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优酸乳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优酸乳

文案

母亲从寺里求来的玉佩,竟然有移动空间的能力?

薛海有些惊奇,他坐在轮椅上,心潮澎湃的看着这个未知的世界——他所在的地方很美,有柔软的草和零星的花朵,还能看到几只翩然起舞的蝴蝶,他的面前是一片森林,到处都是树,并且每一棵树都有两个人环抱起来那么粗,他的身后,是一座高耸入云峭壁,薛海抬头望去,只仰的脖子都酸了,也没有看到尽头……

而接下来的所遇到的,更是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三米多高,身体健壮的兽人,缩成一团,心地善良的精灵,还有那些由元素组成的美丽幻境,由石头堆砌起来的部落城堡……

一点一滴,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薛海,这里已经不是他曾经的那个“家”了……
此文原名《奋发图强之兽人世界》,


楔子 移动空间

空间玉佩

“来,先别玩了,快戴上,这是妈去南海寺给你求的!”母亲的声音传来,还没等薛海反应过来,女人的两条胳膊就伸了过来,自顾自的帮薛海戴上。

那两条胳膊略微挡住了电脑屏幕,这让薛海有些烦躁,他扒了扒凌乱且略微枯黄的头发,瞄了胸前的玉佩一眼,皱起眉头,语气颇为不耐的说道:“妈,上次去寺里烧香的时候我不就说了么,这种东西都是那些和尚拿来骗人的,又不能吃,又不能喝,买它做什么啊。”

“这不是希望你的身体能早点好起来么。”薛母的话刚说完,薛海就猛地一拍面前的键盘,对着耳机大吼道:“我擦,这种副本都打了多少次了也能灭团啊!小D和MS都他妈神游要哪里去了!怎么都站着不动,还有那个新来的DK,流程我不是都告诉过你了么,你怎么还不会——”

一时间,整个小屋都仿佛被他的声音震的颤了起来。

“唉……”站在薛海身后的女人先是被自己的儿子吓了一跳,随即轻叹了一口气,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如果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其实她的头发除了外面那一层是染黑的,下面的全部都已经白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半是担忧半是气愤,忧的是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气的是自己儿子的不争气。

薛海,男,二十一岁,目前在家混日子中,算得上是位名副其实的啃老族。

要说薛海,初中的时候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但自从上了高中后,就被一群狐朋狗友拉去学会了上网和玩游戏,并开始不务正业起来,逃课去上网几乎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薛海的高中班主任是个二十多岁,刚实习完,第一次带班级的男人,开始的时候满腔热情,对薛海还算负责,但在三番五次的上门家访而没有效果之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薛海的父亲在外打工干活,母亲则长年拉个小架子车,在路旁卖点瓜果,两位家长都很辛苦,起早贪黑的工作赚钱,却并不是很富裕,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根本没有时间顾得上薛海,也就错过了最佳教育时期,等她回过神来时,薛海的这一生已经算是完了。

过了大约一个月,薛海被学校开除了,原因是打架。

薛海的母亲寻思着,就算是打架,也要有个理由吧,但问薛海呢,薛海却死活都不愿意说,她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托着亲戚,把薛海带到了一个工地里,跟着包工头干活,虽说累点,但好歹比一直在家里要强些,再再然后,薛海在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就发现自己走不成路了,经医院检查之后,才发现是得了一种病,一种名叫强直性脊柱炎的病,疼的他动不了,自然也就不能再去工地继续干活了。

这种病也算得上是富贵病了,一个星期两百多块钱的中药,吃完了就要买的西药,以及差不多十天一次的微创和小针刀,零零碎碎的算下来,竟然也花了几千块钱。

其实,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薛海生病了,无法工作,只能呆在家里啃老玩游戏了。

“快点回去睡觉吧……”薛母拿了一件衣服,盖在了薛海的腿上。

“我知道了妈,你先去睡吧,我这里很快就打完了。”薛海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头也不回的说着。薛母无奈,她明早还要早起去卖水果,自然不能和薛海一样熬夜,于是也就由了薛海,转身回房去了。

“擦,花了三个小时打G团,才分了五百多G,你们怎么不去死啊。”薛海喃喃的说着,突然听到叮的一声响,连忙拉开密语界面。

【移动空间】密:空间系统已经完全打开,移动地点初步定为德拉诺,人物属性为人类,是否确认?

