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二分之一教主 扁担一号(上)

二分之一教主 扁担一号(上)

文案

在大学即将毕业的一天,白凡平淡的生活起了奇异的变化,

他每到夜晚,就会附身到一个古时的受虐孩童身上,

渐渐的,他发现那个孩童的灵魂还在,不过孩童只会在白天恢复意识,

两人无法直接接触,他们靠着写信交换信息,互相扶持着一起度过难关,

转眼间十年过去,昔日的孩童已经成长为黑月神教的教主。


他们依然一个过着白天,一个过着黑夜,白凡不知道,

那个永远与他无缘见面的昔日孩童渐渐扭曲了的心思
他恨,恨老天如此不公,倾心恋慕的人却永远也无法见上一面,四周所有的人都可以接触他爱的人,

唯独他,却连一次声音也没听过,一个笑貌也没看过,只能压着几要发狂的嫉妒,从别人的口中知晓他的一切。

他们离的很近,却又是最远的距离,日与夜的距离。


1

1、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


  一双脏兮兮的小手,上面还有几道结疤的伤痕,缓缓握起拳头,复又松开,白凡已经呆呆的看着这双小手足有一刻钟了,没错,这双手是长在他身上,这是怎么了……
  
  白凡抬头看着四周,破败的房子,古色古香的不正常,纸糊的窗户一直漏风,吹得那垂下的帷幔飘啊飘,像极了聊斋志异里的鬼屋。
  
  白凡有些忐忑的下了床,拖着这小了不知多少倍的身子走到梳妆台上的那面铜镜前,说真的,白凡在照镜子的时候很紧张,他生怕在铜镜里看到一张没有面孔的脸,或者背后映照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女鬼伸着爪子向他抓来的情景。
  
  白凡屏着呼吸,小心翼翼的看清了镜子里的情景,很好,没有鬼,镜子中是一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模样,同样脏兮兮的脸看不清长相,只是那双眸子乌沉沉的吓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白凡连忙眨了眨眼,这才感觉好过多了。
  
  在镜子中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也没有在四周发现什么非人类的事物,白凡总算有了一些安全感,但是即使这样,他依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这里又是哪里。
  
  “咕咕~”一阵响亮的声音吓了白凡一跳,白凡慢半拍才发现发出声响的是自己的肚子,注意到这一点后,之前因为太过震惊而忽略的身体知觉又全部回来了,白凡的眉头一下子皱紧了,手不自觉的按压腹部,饿,很饿,他从来没有这么饿过。
  
  胃部饿的一阵阵抽疼,肚子里也剧烈的搅动着,白凡忍受了一会,脸孔变得苍白,他从来不知道,饥饿到了一定程度,居然可以敌过任何一种病痛,他曾经以为,自己熬夜打游戏忘了备口粮就已经是最饿的时候了,但是那种程度的饥饿却与现在的完全无法相提并论,毕竟那个时候,他虽然饿了,但还能用对游戏的热情和专注忽略过去,可是现在,已经到了他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白凡掐着腹部的手越来越紧,头上开始冒冷汗,手脚一阵阵的发虚,不行,他必须找点东西吃。
  
  白凡撑着身体站起来,开始凭着对食物的强烈**,一遍遍的在这间房子里翻找,桌子上干干净净的,除了一个破茶壶,什么也没有,掀开茶壶,里面还有半壶凉水,白凡试着尝了一点,似乎是新鲜的,然后便全部灌入了口中,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够缓解他的饥饿,什么都好。
  
  喝完半壶冰冷的水后,那饥饿的感觉却依然没有减少分毫,白凡只能继续寻找起来,可能是他的精神打动了上天,终于,白凡在那张小床的被子里侧发现了一个小布包裹,小布包裹藏的很严实,裹的也很紧,白凡满怀期待的打开来,顿时感动了,里面是半个馒头。
  
