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之兽人国度 江湖太妖生

穿越之兽人国度 江湖太妖生

时间: 2015-12-18 04:12:17

文案

野外救生员白浩悲催的穿越了,不但他穿越了,连他去救的那个小孩子欧小璟也跟着穿越了。
于是这俩倒霉孩子被当成了母子,还被好多兽人追求……
白浩怒吼:“老子是纯爷们!”
白浩无力的喊:“我是直的,真的是直的……”
一直到白浩生出小宝宝,他才真正的觉悟
雌性生子神马的,对于直男来说,实在是太凶残了啊啊啊

第1章
1、野外救生员白浩 ...
  白浩,二十五岁,从十八岁开始当兵,在部队呆了六年后退伍。返回到户口所在地后,家里给找了一份城管的工作。白浩不喜欢做城管,他觉得每天跟小商贩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实在是太伤邻里邻居的感情了。正巧,他们那个小县城靠着山,那山又被开发成旅游区。
  由于是山区,山比较高,比较陡,所以开始招聘野外救生员。
  凭着六年的当兵经验,白浩毅然的辞去了城管的工作,一头扎进深山里做了一名野外救生员。
  白浩以前是陆军,经常会有野外生存的行军经历,所以在这种已经被开发出来的山林子中,白浩如鱼得水,自在的不行。
  这山叫青头岭,上面有几块被题了字的石碑,一座破烂的小庙,传说是什么什么神仙在这里得到飞升的。自然,这很有可能是旅游公司为了宣传而想出来的噱头。不过,这座山岭以前住过土匪,进过军队,至于有没有神仙,白浩问过自己老叔,老叔表示不清楚,因为在老叔小的时候,表姑奶奶总是说山上有鬼,用来吓唬没事就野到山里玩的孩子们。
  先不管这青头岭上究竟是有神仙还是有妖精,反正自从被开发成旅游区之后,便经常能见三五一群十个八个一伙的人背着大背包跑来玩。因为开发商打出了“自然修真,野外生存”的名号,让一群在城市里闲的五脊六兽的小年轻们心跳不止跃跃欲试。
  这山岭对白浩来说,就跟自家后院一样,不敢说能闭着眼睛跑来回,但是就自己一个人从山里住上十天半个月都没有问题,而且山里有的是山珍,随便整点什么吃也饿不到。总之,在白浩眼里,那一波波往山上跑的家伙,都是有钱烧的难受的主。
  白浩从小父母双亡,跟着老叔长大。老叔家里也不是很有钱,再加上自己有俩孩子,所以白浩初中一毕业,就被老叔送到部队去了。别看现在的人想当兵很难,但是老叔说那部队现在的一个长官是他曾经的一个兵。那时候白浩才知道,自己老叔原来以前还是当兵的呢,当了某长官的两年的班长。
  因为无父无母,无家无业,每天还跟地老鼠一样游荡在山林子里,所以白浩二十五了,都没找到媳妇。他村子里的小年轻,比他小好几岁的,都结婚了。
  白浩自从退伍回来,参加过好几次的婚礼了,当了好几次的伴郎了,却始终打着光棍。他老叔也替他着急,可是又拿不出聘礼来,也只好这么算了。白浩劝老叔说一切随缘,得到的也只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春末夏初的时候,是旅游的旺季。青头岭几乎每天都要接待十几拨背着帐篷要来玩野外生存的年轻人。
  白浩不是带队,平时就在固定的路线中带着耳机机动,按照他的话就是:本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昨天刚下过一场雨,山路较滑,每个带队都举着扩音器大声的喊:“注意脚底下,大家相互扶持一下……”
  白浩蹲在半山腰的石阶上往下看,看那一个个笨拙还有点儿傲气的小伙子大姑娘们故作镇定的嘻嘻哈哈,心里就止不住想笑。还没等笑出来呢,就看见有一个队伍里,居然有三四个八九岁的小孩子。
  白浩皱了皱眉头,吐掉嘴里叼着的草叶,两三步就窜了下去,拦住那个队伍的领队:“小张,你这队怎么有小孩儿?”
  爬山是存在着危险性的,尤其是雨后爬山。虽然是有规定未满十八岁爬山必须要有成年人带领,但是也不能选这么个日子啊。
  小张无所谓的耸耸肩:“人家家长都不操心了,说让小孩子们出来历练一下。你以为我乐意带小孩啊,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不行,现在山路太滑,最好让他们过几天再上山。”白浩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那几个嘻嘻哈哈的小孩子,心里把他们的爸妈使劲的骂了一通。
  小张刚要说什么,后面就有个小青年窜了上来:“唉唉,怎么了这是?”
