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群雄逐鹿之机甲雄风

群雄逐鹿之机甲雄风

时间: 2016-03-24 09:10:27 作者:毁道人
  太阳历189年夏,苍月国妖孽级机甲师陆华带领一名黄金机甲师李先念以一台本命甘宁机甲和精英夏侯惇机甲突进陆炎国的荒兽绝岭K331号防御站。

  前锋营机甲团数十名白银机甲迅速跟上,穿插进入陆炎国外围,在两天时间内,连续攻破大小防御站数十座,直接威胁到内陆的安全。

  陆炎国精锐机甲迅速集结在荒兽绝岭外围,与苍月国进行了殊死的搏斗。

  由于双方兵力悬殊,陆炎国黄金级机甲师魏旭,马克里波顿和依波斯曼以及无数名白银机甲师壮烈殉国。

  史称“甘夏突袭事件”!

  而三闪大陆是很大的,大到两个交战的小国家在四平米的世界地图上只能占有两颗黄豆大小的地方。

  虽然混乱领域的其他大小国家们给予了交战双方的高度重视和声援,但是这在世界范围内根本不会有人关注。

  一旦有国家交战,输赢不论,受苦受难的往往都是存在于边界的小城镇中的居民。

  由于战乱的影响,靠近荒兽绝岭地域的陆炎国的一个边陲小城镇中,遭到顽强抵抗的敌军发泄似的报复攻击。

  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内,成千上万发炮弹落入城中。

  大量的平民死去,更多的居民们惊慌失措的迎着漫天的炮火的倾泻向后方逃亡。

  女子的哭喊声,人们崩溃时的嚎叫声,孩童失去大人绝望的叫声间或着夹带几声没落的殉爆声,把整个小城镇化成了一个人间炼狱般的景象。

  混乱的人潮中,一个大约十二岁左右的少年默默地跟随着大人们努力的奔跑。

  粉嫩的小脸蛋上挂满了泪水,他的父母已经在上一次的炮火中双双死亡了,哭累了的他昏迷了过去,丧失了第一次撤退的契机,落在了整个人群的大后方。

  醒来时,小男孩匆匆掩埋了父母的尸体,慌慌张张的跟随者剩余的人群向着外面跑去。

  至于外面是什么,外面有什么,这并不在小小的少年脑袋的考虑之内。

  他只是茫然地努力的跟随者大人们奔跑,手中紧紧地攥着一只黄色的手提袋子,他们的午饭主食——五颗馒头。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我害怕!”

  匆忙的奔跑间,小男孩听到了一声清晰的绝望的哭喊声,不过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停住脚步之后还是奋力的向前跑去。

  “妈妈!爸爸!快来救救妞妞,我害怕!”小女孩似乎已经绝望了,一声好似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一样的哭喊声骤然爆发了出来。

  小男孩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她也是没有爸爸和妈妈了......”心中不由的一阵刀绞,然后他缓缓停止了奔跑,眼睁睁看着那些拖家带口的大人们跑向了远方。

  身后轰隆隆的机甲行走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了。

  小男孩闭上了眼睛仿佛心中充满挣扎似的,猛地睁开,迅速的返了回来。

  推开一扇厚重的防盗门,略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内一个小小的女孩蜷缩在房间中唯一的一张小床之上。

  女孩大约只有七八岁的年纪,还没有经过身体强度的训练,显得略微有些瘦弱。

  小男孩清楚的认识到,如果自己就此离去,小女孩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站起来。”他伸出自己还略显稚嫩的双手伸向小小的女孩。

