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军部蜂后计划 虾米炒粉丝(热血/美男)(上)

军部蜂后计划 虾米炒粉丝(热血/美男)(上)

时间: 2015-12-23 07:14:02


刘平安,一个平凡的少年,13岁为了保护家人而参军,征战六年。
被军部选中成为‘蜂后计划’里的小白鼠。

既然有‘蜂后’,当然也会有‘雄蜂’咯。
而‘雄蜂’最多的聚集地就是阿利亚军校。
少年被强制送进军校,美其名焉‘学习’,事实上却是……

军人呀、热血呀、美男呀……让人口水的东西绝对一样不少。

1

1、入学 ...


  灿烂的阳光洒在海面上,闪着点点金光,温暖的微风带着海水的气息抚面而过。海鸥在蔚蓝的天空上划过一道白影,轻巧无声地掠向海天交接之处。
  
  黑色的悬浮矫车沿着海边公路奔驰,使用气垫式滑行的车子并无任何噪音。近几年才出现的这种新型车子,使用者不是权贵就是富翁。但车里的驾驶者即不是权贵也不是富翁,他穿着长风衣,内里的衬衣领上有着军部标志的领花。
  
  “进了学校要乖乖的哦。不要无故迟到早退,旷课打架。更不可以……”男子一边驾驶一边念叨着。不明透过金丝单片眼镜瞥一眼坐在身旁的少年。
  
  “我知道啦!老妈!”
  
  少年立即为他的‘口误’付出了代价。他抱着被打疼的头,大声抗议道:“喂喂,打傻了怎么办?反对暴力,我要向青少年保护组织投诉你虐待我。”
  
  少年再次为自己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这次他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应对。看少年抱着头不吭声,男子推了推金丝单片镜的镜架,“军校跟军队不一样……”
  
  “那里到处都是世家子弟、富二代、天才。跟军队里面尽是无赖、**、疯子完全不一样……”少年接着男子所说的话,这些话他已经听得耳朵起萤了。但在少年心中,其实军校和军队真的没两样。
  
  “你知道就好。”史密斯对于自己的教导很满意,至少让少年知道军校是个怎样的地方。
  
  二十二世纪,地球环境日益严峻,土地沙漠化严重,人类因为发生战争使用的核武器使这种情况更加恶化。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沙漠中出现了大型的变种蜘蛛。人类不仅要抵抗严峻的气候转变、粮食危机,还要抵御这种蜘蛛的入侵。
  
  政治版图发生的巨大变化,多个小国消亡,形成了两大阵型,帝国与联盟。帝国由皇室统治,联盟由各地区代表组成议会。
  
  这里是是联盟南部的青海湾,著名的阿利亚陆军军校就位于此处。因为变种蜘蛛的存在和联盟之间的摩擦等,总是大大小小的战事不断,所以士兵变得不可或缺,而军校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无论是帝国还是联盟,军方的权利日益地壮大。有不少有钱人或是贵族都想方设法将子女送进军校。
  
  尤其是联盟排名第一的这家阿利亚陆军军校。里面随便拉个人都与议员或是少校以上军衔的军官有着血缘关系。又或是家财万贯的富翁。
  
  车子前方出现一片建筑群。白钢外墙围绕着的高大建筑,没有多余的装饰,平实的设计充满了一种庄严的气势。车子来到白钢铸成的大门,上方悬空着3维立体字——阿利亚陆军军校。
  
  史密斯将车子停在路边,非校方的车辆是禁止驶入学校的。就算是总统的御座也是一样。风从开着车窗吹入,抚过少年的短发。夹杂着银灰的短发在阳光下呈淡棕色,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使得体格过于瘦小,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其实已经十九了。
  
  史密斯叹了口气,他重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作为军人,作为生化技术部的研究员,他不可能对一只小白鼠表现出同情。不过,少年那单薄的肩膀以及身体上的伤痕,与他面上的淡然,让史密斯的心不自觉地微疼了一下。
  
  “都过去了。”
  