  “下雨后山路滑,最好不要带小孩子上山。”白浩警告。
  “下完雨爬山才有意境了不是?空山新雨后不是?我们又不去危险的地方,再说不是有你们和领队了吗?山上又没有野兽,我们就呆一个晚上。”小青年极其不耐烦,推开白浩就开始招呼他的队伍:“快点了,别到处玩,跟上领队。”
  白浩看着这群人从自己眼前经过,其中有个女孩子擦肩的时候还微微的哼了一声。
  白浩讨厌这种鼻孔朝天的人,他只是冷笑了下,然后让小张多注意孩子的安全,便几步越过他们,往山上走去。
  入夜了,领队们向救生员报告了自己队伍的位置,就开始组织着自己的队伍开始搭帐篷,点篝火,教着各种野外生存的小知识。
  小张那个队伍正好在自己管辖区域内。白浩吃过晚饭,溜溜达达的走过去,看那群眼高于顶的家伙们如何准备过夜的。毕竟以前有过帐篷没有钉好,半夜翻起来的事件,所以白浩乐的看他们的笑话。
  “哎呀,白浩白浩,你来的正好,赶紧帮帮忙。”小张忙的一头乱,拉过白浩就开始诉苦:“他们这哪里出来历练野外生存的啊,完全就是跑出来玩的,还得让人伺候着。”他往篝火旁边的一群人那里斜了一眼:“看见没?火是我点的,帐篷是我搭的,肉片是我切的……总之我就是个保姆。”
  白浩有点儿幸灾乐祸:“该!”
  “去你的!”小张推了他一把:“赶紧帮我把帐篷都弄好,要不一会儿那群少爷和姑奶奶们又开始闹腾了。”
  白浩耸耸肩,接过小张手里的活帮他支帐篷。小张把帐篷都推给白浩,颠颠的跑去篝火那边开始点人数。
  搭帐篷其实并不很难,尤其是现在的野外帐篷都是那种傻瓜型的,撑开架子固定住就ok。白浩三下五除二就撑好一只帐篷,然后看着上面粉红色小花的图案摇了摇头。这要真是在荒山老林里,这种帐篷也就是个摆设,而且还容易招虫子野兽过来参观。
  还没开始弄第二个帐篷呢,就听小张在那边咋咋呼呼的叫起来:“诶?怎么少两个人呢?那俩人干嘛去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一个年轻的男声传来:“他俩撒尿去了,撒尿也要跟你报告啊?”
  “这是必然啊!”小张着急:“来之前不是签了合同了吗?你们不管做什么都必须在我的同意下才可以做的,现在黑灯瞎火的,很危险知道不知道?”
  “靠,我们是来玩的还是来被管的啊?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多事?”那个男声搞了八度:“烦人不烦人啊?你们旅游社还想不想开?”
  白浩丢下手里的帐篷,走了过去:“怎么了?”
  小张的脸黑的像锅底:“有一个大人带着个孩子去撒尿了,四周黑乎乎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尿去了。这群人,我一会儿就报告上去,别出了事还赖我。”
  白浩拍了拍小张的肩膀:“你看好他们,我去找。”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随手一指:“他们就是去那边啦,估计这也该回来了,找什么啊。”
  白浩不说话,顺着他指的地方走过去,一闪身就进了树林中。
  这附近的山势还是很平缓的,但是往前走上十几分钟,会有一个小断崖,用一圈低矮的锁链围着。虽然只有二十来米高,但是如果夜晚不小心滑下去,还是很危险的。
  白浩往断层那边寻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用手电扫射,嘴里喊着那俩人的名字:“欧哲,欧璟,在不在?”走了没有多远,就见前面悉悉索索的窜出来个人影。白浩用手电照过去,是那个“空山新雨后”。
  “救,救生员……”那男人有点结巴:“我弟弟,我弟弟掉下去了。”
  “掉下去?哪里?”白浩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什么时候掉下去的?怎么不呼救?”
  “我吓到了……”男人胡乱的辩解。
  “带我过去。”白浩直觉这男人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男人把白浩带到断崖的地方,指了指下面:“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说完还探头探脑的喊了几声小璟。
  白浩突然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这男人似乎并不是很关心掉下去的那个孩子,如果是别人,估计早就开始大喊大叫的了。
  白浩用对讲机通知了所有的救生员往这边靠拢,然后解下一直绑在腰间的救生绳。他把绳子拴在断崖边的树上,然后用手电往下照,隐约的看见下面有一个黄色的影子一动不动:“欧璟穿黄色的衣服?”他问。
  “啊,是是……”欧哲似乎有点儿焦急:“还能救上来吗?”
