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机战王(3)

机战王(3)

时间: 2016-03-24 08:15:33 作者:遗帝


  “哼,你看什么看。”燕雪舞一脚就将发呆的林焰给踢倒了。

  “啊,不好意思。恩,雪舞看你满身是汗,先去冲洗下吧。”林焰干笑道,自己刚才真太失礼。

  “不用,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燕雪根本不理他,躺在沙发上继续喝着饮料。

  “哦,我斩掉了吞噬我的死亡触角,随后便冲出了它的身体呀。”林焰乖乖的说道,要不然身旁之人可要发飙了。

  “我打碎了它的原核....”林焰没有什么要瞒着燕雪舞的,好像陷入了回忆。

  在死亡之虫的身躯内,在无数的死亡触角争先恐后的吞噬着希望高达时,许多的影像出现在林焰的脑海中。有那逝去的父母和妹妹,还有那一起受训的好兄弟,更有自己喜欢却不敢对她说的女孩。

  那一刻,他的大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爆开了。那是一股神奇的能量,那一刻,林焰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好像静止了,一动不动,无论是吞噬着希望高达的无数死亡触角,还是死亡之虫快速缩回地下的残躯身躯,除了他自己,都静止了。

  在脑海中那个能量爆开后,林焰眼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晰,大脑一片清明。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心脏的跳动。感应到外面即将轰击到死亡之虫的粗大能量光束,最后,他感应到了死亡之虫的原核。

  他就是希望高达,希望高达就是他。人机一体,林焰挥舞着巨大的斩舰刀,劈开了吞噬他的无数死亡触角。斩舰刀散发着死亡之光,一瞬间便斩碎了死亡之虫的原核,在阳子炮的能量光束轰击到只是逃出了死亡之虫的身体。

  在阳子炮的光束轰击到死亡之虫的前一瞬,死亡之虫便已经死了,阳子炮只是更加干脆的毁灭了死亡之虫。

  “哦...”燕雪舞瞟了林焰一眼,简单的回道。林焰不会生气,他知道燕雪舞,即便心里有什么也不会说出来的。

  “各船员注意警戒,我去后面看看林焰和雪舞。”传话器传来舰长的声音。

  “舰长...”林焰偏过头,见一男子走来,立马起身行了一军礼。此人一身白色军装,一米七五的个子,身躯笔直,脸上不怒自威。

  “舰长。”燕雪舞也感觉起身行礼。

  此人便是预言号的舰长,武帆。

  “你们也累了,快坐下吧。”武帆回了一礼坐在沙发上,他看着林焰和燕雪舞,满脸的欣慰。

  “林焰,刚才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武帆关心的说道。

  “舰长,这可是我首次驾驶希望高达实战,要救这样挂掉,也太没面子了吧。”林焰挠挠头,干笑道。

  “没事就要,以后要小心些。”武帆心道:“还是经历的太少,不够稳重啊。”

  “林焰,你知道原核是什么吧。”武帆突然转移了话题,走到了窗户边,看向窗外残破的大地。

  “原核,你是说死亡之虫体内的一颗晶体吗?”林焰喝了口饮料,问道:“难道还是其他的东西。”

  “没错,原核是一种透明的晶体,非常的坚硬。拥有这种透明晶体的病毒体我们称它们叫做原核生物。其实拥有了这种原核的的生物已经不算是病毒体了。”武帆担忧的说道。

  “原核是一种能量体,里面蕴含无比巨大的能量。它能够为原核生物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所以它们才会不死,无论多重的伤害都能够快速的恢复。”武帆说道。

  “是不是打碎它们的原核,就能够杀死原核生物呢。”林焰想到自己在斩碎死亡之虫的原核后,就感应不到死亡之虫的生气了。

  “是的,只要打碎它们的原核,即便一次伤害都没有造成,原核生物也会死去。”武帆赞许的点点头,对林焰,他很满意。

  原核,便是死亡之虫的核心,也是所有原核生物的核心。原核碎,则依靠它的生命体便消亡。原核,便是所有原核生物的弱点,也是它们的最强之处。

  “林焰,我们这次来的地球,不仅仅是支援希望之城的建设,更重要的是取回放置在原核母的基因探测器。”武帆说道,一直不想这么早告诉林焰。因为他们这批大多数是新人,压力太大。