  仿佛被炮火声吓傻掉的瘦弱的小女孩根本连站的力气也使不出来,但是求生的欲望让她一直努力的想要抓住男孩的手,一次一次努力的向前伸着。

  男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出去。

  小女孩又哭了起来:“小哥哥!不要丢下我!小哥哥!小哥哥!”凄厉的叫喊声仿佛重锤一样一下下砸在男孩的心头。

  “唉!死就死吧!”小男孩最终还是停了下来,迅速的把一个床单扯了下来,随手撕成碎布条,然后笨拙的把小女孩绑在自己的背上。

  “小哥哥!谢谢你!”小女孩哭的嗓子都哑了,不过,还是哑着嗓子向少年表示自己的感激。

  小男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背着你我也不知道能走多远,不过我不抛下你就是了,或许一会我们就会死掉。”

  女孩被他吓得脸色发青,但是还是哆嗦着咬着牙关说道:“我,我不,不怕!”

  小女孩身体的颤抖清晰地传递到了男孩的背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出发!”

  说完,略微经过简单训练的小小的身体再次发力,缓慢的但是坚定的向前奔跑着。

  后方的军人们就要抵挡不住了,被敌人追上的结果最好的下场也是被抓到对方国家做苦力,或许就凭自己两人的身体条件,苦力的资格都不会有,唯一的下场就是.......就是.,....

  想到这里,小男孩的脚步仿佛又加快了一些。

  。。。。。。。。。。。。。。。。。。。。。。。。。。。。。。。。。。。。。。。。。。。。。。。。。。。。。。。。。。。。。。。。。。。。。。。

  虽然前方正在如火如荼的打仗,不过对于陆炎国的首都春日城来说,确实没有那么些紧张的气氛。

  众人只是觉得最近几天驻守的军团调动频繁了,其他的并没多少感觉。

  尤其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佣兵团还有一些佣兵散户们,那更加的不会去关心这些。

  他们只关心那里的酒馆又有好酒了,还有哪个哪个酒馆新来了漂亮的妞,或者哪里又有肥缺需要想自己一样的佣兵了。

  其中“龙虾和石头酒馆”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里面的美酒仿佛永远都卖不完,里面的女侍者永远都那么火辣那么热情。

  这里也很是聚集了一批领完任务尾款的出手阔绰的佣兵们。

  “龙虾和石头”就坐落在京都的三环中一个地段不错的位置,坐着飞行器从市里走高速的话大概只用二十多分钟便能到达,从外城进来也是差不多的时间,算是交通便利的地段。

  而酒馆上彻夜不息的弥红灯,和那只大大的龙虾夹着石头的招牌,还有龙虾下面一个个长相艳丽穿着暴露的女侍者的巨型招牌很容易就能够让冒险者们情不自禁走进去喝两杯,调侃一下那些火辣的女侍者们,或许运气好,多花些银币便能够和那些妹子们更深入的交流一番。

  呃,更深入的交流就是对着星空谈谈理想谈谈人生.......嗯,那些回来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酒馆中,大大小小的有几十张围炉桌子,每个桌子上不多不少就只有五把椅子,如果你们恰巧有六个人,对不起,那请你们包下两张桌子要双份的最低限度的酒,否则就只能有一个人是站着喝酒的。

  你说佣兵为什么会这么守规矩,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不守规矩的全都被酒馆老板找伙计暴揍了一顿丢出去过你信不信?

  好,怀疑精神很可贵,一些不服输的佣兵曾经开着机甲来闹事,结果那个胖胖的一脸财迷的而且平时根本不管事的老板召唤出自己的机甲时,那些混混流氓们全都跪下忏悔了。

  绑定的,本命赵云型机甲让他们知道了这个酒馆为什么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从那以后,别管是谁,大声喧哗可以,激烈争吵可以,不要妨碍做生意就成了这里的佣兵们自觉遵守的规则。

  “嘿!邦德!听说你前些天接了一个大款子,连报酬都是按照金币结算的?”一个五人小桌上,其中一个手臂上有刀疤的壮硕的大嗓门佣兵询问另一桌一个貌似领头的佣兵道。

  “西勒,你这狗鼻子挺灵的啊,我昨天拿到的赏金,今天你就能闻出来?”那个被问到的佣兵一脸惊讶,反问道。

  “那可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说说什么任务?”被叫作西勒的壮汉追问道。

  “哈,咳!你看这嗓子.......”邦德眼珠一转,止住了自己的话头。

  旁边一圈早就竖起耳朵的佣兵们纷纷暗骂。

  或许是西勒和他关系好吧,于是大声嚷嚷起来:“我靠!你个杂毛,得了肥差不说,还要挎磨兄弟们这点钱啊!”