  白浩有些烦了:“你在这里帮我看一下,我下去看看,一会儿其他救生员就来了,”
  “嗯嗯。”欧哲答应着。
  白浩把绳子的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就往那个黄色影子的地方滑下去。
  绳子的长度刚好够,还有些富裕。白浩踩在凸起的石头上站稳身体,把那个挂在树枝里的欧璟抱起来,发现他已经昏迷了。白浩做了简单的检查,发现这孩子挺命大的,身上只有一些擦伤,没有骨折。他把欧璟绑在自己身上,然后用手电往上晃了晃:“拉绳子,我要上去了。”
  上面没有人说话。
  白浩抿了抿嘴,拽住绳子开始往上爬。刚爬了两三米,绳子晃了两下。白浩身体一顿,心说不好。还没等把抓钩固定在山壁上,整个人连同怀里的孩子,一起往下摔去。
  我擦!白浩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感叹词,就在落地的一刹那,晕了过去。
  
2
2、穿越势在必行 ...
  白浩是在浑身的剧痛中醒来的,他眼睛还没有睁开,先是**了一声。
  疼,浑身上下无比的疼,就好象有人把自己身上的骨头都敲碎了一样,疼的他想骂人。
  “哥哥,哥哥你好点了吗?哥哥……”有一个暖暖的东西在他脸上摩挲着。
  白浩皱了皱眉:哥哥?在叫谁?他费力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担心的大眼睛,和他身后一碧如洗的天空,与茂密的黑绿色的树冠。。
  好大的树冠,好茂盛的树林,好蓝的天空……白浩感叹了几句。不对,蓝色的天空?现在是白天??
  他猛的坐了起来,身体上的疼痛让他逼出了一头细汗。白浩顾不上疼痛,抬头看向四周——然后彻底傻了。
  这是哪里?
  周围,一片苍茫的绿色,或浓或淡。高大的树冠和粗壮的树干怎么看怎么都不像青头岭的产物,而是好像哪个原始森林。而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能清楚的看到天上翱翔的奇怪的鸟和地面上跑的奇怪的动物……
  都是奇怪的……这些物种似乎不在自己的认知里。白浩把脑海里学过的东西一股脑的翻出来,然后挫败的发现他确实不认识那些活物。
  “哥哥……”欧璟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脏兮兮的小脸微微的皱着:“哥哥,你好些了吗?”
  白浩抬手拍了拍欧璟的头:“没事,我们……”走吧还没有说出口,却发现自己呆的地方有些奇怪。这似乎不是陆地,而是……他站起来,四下看了看,吃惊的发现自己居然在一株大树的树顶。粗壮的大树浓密的枝桠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平台,宽大的叶子将他们稳稳的托在上面。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一向习惯隐藏喜怒哀乐的白浩,也忍不住出声惊叹了。
  白浩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现骨折的地方,疼痛也不过是肌肉的酸痛,而他自从退伍之后,就已经有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酸痛了。对讲机还有电,打开后只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应该是没有信号,或者是离其他对讲机过远。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果然一点信号都没有,这里不被移动或者联通覆盖,应该是到了森林的深处。白浩动了动自己的胳膊腿,缓解了一下疼痛,开始思考他究竟是怎么从夜晚的断崖上掉到白天的树冠上来的,可惜想到头疼也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现在白浩要面对的现实是究竟要怎么从这个大森林里走出去,他不认为自己能变成野人,跟欧璟从这里活一辈子。
  当他把欧璟从身上接下来的时候,欧璟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的看着白浩。于是白浩背着小欧璟,利用救生绳降落在地面上。森林的地面上十分松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落叶堆积在一起,形成了厚厚的一层垫子,脚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声音,如同踩在厚厚的亚麻地毯上。
  白浩经历过很多次野外生存,曾经和战友为了一起贩毒的任务,跟踪几名毒枭在原始森林里呆了一个多月,最终击毙了毒枭出了森林。但是那个森林与现在自己眼前的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最起码,那森林里没有大的跟小猪一样的兔子!
