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儿子是怪物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

儿子是怪物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

时间: 2016-01-10 14:07:52


三流歌手重生在未来世界,歌声居然带着异能,好吧,这下总算是可以大紫大红了,但是为什么,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居然是——怪物!!!!


1、重生未来世界

  琴生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脑袋痛得不行,想到昨天的金曲奖颁奖典礼,有一种还不如就这样醉死了算了的感觉,反正自从爸妈去世之后,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惦记着自己了,明明是他原创的歌曲,最后公司却给了那个花瓶来唱,虽然知道现在偶像更加有市场,但这样子的生活未免太过窝囊了一些,可是琴生没有办法,要是不拿出来的话,他或许连日常生活都维持不了了。
  
  琴生之所以叫做琴生却不是众人以为的是艺名,他的祖上是给皇帝弹琴的琴师,因为技术高操被赐给了琴姓,他爹妈一辈子的泥巴人却给了儿子一个极端文艺的名字,进了演艺圈之后,这个名字却成了他的魔咒,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给人幻想的名字,背负的人物却长着一张大众脸,扔进人群都看不见的家伙。
  
  演艺圈不怕你嚣张不怕你搞特殊,就怕你一点儿特色都没有,琴生有好的嗓子好的创作好的乐感,却没有一张可以让观众记住的脸,公司尝试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彻底的放弃了,慢慢的将他的曲子给其他的艺人演唱,琴生不是没有反抗过,但在现实面前他又能做些什么。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大大喘了口气,琴生撑起半个身子习惯了一下才踏下床,觉得眼前一直发晕,居然连自己的房间都不认得了,不由苦笑了一下,即使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还是想要坚持一下,再熬上几年能不能有出头之日,或许真的有一天那些听众会发现自己的好处呢。
  
  大大叹了口气,要不是昨天实在苦闷的话也不会喝这么多酒,毕竟酒精对嗓子也不好,感觉喉咙一直干涩的难受,琴生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却猛地拿了一个空,他奇怪的看过去,却猛地的看见自己的床头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不,这里根本就不是他的房间,他七八百块钱租来的房子虽然小,但也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的,哪像这里简直跟狗窝有的一拼了。
  
  琴生猛地站起身四处打量起来,说狗窝还抬举了这个地方,看看床上的被单枕巾,黑乎乎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洗,细细一闻还有异样的味道,想到刚才自己就是睡在这样的床铺上头,琴生差点没有吐出来,宿醉的恶心让人更加难受,难道他昨天喝醉之后被人带回家了,但是不应该啊,圈里头也没有好到这般的朋友。
  
  琴生看了看床边摊的满地都是的垃圾,里头都是一些啤酒罐头什么的,上面的文字写的有些怪异,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闻着味道应该是酒精饮料,其中一些没喝完的液体落到地面上,弄得地板都是黏糊糊的,看的琴生又是一阵恶心,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发现一张撕碎的照片,上头站着一男一女,女生的脑袋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一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不得不说,这男人的模样还真是偶像圈的人,可为什么他没有什么印象呢。
  
  大大喘了口气,琴生打开房门走出去,发现这个收留自己的家伙过的应该不错,这间屋子二室一厅,在寸金寸土的首都可算是难得,只是屋子里头都是乱七八糟的,显然主人是个不喜欢打扫的家伙:“不好意思,有人在吗?你好,谢谢你昨天带我回来,有人在家吗?”
  
  琴生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猜想大概主人是出了门,他想着这样走了是不是不好,走到客厅里面实在是觉得没地方下脚,可帮忙打扫的话人家主人回来说不定还不开心呢,想了想还是往其他几个关着门的房间走去,他现在口渴的难受,不管怎么样先弄点水喝喝。
  
  琴生试探的打开一个房门,按照房子的布局这里应该就是厨房,却猛地看见一双晶亮晶亮的黑珠子,他愣愣的打开门,却见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拼命的啃着一包已经发了霉的面包,吓得他连忙走过去想要抢下孩子手中的东西:“这个不能吃,快放下,啊……”
  
  没等他把话说话,孩子猛地一口咬在他想要抢过面包的手上,琴生只觉得这个看着瘦瘦小小的孩子力气也太大了一些,他的手腕竟有一种要被咬断的错觉,可他还是耐心的喊道:“乖,先松口好不好,这个面包已经坏掉了,不能吃了,等你爸爸回来……不,叔叔现在就给你找点其他的东西吃,好不好?”
  
