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死神同人]师道 叶月玖

[死神同人]师道 叶月玖

时间: 2012-10-13 11:11:26

☆、缘起之章1

师道
.缘起之章
1.
四月,孩子们开学的时候,总是有美丽的樱花堆满了树梢,薄如绡,透如云,簇拥著在蓝天白云下开得热闹又飘渺。
风一吹,细嫩的小小花瓣就纷纷扬扬地飞散,或粉或白,盈盈**,那景致如梦似幻,让人心情也不由得浪漫起来。
上学期将一批毕业生送出了校门,今年……又会是一群什麽样的孩子呢?
勤奋的,懂事的,幼稚的,顽劣的,孤僻的,开朗的……什麽样的都有吧……
仅仅靠照片和资料,是无法概括青春面孔下那一个个不安定的年轻灵魂的。
需要一步步彼此的了解,慢慢磨合,才能把握各自性情,资质,优点和缺点,找出适合的对待方式。
即使这样的轮回已经重复过不止一次,每一次开始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会抱有期待。
明明从来都不是个很适合沟通交流的人……
在飞扬的樱雨中,一身拘谨西装领带的白哉若有所感地停住了脚步。
不远处的围墙内侧,那几个穿著校服的学生围住的……是今年的新生吗?
这个角度只看得到背影的瘦长身影笔挺著腰背显得挺拔,一头灿烂得刺目的橘色短发,在此之前显然不曾在这个校园出现过。
白哉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
染的……吧?通常喜欢染发的孩子,总是多多少少有几分叛逆张扬,甚或干脆就是不求上进一心向往著加入极道的不良少年……
“喂,小子!很嚣张嘛!”
“就是就是,竟然敢染这麽屌的头发!”
“喂!我们老大跟你说话,没听见吗?”
“唉……”一把清扬中微带点沙哑的声音,橘发的男生懒洋洋地抓了抓头发,无奈叹了口气,“你们,真的很烦哎!”
“说什麽?!你这混蛋!”
“真是不识抬举!”
叫嚣声此起彼伏。
“都重复过一万遍了,我这头发是天生的,不是染的。”
“哈哈哈哈……胡说八道,哪有这种天生的发色!”
“没错,撒谎也得撒得合理点!”
“无聊!”橘发的男生上前一步,“不就是要找麻烦吗?一起上啊……别耽误我报到的时间!”
言罢还轻蔑地勾了食指,明显是故意要激怒对方。
不出所料暴躁的对手们蜂拥而上,然後便是一场混战。
橘发男生身手相当利落,一人对多人,却仗著敏捷的行动游刃有余地将被激怒了的对手打得东倒西歪,青岚中学的男生制服是传统的黑色高领西装,紧身收腰短下摆的样式,明明是千人一面的古板制服,在那男生飞腿踢人的时候,那几乎对折起的腰和长腿却展现出一份年轻猎豹般柔韧和力量结合而生的美感。
“无聊……”将对手三下五除二地全部打倒在地,这次能看到一个侧面的男生清瘦的脸上并没有得意洋洋的神情,只有点厌烦地用脚尖踢了踢为首的男生,“喂,以後再来找我麻烦,下场就没这麽轻松了,懂了吗?”
“你这小子……”咬牙切齿,“我一定……”
男生干脆地一脚踩在了那人的脸上,将对方的狠话堵了回去,然後收脚,走人,咕哝著,“一个两个都这麽不识趣!”
脚步悠然,仿佛刚刚进行的不是一场恶战,而只是一次友好的谈心而已──这孩子,气场相当强大啊!
