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神选纪年 lililicat(上)

神选纪年 lililicat(上)

时间: 2015-12-26 03:15:04

全文:

神选病毒肆虐的末世时代,一群孤儿不幸成为时代悲剧的牺牲品,

被选作试验品的孤儿莫焰璃,苦苦挣扎只为追上“哥哥”的脚步。

究竟诡谲的命运会将他推到何种离奇曲折的境地?


1、第1章 哥哥 ...


  楔子
  21xx年,在经历了第三次和第四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在废墟上经历了几十年的重建,凭借着各种科技,人类社会重新恢复了生机,但是数次大战带来的负面影响却越来越明显,治安越来越差,人类的道德也开始渐渐沦丧,战争和工业造成的污染使得天空都不再明亮,有人开始把这个时代叫做“日暮时代”。而这个奇异的故事,就开始于日暮时代的某个东方城市之中。
  
  1 哥哥
  虽然坐落于东方最繁华的大都会中,但是年深失修的圣玛丽孤儿院却一点都和繁华都会的气息搭不上调,这座孤儿院据说有接近百年的历史,是一位神父筹资修建,专门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的场所,如今那座富有西式风格的大房子早已残破不堪,四周则是治安状况极差、破破烂烂的贫民社区,这一块城市的黑暗区早就成为城市的毒瘤,不知道哪天就会被下令拆除掉。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拆除,再也没人会接手这个早就濒临倒闭的残破孤儿院,那时候也是它宣告结束之时。
  
  而孤儿院里现在寄居的十几名孤儿也将再次无家可归。
  
  本来,圣玛丽孤儿院就是个摇摇欲坠的“大家庭”,孩子们连吃饭都成问题,却偏偏还在这种时候又来了一个被强行塞进来的新人,可想而知大家对这个增加口粮负担的家伙所持的不友好态度了。他也许是孤儿院倒闭前进来的最后一个孩子,同时不可避免地成了大家欺负的对象。
  
  和有的一生下来就被抛弃送到这里的孩子不同,这个新来的小孩已经十一岁了,穿着很干净,进来的时候还很懂礼貌,不像是街头流浪的孩子。据送他来的社会福利人员说,这个孩子的父母在几个月前因为事故而双双身亡,在被亲戚踢了几个月的皮球、父母的财产也被贪婪的亲戚骗光之后,没有依靠的小孩子就被送到了这里。
  
  虽然年纪还小还没长开,但是这个小男孩却极为漂亮,粉扑扑的脸蛋要人忍不住捏两把,大眼睛清澈明亮,腼腆得像个女孩子,小心翼翼地打量观察着自己即将入住的新环境。这个孩子,一眼看上去就很胆小老实的样子。
  
  “他叫什么名字?”暂时代为管理孤儿院的年老看门人问福利所的人员。
  
  “莫焰璃。”福利人员把小孩的资料夹交给看门人,其实那老人家年纪大了,也不会去看。这个孤儿院早就没有人打理了,他上了年纪,就只是看看门和负责收收捐赠而已,孤儿院里的大部分事务其实都是年纪大的孩子们在做,比如说白天去想方设法打工,晚上再张罗一群孩子的伙食。
  
  等福利人员离开了,看门老人就把这个叫莫焰璃的小孩交给了孤儿院里年纪最长的、已经十三岁的少年楚勇,虽然才十三岁而已,但是楚勇像一头凶猛的狮子彪悍,看上去就像是十五六岁,他是这个孤儿院的孩子王,据说连附近的小混混都怕他的铁拳。
  
  楚勇把怯生生的莫焰璃领到里面草木茂密的地方,对他说:“以后你来了这里,就不能偷懒,你要是敢偷懒就立刻赶你滚蛋,知道么?”
  
  莫焰璃连忙点头。
  
  看到他那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楚勇觉得很是反感——在他眼里,莫焰璃就是一张增加吃饭负担的嘴,这种看起来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生活的家伙能做什么事?真想赶快让他滚蛋!
  
  和楚勇的态度一样,在楚勇带着他向其他的孤儿介绍的时候,焰璃看到的都是一双双厌恶的眼睛,他根本就是这里最不受欢迎的一个,介绍完之后,楚勇就安排了他一大堆活儿干,焰璃用心地记下了那些事情,于是一整天的时间就全部耗在做事上,擦地板,扫厕所,拔草,洗衣服,当他好不容易昨晚了这些活之后,大家早就把晚饭吃得精光,各自睡觉去了。
  
  在卧室大屋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张床,正正好好十一张,上面都躺了人,哪里有多出来的?
  