  琴生的声音向来带着一种让人沉迷的磁性,这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柔软了态度,孩子用一双野兽般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似乎不明白眼前的人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却在那温柔的语气下慢慢松了口,转过头三两口将面包吞进肚子,还示威似地朝着男人呲了呲牙。
  
  顾不得看自己手上已经冒血的伤口,琴生一把抱起孩子说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让你别吃吗,待会儿闹肚子可怎么办。”说着才发现这孩子身上穿着一件黑漆漆已经看不清楚原来图案的衣服,下半身只有一件同样黑乎乎的内裤,身上散发着不怎么好闻的味道,琴生哀叫一声,这孩子的父亲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怀里的孩子背着抱着也不挣扎,只用那双黑乎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倒是弄得大人有些不自在起来,琴生叹了口气,原先不打扫房间是怕主人回来不高兴,但看着孩子都被邋遢成这个模样,他哪里还能不管,琴生向来是喜欢孩子的,当下抱着男孩找到了浴室。
  
  比起其他的房间来,浴室还算是干净的地方了,至少没有满地的垃圾,琴生将浴池里头的垃圾拿出来,将那些脏水放干净,这才发现没有出水的地方,这家主人不会怪异到不给家里装莲蓬头吧,蓦地,不知道他的手按到了什么地方,从墙壁四周不断的洒出水花来,淋得一大一小两个人一个透心凉。
  
  “哎,还真高级,真是的,你爸爸有能力装这么高级的感应蓬头,怎么就不能给自家找一个保姆,瞧瞧你们家都像猪窝啦。”琴生一边抱怨着一边给孩子搓澡,一下子擦下厚厚的污垢层,琴生这辈子都没有看过更加脏的人了,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的老爸是不是也是这么……极品。
  
  孩子似乎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围喷过来的水花,琴生正腹诽着这家伙不会是第一次洗澡吧,就看见小孩猛地将一捧水朝着他洒过来,琴生一个闪避不及被喷了满脸,不过他身上本来也是被撒满了水,倒是一点儿不生气,捏了捏孩子黑一块白一块的脸颊笑道,“还淘气了,来,站起来,叔叔给你洗白白。”
  
  洗着洗着琴生才发现自己的手背手臂上居然也都是污垢,不会是刚刚在被单上沾上的吧,琴生不由打了个哆嗦,索性自己也脱光了衣服站到浴缸里头,蹲着给孩子搓澡,原本以为这孩子的老爸已经够漂亮了,谁知道这娃娃洗干净之后一脸粉嫩,圆乎乎的大眼睛,小小的鼻子,嫩嫩的嘴巴,看着简直就跟西方神话里的小天使一样,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长才能把他弄成一开始的模样。
  
  “呦,原来还是个小弟弟。”琴生好心情的弹了弹男孩下面的小家伙,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给转过身来洗背后,整整搓了半个小时,换了四次水才把孩子洗干净了,这也是浴室里头居然连个沐浴露都没有,全都靠着一双手搓干净。
  
  因为屋子里头也没有找到干净的衣裳,琴生将孩子放在刚才洗干净的地板上,自己在四周都会喷水的浴缸里头搓澡,一边腹诽虽然这个浴缸高级但是设计也太不合理了吧,各个方向都喷水,也不怕弄到眼睛里头去,奉行速战速决的男人用力的在自己身上工作着。
  
  等全身上下洗的滑溜溜了才跳出浴缸,周围的水洒了一会儿就自己听了,琴生撇了撇嘴抱起孩子在浴室里头寻找可以用来擦干的衣服,他原来那件白衬衫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变成同样黑乎乎的了。
  
  可惜的是浴室里除了一个浴缸和马桶什么都没有,居然连镜子都没有看到,琴生奇怪的看了看洗手台上光溜溜的墙壁,暗道这主人究竟是个什么品位,设计也太奇怪了吧,正想着,却见那面白色的墙壁上渐渐显现出一个男人的模样来,居然还是裸体抱着一个同样光溜溜的孩子,就算是自恋也不带在浴室里头挂裸/体照片的吧。
  
  “嗨,你爸爸也太夸张了。”琴生对着孩子挤眉弄眼的笑道,却猛地转过头狠狠盯着那个地方,里头的男人同样露出惊诧万分的神情,琴生放下手中的孩子,一步步走进那面墙壁,手指朝着画面中的人伸过去,遇到的是冰冷的触感,只是画面中的男人同样伸出手臂,看着镜子外的人眼中带着惊恐。
  


2、你是我儿子!

