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机战王(4)

机战王(4)

时间: 2016-03-24 08:15:33 作者:遗帝


  发现这点,林焰马上看向仪表盘,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一个个的符号和文字在仪表盘上快速的闪过,林焰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草,探测系统好自动警报系统居然收到干扰,难怪撞到了母巢的保护壁的都不知道。”

  母巢内部,越接近底部,血红的物质就越浓稠。看着浓稠到极点,环绕着希望高达缓缓流动的血色物质,林焰一阵恼火,狠不得将它们全部劈碎。

     原核母巢的内部,全是浓稠如水的血红雾气。希望高达完全被血色的雾气所淹没。通信中断,系统受到干扰变的异常,就连希望高达的操纵都变得不是那么灵活。

  “草,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希望高达粗大的手掌抓住一把如水般浓稠的血雾,但,下一刻,浓稠的血雾便从指间流走,丝毫痕迹也没留下。

  “好吧,既然这样,我倒要看看,你有特殊之处。”林焰咬牙切齿,隐隐看见远处有丝丝光亮在浓稠的血雾中闪动。

  “去看看,不知道基因探测器的感应装置没有被干扰。”希望高达顺着母巢的第三保护壁快速的前进,在浓稠的血雾中,连希望高达的速度都受到了影响。引擎也没有那么的给力了。

  希望高达一路飞过,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就连想象中的原核生物也一只都没有。终于,希望高达来到之前看到那抹光亮处,淋焰好奇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物体。那是一颗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晶体,整个晶体晶莹剔透,比钻石还要美丽千百倍。

  这颗晶体比较靠近母巢的第三层保护壁,距离不超过二十米。对于母巢纵横几十公里的庞大体积来说,二十几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白色的透明晶体散发着耀眼的白光,一闪一灭的有点像萤火虫。

  “唔,这个不会就是舰长所说的原核吧。”看着透明的晶体,林焰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被死亡之虫拉近身体里,被无数的死亡触角吞噬时,自己突然的爆发看到的那刻死亡之虫的原核。

  “恩,是很像,不过这颗好像更小些,还是六棱形的。那个死亡之虫的原核才三棱形。难道这之间也存在着关联。”林焰拿眼前这颗原核与大脑中记忆里的死亡之虫远做着比较,两者出了大小和棱的边数不同外,也没有其他的区别了。

  看了一会,林焰操纵着希望高达往母巢的中间飞去,刚飞出不到十里,就看到前方许多的光点忽闪忽灭。像一群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又想漫天的繁星点缀着夜空。

  “这是原核...”

  “这也是原核,还是四棱形的。”希望高达在附近飞了一圈,林焰终于是接受了。这里面像夜晚星空的繁星般闪烁着光芒的物体,全部都是原核。秘密麻麻原核分布在整个母巢。

  林焰突然的发现,自己居然被无数的原核所包围。光芒一闪一灭延绵至几十公里外,从母巢的一边保护壁到另一边,纵横几十公里都是原核。

  林焰突然意识到,原核母巢内部,是原核的天下,里面除了原核还是原核。

  母巢,原核生物的孕育之所。

  “这...这也太可怕了!”林焰愣住了,张大了嘴巴看着四周闪烁的光芒。这里面的原核最大的也不过人的脑袋大,最小也比拳头小。整个母巢纵横五六十公里,高达一百多米。除去三层保护壁四十来米的高度,母巢依然还有超过六十米的高度是属于原核的孕育处。

  高六十米,纵横五六十公里,这样庞大难以想象的体积内,又如此小的原核。想一想母巢所能孕育的原核就令人胆寒,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尼玛的变态,这么多的原核,你拿什么来养活它们呀。”想到母巢里面天文数字般的原核,林焰忍不住破口大骂。

