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恶粒子

罪恶粒子

时间: 2016-03-24 14:13:17 作者:夏本心
  日期:1977年3月22号 天气:晴

  今天的心情不好特别是那个笨蛋还故意气我,实验又失败了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研究这么小的东西。我想回家我已经两年没见过父母了我想家了。

  日期:1978年1月9号 天气:小雪

  今天是除夕真高兴回家的请求终于被批准了我有点兴奋。但对于实验我还是很担心那笨蛋可以处理好吗?不过能回家真的很高兴实验有进展也很有成就,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因为是机密吗!

  日期:1980年4月5号 天气:多云

  今天来了一群人太神奇了!我实在没办法用语言来表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对于实验的目的我知道为什么国家这么重视了

  日期1980年12月25号 天气:大雨

  在那些人的帮助下,短短的八个月我们取得了很大进展,那个古怪的装备我们会使用了不过为什么我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个笨蛋总是一脸兴奋。真的能研究出来吗

  日期1982年1月6号,天气:大雪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雪对于这里这样的天气有点反常。不过今天的事情实在太令我震惊了他们还是孩子!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太疯狂了我好想离开这,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日期1984年3月15号 天气:阴

  出事了!我知道这么做一定会出事的是我害那个笨蛋被关起来的,我也被关起来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日期1984年3月15号 天气:阴

  出事了!我知道这么做一定会出事的是我害那个笨蛋被关起来的,我也被关起来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日期1984年8月20号 天气:不详

  上次的事件好像已经处理好了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只是我们全部被秘密转移到一个山洞里这整天见不到天空,看管越来越严密了我已经好久没和那个笨蛋说话了,看他好像有点精神萎靡要是知道我偷偷写日记会怎么想呢,好想看他以前那种笑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逗他开心。

  日期1986年4月26号 天气:不知

  完了!都完了!我们最终还是要为两年的疯狂付出代价实验已经不存在成功还是失败了。所有人都崩溃了!我和那个笨蛋躲在安全房里外面!我不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

  日期1986年5月10号 天气:晴

  今天看到了久违的太阳从安全屋里出来我们被秘密的带到一个地方,我知到该来的终究会来。

  日期1990年8月23日 天气:阴

  今天我又看见那个孩子了4年了他好像一点也没长大,我突然觉的我有罪永远偿还不了的罪过,他们跟我说要修该我的记忆如果不同意我会被安全局的人日夜监视、无法出国、无法自由行动、无法自由的说话。我无法想像这是怎样的生活我同意了修改这是我最后的日记了。

  —————实验

  「小齐听话!开开门,你这样是行不通的」窗户外面刘教授使劲的拍打着玻璃

  「刘教授!这个!」小齐用手指着手里的文件纸「你知道到的可行的!为什么不愿意试试呢!科学不就是在不断实验,不断尝试才成功的吗?」

  「秦中将!你想干嘛!这可是三层厚的防弹玻璃」刘教授看着拉开自己的女孩

  女孩抬起脚『嘿哎~哈!』重重的脚踢出色的力量玻璃出现了裂痕。

  「雪姐姐也来了啊,看!我都准备好了只要!」尖锐的疏导管刺向自己的后脑

  「不要小齐!不能在触犯那个禁忌」

  「雪姐姐!如果我成功了你能嫁给我吗?」。

  『啪!』终于破碎的玻璃反射着女孩滴着血的脸颊『嘣!(枪声)』冰冷的子弹射穿火热的手腕

  「快!控制起来!」

  「都别过来!!!!」小齐发从未有过的声音疯狂!震耳欲聋!

  震惊看着小齐身体的变化,全身散发着奇异的水色就连被射伤的手腕也恢复了,皮肤白的已经不像是人了。

  「雪姐姐你的脸....!」小齐伸着惨白的手想去抚摸那冰冷的伤口

  『嘣—!』子弹从脸颊滑过,女孩那冰冷的眼神,毫无感情的枪口。

  「雪姐姐你为什么?刚才不直接射穿头部!那么近能做到的现在已经太迟了」转过身细细的疏导管插满了后脑

  『实验!已经开始了!』

  —————(事故)

  街道到处闪烁着令人不安的警灯,街区已经被一辆辆警车堵住通道,乱叫的鸣笛声夹杂着喊叫声搅动着这躁乱不安夜晚。不远处一栋破碎的写字楼下站着一个奇怪的老头,一群人正紧张着注视着老人和快垮塌的大楼。

