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无限武装

无限武装

时间: 2016-03-24 18:12:12 作者:宇文剑
  当科技力量和古老武学产生对碰的时候,就会迸发出新的火花。

  无数年下来,武学依旧存在于世间,而然更为霸道的力量也随之出现了,那就是武装时代。

  如今,时光来一次次的越过,即使出现了一次次文明的飞跃,但是修行一直未变,只不过演化的更为科技化。

  不过这正印证了古人所说的那句话——修行,永无止境。

  冬季的黄昏,消瘦而寒冷。

  一家古朴的武馆里。

  一个老者正对着一群青年施展着武术。

  “全部给我看仔细咯!”吴天翔老人突然一伸手,五指朝空一抓,手臂伸了出来,可怕的力量显露无疑。

  几个武馆的学生认真的盘膝坐在吴天翔面前,各自抱元守一,认真的揣摩着吴天翔的武术。

  吴天翔老人是这家星辰武馆的馆主,经营这家武馆是他祖父辈,如今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老人的祖辈们,传闻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只是生命终归有限,无法永远为吴家子孙缔造保护。

  但是即使如此,星辰武馆的名头也足以让老一辈的人物重视。

  吴天翔老人不屑于那些科技力量,认为武道才是探索巅峰的唯一路途,所以一直潜心于武学,在武学教导上算得上是一把好手。

  “以气运力,以骨骼为轴,以全身肌肉为纽带,劲走皮肤!擒拿手!”他不停地上下颤抖,运爪如风,脚步飘逸,御风乘云。

  连续掩饰,吴天翔的动作快如闪电,双手不断做出一个个精巧有力的擒拿动作,招招狠辣,遇到就分筋错骨。不过这些弟子的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们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在心里暗自演练着。

  “好了。”吴天翔运气吞声,气沉丹田,收敛了可怕的气势,“你们这帮兔崽子,都要进入星空大学了,老子能教你们的都教你们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一群弟子一个个地向吴天翔行礼,所有星辰武馆的人都对这个年近半百的老人十分敬佩,如今即将面临分离,自然心中大为不舍。

  众弟子一个个行礼后,就收拾行囊,各自回家。

  “老大,走走走,去星际城打游戏去,以后进了星空大学可就长期出不来了。”白哲拉扯着寒江,想要将寒江带去附近一带有名的电子游戏城。

  白哲是寒江的死党,可以说两人从小一起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从一起偷窥邻家少女洗澡,到上网吧下赌馆,可谓是情谊深重。

  “今天我还有事,你自个儿去吧。”寒江一边收拾行礼,一边拒绝了白哲的好意。

  白哲在旁贼兮兮地笑着说道:“我知道了,肯定是嫂子在等你了,我走了,不打扰你约会了。”

  寒江做出一个欲要打他的手势,没好气地说道:“最近没收拾你,皮痒痒了是吧。”话虽这样说,但是他的嘴角却卷起了一丝得意而又羞涩的笑容。

  在寒江看来,能和晓晨在一起,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这种幸福甚至高过了他的一切。

  恐怕谁也搞不懂,父母都在大城市里工作,收入不菲,而身边有着无数男人追捧的晓晨怎么会看上一个没家庭没才华的小资青年。

  白哲假装出一副惊恐的摸样,“别别别,大侠饶命啊。”随即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对寒江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有少见的流星雨哦,你可以带晓晨嫂子去看看,肯定浪漫。”

  白哲说完,就拉上一些其他的弟子,将他们说服去了星际游戏城。

  寒江是最后一个才离开的,临行前,他朝着吴天翔老人行了磕头大礼。

  他是一个孤儿,吴天翔老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这让寒江对于吴天翔有一种如师如父的感情,如今即将长时间分别,他的心中是最不好受的。

  吴天翔老人鹤发童颜,一身青袍。平时的神色都平静的像一碗冻结的水,无论多大的风也吹不起波澜。

  “雏鹰早晚要展翅高飞,星辰武馆是太小了。”提到这个的时候,老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神色,随即对寒江摆摆手,“去吧,别让你那小女友等急了。”

  寒江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老人,只能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狂奔之下出了武馆,寒江发现天上竟然已经开始若有若无的飘着小雪花。今年的雪似乎来得太早了一点。