  “咦?”对于史密斯突然冒出的话,少年感到摸不着头脑。
  
  “我说,已经都过去了。你不需要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面对变种蜘蛛的利牙,吃发馊食物,受冻挨饿……”
  
  “只是暂时吧,博士。”少年打断了史密斯的话,“我会回去的。毕竟那里才是我所属之处。而这里,阳光太明媚,太温暖了。”
  
  史密斯皱起了眉,想反驳少年几句,可是对方已经拎起行李下车。
  
  “喂!”史密斯摇下车窗,手腕搭在车窗上,“记住了,你是保送生,不可以给我和军部丢脸哦。”
  
  “啧,你和军部吗?那我可以丢很多次了。”少年笑得极之无赖。
  
  史密斯推了推眼镜,“好吧。如果你被记过或是考试不及格的话,我会扣你的补贴,狠狠地扣。”
  
  “呀——”少年发出惨叫,跑回车窗旁边,对史密斯说,“算你狠!我知道啦。”
  
  史密斯微微扬了扬嘴角,“这才是好乖孩子。”
  
  “既然是好孩子……”少年恢复那无赖的笑容,向着对方摊大手掌,“给我零用钱吧。”
  
  


2

2、军校?军校! ...


  阿利亚陆军军校,创立200年来,培养出三位总统、五位五星上将、三千七百名将军及无数的精英。在全球军校排名第三,只要提起这所军校的毕业生,军人们都会肃然起敬。因为每一届能够考进这所军校的学生非常少,包括医学部、技术部在内大概就一千人左右,而最后毕业的也大多只有百分之八十。
  
  在联盟的议会制度之下,政治舞台上每天都在上演激烈的‘战争’,只不过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不是用枪或大炮来击倒对手,而是用权利、财富和才能。而能够进入这所军校的学生都会拥有这三项中这一项。
  
  而各大政党势力为了笼络更多的人才,为自己的政党注入新血,通常都会让自己的下一代进入军校。而这些未来的政治家们也乐于在此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而一些背景势力不够,只有金钱和才能的学员,希望将来能够出人头地,也会在此积极地寻找可以依附的势力。
  
  虽然今天是新生报到日,其实大部分的学生都会选择前几天到达,一来可以熟悉环境,二来也可以和同学拉拉关系。
  
  不过,今天报到的人数仍然很多。穿过庄严的大门,眼前的开阔广场。圆形广场中央喷泉上立着大天使米迦勒驾着战车,四周的天使吹响战之号角,青铜雕像简洁典雅,广场后面的巴洛式建筑更加是气势磅礴。
  
  在喷泉前方摆放着一排长桌,新生们会在学长学姐的引领下到这里签到,再被带领到宿舍入住。
  
  少年刚一踏进学校,就看到大门内两侧站满了女生。她们有些拿着花,有着拉着横额,一脸期待地看着门外。少年看清横额上写着:欢迎亚斯兰王子殿下入学。
  
  这里真的是军校吗?
  
  少年正在思索着自己是否进错地方之时,一位漂亮的女生走到跟前询问他是否新生。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女生热情地向他伸出手,“欢迎来到阿利亚陆军军校。”
  
  少年愣了很久,他看着女生的手,犹豫着是否要去握一下。正当他缓缓地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猛地撞开。
  
  “滚开,别挡着大爷。”一个拥有如火焰般红色长发的壮实男子旁若无人地走过,金棕色的瞳仁中有着逼人的气势。看他一副凶相,浑身煞气,旁边的人都避之不及。那人蹬蹬蹬地走到长桌前,啪地一掌拍金属桌面上,“给我签到表。”
  
  坐在桌后的学长戴着眼镜,斯文尔雅,对红发恶人的气势没有露出丝毫惧色,温柔地微笑着递给他表格。
  
  “X的,这只‘红烧野猪’又来了。也不撒泡尿照一下自己,X#¥%……”
  
  一瞬间,少年不敢肯定他所听到的一边串‘问候语’是从眼前的女生嘴里吐出来的。当他抬头,发现女生的嘴唇真的在动,他悄悄地将伸出的手缩回。
  
  发现自己在学弟面前原形毕露,看着对方注视着自己,这位学姐一拍少年后背,“讨厌啦,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人家已经名花有主啦。”
  
