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机战王(13)

机战王(13)

时间: 2016-03-24 08:15:33 作者:遗帝


  “草,你能拿我怎么样!”林焰嘲笑道,又是几道光束射出,将暗黑蛇蛛另一边的长腿也轰掉。还没有恢复过来被轰碎腿的暗黑蛇蛛顿时只剩下一个身躯死死的躺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

  嗷呜,暗黑蛇蛛痛苦的叫着,长达三十米的巨大蛇尾疯狂的甩动着,想要将空中的希望高达抽的粉碎。却是连林焰的一根毛也弄得,反而将身下的高楼给拍塌了下去。

  林焰戏谑的看着崩塌了两层楼房而掉下去的暗黑蛇蛛,露出玩味的笑容。看着怪物又从崩塌的楼房里跃了出来,更是猛的扑向了自己。

  林焰冷冷一笑,纹丝不动的立在空中。

  噗,猛扑而来的暗黑蛇蛛同时喷出一道血红的蜘蛛网,蜘蛛网笼罩上百米的范围发出点点血光就要将希望高达罩住,令它无法逃脱。

  暗黑蛇蛛作为一只一级的原核原核怪物,所拥有的智慧也是想到不低的。

  林焰双眼冒出寒光,就在血红的蜘蛛网将要罩住他,暗黑蛇蛛扑到之时。希望高达猛的腾空而起,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下一刻,希望高达已经出现在怪物的眼前。

  希望高达抬起一只腿,钢铁铸成的机械腿快速的踢出。碰,希望高达一脚踢出,暗黑蛇蛛惨叫一声的倒飞出去。身躯直直的落向地面。

  “太弱了....”林焰喃喃道,几道光束射出,精准的将还在坠落的暗黑蛇蛛轰击成碎片。

  被希望高达一脚踢蒙掉的暗黑蛇蛛还没有回过神,整个身躯便是化为碎片,鲜血长流,洒满天空。随着暗黑蛇蛛的碎片洒落,一颗晶莹剔透的晶石在空中跳动,不规则的圆形散发着点点白光。

  暗黑蛇蛛的原核....

  “就是你了。”林焰眼睛一亮,希望高达快速飞去。在临近原核时,一把长达二十多米的斩舰刀快速劈下。咔嚓,散发着白光的原核被斩舰刀轻易的斩碎了,化为能量消散在天地间。

  “唉唉,一级的原核怪物也太不禁打了。”林焰不满的说道。

  这只一级的暗黑蛇蛛相比林焰之前遇到的四级死亡之虫以及它的令一形态四级的巨龙,自然是弱的不行。毕竟相差了三个等级,那可不是说说就能超越的。

  不是一级的暗黑蛇蛛太弱,而是林焰太强。要是换成老式的枭龙机体,换个机师,能不能干的暗黑蛇蛛还不一定呢。

  “唉唉,这么差劲。才过一分钟就被追上了。”希望高达屏幕上,一只零级的怪物孟的一扑,顿时将来不及躲开的一个幸存者撕的粉碎。

  噗噗,连续几道光束射出,一瞬间把就要冲进幸存者里面的零级怪物炸的稀巴烂。希望高达俯冲而下,轰的一声落在幸存者的后面,将丧尸群拦住。

  呲拉,希望高达挥动斩舰刀,一条巨大的沟壑在火花中出现,往前猛冲而来的丧尸纷纷掉落了进去。

  噗,希望高达一个旋身,长达二十多米的斩舰刀横扫而出,挥动的角度达到了两百七十度。疯狂奔涌而至的丧尸和零级怪物都在一刀之下被斩成两截,连同大道两边的房子都被劈出道道痕迹。

  “哼,”看着还是不顾一切疯狂攻击来的丧尸,林焰冷笑一声。希望高达也猛的向前冲去,斩舰刀挥舞,一刀一刀的劈砍。时而一个横扫而去,挤满了整条大道的丧尸和零级怪物纷纷不甘的倒下。