  随着西勒的叫喊,旁边的和邦德交好的佣兵们纷纷声讨。

  不过,邦德就是不说,只是不断地装模作样的咳嗽。

  “好吧,好吧,老板给这一桌来五杯荞麦啤酒!要冰的!”最终还是西勒投降了,吩咐老板上酒。

  登时边有一个侍者扭着小蛮腰把酒端了上来。

  “哎呦!老流氓,是不是胡子不想要了!”女侍者捂着被偷摸的臀部恶狠狠的威胁西勒。

  不过这家伙也不着恼,一个劲的乐呵,回味那惊人的手感。

  女侍者也不真骂,与西勒打闹了两句便离开了。

  “说说,说说。”这时众人才从刚刚的插曲中回过神来,都好奇的看着邦德。

  “咳!事情是这样的......”那邦德正要卖弄,忽然酒馆大门被咣当一声踹开了。

  顿时酒馆中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敢于这么进门的除了白痴,那就只有一个了——修理铺的“赵宇”。

     “哐哐哐哐......”

  巨大的机甲行走时发出的声音响亮无比,提醒着逃亡的人们,他们离死亡的步伐又更近了一步。

  一路上,不断地有人因为体力的耗尽瘫倒在路旁,而除了他们的亲人外,不会有人去帮助他们,因为之前留下的人都再也没有追上来过。

  废墟中,两个少年紧紧地搂在一起,缩在一个倒塌的窝棚里面视野的死角处。

  少年满脸黑灰,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一只沾满泥土的口袋。而仅仅搂着他的小小的女孩也是一脸的尘土,满脸惊骇的神色已经把她绝望的心境暴露无疑。

  “嘀——”机架内,一个女性机甲师立刻伸手拍在战术键盘上面一排大键的“H”键之上。

  高达四米的巨型机甲以不相称的灵活霎时间停了下来。

  “嗯?”女机甲师慎重的打开了红外线雷达扫描。

  顿时,两个小小的红色蜷缩在一起的人形霍然映入战术屏幕上面。

  女机甲师一起快的手速在键盘上一阵噼里啪啦的敲击。

  这机甲便直接伸出一掌,一下子把简陋的坍塌的窝棚拍飞。

  “轰隆!”一阵尘土弥漫。

  少年的瞳孔霎时间放大!

  入眼的是一具通体蓝色的机甲,身后飘逸着的淡蓝色战衣其实是高能防护装甲,这几家满头白发,在头顶绾个发髻,虽然有四米多高,但是清秀的面部装甲还是清晰可见。

  女孩死死的咬紧牙关,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缩。

  男孩年纪稍大,已经辨认出来这具机甲的来历。

  郭嘉!

  是精英级郭嘉型机甲!

  与此同时,女机甲师皱了皱眉,伸手便要拍在“A”键之上。

  这时,男孩子仿佛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把瘦弱的小女孩稳稳当当的护在身后。

  机甲师看着黑发黑眼珠的男孩愣了一下。

  “你是柴纳族人?”冰冷的机械合成音从机甲中传出。

  男孩浑身都在发抖,努力的点了点头。

  “那个孩子是什么族?”机甲手中的离子光团消失在手中,机械合成音再次传了出来。机甲点着被他护在身后的一头黄褐色头发的小女孩。

  男孩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摇头。

  “你不认识?”