  焰璃无望地睁大眼睛搜寻了一圈,依旧没有自己的位置。
  
  “别站在那里!看着就讨厌!”一个旁边床位的孩子嘟囔了一句,示意焰璃滚蛋。
  
  焰璃连忙缩到门边,考虑自己今晚该去哪里过夜。他悄悄地缩在了外面走廊的门口,蹲坐在地上静静地等着,走廊都被他擦得干干净净,像镜子一样,虽然他清楚自己做得再好也不会让这里的“主人”满意,但是如果他不做好的话,肯定会被找借口排挤出去。
  
  别人觉得自己有用,才会让他留下来。半年的辗转亲戚间的生涯让焰璃早早就学会了人情冷暖。
  
  夜渐渐深了,焰璃也靠着墙打起盹儿来,但是很快被咕咕叫的肚子饿醒了,他好饿,辛苦了一天都没吃到一点东西。
  
  忍不住将手指放到嘴里咬着,好像能缓解一下饥饿难耐的感觉。
  
  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吃到饭了,从亲戚家出来就是。
  
  “想吃东西吗?”一个声音从他头顶传来,焰璃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从里面卧室偷偷跑出来的男孩子赤脚站在了他的面前,那男孩比楚勇年岁稍微小一些,名叫洛文,长相已经有些英俊的端倪,很开朗,笑起来极为好看,这里的孩子都叫他洛哥哥,好像是除了楚勇之外说话有权威的人。
  
  “洛哥……”焰璃连忙站起来。
  
  “嘘,小声点,我们到一边说。”洛文将他带到一处隐蔽的楼梯拐角,偷偷交给他半块面包,问他:“你明天能帮我做些事么?”

  焰璃拿着面包,连忙点头。
  
  “傻瓜,你还不知道我要你做什么就答应了?”洛文拍拍他的头,“我要你明天帮我照看一下生病的欣欣,可以么?”
  
  焰璃想到了那个名叫欣欣,躺在床上、漂亮得像白瓷娃娃的美丽小男孩,又是一个劲儿点头。
  
  “那多谢你了。”洛文冲他笑了起来,“吃完快去睡觉吧。”
  
  “嗯。”焰璃依旧是点头,虽然他根本没有睡觉的地方。他不知道是不是楚勇故意不给自己安排睡觉的地方,问了的话说不定还会被人家训斥的吧?这个洛文肯定是和楚勇一伙儿的。
  反正他也不在乎睡在地板什么的地方。
  
  于是,第二天,大点的孩子都出去打工了,不知道是不是洛文打过招呼,焰璃没有被叫去赚钱,而是留在孤儿院里照看其他的孩子。
  
  那个欣欣因为常年卧床所以脾气总是很大,但是他是楚勇的弟弟,因此在孩子们中间是特别的存在,总是受到特殊的照顾。其实焰璃和他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给他倒水,喂药,背他上厕所什么的,欣欣会叽叽喳喳说些抱怨不满的话,但是都被焰璃选择性忽略了。因为今天欣欣烧的特别厉害,所以洛文特意让细心的焰璃在一边看护,他觉得这个刚来的孩子又老实又能干,所以才会挑了他来做这件事。
  
  吃午饭的时候,依旧没有焰璃这个外来者的份儿,等楚勇他们傍晚回来吃晚饭的时候,焰璃也没有份儿。
  
  但是洛文觉得焰璃把欣欣照顾得很好,欣欣的烧也退了,于是半夜又偷偷给了缩在门边蹲着的焰璃半块他私藏的面包——私藏食物可是这孤儿院里的“重罪”,要是被大家知道的话会被狠狠惩罚的。
  
  焰璃等洛文回去睡觉之后,便悄悄溜出了后门,把洛文给他的面包送给了他在白天里捡到的一只小流浪土狗,小狗瘦瘦小小,看来生下来没几个月,但是却被抛弃而独自流浪,焰璃觉得这条小狗和自己好像,就把自己的面包给了它吃,还把昨天没舍得吃的面包也送给了它。
  
