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胜者为王之末世

胜者为王之末世

时间: 2016-03-24 11:15:33 作者:强壮的红蚂蚁
  地球上天气越来越不正常,太阳仿佛不再是以前那般耀眼,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一片。世界各地还都在不停的传来火山爆发,或者是地震海啸之类的消息,更为恐怖的是这样的消息传出的越来越频繁了。

  街头巷尾很多三姑六婆都在争论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世界各地的人们也是越来越慌乱,犯罪率成倍速上升,一些小国甚至已经出现了暴乱。

  在中国还算平和,至少绝大多数的人们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上班下班正常生活,只有各个电视台的‘砖’家们都在不断的解释这是什么天体运动,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自然现象······

  还有就是大街小巷那些十**岁志愿者小姑娘们在发传单,传单上面的内容也是政府部门一些安抚市民的言论,不过和这些空洞言论比起来,小姑娘们甜甜的笑容更能让人感觉到社会主义好。

  然而,这和十八岁的张道临一点关系都没有。高考结束了,不玩上几天几夜的游戏怎么对得起自己临时抱佛脚这几个月的奋斗。真不敢想象这几个月没有游戏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张道临如此想道,却完全对自己的高考成绩有任何的压力。

  这和老张家的家庭教育有非常大的关系,用张道临老爸的话说就是:“我们张家是一代天师张道陵的直系玄孙,想当年那是皇上亲封的龙虎天师,所以学习什么的都是浮云,把家传的道术练好,不让断了传承,一切顺乎天意。”于是乎,张道临没有把高考这未来前途的敲门砖当做一回事。

  家传道术张道临从小就跟着老爸在练习,不过十八年来也没发现有什么神奇之处,最多只能说很少生病,一米八的个子和俊朗的面容也不知道和这什么家传道术扯不扯得上关系。

  至于他老爸,在他眼里那就是一平凡人,每天除了父子两要一起修行所谓的道术吐纳,其余就是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和电视里的超人老爸什么的差距了十万八千里。

  张道临知道自己的家族是祖居江西某地,但是老爸为什么会一个人搬出来定居湘西就不知道了。每次张道临问到爷爷和家族什么的老爸老妈就会闭口不谈,只告诉张道临知道自己是一代天师张道陵的一脉就行了,久而久之张道临也就不再执着这个话题了。

  和这个时代的十八岁年青人一样,张道临最好的朋友就是房间里的那台电脑,然后才是网上认识的几个骨灰级的哥们。

  也许是因为张道临老爸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代天师张道陵一脉的原因,张道临玩游戏一直就超爱道士类职业,而且玩道士类职业张道临一直也是出类拔萃的。曾经有好几个职业队想要张道临加盟,不过都被张道临以学习为重拒绝了,其实张道临只是不喜欢被管制,喜欢自由,至于学习,根本就不是张家人考虑的范围,不过用来做借口还是很不错的。

  这一天张道临还是在一如既往的玩游戏,不过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他玩的还是很多年他还没有出生时就很流行的热血传奇,可以说这是所有网游的鼻祖,不过在当今这个年早就被各种高科技新技术的网游所取替了。

  “线条僵硬,步伐单一,画面粗糙,但是,这在合理的职业设计面前又算得了什么了,现在市面上各种游戏不就是以传奇里的战士,法师,道士,这三种职业做的衍生,万变不离其中,玩道士还是玩着最原汁原味的热血道士最给力啊!”张道临边盯着电脑手上不停,脑袋里面还要乱想道。

  “小临,出来一下。”张道临的老爸张风在客厅里喊道。“哦。”张道临把角色拉到安全区,恋恋不舍的走出了卧室。

  “什么事啊?”看见老爸老妈都坐在沙发上,脸色凝重,张道临不解的问道。“小临,你不能总是这么一味的这么玩游戏啊。”虽然这么说,张道临的老妈吴丽还是一脸的溺爱。

  “先过来坐下吧,我们要开一个家庭会议了。”张风沉声说道。张道临难得看见老爸这种脸色,不敢贫嘴,老实的在沙发上坐好。张风先扫视了妻子和儿子一眼,才缓缓的说道:“今天证实了一点不好的消息,非常不好,看来我们一家要做先做好一些准备了。”

  “老爸,到底怎么了。”张道临忍不住打断说道。“小临,也许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就是你老爸我也不愿意相信,今天老家给我传来了消息,证实了外面的传言可能是真的——末世就要来临了。”