  良久,林焰才从极度震惊中恢复过来,甩甩头,深吸口气。林焰又恢复了平静,他的大脑迅速的处理着一路走来得到的信息。

  无论是刚开始斩舰刀劈开母巢的第一层透明的外壁,还是与第二层坚硬的角质层保护壁无意间的碰撞。还是挖掉母巢第三层如同奶油般的保护壁,再到刚才在无数的原核中游走一圈。

  母巢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就连这些个原核也没有反应。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母巢没有死去是可以肯定。那么,可能只有两种。要么,母巢完全处在沉睡中,在不断变异的关键时刻,只要不受到强烈的攻击就不会醒来。要么就是它把林焰当做了自己同伴,无视他的存在。

  “草,我是纯种的人类,不可能和它们是同伴。那么就是母巢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中了。”林焰直接无视和这些原核为伍的想法。

  “恩,既然基因探测器是母巢出现之初安装的,应该是在母巢的边缘保护壁旁边。”想着,希望高达便是再次的朝着母巢的第三层保护壁飞去。

  “恩,怎么没有反应。难道基因探测器的感应器也收到了干扰,失灵了不成。”林焰已经绕着母巢的第三层保护壁飞来大半圈了,感应器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舰长说过,一公里之内,感应器才会有反应的。”

  希望高达往地面飞去,因为地球的引力,降落的速度比往上飞快了很多。很快,希望高达便是落在了大地上,母巢里面的泥土比外面的好要血红的多,浓稠的血雾像河流一般在地上流动着。

  “咦,这个原核好奇怪,应该是母巢里面最大的了吧。”希望高达刚一落地便碰到了一颗奇怪的原核。林焰看着原核,生怕因为希望高达刚才碰到它而激起反应。良久,见原核没有理会他,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了。

  这颗原核不是很大,深深的陷在母巢的第三保护壁内。,相对与母巢里林焰见过的众多原核来说就不小了。林焰估摸了下,这颗原核直径有半米的样子,而却非常的不规则,晶莹剔透的原核即不像其他原核般闪烁光芒,也没有明显的棱形规则。

  “恩,这应该是颗才孕育出来没有多久的原核吧。”林焰想着。之前的见到的众多原核中,棱边越多体积就越小。三棱形的最多,四棱形的次之,五棱形最少了。而六棱形饿更是没有见过就颗。

  “唉,你应该是这里边实力最差的一个了吧,你看,这旁边几十里内都没有别的原核,肯定是不屑与你为伍了。”林焰有些同情的说道。在林焰想来,棱边越多,产生出来的原核怪物实力也就越强。

  像之前被干掉的死亡之虫的原核不过是三棱形的,在母巢里大把的是。而这颗才刚刚被孕育出来,连棱边也没有的原核自然是最差的货色了。

  希望高达正要再次的离开,刚刚提起的钢铁腿又忽然的重重的放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顿时在母巢内回荡。驾驶舱内的林焰,双手紧紧的握着操纵杠,一双眼睛空洞的看着前面的无棱原核。

  “这里是哪里....那又是什么?”林焰的脑海深处,林焰静静的浮在空中,四周一片死寂,没有丝毫的光线,幽冷包围了他。

  幽暗的空间里,血红的球体慢慢浮现,向外散发着重重血光。而在血红球体的里面,三道白光刺破黑暗,在血光中不断闪烁,变幻着方位。

  “那个是,好熟悉的感觉....”看着那散发着重重血光和三道闪烁的白光,浮在幽暗空间里的林焰升起一股熟悉感,非常的熟悉。像是血肉相连。

  “那是我们的王.....”诡异的声音在耳朵里回荡。

  “谁...是谁在说话。”林焰全身一颤,那诡异的声音阴森无比,好像是在自己的耳朵发出,又像是从无尽的幽暗中传来。

  “桀桀,我在你心里。”阴森恐怖的声音再次的在耳朵里响起。

  “在我心里,我不信....”林焰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此时自己什么都没有,希望高达不在身边,就连一把枪都没有,怎么对抗诡异的怪物。

      “你不信,你看看四周,哪里能够藏的住东西。”阴森的笑声在耳朵里回荡:“因为你心中想着我们,我才能出现在你心里。”

  “你们....你说我想着你们。”林焰不敢相信对方说的话,又仔细的分析着对方话里的意思,良久,林焰好像想到了,道:“你是原核生物...”

