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扬沙 公子泪溪(腾讯渣攻/微软攻/360受/虐文)

扬沙 公子泪溪(腾讯渣攻/微软攻/360受/虐文)

时间: 2015-12-30 10:13:56


这是一只360受喜欢腾讯渣攻,腾讯渣攻爱百度渣受,而抛弃360苦逼受之后又追悔莫及,
却发现360小受原来爱的是微软腹黑攻的虐后温馨的故事。╮(╯_╰)╭HE

一.旧事重提
360一直认为自己很执着,他原本以为自己对腾讯会像咬住了骨头的狗一样,一辈子不撒口。但是咱不能不很俗地套用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不是你的你抱再紧都没用,人这一辈子总得学会放手。

360他不是拥有厚实外壳的蚌,不会把沙子变成漂亮的珍珠,他只会因为细碎的沙粒而让伤口感染化脓。

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360清醒过来的时候,腾讯就站在病床前面。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有了微微的困倦。腾讯伸手,想摸摸360的头,360只是死死地裹紧了被子,向后缩了缩身子。腾讯伸出的手,在看到360充满戒备的双眼时,讪讪地收了回去。

“嗯,你醒了就好。百度那边还病着,我先去看他了。”

腾讯抿了抿淡色的嘴唇,把手插进裤袋里,似乎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转了身,走了几步。在拉门的时候,他顿了顿,似乎在等待什么。结果,却了无声响,然后他走了出去。

360听见门轻轻合上的声音,忍了很久的眼泪掉了下来。他一直以为哭是娘们才干的事情,直到今天才明白,那种心脏像开着小火,在油锅里慢慢煎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哭泣也分很多种,或懦弱,或快乐,或悲伤而难以自持。

有的时候,能不能放手,全部在于对方够不够冷酷。

人心都是肉长的,但是经历过疼痛,受过伤害,让新的痂痕覆盖旧的伤口,也就麻木了,看淡了。

360是上大学的时候认识腾讯的,不过只是腾讯帮他带了一次路,他就泥足深陷了。有时候,喜欢就是一秒钟地时间,狗血而又简单。

360那个时候算是用尽了招数,对腾讯死缠烂打。俗话说,烈女怕缠郎,这话用到男人身上也是一样的。在360软磨硬泡了很久之后,总算是把腾讯给征服了。

他还记得他那特傻的表白:“师兄,我很稀罕你,特别稀罕你,你不稀罕我,我都稀罕你。咳,师兄,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当时,腾讯的那张冰山脸出现了一丝松动,他抽了抽嘴角,留下360记了一辈子的话。

“神经病。”

什么狗血桥段都用过。

他曾经傻乎乎的半夜抱着吉他在腾讯宿舍楼下唱情歌,用红蜡烛摆出一个大大的心形。然后,腾讯送了他一大盆凉水,水浇灭了燃烧的滚滚红烛,却没有浇灭360一颗赤诚的少男之心。他还曾跑去给腾讯送过玫瑰花,然后给腾讯塞垃圾桶了。他还曾跑了很远给腾讯买了他最爱吃的,结果一大盒菜全被360的脑袋享用了。

无所不用其极,泡女72式他都跟寝室广大的男同胞们一一研究商榷过了,并经过了仔细的升级与改良,转战到了腾讯的身上,就等着用实践检验真理。

不过,最后腾讯是什么时候松动的呢?

好像就是那次坐电梯的时候,电梯突然故障了。360有轻微地幽闭恐惧症,当在明亮的封闭环境他还可以忍受,但是一旦处于黑暗的封闭环境,他就会感到焦虑,恐惧与不安。360死死扒着腾讯,一直不停地颤抖。开始的时候,腾讯以为360演戏给他看,所以腾讯也只是僵直着身子装死尸。后来,腾讯发现似乎360的演技没有那么好,就抱着他,摸着他的头和后颈以作安抚,直到电梯回复正常。

打那之后,腾讯似乎就对360的态度稍微好点了。再后来,就不言而喻了。

360也是后来才知道腾讯有个青梅竹马叫百度,貌似在家业发达了之后,人就出国发展去了。

他知道腾讯还惦念他,柜子里加密锁起来的属于他们的回忆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360不介意,他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即使是腾讯这块大冰山,也有被他融化的一天。不过,冰山没融化,他心中的火却在寒冷的条件下,先灭了。

腾讯总给他买错礼物,他说不介意。腾讯总记错他的喜好,他也说不介意。腾讯在睡梦中,紧紧抱着他,却念着百度的名字,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介意了。

似乎,我们都没有自己想象地那么大方。真有一个人,能刺痛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你变得惴惴不安,患得患失。

他总是告诉腾讯说:“总有一天,你会记得的是我的名字,师兄,我愿意一直等你!但是,你也尽快记得,别让我等太久,好么?”

