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网王同人]激流 北桓(上)

[网王同人]激流 北桓(上)

时间: 2012-10-19 05:13:43

文案
江山易主,天下未定,英才辈出,谁与争锋。
历史的车轮,将风雨飘摇中的X国推到了十字路口,同为X国内最为新锐的力量,商界的迹部景吾、新闻界手冢国光、军界的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以及代表普通民众的橘桔平,当这些年纪相仿、政见相同、敢作敢为、异常优秀的年轻人,在这个风云际会的时代,如群星般一同在南部大区冉冉升起的时候,用不着命运之神出手,势如破竹的他们,也必将掀起一阵阵的洪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手冢国光,迹部景吾 ┃ 配角:白石藏之介,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不二周助,木手永四郎 ┃ 其它:励志,梦想,爱情,坚守

☆、人物介绍

  “青报,不是摆设,记者,也不尽然是狗仔队。如果,你无法阻止战争,那么,就请你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
  手冢国光,无冕之王。冷峻严厉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深邃的镜头,记下了残酷战争的同时,也记录下了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脸,也许,个人的力量并不能改变时代的滚滚洪流,但是,面对飘渺不定的希望,他如风暴中的灯塔,依然选择了坚持。
  
  “你只看到了黑市的军火,却没有看到南部大区的繁荣。你有表里不一的标准,本大爷有一如既往的选择。你否定支线存在的意义,本大爷坚持北上的方针。你可以说冰帝借国难发财应受严惩,本大爷会证明‘我们的家园’最是公平。风云际会的时代逆流而上注定充满犹豫彷徨,途中少不了尔虞我诈,艰难险阻。但,那又怎样,即使千夫所指,也要背水一战。”
  迹部景吾,他为自己代言,一言九鼎的商业领袖、备受瞩目的政坛新星。一心追逐利益的外表之下,究竟是怎样一颗赤子之心。
  
  “弱者不应期待强者的怜悯,手冢,你和五年前的我很像。单纯而有理想,信奉真理,相信公义,眼里揉不得沙子。然而,你可曾想过,邪不胜正,真的,就是真理么?”
  白石藏之介,谜一样的男人。如阳光般完美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然而,不堪回首的过往,肩头身负的责任,脚下的路太长,心里的事太多,天使or魔鬼,只在一线之隔,看他日生死时刻,君子自有君子的风度。
  
  “时隔半年,南部大区之复苏堪称奇迹。成果来之不易,又怎能置之不理?有番号怎样,没有名分又如何,我还不是一样身为D市的镇守者?”
  幸村精市,以一己之力,担天下之重任。身居高位者,也可身先士卒。谁言书生不能掌兵?立身许国,海纳百川。前路漫漫,有了众人的陪伴,黑夜中,终究不再迷茫。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精市,有我在,你尽管放心。”
  “弦一郎,此生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真田弦一郎,战友背后最可靠的教练和守护者。北部的烽烟,是他的终极目标,然而命运的玩笑,却将他的才华困在了一个小小的边城巷道之中,为了队长的信任、兄弟们前途,正直忠厚、沉默寡言的他,毅然踏上了勾心斗角的战场。
  
  “记录不平之事,并将其公之于众,这是我本分,所以,我还不能走。”
  不二周助,当年D大古典文学系第一才子头,如今青报最具才华的记者。作为年度“金镜头”大奖争夺中手冢的最大竞争对手,玩世不恭的他,被残酷的现实,恋人的坚持,彻底唤醒了火热的灵魂。
  
  “比起你们,我不过是一只从地狱里侥幸爬出来的老鼠而已。”
  木手永四郎,X国最好的佣兵。他没有迹部的目标和手冢的理想,也没有幸村的义务和白石的责任。为了自己和兄弟们的生计,有奶就是娘,只要给得起价钱,他可以给任何人卖命。当大幕落下,铅华洗尽的时候,王子依然是王子,而英雄却不再是英雄。最后,到底是谁,为他原本昏暗的世界染上了一抹亮色?
  