紧接着,界面上就出现了一个‘确认’和‘否定’的选项。

这是什么任务?薛海呆了一呆,有些茫然的移动着鼠标点了一下确定,然后就开始思索起来,德拉诺是兽人的地盘,这和他一个人类有什么关系?而且,密语里的空间系统是什么?他怎么不记得这个游戏里有叫这个名字的东西?

更让他奇怪的是,他明明点了确定,游戏界面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薛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电脑屏幕突然黑了,坐在电脑面前的薛海骂了一句,无奈的推着轮椅回房了——唉,算了,就当是天意吧,竟然在这种时候停电了。

薛海刚进了自己的房间,就看到房间中央,一个小小的紫**法结界静静的躺在哪里,深紫色的光芒照着整个小屋都明亮了起来,接着,那结界似乎是发现薛海进了屋子,开始移动起来,并以薛海所在的轮椅为中心,向外延伸开来,直到直径大约有一米八左右才停了下来,缓缓的转着圈。

薛海有些慌神,他立即移动了起来,想要离开这个东西,可谁知,那结界也跟着移动起来。

对于之前从没有遇到过的未知东西,相信谁都不会淡定的起来,薛海只觉得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抓住轮椅扶手的手也用力起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有些发白的关节……

一瞬间,薛海只觉得心脏猛地疼痛了起来,就像是谁的手伸进去抓住了它一般。

薛海痛苦的**了两声,身体歪在了靠椅上,现在的他疼的要命,当然不会注意到,那结界上的字符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结界散发出的紫色光芒,映照着薛海的痛苦神情,看起来异常的扭曲……

结界的光芒突然暴涨了一下,再接着,光芒黯淡了下来,小屋渐渐的恢复了以往的黑暗,而原本坐在轮椅上的薛海……却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

开坑……

其实兽人文很久以前就想写了,但是那啥,太火了,文太多了,所以一直都没开,现在貌似要比之前冷一点,再加上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兽人了……(捂脸,梦到的内容很纯洁……)

所以我来开坑了……

于是求包养!╭(╯3╰)╮

穿越到兽人世界(一)

薛海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空和白白的云,他觉得自己此时正躺在草地上,因为身下软软的,刺刺的,还能闻到一股青草香。

然后一瞬间,他的心情就变得很平静,薛海发誓,这是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中,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这么美丽的画面——蔚蓝的天空中,几朵奶白色的云漂浮着,天空看起来很低,仿佛爬上一座小山坡,一伸手,就能把那些云都抓在手里一般。

当然,他这样觉得,一部分的原因还是在于,以前的他都是睡在屋子里的,睁开眼,也就只能看到房梁或者天花板……

四周很静,却又不那么静。

薛海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两声鸟叫,不过那鸟叫声似乎很遥远,听起来有一种飘渺的感觉。当然,在此时,他无暇再估计这些,也不想再用自己高中都没上完的底子文艺一把。他颇有些艰难的翻了一个身,在看到自己的轮椅就在不远处时,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

咬咬牙,走过去就行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坐在轮椅上。薛海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毕竟他已经吃了几年的药,最近这一两年,也有些好转,变得可以慢慢的扶着墙走路了。他张开双臂,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然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但是很可悲的,他刚挪动了两步,就觉得双腿传来一股钻心般的疼痛,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再回过神来时,就坐在了地上。

虽说屁股下面的是土,但摔起来比之水泥地,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毕竟没有多少人会无聊到先摔在水泥地上,再摔在土地上,比比看哪一个更舒服。

薛海闭着眼睛,龇牙咧嘴的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脑子不那么混了,他长舒了一口气,慢慢的躺平身体,这一次,他已经不敢再冒险用腿走路了,而是趴在地上,靠着双臂的力量向前蠕动着。

虽然很慢,但至少腿没有那么疼了。好不容易坐上了轮椅,薛海只觉得自己的半条命都快没了。他喘息着,拍了拍满是泥土的衣服,在看清衣服的同时,手指僵了僵——在家里的时候,为了方便和舒服,他都是穿着睡衣的,所以……