校园里总会有这样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如果不是太过分的欺凌,老师是不好去管的,因为明显袒护某个学生的话,只会让他受到更加隐蔽也更加难堪的欺压和排斥而已。
不是白哉的想法冷血,校园也是社会的缩影,孩子们不单是来学习知识,更要学习怎麽样为人处世,这些人际关系的处理,终究还是得靠自己坚强起来才行,老师可以指导可以鼓励,却不能太过干涉。
刚才那男生显然已经很习惯应对这种情况了。
厌烦却坦然的神情,干净的,并无凶戾表情的脸,干脆利落的处理方式,以及事後毫无心理负担的态度……只是那一头太过惹眼的头发,不管是染的还是天生的,总也是惹是生非的根源。
不管怎麽说,不大不小算是个麻烦人物吧。
希望不要分到自己的班上。
白哉沈思著转过身,走向教学楼,将这偶见的一幕抛在了脑後。
新学期开始,他会有很多事情要忙。
“一护,怎麽来得这麽慢?”
很幸运地跟国中时的好友分到了一个班上的茶渡担心地望著姗姗来迟的橘发少年,“有麻烦?”
“没事没事,已经解决了。”黑崎.专为一头橘发打架的问题少年.一护不在意地摆摆手,“还不是那老一套!烦死了!”
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少年拧紧的眉心足可以夹死蚊子,一张本来其实相当俊秀的脸也因此而总带著几分桀骜几分不爽,加上一头简直等同於不良少年的标志的橘发,胆小一点的人看到就会退避三舍的,“还以为到了高中就可以有点变化,结果哪里都一样……”
“别在意。”茶渡一向寡言,知道好友的坚持和无奈,但也只能这麽笨拙的安慰一句。
“谢啦……没事。不知道班导会是什麽样的呢?”
“姓朽木。”
“啊?”
“分班栏上写了,没看吗?”
“哈……”抓抓头发,“没注意……男的女的?”
“男的。”
“哦……希望不要是个糟老头,那样的教职员一般都很罗嗦!最受不了了。”
“你还是这麽不喜欢老师啊!”
“……我能尊重他们就行了。”感觉到周围新同学戒慎投过来的眼神,一护烦躁地耙了耙头发,“不说这个了,暑假过得怎麽样?”
“打工,还不错。”
“唔……不是说上次那个酒吧不雇你们乐队了吗?”
“找了个新的,老板很好。”
“那就好!”
胡乱闲扯了几句,教室里的人渐渐就满了。
然後,门口出现了一个穿著西装的男人。
说话声轻笑声突然全安静了下来,然後是齐齐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怎麽了?
一护讶然转过脸。
跃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至乎完美的脸。
披散在肩上的半长发丝比鸦翅还要乌黑光润,衬得白玉般无一丝瑕疵的肌肤愈发清冷莹洁,五官锐利深刻而又俊雅精致,黑曜石般深黑的眼,笔挺有型的鼻、紧抿锐利的薄唇、尖而硬的下颌,无不显示著此人的严谨甚或严厉的性情,黑白分明,冷冽傲然。
好一个气势逼人的男人。
这……是班导?
一帮青春期的小姑娘小男生们最初的震惊过後,马上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呃、比起糟老头子,美男子无疑比较赏心悦目,但是这麽有气势的,一看就很强硬的美男子……还不如来个糟老头子呢……
一护正在肚子里暗自嘀咕著,男人一双似寒星似凝冰的眼锐利无匹地向教室扫视了一周。
明知道不是特意在看自己,却有著浑身一寒的错觉。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男人这才缓步走上讲台,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朽木白哉”四个大字,然後场面话也没有说一句,直接拿起了名册,“开始点名。”
缓慢而优雅的声音也是得天独厚的低沈磁性,带著一丝金属的颤音般直钻入了心底。
“石田雨龙。”
“到。”
“浅野启吾。”
“到。”
…………………………
………………
“黑崎一护。”
“呃……到。”
一护赶紧站了起来。
男人没有再往下点,深黑的眼落在了他的身上。
莫名地就紧张起来。
“你的发色……是怎麽回事?”
头发!又是头发!这些人看人难道光看一个头发的吗?
一股邪火从心头窜起,一护大声道,“报告朽木老师,我的发色是天生的。”
还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哼,反正教职员都是这样!抱有期待什麽的还真是蠢透了!难怪姓朽木,就是一根年纪看起来也不大却已经古板透了的朽木!