  寒江先是一愣,然后又是像个孩子一样,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向咖啡店,一边大喊道:“下雪咯,下雪咯,大家快出来看雪啊。”

  来到咖啡厅门口,寒江看到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服,带着墨镜,全身上下都是一身黑色的彪形大汉。

  寒江心里暗暗发笑:“搞得跟黑社会一样。”

  除了这些玩笑般的想法,寒江倒也没有多想,他看了看自己那块廉价的电子手表,现在才六点二十五分,应该还没有迟到。

  于是,他微笑着朝着正坐在某个窗户边的位置走去,在那里,一道靓丽的身影正缓缓地搅拌着咖啡。

  “这次我没有迟到哦,该怎么奖励我?”寒江一步跳到晓晨面前,恭着脸皮问道。

  晓晨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眼睛转向看了窗外。

  “怎么了?”晓晨的笑容并不算那种会心的笑,而是那种萧瑟的笑。寒江天生就比常人的感知要敏锐的多,加上在一起那么久,晓晨的一举一动他都揣摩的很透彻。

  “寒江,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晓晨的目光依然看向窗外,但是声音却有些颤抖起来。

  “什么事?”寒江感到事情有点蹊跷,他在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脸色也开始有点庄重起来。

  “忘了我,好吗?”

  寒江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怎么,你今天要跟我背台词吗?但是这一句未免太老套了吧,我们换句新的,怎么样?”

  “我说的不算台词,我们现在也不是在演电影。”晓晨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她的目光也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心一样,猛地扭过来,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寒江,用一种决然的语气说道:“寒江,我们真的不合适,分手吧!”

  她高亢的声音与犀利的眼神,让寒江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晓晨,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怎么。事情很简单,我甩了你,去跟那个一直追求我的何帆在一起了!”

  “可是,为什么。”寒江有些难以辩解,“我们过得不快乐吗。”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什么叫快乐?何帆家里拥有的财富是你永远想象不到的,他能带给我数不尽的修炼资源,他能治好我家族遗传的隐疾,他能让我成为人人敬仰的何太太。你明白吗,这样的生活才会快乐!”

  “晓晨,你以前,你不是这样想的啊!”

  “以前是我傻,我以为我自己不在乎这些。但当那个何帆,十万一扎十万一扎地把钱砸在我脚下的时候,我承认,我受不了诱惑。”

  晓晨站了起来,把随身的包放在桌子上,“这些算是我对你的补偿,无论你怎么想,从今以后,我们毫无瓜葛。”

  说完这句话,晓晨大踏步的朝着门外走去,那门外的两个一身西装的男人恭敬地向她弯腰致礼。

  “你只是为了名利才跟着何帆的吗。”寒江的声音不大,但是刚好传到了晓晨耳中。

  晓晨停下脚步,转身向寒江一脸傲然地说道:“没错!”

  “总有那么一天,你会后悔的。”寒江淡漠地将晓晨给的包扔在了咖啡桌下的垃圾桶里。

  “永远没这个可能。”晓晨扭着腰肢,灿烂地笑了起来。

  寒江不再说什么,他闭了一下眼睛,将晓晨这残忍的笑深深地刻入灵魂深处,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风雪已经变得很大,吹打在寒江的身躯上,白茫茫的雪地,在城市路灯的照射下变得莹莹发亮,极为美丽,甚至诡异。

  寒江突然感受到一阵强光,兀然抬头,天空上居然有了许许多多刺眼的小光点,宛若星辰,很美很美。

  刺眼的光亮让寒江难受地用手遮住了眼睛,一双眼睛直能眯着,通过手指尖的缝隙,看向天空中的那零零散散的光点。

  光点逐渐在放大,同时也越来越亮,甚至遮盖住了月亮的光辉,像是更换这个世界的轮回一般。

  “流星雨吗。”寒江嘴里无意识地喃喃着。

  一道银白色的流星光晕朝着寒江急速冲来,比其余的光点要快上很多,光茫也要强盛很多。

  寒江起初也没有注意到什么,但是当那光点逐渐在他瞳孔中扩大数倍后,他惊骇无比。

  一个个巨大的石头,带着摩擦大气层留下的火焰,绚丽无比的降落着。

  “陨石!”

  他大吼一声,发了疯地奔跑起来,双目扫视在街道两侧,想要寻找一个避难所。

  “轰!”