  “椰,我们有救了。”幸存者欢呼着,在希望高达刚一落地时,他们便是知道。

  “你玛,这是啊,真他玛猛。狂砍一条街。”几十个幸存者都是呆呆的看着前面那个在身上群中冲杀的机体。

  “这他玛,我不是在做梦吧。也太疯狂了吧。”一个幸存者傻傻的问旁边的人。

  “我草,痛不痛啊。”旁边之人狠狠的甩出两巴掌,将在做梦那人抽了个七荤八素,心里暗道:“真的他玛的爽。”

  “好痛啊,看来不是做梦了。”被抽了两巴掌那人疑惑的摸着都肿起来的脸,随后便是醒悟过来“草,你玛的干嘛这么用力打我。”

  “是你叫我打你了啊。”

  “来,让我抽你两巴掌,看看你是不是在做梦。”被打的那人很不服气。

  “不行,我清醒的,没有做梦。”另一人死活不肯,顿时两人在那里推来推去,纠缠在了一起。

  在他们的对面,希望高达横冲直撞,钢铁铸成的身躯根本就怕小小的丧尸。一把斩舰刀一起一落,十八米高的希望高达仿佛擎天的战神,冲杀在丧尸群里。

  五分钟后,所有的丧尸饿零级的怪物都被斩杀,正条宽阔的大道横尸遍地,血流成河,数千只丧尸和零级怪物的尸体一直排到一公里之外。

  希望高达全身沾满了鲜血静静的横立在那里,点点碎肉还自高大的身躯上满满滑落。斩舰刀插进地面,立在身前,希望高达仿佛浴血的战神傲视着对面的幸存者。

  “这里是大华夏第一机动大队,特别行动组,希望高达。幸存者们,你们可以去我们新建的希望之城,就在黄河的另一边。”林焰看着惊呆了幸存者说道。

  “恩,好年轻的机师。”幸存者里,有个身形高大,十分威猛的中年人说道。他从林焰的声音里判断出林焰是个年轻人。

  “队长,希望之城,我们要不要去。”有人问道,看来这个威猛的中年人是这群人的老大了。

  “希望之城,好像听说过。以前还以为是假的,现在看来是真实的存在。拥有的力量还很强大。”那个队长说道,他沉思了一会“当然要去,现在的怪物越来越厉害,这样下去,我们迟早顶不住的。”

  “年轻的机师,你能带我去希望之城嘛?”这个队长对着希望高达大声的说着。

     坐在驾驶舱里的林焰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是看到他的嘴巴在那里动啊动的。林焰轻轻一笑道:“我还有事情,不能带你们过去。我会通知希望之城,让他们来接应你们的。”

  “预言号,这里是希望高达,收到请回复。”林焰打开通讯器,呼叫着母舰。

  “林焰,什么事。是不是找到雪舞了。”里面传来武帆的急切的声音。

  “不是的,武叔,我在这边救了几十个幸存者,想让你们来接应一下。”林焰无奈的说道,他也很想快点找到燕雪舞。

  “好吧,你把位置传回来。”武帆回道。

  “你们就在这边藏好了,希望之城的人很快就回来这里的。”林焰将位置传了回去,又交待了这群幸存者后,便驾驶着希望高达远远的飞去,目标便是这座城里的一个大型基地。

  “唉,怎么就走。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等?”看着希望高达利索的走人,幸存者中一人问他们的老大。

  “就在这里一天,如果没有人来,我们再另做打算。反正丧尸都被刚才的机动战士灭杀了,暂时也安全。”那个队长说道:“走吧,我们去找安全点的地方休息。”

  一群几十个幸存者跟着他们的队长走去,消失在街道间,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只留下那满地的碎肉在发臭。

  “真是奇怪了,刚才那些幸存者怎么都是男的。”希望高达快速的飞着,林焰喃喃自语。

  刚才那群幸存者里面一个女人都没有,这倒是很奇怪。末世来的虽然很猛烈也很突然,幸存下来的女性也不可能少的,至少不会像这些人一个也没有。毕竟,末世病毒是无差别攻击的。