喝……小孩子火气还挺大!
倔强回瞪的眼也是比发色略深的橘,冒著火焰猎猎亮起的时候,仿佛一对刚从高温中凝成形的琉璃珠,灼热,明亮,还……蛮漂亮的……
对比起之前看到的,对围上来找麻烦的人分说著是天生的却厌烦又淡然的表情,白哉突然意识到其中的区别──处理恰当了,以後就能比较省心,表示出不信任的话,这孩子,大概就不会再有此刻这种冒火的反应,而是厌烦又无谓了。
白哉在讲台上直直看向防备般绷紧了身体的少年,认真地点了点头,“哦,知道了。”
哈?就这样?
感觉就像用力一拳却打在了空处,一护不由瞪大了眼。
“坐下吧,黑崎君。”
“………………”
突然就泄了气地坐了回去。
这个老师,还真是奇怪……他就这麽简单地相信了?
点完了名,有胆子大的女孩便突然举起了手,“老师,请问你教我们哪一科?”
“国文。”
“哦……国文啊……”
一护就松了口气,国文可算是自己的长项呢。
“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更大胆的出现了。
“………………”没回答,但一护明显看到朽木老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偷笑,啊哈……现在的女孩子,可不是一张冷脸能吓到的哦!
有了带头的不怕没跟风的,哪怕教室里的气温突然低了好几度也并未有所退缩,“老师你这麽帅,结婚了吗?”
“……………………”
继续放冷气。
“老师,告诉我们嘛~~~~~”
“……如果你期末考了年级第一名,我可以考虑回答你的问题。”
“怎麽能这样!好小气~~~~”这才终於不再纠缠。
女生果然是最彪悍的生物……一护忘了偷笑而是暗地里擦了把冷汗。
将来说什麽我也不当老师!
点完了名,又分派了任务──分组洒扫教室,领回书籍并分发,调整座位,一通忙乱之後,这位没有废话的班导就宣布解散了──接下来还要各自去选择社团呢!
将书本收到座位里,一护侧头问准备跟他一起走的茶渡,“你要加入什麽社团?”
“茶道。”
“茶道?”茶道一般是女孩子参加的吧,想想两米高的,黝黑沈默得像一座山般的茶渡坐在一堆女孩子里面喝茶的场景……一护觉得这世界越来越疯狂了。
“嗯,很好喝。”
“你就是去喝茶的的吧……”
“你呢?”
“我啊……看看再说吧……”
“黑崎君。”
正要离开教室,在讲台上收拾好东西的男人叫住了他。
“老师有什麽事?”
“你的国文成绩很好。”
男人深黑的眼一看定了自己,紧张的情绪就冒了出来,一护暗自唾弃自己没出息,不就是气势强了点人帅了点吗?还不就是个教职员……
“还可以吧……”
“不用谦虚,国文课代表就由你来担任。”
“咦……我当国文科代表?”
要知道,顶著一头“不良”的橘发,自己可是从小到大就没机会担任过干部啥的……
“有什麽问题吗?”
显然一副“就这麽定了”的表情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看著自己,拥有傲慢弧度的下颌微微绷紧。
如果矫情推辞的话,一定会被这个严厉的家夥说没有自信什麽的吧,不知道为什麽,一护就是知道。
“没有,那就……请多指教了。”
“嗯。”
男人紧抿地薄唇似微微放柔了一分。
一护有点呆住。
朽木老师……即使这个表情细微到称不上是在笑,但是……还是有眼前突然亮了一下的效果。
仿佛到这时才注意到,黑白分明的这个男人,他的嘴唇,是遍布了浑身的冷色调上,唯一的亮色。
──水荭花般豔丽的颜色。
啧,这样的男人不去做明星来做老师,真是……浪费啊……
高中生涯开始了。
芝马国中的黑崎一护,很有名的一个称呼,打了几架之後,这里的局面就打开了,学校里面被教训了的软柿子们不敢轻易再来招惹,跟茶渡一同上下学也减少了被堵上的几率,新同学麽,慢慢的也有不怕自己而来交好的,比如吵吵闹闹的没大脑的浅野启吾,总是笑眯眯的其实很清冷的小岛水色,喜欢毒嘴吐槽还喜欢缝娃娃的石田雨龙,还有迷迷糊糊神经大条的井上织姬,打架比男孩子还能打的有泽龙贵……人总是慢慢熟悉起来的,比国中大了一轮的也更懂些怎麽相处的同学慢慢也处得还不错了。
当然也有自己是国文课代表的缘故──不知道为什麽,班上所有的同学都认定自己被班导朽木老师另眼相看。
另眼相看麽?
