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钢之炼金术师同人]重回旧时 皇家基尔(上)

[钢之炼金术师同人]重回旧时 皇家基尔(上)

时间: 2012-10-17 01:14:39

文案

这个豆子是炼成阿尔之后穿越到真理之门的那边,
所以他了解真理的恶劣性。

这个豆子曾经被迫加入过Gestapo,
所以他有着矫健的身手和高端的……

这个豆子是参加过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的,
所以在战场上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所以他有一群忠心的下属。

这个豆子是03的豆子不是FA的豆子,
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幕后的BOSS究竟是谁啊!

什么,我的人生又重新来了一次?
啥,这件事我怎么没有经历过?
为什么这一次大总统没有了秘书?
真理,你居然奴役我!
我的目标是恢复身体,还有把你推上大总统的位置(小声)。

总的来说,这就是豆子又一次寻找身体的旅程,同时也有着FA完全没有大豆焰钢的怨念产物。FA就算是再直我也要将它掰弯了!此文为平时发呆脑补文字版,故事背景为03+FA——慎食……
。。。。~( ̄△ ̄~)。。。。(~ ̄△ ̄)~。。。。

PS:此文为焰钢大豆文 1v1 作者豆本命
☆、Chapter 1

  金色的身影坚定站在沉重的,有着复杂花纹的大门前。
  『你又回来了,小鬼。』纯白色的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金发背影的身后,盘腿而坐,没有五官的脸让他看起来意外的渗人,『不,你已经不是小鬼了。』
  “已经多少年过去了,真理?”虽然已经是中年大叔,但仍然长着娃娃脸的金发男子嘴角轻微的上扬,他不会在像之前一样面对真理而惊慌失措了。
  『有什么事?』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空洞的回响着,男子从里面听出一丝调侃的意味,『你想得到什么,又想付出些什么?』
  “利什布鲁……”男子想起了自己故乡柔软的白云和碧蓝的苍穹,大片的草原和欢笑着的少年们。那个是他的根,他的家,他的坟墓。
  『我知道了。』真理一直看着这个能够在遇见他之后还活着那么健气的男孩,有点好奇这么多年他究竟是怎么支撑下来的。他想要这个男孩付出的代价,都是这个男孩穷极一生想要守护的。
  也许最开始这个小孩所要追寻的,不过是幸福而已。
  空洞的声音带有一丝释然,也有一丝落寞。黑色的触手从缓慢打开的门之中伸了出来,像极了地狱里面冤魂伸出的双手。
  这个男孩,所背负的罪孽,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他一定要狠下心来,让这个男孩背负更重的罪孽。这样才能够拯救,才能够更好的守护。
  『小鬼,我给你一次机会。』一次能够重新获得幸福的机会。
  今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
  回归黑暗的金发男子被一阵吵杂的交谈声吵醒。
  怎么回事?金发男子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
  “嘶——”一阵剧痛从右手和左腿处传来,逼着他不得不发出痛苦的嘶嘶声。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从前线转移到研究所之后,就没有再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了。
  意识清醒的恍惚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老妪和一个男子争吵的声音。
  “我去了你们的家!”就在男子还在思考着这个熟悉的男声究竟是谁的时候,他就已经被粗暴的揪住衣领。好听的男声一瞬间滑向他的面前,伴随着古龙水的气息——他太熟悉了。
  “你们究竟炼成了什么!”罗伊看着面前双眼无神的小孩,随后想起了那个家中,大片干涸了的鲜血跟完整的炼成阵,他曾经也研究过的炼成阵,所以感觉到自己的情绪非常的混乱。
