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囚徒 WingYing(上)

囚徒 WingYing(上)

时间: 2016-01-06 20:13:26


全文:

日据时期,日本在新加坡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检证。
叶海涛被监察盘问,饱受折磨。
而在最后一刻,那个人将他从牢狱之中解放出来——
却又将他带入另一个牢笼之中。

在这场爱恨的角逐中,究竟谁才是谁的囚徒?
第一回

  囚徒 第一回
  
  那是一九四二年二月下旬,离日本鬼子全面占据新加坡不过是半月之久。
  
  叶海涛捂着那一小包用麻袋装着的干粮,说是干粮,不过是两个木薯和几块大饼罢了。然而,他却要倚靠这些东西,活过接下来的三天。
  
  不。究竟还有几天,他自己也说不准。
  
  叶海涛只知道,月初的时候日本鬼子终于从马来亚打来了,当时,他和街坊邻居都还抱着英军不会输给那些野蛮鬼子的想法。转眼之间,警报就响起了,叶海涛紧抱着身怀六甲的媳妇儿林素云,把门和店铺都锁紧了,藏到了地下室去。
  
  就这样过了十几天,当轰炸结束的时候,叶海涛却等来了一个让人心碎的消息。
  
  新加坡沦陷了。
  
  义勇军输了、英兵投降了!
  
  叶海涛红着眼眶——他虽然只是个小生意人,骨子里仿若有股与生俱来的爱国情操,五年前日本鬼子大肆侵略中国的时候,他就算和媳妇儿餐餐稀粥素菜,也要把钱给捐出去买粮买药,为祖国尽一分薄力,共同抗日。
  
  年初听说日本鬼子南侵到马来亚来了,叶海涛原本是要主动参军为国请命的,然而,林素云知道了丈夫这个不要命的念头之后,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把住丈夫的双手,泣不成声。
  
  叶海涛不过是个斯文人,书读了一点,在码头干过书记的工作,现在靠着一点积蓄开了家杂货铺子,那双手护住环住她的肩尚是绰绰有余,可林素云从没指望这个对国家满腔热血的丈夫,能靠着那一双手保家卫国,更不用说是从日本鬼子的枪下活命回来了。
  
  这男人要是死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故此,叶海涛在媳妇楚楚可怜的哭诉之下,总算暂时打消了参军的念头。尽管,他的热血和愤慨并没有因此而浇熄。
  
  但是,现在英军被打退了,叶海涛在经历日军那数日心惊胆跳的连番轰炸之后,除了满腔的愤恨之外,叶海涛抱着媳妇儿从地下室出来,看着遍地的狼藉,他的心中也难免升起了一股茫然。
  
  二月十五日的时候,英军正式退出了新加坡,也将叶海涛的希望给一併带走了。
  
  因为,在那之后不过几天,占据了新加坡的日本宪兵就发出了消息,要抓拿南侨华人,尤其是曾经在为中国的筹赈会中积极活动的人士。
  
  叶海涛和妻子小心翼翼地躲了几天,却终究还是逃不出日本鬼子的手掌心。日本鬼子手拿着刺枪,挨家挨户地把各家华人男丁全给抓了起来,只让人带上五天的干粮,然后全部聚集在一个检证区域。
  
  叶海涛理所当然地被带走了,连着被带走的人还有他妻子的兄长——林庄文。
  
  林庄文在他们的圈子里,是个颇有地位的人物,说话也挺有分量。他的鼻梁上架着眼镜,模样斯文俊秀,那纤细的眉毛和妹妹林素云有几分相似,模样却奇怪地又比妹妹看去还细致几分。
  
  林庄文是叶海涛中学时期的学长,家世好、领导能力也好,在学生团里当过主席,而这样优秀的人却对表现平凡的叶海涛特别青睐,甚至做主为叶海涛和自家妹子牵了段姻缘。
  
  叶海涛本人对林庄文这位学长是极其尊敬的,他的抗日思想有不少是受林庄文所影响。当年他们都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经一起睡在一张床榻上,叶海涛义愤填膺地表达了要为国捐躯的理想,林庄文面目斯文地一笑,开玩笑似地说——你要是死了,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
  
  也就是因为林庄文当年曾说过这句话,当叶海涛从林素云口中听见相似的话的时候,叶海涛才会有所动摇,放弃了去送死的想法。
  
  而现在,林庄文和他一起被抓了起来,可谓是一起共患难了。
  
  那些日本宪兵操着嘈杂的日语,把叶海涛和林庄文都赶上了一辆货车。而货车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华人男丁,脸上神色皆是不同,眼底倒是都有几分恐惧。
  
  “阿海。”林庄文看过去很是冷静,他挤进了货车里边的位置,挪出了一点空间,对着叶海涛说:“坐这儿。”
  
  当时,叶海涛手里还攥着那两包装了食物的麻袋,他在林庄文身边的位子坐下了,将其中一个麻袋塞进林庄文手里,问:“大哥,我们这是……要被送到什么地方?”
  