作者有话要说:  


☆、背景知识

  所有的故事,将在位于近东地区的X国,由南向北,一字排开的D、M、N三个城市展开。
  
  D市,位于X国西南部,海港城市,X国的经济中心,原南部大区首府。地中海气候。以夏季温暖干燥,冬季多雨为特征。南部大区在一战之前曾经是德国的殖民地,一战德国战败,改为法国殖民地,二战之后,摆脱殖民控制,成为X国的一部分。位于D市西南部的港口,在以美国为首的NATO对其进行经济制裁之前,是国际航线的咽喉。由于长时间受西方文化影响,广大民众对奥氏家族的独裁统治并不满意,而偏向于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M市,坐落于X国中北部盆地,X国首都,政治中心,陆路交通枢纽。二战之后,X国的统一浪潮从这里发起。上世纪60年代末,奥氏家族的著名精英在一场军事政变中掌权,借助浪潮的力量,依靠武力实现了X国的统一,并开始了对X国长达半世纪的独裁统治。本次制裁事件之后,由于失去民心,现任奥氏掌门人被迫出走M市,并带走了大量精锐部队,使得当地治安一度陷入混乱之中。之后,在UN的敦促之下,已经有反对派成立了临时联合政府,并有意在UN的支持下进行全国大选。
  
  N市,位于X国北部边境一带,山城,原北部大区首府,北邻R国。北部大区在二战之前为意大利的殖民地,二战之后,在统一浪潮之下,成为X国的一部分。实际统治者为当地的几大部落组成的联盟,由于长期受到奥氏家族的打压,经济发展缓慢,反抗情绪激烈,对奥氏家族的统治严重不满。奥氏逃离首都的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北部大区就宣布自治,目前已被名为“山地黎明”的反政府武装占领。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001 危机爆发