  虽然这半个馒头又冷又硬,并且有不知道是谁啃过的牙印,闻起来还有点发酸,但确实能吃,白凡三下两下的就干咽下去了,中间一口水都没有喝,吃完后,居然还意尤未尽。
  
  吃了东西后,白凡总算恢复了点力气,但是肚子里的感觉,也就恢复了五成饱,白凡看了看紧闭的大门,犹豫了一会,伸手推了开来,外面黑漆漆一片,似乎有一颗大树,树叶被风吹得簌簌直响,树影映在窗户上很有群魔乱舞的感觉,白凡啪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白凡承认,自己有点胆小,虽然平日里他干过不少大胆的事情,但那些情况都与现在没法比啊,不管怎么看,还是这间屋子里安全一点。白凡呆呆坐了一会,感到有些困倦,搂着床上那床单薄的被子,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白凡是被一阵声响吵醒的,正有些迷糊的时候,一个人推了推他的手臂,“快起来,别睡了,今天灭绝师太的课,你不想被当吧。”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白凡初始还有些恍惚,但是紧接着猛的清醒了过来,灭绝师太,被当?他一下子睁开眼,呆呆看着伸手推他的那人,“罗帅,真的是你啊。”
  
  罗帅被白凡炽热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躲闪了一下,又不客气的拍了一下,“当然是我了,说什么胡话啊。”
  
  一旁的另一个室友听到取笑道,“白凡恐怕以为拍他的是他女朋友吧。”
  
  “没,没,嘿嘿。”白凡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傻笑起来了,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熟悉的室友,熟悉的寝室,昨晚那诡异的场景,果然是梦吧,但是梦,会有那么真实吗?
  
  罗帅有些复杂的看了白凡一眼,摇头甩下一句,“你快点弄好,我们去食堂打饭。”
  
  食堂,白凡眼睛一亮,即使已经知道昨晚的事情是一个梦境,但那也是噩梦,那么饥饿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于是,罗帅惊异的发现,平日里总是慢吞吞让他等到不耐烦的人居然不一会儿就收拾整齐了站在他面前,并且还一个劲的催促他快点走。
  
  509室的四个人一齐直奔食堂。对于早餐,这些年轻的学子们很多都认为不必要,难免有些敷衍,随便买几个包子就解决了,再加上食堂里的包子味道平平,有些甚至吃到一半就塞进了垃圾桶。
  
  “师傅,两个菜包。”
  
  “给我四个肉包。”
  
  “我要两个豆沙包一个烧麦。”
  
  “给我十个肉包,再来两个馒头。”一道响亮的声音让大家纷纷侧目,目之所及是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帅哥,大家看了一眼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可能是帮朋友带早点吧。
  
  但那是不知**的想法,509室的三人齐齐用着怪异的视线看着白凡。
  
  最终,几人拿着自己的早点就坐在食堂餐厅里解决,而白凡那堆了满满一盘的十个包子和两个馒头也成了一大亮点,最让509室成员惊叹的是,白凡居然最终吃掉了七个包子和一个馒头,罗帅不禁又咬了一口自己的包子,还是以前的味道啊,没有突然变美味,白凡这是怎么了?
  
  饱餐了一顿的白凡,终于感觉昨晚的一切远离了自己,看着桌上还剩下的三个包子和一个馒头,白凡略有犹豫,昨晚的一切,让他第一次有了珍惜的感觉,但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509寝室的几个人就开始不耐烦了,“走啦走啦,来不及了。”
  
  白凡被一催促,再加上带上这几个包子馒头上课确实累赘,便没有坚持,转瞬间就被拉走了。
  
  与此同时,在那间古色古香的破败房子里,躺在床上睡着的小男孩睁开了眼睛,那眼里是一片黝黑冰冷的光芒,他起身后,第一时间发现了落在地上的那块眼熟的青花布,他整个人一愣,随即立刻爬上床去翻床内里侧,不见了……
  
  ……
  
  ……
  
  一天的课程结束,509室的几人回到寝室,其中平日里最活跃的钱强一进门就不停的拿衣服在身上比划着,完了又拿梳子在自己那寸板头上认真梳了梳,最后还骚包的喷上了香水,罗帅吭哧一声就笑了,“你这是去哪啊,这么打扮。”
  
  钱强抚了下头,特骄傲的说,“去约会。”末了,他还不放心的道,“罗帅,你和白凡听着,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你们俩给我乖乖待在屋里哪也别去,少棒打鸳鸯。”钱强的这句话里,透出对这两人深深的忌惮,毕竟这种事情是有前车之鉴的,大二的时候他好不容易勾搭上一个漂亮的学妹,结果,一次两人正在加深感情时,恰巧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罗帅和白凡,同寝室在校园里碰上了,自然要打个招呼,但是没想,他那个可人的小学妹自此就明里暗里的向他打探白凡和罗帅的信息,更是一个劲的要他约寝室的朋友出来玩。最后,那场恋情当然是崩了,虽然白凡和罗帅谁都没有接受那个小学妹,但是钱强还是为此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脸。
  