  林焰甩甩头,将心里的疑惑抛去,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去管他。这是他一惯的作风。

  “恩,到了。”希望高达停了下来,静静的浮在空中。林焰打量着下方,这是一个很大的军事基地,原先是属于一个大军区的分区。

  基地占地面积很大,楼房不是很多。大部分的地域都是草场以及平地,全是平日间部队们用力训练用的。基地里面到处都散乱的装甲车,卡车,以及军用的直升机。

  这里曾经是国家神圣威严的地方。现在却悄无人迹,只有许多的丧尸在里面徘回。

  希望高达慢慢的降低高度,直到距离地面几十米才停了下来。它飞进基地里,地面上的丧尸纷纷抬头嘶吼,有的甚至跳了起来想要抓住希望高达。

  “咦,这里有机动战士。”希望高达一步落下,林焰看着倒在仓库旁边的两架机体,顿时来了神。这两架枭龙机体倒的很有造型,不注意还真是发现不了。

  几只丧尸猛的扑来,林焰鸟都不鸟它们,希望高达一脚便将它们踢的粉碎“恩,有血迹延伸到了仓库里。”

  “不会回是雪舞在里面。”看着一直延伸到仓库里面的血迹,虽然已经干涸,林焰也是兴奋了起来。

  这个机体既然有机动战士,那么就代表了有能够为机体补给能量的装置。在这片大陆上,有这种装置的地方可是不多,冰雪高达很有可能在里面的。

  “雪舞,雪舞....”林焰叫喊着,声音通过扩音器在机动里回荡“希望高达没有感应到能量源,冰雪高达的信号也没有。难道离开了。”

  仓库里面漆黑一片,阴森森的气息从里面传出来。末世降临已经两年,虽然基地没有遭到破毁。因为无人管理,电早就停了,即便是备用电源也不可能支持这么久的。

  “恩,还是进去看看为好。”林焰扫视了周围,除了刚才杀死的丧尸外也没有其他的丧尸。确切的说,是全死光了,基地里到处都是腐烂的肉块,在林焰到来之前就被干掉了。

  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希望高达钢铁身躯慢慢半跪在地上,一只手臂伸出同时展开手掌。随后林焰打开机体外部的照明设备,打开舱门几个跳跃便是来的地面。

  希望高的探照灯斜着照进了仓库里,里面顿时一片光明。林焰掏出手枪,猫手猫叫的跑进仓库里。

  仓库很大,是用来停放机动战士,里面很是宽阔。“啊,玛的这么倒霉。”林焰很快就跑到了仓库靠后部的位置,里面光线比较暗。他一脚将一个丧尸的头颅踩碎,腥臭的血红液体弄脏了他蓝色的裤子。

  林焰靠在一架机体的旁边瞄着仓库里面更加黑暗的地方。地面上隐隐可见被打死而散落的丧尸,林焰静静的听着,双眼更是发出点点红芒,顿时里面的景象清晰了很多。

  “什么也没有,都死掉了。”被丧尸咬伤后,林焰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前几天的丧尸围城中,超级基因爆发后更加明显。即便是在黑暗中他也能看得清楚,计算是一根针落地他都能够听到。

  哒哒,脚步声在寂静的仓库里回荡,林焰举着枪快速的往最里面走去。很快,他就到了。

  仓库的最里面,其顶棚有一个巨大的破口阳光从口子里射进来,将里面照的明亮。在破口的下方,少了两架机体,很明显便是仓库外面那两架了。

  而在中间位置则是一个控制台,上面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

  林焰走过去查看一番“这里被人动过,还是不久前的痕迹。”林焰心头一喜,转头看向那少了两架机体的地方,那里同样有着被移动过的痕迹。其中一个能量补给装置还倒在地上。

  机动战士是靠电能驱动的,电池没有了电就必须要充电才能维持机动战士驱使。希望高达和冰雪高达同样也是使用的电能。

  “应该是雪舞来过,冰雪高达补给完后又离开。”林焰再次的搜索了一番,再没有发现有用线索。

  “唉,雪舞你到要干嘛。又去了哪里。”林焰无奈的摇头,刚有了一点点线索,却随着冰雪高达的离开而断掉。

  “在到其他地方看看。”林焰一甩头,快速的王仓库外面走去。因为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没有几分钟林焰就回到希望高达。