  林焰心中所想的,便是毁灭掉所有的病毒体,毁灭掉原核生物。

  “桀桀,不愧是完美融合了王的基因的人类,够聪明。”阴森的笑声称赞道。

  “王,谁是你们的王,我时候融合了你们王的基因。”林焰疑惑的问道。同时心里更是焦急害怕,若对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现在的他不也就成了病毒体,成了原核生物了嘛。

  人类,林焰要做的是人,他才不要做恶心的原核生物。他喜欢的女孩也是人类,他的父母妹妹都是被病毒体杀死的,他还有毁灭掉所得原核生物的。

  林焰惊恐的看向四周,他不相信那个阴森恐怖的声音出自自己的心里,“一定就躲在这无尽黑暗中,一定是的。”林焰痛苦的怒吼,他不相信。

  “你出来,给我出来....”幽暗的空间里,寂静的可怕,林焰大声的喊叫着,却是没有任何人回答他,那阴森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噗,远方,幽暗虚空中,那个血红的球体射出一道血光,血光划破黑暗,眨眼间便都了林焰身上,一瞬间射进了林焰的眼睛。随着血光的入眼,林焰随着失去了只觉。

  原核母巢内,坐在驾驶舱里的林焰突然一阵抽搐。良久,原本空洞的眼神开始明亮,他甩甩头,感觉大脑一阵疼痛,心神也便的清晰:“刚才,我是怎么了,脑袋里好像多了点东西。”

  林焰看着前面的无棱原核,努力的回想着:“幽暗的虚中,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林焰敲打着头,记忆很模糊,只有一些残碎的片段在浮现:“恩,它们是什么,它们的王又是什么。”林焰清秀的脸上闪现一丝痛苦之色,回忆起这些,他的头很痛。

  “算了,管它们那么多,也许只是错觉吧。”林焰不在想这些只会令他痛苦的记忆。他操纵着希望高达准备再次去寻找基因探测器,母巢这么大,还没找玩呢。

  就在希望高达腾空而起,一股强烈的波动涌向希望高达。希望高达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被这股波动冲击的倒飞而去。轰的一声,希望高达撞击在地面上。

  “哼,基因探测器是什么东西。”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林焰的耳边响起。

  希望高达从空中掉落,林焰被突来的撞击力震动,头一下子便是撞在了仪表盘上,死死血迹自额头留下。刚要操纵希望高达站起来,一道声音便在耳边响起。在这诡异的母巢内,这声音仿佛晴天霹雳在耳朵里炸开,林焰硬是愣住那里不知所措。

  “谁,谁在说话....”良久,林焰才回过神,声音哆嗦的叫道,同时一股耳熟的感觉升起,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声音似得。

  “桀桀,告诉我,基因探测器是什么东西,又在哪里。”阴森恐怖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浓稠至极的血雾从希望高达的身躯上缓缓流过,躺在地上的林焰看到从自己脸上流过的血雾。感觉自己仿佛身在血河里,孕育无数原核,被无尽血雾弥漫的母巢就像是修罗地狱,诡异。

  “原核母巢,是你在说话么。”林焰装着胆子问道,在这母巢中,除了原核母巢,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说话。虽然不知道,原核母巢能比能说话,林焰也是试着问道。

  “桀桀,聪明。没错,就是我在说话,快告诉我,基因探测器是什么,又在哪里。”阴森的声音响起。

  “哼,原来母巢也不过如此,连在自己地盘的东西都不知道,可笑。”林焰只觉得这阴森的声音很耳熟,而且自己也在找探测器,便刺激着母巢,想要从母巢身上找到线索,毕竟这是母巢的地盘。