  偌大的客厅中,大部分地方都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垃圾占据着,唯一的一张沙发上面也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但现在琴生可没有顾忌那么多的心思,一把将洗干净的孩子放到沙发上站着,自己蹲□子看着孩子的模样,怎么都不觉得自己跟他相像,琴生现在的长相也是阳光俊秀多一些,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变成两个小月亮,显得分外的可爱。
  
  要是上辈子的男人拥有这样子的长相的话,估计就可以红透半边天了,可惜现在长相是有了,但身份却已经不是当初的琴生,他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天使娃娃问道:“我是你爸爸吗?”
  
  孩子没有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看,琴生刚刚洗完也没有擦干头发,这个身体的头发有些长,现在贴在耳际脸颊旁衬得他的脸庞更加小了,男人一脸认真的模样显得有些好笑,看着孩子一脸朦胧的模样,琴生哀叹一声说道:“真是傻了,怎么问你了,哎,这身体的主人不会也是傻子吧,大傻子小傻子一起生活,所以才弄得家里这么乱。”
  
  琴生越想越有可能,正常人就算是邋遢了一些也不能忍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吧,尤其是看着孩子自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话,只会眼巴巴的盯着别人看,一开始还吃了一个发霉的面包,琴生叹了口气,现在没办法弄清楚自己的身份,索性开始打扫起这个家来,他可不想在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待着,更何况不收拾好也不知道哪里有身份证明。
  
  忍受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味道,这家伙居然还把吃剩下来的骨头什么的埋在衣服底下,琴生找了一个大大的袋子,将那些垃圾一股脑儿的塞进去,看着漫天满地的垃圾很快就被清理干净,勉强找到几件还不是全黑的衣服拿去洗干净挂起来,回来继续打扫,因为也没有找到可以清理的工具,琴生也只能用双手拿了一件黑乎乎的衣服擦起地板。
  
  可怜现在还没有衣服穿,男人只能觉着光溜溜的屁股在地板上来回打扫,幸好这里也没有外人看见,唯一的小孩站在一边的沙发上,还是被摆上去的那个姿势,半天的功夫居然都没有动过。
  
  琴生也实在佩服这对父子,居然能把二居室里头每个地方都塞满了垃圾,这个家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女主人的模样,最后琴生在卧室的大床下面找到一个小卡片,上面印着男人的照片,应该是身份证明的样子,但上面也没有什么文字不知道应该怎么样使用。
  
  琴生将这张卡片放好,他可不想做无证人士,整个屋子除了垃圾也就找到几件还可以穿的衣服,食物却是一点儿都没有了,怪不得那孩子连发霉的面包都吃了,除去这些还有几张纸币跟硬币放在一起,应该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货币,上面印着的还是阿拉伯数字,只是不知道这边的物价怎么样。
  
  终于打扫完毕房子,琴生刚才的澡算是白洗了,进去冲了一□子,穿上已经半干的衣裳,男人才有勇气拉开窗户,他以为重生这样的事情自己都接受了,再没有让他惊呼的事情,但看清楚外面的场景是,男人不由发出惊呼声,只见外面足足百层多高的楼层遍地都是,时不时飞过小型的汽车,大厦外面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刺耳的音乐,赫然就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场景。
  
  重生在什么世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里半点粮食都没有了,那些收拾出来的垃圾已经被他从家里那个垃圾口扔了下去,现在家里一反刚才乱哄哄的模样,变得空荡荡的,沙发上还有一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
  
  琴生喘了口气,天大地大饿死最大,因为没有找到孩子能穿的衣服,他拿了一件大T恤给孩子套上,亲了一口自始自终一直面无表情的男孩,笑着说道:“不知道你爸爸留下的钱够不够咱们爷俩吃一顿的,不过你放心,有我一口饭吃就饿不到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儿子!”
  