  “基因探测器...”林焰看着武帆的背影,喃喃道。

  “这是末世病毒爆发之初,母巢初现时,我们放到里面的。都是为了收集母巢的资料。”女孩的声音传来,燕雪舞喝着饮料,悠哉的说着。

  “舰长,母巢到底是个什么存在。”林焰很好奇,每次说到原核母巢时,武帆都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林焰印象中的舰长可是很有能耐,他们这支队伍便是武帆亲手组建起来的。

  “母巢,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我们曾经去母巢取过探测器,却是无功而回。那还是母巢出现没有多久的时候,最后还是动用了核弹,我们的队伍才逃了回来。但原核母巢依然没有被完全毁灭。”武帆陷入回忆。

  “什么,核弹都没能完全的毁灭母巢!”林焰看着武帆脸上的痛苦表情,也知道那一次的惨烈。同时也为之震惊,在世人的认知里,核弹代表着毁灭和无敌,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在核弹的威能下幸免。

  “是的,没有完全毁灭掉母巢,它的母核在最后关头逃走了。现在你知道母巢的可怕之处了吧,知道取回探测器的机会多么渺小,几乎为零。”武帆说话比较激动。

  “是的,几乎没有可能。”林焰愣愣的自语着,他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会存在这样连核弹都没能完全毁灭的存在。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三人都没有说话,这一切都压抑着三人,最无法接受的便是林焰,他刚刚才从武帆这里知道这么可怕的母巢。

  “舰长,既然里传说中的母巢不远,就去看看,让我见识下这母巢到底有多可怕。”良久,林焰打破了寂静,他看着燕雪舞,轻轻一笑。

  “雪舞,无论多么危险,多么艰难我都会陪你战斗下去。”

  “我林焰发誓,一定要杀光所有病毒生物,一定要!看着被丧尸潮淹没的父母,看着才十岁的妹妹被变异体撕碎,他痛苦的嚎叫着。”无论母巢多么的可怕,他都要去闯一闯。

  “林焰....”

  “舰长,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我们现在不是也很强了嘛,也许现在的母巢已经退化了呢。”林焰轻笑道,他也想要武帆舰长和燕雪舞轻松一点。

  “好吧,我们就去母巢看看,我也有两年没有见到它了。”武帆沉思了一下,点头道。既然迟早要和母巢一战,现在乘母巢没有觉醒,是最后的时机。

  “各船员注意,推力百分之六十,目标黄河之边的原核母巢,希望高达和冰雪高达赶快补给,随后到甲板警戒。”武帆下着命令道:“出发。”

  轰隆隆,预言号强力的马达发出隆隆之声,快速的超原核母巢飞去。几百公里的距离,以预言号的速度几分钟就到了。

  血红的天空下,巨大的预言号浮在空中,蓝白色的甲板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两百多米长的舰船投下大片的阴影。

  嗖嗖,希望高达和冰雪高达补给完后先后被弹射出预言号,两者皆落在了预言号宽阔的甲板上。希望高达一手拿着光束枪,一手拿着坚实的盾牌,背后挂着一把比自己还要高的斩舰刀。红色的飞翼高高凸起,让希望高达看起来十分的强悍。

  林焰通过监视器看向身旁冰仿佛千年冰雪雕刻而成的雪高达,只见冰雪高达依然还是原先的远程攻击装备。那把几十米长的超高脉冲炮紧紧挂在冰雪高达雪白的手臂上。

  

     林焰轻轻一笑,又将监视器扫向地面,只见大地一片血红,仿佛被无尽的血水侵泡过,透露着无边的妖异。那些残破的建筑,废弃的车辆也全部被染的血红。

  在血红的大地上,一群蜘蛛样的病毒体正个一股丧尸潮相互撕咬着。两个群体都很庞大,双方势均力敌,都有上万只的数量。在这片死寂的血红土地上,没有任何的活着生物。它们只能相互厮杀。