  张道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会是这个,看着一脸沉重的老爸应该不是在开玩笑,再看老妈也应该同意了老爸的这一说法。“今天不,不是什么愚人节吧。”张道临喃喃的说道。

  “小临,这应该是真的,今天江西老家你的叔叔偷偷传来消息,小临你要知道,我们老张家是千年的家族,有着很多现代人不能理解的神秘,也掌握着一些一般人不能知道的信息;你再看看现在外面的样子,连续一两个月出现暗黑色的太阳,世界各地最近频繁的火山爆发和地震······我们一家要早做准备了。”

  张道临有一点被吓到了,喃喃道:“那,那我们要怎么办?”“我和你妈已经提前做了一些准备,我们在公务员小区租好了一套房子,三楼,我们现在住的这市中心太不安全,相信和那些官员们住在一起可以更快的获救,还有就是我们一家现在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的储备生活的必须品,相信以后这些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了,现在,你就跟着你妈妈一起去各个超市买大米,油盐这些什么的,你的驾驶证刚好可以派上用场,负责开车和搬运,记住,每个超市都不能买上太多,别引起了慌乱,我来叫搬家公司帮我们搬家,然后还要买一些必须的东西。”

  张道临和老妈机械的点着头听着,直到张风提高了音量说道:“别慌,现在行动。”一家人拥抱了一下,分头行动了起来。

  外面的天空一片灰黑,空气中仿佛也透露出一种沉闷。看着来去冲冲的人们,又有多少人知道这将会是自己最后的呼吸。

  张道临甩了甩纷乱的脑袋,对着吴丽说道:“妈妈你在这等我,我去取车。”吴丽低声答应道:“好的。”于是张道临迈开双腿往车库方向跑了过去。

  张道临从车库中开出老爸的那台比亚迪F6,接上了老妈就向大街上驶去。“妈妈,我们先从那家超市买起。”张道临询问道。

  “随便,你爸爸说最好不要有什么规律,等下你先和我进去买,出来后你就弄上车,然后我再进去买,你就在门口等着,直到把车装满,一起放回公务员小区的那所房子,下次就再换一个超市。”吴丽明显已经和张风计划好了的。

  一切都有条不乱的进行着,不过可以看到在超市里买食物的人在增多,看来普通人的忧患意识还是有一点的。因为吴丽每次买的虽然有些多,但是还是在可以理解范围之类,所以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大米,面粉,食油,碘盐,蔬菜,肉类,面包,······甚至是饼干,巧克力之类的,都在不断的增加。中午的时候张风把老房子的一些必须品搬到了公务员小区的房子以后,租了一辆车子也加入了大采购的行列。

  晚上九点,一家人气喘吁吁的倒在公务员小区房子里的沙发上。这时四室两厅的房子几乎都快要填满了,两间房的粮食,几箱子的药品,客厅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工具,就连液化气瓶都有十来个······甚至还有几把刀子,斧子,匕首。

  “如果这是一场闹剧,让别人知道我们家买了这么多东西别人一定笑死。”吴丽看着堆积如山的物资说道。

  “我宁愿让别人笑死,也不愿意要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我只想我们一家三口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就足够了。”张风肯定的回答道。

  听见了老公的真情流露,吴丽感动道:“我知道的,我知道,十八年前你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这样平凡的过这样的日子。”

  “以前的就不用再说了,我爱你,现在我更爱这个家,更爱我们的儿子小临,所以无论如何我从没有后悔过。”张风打断了妻子的话,说道。看的出来他们曾经一定有故事不愿意让张道临知道的。

  张道临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想看到父母伤心难过,笑笑说道:“就当是玩一次末世生存网游好了,还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玩,想想也不错哦。”

  “玩末世生存网游,你也就是知道玩网游。”吴丽揉着张道临的头溺爱道:“小临,如果以后的世界真的会变成你爸爸说的那个样子,你一定要听你爸爸的话,妈妈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但是你们张家不是平凡人家,所以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知道吗?”