  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炸声响彻起,寒江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掀的飞了起来,身体好像在爆炸声后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原来是一颗陨石陨落了,那颗陨石陨落的附近,房屋崩塌,原本高高矗立的大厦,瞬间成为了废墟,那些在熟睡中的人瞬间就死亡了。

  紧接着,那一颗颗密集的光点如同约定好了一眼,一个又一个的砸落在这片城市上,顿时整座城市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寒江全身都被炸得血肉模糊,无力的在街道中央苟延残喘,脑袋上裂开着一个大口子,正不断向外流淌着鲜血。

  “咕……”寒江喉咙里一阵腥甜之气涌上来,可是却吐不出来,让他极为难受。

  陨石坠落还在继续,城市的房屋被一座座的毁灭,人们一批批的逃离着,喧闹着,拥挤着,前一刻还宁静无比的城市此刻充满了恐惧。

  寒江眼前已经漆黑一片了,他感觉全身无力之极,爆炸声他也听不见了,他已经被声波冲破了耳膜。

  他看不到的是,外界,一枚晶莹的蓝色光点掉到了他的额头上,最后神奇的融入了他的身体。

  随即,一只纯银的手镯无形的出现在了他的手腕上。

  “不要死。”脑海中,响彻着一个轻柔的女孩哭泣声,像是在恳求,更像是在呼唤。

  “不要死。”

  “不要死。”

  ……

  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这三个字,寒江陷入了一种玄奥的境界中。

  没有多少人知道寒江所经历的这些,人们只知道,从这一天起,寒江变了,而这个世界,也变了。

     脑袋疼,好像有数万只虫豸爬行在大脑,在用尖锐的牙齿撕扯着大脑。

  寒江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闻着空气中的消毒水味儿,他慢慢地睁开了眼。

  一入眼,就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旁边依稀有着细微的交谈声。

  “老哥,你一晚上没有睡觉了,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替你看着。”耳边响起一阵清甜的嗓音。

  “不行,老大没醒来我就放心不下啊。”寒江听得出,这是白哲的声音。

  寒江闻言心中一暖,白哲不愧是跟他从小一块长大,一块练武的好兄弟,虽然是自己是孤儿,但是白哲的陪伴可谓是给了他这个无家之人极大的宽慰。

  “白哲。”寒江开口了,但是马上他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作为一个习武之人,他此刻说话居然有气无力,一副虚弱病怏的样子。

  “老大,你总算醒了!”白哲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已经在病床边苦苦等待一天一夜了。

  “我这是,怎么了?”寒江问。他很想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还怎么了呢。”白哲有些无奈地道,“你差点被陨石砸到了,幸亏你命大,陨石只是降落在你旁边,差点你就粉身碎骨了。”

  寒江紧抿着嘴唇,回忆着自己从咖啡馆出去后的事情,当时漫天的陨石,确实将他吓了一跳,而他的确被强大的冲击力给冲飞了,应该是陨石坠落产生的巨大冲击波。

  “怎么会有那么多陨石。”寒江疑惑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自个儿看吧,新闻上说的可火了。”白哲手指凭空轻点,一个光幕直接从病床边投射到了空气当中,光幕一阵闪烁,马上就出现了关于陨石坠落的报道。

  寒江看着新闻报道,心中大致有了这件事情的经过。

  成批的陨石坠落完全是偶尔的,而且这些陨石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仅仅是将一些房屋给压塌了。

  按照科学专家们的理解,这些陨石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虽说现在的科技强大无比,更有可怕的武装机甲,地球大气层外更是有了新的人造护盾,但是一颗陨石从宇宙中坠落到地球上足以造成可怕的后果。

  地球航天局已经派遣精英成员前往宇宙的一些分站进行调差了,具体事项需要人类在宇宙当中进行科技调取。

  “哎呀,这有什么好看的啊。”一直站在寒江旁边的少女忍不住开口了,“老哥,寒大哥刚醒来,肯定饿了。”

  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袭淡绿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精致的面孔配上一对灵气十足的大眼睛,略微有些俏皮,极具青春气息。

  白哲不可置否地点点头,“是啊,老妹你可以去医院食堂买些饭菜回来了。”