  男孩还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琴生也不觉得泄气,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孩子没有问题才奇怪,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变化成了什么样,要是他出了门就是哑巴文盲的话,估计还没有原主人混得好呢。
  
  鼓起勇气抱着孩子出了门,只见这层楼上居然齐刷刷的一排房间,看着倒更像是那时候宾馆的建筑模式,琴生在一个转弯的地方找到了电梯,幸好这样工具的变化不大,一进去却发现墙壁上也没有按钮,琴生涨红了脸也没有找到可以按下去的东西,电梯门却已经早早的关上了,吓得他抱着孩子到处转。
  
  蓦地,电梯门再一次打了开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里面两人愣了一下,抬头朝着电梯一个方向喊道:“一楼。”声音刚落电梯就运动起来,琴生忍不住抹了一把汗,原来又是高科技,那女人却笑着说道,“我们这边的设备就是不好,电梯不够智能,不会主动询问,还要每次对着一个地方喊,不然的话不会有反应,哎,不过平民建筑也就是这个样了。”
  
  琴生勉强对着她笑了笑,女人的口音有些奇怪,但幸好都听得懂,男人大大松了口气,转而问道:“大姐,你也下楼吗,我带着儿子下去吃饭,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吗?”
  
  女人听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又说道:“你是新搬来的吧,这附近能有什么好吃的地方,都是人造食品,不过好吃的住这里的人也不能买得起,我已经搬家了,女儿嫁了个好女婿,早就带着我搬到D区去了,那里的东西可比这边好多了,我这次回来拿点东西罢了,以后可再也不回来了。”
  
  琴生哈哈一笑,见女人眉眼间都带着自豪,暗道ABCDEFG,自家住的房子看着挺好的啊,不会连D都不如吧,紧接着又说道:“是啊,刚搬过来,看来我们没缘分做邻居了,E区就是比不上D区吧?”
  
  “那是当然,不过比起混乱的F区,能住E区也不错啦,至少不会走在路上就被那些贱民给杀了。”女人笑嘻嘻的说道,“哎,我听说啊我们那层楼原本有一个也是住D区的男人,后来却被一个女人骗光了钱财,带着儿子流落到了E区,要不是有身份证明在,连政府的安置房都住不了,真是可怜,对了,他也带着一个跟你这孩子差不多的儿子,这几年多来都没有出过门,有一次我从门缝里看过一眼,哎呦,虽然说我们是贫民,但也不能把自己弄得跟贱民似的啊。”
  
  琴生心中腹诽那倒霉的男人不会就是自己吧,电梯却已经到了地方,因为确定能听懂别人的语言,男人稍微安心了一些,带着孩子往外头走去,其实这具身体的处境他倒是不在意,要知道他那时候有房子住是多么艰难的事情,虽说被弄得像个狗窝一样,但好歹也是高层二居室啊。
  
  跟在女人身后走出大厦,要不是有女人引路的话,他还真不知道应该往那边走,一个小居民楼跟迷宫似地,女人便抱怨说政府偷工减料,给平民住的地方就是不尽心,又说她现在住的地方怎么怎么的好,琴生都笑着听了。
  
  大概是开通了空中飞车道路的缘故,地方的道路上倒是没有什么车辆通行,偶尔可以看见街边的商店里贩卖的商品,琴生抱着孩子走了一会儿,挑了一家看起来似乎很平价的饭店走了进去,里头的店员也不管进来的客人,看起来有点像以前的自助餐厅。
  
  琴生走到一边的铁架子前头,看见里头分门别类的放着一些小小的白色盒子,外面的玻璃上标注着价格和名字,琴生仔细看了看,虽然文字有些变化,但也还是汉字,但就像是繁体便简体似的有些不同,再看价格后头那长长的0,他猛地下了一大跳,这价钱也太离谱了一些吧。
  
  服务员似乎看穿了他的购买能力,撇了撇嘴说道:“没钱看什么有机食品,去那边看人造的吧。”被人藐视尤其还是被一家不怎么样的店家的店员藐视的滋味并不好,琴生却只能咽下怒气走到另一边,他很怕自己因为不明白这个时代的东西而被人发现异样,谁知道高科技能不能发现他的灵魂是不是原装货。
  
  果然如服务员所说,这边所谓的人造食品便宜了许多,两边的差价在十倍以上,琴生仔细看了看外面的字样,终于选了一大盒饺子,用掉了他身上最后的钱币,拍了拍身上孩子的后背,笑着说道:“走,回家爸爸给你煮饺子吃吧。”
  
  也幸好男人出门的时候记住了楼层了门牌号,不然这里齐刷刷都是一模一样的门口,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原来的地方,推门进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需要辩证的东西,琴生便又把那张卡塞进了口袋,到了房门口才恍然发现,他根本就没有钥匙啊,或者说里面房间里根本没有找到过类似钥匙的东西。
  