  “现在都还不能告诉我我们家族的事吗?”张道临看着父母说道。

  “现在只能告诉你,爸爸是被驱逐出家族的人,其他的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如果你以后能有机会得到你爷爷的接受,你就会明白一切的。”张风苦着脸说道。

  “恩,我只要知道你们是我最亲爱的老爸老妈就可以了,其他的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了,不过,现在你们的儿子是真的很饿了,你们不饿吗?”张道临调皮的说道。

  “呵呵,今天大家都忙累了一天,午饭都忘了吃,被儿子这么一说还真是饿了,老公你和儿子看一会儿电视,我去做饭。”吴丽说着就向厨房走去。

  突然,走向厨房的吴丽感觉到了脚下的房子一下轻微一颤,大脑里也是一丝停顿,吴丽马上诧异的向沙发上的父子两看去,父子两都不约而同的的向她点了点头,证明了她刚才的感觉是真实的。

     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汽车碰撞的巨响,然后就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处处的火光,然后就是一阵消防车和救护车的鸣叫声。

  开始了吗?张道临这样想道。

  “老婆,你还是去做饭吧,该来的总会来的。”张风镇定的说道。

  这时,电视机的声音突然一变:“这里是中央电视台紧急通知,就在刚才,全球范围内所有地区都遭受不明物质风暴的侵袭,强度不等,影响也不明确,我们国家导致了多起意外事故的发生,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现在通知所有公民,请不要恐慌,尽量不要外出,要相信国家和政府······

  然后就是不断的重复。张风连续换了几个频道,发现全部都是被转播到了播放通知的中央频道。十几分钟过后,电视机画面突然就变成了雪花点。

  街面上越练越多的人在聚集相互询问是怎么回事,就是张道临所在的公务员小区也不时的传来相互打听的声音。

  不过多时打砸抢开始出现,然后就是武警和警察出来维持秩序。突然,外面传来了“砰砰”的枪响声,外面更加混乱了。

  张道临看着满屋子的东西,被老爸的先见之明所折服,要不然自己一家哪来的这么多生活物资,也许也会像别人一样在慌乱发愁吧。

  电灯这时开始闪个不停,一会亮又一会儿黑。张道临点燃了几根蜡烛,看着站在窗户边的老爸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我们的选择看来是对的,至少今天晚上我们是不会有事。”张风说着指向了窗外小区的门卫那里。张道临这才看见有一队武警来到了小区的门卫处,正在安排守卫,看来和当官的住一个小区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外面的混乱还在继续,整个城市的电灯已经完全熄灭,而枪声却是越来越频繁。

  张道临一家已经听得麻木了,一家人点了一根蜡烛围坐在餐桌上,默默的吃着吴丽刚做好的晚餐,虽然吴丽做的很用心,但是平时的好胃口这时一家人都找不到了。

  正在如同嚼蜡般的吃着桌面上的饭菜,这时远处渐渐传来一阵阵高音喇叭的喊话声,越来越清晰:“乾城的居民注意了,现在是市委市政府下达的通知。由于不知名的物质风暴侵袭,全球的卫星都已经被摧毁,世界上大多数发电站也受到影响,现在正在抢修中,请广大市民都不要慌乱,要相信国家,相信政府······”

  “吃饭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张风说道,然后就继续向饭菜发动进攻。

  吃过了晚饭以后,没有电灯电视电脑的夜生活是无聊的,一家三口默默的坐了一阵,听着窗外不时传来的一阵阵混乱声和枪声,张风开口说道:“睡觉吧,养好了精神明天会更好的。”

  临走进房门,张风突然有回过头来对张道临说道:“小临,别忘了做吐纳,也许以后这才是我们家的出路。”看着张道临点头答应了,这才进了房间去睡觉。

  张道临走进自己的房间,按照老爸的吩咐打坐吐纳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张道临感觉到身上的气机不以前加快了许多。

  窗外的天空,几个月不见的星空却出现了一轮蓝月,却不知道在这蓝月下多少户人家陷入了绝望。

  在床上打坐吐纳的张道临没有注意到的是,窗外的月光透过正照在他的身上,使他整个身体映出一片妖异的蓝银色,特别是他胸口的那块龙虎型玉佩,蓝银色几乎到了耀眼的地步。

  就在张道临快要结束今天的打坐吐纳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突然‘翁’的一松,仿佛打破了某个枷锁了一般,精神上也马上出现了一种从来没有的舒适祥和,丹田之处多了一团气机。

  不错,正是平时打坐吐纳之时就在自己身体里流动的气机,平时都是打坐结束以后气机就会散去,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在丹田处聚做一小团。

  然而更加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张道临胸前的龙虎型玉佩越来越亮,然后竟然自动的缓缓升起,最后贴在了张道临的额头上,光芒猛的一下又全部消失了。