  “不是吧,我才出来多久啊。”林焰抬头一看天上的太阳早已落下了西天一大半。他一看通讯器,都到下午三点了。

  不知不觉,林焰出来已近是一整天了。

  “再到黄河边看看,说不定雪舞会去看日落的。”林焰轻轻一笑,这样想着。他可不会这样就放弃,就算是用再牵强的借口他也不在意。

  武帆说过,天黑了他就要回希望之城。现在离太阳下山也没有多少时间,但他不想就这样放弃,或许真像林焰想的那样,燕雪舞正在黄河边看风景呢。

  “等有时间,再来把这里的资源和机体运回希望之城吧。”林焰看了眼下方的基地,自语道。想到武帆说过希望之城能源枯竭了,这里没有遭到破毁,正好能解燃眉之急。

  希望高达红蓝色机身快速远去,眨眼就将基地抛在了背后。而在林焰刚刚离开,基地里面,一根血红的触角钻出地面。

  血红的触角在空中舞动着,身体上的吸盘不断蠕动着,像是在呼吸空气。其末端的狰狞嘴巴一张一合,锋利的牙齿闪动着寒芒。

  死亡触角....

  林焰要是没有离开,看到这根血红的触角一定认得这是死亡之虫专属武器。是死亡之虫的招牌打手。

  下一刻,血红的触角缩回地下,消失的了无踪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夕阳西下,火红的太阳映红了半个天际,原本血红的世界更加红艳。像是上了一层厚厚的颜料。

  残破的城市中不时冒起阵阵浓烟,夕阳中丧尸,怪物齐齐吼叫。整片大陆都是怪物的乐园。

  黄河之水仿佛从天际流下,浩浩荡荡的奔涌向东方的无垠大洋。奔涌的河水蜿蜒的横卧大地,像一头巨龙在咆哮。

  黄河之边,一架红蓝色的机体像巨人般静静的横立着,任由如血的残阳照耀在高大的身躯上。奔涌咆哮的河水溅起朵朵水花,冲刷着它的身躯。

  希望高达高大的身躯下,林焰看着天际即将落下的残阳。任由水花喷溅在身上,不为所动“雪舞,你到底去了哪里。”

  林焰追逐着燕雪舞的足迹,找到了另一个基地。那个基地一片狼藉,所有的建筑都被破毁殆尽。那里发生过激烈的大战,连大地都被打碎了,到处是烧焦了的土地。

  林焰知道那是冰雪高达的超高脉冲炮的炙热能量造成的。刚刚到达那个基地,发现烧焦了土地,还有那强烈的战斗痕迹时,他一阵激动。

  他猜的不错,燕雪舞确实来到过这里。这让他心中涌起一股期望,但在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基地里寻找一番过,林焰失望无比。

  燕雪舞留下被打碎掉的大地以及在散发着恶臭的怪物尸体飘然而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大战这么激烈,难道雪舞遇到了原核怪物。”林焰喃喃自语,他很担忧。

  一般的丧尸和零级怪物不可能对冰雪高达造成威胁的。连大地都被打碎了,必定是遇到了强横的存在,在这片大地上,也只有上了等级榜的原核怪物才有这个能力。

  “雪舞,你在哪里,快回来吧。”黄河之边,林焰大声吼叫着“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回应他的只有黄河奔涌的河水拍打着河堤的咆哮声,燕雪舞根本不可能听到的他的心声。

