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我的种马邻居 银玉

我的种马邻居 银玉

时间: 2016-06-22 17:12:03
我的种马邻居〈1〉

「嗯...唔...呀...泰...!」半夜女人的叫声,显得更是明显,而且更是容易让人产生暇想。
「唉!」男子无奈的摇摇头,低头地看了看,才缓缓地走下床去洗手间。
自从他搬来这之後,每天都睡不好,这全因他的「邻居」!!
这里的房东因为儿子接了他去住,所以房东把这个单位租了出去。
说真的,初头看到房东的时候,真的不相信他已经有了小孩,房东他长得超漂亮的!!
而这单位是两房一厅,所以房东分别把这个单位租给两个人,一人一间房,其馀的共用,而他就是其中一个。
当初看上这里是因为价钱合理,也知道已经有另一个人租了,本来是想跟那个人做做朋友,互相照顾。只是每天早上准备上班的时候,他都在睡;下班回来时他却走了,回来时已是零晨一、两点,外加一个......床伴。
可怜的他,每晚都被「免费的A片」给吵醒,还要自己解决>w<,别怀疑!他可不是没人要的旷男,他可是有一个超~~水的女友小蕙喔!可小蕙是个玉洁冰清的女孩家,他怎麽可以...可以......总之算了,还是自己来好。
多得那个种马邻居,他的技术可好了很多......
关了洗手间的灯後,他便回自己的房睡大觉。
不如明天买个耳塞好了......
忽略隔壁的「噪音」,明天还要上班的他进入梦乡。

「唔......啊!」深泘吸一下,男子起了床。
他从来不买闹钟,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人肉闹钟,很多人都想他为他们报时,保证不会坏。
梳洗了一番後,男子拿起电话,准备做别人也是唯一的人肉闹钟。
一想到心爱的小蕙,男子不禁笑开了嘴。
电话响了几声後,电话终於被接起了。
「喂......鄾,早上好......」电话那端传来带有睡意的温柔女声。
「小蕙,早上好!起床上班了喔......」男子,也就是郦鄾满足的收了线。
每天他最重要事就是叫小蕙起床,总是让他觉得这就是生存的意义。
他,郦鄾,二八年华〈这样形容应该没问题吧?!〉,在一间小公司里当文员,他有很崇高的志愿,就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爬上高职位,絶不像那只种马一样,白天晚上颠倒,他猜他一定是所谓的小白脸!(啊!怎麽会想到那只种马呢?!)
不过说真的,他直到现在都还没看过那只种马呢!不过做得小白脸一定差不到那吧!〈一口认定是小白脸......〉
看看那紧闭的房门,郦鄾想起了要买耳塞的事。
今天一定要去买!
□□□自□由□自□在□□□
风尘仆仆的回来,郦鄾把自己刚买来的菜放到厨房,打算先洗个香喷喷的澡,然後就煮一顿美味的晚饭,来慰劳一下自己的肚子。
没错,他总习惯自己下厨,因为觉得外面的食物很没营养。
本来他都习惯到小蕙家下的,来个两人世界。只是最近小蕙常常没空,所以只好算了。
虽然自己一个人吃挺寂寞的说......
洗完澡,换了家居服,郦鄾步向厨房。
「啊!又忘记买耳塞了......」皱了皱眉头,郦鄾有点惨的低下头。
今晚又难熬了......
再看看,又再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不是因为前面的事,而是他发现他又买了双人分回来了。
习惯这种东西真可怕。
「明天不买菜算了!可是......到明天会不会新鲜呀?」他犹豫不决的停下手脚。
「那煮给我吃好吗?」一道带有磁性的嗓音突然响起。
郦鄾被这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去看。
那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子,特别是那双带电眼,像是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勾掉魂似的。
「你、你是谁呀?!」郦鄾吓得把手中的塑胶袋掉落在地。
「不是吧?你不认得我的人,总认得我的声音吧?」然後男子若有所思的低下头,随後抬头勺起一抺邪魅的笑,「毕竟它可令你半夜兴奋得睡不著喔!」
如此一说,郦鄾立刻满脸通红,刹那间明白他是何方神圣──他的种马邻居!!!
看他那红通通的脸,男子的笑容更深了。
「看在我每晚那麽卖力,请我吃一顿饭不过分吧?」
这下子郦鄾的脸更是红得夸张。
「你给我出去!!」他大唬一声。