此刻,薛海恨不得从头来过,然后天天都穿着衬衣牛仔!他低头,再次懊恼的看了看自己的睡衣,然后有些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可爱的睡衣,米黄色,圆领,上面还绣了一只可爱的维尼熊,抱着蜜罐子,满是幸福的表情。这是母亲在附近小摊上买的,很便宜,十五块钱一件。

努力的让自己忽略掉穿着,他开始环顾四周。

左手边是一大片的森林,右手边,是高耸入云的峭壁,而他所在的地方,则是森林和峭壁中间的一小片空地,靠近森林的地方满是草和花,偶尔还会有几只蝴蝶飞来飞去,在靠近峭壁的地方,这些花草就少了很多,大约是不常见到阳光的缘故。

森林里的树不算稀疏,大约每两三平米就有一棵,每一棵的树,都有两三人环抱起来那么粗,想是长了很长时间了。薛海想着,抬头仰着脖子看向了右边,却发现那峭壁竟然一眼望不到边,某人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这万一,要是从上面掉下来一块石头……

“呸。”薛海毫不犹豫的在心中骂着自己,把他所能想到的所有恶心人的词汇都放在心里回想了一遍,然后再在主语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唉,自己这都是在想什么呢!薛海拽了拽头发,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种悬崖上呢?既然没有人,那又怎么可能会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所以说,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虽是这样安慰自己,薛海还是向着森林的方向挪动了一些,想了想,觉得不保险,再次挪动了一些……

当薛海已经挪到森林中的一棵大树下后,他终于有那么一些放心了,便开始梳理起来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最后,他似乎是明白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德拉诺。

——先是电脑上的密语,那个叫移动空间的人发给了自己一条密语,说是空间系统打开,那么,空间系统是什么?而且那上面说,地点初步定为德拉诺,德拉诺他知道,是山口山中原本兽人生活的地方,只不过后来,兽人都去了萨格拉斯,和牛头人生活在了一起,恩,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种族竟然是人类!噢,请看我的口型,跟我念,人……类……

如果那个移动空间的密语正对上自己的穿越的话,那就很奇怪了。

德拉诺是兽人的领地,就算是穿越,他也应该要成为兽人,才能生活在那里吧?现在把他一个人类放到兽人的领地里,是要干什么?干什么!人类是联盟的,兽人是部落的,根本就是死敌,好不好好不好!

想到这里,薛海翻了一个白眼。

想想当年,自己一个满级联盟,不下副本,不打战场,千里迢迢的跑到火星刺杀部落小号时的优良表现——释放技能的干脆利落,跑位的精确,看着那个小号躺在地上很久,心知他是在骂自己,而自己却毫不在意的淡然处世,守那个小号的尸整整一个晚上的耐性,即使是那个小号在灵魂医者复活,也千里迢迢的赶过去追杀的永不放弃,在小号愤怒,然后呼啦啦的叫来了一群大号时,仍旧面不改色杀小号的那种气魄,他的心中就愈发的激动起来。

其实上天让自己穿越,就是让自己来统治这个世界的吧!

于是薛海澎湃了。

但澎湃了一会儿,他便又觉得这些情景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毕竟就算他的心灵再强大,又怎么能以一个残疾人的身份,站在一个以力量为中心的世界顶端呢?不用进角斗场,他就能看到自己坐在轮椅上,毫无反抗力的被某个兽人一拳打飞时的情景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根本就不是在这个山口山游戏里,而是这两件事恰好发生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段,看起来,又似乎有那么点联系罢了。

那么这个,就好办多了。

作为一个资深的被迫性宅男,薛海当然知道穿越是什么,嗯哼,穿越嘛,就是自己实行收小弟,收妹子,坐拥江山,独霸天下,拥有无数后宫的一个过程!

