只有一些轻伤,并不碍事。
  “你们怎么会惹上偷盗者啊?”若亚疑惑的问道,刚刚真的是很惊险耶,海迪亚差一点就脑袋开花了,偷盗者们多是穷凶极恶之徒,杀人不眨眼的。
  “唉,这都怪你啦,老大。”海迪亚埋怨道。
  “我?”若亚有些茫然的指了指自己。
  “不是你是谁啊,你将赫比兽留给我一个人,叫我自己搬回去,我怎么办得到,回去找人来帮忙,赫比兽的尸体就在这段时间被偷盗者瞄上了呗。”
  “搬不回去吗?”若亚收起身后的翅膀,朝赫比兽走过去。哈吉等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若亚的举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托着赫比兽的肚子,若亚一个使劲,就将那座大山一般的赫比兽给举了起来。
  “海迪亚,没有问题啊。”若亚一手举着赫比兽,一手还和海迪亚挥了挥手。
  “呜呜。”海迪亚用手捂住了脸,说道:“兽人比兽人气死兽人啊。”
  哈吉在一旁,用手拍了拍海迪亚的脑袋安慰道:“大家都一样啊。”旁边站着的其他兽人们很是应景的点了点头。
  若亚他们是撒亚拉赫草原南部的伊贺森林里居住的兽人部落里的兽人,晚上,当勇士们带着他们的猎物回到了兽人部落,部落里留守的兽人们都早已等待多时了。早在若亚他们回来前,就有人将若亚猎到赫比兽的消息带回了村庄,所以,若亚已经成了众人眼中的英雄级人物,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兽人崇尚的是力量至上,只有你自身强壮了,才能得到更多的赖以生存的食物,才能真正的保护自己的伴侣和孩子。
  所以,那些身体强壮,实力超群的雄性兽人,往往是雌性兽人追逐争抢的对象。
  而作为毫发无伤却能成功打败撒亚拉赫草原王一样的存在赫比兽的部落英雄,年轻力壮,外形挺拔帅气,还有着人人羡慕的金色大翅膀的若亚,现在已经被许多雌性兽人给瞄上了。
  这一切,若亚都还不知情,在他还没有解决自家不争气的小兄弟之前,他并不想去想伴侣的事情。
  狩猎日的晚上,是早已安排好的篝火晚会,在黑夜和火焰的双重刺激下,许多年轻的雌性和雄性兽人之间,渐渐的撞击出了爱情的火焰,老一辈的兽人则以慈爱与理解的目光注视着部落的新一代希望们,也许部落又很快能注入新鲜的血液了。
  若亚的身旁,已经围了一圈的雌性兽人了,就连部落最美的雌性兽人宁音都在其中。原先坐在若亚身边的海迪亚早就不知道被挤到什么地方去了,若亚确像一只呆头鹅一样,只顾着大口大口的吃着手中烤好的赫比兽肉,发出“扑哧扑哧”的咀嚼声。
  不甘于被冷落的雌性兽人们开始用说话来吸引若亚的注意力。
  “若亚,你今天真是勇敢呢……”
  “若亚,你的嘴边脏了,我帮你擦擦……”
  “若亚……”
  “若亚……”
  抢到了若亚右边绝好位置上的宁音有些气恼,平时由于部落里的雌性本身就比雄性的少,再加上宁音长得又是整个部落里最美的,所以,宁音一直都是未婚的雄性兽人呵护的宝贝,讨好的对象,哪里受过像若亚这般的冷落。
  被众人惯出公主病的宁音爆发了,他使劲的将若亚的头抬起来,转向他这边,一头雾水的若亚口中还嚼着一块肉,就这么呆呆的,茫然的看着宁音。
  “银一,咿唷森摸似啊(翻译:宁音,你有什么事啊?)”若亚开口问道。
  “你,跟我出去。”说完,宁音拉着若亚就站了起来,朝部落旁的小树林走去。还是一脸茫然,搞不清楚状况的若亚只能一颠一颠的跟着宁音走了。
  被留下的雌性兽人们泄愤似地的用手指使劲的扯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兽皮裙的下摆,都在气愤着宁音自作主张的霸占若亚的行为。
  已经走了很远了,“宁音,你究竟有什么事啊,我还没吃饱呢。”若亚吞下了口中的肉后,摸摸肚子,还是有些饿啊。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不知道还有一件事是你应该关心的吗?”“???”若亚的眼睛里冒出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头上的两只小耳朵也轻轻的动了一下,甚是可爱。
  “咳咳,”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宁音开口道:“若亚,你愿意让我做你的伴侣吗?”树林里很安静,宁音的声音出现了回声。
  你愿意让我做你的伴侣吗?