  罗帅自然知道钱强在顾及什么,顿时嗤笑道,“放心去吧,我们把自己锁在屋里,你记得给我们带夜宵就行了。”
  
  正在打开电脑的白凡也扭头冲钱强笑了笑,“我打魔兽。”
  
  任谁都知道,白凡打起魔兽来是极为投入的,不到过瘾,谁也别想让他停下来。
  
  钱强放心的走了,走之前,特满足的丢下一句,“回来给你们带烧烤。”
  
  钱强走后,509寝室内一下子就清冷了,白凡聚精会神的登录了魔兽界面,罗帅也打开笔记本,塞上耳机放着音乐,手在鼠标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浏览着网页。寝室里最沉默的好孩子沈卓良依然埋首在书页里,静静的只闻翻书声。
  
  游戏世界中是最不知时间流逝的,白凡打了一局又一局,正进行到紧要关头,却突然感觉自己高度集中的精神涣散起来,同时,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疲倦怎么也止不住,他的眼皮撑了撑,最终悄无声息的扑倒在桌面上,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中,只余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界面一闪一闪的光芒。
  
  ……
  
  白凡被一阵强烈的饥饿感弄醒,他皱了皱眉头,今天不是吃了很多东西吗,都吃撑到了,怎么还会饿呢,一睁眼,白凡却是惊到了,这,这里不是……
  
  看着这熟悉的破败房间,低头一双脏兮兮的小手,白凡的心里止不住的生起寒意……
  
  ……
  
  509寝室里,沈卓良无意中瞥到时间,顿时放下书,拿起几个热水瓶,说了一句,“今天我打水。”
  
  罗帅拔下耳塞,笑了笑,“快点去吧,晚了就关门了。”
  
  沈卓良点了点头,出门前看到白凡趴在电脑桌上一动也不动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开门走了出去。
  
  沈卓良离开后,罗帅合起笔记本,起身走到白凡身后,之前他就注意到白凡反常的趴在桌上的行为,但只以为那是白凡玩累了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可是,现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白凡,白凡。”罗帅轻轻推了推白凡,没有得到回应后,手上又加了一点力度,可是白凡依然没有给出一点反应。
  
  罗帅担心的弯下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安详的睡脸,罗帅愣了愣,随即放松的笑骂了一句,“你这家伙。”睡个觉都这么不让人省心。
  
  罗帅见白凡这样趴在桌子上睡实在是不舒服,便轻轻将白凡的手从鼠标上拿下来,然后退出游戏界面,点击关机。机子关了以后,罗帅把白凡扶了起来,但是要将白凡送上床时却愁了,因为白凡睡在他的上铺,他想要独自一人将白凡送上去,显然不可能,罗帅只能再次叫了白凡几声。
  
  依然没有得到回应,罗帅无奈了,这家伙,看来不知道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居然游戏途中都能睡着,而且还睡得这么沉,看了眼比自己还要高出一截的上铺,又看了看手中的睡得毫无知觉的白凡,罗帅耸耸肩,怀着一点点私心,笑眯眯的将人放到了自己床上,“谁让你睡得这么沉呢,我可是好心,将就一下吧。”
  
  沈卓良拎着热水回来的时候,见到白凡躺在罗帅的床上,不禁愣了愣。
  
  “这家伙睡得死沉的,我没办法把他送上去,只能让他在这睡了。”罗帅满脸无奈的解释。
  
  沈卓良听了罗帅的解释后,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
  
  在这间依然鬼气森森的屋子里,白凡脑中闪过种种纷乱复杂的猜测,但都理不出任何头绪,他无法分辨,现在这个场景,是梦境还是现实,最终,他想要找出答案的心思还是被腹中的饥饿打败了,肚子里的轰鸣声,还有昨晚才经历过的那种让他记忆尤深的饥饿感,都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他下意识的依照前一天的足迹,开始在屋里找寻食物。
  
  床内里侧,没有东西,其他地方,也都没有发现,除了桌上的茶壶里依然有着半壶凉水外,什么都没有发现,白凡有些无力的瘫坐在床上,他开始想念早上被自己丢弃的那个热腾腾的馒头了,还有三个鲜美的肉包子。
  