  “哼,愚蠢,要不是王,你已经死了千百次了。”母巢愤怒说道。

  “王,你们.....”听到母巢说道王,林焰突然明白了,自己大脑中的残破记忆中的它们和王是什么东西了。

  “探测器,我已经放在了母巢内,你自己找吧。没事我就先走了。”林焰故意说道,看看母巢会有什么反应。既然对方说它们的王,暂时不杀自己,那就要好好利用了。

  “哼,想安装探测器监视本将。不说出来,想走,们都没有。”母巢愤怒之极,一股比之前还要强大的能量波动发出,冲击像林焰。

  “哼,哪有这么容易。”刚才没有防备,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林焰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希望高达一下子变站了起来,手来的盾牌横在身前,将希望高达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轰,希望高达的盾牌闪烁着光芒,母巢发出的强烈能量与盾牌交击,发出巨大的震动。希望高达更是被冲击的连连后退。

  两者相持了一会,母巢发出的能量才消散。林焰脸色难看,这个不知道在什么位置的母巢随便发出个能量,希望高达都要艰难的抵抗。要是出了杀招,也不被秒杀了。

  想到这里,林焰不觉冷汗直冒。但是嘴上却丝毫不怕,道:“不过如此,难道你就只会躲在暗处搞偷袭嘛。”

  “无知,母巢之内,到处都是我。”母巢冷冷的说道,要不是王,早就将林焰给宰了:“好吧,既然你不说,我就自己取来。”

  “啊...”林焰觉得一股无形无质的能量冲进了自己的大脑,忍不住叫了出来。

  林焰的脑海中一团能量在里面乱串,像是在寻找什么。林焰记忆力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被翻了出来,一股难以形容的痛苦传遍全身。

  “哼”一声冰冷的喝斥声自林焰的身体里发出,传遍无尽虚空,在林焰脑海中翻找着记忆的神秘能量突然一声痛苦的大叫瞬间便离开了林焰的大脑。

  “王...”于此同时,林焰旁边那颗巨大的深深陷在母巢第三保护壁里的无棱原核颤抖不已。随着原核的颤抖,整个母巢都在震动。浓稠血雾中,无数原核都纷纷炸开,化为一股股能量飞钻进了那颗无棱原核里。

  而此时的林焰,身体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从叫到头,他体内的细胞都跳动。亿万个细胞,无论组织细胞还是脑细胞都带剧烈的沸腾,仿佛烧开的水,翻滚着。

  而他的双眼更是变得血红,仿佛要流出来一般。在其瞳孔内,一道血红的魔影不断的咆哮,魔影狰狞无比,样子怪异无比。

  “啊,王....”随着林焰瞳孔中那道血红魔影的阵阵咆哮,原核母巢发出凄厉的痛苦喊叫声。母巢更是剧烈的震动,好像承受不起血红魔影的咆哮,随时都被坍塌毁灭一般。

  共和国大陆,长江之边,一个母巢在颤抖:“王....”

  同时,地球上,各个大陆都发出凄厉的叫喊声:“王....”

  预言号里,看着十里外剧烈颤抖的原核母巢,舰长武帆和船员担忧无比。他们不知道母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是林焰还在母巢里。

  “快点,预言号后撤十里,所有火力全部启动,注意警戒。”武帆紧张的看着颤动的母巢,果断下令后撤。

  预言号快速的掉头而去,十里瞬息而至。站在甲板上冰雪高达死死的看着母巢,燕雪舞担忧的说道:“林焰,一定要活着回来。”

     原核母巢内,林焰瞳孔中的血红魔影停止了咆哮,并且慢慢的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散。而林焰体内原本沸腾的亿万细胞也停止了震动,恢复了原样。