  是的,这是罪。跟他一模一样的罪,所以——必须偿还。
  真理,你真是干了一件好事啊。
  顺着被抓住的力道抬头,男子,不,爱德华艾尔利克的眼睛准确的对上一双充满火焰的黑眸。啊啊,真是恐怖的表情啊,大佐。
  全身像是被拆开重新组装般的疼痛,就连指挥他在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都做不到。
  爱德在内心苦笑。
  时间回朔。
  你真是给我开了一个非常大的玩笑啊,真理。
  除了寻找贤者之石的主角,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所谓的痛苦。那种看似没有尽头的旅程,永远笼罩着灰黑色彩的苍穹,白茫茫的墓地迷糊了人的眼睛。
  好过分啊,真理。那种痛苦,他又要重新感受一边吗?
  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衰败的,还有爱德的心。所以他迫切的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坟墓。
  罗伊马斯坦。
  爱德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听着他的吼声。
  这个男人,最先前的一次伸手,让他成为国家炼金术师,军方的走狗。上一次的伸手,让他成为德国军人,参加世界大战,研发武器。
  这是逃脱不了的命运。
  恍惚间,爱德又想起了战争结束后,那个站在国际军事法庭上听见被判处死刑还一脸傲慢的人。虽然被监狱折磨的消瘦。
  站在一旁陪审的爱德眯了眯金黄色的眼睛。
  因为他转移到科研部,所以军事法庭并没有判处他的死刑。不过据他所知,是因为那些国家单纯的看上了他还有点用处的头脑。
  无论如何,这是我欠你的,罗伊。
  爱德听着自己的弟弟不断的道歉,闭上了眼睛。
  “如果想要恢复身体,成为国家炼金术师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黑发中将似乎冷静了下来,坐在一旁的餐桌前,谈论着利弊。
  说的诱人而又光明正大,爱德却能够听出里面所蕴含的冰冷。
  往上爬的工具,他实在是太了解马斯坦了。
  “国家能够提供你们情报和研究资金。”罗伊看向那个一直萎靡不振的少年,微微的皱起了自己细黑的俊眉“同时可能够享有特权。”
  “但是国家炼金术师会在战争的时候被无条件的应招入伍。”皮那可婆婆敲了敲自己的烟管,虽然说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罗伊知道,如果不搞定这个老太太,那个金发的小鬼也不可能去报考国家炼金术师。
  “说实话,我一开始很吃惊。”搞定这个老妪他当然不行,最好的,还是要交给眼前这个金发的小孩“我听说有一位出色的炼金术师,所以才到这里来。”那个出色的炼金术师,就是这两个小孩的父亲吧?
  罗伊抬头,看了看那个站在金发小孩后面的盔甲。
  “没想到是这么小的小孩。”罗伊说出这句话,突然有种被人狠狠的瞪了一下的感觉。军人的直觉让他重新对望那双金色的眸,果不其然,眸中弥漫着不满的火焰。
  不要说我小!
  那双如同禁炼的黄金一般耀眼的瞳孔中散发着这么一个讯息。
  太有趣了。
  年仅二十七岁便当上中佐的男子扬起男女老少通吃的微笑,下一秒他就看到了金发瞳孔中鄙视的感情。
  “虽然不完美,但能够进行人体炼成,并且将灵魂附着在铠甲上……”罗伊打算等到下一次再好好逗一逗这个有趣的小豆子“你有着成为国家炼金术师的潜质。”
  大佐,你这句话我已经听腻了。
  爱德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重新活了一次,那么,就让他来改变自己之前的遗憾吧!
  金黄色耀眼的眼眸露出火焰的光芒,灼伤了罗伊的眼睛。
  坐在轮椅上的小孩握紧了仅有的左手,立下了自己时间回朔之后的第一个誓言。
  #
  “中佐。”坐在开往火车站的马车上,莉莎霍克艾少尉以一种非常认真的口气朝罗伊提问“那个小孩,真的会过来吗?”
  “啊?”因为乡下的空气而变得懒洋洋的罗伊发出单音节意思霍克艾准尉继续说下去。
  “那个小孩的眼神,已经无欲无求了。”