作者有话要说:= = 写完之后,回过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写什么剧情啊……

捂脸,下一章萌物和小攻出场。

:求评论呦亲!!╭(╯3╰)╮

【改错别字】

穿越到兽人世界(二)

就这么激动了一阵,薛海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摸了摸肚皮,感觉那程度并不算难以忍受,但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先找到一些能吃的是正经。

前方是森林,后方是峭壁,薛海如果想找东西吃,当然不可能拖着这残破的身子爬上峭壁,或者就这么坐在这里等着路过的人送,再说了,这种地方,可能会有人路过么?答案薛海知道,所以他的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进到森林里,走出森林,找到附近的人家,请好心人给点东西吃,这个认知,让薛海心中突然升腾起了一丝的害怕。

这片森林只看起来就不简单,万一出现什么猛兽呢?自己还不是要死翘翘了,退一步说,就算他平平安安的出了森林,那万一找不到人呢?越想,薛海就越觉得自己前途渺茫,但此刻,他除了走进森林这一条路,也找不出别的了,便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去。

森林里的土地原本是很干燥的,但越往里去,就越显得泥泞了起来,像是前几天才下过一场雨般。这里的空气好,景色好,满眼都是绿色,还能闻到土地的清香,但却苦了薛海。轮椅在干燥的土地上,虽然不如在水泥地上行得稳,但到底还是能走的,而现在这种情况,时不时的,就不小心陷入泥中,简直都让薛海觉得,它会在走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就因为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而散架了。

于是,薛海行的很小心,但再小心,也总有悲催的那么一瞬间。

在行进了大约几百米,或者一千多米后,轮椅猛地颠簸了一下,惹得薛海的心也是一跳,然后,任薛海怎么推手轮圈,那轮椅就是不动了。

无奈,薛海只能想办法下来,把轮椅从那泥泞的地里捞出来,他环顾四周,想要找一些能借力,让自己安安稳稳的到地上的东西,但刚扭头,就被吓了一跳!

只见一棵巨大的树后,某样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浮在半空中,虽然是白天,但看起来仍旧很是诡异。薛海的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两下,只觉得流年不利,刚想找个办法快点离开这里,就看见那绿色的光芒竟然从树后飘了出来!

“啊,你是雌性么?”那绿色的一团操着标准的普通话惊叫起来。

听到这声音,薛海呆了呆,原本他还是挺害怕的,毕竟谁在森林中猛地遇见这种浮在半空中,还闪着绿莹莹光的东西,应该都不会太淡定,特别是薛海之前还非常害怕某样总是在夜晚飘来飘去的东西,但是,在听到了那绿色东西的语言,并且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后,薛海就不害怕了,相反的,他还觉得那东西挺亲和,挺可爱的……

样子有点像宫崎骏的动画片《龙猫》中出现的那一团煤炭屎鬼,只是颜色变成了绿色,大大的眼睛睁着,漂浮在半空中,一圈的绒毛,一脸的无辜。

“那个,请问,你刚刚在说什么?”刚刚只顾着惊奇这一团竟然会说普通话,而没有注意到他在说什么,这让薛海有些不好意思。

“唔,我是说,你是雌性么?”一个软软的声音问着。

因为这东西的外表挺可爱的,看起来又没有什么攻击力,所以薛海一直都在盯着他看,而此刻,某人不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那一团球球根本就没有嘴巴!既然没有嘴,那它的话到底是从哪里说出来的?而且,那球球口中的雌性是在指女的么?他虽然有点瘦了,但不至于被误认为是女的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那团团没见过人类,所以一看到,有点分不清男女……

薛海自动的为球球找了一个说法,他边想着,便答道:“我不是雌性,我是雄性。”

紧接着,那球球便露出了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好吧,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那圆圆的一团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的,但是我就是看出来了擦。

“啊,话说回来,你一个人在林海做什么?难道就不怕有雄性出现,直接把你抢走么?”那球球旁若无人的继续问,薛海有点听不懂,不明白男的抢自己一个爷们干嘛,不过联想起先前那球球问他是不是女的,便明了了,看来这里的妹子很稀缺啊。

他含含糊糊的回答了那球球的问题,然后好奇的问一些常识,“这里就是德拉诺了么?”