  嗷呜,凄厉的吼叫声在回荡。丧尸潮和蜘蛛怪物群见到空中的预言号,停止了互相杀戮,纷纷对着预言号吼叫,一些变异体更是对着林焰他们喷射脓液,和挥舞那长长的手臂。恨不得将林焰他们从空中弄下生生撕碎。

  轰,燕雪舞对着丧尸潮和蜘蛛怪群攻击。林焰闻声看去,只见超高脉冲炮的喷射出的热线瞬息而至,无数的丧尸和蜘蛛怪物被直接融化的连渣的没剩下。随着巨大的爆炸,大片的丧尸和蜘蛛怪被轰成碎片,强烈的冲击波将远一些的怪物直接吹得身体炸开。

  “杀死他们。”

  “舰长,杀死这些杂碎。”驾驶舱内传来船员们愤怒的叫喊声,都恨不得亲自动手,将丧尸们撕碎。

  轰轰,预言号两翼飞出几十发飞弹。这些飞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纷纷飞到丧尸潮和蜘蛛怪物群里。连续的爆炸声响起,就像地面埋伏的无数地雷被丧尸们踩到纷纷爆开。在一阵浓烟后,整个世界都清净了,近两万只丧尸和蜘蛛怪物被一次性灭掉。

  “厉害。”见浓烟中在没有一只没死的丧尸后,林焰对着燕雪舞竖起了拇指。随后又将镜头换到了不远处的原核母巢处。

  据仪表盘显示的距离,此时林焰他们正停在里母巢十里不到的距离。对于一艘战舰来说,这样的距离还是太危险了,但是为了更好的获取到母巢的资料,也只好冒险一试的。

  林焰看向原核母巢,这样的距离里,身在高空中即便是肉眼依然能够比较清楚的看到母巢。林焰也就没有使用监视器。只见十里外的母巢异常的庞大,延绵几十公里。就像是一座庞大的难以想象的建筑,覆盖了整个城市的中心。

  血红无比,庞大的难以想象的母巢反射着层层光线。血色天空下的这片仿佛被血水侵泡过的土地便是由母巢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出,蔓延至百多公里之外。

  在这百多公里的范围内都是这个母巢的地盘。母巢便是这个地域的王。在这片母巢统治的地域内,一切都变得血红,土地被污染,河流被污染。一切原地球的生物都无法生存。

  “变态...”看到母巢那无法想象的体积,以及因母巢而被污染便成血红的上百公里的土地,林焰只有震惊和这两个子送给母巢。

  “这,这就是母巢。”

  “也太庞大了吧....”预言号里的船员们震惊之余不免感慨。这母巢吃什么成长才会变得如此的难以形容。

  “罗曼,别看了。看启动计算机自动采集分析母巢的组织结构和成分。”武帆舰长生气的叫道,这些船员们,都还在由趣的看着母巢,像是在看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哦,是的舰长....”罗曼弱弱的回到,叫了几个船员便开始工作起来。

  “还真有点像一个巢穴的样子。”林焰看了看燕雪舞,又看向母巢,对着通话器道:“舰长,我去母巢处看看。”眼见刚才轰杀丧尸潮和蜘蛛怪物时这么大的动静,母巢还是没有反应,林焰想来也不会有事,便驾驶着希望高达朝母巢飞去。

  “林焰,小心点,一有情况马上回来。”武帆见林焰已经远去,便不再多说,只是更加关注母巢那边的情况。

  “林焰,小心点。”林焰走后,燕雪舞轻轻的说道,声音只有她自己才听到到。

  十里,以希望高达的速度,一分钟就够了。希望高达停在母巢的旁边,靠的很近,随便动用下便是能够碰到母巢。林焰看着眼前庞大得一塌糊涂的母巢,深感自己的渺小。即便以希望高达十八米的身高,在原核母巢面前也是如同蝼蚁与大象相比。不是一个级别的呢。