  张道临的脑海里突然就多了一些东西,第二重龙虎真气,六十九式龙虎剑法,心灵启示,撒豆成兵,符咒术,玄甲术······还有更多‘看’不清的东西。

  老爸教我的打坐吐纳难道就是龙虎真气第一重?还有老爸教自己的龙虎剑法明明只有四十九式啊?“我明白了。”张道临忍不住一声惊呼,额头上的玉佩随着呼声掉到了床上。

  张道临从床上捡起玉佩,暗暗想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传承玉简,让我再实验一下。

  想到就做,张道临把玉佩贴在了额头,运转体内的真气,这次张道临的精神呼的一下来到了一个空荡荡的空间,空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些事物,张道临精神一动,这些事物马上就一一呈现在张道临的‘眼前’,全是一些乱七八糟不认识的东西,最多的是像一些不知名的皮子和一些化学药粉之类的,居然还有一个电视里才能看见的炼丹炉。

  这地方怎么和上次的不一样啊,要怎么出去呢?刚想到出去两个字,张道临的精神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为什么会和上次不一样呢?”张道临缓缓的从额头上拿下玉佩想道。凝视着手中一面雕刻着龙形,一面雕刻着虎形的圆玉佩,双手翻转着反复把玩。

  突然,张道临灵光一现,难道是玉佩的两面所代表的有所不同?实践就是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了多次的实验,张道临终于明白了这枚家传龙虎形玉佩的妙用。

  原来龙形的一面是功法的传承,可以随着龙虎真气的增加逐步打开下一步更多的功法,这是为了防止后人好高骛远走火入魔;虎形的一面就是一个储存空间,有一千个立方大小,不过空间的物品已经被前人用的差不多没剩多少了,但是对于现在的张道临来说多了一个移动的隐秘存储仓库,好处是大大的。

  搞清楚了玉佩的功能,张道临忍不住兴奋,马上就想要去告诉老爸老妈这样一个好消息。刚要起身,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张道临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原来是消耗精神力太多了······

  就在张道临陷入了沉睡过后没多久,全球的危机却是越来越严重。通信彻底中断,电力也全部停止,世界各国的高科技武器全部陷入瘫痪,只有原始的枪炮还可以使用,天空中飞行的飞机全部坠毁,海面上的轮船和潜艇也全部遇难。

  蓝色妖月之下,无数动植物正在慢慢的发生变异,有的变得巨大,有的变异出了特殊的能力,相同的是变异的动植物都被赋有爆厌的攻击性。

  无数的家庭正在破碎,地球上的人口在急剧减少。

  不知道睡了多久,张道临被一阵摇晃和巨响弄醒,这才看见天早就已经亮了,是妈妈在使劲的摇喊自己,而屋外是一片片密集的枪炮声,嘶鸣声还有惨叫声。

  “怎么了妈妈?”张道临强忍着脑海里的一阵阵精神疲劳问道。

  “小临,快,快醒醒。”吴丽非常焦急的说道。这时屋外传来张风的呼喊声:“小临醒了没有,快点,外面的东西快要顶不住了!”

  张道临意识到一定是又出现了什么新的情况,要不然老爸老妈不会这么的着急。下意识的就和老妈出了房门,只见老爸正在疯狂的拿着客厅里一切可以推的动的物品在堵门,而防盗门正在被外面什么东西巨力的拍打着,还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

  再扭头往窗外看去,张道临被外面街道的情景吓呆了。只见一只只恐怖的怪物正在疯狂的捕食人类,到处都是鲜血,残肢,内脏,一片血腥的修罗场景象。

  ‘哇’的一声,张道临一阵反胃就狂吐了出来。

  “小临,坚强起来,快点来帮忙!”张道临看见老爸老妈正在把一个大柜子移动去堵门,老爸正在焦急的喊自己帮忙。而防盗门还在被巨力拍打,这时张道临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门外拍打了。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张道临马上跑过去帮助老爸一起把柜子抵在防盗门之后,然后又抵了一些洗衣机冰箱什么的,然后三人都不敢出声,祈祷外面的怪物会放弃离去。

  突然,对面那户人家的防盗门被怪物撕开了,紧接就是一阵呼天抢地的惨叫。漫天的神佛仿佛听到了他们的祈祷,张道临家门口的怪物也被对面的动静和血腥吸引走了,防盗门的颤抖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一家三口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吴丽口中诺诺的嘀咕:“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物,怎么办?怎么办······?”