  良久,黑幕降临,仿佛垂暮之年的残阳一下子从远方的天际消失,掉落进无垠的大洋中。林焰回到驾驶舱,扫视着四周逐渐便得昏暗的大地。

  昏暗中,在这黄河的悬壁之边,寂静的可怕。这里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就连丧尸和零级的怪物也不愿意到这里。这里没有他们所要的食物,不小心掉落进汹涌的黄河中绝对无法生还。

  丧尸和零级的怪物也有智慧,他们深知这点。

  “林焰,找到雪舞没有。”武帆的声音在驾驶舱内响起。

  “武叔,我没有找到雪舞。她可能遇到了麻烦。”林焰回到,他还看着昏暗的天际,一点回去的意思也没有。

  “恩,没有见到雪舞的踪影就代表她还好好的活着。你也别太担心,她也很强的。”武帆沉思一会,安慰道。

  “快回来吧,黑暗中太危险了。”武帆叫道,他不想林焰遇到什么麻烦。

  黑暗中很危险,即便是驾驶着机动战士,也只能靠机体的监视器感应怪物的方位。对人类来说确实很不利,而,原核怪物却黑白通吃的存在,行踪鬼没。很好搞偷袭。

  危险的黑暗中,燕雪舞一个人更加危险。

  “好吧,武叔。”林焰甩了甩头,无奈的回道。虽然他很担心燕雪舞的安危,也恨不得马上就找到她。可他答应了武帆,天黑了就回去的。

  呼,一道光芒划破昏暗,希望高达冲天而起越过黄河飞往希望之城。他飞行的高度不高,一座做高楼大厦被甩在了身后。

  一路飞过,在昏暗残破的城市中,林焰发现了许多热源。热源很微弱,不是枪械的发出,也不是战斗的热源。林焰知道,那是末世中,幸存者在丧尸横行的城市里还存在的证据。

  黄河之边,两百多公里处,希望高达浮在空中。林焰静静的看着下方,点点杀意在眼中跳跃:“母巢嘛,终有一天我会灭掉你。”

  横卧大地,占据了整个城市的母巢庞大的难以想象。黑暗中,覆盖大地五六是公里的母巢像一只随时都会醒来的洪荒巨兽。

  空中的林焰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母巢跳动的脉搏,强劲有力。像那奔腾的黄河之水,生生不息,源源不绝,仿佛能够摧毁一切。

  母巢四周寂静无比,没有任何的响动。一切生物都已经死去,丧尸,零级的变异怪物都不敢靠近。这里仿佛是一个禁区,就连原核怪物也不敢随意的活动。

  “咦....”就在林焰准备要离去时,驾驶舱内的警报突然的响了一下,又停止了。林焰本能的向着母巢看去。

  地下的庞然大物,母巢。依旧安静的沉睡着,强劲有力的脉搏在跳动。它薄薄的保护壁流动着点点血色光芒,却是没有波澜。

  “怎么回事,”林焰看着下方安静的不成样子,依旧沉睡着的母巢惊异道。

  “感应器明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的。”林焰冷冷的看着母巢,难道是母巢在耍什么花样。

  林焰警惕的看着母巢。良久,母巢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好像根本不知道林焰的存在或是没有将林焰放在眼里。都懒都空中的林焰。

  “难道是雪舞....”林焰沉思着,普通的东西,希望高达的感应器根本就不会有反应的。既然母巢没有任何攻击的趋向,就是冰雪高达的信号了。

  “雪舞,雪舞。我是林焰,你能听到嘛。”想到可能是燕雪舞,林焰一喜,赶紧对着通话器叫喊着。

  一遍,两遍,三遍.....林焰不知道呼叫了多少遍,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像是根本就不存。

  林焰很失落。刚刚有了一丝期望,却是在呼叫了无数遍后被无情的击碎。

  “雪舞,无论你去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林焰默默的说道,他看了眼依旧在沉睡的母巢,冷冷的道:“母巢,我还会在回来的。”

  在刚才的一瞬,林焰有一丝感觉。燕雪舞就在这个地方,在母巢里面。这种感觉很淡,一闪即逝。

  此时,天际已经全部暗淡,黑暗完全的包裹着这个世界。一道光芒划破夜空,快速闪动下便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

  希望之城,基地里....