  好像饥饿这种东西,忍一忍也不是特别难过的样子,焰璃托着腮帮想。
  
  第三天,大家对焰璃的敌意似乎淡了一些,因为这个焰璃实在是老实乏味得像颗小石子一样,就算对他说什么难听的话也不会有反应,也不会主动上前争吃的,只是默默地干着他的活儿,不需要他的时候就消失得让人察觉不到一般,让人连去欺负他都懒得去。
  
  “焰璃,今天跟我们一起出去打工吧!”洛文一大早找到在擦地板的焰璃,拉他一起出去。
  
  “好。”焰璃眨眨眼睛。
  
  “先去吃饭。”洛文摸摸他的头,“你起得可真早啊!”

  “嗯。”焰璃低下头,小声地问:“我也可以吃早饭吗?”
  
  “放心,这次不会有人欺负你,你跟着我就好。”洛文笑道。
  
  焰璃有点兴奋地点头,乖乖地跟着洛文来到了饭桌前,洛文帮他盛了一碗汤,拿了两个包子,还把自己碗里的煎蛋都分给了他:“快点吃哦。”要是被其他孩子看到了肯定会引起不满的,他是看焰璃可怜才特意分给他的。
  
  “嗯嗯。”焰璃连忙大口扒了起来。
  
  这是他十五天来吃到的第一顿食物。
  
  焰璃不知道人多少天不吃饭就会饿死,所以也没有感到特别奇怪。
  
  若干年后,当追忆过去的时候,他不禁想:其实异变就在那个时候慢慢发生了吧。
  


2

2、第2章 测试 ...


  2
  焰璃的第一份工作是和大家一起帮一家建筑工地搬运杂物,其他的孩子还有自备的手套,但是焰璃没有,加上他被故意指派了比其他人多得多的活儿,所以一上午下来手被磨得起了水泡,有的地方还破了,血水混着脏兮兮的泥尘,看上去乱七八糟。
  
  “楚勇,焰璃被分得任务太重了,他一个人干不来。”洛文终于忍不住为焰璃说了句话。
  楚勇不耐烦地道:“那是他动作太慢了,想活下去就要拼命干活,连这个都做不来的话就干脆滚蛋好了!我们生存下来都已经很不容易,不需要这种拖油瓶!”
  
  洛文不再说话,只是趁着中间休息的一小会儿悄悄找到一身脏兮兮的焰璃,对他低声道:“焰璃,你不要这么拼命,身体会受不了的,下面的活儿你要学会偷懒啊!”
  
  “偷懒?怎么做?”焰璃眼睛亮了一下,其实他蛮希望偷懒的。
  
  洛文贴近他的耳朵道:“把步子放得慢一些,一次不要抱太多的东西,反正楚勇也觉得你动作慢,你再慢点也没什么,一会儿我们一起吃午饭,我把我的多分给你一些。”
  
  “嗯!”焰璃高兴地笑了起来。不过是偷个懒就让他这么高兴,洛文看着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于是又忍不住揉揉他的头发:“加油。我把我的手套给你,不然会磨破手的。”
  
  “没事……我不怕磨手!”焰璃连忙说。
  洛文则强行将手套塞给了他,不待焰璃说一声谢谢就赶快跑开了。
  
  终于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洛文果然带着焰璃来到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把饭盒里难得见到的火腿片拨给焰璃,看着焰璃大口吃饭,洛文摸摸他的头发说:“你很像我的小弟,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也跟你差不多样子吧?”
  
  “唉?”焰璃抬起头,嘴边还沾着米粒,洛文用手指把米粒捻起来,问:“焰璃,你做我的弟弟好么?”
  
  “嗯嗯。”焰璃连忙点头。
  “那以后叫我哥哥吧!”洛文显得很高兴。
  “哥哥!”焰璃连忙叫了一声——他也好想要个温柔的哥哥啊!说到哥哥这个称呼,他想起了自己之前曾经寄住过的一家亲戚,那家亲戚家有一大一小两个儿子,焰璃管大的那个叫哥哥,但是那个哥哥一点都不好,每天只知道指使自己为他做事,兄弟俩做错事还要他来背黑锅。所以焰璃还是有些不相信,他觉得洛文对自己好,说不定还是要自己帮他做些什么。
  
  如果自己对别人没用的话,人家才不会管他的死活。这几个月颠沛流离的生活让焰璃学会了这一点认知。
  
  洛文紧接着说:“焰璃,你上次把欣欣照顾得很好,以后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就帮忙多照顾一下他,好么?他是我们中最小最弱的一个孩子,也是最可怜的一个,你要多包容他。”
  
  “嗯。”焰璃又是点头。果然洛文是要自己帮他做事吧!
  