  张风看见妻子有一点被吓的神经质了,连忙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别怕,别怕,有我在,我和小临都在,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道临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现的奇事,把胸前的玉佩拿了出来,说道:“老爸老妈,这是一块神奇的玉佩,龙形的一面里面储存着很多功法道术,虎形的一面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可以随意的装取物品。”

  看见老爸和老妈听见了自己这么离奇的说法,并没有什么诧异的感觉,张道临赶忙补充说道:“是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昨晚我打坐吐纳的时候发现的,本来马上就要告诉你们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太累睡着了。”

  “小临,看来有些事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张风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些什么,然后才继续说道:“相传你脖子上的玉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后来被我们的先祖张道陵得到,并且得到了玉佩的认同,最后才造就了一代龙虎天师的赫赫威名,后来玉佩流传下来,一直到我的手里都没有得到玉佩的认可,龙虎武功道法的精髓却渐渐没人能够体会,想不到如今你能得到它的认可,小临记住,这个秘密今后对任何人都不要在提起。”

  “恩,我知道,我不会说的,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年以后它会选择了我呢?”张道临说道。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又岂能是我们凡人所能理解的。”张风说道这里,话题突然一转:“小临,既然玉佩能够储存东西,你先把生活物资还有药品装备什么的全都先收进去,留下一点食物和两把长剑防身就行。”

  “好的。”随着话声一落,张道临就开始行动了起来。不过一两分钟的功夫,满屋子的物品都装进了玉佩之中。张道临一查看,所有东西也不过才占了一个很小的角落。

  “果然很神奇。”张风忍不住赞道。

  “要不然老爸你也试一下你能不能用,反正我的打坐吐纳还是你教的呢。”张道临说着,就拿下了玉佩递给了张风。

  张风明知道自己百分之九十九是用不了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接了过来,按照儿子说的运转气机,专注精神,但是弄了半响玉佩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算了,儿子能用和我能用也是一样的。”张风自我解嘲道。然后把玉佩还给了儿子,叮嘱道:“记住一定要贴身收好了,还有就是千万要保密。”

  就在这时,张道临的肚子不争气咕咕的响了起来。一醒来就大吐特吐,然后又紧张惊吓,现在外面枪炮声和怪物的嘶叫声都听不见了,人一放松,肚子就饿了起来。

  “我去做点吃的吧,你们父子两把客厅清洁一下。”吴丽指着几堆吐出的隔夜饭说道,原来在之前她也先吐过了。

     呕吐物很快就被清扫干净了,吴丽为一家三口做了一点清淡的面条,毕竟现在大家都不是很好胃口。

  “以后的日子就是这样过下去吗?虽然我们储备了一些粮食,但是终究也会有吃完的一天啊。”吴丽心不在焉的搅拌着碗里的面条忧心忡忡说道。

  “是啊,老爸,没有电脑,没有电灯电视,没有朋友,只有外面那些丑陋的怪物······”张道临有点讲不下去了。

  张风喝完碗里最后的一点面汤,看着忧心忡忡的妻子和惶恐的儿子,说道:“虽然我也没有料到,会有吃人怪物这样的情况,但是这并不在我的计划之外。”

  身为一家之主,妻子和儿子的主心骨,张风一直提醒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我们现在是在公务员小区,出现这样的怪物前期肯定是全城慌乱,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隐藏好自己,等待武警公安队伍的救援。”

  “会有人救援吗?”张道临还是有些担心。

  “当然,你看我们这一片区域都已经安静下来了,远处的枪声也没那么密集了,还有,我们这里是公务员小区,市政府就在旁边,如果有救援的话,必定是从我们这里开始。”张风肯定的说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救援呢?”张道临追问。

  张风伸出双手,按在张道临的双肩上,说道:“那我们一家就要靠你了。”

  “靠我?”张道临不解道。

  “是的,儿子,你是有大福缘的人。”张风肯定的说道。

  看见儿子还是疑惑的样子,张风继续说道:“你老爸我自幼跟着你爷爷练习祖传武功道术,勉强能够达到强身健体,身手也只能对付几个寻常大汉,然而道术方面却是连皮毛也摸不着,你身上的那块玉佩也跟过我二十几年,然而我根本摸不着其中的一丝奥妙;而如今你得到了真正的传承,相信假以时日,斩妖除魔都不在话下,又哪里会在乎外面那种怪物。”