  随着魔影的散去,那颗深深陷在保护壁里的无棱原核也不在颤抖,母巢也安静了以来,不在震动。仿佛发生惊天海啸般,激烈翻腾的浓稠血雾也平静下来。

  “好痛。”心神回归身体,林焰顿时觉得疼痛无比,就像大货车将身体碾压了遍,连骨头都是痛的。随着心神的回归,双眼中血色也在快速的退去。

  “恩,那个是,探测器。”就在眼睛里的血红将要完全褪去时,林焰突然看到自己的对面,母巢的另一边一个物体发出了金属的光泽。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基因探测器了。”血红色全部褪去,林焰突然间发现自己又看不到探测器了,不由得皱眉,自语道:“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看不到探测器了。”

  血色的母巢内,血红的物质在缓缓流动。无数的原核浮在母巢里,一闪一灭。希望高达站在那颗深深陷入母巢第三保护壁里的无棱原核旁边。无棱原核不时还在轻微的颤抖,只是动静之小,几乎不能发现。

  “应该是在那边,我不会看错的。”林焰遥遥的看着母巢的另一边,那里被无尽血红物质笼罩,只能看清上百米远的地方。但林焰确信自己在刚才的一瞬间,看到了在母巢壁了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基因探测器。那里距离林焰几十公里。

  噗,希望高达的飞翼喷射出热气飞往母巢的另一边。因为母巢里血红色的物质太过浓稠,对希望高达造成强大的阻力。还有里面到处都存在的无数原核,林焰只好慢悠悠的前进,他可不想碰到这些原核,取回基因探测器才是现在最为重要的。

  半个小时候,希望高达终于是穿越了茫茫的母巢。看着眼前的母巢第三保护壁,林焰不禁皱了皱眉,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就是在这个地方的。”站在保护壁前,林焰即没有看到他想要的基因探测器,感应器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感应器没有反应,要么就受到干扰,要么探测器还在两公里之外。”林焰沉思着,他相信,探测器就在附近,自己是不会看错的。

  “咦,不会是在这层保护壁里面吧。”林焰看着面前的母巢第三层,像奶油般柔软的保护壁,一股要进去的冲动升起。

  心里想的,林焰便是会做到的。希望高达一步踏出,十八米高的钢铁身躯一下子便穿过了那层保护壁。消失在了血红的保护壁里。而,保护壁上,因希望高达的穿过,在上面留下一个高大的人形印记,但在下一刻便是急速的愈合,丝毫痕迹也没有留下。

  “什么鬼地方,什么也看不到。”希望高达在血红的柔软物质里缓慢的前进着。林焰看到外面全是奶油般的血红物质将自己包裹着,就像是行走在无尽的泡沫中。

  这是血红色的海洋,里面全是不知名的物质。软软的,像奶油黏黏还在轻微的蠕动。

  “草,不是吧,这次保护壁到底有多厚。”看着仪表盘显示的数据,林焰咒骂道。都走四公里了,希望高达还没有走出母巢的第三层保护壁。

  “滴答滴答”

  忽然,驾驶舱内的警报器响起,林焰一愣,被吓一跳。查看后发现是基因探测器的感应器在闪烁着,警报声正是它发出。林焰一喜,找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是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我就说嘛,我怎么会看错呢。”林焰傻笑着,很臭屁的自夸道。

  希望高达的大手向前一挥,拨开身旁的血红物质快速的前进,就差点没跑起来。十分钟后,林焰看到了一片宽阔的地方,希望高达就站在血红的大地上。

  “原来是这样,母巢的结构还真是不一般呢。”林焰看向前面,那里是一道高达几十米的保护壁。其上凹凸不平,血红无比,全是角质般坚硬的物质铸成。

  是进入母巢时,与希望高达碰撞过的母巢第二保护壁。在它的对面则是林焰刚刚穿越的第三保护壁。此时,林焰正是在两道保护壁的中间,两者之间相隔不到十里。

  “唔,不知道,这两道保护壁相隔的这个地方有什么用处。”林焰并没有着急着去取回探测器,而是打量着这个区域。这个区域里面什么东西也不存在,这有两道保护壁遥遥对峙,一道坚硬无比,刀枪难伤。一道柔软无比,破毁后也能急速恢复。