  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家伙对着老人吼叫着「老总!请马上撤离!这里!」

  『轰—!』又一处坍塌下来“白色制服”用身体挡住下落的灰尘叫着「老总!」

  『咳!咳!』老人一阵剧烈的咳嗽,用那深陷的眼窝注视大楼沙哑的声音命令道「叫你们的人!」可话刚出口大地一阵晃动一道银色的光柱穿透薄弱的地表贯穿整栋楼,随即马上扩散开来变成巨大的光圈消失在夜空中,跟着消失的是地面和整栋大楼。

  老头使劲的咳嗽着说「『咳咳咳!』开始接触!」

  「是!」白色制服站直身体敬礼。

  —————(相遇)

  「哟!你看,那有个“尸体”(指喝的烂醉的女孩)」一个猥琐的男人拉着同伴指着前面沙发上的女孩

  同伴叫着「哇啊——身材很棒啊今天走运啦,你先看看别忙万一有个」

  猥琐男甩开同伴走过去「得了吧你上次还不是自己吃独食『嘿嘿!』」扶起女孩「这头发染的真漂亮好像完全醉啦」撩开头发,吓!丢开手

  「怎么了被电到了!」

  「咦~咦~」猥琐男甩甩手「有疤的!」

  「有疤?」同伴伸出手掀开头发「还真是!对了你不要了吧」

  「谁说的!」猥琐男舔舔嘴唇「今天可捡了个特别的!」

  「明天早上你会被杀的!」同伴警告说

  猥琐男哪听的进去伸手摸向禁区「身材真的没话说啊」

  『啪!』猥琐男伸出的手突然被握住耳边传来句英文「Dirty guy(肮脏的家伙)」

  「别闹!」猥琐男甩甩手感觉不对回过头看,吓!眼前这个大汉庞大的身体那握住自己手的巨大手掌,一缩颈子转过头同伴早跑了「嗨!哈…喽!What are you going to do,this is my girlfriend(你要干嘛!这是我的女朋友)」

  大汉一扬手指着飞出去的猥琐男说「You dirty guy.Count to 3 and do not roll,will crush your bones(你这个肮脏的家伙,数到三不滚就捏碎你的骨头)」

  猥琐男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叫着:「you...you!你这个外国猪,别以为会说拽两句鸟语,等着我叫个说法语的弄死你。」

  「ànous(法语:我等着)」

  大汉扶起女孩脱掉外衣给女孩披上。

  —————(律师)

  「哦!你说可以帮忙介绍?Alawyer(律师)」大汉看着眼前这个女孩问

  「嗯!我们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因为是要扩充信息库只要您将电话留给我们我们就会免费介绍员工给你们的」女孩笑盈盈的说

  『哎—叨叨!』放下举着的杠铃大汉坐起来「Free of charge(免费的)那这给你」大汉递过一张名片

  女孩接过名片看着上面写着『神奇事务所』

  「怎么样名字不错吧,我起的哦」大汉得意的站起来「一定要给我介绍个好的Alawyer」

  「嗯!这是当然那么先告辞了」女孩浅浅的点了下头转身快速的离开了健身房。

  「这么快就走了!不是要扩充Information base?(信息库)」

     『嘟嘟...嘟嘟 (电话响了很久)』

  拿起电话这个满头枯黑的头发,乱糟糟的刘海好像从未打理过,一米八五身高却齁着腰,一股子废物大叔气质的家伙「哪位?」

  「你好!是夏星辰,夏先生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孩声音

  「是我,请问有什么事吗?」星辰这边回答道

  「我们是失业就业办的,您又被开除了对吗!」女孩问

  「是!是的...实在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们了」

  电话里传来无奈的身音「没什么哎...!今天是2013年3月1号我们已经为您累计服务过五次了,这次还有一份工作如果您在被开除,我们就不能在为您找工作了」

  「麻烦你了,是哪家公司我愿意!」星辰赶紧答应

  「一家叫“神奇事务所“的公司需要律师那么我就帮您转机了」女孩说完就转过了电话

  (嘟嘟......转机声)

  「您好!我叫夏星辰,刚刚失业就业办打电话说您这里需要一个律师!」电话一通星辰尽量礼貌的打招呼。

  「Alawyer?」(律师?)电话里传来懒懒的古怪的四音调「你要干吗?」

  「我是想应聘这份工作!」星辰坚决的说

  「Are you here forthein terview?(你是来应聘的?)萤火你看有来应聘了!」古怪的口音在电话那头叫着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听筒里小声的钻进星辰耳朵里「哼!要是让姐姐知道你擅自做主,你就死定了。」