  蓝色的路牌有些破旧,白色粗体箭头指向前方,这里是X国南部的最大的海港城市、号称经济首都的D市。
  自打去年被经济制裁之后,在重重贸易壁垒下,X国的赖以生存的轻工业和旅游业便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大量的待出口商品滞留在港口的货栈内无人问津,众多的中小企业由于拿不到订单或者无法汇款而濒临破产,失业人数暴增,首当其冲的D市可谓是坐在了火山口上,股市暴跌的势头和民众的情绪一样高涨,继上周约有一万市民集中在中心广场抗议之后,紧绷的局势到了临界点。
  (此时,樱花大道上)
  “一堆废话。”
  被叫去开会的青报社长手冢国光和副社长大石秀一郎正驾驶着车匆匆往报社赶着。
  “什么局势稳定,形势良好,老百姓吃饱了撑得会在大雨里面站上一天么?全是冠冕堂皇的话,都欺负成这样了,上面的那些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就知道让我们媒体保持HX,简直是……”
  即便是老好人,被激怒了也会发火,一路上大石喋喋不休的骂着政府的无用。
  “大石,你太吵了,专心开车。”
  低沉而镇定的声音响起,手冢及时的发话制止了大石越来越激动的情绪,就在这个时候,前方远处突然传来了爆炸声,出了什么事情?手冢示意大石停车。
  只见前方燃烧的废轮胎放着浓烟,在樱花大道和的独立大街汇合的十字路口,大批军警挥动着警棍,驱赶着抗议的人群,与以往抗议时相对平和,双方基本处于僵持状态不同,本次的情况已经完全失控,伴着催泪瓦斯的白烟,有土制的燃烧瓶从抗议人群中被扔了的出来。
  不寻常,太不寻常了,眼前的一幕刺激着手冢的敏感的神经。“大石,倒档向右!”
  车子后迅速后退躲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中。
  “怎么了?手冢。”大石没有回过神来,手握着方向盘,不明就里的问着。
  “看来局势发生了变化,抗议已经不再单纯了,”手冢边说边调整手中的相机,迅速按下快门后,推开车门,便下了车。
  再近一些,再近一些,就能离真相更近一些,是谁打破了规则,是谁首先使用了暴力,又是让情况变得如此不可收拾?此时的手冢显然忘记了周边的危险,只希望自己的镜头能够记下真相的一瞬。
  “啪!”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掉了手冢手中的相机,相机坠地的同时,一队士兵将手冢围住,远处为首的男子,缓缓收起枪,向手冢走来。高大而坚挺的身体,沉稳的步伐,帽檐下的阴影挡不住凌厉的眼神,不屑的目光和淡淡的语气扫过地上的相机和一旁的手冢。
  “外国间谍还是狗仔队?”
  面对这样的情形,一般来说,当事人都会不知所措,但是对于曾经跟随导师经历过战地烽火的手冢,此时确是缓缓按下紧握的拳头和心中的怒火,挺直了腰板,坚毅的目光无畏地注视着对方,用手拍了拍胸前的挂牌。
  “我,是一名记者,不受雇于任何政治组织。”
  “哦,狗仔队啊,没事的时候叫的倒真是好听啊。”带着轻蔑的口吻,为首的男子缓缓扫过手冢胸前的挂牌,“到头来还不是软弱的家伙”。
  “那也比滥施暴力的畜生行为要好。”面对对方的轻蔑,手冢针锋相对。
  “你!”对方显然被激怒了,阴晴不定的语气开始有了波动,缓缓抬起了手臂准备下令。
  “等一下,真田!”正在对方手臂就要放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制止的声音,声音虽低和却不容置疑,手冢转移了视线看着制止者。
  看肩牌他应该是真田的上司,水蓝色的头发,相貌俊美,剑拔弩张的种紧张的场合下,柔和的表情居然能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当然,手冢不会放松警惕,并未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对方。
  “既然不是外国的间谍,那可以离开了,只是由于时局紧张,希望您还是不要来这里拍照了。”说罢,他抬起手,示意部下放手冢离开。真田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他微笑制止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手冢捡起地上摔坏的相机,迅速离开。前方自然是不能通行,只能绕道。路况不是一般的差,手冢和大石大约花了平时五倍的时间直到快到下班才回到了报社,一路上到处都是破碎的橱窗玻璃,漫天飞舞的垃圾和燃烧的报废轮胎。
  回到报社,手冢的心情差劲到了极点,他一言不发,看着手中的已经无法使用的相机,为自己的无为而感到羞耻,发生的一切就在眼前,说什么无冕之王,实际上连真相都无法触碰。看着面无表情的上司,大家都不敢说话,小心翼翼,生怕惹出什么乱子。
  “乾,查一下今天在独立大街行抗议的民众是哪些,如果是有组织的事件,各种论坛上会有征兆的。”沉默的手冢总算发话了。
  “好的,”乾一边回话,一边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舞动着,“已有报道,今天独立大街上的活动,主要是为了抗议征地举行的,组织者是居住在城南,由本地传统手工业匠人的构成松散联合体:不动峰。”
  听到这里,手冢开始迅速思考,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上面居然有人会做出征地这种脑残的决定。而对于不动峰的领导者橘桔平,倒是与他有过几次交道,此人刚强稳重,人品很好,是绝不可能做出诸如投掷燃烧瓶的鲁莽行为来,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今天的事态一发而不可收拾?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002 祸起萧墙