  白凡正在出神,突然摸到自己怀里有个硬硬的东西,下意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那个眼熟的青布包裹,虽然今天的比昨天更加干瘪,但里面确实有东西不错。
  
  白凡迫不及待的打开,里面有半块黄橙橙的面饼,上面依然有着不知道是谁留下的牙印,但是白凡表示他不嫌弃,在这种快要让人发疯的饥饿下,只要是能吃的,再差他都愿意接受。
  
  白凡乐滋滋的将整块饼吃了下去,那块包裹着面饼的青花布,随意的放置在了桌子上,随后,吃饱喝足的他,再次裹着那单薄的被子睡了过去,在睡着之前,他虔诚的祈祷,明天醒来,希望还在寝室。
  
  风声呼啸了一夜,屋内的帷幔随着清风飘荡,直至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床上的小孩眉梢动了动,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小手却下意识的挪到了胸口的位置摸了摸,但是紧接着,他却一僵,一双黑亮的眼睛猛地睁开,又不见了!
  
  坐起身的小孩第一眼就看到了嚣张丢弃在桌上的那块青花布,顿时他的眼中涌起了熊熊的怒火。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章不可以霸王~~


2

2、第二章 教主夫人 ...


  可能是他睡前的祈祷起效果了,当白凡醒来时,发现他很幸运的又回到了寝室,可是他没有高兴多久,庆祝了一个白天后,夜晚他竟然再一次回到了那个鬼屋,此后,更是天天如此,白凡彻底悲催了。
  每一天的白天与黑夜都是天堂与地狱的差距,白天他有吃有喝有电脑,日子赛神仙,夜晚则要忍受非人的饥饿,大多时候还能在屋里翻找出一点粗糙的东西填肚子,但是有的时候却连一粒米都找不到,那块青花布空荡荡的放在床头。每当这时,白凡都有一种格外凄凉的感觉。
  
  于是,509室的人发现白凡最近出现了种种反常的现象,时不时走神发呆,开始暴饮暴食,也不玩最爱的魔兽了,每晚早早的入睡,更诡异的是每次入睡时间八点整,堪称全校最早,而且睡觉前手上必须抱着食物,如果他忘记买也会把寝室里其他人的存粮全部搜刮来,然后抱在怀里带着一副安慰的表情睡过去。
  
  白凡的行为在509寝室的人眼里是怪异的,但是没有人知道白凡的心里是多么的悲苦,他明明有东西吃,明明抱着那么多的食物入睡,可是每次睁眼醒来,在那间鬼屋里他还是饿的半死不活,睡前的东西不管抱的有多紧,但却什么也带不过来。渐渐地,白凡终于死了这条心,不再抱着食物入睡了,这让一直担心他的罗帅也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一回了十多天,白凡渐渐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了解,他夜晚所处的地方,不是梦境,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会疼会饿也会受伤,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但是一到晚上八点整,他就会准时的来到这里,成为这个小男孩,而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时,他又会回到原来的世界。
  
  他推测他应该是用类似灵魂附体的方式来到这里的,因为室友们都说,他的身体晚上一直好好的睡在寝室里,
  
  因为每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都是夜晚,所以白凡对这里的了解并不多,只是躲在这个破败的院门里往外张望过,院子外面的世界似乎是一座庞大的园林,一栋栋漂亮的小楼的坐立其中,最常看到的是一些拿着刀剑的人巡逻而过,偶尔也会有一些提着灯的侍女走过,他们,都穿着古装。
  
  但让白凡奇怪的是,这个破败的院子仿佛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那些巡逻的人从来不会进来,就是从门缝里发现了他,也毫不在意的看一眼后继续巡逻,看样子,他是合法居民,不是偷偷跑进来的小偷。
  
  但既然是合法居民,那么就更奇怪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却可以独自一人占着这么大一个院子,虽然这院子很破败,但应该也不是普通奴仆的孩子可以拥有的,那么就应该是主人家的孩子了,可是偏偏这个地位可能不低的孩子却脏兮兮的没有一个人照顾,甚至连饭都没的吃。白凡摇摇头,决定不想了,但是既然这具身体混的这般凄惨,那么一定是身份微妙,没准是私生子呢,他还是小心为上。
  