  男孩点头。

  “那你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似乎觉得男孩对自己根本造不成威胁,机甲师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哥哥,是哥,哥,哥救了,我!”这次出乎意料,小女孩突然奋力冒出了一句话。虽然说话时上下牙还不由自主的咬在一起发出“咯咯哒哒”的声音,不过,还是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

  女机甲师愣了一愣,缓缓点了点头。

  “你们快些走吧,一会大部队制式装甲队要来清理,你们不会活下去。”还是那个冰冷机械的声音,不过这句话停在孩童耳中无疑是天籁。

  于是小男孩赶紧蹲下把小女孩再次捆在自己身上,而郭嘉型机甲一直没有动作。

  忽然,机甲中再次发出声音:“等等!”

  这一下可把两个孩子吓得不轻,小女孩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而小男孩手一抖,把个床单缠在了一起纠结不开。

  “你就是这样一路背着她?”女机甲师很好奇。

  男孩拼命地点着头,生怕对方那里想不开给自己来上一下子。

  “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机甲中抛出一具小型的飞行器出来,那简陋的样子惨不忍睹。

  “回先生的话,我叫凌风。”男孩子看到对方没有戏耍他们的意思,心中稍稍安定,说话也利索起来。

  “你很不错。”机甲师再次说了一句,紧接着巨大的机甲掉头向回走去:“开着它逃跑吧,希望你们都能活着。”虽是电子合成音,可也能够听到话语中无尽的无奈与悲哀。

  “先生,您叫什么名字,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知道恩人的名讳!”男孩子大声呼喊道。

  “呵呵,贝丽莎。”郭嘉型机甲伸出一条手臂背对着两人摇了摇,便大步远去了。

  天地间只留下远处“哐哐哐”的声音。

  小男孩子神色复杂,小心的把女孩再次解下来:“喂,我们有可能活着!活下去!”

  男孩充满希冀的看着地上那只破破烂烂的飞行器,有了它两人的存活几率可以说是大大的提高了,从毫无希望,到拥有了一丝,这给人的力量是无穷的!九死一生毕竟是有“生”,绝对会比“十死无生”来的好!

  “活下去!”小女孩眼中也充满了神采,发软的身体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劲,与小男孩一起跳到飞行器上。

  “嗖”破烂的飞行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渐渐的加速,沿着道路悬浮飞行着离开了。

  这时,一栋倒塌的楼房内闪出了一具机甲,骇然就是刚刚离去的郭嘉型机甲!

  只见郭嘉手中的离子光团再次渐渐消失。

  刚刚小男孩哪怕露出一丝丢弃小女孩的意思,那么飞行器绝对会被轰杀成渣。

  “柴纳人......柴纳人.......元昊,难道战争中才会表露出出你们最真实的一面么!为什么当初你会那么傻!留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女机甲师碧蓝的眼珠中已经驻满了泪水。

  这时,四面八方飞奔过来四具一模一样的制式装甲。

  “报告队长!三面区域已经清理完毕!”耳麦中传来小队频道的声音。

  “嗯,收队吧你们,我在这里静一下。”说完,这个女人随手关闭了小队频道。

  “喂,队长怎么了?”说话的是四具制式机甲中的其中一具。

  “可能又在想念元队长吧。”

  “元队长?”

  “嗯,以前的一个天才机甲师,为了救现在的队长,飞鞋跳进对方机甲群中释放‘叫阵’技能,结果死无葬身之地。”

  “啊!‘叫阵’难道以前那个元队长兑换的是——太史慈!”

  “嘘,别说了,队长心情不好,万一随手开频道,咱们就要加大训练量了!”

  “......”