  (冰帝财团,九号官邸,迹部景吾名下)
  自打迹部带回了董事会决议之后,这群刚刚进入冰帝的年轻精英们就陷入了集体的沉默,也不知道今天刮的是那股风,董事会居然决定,抢下城南那块地,建立一个度假村。当然,对于财大气粗的冰帝财团而言,买块地,盖上几栋房子,这都是微不足道,至于修个度假村,对于本来就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之一的X国而言更是正常。
  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X国正在受到经济制裁!
  时局动荡,物价飞涨,失业暴增,说不准什么时候这D市的经济就会崩溃,偏偏这会儿大动干戈地修渡假村,谁信啊。就算冰帝集团不考虑市场回报,这钱就当扔出去做慈善事业了,那在全球各大财阀都在低调行事关头,冰帝跳了出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面临被各大势力联合绞杀的命运。
  客厅里的落地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气氛相当的压抑,手敲键盘一脸愤怒的向日岳人终于憋不住了,站了起来,开始咒骂:“可恶,可恶,董事长是老糊涂了么,居然做这样的决定!”
  “岳人,不要太激动。”一旁的忍足侑士及时出声制止了同事不理智的行为,站起,按下他的肩膀,郁闷的岳人只好重新坐回沙发,扭头看着坐在正中,手拿高脚杯,一脸阴沉不定的迹部景吾。
  忍足侑士拍了拍岳人的肩膀,权当安慰,抬头看着迹部,有些不解:“小景,对于董事会以作的决定,你有什么看法?”
  迹部倒也不卖关子,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爷爷不是糊涂的人,只是年事已高,难免力不从心,父亲主要分管欧洲片区,并未在国内,这次收购是三叔的一意孤行,任谁也劝不了。”
  “哦,道三先生乃精明之人,想来不会做吃亏的生意的,我看咱们也不用在这里乱操心。”忍足听了迹部的话,不疼不痒地评论了一句。
  迹部白了一眼一旁的忍足,笑了笑:“你小子是装吧,本大爷看三叔这次是精明过头,太贪了,一不小心把冰帝在X国的部署全打乱了。”
  “我知道,像你这样雄心壮志的人,个把度假村是看不上眼的,那块地邻接港口,东南过了公海就是刚刚被NATO收拾了的Y国。”
  冰帝第一天才的眼光果然是一针见血,迹部赞赏的看了看忍足随即皱了皱眉头:“恐怕是的,有了度假村当幌子,又有重要的港口,到时候真动了手,倒也能有实力在各方间左右逢源,到时候估计租金一定不会便宜。”
  “以这样的投入产出比来计算,那不挺好的么,迹部大哥,你为什么反对这个决议?”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日吉若终于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话。
  “唉,”迹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与政府合作是来钱快,但是风险也大,尤其是现在X国的政府正站在风口浪尖上,冰帝何苦趟这浑水。万一,”此时的迹部顿了顿,放缓了声音“万一搞不好,真改天换地了,现在冰帝名声就被搞的太臭,必然是被清算的第一批靶子,身为迹部家的继承人,本大爷必须负起责任。”
  迹部站起,对着一旁的桦地说了一声:“这会儿亮子他们也该回来了。去看看,桦地。”
  沉默的桦地打了一声“是”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宍户和凤走了进来。
  此时的宍户亮是满身的伤痕,一脸黑线,反倒是跟在后面的凤比较淡定。
  在场的人见状都是大惊,岳人连忙从沙发上跳起来,跑了过去,一把拉住宍户:“亮子,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搞得这么狼狈?”
  无奈宍户死活不肯说话,大家都很着急,此时迹部发话:“从早上开始,你们两个不是去城南的板石街,暗中跟进那帮工匠们的抗议活动了么?就算有冲突,以你们俩人的水平,见了冲突,就赶紧开溜,也不至于如此啊。”
  “唉,”一旁的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今天的情况不太一样,本来是抗议活动还算正常,我和宍户大哥打算跟着人群混上一会儿,如果没事就回来的,结果路过樱花大道和的独立大街汇合的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有人从人群中扔出了土制的燃烧瓶,然后警方就投掷了催泪弹,混乱中,幸亏我们腿脚快溜了。”
  “那你们又是怎么受的伤呢?”一旁的岳人又关心的问了一句。
  “切,真是逊毙了。”一言不发的宍户亮此时终于开了口。“因为局势发展太过突然,我和长太郎又回到了板石街,打算再打听打听,在一家便利店用冰帝金卡准备结账,谁知到那个看店的红毛小子一看我们是冰帝的人,就立马动了手,还说什么‘要不是你们从中捣鬼,扔了燃烧瓶,橘大哥也不会给打伤’什么的。”
  听到这里,众人陷入沉思,看来今天的冲突相当严重,与以往示威性质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同,最关键的是,新闻发布会还没开,板石街的工匠们就知道了始作俑者是冰帝,这点觉不寻常。
  “看来情况紧急,本大爷必须趁周一新闻发布会之前,让三叔断了拍那块地的念头,把这烫手的山芋扔出去。”迹部最终下了决定。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忍足问出了下一步。
  “桦地,备车,看来今天有必要去城南走一趟了。”
  桦地此时去准备出发,夜色,降临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003 关键人物