  又一个夜晚,白凡拍拍蹲到发麻的腿,从门缝前离开,今天没有获得什么新信息,他还是去洗洗睡吧。
  
  白凡回到那间自己醒来的房间里,这院子里所有的房间都上了厚厚一层灰,只有这间还算干净,勉强能够住人,白凡捂着肚子,今天他已经找过了,没有发现任何食物,那个青布包空空如也的放在床头,白凡已经饿的想要啃草根。
  
  在白凡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后,不久天就开始蒙蒙亮,躺在床上的人又坐起身,他看着胡乱摊在床头的青布包,抿了抿唇,又被翻过了,他不知道这些天是谁在偷他的东西吃,但是那个小贼也够笨的,都知道他没有东西了,还每天都来偷他的,这里哪怕一个婢女那,吃的东西都要比他多。
  
  殷睿摸摸肚子,昨天他没有找到东西吃,今天要多找一点才行,否则会没有力气的。
  
  殷睿偷偷出了院门,跑到了厨房后面的一个角落里,他看着婢女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盘热气腾腾的佳肴,不禁觉得肚子饿的更厉害了,其实这里面,应该也有他的一份,但是在那个女人的授意下,没有人会给他送去。
  
  厨房里的菜装盘后,其实还剩下一些,但是这些,也没有他的份,殷睿看着那些剩下的菜肴被几个大厨子瓜分一空,然后继续等待着,直到那些厨子也全部离开后,屋子里只剩下一个看火的烧火丫头,殷睿知道那个烧火丫头给炉子里添够了柴火后就会离开,到那时,就是他的机会。
  
  烧火丫头离开后,殷睿火速跑进去偷了两个馒头,他不敢拿多,如果拿多被发现的话,就有他的苦头吃了,哪怕在厨房偷食对普通小厮来说不是什么大罪,但在那个女人的眼皮下,却可以打掉他半条命。
  
  殷睿揣着两个馒头,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就开始啃了起来,狼吞虎咽掉一个后,他看着另一个馒头犹豫了,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留下一个馒头以备不时之需,但是想到这几天都会出现的那个小贼,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如果留下,也是喂了那贼人吧,殷睿索性把这个馒头也塞进嘴里,不管他把食物藏在哪里那贼人都会发现,还不如现在吃掉,也免了空腹之苦。
  
  “你在干什么?”突如其来的一声厉喝吓得殷睿一僵。他缓慢的抬起头来,就见后面不知何时站了一群人,更糟糕的是,那个女人居然也在其中。
  
  之前出声呵斥殷睿的人此时转过身一脸献媚的对站在后方的华服女人道,“夫人,小的之前就发现这小子鬼鬼祟祟的,特来禀报夫人,没想到这小子果然又去厨房里偷食了。”
  
  那华服女子淡淡的点头,一双凤眸不带任何感情的看向殷睿,带着鄙薄的口吻道,“贱婢的孩子果然也成不了大器,小小年纪就整日偷鸡摸狗,我身为主母,自然要好好管教,来人啊,上家法。”
  
  “是,夫人。”后面马上走上来两个大汉,他们手上分别拿着一根马鞭,上来后二话不说就往殷睿身上抽,没有人在一旁计数,所谓的家法就是打到那华服女子解气。
  
  那马鞭足有拇指粗细,就是成人也受不了,更别提殷睿这个幼小的孩子了,每一鞭下来,都在殷睿身上溅开一道血花,但是殷睿却咬着牙,始终一声不吭,他绝不会在这个女人面前求饶,即使死在这里,他也不会开口叫出一声,殷睿的眼中,蕴含着刻骨的恨意。
  
  一鞭又一鞭的抽下去,四周静的只闻鞭子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渐渐的,跟在那华服女子身后的主事沉不住气了,他上前一步请示道,“夫人,再打下去会出事的,教主那里……”虽然没有人在意这孩子的死活,他只是一个庶子,又是一个奴婢所生,教主也从没有过问过,但总归是教主的亲骨肉,如果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谁知道教主会不会突然兴起追究此事。
  
  听了主事的话,那华服女子也沉默了一会,终究抬手示意两个执鞭的大汉停下来,此时的殷睿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上破旧的衣服都染上了血色。
  