  难道连房门都是声控的,琴生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开门,大门完全没有反应,喊了一声芝麻开门,自然也是没有反应,再喊我回来了,还是没有反应,身后一个穿着嘻哈的男人带着异样的眼神走过,到了自家门前整个手掌贴在门上,门啪的一声开了,临了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琴生黑了黑脸,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按着大门,果然门感应了一下就一下子开了,琴生松了口气,拎起饺子走了进去,一边腹诽果然果科技什么的都最讨厌了。
  


3、你一口我一口

  走进厨房,琴生将孩子放在唯一一张桌子上头,他刚才找过这个家里的东西,厨房除了一个锅子就只有两个透明的玻璃碗连双筷子都没有,找了找厨房的烹调设备,幸好跟现代比也差不了多少,只是用起来的燃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燃烧着红色的火焰,看得人心惊肉跳的。
  
  琴生一个人生活的时间多,虽然做不了什么美味的饭菜,但处理素食物品的动作却很熟练,一会儿就把那一大袋子的饺子变成了熟食,只是这时代的饺子也太奇怪了一些,怎么一大盒子里头居然装着大半的水,这样子饺子也没有糊掉。
  
  琴生痛快的扔掉了那些液体,将饺子撩出来放进滚烫的热水中,很久之后当他知道原来未来世界的饺子打开之后是可以直接吃的,那些液体就是他的汤,怪不得未来的人说人造速食不好吃,那冷冰冰硬邦邦的能好吃到哪里去,就一个煮熟的功夫都等不得?
  
  这时候的男人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步骤有多快,会吃人造速食的大多数都是平民,而平民都是为了生存而努力着,哪有心情回家慢慢煮饺子,更何况人造熟食本来就是为了便宜和节约时间才生产出来的,谁会像他这样无聊。
  
  当然人造熟食也是分很多种的,高级的熟食食品也可以是温热且美味的,只是借钱会更高一些,但这时候的琴生还乐滋滋的捞出了饺子,别看袋子大,里头数了数也就二十多颗,还不够一个成年男子填肚子的。
  
  琴生分了五颗到一个玻璃碗中,看了看男孩的眼神,又把五颗捞过去,将剩下的倒在自己的碗里头,笑着拿出一个洗干净的大勺子,就是用来捞水饺的那一个,没办法,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勺子了,虽然大了点但也是勺子不是。
  
  舀了一勺子汤喝了一口,味道很淡几乎没有什么油水味道,那是当然的,家里连个盐巴都没有,琴生嫌弃的皱了皱眉头,但肚子已经很不配合的发出咕咕的叫声,他笑了一下,吹了吹才喝了一口的热汤,递到男孩嘴边。
  
  男孩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很配合的用手捧住那只勺子喝了一口,眼睛蓦地一亮,喝的更加急了,琴生看得心酸,也不知道这个男孩有没有吃过正常的食物,叹了口气说道:“慢慢吃,还有很多,来,吃一个饺子吧!”
  
  他舀了一个饺子给男孩,孩子居然连停顿都没有的直接咽了下去,吓得他连忙看有没有把小孩子烫着,掰开男孩的口腔一看,却都是好好的,琴生暗道难道是以前被摧残习惯了,他自己尝试着吃了一个,饺子果然还是滚烫的,他几下才吃了一个,味道其实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少了些什么。
  
  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的男孩,琴生叹了口气,伸手把他面前的碗拿了过来全部倒到自己的碗里头,男孩眼睛蓦地睁得老大,用敌意的眼神瞪着眼前的男人,琴生呵呵一笑,伸手将孩子抱在自己身前坐下,用大勺子舀着汤水饺子一起递到男孩嘴边:“来,慢慢吃,爸爸可不是要抢你吃的,我们俩一起吃好不好。”
  
  男孩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只是乖乖将大勺子里头的汤水都喝完,然后用热烈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饭碗,在琴生自己吃的时候就用凶狠的眼神瞪着他,倒是没有再动手抢,琴生叹了口气,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将一大碗的饺子吃了个精光,连最后那点汤水也被男孩舔的一干二净,看的琴生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伸手摸了一把男孩高高鼓起的肚皮说道:“臭小子,这样吃也不怕撑着。”
  
  孩子背靠着父亲的胸膛,琴生这具身体虽然看着不是很健壮,但胸膛也还算厚实,尤其是对一个看着四五岁的孩子来说,琴生收手慢慢摸着男孩圆滚滚的肚皮,后者摊着手脚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像一只没办法翻身的小乌龟,又好像是跟人撒娇的小狗似地,将琴生所有的柔软都勾了出来。
  