  显然最后一句杀伤力巨大,四具机甲缓缓退了出去。

  .。。。。。。。。。。。。。。。。。。。。。。。。。。。。。。。。。。。。。。。。。。。。。。。。。。。。。。。。。。。。。。。。。。。。。。。。。。

  龙虾与石头酒馆。

  “胖子,今天心情不好,来一杯怒火中烧!”大脚踹门的赵宇进屋后连正眼也没看老板一眼,一屁股便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椅子上。

  那张椅子上的佣兵很识趣的各自拿着酒跑到另一张桌子。

  “赵师傅好!”

  “来了,赵师傅!”

  一众佣兵纷纷打着招呼,赵宇在京都修理界那可是有名号的人物,佣兵们的机甲有个头疼脑热的绝对离不开他们这一行,所以赵宇在这群小佣兵中很受待见。

  那胖老板被人踹了门,又被老赵来个当门吼外号,居然一点也没有生气,还乐呵呵的端着一杯仿佛鸡血一般的酒送到了赵宇面前,另一只机械手上稳稳端着一只烧的流油的烤鸡。

  “嘿,老赵,还有什么事能让你这么不开心?”说着,掏出限量版的“火鸟”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燃了酒液。

  旁边的一些新来的佣兵们都大张着嘴,一脸惊讶的看着胖老板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而一些老人则是见怪不怪的样子,继续吹自己的牛皮。

  赵宇也没有多矫情,伸手便端过酒杯,眼看着火苗渐渐转红,一口便倒进嘴里。

  然后闭了眼睛,眉头一下纠结在一起,仿佛在感受烈酒的纯度。

  “呼!胖子,有长进啊。”赵宇瞥了他一眼。

  那胖老板伸出半机械的右手抓了抓头皮:“嘿嘿,一般,一般。”

  赵宇接着说道:“开开幻屏吧,我买了克敌队,今天最后一场了。”

  那胖老板看赵宇不愿意多说,也很识趣的没有多问点点头,大声拍了拍巴掌。

  见众人都被自己吸引住了,便说道:“今天开幻屏了,有没下注的赶紧来!”

  一句话引起滔天的巨浪,龙虾与石头生意这么好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都在这个“幻屏”装置上。幻屏能够实时的播报战队们对赌的情况,机甲们的格斗技巧,队伍的输赢都是让这些刀口舔血的佣兵们疯狂的地方。

  这可是军方特供的!别的酒馆根本有钱也买不到。

  一听说幻屏开启,一群人疯了一样涌向柜台。

  “老板,谁的比赛?”

  “克敌二线对战A战队。比率0.8:2”服务生很有礼貌地回答众人。

  “十个金币!我买A!”

  “白痴,要买克敌啊!我买八斤币五十银币克敌的!”

  “A!A!全压上!”

  “我买A!”

  “给我来二十五枚克敌的!”

  “我......”

  看着柜台上热闹的景象,胖子老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点点头,随手掏出一只奇异的遥控器,随着胖胖的手指按向红键。

  酒馆中央舞台上顿时换了一种景像,变成了三D的地形图。

  随着胖老板在控制台上操控,渐渐地地形放大,看到了主基地的样子。

  “好了!还有三分钟,再有一分钟停止下注了!”胖老板的机械手啪啪的敲击着控制台。

  “开始了!”众人一阵欢呼。

  一时间荞麦皮酒的销量暴涨,众佣兵都兴奋地端着酒杯看向舞台。

  胖子不慌不忙的操纵着控制台,熟练地放大缩小着地形。

  “嘿,克敌队出阵的是郭嘉!庞德!孙权!赵云!庞统!我靠犀利!我看看A战队,还行,甘宁,诸葛亮,夏侯渊,李典,魏延。”