  “不管这些了,那到探测器就走人。”林焰什么收获也没有,只好无趣的按照感应器显示的位置走去。很快,林焰走到母巢第二层保护壁旁边。看到了基因探测器。

  特殊合金铸成的探测器,深深的陷在第二保护壁里面,只有一半露在外面。因两年来受的母巢的侵蚀,表面血红一片,只有少数几个地方依旧保持着合金的原本面目。点点金属光泽便是其发出。

  探测器不大,从外面看到的部分,林焰判断直径不超过五十厘米“这么小,还陷在保护壁里面,怎么拿出来。”让林焰郁闷的是,探测器太小,希望高达粗大的手指只能抓住一点点边缘。随着钢铁臂的用力,探测器纹丝不动。

  “被母巢的保护壁夹住了,那就劈开保护壁。”到了现在,林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都看到了探测器,总不能空手而回吧。

  希望高达退后几十米,高高举起钢铁手臂。长达二十几米的斩舰刀在空中挥舞着。林焰紧张的看着母巢壁,双手更是紧紧的握着操纵杠,他也不知道攻击这层保护壁后会发生什么。

  希望高达双手握着斩舰刀,用力一挥。斩舰刀锋利的刀刃发出幽幽光芒,急速的落下去。随着噗呲的声音,斩舰刀劈砍在血红的角质物的保护壁上,深深的陷在里面。

  “是了,这第二次保护壁也一定很厚的。”看着只有一道深深的砍痕,林焰想到 刚才穿过的将近六公里的保护壁。

  “既然是如此,那就这样吧。”希望高达挥动着巨大的战舰刀一次次的劈砍在坚硬的保护壁上。两者交击发出阵阵金属碰撞之声。而在,斩舰刀巨大的冲击之下,整母巢壁却纹丝不动。噗,终于,斩舰刀猛的插进保护壁里,探测器连同包裹着它的血红角质物掉落下来。

  希望高达一手握着斩舰刀,一只手捡起地上的探测器。林焰高兴的看去,只见希望高达手里拿着一个直径超高两米的血红的角质物体。其表面被斩舰刀劈砍的凹凸不平,样子难看之极。里面则包裹着基因探测器。

  “终于拿到了,只是外面这层东西只有回去才能弄掉。”林焰看着两米多长,毫不规则的血红物体,苦恼着,随即又想到什么,兴奋的说道:“唔,之前舰长不是说缺少资料,这块母巢的保护壁正好给舰长做研究。”

  “好吧,既然这样母巢都不理我,我就走了。”林焰很欠扁的想着,希望高达一步跨进了母巢的第三保护壁。走过一次后,希望高达的速度明显的快了很多。十几分钟后,希望高达穿过了保护壁。在走出保护壁的一瞬间,粘在机体上的血红物质急速的气化,消散在母巢里,无踪无痕。

      林焰踩下脚踏板,希望高达快速的飞起,向着进来时的母巢入口飞去。半个小时后,希望高达后部喷射着长长的热气冲出了原核母巢。

  “我出来了....”林焰看着穿过重重雪云照射下来的太阳光,高兴的大声叫着:“外面有阳光的世界真好。”

  “舰长,雪舞,我出来了。”林焰对着通话器兴奋的叫着,虽然进入母巢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却感觉仿佛过了几十年。特想马上见到那个冰雪般的女孩和那个如长者般的舰长。