  “林焰,你没事吧。”预言号舰长室里,武帆看着对面的青年说道,:“你救下的那些幸存者已经接应回希望之城了。”

  “武叔,我,我没有找到雪舞。”林焰有些难过,出去了整整一天,却是无功而返。

  “雪舞是个倔强的孩子,她若不想回来,你找了她也没有用的。”武帆安慰道,他知道林焰很担忧,也已经尽力了。

  “可是...我今天看到了激烈大战烧焦的痕迹。那是雪舞留下的。”林焰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冰雪高达的机体没有留在那个基地,说明雪舞战胜了危机。你应该为她高兴,她很倔强,她也想变强。”武帆像一位长者,他拍着林焰的肩膀,

  “恩,我知道了武叔。雪舞一直都很强的,我知道。”林焰甩甩头,轻笑道。

  “恩,对了。你今天救下的那群幸存者以前是部队的,现在被安排在基地。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们会将他们从新编都守城部队里去。”武帆也笑了笑,告诉了林焰关于那些幸存者的事情。

  “我说嘛,都是男的连一个女的都没有呢。”林焰诧异的说道。

  一群大兵在一起,当然是没有女的。即便有女兵,不注意还真的是发现不了的。

  “好吧,武叔,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休息了。”林焰和武帆说了一些今天遇到的情况,就要走人了。

  “恩,你回去吧....。”武帆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林焰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那扇还没有完全关闭的门在轻轻摇摆。

  

     世界每天都在变化,只有宇宙中遥不可及的太阳像是永恒。

  一大早,阳光便是穿透层层血云照亮了这个大地。即便是地球遭了大难,太阳也是准时到来,永恒不变。

  希望之城,基地....

  预言号里,年轻的船员们一阵扫骚弄后整整齐齐的排在一起。眼睛直视着前面,等待他们的舰长武帆的训话。

  “唉,那个谁,你在干嘛。”武帆瞪起两眼,怒视着站成几对的船名,不爽的说道。

  船员们你看看我,我看你,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草,那个胖子,就是说你。就是你了,注意你好久了。”一个年轻的声音自船员里面传出,林焰指着一个胖的不行的船员骂道。

  “玛滴,林焰握要揍你啊。”那个胖子不满的交道。

  哈哈,船名们都大声的笑着。就连几个女孩子都笑的花枝乱颤,苏佳看了眼轻笑着的林焰,脸蛋更是红了一片。

  “好了,笑个屁。都给我站好,你们看看像什么样子。”武帆怒骂道,这群年轻的船员也太不像话了。

  “咳咳,今天我们要去执行重要的任务。可能好些天都回不来的。”武帆扫视了一眼笔直站着的年轻船员们,又指着其后面的人道:“这是我们希望之城的最高司令,贺国民司令。他知道你们要出任务,特意来看看大家。”

  大家都只是静静的听着,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他们都见过好多次了,也没讲这个贺司令放在眼里。

  林焰闻言却是随之看去,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来,一身军装笔直挺立,左上角还挂了好就枚勋章。林焰扫了一眼便知道是个师级的军官。

  “年轻的船名们,因为你们的到来,我们希望之城更加强大。你们都是大华夏英勇的战士,这次你们的任务很重要....”贺国民见船员们没有鼓掌欢迎的意思,尴尬的笑了笑,想要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对了,听说驾驶希望高达的是位年轻的机师。上次还大杯了四级的死亡之虫和巨龙,想必在吧。”贺国民转移了话题,笑着说道。

  听贺国民这样说,船员们都看向站在第一排最旁边的林焰看去。羡慕,自豪都写在脸上。

  “想必你就是希望高达的机师吧。”贺国民看着林焰,惊讶道:“林焰是吧,确实很年轻,前途无量啊。”