  白浩拽着欧璟闪到树后,看着那个有着巨大板牙灰色兔子一蹦一跳的从他们面前跑过,然后对这个莫名的世界肃然起敬:这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野外生存第一点,就是得先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白浩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落到这么一个地方,鬼才晓得那断崖下面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世外桃源”,他这算不算穿越?从文明社会来到原始森林?就是不知道时间上是不是也有偏差。而且这次穿越还带买一赠一的。看看怀中的小欧璟,白浩不晓得要如何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从这种环境下生活下去,而且,他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白浩把欧璟放在地上让他自己走,欧璟乖巧的抓着白浩的迷彩服,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森林里的水汽很大,没一会儿,身上的衣服就被露水和汗水打湿了。白浩还好,他身上这身迷彩服本身就是用来在泥水中摸爬滚打的,质量非常不错,可是小欧璟就有些难受,他身上的白色t恤早就被树枝挂破了,汗水把衣服沁透了粘在身上,让伤口刺刺的痛。他只是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声不吭的跟在白浩身后走着。
  “你是怎么掉到断崖下面的?”白浩用腰刀砍开面前挡路的树枝,没话找话。
  “……不知道,我被他打晕了。”欧璟稚嫩的声音有些发紧,里面含着浓浓的哭意。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白浩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只是伸出左手把欧璟的小手握在掌心,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现在还是白天,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投下一束一束明亮的光柱,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光斑。
  光斑稀疏的地方,一只有着尖锐细角的鹿正在和一只巨大的白色的肉虫子搏斗。鹿很普通,因为白浩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鹿,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就是鹿的角,和他以往印象中的鹿角不一样,那是两根长在靠近头顶的地方,约有一尺半长,好像图画里的独角兽般的角。尖角鹿灵活的跳过巨虫的扑食,低头让自己尖锐的鹿角刺向虫子,在虫子的腹部划开一道口子,绿色粘稠的液体喷溅出来。虫子怒了,张开长满密密麻麻利齿的大嘴,向尖角鹿扑过去。
  白浩看到那张虫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张嘴里只能看得到牙齿,除了牙齿,还是牙齿,这要是被一口咬伤,估计连块好肉都看不到了。小欧璟被吓得面色苍白,但仍旧是紧紧的握住白浩的手,紧贴在白浩身边一声不吭。
  胆子挺大嘛。白浩欣慰的揉了揉小欧璟的头,弯腰抱起他,无声无息的从侧面绕过了那打成一团的战场。
  天渐渐擦黑的时候,白浩终于找到一处小小的岩洞。岩洞位置很隐蔽,虽然有些腥臊的气味,但是从里面的落灰来看,应该是很久没有生物居住了。
  这一天白浩看到了太多奇怪的东西。
  会吞噬飞鸟的巨大花朵、有脸盆这么大的飞蛾、还有各种奇怪的大型的动物和昆虫,甚至还有一种藤蔓植物,会从你背后静悄悄的偷袭,然后卷住你的身体,往高处拽去。
  小欧璟就差点被那种藤蔓拽走,幸亏白浩手疾眼快,用腰刀在第一时间斩断了藤蔓,然后把瑟瑟发抖的小欧璟紧紧的抱在胸前。
  白浩把小欧璟安顿在岩洞最里面,这一天他们只吃了几颗从鸟嘴里夺下来的水果,早就饿的不行了。白浩还可以,毕竟是大人,而且忍受一两天不吃饭也无所谓,可是欧璟毕竟不到十岁的小孩子,虽然他不喊饿,但是小肚皮里早就敲起了鼓。
  
  白浩不知道要说什么,尤其对着孩子,他更加不善言辞,在他眼里,十来岁的孩子正是在父母怀中打滚的年纪,可是欧璟却被他的哥哥从断崖上扔了下来……幸好大难不死。
  白浩解下腰间较短的那把匕首,塞进欧璟手里:“拿着,我出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小欧璟握紧匕首,点点头。