  「我会好好干的!我需要这份工作,实习可以不要工资,请您务必试试我我很好用的!」星辰极力推荐自己

  『啪!』电话好像被另一个人抢走了一个略显阴暗的稚嫩的声音传进听筒「小子你真不开眼!」

  「请相信我,我什么都会干」 星辰大声的说

  『嘣~!匡—!』一连串奇怪的声音震着星辰的鼓膜「Quickgive methetelephone!(快把电话给我!) 那你明天就过来吧西城路12号别迟到了。」

  星辰高兴的挂了电话从衣柜里取出久未穿过的西装,在衣柜的镜子前掀起那乱踏踏的头发,反差极大的白净的脸,标准的瓜子脸型,浅黑色的眼睛左右转着打量着自己的影子,耸耸有点尖尖的鼻子,扬扬细长的剑眉,帅气的嘴角边挤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点点头放下衣服和头发转身准备着面试东西。

  哼着歌满怀希望的等到第二天的早上,初春三月的微风刮在脸上略带清冷的空气吸进肺腑清新让人精神百倍

  『啊...切哎!』(喷嚏声)「真是的鬼天气还这么凉。哟!星辰啊你也这么早」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打着招呼回头看一个满身是灰的中年男子正挥着手。

  「早啊!沈石哥!才从工地回来」星辰转身打着招呼

  「这一身西装笔挺的是要去哪?」

  「去面试!」

  「你小子,早饭还没吃吧!」沈石眯着眼睛看着星辰

  「吃过啦!饱饱的!」星辰拍拍肚子

  「别装了给还热着呢」说着沈石丢过来一个纸袋

  星辰接过纸袋打开看看是包子「谢谢沈石哥!」

  「谢什么!我们不是好室友嘛,小子这次在不行就到我这吧,虽然辛苦点混口饭还是可以的」沈石关心的说

  星辰点点头「嗯!那我先走了」

  望着远去的星辰沈石的手机突然响起「喂是我!你到底想怎么样混蛋!」

  在路上星辰花了一小时才到目的地,擦着脸上的汗!看着眼前这幢建筑确是让人有种穿越的感觉在这个时代这样浪费土地的还真少见的。正方形的楼、水泥色的墙面、有四层高。楼顶破旧的的栏杆在城市的风中嘎吱作响,这栋老式的楼房背对着喧闹的马路夹在两栋15层的写字楼中间显得突兀的奇怪看挂满了灰尘的老式门牌上写着——西城路12号。

  「看来是一家“老子号”了」星辰自言自语的说

  走进去一楼这里像是废弃了,到处堆满杂物只有楼梯口还算干净空气中的粉尘散发着令人这不爽的焦味早晨光的阳由于对面大楼玻璃外墙被反射走了整个一楼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纪的人口摸摸鼻子星辰大踏步的走上去。

  『咚咚!』(脚步声)有人下来了。

  「你好我叫夏星辰,昨天通知我来面试,请问这是神奇事务所吗?」星辰说着往楼上走

  「你是律师?」女人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二楼拐着弯传来。

  「是的!我有执照的」星辰低头打开包

  「会要钱吗?」

  「那要看具体.....的事情」星辰拿低下头翻出证书女人已经先一步下楼了,看着这背影漂亮的绯色的头发配上很酷的黑色牛仔套装加上绝好的身材,这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性黑亮的皮靴发出咚咚的下楼声。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星辰还是追了上去「请问...您到底是?」

  女人转过头风带起绯色的发丝,惊世容貌那双像是带着殷红色的眼睛,左边脸颊却有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疤痕。