  半晌琴生叹了口气,搂着孩子问道:“这么久也没有听你说过话,你不能说话吗?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们之间总不能没有一个称呼吧……哎,你这么小大概不明白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说起来也幸亏这里只有你这么个小家伙,不然早就穿帮了。”
  
  琴生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现在这个家真真算得上是家徒四壁了,本来那些垃圾扔掉之后就不剩下什么,唯一能住的房子所有权也是政府的,虽然可以一直住着吧但吃的用的政府不会也一起赞助吧,琴生私下以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没有政府会赡养青壮年的。
  
  在琴生看来政府能给这么好的屋子住大概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房子已经不值钱了,当技术到了一定的程度,水泥钢筋房子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摸了摸还有些扁扁的肚子,男人不由为将来担忧起来。
  
  将孩子拎起来放在对面的桌上,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琴生扑哧一笑说道:“哎,看来爸爸要想办法赚钱才是,要不然你连过屁股的布都没有。”说着好心情的拍了拍男孩白嫩嫩的屁股,孩子也不闪避,只要不是吃饭的时候这家伙看起来就听温顺的,能一直保持一个动作不动弹很久。
  
  “要给你先起一个名字来用用,不如就跟我姓吧,反正以后也是我儿子了。”琴生笑着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毛茸茸的手感很好,像是摸一只温顺的大型犬,男孩鼓着眼睛盯着他看,一脸迷糊的模样,男人扑哧一笑,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说道,“不如就叫你琴铭吧,你爸爸没办法改变你爷爷的想法,名字一辈子都是女生气,你的名字可要英气一些。”
  
  “铭铭,以后就叫你铭铭,记住了吗,这是你的新名字。”琴生说着亲了男孩脸颊一口,发出一声啵的声音,男孩第一次在没有看见食物的时候猛地捂住自己的脸颊,瞪着男人的眼睛圆鼓鼓的,看着像是一只生气的小狗,似乎旁人再动一下就要扑上来咬人似的。
  
  琴生哈哈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再次抱着他往外走去:“我家铭铭还知道害羞了,走,跟爸爸去找工作吧,要是不能赚到钱的话咱们爷俩可要饿肚子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更何况命运还附赠了一个可爱的小包子,虽然这个包子一只没有开口叫过爸爸,但总归也已经是他的儿子了啊!
  
  小男孩在他怀里也挺得直直的,一点儿没有其他孩子对大人的依赖感,琴生猜测着这也是原来环境的影响,当下拉着他的小手臂环住自己的脖子,将他的小脑袋拉着靠在自己的胸前,笑着说道:“铭铭可以靠着爸爸哦,放心吧,一只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男孩偏过头去看自家老爸,那副模样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只是放在一个孩子的身上显得有些可爱可笑,琴生很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却见男孩原本梗起来的脖子慢慢放松下来,两只手抓着琴生前胸薄薄的T恤把脑袋贴过去,靠在心脏外头听了听,似乎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上面含笑望着自己的人,又一次贴过去听起来。
  
  琴生见男孩可爱的模样不由咧开了嘴角,以前就听说过小孩子听见大人的心跳声会觉得有安全感,现在一看果然如此,一直没反应的孩子居然喜欢心跳声,琴生很大方的贡献出自己的胸膛,让男孩一会儿靠上一会儿离开的玩弄。
  
  因为已经出门过一次,这次琴生很是熟门熟路的走出大楼,总算是没有再闹出笑话,说是要找工作,但琴生其实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从何找起,上辈子的时候他除了唱歌就没有什么技能,原来的这句身体会些什么他也忘得一干二净了,也不知道未来世界什么样的人才最受欢迎,不过那些受欢迎的估计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琴生琢磨着要不先找一个服务员的工作先做着,等熟悉了这个世界之后再考虑其他的,他现在的模样还算不错,嗓子试了一下比以前的还要好,说不定还能被星探看上呢,琴生虽然知道这个机会渺茫,但要是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事业一些。
  
  不找不知道,未来世界的就业情况显然也不必那个年代容易一些,琴生原以为就自己这长相,这能力,去端端盘子总是可以的吧,至少态度比刚才那个服务员好多了啊,但一进门里头听见是来找工作的,十个里头九个就直接拒绝了,最后一个问了问他知不知道食物的价钱,直接让人把他赶了出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