  你愿意让我做你的伴侣吗?
  被,告白了啊,而且还是宁音耶,若亚觉得自己有一些飘飘然了,可是,他想到了他那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呃……他是很想有一个伴侣啦,可是他的小兄弟实在是不争气啊。
  不得已之下,若亚开口拒绝道:“宁音啊,我觉得呢,我现在还小,还是暂时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吧……”
  若亚刚说完,宁音的眼睛里就浮起了一层水雾,“你,你是嫌弃我,看不上我吗?”
  哪有,我是嫌弃自己的……小兄弟啦!见到宁音的眼泪,若亚有些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若亚,我讨厌你。”宁音大吼一声,推开若亚,跑走了。
  呜呜,被讨厌了,若亚觉得有些委屈。
  “老大,你为什么要拒绝宁音啊?”若亚的背后突然传来了幽幽的声音。
  若亚不禁打了个寒颤,回过头,原来是海迪亚这小子。
  “老大,宁音是我们部落里最美丽的雌性了,你为什么不喜欢他?”没有听到若亚的回答,海迪亚不放弃的又问了一遍。
  “……”家丑不能外扬啊,若亚欲言又止。不过,现在的海迪亚很奇怪喔!
  “海迪亚,你不会是喜欢宁音吧?”若亚你真相了。
  “哼,部落里哪个未婚的家伙不喜欢宁音,除了你这个呆头鹅之外。”海迪亚嘟着嘴巴回答着自家老大这笨到家的问题。
  “我们的海迪亚也恋爱了啊,虽然是暗恋,”若亚揉了揉海迪亚的耳朵,发出了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慨,“既然喜欢了就大胆的去追求吧。”若亚鼓励道。
  “可是宁音不是喜欢你吗?老大。”
  “本来我也就没想答应的,现在既然知道你喜欢了,我就更不能答应了啊,兄弟喜欢的雌性,我这个做老大的怎么能和你抢嘛。”
  “呜呜呜,老大,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海迪亚热泪盈眶扑倒在若亚身上。
  “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啊,我们是好兄弟嘛。”若亚又揉了揉海迪亚的耳朵,手感真的很好啊,若亚想道。
  虽然已经完全没有了想让宁音做自己伴侣的想法,但是,经由这件事情,让若亚意识到了要解决自己小兄弟的问题真的是迫在眉睫了,不然,自己岂不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他决定去找前辈讨教一下,对象,当然是自家那个金枪不倒,经常做一夜七次狼的父亲大人了。
  篝火晚会之后,若亚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进屋就看见了父亲将爹爹抱在腿上进行着少儿不宜的事情。
  “咳咳!”若亚早已习惯了这个场景,平时他都会自己飘回房间,不去充当电灯泡,但是,今天,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一下父亲,不得不出声打断爹爹和父亲之间的甜蜜互动。
  “啊,阿希,快放我下来,孩子都看到了。”比亚特看见自己和伴侣的亲热场景竟然被孩子看到,羞得都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白皙的脸蛋这时红的像个大苹果一般,他使劲挣扎着要下地。
  “看见就看见了吧,又不是第一次了。”若希用力的将伴侣固定在自己的腿上,不让他离开,并瞪了自己的不孝子一眼,没看到父亲我正在忙着吗!阻挠父辈的性福生活是不道德的,孩子!