可是最後,郦鄾还是煮了两人份。
别想太多!他可不是为了要报答那只种马才煮的,而...而是...反正菜就是要趁新鲜吃的嘛!他是不想浪费食材。
「给!」不太客气的把那碗面给了那个种马,郦鄾坐在沙化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他的饭。
「喂!你会不会差别待遇了点?」看看他手中的面,再看看桌上的四餸一汤,这不是差别待遇,是甚麽?
「有煮你的份就好啦,还要求甚麽?」不理那只种马,他继续吃他的饭。
种马只好哀怨地一个人吃着他那碗小小的面,只是不时传来的叹气声骚扰郦鄾的耳膜。
「好啦!给你吃啦!」在不知第几次的叹气声下,郦鄾屈服了。
种马顿时露出胜利的表情。
「喂!你煮的东西还真的是很好吃呢!」吃足喝饱後不忘赞美一下,这是他做人的礼貌。
「喂甚麽喂!我有名有姓,我叫做郦鄾。」不去看那种马的嬉皮笑脸,郦鄾自个儿收拾东西。
「喔~~原来是小鄾鄾喔!」种马暧昧的靠近郦鄾。
「你、你说甚麽呀!不可以这样叫我!」郦鄾的脸顿时红了。
「嘿!你还真容易脸红呀。」嬉笑的语调仍是从种马的口中传出。
「那、那有!」
「真可爱。」种马乘机的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你、你──」熟透了的虾子立即出现在郦鄾的脸上。
「bye,小鄾鄾,我去上班了!不要想我呀!」种马临走前把名片塞给了他。
「谁会想你呀!!」郦鄾向门的方向大吼,可种马已经消失了。
郦鄾这才看他手中这名片,上面写──
林景泰,sweet love首席男公关
不是吧?!他,那只种马真的是小白脸?!

我的种马邻居〈2〉

每天的早餐,就是一天的希望。
至少郦鄾是这样想的。
所以每天的早餐,郦鄾是不容许自己不吃的。
可这天他竟然连早餐都没有吃就走,稀奇呀稀奇!
而罪魁祸首就是那只种马!!
其实不是啦,是他的亲亲女友小蕙约他出去食早餐。
多日来没和小蕙出去约会的郦鄾,心情可是开心得不得了。
「嗨!小蕙。」郦鄾心得甜甜的向小蕙挥手。
「呃...鄾,早上好。」可小蕙却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蕙,怎麽了?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郦鄾担忧的望向小蕙。
「呃...不是啦,我很好!没病、没病!」她扬起了一抺笑。
「那就好......」他这才放下心。
「还跟他说这样多干啥?」突然一道粗糙的男声响起。
郦鄾这才发现小蕙的身旁坐了一个高大的男子。
「成,别这样!」小蕙用眼神示意他闭嘴。
「那你就不拖拖拉拉的,快说出来!」男子不悦的道。
「呃......小蕙,他是谁呀?」看他们奇怪的对话,郦鄾不禁有点不良的预感。
「就是......就......他是......」小蕙吞吞吐吐了半天仍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来。
「你说不出来,我说!我是她的男友!」男子不耐烦的道出。
顿时,郦鄾不知该做如何的反应,愣在那里。
「鄾,对不起。」小蕙心中有愧的向他道歉。
「......没...没关系...」郦鄾勉强的扯出了一抺笑容。
「没事就走了!」男子粗鲁的搂着小蕙离去。
独留郦鄾一个人在喃喃自语。「是吗...原来...」