  “把他拖回去吧,别在这里碍眼。”夫人嫌弃的看了一眼被血污了的地面。
  
  “是。”两个汉子应是,正待动手。
  
  那夫人又道,“等等,拖到院子门口就行了,让他自己爬回去。”
  
  “是。”
  
  见着那个简直可以说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孩子被拖死狗一样拖走,华服女子嘴角一掀,露出了些许笑意,显然心情极好。
  
  “娘。”远远地小道尽头又走来一群人,当先的是一个春风得意的少年,后面则簇拥着成片的仆从。
  
  “锦儿。”那女子露出些许欣喜,看着迎面走来与自己长相有八分相似的俊俏少年,脸上浮现慈爱的神色,与刚才的冷漠与狠毒截然不同,“锦儿今天怎么想着来看娘了。”
  
  殷锦,黑月神教教主的嫡子,又是长子又是嫡子,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黑月神教教主竭力培养,极为倚重,是人尽皆知的黑月神教少主,与殷睿那个奴婢所生,而且还被教主夫人隐藏了存在的庶子全然不同。
  
  殷锦看到地面的一滩血迹,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娘亲又在教训那个“弟弟”了。对于这种事情,他从小到大早已经习惯,毫不在意道,“娘,孩儿刚和爹从外面回来,带回了不少新鲜玩意,娘你一定会喜欢。”
  
  那华服女子掩唇笑道,“你这孩子,就会哄娘开心。”
  
  那少年走上前来搀扶住华服女子,笑道,“瞧您说的,娘,我们走吧。”
  
  “嗯。”
  
  这一幕母慈子孝的场景越走越远,地面上只余殷睿的血迹触目惊心。
  
  殷睿意识模糊的被那两个大汉拖着,最终被扔在了自己院子前的台阶上,所有人都离开后,殷睿手脚发颤的试图爬起来,但是失败了无数次,白天的教内有着不少人,他们从院子前走过,明明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敢帮上他一把。他不知花费了多少工夫,终于一点一点的挪进了院子里,费力合上大门,把那些或怜悯或嘲讽的眼神隔绝在门外。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完从院子到房间的那段路程的,但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他总算放松了很多,他知道他现在应该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最起码要把衣服脱了,否则衣服会被干了的血液黏在身上,那时候想要撕开又是一场非人的折磨。
  
  可是他的眼睛好沉,他的手也好沉,殷睿张了张惨白的唇,最终彻底失去了意识。
  
  


3

3、第三章 一身两魂 ...


  夜,西苑那个荒芜的院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嚎,不远处巡逻的侍卫们险些被惊到,不过发现发出动静的是那个院子后,他们又放松了下来,听说那位小公子今天被夫人打的很惨,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教主后院的事情,他们还是装作看不见的好。
  
  “嘶~”白凡抽着凉气,满身火辣辣的疼,让他不敢动弹一下。他本以为今天迎接他的又是那种饥饿,没想到老天还嫌他不够惨,居然升级了。
  
  白凡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疼,疼的他简直想要晕过去,可是神智偏又无比清醒,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到处都是用鞭子皮带之类的东西抽出来的痕迹,每一道鞭痕都打破了皮,血液将衣服黏在了破损的皮肤上,边缘部分则青紫肿起老高,白凡总算明白了之前在这个身体上发现的疤痕是怎么回事了,他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咒骂起来,到底是哪个变/态干的,还有没有人性啊,这个身体才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好不好,这样都下得去手。
  
  白凡知道他身上的伤痕可能是院子外面的那些人造成的,所以他没有天真的去求助,之前的十多天里已经让他认识到这个小孩的死活是不会有人关心的。
  
  白凡等身上恢复了一些力气后,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那张桌子旁,很庆幸的,桌子上的茶壶里还一如既往的有着半壶清水,白凡先倒了一杯小口的喝下,然后再用里面的凉水浸湿跟血肉黏在一起的衣物,待到衣物湿润时,才极为小心的撕下。
  
  即使白凡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是伤口被扯动的痛苦还是让他的额头出了一层汗,除掉与伤口黏在一起的布料后,白凡又擦洗了一下伤口旁边的血污与灰尘,没有伤药,他也就只能处理到这里了。处理完一个伤口后,白凡又依次去处理其他的伤痕,这是个极其需要耐心与专注的活,如果一个不小心下手重了点,那么就是一块皮肉被撕开,那种痛楚,简直让人痛不欲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