  林焰仔细的看着母巢的外壁,这么近的距离观察母巢,机会可是不多的。只见母巢的外壁表面是一层看上去仿佛水一般的透明物质。其内也是血红无比,既不像是肌肉组成,也看不出是什么物质。

  “恩,好柔韧的外壁啊。”只见母巢薄而透明的外壁在希望高达手中的强力下深深的凹陷进去,并没有破掉,随着手指的慢慢离开,凹陷的地方又恢复了原样,没有丝毫的损伤,就像是戳在一团棉花上,软软的。

  林焰仔细的观看了良久,希望高达粗大的钢铁手指才按在了母巢的外壁上,在发现没有没有什么事发生后,更是用力的戳了戳。

  原本以为母巢如水般透明的超薄外壁会一碰而破,林焰更是做好和原核生物战斗的准备。没想到,看似一捅就破的外壁如此的柔韧,让林焰好生郁闷。

  看着母巢如水一般的外壁,在阳光发出炫目的色彩,林焰有一种错觉,这不会是一个气泡吧。想到小时候将泡面混合到水里,再吹成的气泡,感觉是很像。林焰不禁迷惑了。

  嗖嗖,希望高达快速绕着母巢外壁飞行,监视器快速的扫过,林焰更是仔细的看过所有的视频,却是一点发现也没有。自从被丧尸咬伤,而没有被感染后,林焰的记忆力就变得超强,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怪了,都差不多绕了一圈了,怎么一点破绽也没有呀。”希望高达停在母巢外壁旁边,林焰看着眼前的外壁。那里依然是如水般超薄的外壁,发出炫目的色彩。里面血红无比,像是有鲜血在流动,非常诡异。

  “舰长,这母巢的外壁像水一般,而且薄的厉害,却怎么也捅不破,是什么物质组成的呀。”迷惑的林焰索性问起武帆来了。

  “罗曼,分析出母巢的成分结构了嘛。”武帆问道。

  “舰长,资料太少,也没有母巢的碎片。计算机分析的很艰难,进度非常慢,能不能分析出来还不确定呢。”罗曼看着计算机上良久不动的进度条,哭丧着脸说道。

  “林焰,我们这边缺少资料,暂时还不知道母巢的组成结构。”武帆阴沉这脸,这个母巢周围连散落的组织都没有丝毫,真是很难办的事。

  “到上面去看看再说。”希望高达飞到了母巢的顶部,林焰不知是艺高人胆大还是不知量力,整个原核母巢都被他看了个遍,现在又踩到人家头上去了。

  “哇,太壮观了吧。”身在高空的林焰忍不住惊叹。自高处往下看去,发现原核母巢的顶部就仿佛一块大陆。拱形的母巢顶部外壁就像是宽广的湖面绵阳几十公里。散发着炫目光芒,薄而透明的外壁就像平静湖面的波澜一般,一波一波的缓缓的流动。

  “若不是我们人类和地球的敌人,定会让无数人类为之疯狂,只为一观这壮丽的美景。”见到如此美丽壮观的景色,林焰不禁感慨道。

  

     此时已是夏日,炙热的阳光穿过重重血色的云朵照耀着大地。一艘蓝白色的舰船静静的停在空中,在其坚厚的甲板上,一架雪白的仿佛冰雪雕刻而成的机动战士毅力,手里长达二十几米的超高脉冲炮摇摇指向前方。

  “林焰,希望不会出事。”冰雪高达驾驶舱内,燕雪舞看着前方,关心的说道。

  而在舰船前方十里处,一个庞大的难以想象的诡异巢穴横在大地上,高达百米的巢穴蔓延至几十公里之外,占据了整片城市的中心。其上方的天空中,一架机动战士静静的浮着,红蓝色的机身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泽。

  母巢上空,林焰驾驶着希望高达降临下去,整个机身都差点躺在了母巢透明的如水般的外壁上了。看着母巢外壁如同平静湖面上的波纹流动的超薄外壁,林焰忍不住叹声道:“这母巢也太可恶了,每个地方都一样,就像是整体浇铸而成,没有丝毫缝隙可寻。”