  那一记‘如来神掌’让少年几乎吐血,心想:果然女兵不能碰。
  
  来到长桌前,刚才斯文的四眼学长递给少年一份表格。少年在表格姓名那一栏用歪歪扭扭的字写上‘刘平安’。
  
  克伦斯开始的时候并不是特别注意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新生太多,他完全不会记住任何一个的脸。只是觉得对方的名字很有趣,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一眼却让他心中升起了疑惑。
  
  少年的手很粗糙,而且手掌上有非常厚的茧。很难想象出是干什么活磨出来的。左手手背有些花纹,但当他定眼看清时才发现那并不是花纹而是伤痕,伤痕一直延伸向长衣袖里。以克伦斯的专业知识,他知道那是烧伤所致。但是现在烧伤也是可以使用植皮的方式使伤痕永远消失的。
  
  少年可能没钱进行这种手术又或是他的伤太严重,皮下组织完全死亡,无法进行植皮。克伦斯抬头发现少年脖子的一侧也同样有着这些伤痕。烧伤面积之大可想而知。
  
  “一定很疼吧……”
  
  “嗯?”听到低喃的声音,刘平安抬起头,视线与坐在长桌后的克伦斯对上。发现对方眼中的怜悯,刘平安心里不禁一紧。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女生的尖叫。接着站在门两侧的女生们一阵骚动。在签到的学生无一人不是抬头望向大门。刘平安转头,看到一辆白色的悬浮房车正停在大门外,司机下车走到后座,弯腰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一个年轻人踏出车厢,刘平安第一眼的感觉是——这人真闪亮。耀眼的金发微卷着,碧绿的眸子比最贵重的绿宝石更加漂亮,俊美的容貌足以让所有男人嫉妒,让所有女人发疯。再加上他的笑容,简直闪烁得让人睁不开眼。
  
  这人是明星吗?难道军校也请明星来剪彩什么的?
  
  那人刚踏进学校,早已等待在侧的女生们一拥而上。可是被围在他四周的青年挡开,那些人年纪相仿,他们都穿着学校的制服。应该都是军校的学生。
  
  “亚斯兰殿下!”
  
  “呀——亚斯兰大人,我喜欢你!呀,他对我笑耶。”
  
  “殿下,我爱你!”
  
  尽管无法靠近,女生们的尖叫依然始起彼伏,将花抛向金发青年。
  
  这里真的是军校吗?刘平安很怀疑。
  
  突然一连串有如爆竹的响声淹盖了女生们的尖叫。一辆越野车冲进了学校,车上的人举着长枪朝着人群扫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在惊鄂之时,已经有数名学生倒在血泊之中。惨叫声、惊叫声四起,人群乱成一团。
  
  “不要惊慌,掩避!”
  
  声音清亮醇厚,是那名金发青年的声音。毕竟都是军校的学生,听到指挥立即冷静下来,纷纷寻找掩护体。
  
  越野车上的人转而向金发青年一通扫射,后者闪身躲到门侧建筑物的石柱之后。见大门边的人都躲起来,那人更是扬长而入,迈着步子一边扫射一边走向广场。
  
  刘平安在枪响之时已经缩进长桌底下,心想这不是演习吧。抬眼看到有个女生倒在长桌外的地板上,旁边蹲着个与她面貌相似的男生正哭叫着,不知所措。
  
  刘平安弯着腰跑过去,将她拖到桌子底下。见那男生还愣在原地,低骂一句,“喂,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过来!”
  
  “我……我脚软……”
  
  这里真的是军校吗?刘平安再次怀疑自己进错地方。他一把拉住那个男生的衣领,将他强揣过来。他将男生按到地上,转头察看女生的情况。
  
  那女生的脚被打中,流了一大滩血,情况相当不妙。刘平安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将其按在女生的伤口处。手帕马上被完全染红。
  
  “梅丽……她会死吗?呜呜……”旁边的男生带着哭腔,颤抖着问道。
  
  “不许哭!再哭我毙了你!”
  