  “不知道。”林庄文摘下了眼镜,把它收进了口袋里,说:“很多无关的人都被抓了,所以我想那些鬼子应该是要把人集中起来。”
  
  叶海涛看了看林庄文,总觉得林庄文冷静异常,和自己完全不同,他看过去是这样地睿智镇定,毫无一丝狼狈。叶海涛沉思了一阵,说:“大哥,那些日本兵是不是要把我们集中起来,然后都……杀死?”
  
  叶海涛说出“杀死”这句词的时候,心里喀噔地快跳了一下。
  
  “我想应该不是。”林庄文说:“要是要杀掉我们,就不用叫我们自备干粮了。”
  
  叶海涛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一时之间放心不少。这时候,林庄文伸手握了握叶海涛的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叶海涛看了看这个大舅子,心里隐隐觉着感动。
  
  大哥从以前就对他好,由学生时代开始,就没少帮过他。当年他和林素云刚结婚的时候,因为没钱置屋,还和媳妇儿一起在这个大舅子家叨扰了一些时候,前几年才靠积蓄买了一间铺子,两夫妻就从林庄文的洋房里搬出来,住在铺子楼上的房间里。林庄文对他好,妹子林素云算是个千金小姐,却也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从来不嫌苦。
  
  那一瞬间,叶海涛真觉得,林氏兄妹是上天指给他这一生的大贵人。
  
  一辆辆载着人的货车驶到了海山街,街巷的入口都给日本宪兵用带刺的铁丝网围圈起来,放眼看去,人满为患。那些日本兵把他们从货车上赶了下来,拿着刺枪盯着他们走入了区域,叶海涛跟着林庄文,找了个还算干净的位置坐了下来。
  
  日本兵的叫骂声此起彼落,只要有人稍稍反抗或是大声说话,就少不了一顿乱打,这还好,就怕这些日本鬼子不分由说便开枪杀人。
  
  叶海涛是听过日本人在亚洲各地方的恶行的,现下看着那一群拿着刺枪的日本宪兵,还有坐在军用车上的日本人,揪紧了拳头,却不敢吭声。
  
  “吃吧。”
  
  叶海涛看着林庄文递过来的大麦饼,正要摇头的时候,又听林庄文说:“别和自己过不去,你要是有什么事,素云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叶海涛闻言,讪讪地结果了那大麦饼。这饼已经不新鲜了,吃着有些硬。叶海涛咬了几口,回头去看林庄文,只见林庄文扭开水壶,只浅浅地喝了几口水,目光像是眺望着远方,意义深远。
  
  林庄文的神情虽是严肃却毫不拘谨慌张,平静如水。叶海涛嘴里还含着那麦饼,他鼓着腮帮,突然激动地抓住林庄文的手,说:“大哥,我不会死的,我一辈子跟着你。”
  
  林庄文果真回头看了看他。叶海涛顿觉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急忙又补充道:“我不会辜负素云的,大哥,你放心。”
  
  林庄文闻言笑了笑,不甚在意地“嗯”了一声。
  
  叶海涛却是满怀激动——他深深地认为,他的大舅子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
  
  他们在就这样和一群人围挤着在这条街上待了大半天,陆陆续续还有人被送过来,地方更加地拥挤了,叶海涛和林庄文被挤到了角落去,大热天的很是闷热,而因为这里无可供排泄的地方,只能随地解决,故此,到了临近夜晚的时候,四周便开始散发着异味。
  