分手总在下雨天,不然就是在寂静的夜晚,总之不会是好天气。
可郦鄾却不明白,为甚麽这天的天气这麽好。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散发它炙人的魅力。
郦鄾身上的汗水挥洒得高涨,他却仍一步一步的坚持走回公司。
对!不管有没有分手,郦鄾仍是个小小的上班族,仍要去上班。
好不容易回到了充满冷气房的办公室,却被眼前的一大叠文件吓住了。
「欸?郦鄾的回来了,阿宇今天请了假,所以辛苦你了。」说话的是同一个室的阿红。
阿红算是这个室的领导,部长不在的时候她就最大。
「哦。」轻轻的认了声,郦鄾默默的坐下努力工作。
「怎麽了?心情不好的样子。」阿红担忧的关心道。
「我没事。」郦鄾嘴角微扬要她放心,然後继续回到他的工作中。
「没事就好,要是让部长见到你这样子,他一定会借题发挥。」
郦鄾明白,在课长的眼中,自己是个做不了事的小伙子,他经常为了小错误而被部长骂得狗血淋头。
要说出为甚麽,只能说自己的脸蛋吧!
不知怎的,他就是长唇红齿白,自小就讨人喜欢,深得长辈缘。
可是总有些人看不过眼,嫉妒就是了!
部长就是其中一个。
「郦鄾,你进来一下。」这次说话的是部长。
就说人衰甚麽都不好,郦鄾这才深深体会到。
「小心点。」f
「我会的,阿红姐。」呼了一口气後,郦鄾走进了部长室。
「你看看,我叫你把前年的资料列印出来,怎麽会变成了去年的?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好看,就工作不认真,这个社会上小白脸是不能立足的!要是你再这样下去,我看你阿母也会伤心......」一进来,部长就炮语连珠的向郦鄾训话。
小白脸?要说小白脸,我还不够那只种马呢!还有,我阿母伤不伤心关你甚麽事?
郦鄾在心中自个儿默默谂。
「喂!郦鄾,你究竟有没有在听呀!」看出郦鄾心不在焉的样子,部长不悦的道。
「有!有!我都有在听!」郦鄾立即应道。
「有就好了!真是的,看你这样子,怎麽会有女人喜欢?我是女人都不会要你这空有脸蛋的小白脸!」部长恶毒的讽刺。
这话本来郦鄾就听得多,没甚麽大反应才对。
可对於今天的郦鄾,无形是致命的语句。
郦鄾只觉得「啪」的一声,好像是一直束缚住他的绳索断了。
在他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拳头就已经出了,正中部长的脸蛋。
「你──」像是没料到的样子,部长震惊的指着他。
郦鄾也呆住了,可打都打了,没退路了!
「就算我是个空有脸蛋的小白脸又怎样?总好过你这头大没脑的猪头!」
「你──」部长气得接不了话。
「你甚麽你?难道你只会说这一个字?猪就是猪,文化水平就是差!」郦鄾是说得越来越顺。
「YOU'RE FIRE!」忍无可忍的部长大吼。
「FIRE甚麽?现在不是你FIRE我,是我自己辞职!」郦鄾帅气的补上一踼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伤心欲绝的郦鄾,决定学人家借酒消愁,买了十打......可乐。
「鸣......为甚麽?难道我就真的是没女人缘?」郦鄾又打开了一罐可乐,身旁的可乐罐堆得满地都是。
而林景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郦鄾一副酒醉的样子,不知在喃喃自语些甚麽。
可再看周围满地的可乐罐,不禁笑了出来。
喝可乐也能醉?!
「种马...你回来了...陪我喝!」郦鄾拿起一罐的可乐向林景泰招手。
「种马?是叫我吗?」他愣住了一下,仍然笑了起来。
种马就种马啦!
「你怎麽了?」种马一边喝可乐一边观察郦鄾。
「怎麽了?没甚麽!只不过都小蕙甩了我,工作又没了......」郦鄾真的像酒醉的样子,眼神迷茫的看向远方。
「好呀!这不就是新的开始吗?」他扬起惯常的笑容。
平常明明觉得这笑容很不好看,很欠扁,可现在看竟然多了几分温暖的感觉,郦鄾浮在眼眶的眼泪终於忍不住流下了。
「种马......我要怎样做呀......」郦鄾沙哑的声音透露出无助。
「不用想怎样做,有我在,放心哭吧!」种马温柔的搂他在怀里。
「鸣......种马,要怎麽才可以忘记这些呀...?」
「我来帮你......」
只见种马的脸蛋不断不断的在郦鄾眼前放大......
窗外吹起的风......是热的。