  “呵……”罗伊微笑“无欲无求?”你似乎看走眼了,莉莎霍克艾少尉“那个是,燃起火焰的眼神啊。”漂亮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珍藏掠夺,也让人忍不住,想要毁灭。
  #
  “皮那可婆婆,帮我准备机械铠吧。”坐在轮椅上看着罗伊远去的爱德朝从刚才开始一直观察他的人说。
  “你在……说什么?”温莉发出不能置信的声音“你真的要去做军队的走狗?”
  大概是她的父母在东部内乱的遭遇,所以让温莉格外的反感军队。
  “我有不得不完成的事。”爱德看向阿尔方斯,勾起无奈的微笑。上一世他并尽全力,终于把阿尔恢复了原状,现在又要重头再来,真是令人感到郁闷。
  他想要,想要恢复身体。同时,这也是他欠他的。
  在慕尼黑的时候没有办法,那么就让我在这个世界,把你推上你最想要的位置吧。也算是,为了你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没有等价交换啊。这个债,他也只能够用自己的一生去偿还了。
  “温莉,”爱德用坚定的眼神看向他,再加上一副断手断脚坐在轮椅上的画面,让温莉忍不住鼻子一酸“我要帮助阿尔恢复身体。”
  “那么你要忍受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都没有办法忍受的痛苦。”皮那可婆婆一脸严肃的看着爱德。
  “没问题的。”他在战场上可是被子弹打过的,当时的那个身体,已经不知道在没有麻药的条件下取出了多少个差点致命的子弹。
  “那么你现在就应该是休息,而不是在这里。”皮那可婆婆换上了一个对你没有办法的微笑,敲了敲自己的烟枪。
  #
  啊啊,好久没有看到利什布鲁的夜空了。
  趁着阿尔回房间,温莉和皮那可婆婆睡着之后,凭借着在德国Gestapo混出来的身手,爱德从窗户中翻出去,跳到了屋顶上,仰躺。
  德国因为工业化的缘故,废气完全遮挡住了天空。这其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为了军用武器的开发,他不惜放弃了等价交换的想法,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
  早知道他就应该跟爱因斯坦教授一起,跑去美国了。
  只可惜慢了一步,遭到了共和党派的追杀。快要死去的时候,却被那个人救了一命。
  【“在你恢复之前,就让我来,代替你的手和脚吧。”】
  印象中的黑发男子穿着白净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划出醉人的弧度和魅惑人心的微笑。朝他弯腰的同时左手背后右手下滑——标准的表演后敬礼。
  【“我叫,罗伊马斯坦。”】
  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霍恩海姆还没有被枪杀,而自己,不过是大学的一位非常普通的旁听生而已。
  爱德朝着洒满星尘的天空举起自己的左手,打开五指,似乎想要捉住离他异常遥远的天空。
  为什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故乡还感觉那么的惆怅,爱德不知道。
  但是他却知道,为了守护这一片一望无际的星空,就算是手上沾满鲜血,脚下堆满层层叠叠的尸体,他也在所不辞。
  因为曾经失去过,所以懂得格外的珍稀。
  其实,这个静谧的夜晚,谁都没有睡着。
  黑发男子睁开自己如子夜一般的黑眸,看着火车车窗投映出来的,他的身影。因为火车行进的速度过快,外面又过黑,导致他什么都看不见。
  连那个美丽的利什布鲁都无法再看最后一眼。
  不过说实话,今天看到的那个小鬼头还真的蛮有趣的。特别是那双金色的眼睛,让他都忍不住想要收藏。
  可是不用担心,他很快就会过来,然后他将亲自为他套上军犬的枷锁。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认识自己一样,却又少了点什么。罗伊承认,他看不清楚那双眼睛眼底的讯息。
  我很期待着与你再次见面,小豆子。
  罗伊靠在火车车窗上,失笑。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2