  叶海涛就地而眠,把那装了食物的麻袋充作了枕头,逼迫自己闭上眼。
  
  而在这时候,从前头似乎传来了几声枪声,紧接而来的便是凄厉的哀嚎声。
  
  叶海涛立马坐起了,他看见了那被日本兵牢牢看守的栅栏处似乎有灯光——几个日本兵摆好了姿势,又往前头开了几枪。
  
  叶海涛睁大了眼,正要发声的时候,被一旁的林庄文扯了用力摁在地上。叶海涛用力地挣扎了几下,然而,当林庄文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之后,叶海涛也静了下来。
  
  “那些人要逃走,被日本兵发现了,你要是在这时候起来,难保不会被认为是同党,一起乱枪打死。”
  
  叶海涛支吾了几声,咬紧了牙关,一直到枪声止住了——周围很多人都醒来了,却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着不敢动,也有些人在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窝囊——!太窝囊了!
  
  林庄文渐渐松手了,叶海涛沉默着维持面向土堆的可怜姿势。他嘴里都是泥巴的味儿,他觉得太苦了。
  
  周遭又安静了下来,渐渐地起风了。
  
  但是,空气中的血腥气却怎么也散不去,那些都是同胞们淹没在枪下的血泪。
  
  叶海涛张嘴,又咬了口泥巴。
  
  他太难受了。
  
  隔天太阳初升的时候,那些日本宪兵就拿着军棍把人全给叫醒了,林庄文和叶海涛整夜没睡,相互搀扶着站起了,而在这时候,那军棍往叶海涛的脚膝用力地挥打下来。叶海涛哀嚎一声,林庄文也跟着跪地了,只听那面目狰狞的日本宪兵说了一堆话,谩骂了几句。
  
  林庄文用力地压着叶海涛地肩膀,不让他站起来同那日本兵硬拼,只在叶海涛耳边急急道:“他说我们不能站起来,要蹲着排队到前面,阿海,你怎么样?”
  
  叶海涛知道林庄文是听得懂鬼子话的,他压着怒气,简直要咬碎了一颗牙,他双眼充血地看了眼林庄文,强忍着愤怒,挨着林庄文蹲坐着。
  
  天气很是炎热,前头排成了大长龙。环境噪杂,只要秩序一乱,失了耐性的日本宪兵就会拿军棍打人,非把人打到头破血流方可罢休。
  
  林庄文的脸色逐渐地也有些难看起来,和叶海涛久久维持着蹲坐的姿势,双脚已经发麻。叶海涛方才又吃了日本人一记,已经疼出了冷汗来,要不是林庄文扶着自己,他估计是要往后栽倒了。
  
  而林庄文在这期间不断地向前头打听,只隐约知道日本人似乎在搞什么“检证”的玩意儿,要是通过了就能安然地回去,否则也许是要送到其他地方当苦力,说法不一。林庄文咽了咽口水,也不说话,不知在忖度着什么。
  
  “阿海、阿海。”
  
  林庄文把几欲昏迷地叶海涛唤醒了。
  
  叶海涛现下是跟林庄文紧紧地挨在一块儿了,只听林庄文极其小声地在叶海涛耳边嘱咐说:“阿海,我看日本人是要处置和社团有关系的人,等会儿你要是进了那个房间,他们怎么盘问你,你都要镇定,他们问什么你只管说不知道。要是万不得已……”
  
  林庄文的眸子暗了下来,“就跟他们拼了……!”
  
  叶海涛眸光闪了闪,无声地、坚定地点了点头。
  
  而在此时,前头的秩序又混乱了起来,似乎是前头有一大班人决心冲破日本宪兵的防线窜逃出去,这可把日本鬼子逼急了,就也胡乱开枪扫射起来。场面立时胡乱起来,众人互相推挤着要逃命,林庄文和叶海涛也在这推搡之间被冲散了。
  
  叶海涛被人推倒在地踩了几脚,却也幸运地避免了被乱弹打中的危机。
  
  叶海涛在人群之中挣扎地要站起,他不断地叫着“大哥”,却在回头的时候,看见不远处那个方向——
  
  林庄文高举着手,被好几个日本兵围住了。
  
  “大哥——!!”
  
  叶海涛的叫声淹没在人群的嘈杂声中,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林庄文被日本鬼子给带走了。
  
  “大哥——!大哥!!”
  
  日本军官对着上空连开了好几枪,所有人都急忙蹲了下来。叶海涛被旁边的人压着,没办法站起来追到前面去,而旁边抓着他的那个人急急冲着他说:“别喊了!你要害死我们全部人啊!”
  