  “那焰璃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哦,收工的时候我们会去采购一些日用品,焰璃想要什么?”洛文问。
  
  焰璃想一会儿,然后摇摇头。
  
  “真是个小闷葫芦。”洛文又好气又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太不爱说话啦,要多多和大家交流才能和大家交朋友啊!”
  
  “嗯。”焰璃应了一声,其实他才不想和那些根本就讨厌自己的孩子们说话,那不是自讨没趣么?
  
  终于结束了一天强度很大的工作,焰璃一身脏兮兮地跟在洛文等人的后面,洛文让焰璃先回孤儿院,因为从这里去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而返回孤儿院的话时间则很短。焰璃于是独自一人往回走,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将焰璃的影子拉得老长。他低着头走路,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无意中看到马路上有好多标语和广告,写着什么病毒测试,亦看到穿着军装的人坐着军队里的车辆屡屡在路上经过。
  
  病毒测试,是最近各国政府针对目前在世界各地流行的一种传染病而设立的应急措施,这种传染病被称为“神选病毒”,症状和发热差不多,虽然死亡人数被政府隐瞒,但是如今大街小巷都是这种病毒测试机构,可见情势严峻。
  
  这种病毒到底怎么出现的?有人说是战争遗留,有人说是病毒变异,莫衷一是。
  
  但是对于像焰璃这样的贫民孩子来说,能活着已经是不容易,哪里顾得上什么病毒测试呢?
  
  莫焰璃一路小跑回到了孤儿院,等到晚上,洛文带着他和大家一起吃饭,有了洛文的庇护,焰璃能够安心吃饭,不必担心别人欺负自己了。
  
  但是他依旧没有地方睡觉,所以还是等大家都上床之后,蹲在卧室门外的地方,静静地等着夜晚过去。
  
  “焰璃。”洛文悄悄地跟了出来,蹲在他旁边问:“你怎么不去睡觉?”
  “这就是我睡觉的地方。”焰璃盯着地板。
  
  “你这三天都睡在这里?”洛文皱眉,“跟我去我那里,我给你腾出些地方。”
  
  “我睡地上就好。”焰璃道。
  
  “傻瓜,你真是小傻瓜。”洛文站起来揉揉他的头,“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于是那一晚开始,焰璃就睡在了洛文的床上,而洛文则睡在了旁边地地板上。第二天一大早,洛文就从库房里修好了一张废弃的断腿床铺,作为给焰璃睡觉的地方。
  
  


3

3、第3章 道歉 ...


  “好难受!好难受!”欣欣痛苦的叫声撕裂了孤儿院的平静,楚勇一刻不停地守在他的床边,却对弟弟的病痛一点法子都没有。他那么大的块头,此刻却双目通红,恨不得自己能替欣欣承受所有的痛苦。
  
  但是又能有什么法子呢?孤儿院里能维持吃食都很困难了,更不用说花钱去请医生来看,翻箱倒柜也只能找到几片过期的退烧药。
  
  看着欣欣闹腾了足足一天一夜,孤儿院里面的孤儿有的同情,有的则冷眼观望。楚勇此刻已经完全六神无主,反倒是洛文冷静地叫上焰璃等几个大点的孩子,烧水、做饭、拧毛巾,希望能用些原始的法子为欣欣退烧。
  
  焰璃看楚勇那么难过,在和洛文一起送水的时候,忍不住说:“洛哥哥,外面有好多白大褂免费帮人测试,能不能让他们给欣欣看看?”
  
  洛文连忙捂住了焰璃的嘴:“千万不可以去招惹那些人,懂吗?听说他们免费体检什么的都是幌子,有好多人被测出得了什么病毒之后就再也不见了!他们会带走欣欣的!”
  