  若亚耸耸肩,谁叫父亲你一天到晚都在发情呢。
  好不容易安抚好暴动的伴侣后,若希用很是低沉的口吻问道:“小亚,你究竟有什么事!!没有事就回房吧。”情动又得不到舒缓的雄性是很恐怖的。
  “阿希,你怎么能对孩子这么凶呢!”爱子心切的比亚特不干了。
  “哪有啊。”若希狡辩道。
  见到爹爹们又开始进入打情骂俏阶段,若亚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父亲,我有些事情想和你私下里聊一聊。”很是郑重的口吻。
  自家孩子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和他们说话呢,若希和比亚特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置信,但是……
  比亚特以一副深受打击的表情指着若亚控诉道:“小亚,有什么事情你要瞒着爹爹吗?为什么要刻意避开我!”比亚特觉得自己被自家孩子排斥了,很是受伤。
  疼爱着伴侣的若希当然是舍不得的了,“小亚,有什么事你就说就好了吧,不用避开你爹爹的吧。”
  “可是……”
  “一家人说话,不用遮遮掩掩的。”若希强烈的表态。
  “那,那好吧。”见到爹爹听到自己这句话之后,立即从失落的状态恢复过来,使劲睁大着眼睛,就等着看自己要说什么的样子,若亚有些不好意思说了。
  “嗯,那个,就是……”若亚吞吞吐吐的漫长前缀之后还是没说出一句话。
  在一旁等待着的两人都快睡着了,“小亚,你究竟想好要说什么了没啊!”
  “唔,今天有人向我表白了,他说想做我的伴侣。”若亚总算开口了。
  “那很好啊,我们家若亚长大了,有人喜欢了,是好事啊。”比亚特高兴的说道。
  “但是我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身上有点小问题……”
  “什么问题啊?”对面两父‘母’异口同声的问道。如果说其他人有问题他们还行,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吃得多睡的香,从小就是健康宝宝一个,会有什么问题啊?
  “就是……那个……我的小DD特别的小……”
  “……”
  “我有偷看过父亲的小兄弟,发现实在是有很大的差距,作为一个雄性兽人,这让我觉得很自卑。”若亚越说越小声。
  不过那关键的一句还是没有人错听过去的。
  “若亚!你竟然偷看我的小兄弟!”这是若希的声音。
  “孩子,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雄性了?”这是比亚特的疑问。
  “啊?!”若亚直接忽略了若希的话,他在意的比亚特的疑惑。
  “孩子,你和我一样,是雌性啊,我们雌性的小DD都是不大的,你不知道吗?”比亚特好心的为若亚解释道。
  你,是雌性。
  你,是雌性。
  什么叫做晴天霹雳,若亚是深深地感受到了。
  一直自诩为雄性兽人活了几十年的若亚(兽人40岁成年),在他成年的当天,被自家的爹爹告知,自己是个雌性!!!这叫他情何以堪啊!!
  
作者有话要说:~(@^_^@)~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三章 谈话

  夜晚的月湖,宁静而又美好。只不过,今夜的宁静,被破坏掉了,罪魁祸首,正是那个在今晚受了巨大打击的若亚。
  夜晚月湖的水是冰冷刺骨的,若亚将自己的身体浸泡在水中,借以平复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
  若亚苦笑的看了自己小兄弟一眼,原来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啊,原因在我而不在你。
  若亚将身子仰躺在岸边,回想起今晚和自家爹爹之间的谈话。
  ——“小亚啊,虽然爹爹我平时是有些迷糊,但是你是雌性这件事绝对不是我记错的。”比亚特用很诚恳的话语说着若亚不愿接受的事实。
  ——“可是我身上的兽纹你怎么解释?那不是雄性兽人特有的吗?”
  ——“尽管雌性一般情况之下是没有兽纹的,但是不排除特殊情况。曾经也有过雌性长出兽纹的情况。”
  ——“也许我的不是特殊情况呢?雌性的体力与能力不是不能去狩猎的吗?但是今天我连赫比兽都打败了,而且还是我一个人将赫比兽的尸体抬回来的,海迪亚他们都做不到。”
  ——“这我就不知道了,原因你就自己去找吧!”很不负责任的回答。
  ——“那爹爹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呢?”
  ——“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原先以为我是知道的,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让我去狩猎?”
  ——“孩子,不是我让你去的,是你自己偷跑出去擅自跟着去的啊。”
  ——“那你还不阻止我?”
  ——“孩子,既然你想去,我们为什么要阻止呢?何况你有这个能力。我们雌性不是不想出去狩猎,而是有心无力罢了,想当初,我也是很希望能去狩猎一次的,只不过,总是停留在幻想阶段。”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