  被刘平安狠戾的语气吓到,男生愣在一边。男生长着一张娃娃脸,水灵灵的大眼睛让他看起来还小上几岁。这种人也能当军人吗?
  
  叹了口气,刘平安放轻了声音,“过来帮忙,要不是她就真的会没命了。”
  
  可是男生笨手笨脚,看到血就晕,根本帮不上忙。刘平安再次长长地叹气,转头看到长桌底下还有另一个人。刚才那个戴眼镜的学长。
  
  “来帮帮忙好吗?”
  


3

3、猎击手 ...


  克伦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三年级的他还没有实战经验。刚才的场面让他大吃一惊,没想到有人敢在军校里大摇大摆地开枪杀人。
  
  直到有刘平安叫他才醒悟过来,作为医生自己的职责是救人,现在不是惊慌的时候。幸好女生已经止血了,他从口袋里取出随身携带的消毒剂,对伤口进行消毒。
  
  “子弹怎么办?”
  
  “子弹贯穿了,不需要取出。但送院后还得仔细检查。”克伦斯用熟悉的技术帮女生包扎。
  
  “你是医生吗?”
  
  克伦斯抬头,正好对上少年的眼睛。少年有一双深幽黑亮的眸子,就如平静的潭水,克伦斯发现心中的惊谎居然消失了。
  
  “我是医学部三年级的克伦斯*查宁。幸会……”克伦斯朝少年伸出了手,但后者并未回握。猛然将他按倒在地上。
  
  克伦斯只觉眼前火花四溅,头顶响起啪啪的声音,就如爆竹在身边爆炸。呛鼻的火药味扑面而来。
  
  克伦斯看到身旁的少年从地上爬起来,单膝跪在地上,猫着腰向外张望。表情严峻,警惕地盯着外面,浑身带着一种肃杀的气息。很难与刚才平凡不起眼的少年联系起来。
  
  对着长桌一阵乱枪扫射后,持枪者继续向前走,似乎并没有想着要将桌底的人全部解决。这让刘平安松了一口气。
  
  可是立即他就发现不对劲,最末端的长桌下爬着的青年居然蹲了起来,身体向前倾似乎准备跃出来。持枪者正在边走边换弹夹,故意靠近长桌边。
  
  笨蛋!
  
  刘平安在心里暗骂一声。突然有种更不对劲感觉。他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是一种在无数次死里逃生中自然形成的能力。
  
  猛然抬头,发现持枪者后脑有一个红色的光斑。
  
  Shit!
  
  刘平安真想破口大骂。这哪里是军校,根本就是恐怖分子的大本营。此时持枪者已经快到达长桌的尽头。
  
  不可以再犹豫了!
  
  他大喊了一声,“先生,你掉了钱!”
  
  持枪人反射性地低头看脚下,咻地一束蓝光从他头顶擦过,将前方的地面烧出一个小洞。而蹲在地上青年已经猛然跃起,一脚踢中持枪人的下鄂,那人整个向后倒去。可想而知这一脚的力度有多大。
  
  青年速度奇快,一脚将那人的枪扫飞,捉住对方的衣领就是一拳。那人满口是血,大概刚才那一脚已经使他下巴脱臼,牙也被踢掉好几颗。再受这一重拳,立即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当校方的工作人员赶来之时,这宗校园暴力事件已经落幕,整个过程也只有不到五分钟。学校里因为有医学部,也设有一间小型的医院。伤员都被抬上担架送到医院治疗。校方的人一边了解情况,一边安抚受惊的学生。还得组织人手清理现场。
  
  根本没有人发现有人正居高临下地观察着整件事的经过。广场旁边的大楼是学校的射击训练场。六楼的一扇窗户上斜倚着一个人,因为房间太暗,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那人一手托着酒杯摇晃着内里红色透亮的液体,让美酒的香味慢慢地散发,在空中飘荡。
  
  “你输了。”
  