  确实,整个母巢就像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有的地方长长凸起好几里,有的地方呢,也深深凹陷一大块,像个深坑。整个母巢浑然一体,就是没有丝毫破绽。

  林焰飘着像躺在母巢顶部的外壁上似得快速移动,驾驶舱内屏幕上的画面则是快速的闪过,全部装进了林焰的大脑中,没有一副漏掉的。

  差不多将整个母巢顶部外壁都看了遍,还是一点破绽都没一发现,希望高达静静的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焰盯着眼前的母巢外壁,虽然依旧是那如水般薄的透明,又柔韧无比。里面依然是血红一片,仿佛有鲜血在缓缓流动,一股生气自心中升起,那些流动的血红的液体,给林焰一股特殊的感觉。

  轰,此时,林焰的脑袋就像爆开了一样,之前查看母巢时装进大脑里的无数画面快速的涌现而出。数以万计的信息爆炸似得涌现而出,林焰顿时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

  “没错,就是这样的了,哈哈,我明白了。”良久,林焰甩甩头,高兴的自语道,刚才一下子处理了那么多的数据,头都有些痛的。

  “林焰,你怎么了,不会是死了吧。”驾驶舱内传来女孩的声,林焰一阵愕然,这女人就这么想自己挂掉啊。

  “喂,雪舞,我发现了惊天大秘椰。”林焰想到刚才的发现,忍不住说道,发现了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自然要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炫耀下了。

  “哼,最大的秘密就是发现你没有死。”燕雪舞气恼的说道,冰冷的脸庞好似千年都不会融化。在和林焰一起受训的四个月里,没少被林焰骗,所有才不会相信林焰的鬼话呢。

  “真的,雪舞,虽然以前有过骗你,但这次绝对是真的。”林焰得意的说道:“我知道怎么进入原核母巢了。”

  “鬼才信你,去死吧。”燕雪舞恼怒的说道,一下子就关掉了视频。

  林焰好生郁闷,明明是真的,为什么你就不肯相信呢。愣了一会,林焰打开视频对着预言号说道:“舰长,我知道怎么进入母巢了。”接着便是将自己的发现说了说出,还将一组组的图片发到了预言号屏幕上。

  “没错,确实是不一样,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武帆盯着预言号大屏幕上的几组图片,那里的图片乍一看下完全一样,但细心之下,却发现有着天大的区别。

  在众多的记忆画面中,林焰发现,虽然母巢的每个地方都薄的透明,又柔韧无比难以捅破,里面血红一片。但是,就在刚才,当林焰看到那处母巢外壁,那透明的外壁里面仿佛有鲜血在流动时,林焰感觉到一股生气在那鲜血中流动。

  而在从新查看了所有的有关母巢外壁的画面后,林焰却发现,母巢的外壁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生气在流动。更多的外壁虽然依旧是薄的透明,柔韧。里面也是血红无比,却是少了那股流动的生气。

  预言号甲板上,焰雪舞通过监视器看到了母舰屏幕上母巢外壁的不同的之初,诧异的看着远处还在母巢上的林焰,自语道:“还真是让你找到了。”

  “舰长,我要试着进入母巢了,你们做好接受冲击的准备。”林焰看着眼前反射着炫目色彩的透明外壁,里面血红无比,像是有鲜血在流动。

  “该怎么才能进去呢,恩,要不叫芝麻开门。”林焰自语着,虽然发现了母巢外壁的不同之处,也很大可能这里就是母巢的入口,却是不知道怎么才能令母巢外壁打开。

  “好吧,既然不是芝麻开门,就一剑把你劈开好了。”良久,林焰下定决心,要使用蛮狠的方法,将母巢的外壁打开。虽然这样可能会将母巢吵醒,引起母巢的强大反击,林焰还是要劈开外壁。