360的性子是有些急躁的,但是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人都会约束自己,苛待自己,让自己学着忍耐与谦让,试图让自己趋于完美。最后却忘记自己本来的样子,面目全非,闹了个四不像的下场,可笑又可悲。

腾讯抱着他,摸摸他的脖子,没说话。360却还是觉得很高兴,他认为这是一种无声的允诺。

一直到今天他才明白,那是无声的拒绝。


二.顾彼失此1
其实腾讯对360也不是完全没感情。

第一次见到360的时候,腾讯觉得他咋咋呼呼的,过于吵闹。他讨厌那种过分喧闹的人,让人不安以及烦躁。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表白,他是受到了轻微的惊吓,尤其是那句“女朋友”,他觉得青筋都快从头皮下跳起来了。但是作为一个文明人,他有良好的修养和素质,所以他压住怒意,忍着不断调整呼吸,心里默念着“不跟他计较”。

后来的追求是让他苦恼的,一面对360那种脱线和无厘头的执着而感到莫名奇妙,一方面又享受着被爱慕的感觉,一如回到当年,回到那个只有百度和他的当年。

电梯里的那个拥抱,在那种黑暗到无法识别对方的环境。那个紧紧的拥抱,耳鬓厮磨,吐出的呼吸好像都快要烫伤对方了,似乎.....似乎感觉,百度好像回来了。

手掌下的身体在颤栗,胸前是柔顺的黑发。似乎抱地再紧一点,就会有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喊他“哥”。

所以他死死地抱紧,用了以前安抚百度时常用的动作,顺着360的头顶,轻轻滑到发根。

如果说他对百度的爱是付出,那对360就是索取。没有人不希望被爱,没有人不享受被爱。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人,一直需要他,把他当成最重要的,放到心中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他一直享受着360给的爱,饕餮一般不满足地汲取。

360对他很好,他知道。360,为他做过很多,他也知道。

他是真想过,跟360一辈子在一起的。只不过百度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那是个意外,是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措手不及。亦如转弦拨轴的曲,弹到正酣时却断了弦,不上不下,不知道该是惋惜,还是该说是天意。

腾讯一直没想过百度会再回来。

所以当百度再一次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感觉那颗平静了很久的心,不受控制地开始乱跳。那种青涩的感觉,叫做回到初恋。

回忆是最会骗人的东西,越是得不到的就越美好。

他知道百度家出了一些问题,回来是为了找他帮忙。不过,他不介意当傻子,被人利用。人这一辈子,总会对某一个人特别宽容,即使是欺骗,即使是伤害,你也依旧包容他。

他包容着百度,就像360包容着他。

腾讯没想背叛360,是的,没想过。他只是想再享受一下和百度在一起的感觉,只是想再回忆下那种感觉。然后像被烙印过标记的奴隶一样,把一切都记在心里,直到肉体坏去,归于尘土。他知道百度会离开,这次一切完成后,腾讯就可以真从他生命里功成身退。

但是那种感觉就像吸毒的人,半途中断,戒了一次,再复吸,需要感觉会比第一次更强烈。

他只是太怀念了,像是家里最古旧的钟表,即使刻字与雕漆都模糊了,却依旧不舍得扔掉。你会惦念那段时光,一同走过的时光。即使模糊到记不清原本的样子了,却仍认为它闪烁着最美丽的光。

他不是故意冷淡360,只是.....只是什么呢?只是他也不知道。看着百度微笑,他就会忘记很多东西。

回家的时候,看着开着的电视,倒在沙发上,眼底含着淡青色,睡得一脸痛苦的360。桌上是冷掉的饭菜,两双干净的筷子,两只干净的碗,成双成对,寓意美满。

他觉得心脏似乎被这个叫360的家伙狠狠拧了一把。

他亲亲360的嘴角,看着熟睡的他说:“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彻底忘掉。你会等我的,对么?”