“是啊。”

“那,这里有兽人么?”问到这里的时候,薛海觉得自己在说废话,毕竟,既然眼前的这一团都出现了,那兽人,应该也不是什么传说……

“恩,有的,你是想见么?”球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像突然兴奋起来了,他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还没等薛海说话,就向一个方向飘去,“你在这里等我噢~我去给你带个兽人回来~”

闻言,薛海无奈,他坐在轮椅上,手上发力,却仍旧是无法从那一个坑里出来,不由的泄了气,只能乖乖的呆在原地等,并希望那个球球不要言而无信的把他扔在这里就不管了……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

薛海睁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那有两米五高的不明物体。

是的,你没看错,那东西少说也有两米五了,薛海坐在轮椅上,竟然只到那高大物体的大腿根处。他的肌肉很发达,看起来很壮实,上身赤`裸,□只围了一张巨大的兽皮,若隐若现的,还能看到他那和正常人绝对不一般的‘大鸟’……

薛海轻咳了一声,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说实在的,除去那看起来十分怪异的兽皮,那高大的兽人整个就颇有点像电影里的金刚了,满身的棕色绒毛,不过看起来绝对不柔软。趁着那不明物体张口的时候,薛海挺直背看了看,不由心想,幸好那嘴里没有獠牙。

不过那啥,这就是德拉诺里的兽人?额……不太像吧?

在薛海打量着面前高大兽人的同时,布莱恩也在上上下下的看着他。

作为阿丘王子的唯一一个朋友,布莱恩想过很多的好处,但从来都没有想到,阿丘竟然能有一天,会带着他来到一个雌性的面前!

要知道,现在部落里的雌性虽然不少,但到底还是要用力量来争夺他们的所有权,布莱恩在部落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不过他有一个性子比较懦弱的弟弟,而部落中又没有明文规定不许把得来的雌性给亲人,所以布莱恩便把第一次得来的雌性给了弟弟。距离下一次开启争夺战,还有三年的时间,原本布莱恩以为,自己等个三年再参加一次争夺战便好了,可谁知,第三年到来的时候,他的死对头竟然向首领举报了他,首领觉得如果人人都像布莱恩这样,那秩序岂不是都乱套了,便下令在十年内,布莱恩的争夺战资格都被取消!他虽然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心中既是愤怒又是安慰,想着幸好弟弟有了雌性。

可谁知,那死对头竟然又来捣乱,把弟弟的雌性喊了来,在众人的面前问他愿不愿意继续当弟弟的雌性,不知道是为了报复当初布莱恩不要他,还是受了那死对头的什么好处,他竟然就真的说不愿意!

说实话,这个答案挺让布莱恩失望的,当初那雌性嫁给了弟弟之后,弟弟哪一次不是事事都顺着他?就连那雌性想吃百年难得一棵的圣果,弟弟都努力的给他弄到手了。

一时间,布莱恩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

“额,这个……这个男的……是兽人?”薛海在看了面前山一样的男人很久之后,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并且,他听出,自己的声音中充斥了各种不确定。闻言,旁边的那个绿色的球球点了点头,一脸无辜的说道:“是啊,这就是你先前说要找的兽人。”

我嘞个去唉,你是在玩我吧。听到了球球的肯定回答,薛海默默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能不能来个人解释一下,这里真的是游戏里的那个德拉诺么?游戏里的兽人,看起来明明都很矮的好伐?

“你要跟我回去么?”面前那一直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兽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普通话从他的口中吐出,有那么一丝的违和感,不过薛海还是立即点了点头。

兽人口中的那个回去,一定是回部落的,他跟着这只回去,最起码也能混到口饭吃,顺便也可以见识一下那个传说的德拉诺。

那兽人应了一声,伸出爪子,小心翼翼的提着薛海的衣服,将他从轮椅上拽了起来,下一刻,薛海就被放在了那个兽人的肩膀上,这个姿势……

某人顿觉喉头一甜。

当年完美国际新出了一个叫神魔大陆的游戏,他也跟着去混了几天,为了满足自己那颗猥琐的心,人物选的是一个可爱的萝莉小火枪,当那小火枪MM点击拥抱确定键的时候,就会坐在那巨人的肩膀上……

想到这里,薛海突然张了张嘴,惊讶的看着右手边的这颗巨人头,半响,才轻轻的骂了一句:“擦”

是啊,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兽人的形象,分明就和那游戏上的巨人一样啊!