  “啊欠!”因为看星空看到很晚才回房睡觉,一大早又起来锻炼身体。爱德的眼睛挂着大大的黑眼圈。
  他必须快点把自己在那个世界的进度赶上来才可以啊。
  爱德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他好怀念当初那个虽然没有突破一米七但还是有所长高的自己啊!
  “尼桑,吃早餐了!”楼下的阿尔大声喊道。
  “来了,来了~”带着睡意,爱德拄着拐杖,一蹦一跳的下楼。
  这个是他们自己的家,房间已经被温莉和皮那可婆婆擦洗干净了。但是爱德还是能够闻到一股血腥味,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
  现在的他们还只是恢复阶段的小孩,并没有想到要旅行然后把家都给烧掉。
  回到这个房子是爱德的主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跟阿尔之后会将这个房子化为一堆灰尘,索性在没有离开之前住了回来。他只是想在离开之前,对给自己一点点的回忆。
  “什么啊,这是。”走进餐桌,爱德就可以看到一个白色的碟子放了一片面包,一根香肠外加一个鸡蛋。对于吃惯了德国式早餐的爱德来说,这些东西他真心不想碰。而且旁边还有一杯牛奶、一杯牛奶、一杯牛奶(重复N遍)。
  “谁要喝这种牛的分泌物啊!”他讨厌牛奶的性格就算是过了半个世纪,还是没有办法改变。
  “尼桑!”空洞的童声从盔甲中发出,让爱德起了鸡皮疙瘩。
  “啊啊,我知道了啦。”内疚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拥而上,看着阿尔,爱德就觉得自己欠了他很多、很多。
  闭着眼睛像是喝毒药一样把牛奶灌倒嘴里,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就立刻咽了下去。灌完之后立刻把面包塞在嘴里,狠狠的咬着,吞下,似乎想要掩盖那层奶腥味。
  “下次给我泡杯咖啡吧,阿尔!”狼吞虎咽的吃完所有的早餐,爱德朝阿尔说。他已经习惯了咖啡这种饮料,在德国的时候。
  “唉,好吧。”阿尔实在是太了解自家哥哥对于牛奶的厌恶之情了,所以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过多的纠结。而且小小年纪的阿尔,并不知道早餐喝咖啡对人体的危害性。
  “嗯,就泡黑咖吧。”他喜欢那种浓郁的香味,和入喉的苦涩。他受的苦太多了,所以才要不断地尝试更苦的东西,这样他才不会轻易的生出放弃的念头“阿尔,我想出去锻炼。”看着正在厨房忙着洗盘子的阿尔方斯,爱德说。
  “嗯。”阿尔理解自己的哥哥那种急切的心情,但是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哥哥因为他的事情而受到伤害“早点回家,尼桑。”
  已经走到大门口的爱德一愣,扭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挥了挥手。
  “哦哦!”
  说毕,就走了出去。
  啊啊,恢复身体一定要提上日程了。爱德拄着拐杖,往附近的森林里面走去。
  听着鸟叫声,昆虫的嘶鸣声,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林子的深处。
  发动炼金术需要的是双手合十。但是真理给他的福利是什么准备都不需要做,能够直接发动。这种特权,已经超出了炼金术师的常识范围。
  嘛,他以前也一直是超出范围的。
  ‘嗞——’蓝光闪过,爱德顺手炼成了一套他习惯用的贝雷塔手枪的零件。
  因为自己曾经研究过兵器,而且在学习的时候对他的枪拆了装,装了拆,才能够把每个部位都记得如此清楚。
  爱德把零件笨手笨脚的组装好。没有办法,谁叫他只有一只手呢。
  会用枪的其实是左手。爱德握住枪杆,在手心挽出了一道枪花。因为右手是机械铠,没有办法感受到开枪时候的力道,也就是没有所谓的手感,他才苦练左手。
  简易制作出来的子弹被爱德一颗一颗的放入枪支中。
  ‘砰’的几声枪响,惊动了树林里面正在书上站着休息的鸟类。一阵刷刷刷的羽毛声,爱德附近的鸟儿全部都撤走了。
  “诶,状态不错嘛。虽然没有他在德国时期的三分之一。”看着树干上的枪洞,爱德在心中估计着自己的实力,配合自己的身体状况,制定了一项恢复计划。
  一天打靶八个小时。
  锻炼四个小时。
  研究练习炼金术六个小时。
  其余的时间用来吃饭睡觉干杂务。
  非常好。爱德勾起微笑。他要在一年的时间内,把他原本拥有的全部找回来。
  #
  等爱德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尼桑。”听到开门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阿尔方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灰眉土脸的哥哥。说实话,他很担心自家的哥哥。