  焰璃点点头,心中涌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洛文这时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老式的电子温度计交给焰璃:“这是我刚才翻到的,你去给欣欣测测体温,我再去想想办法。”
  
  焰璃接过温度计,推门进入卧室大厅,有些胆怯地对在床边握着欣欣的手不肯丢开的楚勇道:“洛文让我给欣欣测测体温……”
  
  见楚勇没有回答,他便小心翼翼地将温度计塞到被子下面欣欣的腋窝里,欣欣这时已经烧得糊涂了,嘶喊了一夜也没有力气,微微闭着眼,显得极为虚弱。
  
  焰璃在一旁等了几分钟,约莫差不多了,便将温度计取了出来看读数。
  
  一看之下,他的手一抖。
  
  53度!
  
  是电子温度计坏了么?!
  
  “洛、洛哥哥!”焰璃连忙跑了出去。
  
  当他跑到门口的时候,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门口站着好多身穿橡胶一样衣服的大人,他们都戴着防毒面具,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而几乎所有的孤儿都集中在门口,被他们用一种扫描仪器挨个扫描全身。
  
  焰璃紧张地后退几步,一个大人却从他身后抓住他,也将他按住开始用那种扫描仪器检查,洛文则被两个人抓住,因为他不断地在挣扎,还大叫道:“你们这些魔鬼!快滚开!不要带走大家!!滚开!”
  
  “洛哥哥!”焰璃有些惊恐。洛文听到了他的声音,突然充满怒意地望向他,失控地质问:“焰璃!!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叫来了他们!!你这笨蛋!!大傻瓜!!你害死我们了!!”
  
  “没有不是我!”焰璃吓得连连摇头。

  “傻瓜!!笨蛋!!”洛文气急败坏地将手中还攥着的玻璃杯扔向了焰璃,正好砸中了动也不动的焰璃的额头,发出了很响的一声,随即玻璃杯掉落在地,碎成了一堆碎片。
  
  此刻扫描焰璃的男人似乎也完成了他的工作,倏然松开他,并毫不留情地将他推倒在地,焰璃手忙脚乱地想爬起来,嘴里还在不断解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是我叫他们来的。”楚勇颓废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站在了众人的面前,“我不想让欣欣死。”
  
  洛文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而焰璃也跪在地上转过头,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那几个穿塑胶服的男人此刻瓮声瓮气地隔着防毒面具道:“检测完了,神选病毒严重超标,这几个小孩都必须被带到‘中心’。”说着他们就拿出联络工具,守在孤儿院的大门口开始打电话。
  
  死寂笼罩了整个走廊。
  
  洛文低着头,默默地进入卧室,不一会儿拿出了陈旧的医疗箱走到焰璃面前蹲下。
  
  “对不起……焰璃……”洛文有些哽咽地打开医疗箱,“是我太激动了,我不该错怪你。那些人一会儿就会带我们走,我给你先把伤口包一下,膝盖被玻璃割破了。”他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浓浓的绝望。
  
  焰璃没有吭声,任由他摆弄。
  
  夕阳的昏黄光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一辆全封闭的车辆停在了孤儿院的门口,来接他们的竟然都是全副武装、拿着黑沉沉武器的防毒面具士兵,难以置信为了押送几个孤儿竟然要出动这种阵仗。
  
  “我背你走。”洛文说着真的背起了膝盖受伤的焰璃,在士兵的押解下一步步离开孤儿院,被押送上了黑色的封闭大车中。
  他们被分成了好几批,分别进入不同的卡车,卡车内黑漆漆的,关上门之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焰璃,握着我的手。”黑暗中,洛文的声音在焰璃的耳边响起。
  
  焰璃摸索着,终于被洛文握住他的手,洛文将他环住,就这样圈抱着他坐到了地上。
  
  “对不起……焰璃……对不起……”洛文不断地道歉,他的声音越来越破碎,最终演变成了低声啜泣。
  
  没想到,那么开朗总是大大咧咧地笑的洛文,也会有哭得这么伤心的时候。
  
  “那时候……就是他们带走了我弟弟……还有妈妈……”洛文把头埋在焰璃的后背上,泪水浸透了焰璃的衣服,“我亲眼看见,弟弟和妈妈……被他们……杀掉了……这些恶魔……对不起……对不起……”
  
  


4

4、第4章 地狱 ...