  佣兵们都静悄悄的听着胖老板解说,时不时的还不忘向自己嘴里面灌着啤酒。

  “郭嘉庞统抓人了!”随着屏幕的放大,入眼的就看到一台郭嘉型机甲带领着蒙面紫衣兜帽的庞统型机甲悄悄绕到诸葛亮的后方。

  这时,那个诸葛亮忽然转身朝着身后释放冰冻射线。

  “草!”随着一声粗口,屏幕中郭嘉庞统二人瞬间被冰冻在原地。

  随着诸葛亮卧龙光线的爆发,两人不得不使用了死亡弹射回到自己的主基地,等待兑换新的机甲。

  “有灯!有灯啊!菜B!”一众买了克敌的佣兵们包括老赵都忍不住冒出粗口。

  随着胖老板的解说,酒馆内传出一阵阵兴奋的嚎叫或者沮丧的谩骂声。

  这时,一架破烂不堪的飞行器终于耗完了晶卡中储存的能量,摇摇晃晃的停落在地上。

  从里面慢慢跳出来两个衣衫褴褛的少年。

  大的有十三四岁,小点的大约只有七八岁的模样。

  “凌哥哥,我饿,我饿。”一声稚嫩的声音从小孩的口中冒出,原来是个小女孩。

  大点的男孩子满脸无奈之色,五只馒头早就在路上就吃光了,这两天只靠喝些清水充饥,其实男孩要比女孩子饿得更加厉害,本来那些馒头都是省给小女孩吃,再加上一直高度紧张的驾驶着飞行器,男孩子一下飞行器,便有些顶不住了,只觉得眼前发黑。

  “前边........”只来得及指了指酒吧,男孩子便一头倒在路旁。

  “凌哥哥!凌哥哥!”女孩子慌了神,急忙半拖着把男孩拉到酒馆门口。

  然后推开了酒馆的大门。

     “甘宁勾住了赵云!捆住了!赵云无法玄武了!哦!猴子!猴子立功了!克敌队在这次团战中由于赵云机甲走位失误,被A战队的甘宁机甲完美控制,导致全灭!”

  “废物!这家伙就是废物,那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回头.......”老赵恨恨的高声喊道,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管住了自己的嘴巴。

  胖子的肥手啪啪敲了下控制键盘,低头看了看说道:“米勒.卡丽娜。”

  “女娃子,哼哼......老杂毛的学校里这种混日子的学生也该清理清理了。”佣兵们嘈杂的声音也掩饰不了赵宇输钱的残念,挤在他身旁的小佣兵们忽然感觉这个大叔有些冷,冷到骨髓中那种。

  可怜的赵云机甲控制者,那个小姑娘还并不知道,只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酒馆中一个相貌普通的邋遢老头因为和人打赌输了,就把她成为高级机甲师的梦想拍的粉碎。

  这位叫做卡丽娜的红发女孩只因为在比赛中照了一下镜子,然后第二天悄然接到了学院的劝退声明书,上面院长的亲自签名证明了这不是一个恶作剧。

  女学生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只说老赵眼睁睁看着克敌队被对方攻入自己的后方基地,不得已之下五人扛了白棋后,愤怒的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其他输钱的佣兵也不满的敲打桌子发泄自己的郁闷之情。

  而那些赢钱的则兴高采烈跑到前台凭借手中票据兑换货币,或者直接让侍者们开瓶高档次的酒,与穿花蝴蝶似的漂亮侍者姑娘们共饮一杯。

  赵宇郁闷的挠了挠头,旁边的胖老板一下下小心的关闭了幻屏,舞台又恢复了原本的空旷,早有一些跑台子唱歌的歌手们搬了东西上去继续表演。

  “老赵,这次和谁?”胖老板看左右座位上没有人,笑眯眯的小声问了一句。

  “还能有谁?除了副队还能有谁?”赵宇红着眼睛喝道。

  “小声点,小声点,今天跟他吵架了?老赵,不是我说你,比操作,我们都没的说,但是对于看人这方面.......嘿嘿......”被赵宇大眼一瞪,胖子的话没敢继续说下去,不过胖子还是笑眯眯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发怒一般。

  “哼!我承认,我看人眼光确实不如他。他M的,刚刚那个控赵云甲的真是废物,能那样走吗?大战在即对方有甘宁的情况下居然也会自己停顿,这不是找勾吗?”赵宇那眼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对抗中回过神来,仍旧愤愤不平的指责。