  “小雅你先回家吧,你哥在这里就够了。”寒江笑着对白雅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白雅用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白哲的额头,而后向寒江挥挥手,一溜烟地跑掉了。

  “这丫头,越大越不像话。”白哲嘟囔。

  “毕竟还是个小丫头,玩性重也正常,医院这种地方不适合她这种年轻人。”寒江淡然地道。

  “老大,听你这么说搞得好像我们两个是糟老头子似的。”白哲摸摸鼻子。

  寒江突然叹了口气,语气中满含歉意:“白哲,给你添麻烦了。”

  寒江知道,白哲的家境并不富裕,一家四口人,生活过的比较拮据,加上今年白哲和他又一起考上了星空大学,学费又是一大笔,本就贫困的家庭生活更加节俭。

  很显然,他的住院费用肯定又是白哲帮他垫上的。

  “没什么的啊。”白哲满不在乎地道,“你是我老大,帮你是应该的啊,总不至于像那个**……”说到这里,白哲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马上闭紧了嘴。

  寒江微微一皱眉,随即释然道:“你都知道了?”

  白哲悻悻地道:“恐怕全国都知道了。”

  看着寒江一脸困惑的表情,白哲只好手指轻轻划动面前的光幕,很快,另外一则新闻又被播放了出来。

  “四大家族之一何家二少爷喜迎美娇娘,于今年新年之际,举办订婚仪式。”

  这句话就是新闻的标题,然后下面登了几张彩色照片,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孩,挽着一个娇美之极的女孩,对着一抬抬相机微笑着打招呼。

  下面就是一则则长篇大论的报道。

  寒江快速地阅读完了整则新闻,随即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都过去了。”

  “老大,我相信你,一定能超越那个叫何帆的小子!”白哲猛地一拍病床,意气风发地道。

  “老大,你的脸色不怎么好,难道你对自己没信心吗?”白哲突然瞧见寒江的脸色变了。

  “你这一锤锤到我小腿上,你说好的了吗。”寒江忍着疼痛没叫出来。

  白哲连忙收回手,他知道寒江心情不好,只好道:“老大,你别难过,那女的就是一个天生的贱B,将来肯定是千人骑万人轮的下场。放心吧,四大家族也不会是我老大你的对手,将来你一定狠狠的完虐他们!”

  “或许吧。”寒江神色微微黯然。

  “总是有一线可能的嘛。”白哲有些萎靡了,刚才那一番话说的是震动人心,但是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自己说的话,毕竟四大家族的力量强大到了任何一个人都需要仰望的地步。

  四大家族,分别是:李家、孙家、何家、冷家。

  这四个家族几乎垄断了国内整个的市场,而且每个家族的底蕴都是长久传承,而且四大家族所掌握的武装力量,科技力量,都属于地球上的顶尖。

  除了官方培养的势力以及一些比较庞大的势力以外,四大家族所掌控的科技核心技术已经到了地球文明的顶端,即使是强大的武装机甲,在四大家族里也是存在着的。

  “老大,近来你可要小心了,何家的人肯定会针对你的。”白哲担忧道。

  寒江微微颔首。

  四大家族中,何家的实力不算顶尖,但好歹也是称霸一个国家的四分之一。

  而且何家更是出了名的守旧派,不容许家族出现一点不好的风声,这一点整个中国都知道。

  曾经何家就出现过一男一女两个仆人在何家中私会,结果立即采取了铁腕措施。

  对于晓晨的离开,寒江看得比较淡然,或许对自己是一件好事,也多亏了这个何帆,让自己看清了晓晨的真面目。

  至于四大家族,寒江心中是有着忌惮的。作为垄断了整个近乎中国权势的四个家族之一,寒江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寒江扶着额头,有些疲惫地道。

  白哲拍了拍寒江的背,随即低声道:“老大,那个何帆可能是和我们一届的星空大学的学生,以后的路肯定不好走了。”

  寒江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过何帆会是和他同一届的星空学子,这未免太巧合了。

  他不是傻子,稍微一想就想明白了。

  “好了,你去吧,两天后一起去星空大学报名吧。”寒江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他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紊乱,需要静一静。

  白哲暗自叹息一声,低着脑袋离开了病房。

  寒江有些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下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现如今,不禁受了伤,还被一个偌大的家族盯上了。他一个没地位没实力宛若沙尘的小青年,如何比的了高山一般的何家公子呢。

  兀的,他感到脖颈处有些冰冰凉的,赶忙抬起手来,意外的发现了自己手腕上佩戴者银色手镯。

  “这是?”寒江很肯定这手镯绝对不是自己的,他被击晕了,但是记忆并没有缺少。

  手镯很精致,纯银色的,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还能反射出光来。

  寒江轻轻地用手触摸了一下手镯。

  “叮!”