  男人有着一把极性感的嗓音,低沉沙哑,勾人心魄。语调中带着一股邪气,就如他勾起了的嘴角,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让人觉得他很危险。
  
  另一扇窗上伏着一名银色的青年,长长的银发如月光一般耀眼,用蓝色的发带高高束起,垂在肩膀上。伏在窗上的身体呈现优美健硕的线条,让人有种想扯掉发带,让他的长发披散全身。那银发顺着优美的身体曲线流入的情形一定很美。
  
  青年并不回答,冷冷地站起来。将长枪收起,冰薄的眸子扫过下方繁忙的广场,脸上的冷漠表现出他对这一切都毫无兴趣。
  
  “你还是头一次失手吧。”男子似乎并不轻易放过他,呷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嗯……”银发青年站在窗前,注视着下方的广场。
  
  “觉得很不甘心吧。”
  
  “嗯……”
  
  “你在看什么?”因为青年心不在焉的回答让男子有些不甘心。除了猎物,应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吸引这个人的注意,但他连续看着广场超过一分钟。
  
  好奇之下,男子也朝下方望去。广场上的伤员已经全部送往医院,除了几个学生还在清理现场,一切恢复正常。人来人往的广场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男子发现银发青年正在注视一名少年。那名少年相貌极之平凡,是那种走到人群就认不出来的平凡。看他的衣着,也不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更不是某个家族里的孩子。
  
  那个人为什么要注意这样一个平凡的少年呢?不过,有一点男子可以肯定,这个冷漠的青年是绝对不会在意无趣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勾起了嘴角,“对了,我刚才似乎听到有人喊了声奇怪的话。”
  


4

4、关键的一句话 ...


  刘平安打了个寒颤,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的直觉可是一直很准的。军校果然不是个好地方。
  
  刚才的事件很快便在校内传开。大部分的学生都在议论这件事。没有受伤的刘平安不需要被送往医院,他跟着其他已经报到的学生到校务处领校服和日用品。
  
  军队的所有用品都是配发的。为了让学生更早地适应军队的生活,也为了统一管理方便,军校的用品也是配给的。学生可以从校务处领到军用被子、床单、枕头,甚至水壶和牙刷毛巾。每个月还会发放厕纸和牙膏。
  
  这些东西对于刘平安来说可以称得上相当奢侈,在前线的小兵,不一定能领到这么好的东西。但让刘平安觉得奇怪的是,居然只有两套制服,而且都是夏装的。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有些地方的晚上也相当寒凉。特别这里是海边,晚上训练或行军的时候,冬装制服也是需要的。
  
  领完用品之后就可以前往宿舍。刘平安个子比较矮,抱着被子和枕头,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路,摇摇晃晃就撞到前方的人。
  
  “哦,对不起。”刚道完歉,手里感到一轻,被子已经被人拿起了。
  
  对方笑着单手将被子捧起,“我来帮你拿吧。”
  
  那人身材高大,黑发剪成寸板,皮肤黝黑,笑起来很爽朗,是属于那种阳光型的男生。他一手夹着自己的寝具,一手托着刘平安的被子,还背着一个大旅行袋。但他看起来相当轻松,似乎根本没用多少力气。
  
  无袖的背心显露出他结实的肌肉,二头肌隆起,强壮健硕,无一丝赘肉的身材,应该是经过严格训练出来的。
  
  “你是……”
  
  那个自己送到枪口上的笨蛋。刘平安差点就冲口而出。眼前的青年正是刚才在校门口制服持枪犯的人。
  
  “咦?你认得我?”
  