人总是想要两全其美,孰料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均匀的呼吸声,对他作出回应。

等待是什么?等待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之一,亦如在漫漫黑夜中一路跌跌撞撞,不明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触碰到光明。

百度跟腾讯说很感谢他的帮助,他再过段时间就会回去。

腾讯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只是,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舍得,希望可以再晚点到来。如同刑犯知道无论如何头都会被利刀挥下,却依旧希望可以再晚些,让他再呼吸一下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又像温水里的青蛙,知道再不跳出来就会死掉,但是温热的水,让它失去对身体的掌控权,被四肢发软浑身酥麻的感觉所迷惑。理智残余,身体却不受控制了。

他把喝醉的百度带回家了,想起360说会去S城出差一段时间,一种鬼迷心窍的感觉,顺着被酒精麻(和谐)痹的的血液,被传到了左胸膛那个噗噗乱跳的小家伙那里。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会忘掉,再有一次就好。

他轻轻吻着百度,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一手环于腰侧,另外一只手从头顶一遍遍摸到发梢尾根。那种温情脉脉,让人无话可说,倾注了所有孤注一掷的温柔。

他亲吻他,从额头一直蔓延,如同火遇到了大风,烧出一片燎原之势。他的动作如同一种膜拜,似乎在进行一场神圣的朝拜,庄严而神圣。他的眼中只有那条笔直的道路,忽略了沿途的风景。

窗外有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不言不语。似乎凝固成了道路旁的树,被大风吹地东倒西歪,却固执地保持一个姿态。


三.顾彼失此2
腾讯的家庭并不富裕,他有的这一切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即使有钱了,他也依旧住在小时候住的老房子里,不过却极其骚包地买下了那一片老房子。

青色的墙砖上蜿蜒着些许青苔,一屉两户的格局,总共五层,使房子不会过会高耸,显露出属于中国人的含蓄与谦虚。有的青灰色墙砖上,还爬有爬山虎,使得整个房子显得古朴温淳,像是外婆带着老茧的手,有些粗糙,却又那么温暖。

同时那也是一种雄性占有权的标志,标志他占有着他和百度的童年时代。

那般青梅,那般竹马,那般所不可代替与无法企及。

直到这个时候,360才知道他多可笑。

他像傻瓜一样左手拿着一大束玫瑰在腾讯卧室的阳台上蹲坐着,右手是深蓝色的绒缎盒,里面摆放着精心挑选过的戒指。

老房子总有这样小小的阳台,用来堆放杂物。他微微瑟缩着,抱着双腿。

他骗腾讯说他去出差了,是想给他一个惊喜。今天是360的生日,他没想到,喜给了腾讯,惊留给了自己。

他特地费力地找了人帮他扛了梯子,把腾讯卧室的阳台门微微打开,再锁好了门。然后顺着梯子,爬进阳台,一心期望着想给他个惊喜。

不料却成了闹剧。

360看到腾讯进来的时候,偷偷猫着腰想拨开阳台到卧室的门,吓他一跳。结果看到他抱着百度的时候,360呆了一下,然后很快地缩回了身体。他背靠着墙壁,他希望这只是个误会。

360努力说服自己:或许是百度喝醉了,腾讯只是让他进来休息下。

可是,明明是有客房的,为什么要躺在他们的床上。那是他挑的床,他洗的枕头,他睡过的棉被.....明明什么都是他的,只有,除了不是他的腾讯。

他很想冲出去质问腾讯,可是他用什么来质问?腾讯他,从来没有说过爱他,一直都是他单方面的付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以爱报之。

他放下戒指和花,站起来,近乎自虐地猫着腰看着里面的一切,利用黑暗遮挡自己。

360面无表情地看着腾讯小心的动作,仿佛百度是个易碎物品。易碎物品是要好好保护,而他这种耐操弄的......

他感觉眼睛被什么东西遮住了,景物变得模模糊糊,只是从那模糊的影子里,他还是能看到腾讯,看到他每一个清晰的表情,或勾起嘴角,或笑弯眉眼.....心脏感觉被人家用手抓住了,狠狠地紧握,狠狠地,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似乎他丧失了痛觉。

他想喊腾讯的名字,嗓子却疼痛到无法发声,如鲠在喉。他感觉呼吸变得艰难,死死揪着领口。

那个他曾经很喜欢的动作,变得异常扎眼,腾讯修长的手,从百度的头上滑落到脖子。360的心脏,也随着那个动作,被抛起,丢下......一次次,碎成多篇,直到看不出原状,分不清到底是垃圾还是什么。

他顺着墙,缓缓滑坐下来,十指握拳,用牙咬住拳头,愤怒与痛苦激红了双眼,但是他却无法踏出一步。也许他明白,或许一子错,便是满盘皆输。现在的腾讯像是饿了很久的旅者,而百度于他而言是一场精神上的盛宴,一旦他做了什么,那个饿疯了的旅者或许会拿起刀斧,跟他玩命。

而且,打断一个饥饿的人的大餐,于心何忍?