  轻微的震颤声低鸣而起,只见道道光晕从寒江佩戴的银色手镯上冒出。

  光茫愈发强烈,整个房间都被照的更亮了,反射出更加强烈的光茫。

  寒江吃惊地注视着自己手腕的手镯,四周仿佛有着大量的气流都在聚集这只手镯中。

  “嗡!”——只见手镯的光晕忽然急剧收缩起来,而化成了一道朦胧的金色的流光,金色流光降落到了寒江身旁,化成了人形。

  这是一位身穿朴素白色长袍的男子,他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这个人有一双诡异的翠绿色双眸。

  “你是谁?”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在身边,寒江顿时吓了一跳。

  幸亏这里的病房都是单独为一间的,不然的话被别的病人看见了只怕要用看待怪物的待遇看待寒江了。

  “啊哦,这位病怏怏的小哥,你好啊!”金发男子十分激动,见到寒江他的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随即他对寒江来了个九十度的标准鞠躬,“请容许我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贾维斯,是您最忠诚的仆人。”

  “贾维斯?”寒江有些愣神。

  “是的,Sir。”贾维斯微笑道,“经历不知道多久的沉睡,总是是有人将我唤醒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寒江有些发憷。

  寒江虽然生活在科技武装时代,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类有任何一项技术可以让一个活体寄存在一件器皿中。

  一下子冒出一个人来,实在是惊世骇俗。

  “呃……这个么,我应该是个科技生物。”贾维斯人性化地挠挠头,“我的记忆中肯定有记载过这个,但是好像被我遗忘了很多,或者被什么人给封印了。”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寒江上下打量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家伙,与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双眼微眯,想要看出一点端倪。

  “倒也不是。”贾维斯在一旁呲牙咧嘴的,最后,他终于一拍手,“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无限系统。”

     根据现代科技的研究成果,和无数年下来的反复探索,科学家们证明了平行空间的存在,在任何科学家看来,平行空间一定是神秘而又庞大无比的世界。

  平行空间的组成蕴含了方程式无法解释的原理,要知道,组成一个空间所需要的物质,是人类根本无法复制的,也就是说,人类无法单独的缔造出一片空间来。

  曾经的寒江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他的认知已经彻底被颠覆了。

  感受着无限接近于现实的空间,寒江真的有些难以置信,这真的是他手腕上的那只银色手镯带来的吗,但是他的感知是不会出错的,他十分肯定,这个空间是真实的。

  “Sir,您觉得如何?”贾维斯如一只幽灵一样,无声的出现在寒江身边。

  “无法想象!”

  寒江依旧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撼,他无法想象,当一个人可以缔造出一片空间的时候,这种人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Sir,我已经向您解释过了,这片独立的空间只是精神空间,您进入的只是精神,您的本体还在外界。”贾维斯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解说了一遍。

  “老贾,你是怎么弄出这地方来的?”寒江忍不住问道。这片空间的出现完全超出了人类科技的定理范围啊。

  “资料不足,无法回答您这个问题,Sir。”贾维斯无奈地摊摊手。

  这是一片乳白色的空间,置身于这片空间内,就如同踩踏在重重叠叠的云层中,甚至还会有微风吹过,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片空间是人造的话,一定能够以假乱真。

  “我想问问,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寒江忽然产生了疑惑。

  “Sir,对您的尊敬我是发自内心的,但对于您的能力我是绝对鄙视的。”贾维斯不卑不吭地道,“为了让您成为一个可以在乱世中生存下来的强者,我将为您列出一系列的培训计划。”

  闻言,寒江眉头上多出了三根黑线。不过贾维斯说的的确确是实话,他的实力在同龄人当中属于弱者,可是直接说出来还是让寒江心里有些不好受。

  “老贾,你刚才说乱世?是什么意思?”寒江转移话题。

  “Sir,根据我的记忆,当我的主人出现的时候,会伴随着一场可怕的浩劫,这场劫难可能是宇宙性的。”贾维斯如实说道,“而我的任务,就是辅助您,在乱世当中开辟一方世界,成为一代豪杰。”