一护抓抓一头乱翘的短发,不太明白自己有哪点值得另眼相看。
除了发色特殊了点,自认根本就是一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嘛。
不过说起来,这位朽木老师,还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家夥。
为人严肃,一丝不苟,一张脸虽然俊美绝伦却很暴殄天物地整天板著,大家私下里都在揣测朽木老师是不是面部神经瘫痪了,不过女生都觉得很酷!在一护看来,这家夥确实就是个冰山+面瘫──据说现在挺流行这个,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课教得很好,说真的,从他之前那惜言如金的态度上看,一护还有点怀疑这家夥真的能教好国文这门课吗?但是上起课来才知道,语言精简却切中,点评精辟的堂风实在是别样的精彩,而且……光是听著那麽美妙的低沈的声线朗读,就是一种享受了,不由得就会被引领进文章诗歌的意境中去,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沈醉和喜欢。
朽木老师……是很喜欢自己的职业的吧……
鲜少表情的脸会在那个时候闪亮起来,生动非常。
沈厚的声线也会蕴满感情地去诵读那些节律优美的辞句,仿佛在低沈摩挲著耳道。
每一本作业都会认认真真批注,书法般的漂亮至极字体令一直觉得自己字还挺不错的一护都悄悄惭愧了。
於是这课代表不由当得也认真了不少。
当然不止是他,很多同学都开始练起字来,毕竟两种字体水准差别太大的话,看一次打击一次,会觉得对不起那麽美好的书法呢!
虽然严厉,却很公平,他是真的相信自己没有染发,更从不用看异类的眼光看自己。
做得好,会给予一个赞赏的眼神,有错误,会不留情地指出,但只要诚心改正就没事了。
这样的人……值得叫他一声老师。
这麽想著,一护就觉得高中生涯开始愉快起来。
社团方面……国二时因为一次打架的事件连累社团参加区域大赛的资格被取消之後,一护就不想再参加什麽社团了。
但是这天收了作业本送去办公室的时候,却听见空手道社的社长在里面请求朽木老师担任空手道社的顾问。
“因为……朽木老师你高中时可是全国大赛的个人冠军啊……”
社长这麽说著。
全国冠军啊……龙贵那比男生还彪悍的家夥都只拿到了亚军……
一护觉得有点心痒痒。
“好吧。”空手道社长著实诚意可嘉,顶著零下级别的寒气一番分说下来,这位以学校荣誉为重的班导终於被说动了,应承下来。
悄悄眯起了眼的一护想起了自己课桌里的那一大叠入社申请书,开学时被塞的,当然也有空手道社的。
现在申请……也还不算晚吧?
本来想开海盗草莓的坑的……但是反角不好找啊……想想还需要做不少功课,先写个校园的轻松的消遣吧……


☆、缘起之章2

2.