  白浩抬头看了看天色,余晖在一点点的暗下去,再过一会儿,这里就会黑的一塌糊涂。夜晚对在森林里的人类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他想起一开始见到的那只巨大肥美的兔子,心说不知道一会还能不能再见到。
  等白浩拎着血淋淋的处理好的山鸡回来的时候,洞里早就被小欧璟处理妥当了。他用一捆长叶的杂草把洞里平整的地方的灰尘都扫了干净,洞口的枯枝败叶也被他拾到一堆,然后拿着白浩给他的匕首守在洞里,用很坚定的目光盯着洞外,直到看见白浩的身影,那双大眼睛里才流露出孩子应该有的情绪——害怕。
  白浩把山鸡递给小欧璟,然后把随手摘得水果从腰上解了下来,然后转身走到洞外。天还没黑的时候,他知道洞口附近有一棵枯死的老树,现在正好可以砍些枝蔓回来当柴火,一是取暖加烧烤,二是驱逐野兽。砍了几只较粗的树枝回来,又顺便在地面湿润的地方挖了些泥土。以前野外生存的那段时间,让白浩学会了几种不会饿到自己的简单的烧烤方法,叫化鸡是其中最方便的一种。
  白浩的腰包里有调味料,虽然只是简单的盐巴孜然之类,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旧是可以让山鸡的香味还是引的一大一小吞起了口水。俩人狼吞虎咽的解决了晚餐,又吃了饭后水果解渴。小欧璟估计饿坏了,直吃的小脸小手上都油乎乎的,最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
  白浩把吃剩的东西都丢进火堆里。这里湿度很大,不管生熟,食物都不可能完好的留到第二天等他们去吃。而且肉类食物的气味很容易引到其他野兽,所以埋起来或者烧掉,是最好的选择。
  吃饱喝足了,白浩才发现欧璟的额头有些红肿破皮,虽然已经结痂了,但是在白嫩的小脸的衬托下,仍旧是触目惊心。他让欧璟把衣服脱掉,果然在他小小的身子上看到多处青肿——估计都是在断崖上摔的。
  白浩从百宝袋腰包里拿出药膏,轻轻的擦在欧璟身上破皮红肿的地方。现在没有水清洗伤口,恐怕明天小欧璟会发烧。
  欧璟哆哆嗦嗦的颤抖着,紧咬的牙关内溢出疼痛的**。
  白浩叹了口气,手下轻了许多。
3
3、开展新生活 ...
  欧璟毕竟是小孩子,上完药后就开始犯困,坐在地上,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白浩让他赶紧睡觉,可是小欧璟却倔强的要跟白浩一起看夜。最后白浩跟小欧璟又拉钩又按手印,说前半夜自己看,后半夜让他看,才哄的这早熟的小男子汉躺在白浩身边,沉沉的睡去。
  白浩靠在石壁上,盯着眼前的火堆,脑子里乱成一片。
  他不知道青头岭会不会因为自己和欧璟的失踪而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欧璟的失踪会给他的哥哥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更不知道自己的老叔知道自己失踪之后是会伤心还是会松一口气……想了半天,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在这个处境了,不管欧家究竟怎么样,青头岭旅游区会不会吃上官司,或者自己老叔会不会想念自己,也离自己十万八千里远,除非他们能从这连信号都没有的原始森林里找到自己,否则一切担心都是白搭。
  想到这里,白浩苦笑了一下,自己都二十五岁了,如今被人陷害掉个崖掉到这不知名的地方来也不知是祸是福。但是以前的野外生存技巧到了这里算是可以充分的用上了,不过从人吃人的社会来到兽吃人的社会,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
  他往火堆里丢了一根柴火,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熟知的,很多东西都要从头学起。就连吃的东西,自己也没有多少本事能分辨是否有毒。而且,若是天天饥一顿饱一顿的,人体内的营养失衡,生病了会更加麻烦。他不是神农,虽然有尝百草的精神,也能分辨究竟是那种草可以治疗感冒,那种草可以治疗发烧之类的。但是这里的植物和动物完全在自己的认知之外。哦,分辨草药也不是神农的事情,应该是华佗……白浩突然开始庆幸,幸亏自己做的是野外救生员,如果是做城管结果遇上这种事情,手边连个绳子匕首的都没有,估计就更没法活了。他现在有盐,有调味料,有腰刀有匕首有救生绳有药品,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撑一段时间了。
  白浩对自己到这种时候还能幽默起来的精神感到无比的满意,人嘛,就是要认清现实,才能活下去。
  胡思乱想了一夜,直到外面的天色微亮,白浩才把睡的正香的小欧璟叫起来。
  在他这个年纪,能安稳的睡上一夜都是奢侈,所以说,锻炼都要从娃娃开始抓起,白浩才没有因为你是孩子我就让你多多休息的想法呢。毕竟在这里生活,他是主力,需要更好的休息。