  「怎么,吓着了!没用的男人」女人皱着眉头看着星辰

  「对不起,我...」

  「算了反正习惯了,抬起头!我不喜欢没骨头的男人,我叫雪樱!是这家事务所的经理」

  「是!雪经理」星辰抬起头来

  「很好!叫我雪樱就行,我不习惯被这么叫」雪樱转过身拦了一辆车「上车说吧。」

  「是!雪樱姐!」星辰跟着坐上的士

  汽车绕过街道停在一座豪华的酒楼前,星辰下车看见服务员正想上去打招呼,可女服务员大叫着「快叫保安!上次砸店的女人又来了还带了帮手」

  「走!进去小子。」雪樱命令道

  「是!雪樱姐」满脸黑线的星辰只好附和着跟着进去。

  「对不起先生,小姐。你们没有预约,在说老板今天还没来酒店!」保安挡在门口说

  「你还想拦我吗!」雪樱毫不客气的上前一步

  「雪樱姐别这样,人家也只是打工的」星辰上前阻止

  「你打算怎么办夏律师?」雪樱转过身

  「等!雪樱姐,既然人家说老板不在这,我会等到他来,放心我们其实有很大的筹码要到这笔委托费的,要不您先回去,由我来跟他谈」

  星辰话刚说完『嘀嘀..』汽车鸣笛声从窗外传来一个胖大款样的人从车上下来。

  「雪樱姐!」星辰伸手大叫着阻止冲出去怒火中烧的雪樱。

  「你....你!你干什么!保安!保安!」外面传来胖子浑浊的声音

  「胖子!终于让我逮着你啦」雪樱叫着拎起胖子的衣领

  「是你!你...要干嘛!」胖子满脸的肉吓直抖

  「雪樱姐!这样会很麻烦的,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收保护费的!你好!我叫夏星辰关于我当事人委托费的事希望能和您」星辰拉下雪樱拽住衣领的手说

  「没什么好谈的!保安请他们走!不然就叫警察」胖子整整衣服嚣张的说

  「死胖子!」雪樱又要冲上去

  「等一下雪樱姐!」星辰转过身小声的对着胖子的耳朵嘀咕了两句胖子脸色变的很难看皱着眉头「请两位到上面说吧。」

  经过一翻的谈话半个钟头后回去的路上雪樱问「你刚才跟那个胖子说了什么」

  「向他这种人只要有点技巧就」星辰回过头自信的语气和表情写满了整张脸

  「这是你的酬劳两千块」雪樱拿出钱

  「这个....是..?」星辰看看钱又看看雪樱

  「怎么!你还还嫌少那就在加两张!?」

  「不...不..我..我不明白,为什么?」

  「这是酬劳!还不明白!」雪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可是..你们需要...需要我这样的律师对吗!我什么都会干」

  「我懂了先拿着!把名片给我」雪樱递上钱

  星辰接过钱掏出名片递上。

  「我收了!以后有活还找你!」雪樱说完转身离开

  收起钱的星辰多少有点沮丧『至少她留了名片』星辰只好这么安慰着,看见路口的车站公车停下星辰快步的钻进公车里

  午时车厢里总能让认觉的燥热不过面前这位姐姐的火气真的大了点。女孩长的很清秀不高不矮的个头一个大大的马尾辫,虽然不是很标准的瓜子脸但大大的眼睛和其他部位组合的恰到好处,身材显得娇小可人穿着之前酒店的职业装让星辰多看了两眼声音也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说什么!幕家的人!看什么看!」女孩大吼着

  除了发呆的星辰全公车的人都撇过头不敢得罪这头愤怒的老虎

  「你还看!」女孩指着星辰扬起手手机顺着漂亮的抛物线精准的砸在后面的玻璃上。

  『哧哧...呃—!』(刹车声)司机师傅停下车叫着「你还有你!都给我下去」

  星辰站起来「是她的错」

  司机打开门「你们下去或者我下去」

  没办法只好下车「真倒霉」星辰叫着走下车

  「等一下!」下车后星辰拦住女孩「还我车钱!」

  女孩伸出手「手机还我!」

  「你!」星辰攥紧手里的手机「先还我车钱还有时间损失,这手机是物证在没有处理好。哎呀!」

  「神经病!」女孩狠狠一脚跺在星辰脚上顺手抢回手机转身就走

  「我!我要告你恶意伤人!」星辰站起身时哪还有人早走远了

  星辰气恼的拍拍灰『啪!』突然肩膀一沉。回头,惊!

  「『呵呵....咯咯』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怎么见了我都不叫好啊!好歹也是个律师怎么这么没礼貌」一个穿着夹克染着一头黄毛男人带着一群小弟身上挂满了各种链子的“杀马特”嘴里咬着雪茄凶神恶煞的看着星辰

  「你...!你好“阿水哥”」星辰往后退抱紧手上的包。

  「什么这么紧张啊!把包给我看看」

  「没什么,只是一点资料」

  周围的小弟们应和着走过来「松手!拿来!松... 」(打)「... 松!」(拽)「老大给!」

  拉开!翻!丢!“阿水哥”拍拍手上的钱「不错嘛!发工资啦」

  「几天前才还的利息这钱... 」星辰鼓起劲走上去

  “阿水哥”一把搂住星辰「走我们去谈谈债务问题!『呵呵..咯!』」一努嘴小弟们架起星辰的胳膊来到一个无人的楼巷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老大!快停手,有警察!」望风的小弟大叫着!