  “我明白了老爸,玉佩里的传承是直接印入我的脑海里的,等我学会了我再教你。”张道临摸着胸前的玉佩热切的说道。

  看着老爸微笑的点了点头,张道临继续说道:“那老爸老妈,我现在就回房间去研究研究,有什么事你们再叫我。”

  “去吧,但是别闹出太大的动静,我和你妈会监视外面的动静的。”张风答应道。

  张道临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是在床上打坐吐纳,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末世来临以后,张道临就感觉到打坐吐纳时身体里的气机运转快了许多,也壮大了许多,两个大周天之后,就感觉早上收取物品消耗的精神恢复了,而且隐约还有一点点增加。

  然后张道临就平躺在床上,把玉佩的龙形一面贴在额头上,运转气机集中精神,‘呼’的一下,许多内容就直接出现在了张道临的精神世界里。

  先学习哪一样呢?《龙虎真气第二重》,这是必须的,然后再寻找一种现在就用的上的道术,至于《龙虎剑法》,只有在以后有条件了在慢慢练习了,现在的环境下,练习剑法把怪物引来就惨了。张道临暗自琢磨道。

  既然有了决定,张道临就精神锁定了脑海里的《龙虎真气第二重》,然后‘翁’的一下,脑海里就多了一段内容。原来就是在第一重的基础上约有修改,而且又多延伸出两条筋脉,看起来并不是很难的样子,张道临‘看’到了龙虎真气第二重以后这样想道,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世界上又有哪个师傅能够直接把修炼方法灌输进徒弟的脑海里。

  搞清楚了龙虎真气第二重的修炼方法,张道临又接着向道术方面‘看’去:《心灵启示》(初级)——可以看透目标的本源;《撒豆成兵》(初级)——可以召唤天兵一定的时间,从召唤骷髅开始,传说最终可以召唤天神;《符咒术》(初级)——灵魂火符(含有道力和符咒之力的道符,可以远程攻击目标),巨力符(通过道力咒语符咒可以使人短时间增加力量和防御),轻身符(通过道力咒语符咒可以使人短时间增加速度和敏捷);《玄甲术》(初级)——道家炼器之术;《玄丹术》(初级)——道家炼丹之术······

  到底先学哪样呢?张道临一时间也那一抉择。最后还是决定先学习《符咒术》,灵魂火符可以远程攻击,巨力符和轻身符可以增加自己和老爸老妈的身体属性,非常适合现在的情况。

  既然决定了就不再犹豫,张道临脑海里打开了《符咒术》的内容,几分钟的时间,初级灵魂火符,初级巨力符,初级轻身符,以及咒语和手法都直接印在了张道临的脑海里。

  张道临的精神从玉佩里退了出来,就是这么一阵功夫就感觉到了精神上十分萎靡,精神世界的灵魂直接传承效果虽然是最好的也是最消耗精神力的。

  甩了甩有些沉重的脑袋,张道临就开始打坐修行龙虎真气第二重,按照玉佩传承,第一重运行周天张道临还是小心翼翼,害怕出上那么一点差错导致自己走火入魔,半身不遂什么的,但是张道临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修行第二重虽然比修行老爸教的第一重复杂一点,但是气机运转汇集到丹田的气流明显增加。几个周天以后,刚才损耗的精神力就补了回来。

  制符的材料和工具又要到哪里找去呢?黄纸,朱砂,灵血,符笔。前两样还好说,后两样现在社会又怎么找的到。收功以后张道临又陷入了新的烦恼。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有工具材料,张道临知道了方法,迫不及待的想要实验一番却不能。急的张道临恨恨的想道:老祖宗也真是,什么都准备好了,怎么不留下点工具材料什么的啊!

  突然,张道临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拍了一下子,骂自己道:“我怎么就那么笨呢,虎形储存空间里面不是留有那么一大推东西嘛,也许自己想要的东西里面都有呢。”

  果然,张道临的精神在储存空间里面一查看,黄纸两箱,应该可以制作几万张符了吧,零散的切成空白符状的就有几百张;朱砂一大坛,至少也有大几百斤;灵血九罐,每罐都还有几十斤不等,每罐外还贴有标签从左到右繁体标有一级到九级;符笔一盒,一共也有二十支符笔。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