  就在林焰拿着探测器冲出母巢的那刻。母巢内,那颗深深陷在保护壁里的无棱原核突然震动,愤怒的咆哮之声在母巢内回荡,无数原核好像承受不住那声音的波动纷纷爆开。

  “可恶的人类,去把那些人类全部杀死。”无棱原核在咆哮,母巢都在震动,“除了刚才那个人类。”母巢想到自己的王,有补充的说道。

  噗噗,母巢内,几十颗原核急速的飞出母巢。有三棱形的,有四棱形的,其中还有五颗无棱形的原核在跟踪后面飞出了母巢。

  “林焰,是林焰....”后撤到了二十里外的预言号听到林焰的声音,惊喜无比,希望高达飞向预言号的光学影像在大屏幕上显现。

  “果然是林焰。”武帆也看到了屏幕上飞来的那道身影,红蓝色的机体,火红的飞翼,还有那边比机体本身还高斩舰刀。

  之前看到母巢剧烈的震动,仿佛发生了惊天大变。他们都以为是母巢攻击了希望高达,以母巢的可怕程度,林焰绝对无法与之对抗的。

  母巢确实是攻击了林焰,却因他们的王,反而是母巢受到了打击。

  “林焰,真的他。这个家伙....”燕雪舞看着不断飞近的希望高达,欣喜,惊讶,甚至是有一丝妒忌。但在下一刻,她却睁大了眼睛,那好似千年都不会融化的冰冷脸庞瞬间苍白,声音哆嗦:“林...林焰,快逃。”

  “妈呀,那是什么....”

  “天哪....舰...舰长。”预言号里,警报声滴答滴答的响起,船员们猛的看到前方,希望高达的背后。全是不可置信。

  “林焰,快逃,你后面有怪物。”武帆也是震惊的看着希望高达后面。不过,毕竟他是经历过无数大战的人物,镇定的说道:“全员准备战斗,所有火炮开启,目标前方的原核怪物。同时启动主炮,待希望高达回来后本舰全速撤离。”

  “滴答滴答”,希望号里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同时燕雪舞喝武帆的叫喊声也在驾驶舱内回荡。林焰心里一惊,监视器瞬间将背后的景象传达了屏幕上。

  “我草,变态的母巢,我都出来了,你还发什么火。”林焰大骂道。只见屏幕上,将近三十只巨大的怪物在其后面紧追不舍。每一只怪物都长着长长的翅膀,样子像极了变异后的飞禽类野兽。

  嗷呜,愤怒的吼叫声穿过希望高达厚重的机身,林焰听到这凄厉的声音,头皮都发麻了。他猛的踩下脚踏板,希望高达的速度猛的加大数倍,嗖的一声便飞往了预言号。

  “发射,把那些原核怪物轰成渣。”看着急速追着希望高达的几十只怪物,武帆嘴角抽了抽,愤怒的叫喊道。

  轰轰,几十发飞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像长了眼睛一样越过林焰,在其后面追赶而来的原核怪物中间爆炸开来。每一发飞弹都命中一只原核怪物,巨大的浓烟升起时,怪物的的速度是被阻挡而慢了一些。

  二十里的路程,对于全速飞向的希望高达来说,两分钟就搞定了。轰的一声,希望高达重重的落在预言号的甲板上,希望高达沉重的身躯令的舰船都是在摇动。两者更是碰撞出金属交击声。

  “舰长,快逃吧。”林焰喘息着,呼吸很急促。刚落到甲板上便是心急的叫着。

  “引擎最大,目标希望之城,全速前进。”武帆舰长命令道:“所有活力锁定背后的原核怪物,不要让他们靠近。”在发现母巢里有大量的原核怪物追出来后,预言号便已经调转了舰首。此时已是急速的逃离母巢。

  吼吼,一声吼叫声传来,林焰转头看去,一只长着巨大翅膀,头却是像鳄鱼的巨大原核怪物急速飞来,长达五十多米的血红翼展铺天盖地,投下大片阴影。那双鹰爪般的巨大爪子锋利无比,发出冷冷的光芒向着冰雪高达抓去。

  “哼,找死。”林焰冷哼一声,希望高达双眼发出寒光,嗖的一声飞向了那只原核怪物。速度之快只能见到一道光影。

  “死吧,敢凶我看上的女人。”林焰眼冒凶光,冷冷的说道。希望高达瞬间便到了了那原核怪物的身边,长达二十多米的斩舰刀划破长空,发出死亡之光,狠狠的一劈而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