  叶海涛闻言一顿,咬牙噤声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这个小暴动就被日本宪兵血腥镇压了。
  
  叶海涛和一群人蹲坐在角落,看着日本兵忙着把尸体给拖走,他大大地睁着眼,脸上尽是污泥。
  
  然而,在这时候,叶海涛却觉得肚子饿了起来。他看着周围的人都把东西拿出来狼吞虎咽地咬着,便也慢慢地将方才紧抓在手里麻袋从身后取了出来。
  
  他自己的那个在推挤之中不小心弄丢了,这一个,是林庄文的。
  
  叶海涛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打开麻袋,却先瞧见了林庄文的眼镜。
  
  那一刻,他突然哽咽了。
  
  他紧抓着那一包麻袋,难过地流下了泪。
  
  他明白了。
  
  林庄文这一走,是不会再回来了。
  
  


第二回

  囚徒 第二回
  
  叶海涛已经在检证区熬到了第三天,在烈阳的曝晒下,他有些恍神地蹲着身子,一点一点地跟着前头挪动着。
  
  这期间蚊虫肆虐,叶海涛的胳膊和脸都被叮咬得一块一块红。然而,他神情麻木的看着前方,身边不断传来日本宪兵粗野的呐喊声,他感觉到后背被人重重地踢了一下。
  
  叶海涛咬了咬牙,把差点溢出口的哀嚎声生生吞入腹中。他的水剩得不多,他不能呐喊,也不能大幅度地动作,因为这样会大量地消耗体力,而叶海涛还不想在进入日本鬼子的检房前,就昏迷或是直接饿死在检证区里。
  
  这短短的三天,让叶海涛的肉体和精神都饱受折磨。晚上接连不断的枪声和那声声惨痛的嘶叫声不绝于耳,而叶海涛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那些人并不是要逃,他们是被日本鬼子故意地、残酷地杀害了!
  
  在这酷热的天气下,那些日本鬼子显得更加地没有耐性,只稍不顺心就对人拳打脚踢,叶海涛也吃过一点苦头,不过他和第一天比起来,接下来的几日就显得乖巧安分许多。
  
  叶海涛现下的模样就像是在码头或是矿厂的苦力,他的上衣在连两日的推挤拉扯之中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鞋也不见了一只,双手像是浸在墨汁里头一样,脸上沾满了泥污,右颊肿得老高。
  
  叶海涛还记得当时,那日本鬼子抬脚踩在他的头上,把他死死地摁到地上。叶海涛强忍了下来,他的另一只手捂紧了怀里的麻袋。
  
  叶海涛又往前挪了挪,这三天来人群有明显地减少了,除了那些个被杀的,还有的据说就是通过那个检房,被放出去了,另外的……说话的人静了下来,风沙吹拂而过,一伙人心里都有个底了。
  
  叶海涛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条绳子,把那麻袋紧紧缠在腰上,用衣服遮盖起来。
  
  他一定要活着走出这个地方,他还要把林庄文的遗物交给媳妇儿。
  
  这时候,又有一排日本军走了过来,所有人都默契地让出道路,低下了头,叶海涛往里头缩了缩,额前的刘海稍稍阻挡了他的视线。叶海涛瞧见了里头其中一个日本军官不知对在一边站岗的日本哨兵说了什么,然后抬手狠狠拍了那哨兵的后脑勺。
  
  叶海涛当下幸灾乐祸地无声嗤笑。
  
  那个日本军官昂首挺胸,留了一把小胡子,头发梳得油亮,大肚皮,是典型日本鬼子的猥琐模样。他负手而立,模样神气地大略扫过眼前的一大群人,那眼神就仿佛是瞧见了沟里的老鼠,满是鄙夷和嘲讽。他慵懒地抬了抬手,往人群里指了指,接着就有宪兵去把人揪出来。
  
  这样的情形见怪不怪,先前就来了好几次——这些被随意挑出来的人,就会以可疑分子的名义先被带进检房里,而这日本军官显然也不是乱拣人的,他专挑那些看去精壮、尚有体力的男丁。
  
  在他们眼里,这些都是有潜力闹事的人,都是阻碍大日本帝国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匪徒,应该要仔细盘查,加以监督。
  