开学有一周多了。
所带班级学生的姓名也面孔都能基本对得上,对各自的性情资质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说起来,这个班级的素质还是挺不错的,顽劣难教的不多,优秀的苗子倒有好些个,看起来还是大有可为的。
不过有几个学生的家庭,还是得今早拜访一下,做个三方会谈才行。
一边翻著学生们的资料一边将需要拜访的名字记录下来,白哉突然停住了手。
黑崎一护。
小小的半寸照上是一个橘色头发,紧皱著眉心神情显得神情不善的男孩。
开学那天到达办公室时,刚一看到资料的时候就记起了目睹的他那场打架,心下是有些许不喜的,怎麽就分到自己班上了?然而看到他的入学考试成绩,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学生。
年级第十五名,班级第四名,虽算不上顶尖的成绩,却也是不折不扣的优等生了,并且国文单科是年级第一。
实在跟他给人的第一印象相当的……不同。
有点意思……这麽想著,在点名的时候刻意提及了他的发色。
那孩子的反应非常直接,比想象的还要激烈。
只怕,被老师这麽问不是第一次了。
防备性地挺直了细瘦的腰背,色泽奇异的眼瞪视起来仿佛燃烧著一团火焰,虹膜却清澈得水一般透明。
单纯──教育心理学满分的白哉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样的孩子,一般来说爱恨都很直接而分明,标准也简单: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而且,既然发色不是染的却总是被人找麻烦甚至还被老师误解的话……显然,他需要的不是责备,而是适当的肯定和信任。
这很容易。
既然国文成绩好,就做国文科代表好了,也不需要多麽刻意的关注,只要用公平的普通的态度对待就可以了,顺便稍微跟其他科目的老师沟通了一下,请他们不要用成见看待那孩子。
果然,渐渐就看见那孩子藏不住半点心思的眼里,有了真心的尊敬,有了由衷的喜悦,有了这个年龄孩子该有的,活泼飞扬的气息。
一声声的“朽木老师”,也渐渐变得真诚,而不再仅仅是个称呼。
──实在是,很有成就感!
愉快地翻过这一页,伏案工作的朽木老师没有发现,所带班级上,能让他花上这麽多心思来慎重关注并思量其心情如何的学生,也只有这麽一个而已。
一护的入社申请遇上了麻烦。
社长是大两届的学长,记性很好,对两年前的事情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并且一眼就认出了当年事件的主角。
“抱歉,黑崎君,我们空手道社是学校的重点社团,每年都能打进全国大赛取得不错的成绩,作为社长,我不希望努力了一整学年的社员们因为某些原因被取消参赛资格,你觉得呢?”
话说得很委婉,但是眼神却明明白白写著拒绝。
一护皱紧了眉。
依他的脾气,都被人这麽当面说了,绝对要转身就走的,但是这一次……
他还是想争取一次。
而且,已经逃避了两年,不想再继续逃避了。
一护抿紧了嘴唇,“不会再跟人打架了,我可以保证。”
社长温和地笑了,“如果别人来挑衅你呢?主攻攻击你呢?当年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并不全是你的错,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是出了这种事件,就会对社团带来恶劣的影响。”
“…………我会忍耐的。”
“不是忍耐不忍耐的问题,只要你还坚持顶著这个发色,你就是麻烦之源,你不找别人别人也会来找你,如果你可以将头发染黑,那麽我就批准你入社,就这麽简单。”
!!
染……黑?
“这就是我的条件,做不做得到就看你自己了。”
一护非常沮丧。
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难道终归是无谓的吗?
为了别人的误解,就要扭曲自己的本心吗?
这一头天生的异色头发,就这麽的不可接受吗?
一护很喜欢自己头发的颜色。
因为是遗传自美丽温柔的妈妈的颜色。
年幼时,妈妈温柔的手经常抚摸著自己的头颅,说一护的头发真漂亮啊,就像是,嗯,太阳的颜色哦,给人温暖和希望的色彩。
所以无论因此遇到了多少麻烦,也不肯因此而将之染黑。
老师们用看异类的眼光看自己,没关系,拼命学习就可以,成绩好了,自然就没话说了吧?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但是社长说得也没错,自己可以承担随之而来的麻烦,社团却付不起被取消资格的代价。
一护记起了两年前,裁决出来的时候,平时关系很好的社员们那蕴满怨怼的冰冷眼神。
写下了退社申请後,内疚、自责蜂拥著填满了胸臆,如此深如此浓的痛苦和失落。
走出去的雨幕中,浇了满身满心的凉寒。
那样的情形……不想再经历一次。
很喜欢空手道,一直还记得,牵著妈妈的手去道场学习的经历,即使被小夥伴打得哇哇大哭,只要妈妈在门外微笑著看著自己,也可以立即破涕为笑了。
小时候那软糯爱哭的性子,就是因为空手道,才慢慢地坚强起来,勇敢起来,被打痛了也不再哭泣,受伤了也学会了忍耐。
可是……如果要染黑头发才能入社的话……
做不到!