或许,人都有受虐倾向,360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忍耐到什么程度。如同小时候玩吹气球的游戏,明明十分害怕气球会突然爆掉,可是还是不断地吹气,想看看它能膨胀到什么样,想听听它解脱般的一声爆响,告知一切忍耐与苦难结束。

他为一个叫腾讯的名字圈地为牢,身心俱疲。

听着里面的声音,腾讯用那种饱含“情欲”的声音喊着百度的名字。

他盯着手表,看分针和指针绕着表盘,一圈圈地奔跑,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一点影子也看不见。

当12点的时候,他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冷漠而又沙哑。

旧的篇章翻去,新的书页打开。


四.顾彼失此3
腾讯并没有做更深入一步亲密的事情,他只是亲吻,只是抚摸,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百度是珍藏在他记忆中的宝贝,是易碎物品,腾讯这一生极尽的温柔全部给了他。

早晨他送走了百度,回来时他发现阳台的门并没有锁,只是微微虚掩着的。昨天回来的时候并没注意,现在才发现,不由在心里感叹360的大意。

突然间,他好像意识到了奇怪的地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如同触了电般毛骨悚然的感觉,噼里啪啦地窜上了他的脊背。他推开了阳台门,看到360蜷缩着蹲坐在墙角。昨天的雨下地很大,有一些斜漂进来,360的衣服有些地方是湿湿的。朝寒露重,地板有些微微返潮。

360听到声音,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那种双目放空的感觉,让腾讯的瞳孔迅速骤缩了一下。腾讯生平第一次觉得那么尴尬,他看到360茫然的眼神,忽然觉得心底十分慌乱,但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解释?这怎么解释?

360蹲了一晚上,双腿早就麻了,可是他还是靠着墙壁,缓缓站起来。

腾讯伸出手想把360拉进他怀里,360却用双手顶住他的胸膛,不加掩饰地拒绝。

腾讯死死拉住他的手臂,360钝钝地盯着胳膊上的手,然后摇了摇头,似乎感觉到有些好笑。

“我衣服是湿的,别拉着了,放手吧,我洗澡。”沙哑,有点像是夜枭的嘶鸣。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最后腾讯还是慢慢松手了,看着360从衣柜里拿了衣服。360并没有用主卧室的浴室,而是走向了客房。腾讯跟在360后面,在360关门的时候,腾讯听见了落锁的声音。

他回到主卧,走到阳台,看到凋谢枯萎的花瓣和蓝色的盒子。他用手背顶住额头,蹲了下去。

他知道,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改变了。因为,他错过了什么,他很明白。

做早饭的时候,腾讯跟在360后面。表面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360的话今天少了很多。平时吵吵闹闹的人,突然噤声了,怎么样都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

坐在很久没有物尽其用的饭桌上,腾讯盯着对面桌的360,不动筷子,只是看着360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地吞稀饭。

腾讯是不善表达的人,他不知怎么处理这样的情况,他只能像守着羊群的牧羊犬一样,安静守着。

360拿了衣服,穿上,套好鞋子,走人。

其间,除了开头的对话,不,应该是360自己的自言自语。腾讯并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解释,没有安慰,什么都没有。

360突然怀疑腾讯是不是机器人,只有面对百度的时候,他的芯片才会激活躯体,这个人都变得生动起来。

当天回家的时候,360就发烧了,穿了一夜的湿衣服,又被夜风刮了一晚,想不生病都难。

他躺在客房冰冷的床上,盖了一张放了有段时间的薄被,上面有一些灰尘的味道。冰冷,但是他却拒绝那些沾有百度和腾讯的温暖。

手机的震动声,顺着床头的柜子响了过来。

“我这边出了一些事情,我今天不回来了,你好好休息吧。”对面是腾讯有些机械般冰冷的声音。

“嗯。”