  “啊啊,让你担心了,阿尔。”勾起一抹习惯性的微笑,爱德现在已经累到不想说话。拄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着,脚步却坚定地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笔挺的背脊,小小的身材。居然给人一种非常可爱的装大人的感觉。
  也许只有认真观察的人知道,他的走路方式,根本就是军人的方式。
  能够看出来的或许只有见了他们一面的罗伊,但是短暂的对话,并没有给黑发中佐这个机会。
  “我先去洗澡,阿尔。”朝盔甲摇了摇自己的手,同时把自己已经汗透了,脏兮兮的衣服给阿尔看“一会洗完澡我再吃晚餐。”在行进的军队里面,几天吃不到饭都是正常的。
  “我知道了,”看着爱德远去的身影,阿尔叹气无奈的笑,他知道他哥哥的倔脾气“我去把饭菜热一热放到尼桑的房间里面。”
  “啊!”从浴室传来过于遥远的应答。
  察觉到阿尔离开客厅进入厨房,爱德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身上有好几处伤痕,以及他失去的手和腿。
  果然,他们进行人体炼成是必然的。要不然,他可不相信真理没有那个能力将他送到人体炼成之前。
  缓缓的跨进浴缸,被热水包围的感觉令爱德舒服极了。他向下滑,让自己整个浸泡在热水之中,只把头露在外面。
  不过当他的胃开始发出抗议的时候,他也不得不走出自己温暖的浴缸。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温暖的感觉了。
  欧洲的天气跟亚美斯多利斯的天气很不一样,没有这么分明的四季,温暖总是来得匆忙去的轻巧。他的记忆,到这个时候还停留在自己进军苏联的时候。
  那时的气温已经到达零下,虽然穿着厚厚的军棉,却没有办法抵挡冰冷刺骨的,从苏联最北端飘来的寒风。
  更让人难以阻挡的,应该是由死神所带来的寒冷。
  那是一个红发头发的热情青年,他的副官。他总是在他的面前说着自己想象的未来,干净的白云,随风而飘的德国国旗,熙熙攘攘庆祝的人民,再也没有战争的爆发。
  但是等不到他看到那种景象,就已经死了——为了帮爱德抵挡子弹。
  这样的人爱德遇见的太多,从最初的悲哀落泪到最后的麻木不仁。可是他到底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为他们的逝去而悲伤。
  战场就是坟墓。
  爱德看着面前的镜子,里面照出来的是一位金发的少年。没有一米七的升高,没有过长的金色马尾,没有沉重的纳粹军服。
  只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小孩而已。
  爱德条件反射的想要抬高右臂,却发现自己还没有按上机械铠,不由苦笑。
  他抬高自己的左臂四十五度,五指并拢朝前——标准的纳粹礼。
  “Heil, mein Führer!”
  跟亚美斯多利斯完全不同的语言。
  他真是一个傻瓜,为什么总是想起那个世界的事情。难道就是因为他在那个世界待得超过半个世纪吗?
  爱德放弃似的叹气,打开浴室的大门,走了出去。把回忆,关在了里面。
  热气蒸腾,而我已经,不会感到想念。
  #
  出了澡房,爱德把自己乱的一塌糊涂的心情随意的收拾了收拾。
  把晚餐吃掉,爱德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时间已经太晚了,而且他也饿了太久,热腾腾的晚餐并没有缓解他的情况,反而使之加剧。不过这一切,都不能够让阿尔方斯发现,所以爱德才装作一副满足的样子。
  他早就知道应该怎么样演戏才能够把自己想要的表现在别人的面前。
  Gestapo,他曾经在里面带过一段时间,经过训练,被派往其他国家。
  原本就冲着这个,他应该当场被处死的。但是就在他被追杀的途中,罗伊马斯坦大佐救了他,并且向军方申请销毁他在Gestapo的一切资料。
  这样让他在世界军事法庭上逃离一死。
  “那么我去睡觉了,阿尔。”把吃的干干净净的碗放在阿尔方斯的面前,爱德拿过自己靠在餐桌边上的拐杖。
  “尼桑……”
  看着爱德一瘸一拐的走上楼,一种难以言状的心疼从阿尔胸腔蔓延。如果他当时阻止了尼桑,如果那个时候尼桑没有把他的灵魂附着在铠甲上,如果……
  那么多的如果,也无法换回自家尼桑愉悦的笑脸。
  身为兄弟的阿尔,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虽然爱德没有表露还有意隐瞒,他都能够看到,那双眼睛眼底的疲惫和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把自己的哥哥抱在怀里,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但是阿尔没有,因为他知道,铠甲冰冷的温度,只能够让爱德感觉更加的糟糕。
  “看来我真是没用呢,尼桑。”半响,铠甲才发出一阵空洞的童声。阿尔收拾完毕后,朝着自己的寝室走去。
  察觉盔甲明显的声音远去,爱德从黑暗的角落偷偷的探出自己的脑袋。
  目标——书房!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3