  (傍晚,城南,板石街)
  这是一条古老的街道,不久之前,还是D市旅游业的招牌,不少的游客从世界各地而来,只为这里淳朴的民风和流传了几百年令人惊叹的手工艺品。本应是热闹的傍晚时间,一路上却行人稀少,商户餐馆依然开门营业,但是看起来生意却没有那么好,堆砌的沙袋后面,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着一些重要地段,警惕的环视四周。
  手冢带着桃城和越前,步行在青石铺成的街道上,穿过茶水、食品小贩的叫卖声,桃城和越前想对路过的行人进行随机采访,却遭到了部分人的拒绝和警惕。
  “这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风波暂时停止了,但是经过了白天的危机,街坊们已经失去了安全感,总害怕再发生不好的事情,害怕再有生人来捣乱,让我们的屋子被收了去。”看着不知所措的桃城和越前,一位卖茶水的老婆婆好心地向他们解释。
  “呐,婆婆,我们也不住在这里,你不怕我们么?”听了老婆婆的话,桃城若有所思地问。
  “呵呵,你们啊,比我家的孙子都差不多大,看上去都挺面善懂事的,都是好孩子,不像前几天来那几个小混混,看着就不像好东西。”说到这里,老婆婆便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手冢摆了摆手,示意桃城和越前继续走,穿过两条小巷,是一家手工铺子的门口。
  “打扰了,橘先生在吗?”手冢停了下来,冲着里面喊了一句。
  “我是他妹妹橘杏,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一个年轻的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手冢连忙递上了自己的证件,表明来意,一听是来采访的,橘杏立刻提高了警惕:“你们来干什么,哥哥已经受伤了,先是迹部家的大少爷,又是青报的狗仔队,为什么都是欺负我们这些普通的百姓,为什么没人赶去触碰那些施加暴力的人?!”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高,随之开始颤抖,手冢的手僵在空中,不知道怎么回答和安慰眼前这个可怜的女孩。
  就在这个时候,巷子对面便利店里面跑出了一个红发小子,一边喊着:“你们想对小杏干什么?”一边挥动起了拳头冲了过来,速度很快。
  眼看自家社长要吃亏,桃城箭步上去,伸手一把挡住了挥来的拳头,看着对方愤怒的表情,桃城倒是很镇定:“我说这位兄弟,冲动是魔鬼啊,是魔鬼啊。”
  “你!”看着桃城,红发小子愤愤不平地收回了拳头,挡在橘杏的前面,看着手冢一行人,正准备说话,这时候,里面传出了低沉而有力的声音:“阿明,别吵了,让他们进来吧。”
  跟着橘杏和这个叫神尾明年轻小伙,手冢一行走入了铺子后面的院子里面,院子不大,被收拾的一丝不苟,屋檐下的木架上整齐的排列着各种手工制品的成品和半成品,院子中间的木椅上,一个笔直的身影,利索的短发,坚定的眼神,不是橘桔平是谁。
  “哟,好久不见,手冢国光!”倒是橘先打了招呼,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几把木头椅子,又指了指自己打着石膏的右腿,无奈的笑了笑,“随便坐吧,不必客气。”
  “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不过看上去你精神还不错。”手冢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桃城和越前也跟着坐了下来,神尾则自己从一边搬来一把凳子,坐了下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众人。
  “还好还好,单刀直入吧,你是为了白天的事情而来吧。”虽然用了疑问的句式,橘的口气却不容置疑,“而且,问题一定是,我们抗议的时候为何使用了过激手段。”说到这里,橘停顿了一下,“这过激手段,真不是我们不动峰的人干的,这一点请不要怀疑。”
  说到这里,一旁的神尾立刻站起补充:“我们不动峰的匠人们,虽然是凭手艺吃饭的粗人,也都是遵纪守法的,绝对不像冰帝那帮无耻之徒,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
  “阿明,没有根据,不要胡说!”橘厉声制止了神尾的话。
  一旁的手冢随即开口:“冰帝,这件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手冢,我也知道你是记者,要保持公正的立场,所以我下面的话有一些仅仅是个人的猜想,请你不要介意。”
  看着橘如此尊重自己的立场,手冢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是上礼拜的事情了,有几个人来我这里,操一口不知哪里的口音,自称是替冰帝集团办事的,看样子不是太友好,说我们这条街就要被征用了,叫我们不动峰的匠人们识相点,不要闹事,要是闹事了,必然有亏吃,我怀疑今天出的那些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捣的鬼。”
  “你是说,他们有人后来混在了抗议的队伍中,在关键的地点投出了燃烧瓶?”
  听了手冢的话,橘点了点头,随即陷入了沉思,“怎么了?”
  “要是光这样,这有钱人的把戏,我倒是都能理解,奇怪就奇怪在,你们来之前,又有几个自称是冰帝的人来了我这里,打听今天白天的事情。”
  “橘前辈,那些人不会是来封口的吧,那你岂不是有危险了?”一旁的桃城和越前听到这里不禁问道。
  “我看不像,”看着后辈关切的眼神,橘笑了笑摆了摆手,继续说:“那个领头自称姓迹部的家伙,虽然口气大得很,但是听不出恶意,旁边那个沉默的大汉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问了跟你差不多的问题,就走了。”
  听到这里,手冢心里倒是有了七八分底,看来和先前猜想的差不多,现在唯一需要知道的事情是,这个刚刚走掉的迹部到底是什么意思。
  手冢起身,打算离开,走之前,还是很担心橘的安全,劝他暂时搬离这里,等时局安定了再说,橘则是淡定的笑了笑:“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里以手艺为生,必须守在这里,不走。”
  怀着心中的敬意手冢带着桃城和越前准备返回报社,就在离开店铺的同时,院子后面街道上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004 线索相交