即使在别人眼中是无谓的坚持,也不想放弃。
算了吧,干脆就找个不需要参赛,只是凑人数的小社团好了。
只是真的很羡慕,热火朝天地跟队友们一起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一起在赛场上拼搏,实现梦想的感觉啊……
将入社申请书揉成一团丢下,随意朝著人少的地方走去,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後面的小河边。
砌著整整齐齐石堤的小河水流清澈,水底卵石历历可数,河岸边草地碧绿,一长排的樱花树很有些年头了,开得正好的粉红轻白在河岸竖起了花朵的穹窿,於是满目都是绚丽又飘渺的云霞,满目都是风过时密如雨,繁如蝶的落花。
真漂亮啊……学校里还有这种好地方……以後午睡就到这里来好了……
随便找了个厚实点的草地躺下来,双手垫在脑後,一护静静地发起了呆。
樱花清淡的香气能让人心中宁静下来。
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柔软花瓣落在额头上细细的痒。
不开心的事情,沮丧的事情,只要过去了……就好了……
温煦的空气缓缓流淌,带著花和草的芳香,意识渐渐迟滞起来,仿佛化作了一片片落花,一点一点,触碰著水面,然後缓缓随之流向远方……
“躺在这里干什麽,黑崎同学?”
眼帘突然一暗,课堂上熟悉了的醇厚声音在上方响起。
睁开眼,正弯下腰来俯视著自己的……
“朽木老师!”吓了一跳地睁眼坐起,“你怎麽到这里来了?”
“散步。”
“哦……”抓抓头发,一护站起身来,“这里……很漂亮……”
“啊,非常漂亮。”
男人微扬起脸来看向漫天的飞花。
樱花纷扬,粉色的天空粉色的空气粉色的风粉色的雨……不知道为什麽,看著面前这张严峻而清冽的面容,一护就莫名地觉得,这春樱的粉色气息,跟这个黑白分明的男人竟然是相当合衬的……
大概是他喜欢这里,所以气息跟环境显得很和谐的缘故?
胡思乱想著,一护偷眼觑了一下静静伫立的男人。
“那……老师你继续散步吧,我就不……”
“陪我走走。”一贯简短的语气,於是总有种不容拒绝的意味。
“哎……”
男人已经缓步在河岸上走了起来,一护犹豫了下,还是跟了上去。
“现在是社团时间,黑崎同学还没加入社团?”
“啊……还在选择中……就快好了。”
“空手道社,有没有兴趣?”
“这个………”刚刚才去申请了,还被人家拒绝了……“我大概会加入灵异现象研究社吧……”
“不喜欢空手道?”
“并没有不喜欢……不过,老师为什麽这麽问?”
“就是觉得你会合适。”
“哈……?”
“这个……为什麽丢掉了?”
看到男人手中那张揉皱了却又被仔细抚平了的空手道社入社申请,一护顿时觉得脑子一热,血液都冲了进去,仿佛最难堪的心事都被面前人窥透了一般,说不出是恼是羞,“想丢就丢了,倒是老师,为什麽要这麽关心这个?!”
又是那种灼热得燃烧一般的眼神呢……这孩子的反应,实在是很有趣……
白哉凝视进少年的眼里,平静地道,“只是偶然看到了,然後去空手道社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
“所以,老师是特意来找我的?什麽都知道了?”
激动的情绪,令得身体和声音都有了颤抖,“那,还有什麽好问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