  清晨,当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
  名为阿尔方斯的巨大铠甲从自己的卧室中走出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出去了,晚点回来。}
  一张边条被放在餐桌上,同时还有厨房内的一滩狼藉。
  “嘛,尼桑真是的。”握着边条,铠甲发出略显寂寞的空洞童声。爱德自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往外面跑,虽然说着是锻炼,也没能让阿尔跟着。
  就算他是铠甲,灵魂疲惫了还是要休息的。但是哥哥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一直训练着自己,然后是在爸爸的书房里面研究着一些连他都看不懂的炼金术。
  而爱德这边,远远阿尔想象的要艰难许多。
  用炼金术做出来的靶子,他已经可以用来福枪打中五百码以内的目标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最远应该可以打到七百码才对啊。
  其实这也是爱德要求高了,一个十岁的小孩,能够握的紧枪就已经很不错了,更别说要精确的击中目标。
  如果真的可以,现在的他比较想去伊修巴鲁的战场去锻炼锻炼,不过生不逢时啊。
  金黄色发丝的男孩老气横秋,在训练完了之后用炼金术抹去证据,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
  “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小~不~点?”爽朗轻快的男声。
  “你说谁是小到比叶子还要小根本看不见的豆子啊!”爱德现在可没有多余的力气暴跳如雷,应该说没有装上机械铠的他完全没有跟面前这个坐在树上的人干架的**。
  恩维,嫉妒。
  “不要这么说嘛,小不点~”深紫色的眸,黑色散乱的长发,穿着黑色的短裤和黑色的吊带紧身衣。
  “你是什么人?”嘴上说着警惕的话,爱德却完全没有从地下站起来的预兆,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只是路过,看到有一个小不点在这里练习射击而感到好奇而已~”恩维眯着眼睛笑,细缝中透露着‘我很感兴趣’着一个信息。
  “那么你看完就可以滚了吧?”爱德一向是嘴上不饶人。
  “不行哦~”恩维从树干上跳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地,带起丝丝烟尘“我还没有玩够呢。”
  这个世界的发展,好像偏离轨道了。爱德皱眉,他以前的这个时候可没有见过这个自称是自己兄长的人造人。
  “那么你想怎样?”爱德无奈的翻了个身,从下往上看着那个坐在自己旁边的人造人“你是谁?”再一次问。
  “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吗?”恩维瞥了爱德一眼,懒洋洋的躺在了地上。
  爱德沉默了很久。
  “钢。”
  他这样说道,一个单音节的字,却耗费了全身的力量去发出。
  “钢小不点?”恩维勾起微笑。
  真是熟悉的称呼,跟恩维的笑容不一样,爱德抿了抿嘴。
  “别露出那么严肃的表情嘛,钢小不点。”恩维伸出手,揉乱了眼前的金发。炼金术师,人类,小豆丁“本大爷叫恩维~”
  “Envy。”这个人杀了休斯中将,吃了他的父亲霍恩海姆,还把那个世界的危险带到了亚美斯多利斯。
  “你想加入军队吗,钢小不点?”晚风习习,恩维感觉自己有点昏昏欲睡。不用去执行父亲的命令实在是太好了啊。
  “什么?”索性让自己的脸对着恩维,爱德一脸疑惑。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想加入军队?
  “我看到你练习了。”恩维指了指刚才被爱德消灭的证据“想加入军队然后杀人吗?”
  “加入军队不一定要以杀人为目的吧?”爱德反问,一双金黄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恩维“我是炼金术师。”
  “嘛,没差啊~”恩维露出大大的微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要走了,钢小不点,下次见~”
  跟人类混的越久,越让他明白自己与他们的不同。
  “不送。”爱德冷漠的说。
  “真冷漠啊~”紫色的眼睛都充满了笑意,恩维今天的心情不错,即便是发现这个小豆丁之前他杀死了很多人“下次见~”
  “……”许久,风中才飘过一个单音节的词“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