  故此,当那日本军官开始挑人的时候,一群人都尽量地缩了缩身子,唯恐自己被挑上了活受折磨。
  
  而在这些被挑中的其中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突然跳窜出来,他大喊了一声: “你妈的日本鬼子!老子跟你们拼了——!”转眼就将旁边那日本哨兵的军刀徒手抢了过来,疯狂地挥动着,把几个日本宪兵砍伤了。
  
  叶海涛被挤到了边上去,许多人都低下了头,但是他从头至尾都是在暗处昂着首的。他亲眼看着那男人被其余的日本鬼子用刺枪狂刺了十几刀,那男人在地上抽搐不已,而那日本军官脸色狰狞地走了过来,将腰间的枪拔了出来,慢悠悠地将枪口塞进那个男人嘴里。
  
  一阵枪声之后,画面定格了。
  
  叶海涛的下唇已经被他咬得几乎稀烂了,他的满目通红,看着日本兵将军刀□那人的脑袋,割裂下来之后,就将尸体拖走了。
  
  隔天叶海涛是在日军粗野的叫唤声中醒来的。
  
  他麻木地向前爬行了挪动了几步,等到跟上队伍之后,他听见前头的人说——今天,应该会轮到他们了。
  
  过了中午,当叶海涛抬头,看着那被两侧岗哨兵围守的一间小屋时,眼眸闪了闪,他蹲在一角,将麻袋里最后两块饼囫囵吞入腹中,又扭开了水壶,将里头剩下的最后一点水都饮尽了——他仿佛是要豁出去一样,拍打着胸脯将东西都咽了下去,最后却噎着了。
  
  叶海涛用力地咳了几下,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他真是太激动了,不管是死是活,他终于可以从这个地方脱离了。
  
  然而,他虽然疲惫不堪,却一直记得林庄文的嘱咐。
  
  不管日本鬼子盘问什么,用什么刑,一併否认就是了。
  
  叶海涛一直都记得林庄文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时候的林庄文总会目光悠远的瞧着某处,直挺挺的站着,正派、光明。
  
  当要轮到叶海涛的时候,他终于被允许站起来了。
  
  叶海涛抿紧了唇,尽管双腿因为长期地蹲坐而僵硬发痛,他依旧是强撑着,直直地站了起来,连晃也没晃。
  
  他抬起眼看着前方。
  
  叶海涛想,不管前头等待他的是生亦或是死,他都要直挺的腰肢,一如他尊敬的大哥,正派、光明。
  
  在进入检房之前,门外的岗哨兵冲着叶海涛吆喝了一阵,叶海涛不明所以回望,却迎来了背后一个重击。叶海涛很快地被打倒在地,那岗哨兵用枪背狠狠地在他身后重击了几下,他隐约听明白了几句,很快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不靠任何搀扶。他满嘴腥味,快速地把上衣和裤子脱去了,举高手赤 身在那岗哨兵面前转了两圈。
  
  那岗哨兵看了几眼,用刺枪在叶海涛脱下的衣物上戳了几下,“喝”地一声,总算放人进去了。叶海涛快速地套上了裤子,挺直身板走了进去。
  
  检房里的人排成了两列,两侧的日军严阵以待,前头放着两张桌子,分别有两个像是审查官一样的人。
  
  而叶海涛很快就理解了,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审讯区,只不过是一个像是登记处一样的地方。当轮到他的时候,那个审查官只是看了他几眼,然后向旁边的宪兵说了几句话,叶海涛就被用力地推搡着走到右边的房门。
  
  那间房里也有不少人,不过都是些看去挺斯文的人,一群人都缩在一角,叶海涛还在人群之中,看到了曾经同校的学长学弟,只是他们现下面色灰败,神情颓丧,和过去的面容大有差异,一时之间还难以认出来。日本兵自然是不允许他们在这里相认的,在这间房里甚至一点声音也不被允许发出来。
  
  叶海涛被推挤在一个小角落,而陆续有人进出,从这里被带出去的人会走到另一个房间,从那里不断地传出嘶吼声,而在房里围守的日本军不时向他们投以狰狞诡谲的笑容而叶海涛在四周不时投来惊惧、忐忑以及猜疑的眼神之中,暗暗感受到了——这些日本鬼子一定在酝酿着什么惊天动地的阴谋!
  