  下定决心就做,只见希望高达嗖的一声将背后的斩舰刀一把抽出,巨大的,长达二十多米的斩舰刀散发着刺目的光芒。锋利的刀刃寒气逼人。

  林焰盯着眼前拿出母巢外壁,双手紧紧的握着操纵杠。希望高达粗大的手臂动了起来,二十多米长的斩舰刀在空中挥舞,散发着死亡之光狠狠劈向母巢透明柔韧的外壁。

  噗的一声,长达二十几米的斩舰刀轻易的将母巢柔韧的外壁劈开,一条十几米长的巨大口子显露出来,在母巢透明的外壁上仿佛大地上的一条裂缝般,格外醒目。

  林焰愣愣的看着母巢外壁被劈开的巨大口子,他紧紧的屏住呼吸,紧张的不行,心神更是全意的警惕着四周和被劈开的口子,深怕那里就冲出可怕的原核生物,希望高达手里那把长达二十几米的斩舰刀还紧紧的贴在母巢外壁的破口上。

  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既没有冲天的血红液体喷射而出,也没有可怕的原核生物攻击而来。就连母巢的因受到攻击的咆哮声都没,整个母巢静的可怕。

  下一刻,被斩舰刀劈开的母巢外壁呲拉一声的开始蠕动。慢慢的向着两边张开,速度越来越快,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扩张着。

  “你玛,什么情况。”林焰一把提起二十多米长的斩舰刀,希望高达更是向后倒飞了上百米。被劈开的母巢外壁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自己拼命的张开,让林焰心升警惕。

  “什么,真的打开。”

  “林焰就是厉害,不愧是希望高达的机师。”预言号里,看到屏幕上被劈开的母巢外壁,船员们兴奋的叫着。

  “好,这么轻易就打开了母巢外壁,看来方法是正确的。”武帆看着不断张开的母巢外壁,心里高兴的不行,同时也感到疑惑:“不应该呀,母巢外壁被劈开就算了,为何会自己再度的张开。”

  “林焰,你小心点,母巢的行为太过诡异了。”武帆大声说着,虽然原核母巢还没觉醒在沉睡中,但,也不是死掉了,它存在什么样的能力,也不清楚。

  预言号的甲板上,冰雪高达雪白的机体静静的立着甲板上,燕雪舞惊讶的看着被林焰劈开的母巢外壁,冰冷的眼睛都有了一丝色彩:“还真是被这个家伙做到了。”在她的印象中,好像还没有林焰说过却没有做到的事情。

  “我会打开母巢的外壁取回基因探测器的。”燕雪舞想起林焰去母巢时对她说过的话,不由得努了努嘴。要打开母巢,那种难度无法想象,曾经经历的母巢之战,她现在依旧清晰的记得,现在想起都不由得胆寒。

  

     庞大的难以想象的原核母巢上空,希望高达紧紧握着舰长刀,红蓝色的机身非常耀目。驾驶舱内,林焰死死的盯着不断张开的母巢外壁,此时洞口已经有几百米宽大了,而外壁的张开速度也在变慢,直至达到五百米宽才停了下来。

  “恩,里面几十米就看不见了。”林焰不断的调整监视器,镜头一次次的拉近,直接看到了母巢的内部,但里面血红一片,到了四十米的地方便是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有片片血色在屏幕上浮现。

  “管它的,先进去在说。”一时看不明白母巢的结构,林焰一咬牙,希望高达拿着斩舰刀噗的一声子母巢外壁张开的洞口飞了进去。

  “林焰,林焰....”预言号甲板上,眼见希望高达要飞进母巢内部,急切的叫喊着。燕雪舞本来是要叫住林焰,不让他进去的。但,希望高达已经飞进了洞口,没有回答她。

  “舰长,我也进去帮忙。”燕雪舞说道,母巢太危险了,他担心林焰自己应付不过来。

  “雪舞,你不能去,要是有原核生物攻来,预言号还要你守护。要是遇到连林焰都逃不出来的危险,你去了也是没有用的,还会拖累希望高达。”武帆坚决的说道,即便是希望高达真的在母巢中覆灭,冰雪高达就要一个人肩负起保护预言号的重任。