  “谢谢贺司令的称赞。”林焰轻轻一笑,并没有太在意。

  “恩,林焰,从你们第一天都希望之城,我就听说了你。甚至在你们下来之前,总部已经传来了资料。年轻人,好好干,大华夏需要你们的努力。”贺国民满意的点头。这些船员们都没有给他好脸上看,林焰却是给了他几分面子,当然满意。

  “好了,贺司令。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按计划进行了。我们走后,希望之城就全靠你们了。”武帆向前一步,沉声道。

  “恩,武将军放心吧,希望之城绝对没有事情。还请放心,上次只是个意外罢了。”贺国民有些不满武帆打断他的说话,却是没有表现的不悦。他虽然是希望之城的总司令,可是武帆的级别比高太多,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贺国民说完带着他的部下快速的下了预言号,他转身看了眼预言号,露出不满之色“哼,这些人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预言号里。

  “什么嘛,有武叔在,那里还需要他来做什么指示。”贺国民贺他的部下刚走,年轻的船员们就不满的说道。

  “就是啊,连建好的城市都差点守不住。还好有我们的希望高达大杀特杀,要不城就被毁了。”刚才被林焰骂的胖子声音最大了。

  他们 这些年轻的船员,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人物。在宇宙中还经历了重重考核才获得了上预言号的资格。他们都傲气的很,除了舰长武帆还有宇宙中的几位大佬外,他们可谁的不服的。

  武帆,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一手将他们训练出来,是这些年轻船员们最敬服的人。

  “别吵,你们这些兔崽子。本事没学到,反到是出来一身的傲气啊。”武帆气的不行,大骂着。

  “武叔,我们说的都是实话。有你在哪里轮到他来扯淡。”付乾一脸得意的叫着。

  “就是武叔,我们就服你。”其他的船员跟着起哄。

  年轻船员们傲的很,在这个怪物横行的年代。或许,他们只服武帆了。

  “武叔,你看看。你教导出来的学生牛逼吧。”林焰双手插要,似笑非笑的看着武帆。

  “好了好了,都给我站好了。我先来说说这次的任务。”武帆看着林焰吹胡子瞪着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群兔崽子果然没有让我白花心血啊。

  服乾,胖子一干年轻的船员赶紧挤在一起,像是木头一般笔直的站着。林焰轻轻一笑也挺挺腰杆,看着武帆。

  “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去粮仓从丧尸,怪物的手里夺粮食。预计有个两三天就够了,危险系数也不高。”武帆轻咳了声,悠悠的说着“其他的我们在路上再详细的说吧,现在你们去准备一下吧, 十分钟后出发。”

  “啊,才十分钟....”付乾愁眉的叫着。

  “你妹的,付乾你干嘛。”林焰不爽的骂道,这个小子总是一惊一乍的。活像了神经病。

  “额,没有什么。我还想洗个头呢。”服乾尴尬的笑着,人就一溜风的跑掉了。

  “有病...”林焰白了他一眼。

  年轻的船员们都一窝蜂的跑掉,个各干各的去了。十分钟,时间很紧张啊。

  林焰无聊的坐在沙发在,他起床的时候就穿好了那一身蓝色的机师服了,没有什么要做的。那一头越过耳垂的头发将整个脸都差不多遮挡,清秀的脸庞若隐若现。

  “林焰,昨天找到雪舞的踪迹了没有。”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苏佳坐在了林焰的身旁。

  “没有,不知道她跑哪去了。”林焰苦着张脸看着苏佳。他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一直想着希望高达警报响起的那一瞬。

  “林焰你放心吧,冰雪高达那么强,不会有事的。”苏佳看着林焰那张苦瓜脸,一股忧伤升起,一只小手不由的抚摸上林焰的脸庞“或许,等她想好了就会回来了。”说道这里,一股醋意不免升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