  「警察?」“阿水哥”皱着眉头向外张望着又转过来对着星辰说「哼!算你小子走运我们走」

  人都走了以后,三四个穿着白色制服的才赶到「怎么样还行吧?」这个领头的警官好像很熟悉星辰的事。

  「又是你!为什么方阳你这个大长脸怎么每次我被打你都会在?」星辰站起来擦擦嘴角的血

  「因为我一直在监视你!」叫方阳的警官不温不火的说着

  星辰暴怒跳起来拽住警衣「你凭什么!」

  警官掰开星辰的手整整衣服「就凭我要保护这的安全!你的安全。」

  「保护我?我还会被打!我失业啦!下个月就要睡大街了!刚才又被人耍!你现在又来找我麻烦!」星辰大吼着

  方阳说「我不能干预你的正常生活,钱会帮你要回来的... 」

  甩开手转过身指着面前的警察「我不需要钱是欠他的。还有警告你在监视我小心我告你!」

  摸着肿胀的脸气冲冲的回到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晃着一直到傍晚时分,温和的空气里散发着让人肚子饿气氛匆匆回家的人群慢慢落下的太阳今天的演出即将拉下黑色的幕布,倒是傍晚的余光眷恋着这栋突兀的建筑为灰白的墙面镀上一层金色晚风下依旧嘎吱作响的栏杆。

  再次站在楼下没了工作钱也都被抢走了。

  「他们!他们!需要律师的」星辰停下脚转过身,上去!需要律师,需要工作!

  「『咚咚!』对不起,请问?」

  星辰抬着头张着嘴,抬头看着这个被门檐挡住头的庞大的身体弯下腰「Excuse me, what's the matter?」(请问有什么事么?)

  惊叹那张有着异国样式的脸,那比牛还壮的身体麦色的皮肤,高耸的鼻梁上,平板的头型,浓密的眉毛下那双眼睛!紫色!黑色!罕见的双瞳正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小个子

  「那个....,对不起!我们是不是通过电话?我是昨天.. 」

  「我认得你的声音,你是昨天电话里那个Alawyer(律师)」

  星辰指着自己:「我是来应聘的,你们需要我这样的律师对吗!」

  「可是你迟到了,迟到了十一个小时!」大汉说着拉住门

  星辰一把拉住要带上的门「不......不是的!你们这有个叫雪樱的对吗早上我和她一起去要过钱!在酒店!」

  大汉冲着屋子里「雪樱!门口这家伙你认识吗?」

  「谁来了?又是你我不说过了吗!」雪樱走到门口

  「我饿了姐!」白色的小影子搂着女王的腰探出个小脑袋看着星辰「你是昨天那个不开眼的律师?」

  稚嫩的声音眼前这孩子稚嫩的脸,看上去十多岁的孩子却染着一头白发,穿着一身小男孩的白色黑边的礼服套装那深邃的眼神像看穿了一样。

  星辰不由自主的躲开孩子的目光「雪经理!对不起,我真的!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们需要律师不!需要职员吗?我想在确定下... 」

  「冷山赶他走!」雪樱摆摆手回答房里

  被称作冷山的大汉点点头「知道了吧我们这不需要请走吧!」

  「对.......对不起!打扰了」星辰失望的转身

  「等一下!」稚嫩的童声「你会做饭吗?」

  那毫无感情的声音,若画作般稚嫩的脸胜雪般的天然卷,白色!就像夜晚的灯火那如夜般深远的眼神怎么会属于这样的孩子

  「会的!」星辰赶紧应到

  「我饿了快点!」

  「萤火!没听雪樱刚才说! 」冷山对着小孩叫道。

  「没事的,所长!只是做个饭」

  「谢谢你!小朋友」星辰走进去低下身体对这个叫萤火的小孩道谢,突然脖子一紧透不过气来。惊讶!恐惧!看着这个掐着自己脖子的小孩

  满是杀气的声音「小子警告你下次在叫我小孩!就杀你」丢开手「好好做你的饭。」

  星辰摸着颈子木楞的说「对..不起,我..这就去。」

  踏进二楼刚才古怪的气氛依旧飘荡在房里,这是一个大约有80平米的接待室,简单的摆设。只有正对门口摆着两张旧款的沙发中间放着茶几。靠近窗子放置着办公桌桌子上的铭牌告诉来这的人这是什么地方。