360挂上电话的时候,微微痛苦地闭了闭眼。他感觉身上火烧火燎的,不知道是因为发烧的痛苦,还是腾讯的冷漠。

腾讯挂上电话的时候,愣了一下。第一次没有听到360唠唠叨叨地说要早点回家,好好吃饭什么的。

如果360要求他回去的话,或许,他会回去的。可是,他却没有要求。

百度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受了点轻伤,腾讯在医院陪他。那边是百度的喊声,腾讯收起他不易的呆愣,转身走向百度。

五.矛盾激化
因为受伤的缘故,百度又留下来一段时间。

期间,腾讯觉得360越来越怪。

开始的时候,360买了新的棉被和枕头,每天回家后,他先忙完自己的事情,然后一声不吭地就去客房睡觉了。不言不语,像是破旧了的古董,透着股诡异的静谧。

再后来,开始吵架。而每次吵架,都是以360怒目圆睁的双眼,和腾讯的沉默作结。

而腾讯越是沉默,就越是激怒360。那种对自己漠视的态度,就像在他受伤的心脏上撒了一把盐。

360是炸了毛的猫,躬起脊背,再怎么安抚都是一种战斗的姿态,似乎不鱼死网破他就不甘心。

没有人能包容谁一辈子,即使是爱着腾讯的360。

360就好像气球,腾讯不断地吹气进去,总会有到达极限爆破的那一刻。

而360这种爆炸的刺耳声让腾讯感到厌烦,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向贴心的360会变成这样。饲主莫名于猫咪的炸毛行为,却没有看到自己踩到猫尾的双脚。

但是腾讯却舍不得推开360。或许是习惯了,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好。

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人,在寒冷的黑夜中,能为自己亮一盏灯。希望这个人,能够明白自己,了解自己,不使自己漂泊无依。

这是腾讯跟360冷战以来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

“你在哪里?”

“嗯,我在外面。”

“在做什么?”

“陪客户吃饭。”

360在玻璃窗外死死地盯腾讯的背影,他可以想象现在正对着百度的腾讯,他眉宇之间必定满是温良的柔情。

自己到底算什么?口香糖,还是用过的敝履?

大脑一片空白,愤怒蒙住双眼,激素开始疯狂地分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自己,双眼都起了血丝。

去他妈的风度。

360像风一样冲了进去,抓起百度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苦于脚踝受了伤,百度根本没办法反抗,就被360一个侧踢扫倒在地上,然后就是暴风骤雨般的拳头。

360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个发泄口。他喜欢腾讯,没办法对他挥舞自己的拳头,所以只能用百度撒气。

他死死掐住百度的脖子,愤怒和憎恨像是爆发了的火山,化成熔岩滴落在百度身上。

腾讯实在是没办法,看到百度的脸涨地通红,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他揪起360的后领,使得他面朝自己,然后一巴掌,无比响亮。

“啪!”360感到耳朵嗡的一声,大脑当场当机了。

“你这个神经病!”腾讯很难得地红了脸,双目里是满满的敌意。

百度在腾讯怀里发抖,腾讯抱着他大步走了出去。

360呆了很久,用手摸了摸带有指痕的脸颊,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神经病?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神经病。”

光线打在他凌乱的黑发上,头发遮盖了双眼,嘴角是生冷的笑意,疯狂而凌厉。

“我再问你一次,你把他弄哪里去了?”腾讯掐着360的脖子,像是要喷火的恶龙,眼眸深处隐隐透露出疯狂。

“咳……你也会生……咳,气啊。”360笑得发颤,腾讯掐着他脖子的双手,随着他费力地咳嗽,微微动着。

腾讯收缩指头,加重了力道。

“我他妈再问你一次,他在哪里!!”腾讯神色狰狞。

“你还会……骂……咳咳咳咳,脏话,咳咳。”360还是笑,笑得一眼热泪,模糊眼眶。

腾讯松了手,360像烂泥一样滑到地上。360本身喝了酒,又泡了热水澡,整个人都是疲惫的状态,四肢发软。这么一来,他和腾讯动起手来,毫无招架之力。

腾讯推了推眼镜,冷冷地扬起下巴,像尖刻而潦倒的贵族,英俊的面容,一片阴冷。

“不说是么?我总有办法让你开口。”

腾讯抓住360的头发,一路拖着他,走到储物间的门口,一下子把他甩了进去,在外面锁上门。

“那你就好好想想吧。”

储物间一片黑暗,门又锁死了,360有幽闭恐惧症。开始的时候还硬撑了一下,一会就开始用力拍门了。

“放我出去,我去你妈的,放我出去……”360死死拍打着门,像是被关进监牢的野兽,拼命嘶吼。

过了半个小时,腾讯再回来。

他冷冷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过去:“我再问你一次,他在哪里。”