  在黑沉沉的车厢里,似乎还有其他的孩子,焰璃听见了他们的啜泣,起初还有人在哭喊,还有捶打车壁的声音,但是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大家都疲惫了,焰璃也靠在洛文的身上,最终陷入了沉睡。
  
  总之那是焰璃目前为止经历的最漫长的一段旅程,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一直陪伴他的只有黑暗中洛文握着他的手,以及洛文轻轻抚摸他的头,来安慰他——明明,彼此都是怕的要命。
  
  终于,卡车停止了颠簸,随即一股刺眼的强光射了进来,随即沉重的卡车大门被人打开,身穿防护服的士兵用枪押送着车内的孩子一个个走下车,洛文依旧背着焰璃,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他们面前的是一道巨大的白色拱形走廊,四周都是可以映出人影的钢壁,拿着武器的士兵站在走廊的两侧,负责押送这些被送来的孩子到达走廊的尽头。
  
  而当他们刚刚踏入拱形走廊的时候,从墙壁上镶嵌的无数喷头里就不断浇下消毒液,刺鼻的气味顿时充斥在四周空间中,吓得许多孩子惊恐地大叫起来,有的人想要逃回去,却被防护服士兵一脚踢倒,用枪押着往前继续走。
  
  洛文连忙将焰璃放下,用身体为焰璃挡下四面八方喷来的消毒液体,随即很快地扯下自己身上那件破旧的外套给焰璃罩上头脸。
  
  “洛哥哥!”焰璃惊恐地望着他,那些消毒水顺着洛文的脸颊不断往下滴,他抹了抹脸,对焰璃笑笑道:“别怕,我会保护效焰璃的。”
  
  “快走!”一个士兵狠狠地踹了一脚地上的洛文,洛文咬咬牙,只好将焰璃打横抱起来,继续往前走。
  
  漫长的走廊整个都被不断喷洒的消毒液体充斥,就算洛文用外套罩住了焰璃,仍然不能避免两个从头到脚都被淋透。
  
  “放下我……我自己走吧!”焰璃恳请洛文。
  
  “不行,焰璃的膝盖受伤了!”洛文固执地不愿意放下他,“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这一次哥哥再也不会逃走了!”
  
  可是,我根本不是你亲弟弟……焰璃看着憔悴的洛文,有些不知所措。
  
  穿过那段漫长的拱形走廊,淋透了刺鼻消毒水的孩子们感到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展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是一座穹顶圆形大厅,整个建筑无比宽阔,在大厅的四周有无数个通道口,许许多多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们不断从那些入口中走出来。一时大厅中挤满了被抓来的小孩,大概有数千人之多,这麽多的人根本无从分辨到底和他们一起的那个孤儿院的孩子们是不是也在其中。
  
  洛文蹲下来,将焰璃放在光滑的地面上,他们看着四周,只见四周都是年纪相仿的孩子,人头攒动,大厅密不透风,穹顶上有无数的强光灯,使得整个大厅明亮无比。
  
  其他的孩子都极为惊恐,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命运。
  
  过了一会儿,似乎所有要进入的孩童都已经输送完毕,四周的通道纷纷自动封死,而同时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也从穹顶上缓缓垂下。
  
  “欢迎各位来到东方三十九号神选中心。”从屏幕中传出一个悦耳的女人的声音,所有的孩子都抬起头,看着屏幕中出现的一名极为美丽的军装女性。
  
  那位女性用礼貌而不带什么感情的语调道:“各位皆是从世界各地中精选出来的神选候选人,将各位集中在这里的目的乃是为了挑选出真正神选者,请各位务必努力,迎接为各位准备种种严格测试,唯有通过第一次测试的人,才能走出这个初选中心。东方候选中心第369期测试?初试项目现在开始,历时三小时,各位请加油。”
  
  女性的声音结束之时,屏幕和大厅内所有的灯光随之熄灭,整个大厅立刻一片黑暗。
  
  洛文和焰璃紧紧地抱在一起,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状况。
  
  一分钟后,大厅内的灯光再次亮起,不过不再是明亮的白色灯光,而是昏暗刺眼的红灯。四周都染上了诡异的血红,同时穹顶上出现无数个方形黑孔,发出呼呼的声音。
  
  孩子们都仰起头,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家议论纷纷,亦有人崩溃得大哭。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