  没什么让人值得注意的地方,倒是白色的墙纸好像是新换的,拐角没贴好的地方黑乎乎的,从二楼可以直接看到像老式旅馆一样的敞开式的楼道一共有两层每一层有三间房间。

  『希望这顿饭可以帮助自己争取到这份工作吧。』星辰想着往里面走去。

  就在星辰积极为三个人准备晚餐时在三楼房间里

  「你到底在想干什么小萤!」雪樱皱着眉头说

  「姐姐别生气吗先坐!」拉过雪樱坐到床边

  『嘣—!』门开了「怎么回事!萤火,那小子已经进厨房了!」冷山弯着腰走进房间

  「所长也来了你们等一下」萤说着走到门口关上门贴上一张白色的纸条

  『镜界 神域』蓝色的光在白纸上散开来,在萤火的手中空气像是开始凝结发出咔咔的声音像冰一样蓝色的透明的薄薄的一层贴在门上

  萤火转过身「其实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个普通人,来帮我们处理普通的事情,这小子很符合条件,只是来的太蹊跷了所以姐姐才.......」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

  「姐姐!你不觉的奇怪吗,这些天的事!“那件东西”变成了都市传说,“特组”的调动异常。天水阁的事情竟然让我们协助调查」

  「这跟那小子的事有关系吗?」

  「我刚才查了一下!」萤火掏出一个IPOD「看这是在失业办网站里的资料没有一点问题。奇怪的是为什么偏偏就找上我们。还有所长为什么会在健身房碰见失业办糊里糊涂的把“需要律师”弄到了信息网上就好像是在有人意接近我们的!」

  「My fault(我的错)要不是我被那个女孩骗到也不会」

  「好了冷山这不能怪你,小萤你打算怎么办?」

  「姐姐不管怎么样,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都得调查一下」

  『咚咚』「对不起!饭已经做好了!」星辰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冷山打开门身体堵住了门内的视线弯着腰看着星辰「明天上班别迟到了!」

     窗外的喇叭声带走飞扬的思绪,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古怪公司总让自己感觉怪怪的,背对着很好的街区好像有意不让人注意似的,一栋上个世纪风格的旅馆早该拆除的建筑还有奇怪的业务范围“接受特别委托”

  「夏星辰!」一声愤怒的叫声

  「到!」星辰惊恐的避开那杀人的红色视线

  「你有在听我说什么吗,抬头看着我!」

  「对不起!刚才走神了」

  「听好!我在说一遍」雪樱恶狠狠的盯着星辰「这次接到两个委托!你和冷山你们两个去天水阁!就这样散会!你还有问题?」

  星辰缩着脖子放下手「那个....可以问下具体... 」看着丢过来的资料转身问「所长?」

  庞大的身体带着沙发痛苦的声音「叫冷山就行」

  「我们是去,调查灵异事件?!」星辰指着手上的文件

  「怎么你怕啊!No problem(没问题)」晃晃粗壮的手臂「要是真出事,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冷山那健壮的身体咽了咽口水「不是!早上没有事情我想请个假,不允许的话就当我没说!」。

  「说说请假干什么?别怕,我又不是雪樱,去约会?」冷山一脸八卦的问

  「怎..怎么会!只是到..医院去看看....」星辰低下头去

  「Amis?(法语:朋友)男的女的?」

  「对不起,刚才是法语我不太懂,是我的妹妹可不可以... 」星辰的声音越来越小。

  「去吧!」冷山站起身「反正是晚上才工作你准时到就好了」

  「我一定准时到」星辰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请到假,从事务所出来后就坐上了去医院的公车悠扬的广告乐、马路上汽笛的合奏曲、五味杂陈的心情。虽然每个月的今天都会去但星辰每次总是带着恐惧,他怕!怕看见她昏迷不醒的样子,每每这样都有一种无法逃离的罪恶感。

  『天都市中心医院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带好物品,下车请走好』星辰拍拍脸站起身下车,转身来到这满目琳琅的花店里,满眼的色彩满腔的香味多少缓解了沉重的心情「对不起你好!我要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