  就在这时候,那里的房门打开了,只见一个魁梧的日本军官走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个面目模糊的人,那人满脸是血,嘴唇外翻,左手以扭曲的形式无力垂着。那日本军官大喝一声,把人扔在地上。
  
  那个人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了,他满是恐惧的目光像是利刀一样地扫过众人,颤巍巍地抬起手,突然往人群中一指——
  
  那些日本宪兵就快速地涌了上来,把那被指出来的人给抓住了。那被指名的人疯狂地挣扎着,凄厉地大喊:“不!我不是亲英分子——!长官!长官!我是被冤枉的!被冤枉的!我只是一个打字员!我什么也没做啊——!长官!长官!”
  
  那个人很快地就被逮进去了,紧接而来就是房门后陆续传来的惨叫声。
  
  这下子,叶海涛终于明白了。
  
  他在暗处慢慢地握紧了拳头。这些日本鬼子居然逼迫他们手足相残!
  
  房内的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被带走了,脸上的惶恐和茫然更甚,他们面面相觑,不安和相互猜忌的神情都一一地、明白地写在了脸上……
  
  然而,在陆续又进去了几个人之后,审讯就停止了。
  
  叶海涛缩在角落,小小的房间被挤得水泄不通,闷热难耐,甚至已经有人因为几欲窒息而晕死过去。叶海涛忍着饥饿和紧张,就这样又在这里头渡过了一日。
  
  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叶海涛就在浑浑噩噩的情况之下,被日本兵从人群里揪了出来。
  
  若要说起来,叶海涛实际上也算是南洋华侨中的积极抗日分子,他虽然没有正式地加入任何社团,却也时常声援并提供捐助,而林庄文作为华人工商总会的秘书长,却也从来没有提出为叶海涛谋个正式职位的想法,是故就算日本鬼子手里有相关名单或是线人,也不一定能把他给指认出来。
  
  他唯一的危机就是——他的太太是林秘书长的妹妹。
  
  而叶海涛,从来都为此感到骄傲,即使到这命悬一线的时刻,他仍然为自己能娶到林素云,并和林庄文建立密不可分的亲属关系,而感到自豪。
  
  这么一想,叶海涛反而更加镇定了。
  
  他反复地思考林庄文的话——万不得已时,就和他们拼了!在叶海涛心里,这句话就如同林庄文的遗言,里头包含的意义,除了国仇家很之外,还有身为中华人不容亵渎的尊严。
  
  他走进了审讯房,坐在桌案前的就是先前那个日本军官。
  
  那日本军官看了叶海涛一眼,向一旁的人说了几句话。
  
  “本田尉官问你的户籍。”叶海涛听到那句中文的时候,稍微愣了愣,抬眼看了那像是翻译官的人一眼,旁侧的士兵突然上来用枪身抵住叶海涛的脖子,将他压在桌案上。
  
  叶海涛听见了周围的谩骂声,那翻译官装模作样地咳了咳,一边的宪兵就拽住叶海涛的头发,将他的脸抬了起来。只见,两行鼻血慢慢地从叶海涛的鼻孔流淌而下。
  
  刺眼的马灯照在他的脸上,叶海涛张了张唇,扯开已经撕裂的嗓子,静静地吐出一句话。
  
  “叶、海、涛……”
  
  ◎ ◎ ◎
  
  叶海涛从另一扇门走出去了。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手里那盖了章的字条—— 一个大大的红色“检”字,而下方印着字样:昭和十七年,“检”,大日本皇军司令官。
  
  另一边的日本宪兵推了推他,指了前头的一条路。
  
  叶海涛还不能从现实中脱离出来。
  
  他被放出来了……?
  
  微风迎面拂来,叶海涛颤颤地吸了口气,抬起手背用力地抹了抹眼。
  
  然而,就当叶海涛迈开步伐的时候,他听见了身后的一阵笑声。
  
  “哦呵——哪里哪里,我们当然要跟政府好好合作,把那些作乱的人都抓起来。尤其是那个林庄文,可是大大的麻烦啊。”
  
  叶海涛听到这句话,快速地转回头去了。
  
  他看见一个身材略肥硕的人,正和一个戴着日本长官迎面而来,正要转弯走进一边的房门时,叶海涛的目光和那个人对上了。
  
  叶海涛的眼神蓦地凶狠起来。
  
  那个人他认得,是工商总会的副会长,叫马聪盛。
  
  马聪盛在看见叶海涛的时候顿住了,叶海涛咬了咬牙,使劲了力气,疯狂地拔腿往前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