  “宇宙性的浩劫?”寒江被贾维斯的话吓了一跳,“老贾,你不要危言耸听。”

  “Sir,作为一个科技生物,我的程序中没有说谎这一项功能。”贾维斯一副我从来不说谎的样子。

  “无聊透顶,一派胡言!”寒江瞪了贾维斯一眼,他才不相信什么全宇宙的浩劫,即使是真的,关他一个小青年啥事。

  “Sir,作为您最忠诚的仆人,我觉得有您这么个懦夫一样的主人实在是我这个高科技文明生物的耻辱。”贾维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寒江离开的脚步微微一滞,皱着眉头转过身去,“你说什么?”

  贾维斯随意的挥了挥手臂,一个个的场景宛如电影一样浮现在了半空中。

  面前的景象正是寒江心中的伤疤。

  “寒江,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晓晨的目光依然看向窗外,但是声音却有些颤抖起来。

  ……

  “总有那么一天,你会后悔的。”寒江淡漠地将晓晨给的包扔在了咖啡桌下的垃圾桶里。

  “永远没这个可能。”晓晨扭着腰肢,灿烂地笑了起来。

  贾维斯机械化的声音响起,将寒江从这残酷的一幕中拉回了思绪:“Sir,请恕我直言,您真是一个彻头彻底的胆小鬼。不仅如此,您还拖累从小的发小,您就是一个……”

  “闭嘴!”

  寒江赤着脸,怒吼。

  “一个胆小鬼,也敢叫我闭嘴?”贾维斯嘲弄道,“Sir,作为您的仆人,我感到无比的羞耻。”

  “你这家伙!”

  寒江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听着贾维斯的冷嘲热讽,顿时怒火攻心,气愤不已,直接举着拳头朝贾维斯冲了过去。

  贾维斯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但嘴上依旧不饶人:“这点实力,也拿得出来丢人现眼?”

  寒江不愧是星辰武馆走出来的人,虽然在极怒的状态下,一招招的武学技能却没有紊乱。

  一拳击出,手臂上的衣袖直接撕裂开来,他的手臂都由于肌肉的挤压粗壮了几分。

  一拳既然达到贾维斯胸口的时候,贾维斯终于动了,一只手暮然伸出,一下子牢牢地扣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拨。

  动作极为轻柔。

  “轰隆!”

  寒江觉得自己踏入了一阵海啸当中,在面对铺天盖地的海浪时,所以的力量全部都显得弱小,身体居然有一种被海浪连续拍打的迹象,摇晃不定。而且全身的经脉就好像被一只手弹动了,如同撩拨琴弦一般,痛苦万分。

  他全身的经脉,就好像被人用线条被系住了,全都掌握在了贾维斯一手当中。

  寒江疼痛之余,更多的是惊骇。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贾维斯动手的动作,那已经快到肉眼无法擦觉的速度使得他对于贾维斯这个科技生物产生了一种好奇。

  “小擒拿手!”

  寒江对于贾维斯的实力感到惊骇,但觉不退缩,反而在这种压迫下,将自身的潜力完全爆发了出来。

  寒江身躯一晃,脱离了贾维斯那海啸般的攻击,整个身子侧面旋转,一手探出,五指齐展,如同刀芒,狠狠地挥下,抓向贾维斯的肩膀。

  擒拿手分为两种,一种为小擒拿手,一种为大擒拿手。

  小擒拿手一般针对人体关节,主要用指掌部,腕部进行攻击擒拿。一般为一招制敌拿住对手。

  大擒拿手一般针对的是人体穴道,分别用肘、肩、膝、跨、脖子、脚腕、脊柱等部位配合,来困住对方。

  寒江所使用的小擒拿手,源自于几个世纪前的少林寺武学,乃是武学中的经典。以小巧对敌,是近战中的典范。

  “唰!”

  手指紧紧扣住贾维斯的肩膀,寒江刚准备发力擒拿住贾维斯之时,异变发生了。

  贾维斯双手一抓寒江的手臂,猛地一用力,整条有力的手臂骤然一弯,力道顿时消散。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