“放我出去,不要把我锁在里面,放我出去……”

360在那边叫喊了很久,但是就是完全不提百度的下落。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360不再叫喊了,只是腾讯似乎能听到牙齿打磕巴的声音。

“最后一次机会,你说出来,我立马放你出来。”

依旧安静。

腾讯似乎觉得没什么希望了,转身出了门。

360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形,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用手环绕抱双腿,像是沉睡在子宫里的胎儿,那是一种完全拒绝和自我保护的姿态。牙齿磕巴着一直抖,有几次咬破了舌头,嘴里一股子铁锈的味道。

他突然开始后悔了,他似乎爱错人了。

喜欢一个人本是一件痛苦和幸福兼存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只感觉到疼痛,痛到心脏都要麻痹了。

他默默念着:“妈妈,微软,妈妈,微软.....”

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会下意识叫喊自己最亲近的人的名字,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寻求到安慰与勇气。


六.失之交臂
腾讯是在一个酒店找到百度的。

面容青紫,还挂着两道鼻血,整张脸看起来,就像个……猪头。

百度处于昏迷状态,腾讯立刻带了他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

结果,都只是皮外伤,外加被喂了点安眠药。

360还是胆怯了,如果弄死了百度,这一辈子腾讯都不会放过他了吧。他会恨他一辈子,而这正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他只是暴打了百度一次,让他当了一次人形沙袋,然后他还故意挑衅一般吓唬腾讯。

这个时候,腾讯才想起锁在储物间的360。

等他匆忙赶回去的时候,360已经昏了。失去血色的嘴巴死死抿着,双眼紧紧闭着,可是身体不由自主地不时抽搐。

腾讯有点慌张,他不知道会那么严重。他虽然知道平时360都只有在有人的时候才坐电梯,但是他没想到360这次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他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小施惩戒。

是的,他都不知道。

而有些东西,往往都是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和我们悄然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360用手捧了点凉水,啪啪地拍了拍自己的面颊,想让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些,可是那股凉气却从手心传透全身。

他出门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走着走着,前面有个人挡住了路,他向左拐,那个人也左拐,然后他向右让,那个人也朝右靠。他皱皱眉毛,抬起头。

金黄色的头发闪着漂亮的光泽,蔚蓝的双眼,深邃得如同一蓝如洗的大海,面容英俊而柔和,像是冬日里的暖阳。

360呆了,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高大的男人,嘴角是淡淡的微笑。他用手刮了一下360的鼻子,眼眸里神采飞扬,满满的全是360的影子。

“咋眼睛还带直钩的呢?”微软调侃到,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微软。”360感觉自己的声线抖了抖,喊出他的名字,还真艰难。

微软伸手抱过他:“恩,是我,我回来了。”

360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妈的,这家伙几年不见,越长越高了。果然,该死的外国人,该死的外国基因,该死的味道,该死的温暖,该死的……让人想念。

意思到这里是医院的过道,似乎影响不好,已经吸引了一些人好奇的目光了。360不好意思的撒了手,微软还是一脸的笑意。

“咳,你怎么回来了?不对,你怎么在医院?”

“恩,在路人遇到熟人,就送过来了。”微软指了指另一头的过道。

突然一下子就冷场了,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毕竟当年微软走的时候,他们大吵了一架,然后是多年的不曾联系。

“那......改天再见,我手机号你没忘记吧?”360低头,有点心虚,当初他曾极力地与他争吵,要证明自己一定会幸福。结果,却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狼狈而落魄。

“嗯,好的。”微软依旧微笑。

微软一直看着360转身走远,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退,只是眼眸里的深深眷念,流露无疑。360就像只兔子,表面上看起来傻傻呆呆的,但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消失不见了。

他在等一个时机,等待一个牢牢捕获360,让他一辈子都躺在自己用温柔筑成的牢笼中的时机。一辈子,再不分离,白首到老。

8楼

七.回忆再起
微软第一次见到360的时候,360像个小霸王一样,要抢他的东西吃。他还没有反应过来,360就一口把他手里的巧克力棒啃下了肚,无比欢乐地嚼了起来。

微软本来是想揍人的,要知道,即使是他哥哥,都不敢从他手里抢东西吃。但是看着360一口大白牙,笑地傻兮兮的模样。他觉得……呃,特别可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