  “呀……不……”刘平安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惹事上身,决定装傻。
  
  “可是,我觉得你的声音好熟耳哦。你好。我是杰拉德*鲍德温。很高兴认识你。”对方很热情,如果不是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他肯定会主动与刘平安握手。
  
  我还没有说要认识你呀。刘平安无奈地想,世上还有这种自来熟的家伙。不过,有杰拉德帮忙拿东西,刘平安确实轻松很多。只是一路上杰拉德不停地介绍着自己的家乡,说述着来军校的经历,到这里的见闻等等,让刘平安觉得跟自己走在一起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百只鸭子。
  
  他们刚走进宿舍,就听到一大堆人围在走廊的围栏前。杰拉德绝对是一个爱看热闹的家伙。从乡下出来的他任何东西都觉得新鲜。所以第一时间已经围了过去。刘平安本来不想凑这种热闹,可是因为自己的被子还在别人手上,只好也跟过去。
  
  “大家知道刚才广场上发生的枪击事件吗?”被围在中央的是一个戴圆形墨镜的男生。
  
  “我只是听说有人持枪闯进学校。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呀 。我们这边也只听到枪声耶。”
  
  不少学生都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的经过,居然有人敢在军校做这种事,让他们倍感好奇。但因为只是刚刚发生,他们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
  
  “呵呵,大家要向我买消息吗?大家同学一场,我可以给大家打折哦。”
  
  “切,原来是情报贩子。你不说,我们迟早都会知道的。”
  
  “但有些事你们永远不会知道。我有最内幕的消息。”男生推了推快掉下来的眼镜,故作神秘地说道。
  
  “切,能有什么内幕消息?你看见的别人也看见。不出一天,事情的经过就会发布在各大网站上了。”
  
  “No,no,no……”男生竖着指头摇晃,“这件事绝对比表面看到的有趣哦。”看到其他学生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男生继续说道:“好吧。就当是开学第一天,给你们一点赠送吧。”
  
  “下午三点十六分,新生们陆续到达学校报到。有人驾驶越野车AI650冲进校门,向正在签到的学生们开枪扫射。使用的枪械是旧式火药弹步枪,型号为AK47。”
  
  “在混乱中,一名学生镇定地指挥大家掩避,他的名字叫做亚斯兰*艾尔维斯。”墨镜男讲述着事件的经过。
  
  “我知道耶,他是艾尔维斯家的二公子。”有位学生附和。
  
  亚斯兰?狮子吗?刘平安汗了一把,这名字还真是……现在的大家族真是越来越难理解了。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原来很有名呀。
  
  “对。这位公子小有名气,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私下向我购买他的资料。”
  
  说完下面一阵嘘声。有个男生大叫‘老子又不是女的,要他的资料干嘛’。但也有人说‘危急之中能够镇定自若地指挥大家,我倒想结识他。’
  
  在校园的办公大楼顶楼会议室,也有另一群人正在讨论这起枪击事件。长桌边坐着的每一个人肩章上都有不同的图案。有些是银星,有些是新月,在长桌最末端坐着的人肩章上有着四颗五角星以及两条金横条。
  
  “歹徒横冲直撞,如无人之境,请问当时警卫都去了哪里?”其中一位肩膀是新月的女性站起来,怒气冲冲地指责着另一位肩膀是银星的男性。
  
  “野战区的变种蜘蛛发生原因不明的骚动,所有警卫全部调去镇压。”男子只是淡淡地回答,对于女性的指责毫无愤意,也没有露出自责之色。
  
  “可是……”
  
  “是我下的命令,吉赛儿,你对我的命令有异议吗?”
  
  四星肩章的长者发话,吉赛儿也不能再追究警务处的失职,只好晦气地坐下。
  
  “格莲,伤亡情况如何?”长者转向身旁盘发的女性。
  
  “十三名轻伤,无人重伤,无人死亡。轻伤的学生在校方医院接受治理。治理期最长的学生需要两个星期才能康复。”女子用温柔的声音详细地报告伤员的情况。
  
  “我听说这次有位医学部的学生在现场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长者用手指敲着桌面,“格莲,你有个优秀的学生。”
  
  女子微笑着点点头,“谢谢校长的夸奖。”
  
  “切,又不是夸你,笑个什么劲。”有人小声的低咕,但女子仍保持着温柔的微笑,并不与其计较。
  
  “现场受伤的是学生中,就数梅丽最重。听说她的大腿被子弹贯穿了,而且因为跌倒的时候后脑撞到桌角而晕倒。”宿舍走廊上,墨镜男继续重述事件经过。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