这么想着,薛海觉得自己已经揭开了一层这位兽人的神秘面纱,同时,或许是因为觉得这兽人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心底也不那么害怕了。他的手动了动,轻轻的拍了拍那兽人的肩膀,“那个,你好,能不能打个商量,把轮椅也帮我带回去?”

“轮椅?”那兽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薛海先前坐过的轮椅,不确定的询问道,“是这个么?”随后,在得到薛海确定的答复之后,兽人点头,爪子一捏,只听‘喀’的一声,轮椅的扶手碎了……

那兽人似乎对破坏了薛海的东西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他喘了几口气,尽量小心的再次将爪子伸向了轮椅……‘喀’的又是一声,轮椅歪倒了,轮子也变扁了,看样子是用不成了……

薛海的嘴巴张成了‘O’型,已经没有什么言语能形容此刻,他那颗受到强烈震撼的小心灵了,末了,他扭头,见那兽人的脸都快涨红了,生怕他因为不好意思把自己丢下来,又因为接下来估计要傍着他吃喝,便忙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坏了也没关系,不值钱的。”

“噢。”兽人傻乎乎的信了,招呼了一声旁边的那个球球,开始向着森林的一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薛海频频回头,望着那陪伴了自己几年的轮椅,在心中大吼:那东西……怎么可能没关系啊!!!但悲催的,他只能默默的泪流满面……

作者有话要说:求评论~~于是 GN们,顺便帮忙追追虫吧

穿越到兽人世界(三)

没了轮椅,以后就要靠这位兽人大哥了,但以后呢?难道一辈子都要靠他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薛海在心中默默的盘算着,等到了部落,就让这位兽人先把自己放到凳子或者床上,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再看看部落里有什么是自己能帮上忙的,争取慢慢的适应在这里的生活,然后再找个部落里的兽人木匠,帮自己制作一个简易的轮椅,也算是解决了自己不能走路的问题……

打定了主意,薛海开始对部落中的生活向往起来。

虽说和兽人之间的语言障碍是没有了,但自己也不能一直都白吃白喝这么下去,毕竟谁也不会养成一个既不认识,又什么都不会干的吃货。

但自己在那里能干什么呢?说实在的,他什么都不会干,在以前的那个时代,也只是躲在母亲的庇荫下,打打网游,看看小说,整天窝在家里对着电脑屏幕,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这么想着,他轻叹了一口气。

人总是要学着长大。以前的米虫薛海可以算得上是和初中生一个级别的,现在到了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所有的东西都要靠自己一个人,自然是要努力学习,争取毕业的。

……

兽人大哥的移动速度比人类快多了,薛海一手搂住兽人的脖子,一手抓住兽人身上的毛,虽是一颠一颠的,倒也算是平稳,没多久,就出了森林。

森林外,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这里的能见度很高,绿草茵茵,比之前的森林看起来舒坦多了,当然,这只是薛海一个人的想法。草原里的湖泊似乎很多,这一路上,薛海都见到三四个了,那湖水碧蓝碧蓝的,小河就像是藤蔓一般,把大大小小的湖泊都串连了起来。

以前的薛海每天都要上课,放了假也要上补习班,好不容易不上学了,又生了病,哪里有时间去旅游?这一下,就被整个草原的壮丽景色征服了。

一人一兽一球到了个看起来似乎是十字路口的地方时,那个绿色球球就和他们告了别,说是再不回家,父母要打屁股的,薛海一听,就知道这是句俏皮话,但还是觉得十分的别扭,他用略带惊奇的目光看着那球球,然后很不正经的在心中问了一句:请问你的屁股在哪里?……

这算得上是一个插曲。等两人回到部落中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而薛海的肚子,也早已经饿扁了。

因为部落中没有路灯,只有几个插在门边的火把,和部落正中央十分旺盛的篝火,映着月光照耀下来,像是给下面的房屋披上了一层银纱。也正是如此,薛海才看得并不是太清,只朦朦胧胧的觉得,这些房子似乎都是石头堆砌起来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