  欧璟没有发烧,一夜的睡眠让他的小脸看上去精神不少。见外面都开始亮起来了,于是连忙爬起来,把匕首抱在胸前,细声细气的对白浩说:“哥哥,不好意思,我睡太多了……”
  白浩摆摆手,顺着山壁躺下:“没事,你看着点动静,火不用管了,我休息会儿。”见欧璟点点头,便沉入睡眠中。
  白浩的睡眠有个严谨的生物钟,四个小时准会醒来。所以当太阳还没有爬到最高的树梢的时候,白浩已经精神抖擞的站在洞口了。
  又是新的一天。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白浩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用努力来摆脱困境,也只有活着,才能享受每一个不同的日出日落。
  长久的在岩洞里生活对白浩说并不是一个长久的事情。所以天一亮,他就带着小欧璟开始对这个新的世界进行探索。
  每天,他们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未知的森林里危机四伏,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一片浓绿之中。但是男人的天性里就有数不清的冒险因子作怪,不管是成年男人,还是未能年的——男孩。
  白浩数着日子,他来到这片森林将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让他知道了什么地方比较危险,什么地方容易打到猎物,什么水果野菜是可以食用的,甚至还让他找到了可以吃的带淀粉的根茎食物,还有带咸味的一种山果。这让他们的食物大大的丰富起来。一个半月的时候,他们居然走到了森林的边缘,出现在眼前的不在是那片茂密的充满危险的浓绿,而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白浩的衣服还好,小欧璟的衣服早已经都破烂不堪了,现在身上穿的是白浩用动物皮毛做成的简单的马甲和皮裙,乍一看活脱脱的一个小野人。但是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森林生活洗礼,小欧璟看上去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瘦弱的让人可怜,而是壮实的好像野猴子一样。
  小孩子的适应能力果然不容小觑,他现在甚至比白浩更加适应现在的生活。
  白浩没有能找到合适居住的岩洞,却意外的发现一棵十几人围抱的大树根部有一个天然的树洞。
  树洞向阳,虽然被各种垂落的藤蔓和枝叶挡住了大半个洞口,但是里面意外的干燥。
  白浩先进去看了一遍,没有发现生物居住的痕迹,看来这个树洞并没有被其他动物发现过。这对白浩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一个全新的居住的地方,总比住两三天又被老住户驱赶出来强得多。白浩想起曾经被一种硬甲龙和好像大蝙蝠的怪鸟驱逐的事情,若不是自己跑得快,估计现在早就变成一堆粪便,滋养了这个大森林了。
  树洞很大,白浩量了量,长宽都有五米左右,相当于一间很不错的大卧室了。洞内铺满一层柔软干燥的苔藓,躺在上面软绵绵的舒服。
  在离树洞不远的地方,有一道小小的河流,两三米宽,水质清澈,里面还能看见尺把长的鱼儿游动。有水,又接近草原,可以找到的食物更多,这对白浩来说就是别墅般的待遇。
  不用白浩说,小欧璟就自动的开始收拾树洞了。先是把洞口附近的苔藓都挖出来,然后把土踩实,然后把树洞里残留的小虫子的尸体都清扫出去,最后用火把小心翼翼的烤着树洞的每个角落,让躲在里面的小虫子都掉了出来,然后烧死,清扫。
  白浩俩人身边新制的家当里有几个大竹筒,是前几天路过一片竹林的时候砍来的。现在一只竹筒里装满了那种吃起来咸咸的小果子,另一个里面则是满满的一桶晒干了的马铃薯一样的根茎。
  白浩的腰刀从森林里就没有休息过,不停的担当菜刀或者砍刀的职务,这比以前的使用率高了几十倍。幸好这刀是当初当兵时候的队长送给自己的礼物,质量顶呱呱的,否则早就豁了口子不能用了。
  白浩在小河边找到一块被水流冲击的向锅一样的石头,于是兴奋的搬进树洞,总算解决了他们总是喝生水,或者用水果解渴的困境,虽然石锅做水比较慢,但是总比喝生水强很多。
  他又在在树洞中间挖了个比脸盆大的洞当作火塘,然后出去搬了几块石头搭在火塘周围,把石头锅放在上面,简易的炉子就搭好了。小欧璟就趁这个机会拎着竹筒,跑到不远的小河旁打了一锅的清水,当火苗燃烧起来,石锅里的水发出快要烧热的吱吱声的时候,白浩觉得这种生活无比的完美。
  有了石锅,他们就可以煮一些食物来吃了。白浩把晒好保存好的根茎片还有菌类丢在锅里煮,又跑到河边捉了两条鱼开膛破肚,用匕首切块一起丢进锅里,最后放进去几只带着咸味的果子。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