  “舰长....”燕雪舞听到武帆的话,是认为自己不如林焰,生气的说道。她一向自傲,在林焰他们被带到宇宙中,共和国的核心受训前,她便是整个共和国最为强大的机师。争强好胜的她怎么能够接受自己不如别人的话语。

  “好了,雪舞,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现在正是国家最为难的时候,国家需要你们,需要每一个强大的机师。”燕雪舞话还没说完,便被武帆打断。燕雪舞只好住嘴,不在说话。

  “注意警戒四周,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物体。密切关注母巢,一有动静马上报给我。”武帆坐在舰长椅子上,说道:“罗曼,加速母巢的结构和组成成分分析,我们要加紧时间。”

  轰,希望高达飞进母巢内部,林焰通过监视器看着母巢内的情况。只感觉自己仿佛跳进了无尽的血红深渊,希望高达被无尽的血色吞没着。

  碰,希望高达在血色慢慢的飞向,下一刻便是撞击到的不明物体。两者相撞发出金属的交击声,驾驶舱没的林焰都是在震动。

  “咦,这是什么东西,好坚硬呀。”林焰惊讶道,在发生碰撞后,他感觉打开了希望高达外面的探照灯。探照灯发出闪亮的光芒,将前方照亮。林焰接着灯光向前看去,只见身边是一块血红无比的角质物质铸成的不明物体,其上凹凸不平,像是岩石又想盘踞千年的老皮,希望高达的手臂更是去碰了碰。

  “恩,怎么这么长?”林焰起初好以为即使一小块物质。待得看清后,惊讶不已。那血红的角质物体从自己的身旁一直延绵下去,希望高达的探照灯只看到了百米外,便被弥漫在母巢里的血色浓雾挡住,在也无法向前。林焰判断会一直蔓延到母巢的另一边。

  “唔,这里居然和母巢透明的外壁接连在一起。”林焰转换镜头,却发现刚才与自己相撞的血红角质物体的另一端居然和母巢的外壁完美的接合在一起。

  此时的林焰不过离母巢透明的外壁二十几米的样子。不过也奇怪,林焰抬头往上看去,却也只能看到血红一片,根本无法透过母巢透明的外壁看到天空。外面的阳光也无法照进母巢内部,仿佛是相隔着两个世界。

  一个母巢,便是一个世界。

  希望高达再次下沉,又下去了将近二十米的样子,希望高达又再次的撞到不明物体。不过这次并没发出金属般的交击声。

  此刻,希望高达已经距离母巢底部不到六十米了。到了这里,母巢里的血色雾已经非常的浓,到了粘稠的地步,仿佛流水一般缓缓的流动着。探照灯能够照出的距离也不过三十米多米了。

  “恩,好软的物质。”希望高达的手臂轻轻一碰,林焰便见到眼前的不明物质掉了一大块。这些不明物质堆积在一起,像奶油一般的软,只是血红无比。林焰顺着光线看向前方,这层如同奶油般软软的不明物质像一道庞大的墙壁蔓延像远方。

  “怎么和前面遇到的那层物质一般像,和母巢的外壁也很像呢。”林焰疑惑的看向头顶上方,这层如同奶油般软软的血红物质居然和上面一层坚硬角质物体完美的接合在一起,看到这里,林焰顿时明白了过来。

  “难道说,原核母巢有三层保护壁。只有这正确的入口处只有最外面的透明外壁保护着。”看着母巢的三层保护壁的一端完美的接合而形成的如同瓶颈般的入口,林焰不觉称奇“难怪母巢难以打碎,三层保护壁,要是找不到正确的入口,也真是难以进入呢。”

  “不过,这地三层软软的物质怎么能够保护住母巢,经得起炮火的攻击嘛?”摸了摸第三层的物质,马上掉下一大块,但是脱离的物质立刻化成血红的浓雾。而保护壁缺失的地方,也快速的愈合着。

  “舰长,舰长....”林焰感到疑惑,准备问问和母巢打过交道的武帆,却发现通话器更本没有用了,他和预言号的连续已经中断。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