  “老赵,算了,这......”胖子还要再劝,只听得大门再次被砰地一声撞开了,赵宇在这里好好的坐着,干这么撞门进我的酒吧,那么.......很好。

  胖子的脸上露出从来不曾出现过的,恶魔的神采。

  “求求你们,救救凌哥哥!”一声稚嫩的女孩的声音传入了酒吧。

  噪杂的音乐声和佣兵们大声的喧哗声,以至于根本没有人听到这个虚弱的声音。

  不过,恰好在门口的赵宇还有胖老板可是看到了。

  “黑头发!”

  “是个小女孩。”

  显然,两人首先看到的人并不相同。

  胖子正准备发飙,不过看到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后,便再次变回了那个和善的胖老板。

  而赵宇一眼便看到了小女孩奋力拖着的男孩那一头乌黑的头发。

  “小姑娘,她怎么了?”赵宇是个年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模样,长的很和善,再加上一脸貌似和善的胖子老板,显然对于小女孩来说还是能够接受的,他指着地上昏迷的凌风问道。

  “大叔,你快来救救我凌哥哥,他为了救我才昏了。”小女孩显然没有经常和人打过交道,起码的事情也说不清楚。

  赵宇起身把小男孩抓了起来,让他趴在酒桌上,而小女孩怪怪的站在小男孩身后,紧张的看着赵宇。

  “嗯,确实是饿昏的,去拿些果汁来给他灌两口,要真果汁啊。”赵宇扭头吩咐胖老板,就好像在吩咐小弟一样。

  胖老板一脸无奈:“自然,自然。”心中不免低估两句,不就卖假果汁么,没必要还要提醒我吧。

  不多时,一杯鲜红的草莓汁端了上来,赵宇撬开男孩的嘴,小心给他灌了两口。

  “好了,他胃里有东西了,应该过一会就会自己醒过来,来,小朋友,你们是哪里的人?”赵宇拉过小女孩把她也放在另一旁的凳子上,胖老板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一对小叫花似的孩子。

  “我们是‘那古’城下面的多叶镇的,我爸爸妈妈都找不到了,后来哥哥救了我,我们就开着飞行器飞一口气到这里,我们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好饿。”小女孩一边抹泪一边说,还偷偷看着面前的烤鸡偷偷咽了不少的口水。

  “那古城!多叶镇!”赵宇骇然,小心的撕下一点点鸡腿上的肉,然后连着半杯果汁都给小姑娘,吩咐道:“不要吃太快,不要吃太多。”

  紧接着他立刻站起身来推门出去,看了看不远处已经报废的飞行器。

  然后掐指算了算,然后一脸铁青伸手拉开大门。

  “小小年纪,还要跟大人撒谎!”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赵宇冲着小姑娘便恶声恶气的说道。

  小小的女孩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被吓得哇哇大哭。

  “不许哭!........看什么看,好好喝你们酒!”似乎声音大了,酒馆中附近的佣兵都停下了交谈看着赵宇训斥小女孩。结果被赵宇吼了一通都乖乖地扭过头去。

  “你说开着飞行器过来,我算了一下,就凭那只飞行器,要不眠不休飞行七天零十一个小时才能到这里,就凭你们两个?你说,你没有撒谎是什么!”

  “哇!”小女孩本来被赵宇一吓,把泪水生生憋回去,结果赵宇在这么一训又咧嘴大哭起来,还不忘嚼两下已经塞在口中的烤鸡肉。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调皮的太阳再一次的奋力散发着自己无穷的热量和光芒,普照向大地。

  京都外五环高速飞行轨道的出口处,坐落着一大群厂房式建筑,而几只硕大的使用反光材料制成的招牌上面的大字灼灼生辉。

  新宇修理厂!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