  听到之后,所有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返回,和后院一墙之隔的后街上的一辆汽车爆炸了,波及了周围的院落。小院之中,一片狼藉,随着倒下的木架,那些原本整齐排列的物件们被抛的到处都是,橘因为受伤行动不便,被倒下的架子砸到了伤腿,伤势顿时加重。
  “谁,谁来救救哥哥!”杏的声音在震荡的空气中颤抖着,身边只有手无足措的神尾。
  返回的手冢并没有去安慰惊慌不已的两人,只是径直走到橘的身边,蹲下身体,用手拍了拍橘的肩膀,关切的声音。
  “喂,还能振作吧?”
  橘咬紧了牙,皱着眉强忍着痛,点了点头,随即,手冢指挥一旁的桃城和越前从倒下的木架上拆一根合适的木条,再回头看了看杏。
  此时的杏因为哥哥的反应而镇定下来,手冢问:“家里有布条一类的东西吗?”
  杏点了点头,跑到院子角落,从橘的工具箱中翻出一卷了用于手工制作的白布带,递了过来,手冢检查了一下橘的伤势,石膏没有破裂,那么就是说伤腿可能有了新伤,没办法,先全都固定吧。
  当务之急是将橘送往医院,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21:23,22:00开始宵禁,这里是城南的老城区,本来距离医院就很远,再加上现在局势紧张,想叫救护车来,简直是不可能。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嚣张跋扈的声音:“让本大爷来送他去吧。”
  手冢抬起头,只见来人年纪跟自己不相上下,紫灰色的短发嚣张翘起,右眼角有一枚泪痣,华丽而妖媚,白色的风衣,紫色的丝绸衬衫,剪裁良好西裤和那看上去就很贵的鞋,一副明星做派无不显示这位仁兄优越的背景。
  看到这里,手冢也只是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阁下是谁?”
  面对这样的问话,迹部倒也不介意,只是回答:“本大爷是冰帝财团的迹部景吾。”说罢,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橘,“搬走,桦地。”
  迹部身后的大汉答了一声是,扛起橘便走,此刻,一旁的神尾不干了,冲上来拦住了去路:“冰帝的,你们要把橘大哥怎么样?难道要杀人灭口么?”
  迹部不耐烦地扫了一眼神尾,还没有发话,倒是一旁的手冢对着神尾说:“请相信他。”面对神尾游移不定的眼神,手冢沉下声音,坚定无比的语气,“如果他真是冰帝的迹部,那么这个时候,能救橘的人就只有他了。”
  “就是就是,”一旁的桃城和越前也走过来,拉住神尾来帮腔,“我们社长看人准得狠,请相信他吧。”
  神尾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手冢,然后默默的把身体移开。
  迹部带着扛着橘的桦地走出了门。手冢回头看着越前和桃城,再看看一地的狼藉,“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你们两个就留下吧,一来局势动荡,路上不安全,二来还能照顾一下他们,虽然用中立的观点记录世界是我们的职责,但是作为人,总归不能,见死不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