我的种马邻居〈3〉

人生的事情是料不到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也是不解的。
而郦鄾此时正在发呆中,看着自己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上起来,本来就是没甚麽事。
只是,为甚麽,为甚麽在被子下的他,是一丝不褛的裸体!!
这是一个谜。
失身。顿时这两个字浮现在脑海中。
郦鄾的脸色煞那间转白!
不会吧?!
可听人说被○○××之後「後面」会很痛,而自己根本就没觉得怎样痛。
「不对!那只种马呢?」突然想起临睡前种马是在他的身边。
「等一下...种马?在我身边的是那只种马?惨了......」郦鄾脸色更是惨白。
正因为是那只种马,他被○○××的机会更大呀!
种马就是所谓的专用来播种的呀!
突然眼睛瞄到床边的一张便条纸。
小鄾鄾~~我去上班了,不要想我呀~~
上面是如此的写着。
郦鄾全身的鸡皮疙瘩顿时起立敬礼!
而便条接下来还有一句话:对了,不要再叫我种马啦,你可以叫我honey~~
「那只种马!!」郦鄾大叫。
从这张便条的内容根本就猜不出发生过甚麽事,再看了看时钟,竟然已然凌晨一点。
晚饭都没吃的郦鄾,顿时是倍感肚子饿。
「吃饭算了。」反正想也想不出甚麽,郦鄾乾脆去填饱自己的肚子。

SWEET LOVE,甜蜜的爱,专门给予女人甜蜜的地方。
总括来说,就是「鸭店」了!
而当红的首席美「鸭」,正在发呆着。
不知道他醒了没?真好奇他醒来时的反应,一定很好笑!
这「鸭」正是郦鄾口中的种马,林景泰先生。
心不在焉的他,这令他的同伙更加的好奇。
「是有甚麽事令我们的Terry走神呀?说出来听听。」那人带着嬉笑的语调走近林景泰。
「没甚麽,倒是我们的花花公子怎麽有空来找我閒聊?难道是功力衰退了,这麽早就被人换了下去。」林景泰讽刺的功力也不差。
「别胡说了!我可是排行榜上的NO.2。」
「是NO.2不是NO.1嘛!」
「对对!你最厉害了!」受不了的白了眼。
其实那人正是林景泰的好友,同为SWEET LOVE中的男公关的王少俊。
「说真的,遇到甚麽开心的事了?看你整夜嘴角都笑着的,不知又有多少夫人迷倒了。」
林景泰只笑不说。
「究竟是甚麽事?这麽神秘?」王少俊的好奇心被钓起了。
「没甚麽,我回去了。」是时候去看看可爱的小鄾鄾了!
「这麽早?那些指名你的夫人怎麽办?」王少俊愣了一下。
「你有办法的。谢了!」他挥挥手就走了。
「真是的...就把麻烦事给我。」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可他脸上仍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准备去招待那些美丽的夫人。
□□□自□由□自□在□□□
一个娇小的身影一边吃面一边在看电影。
这是林景泰回到家看到的情景。
看到郦鄾一副没事的样子,林景泰松了一口气。
虽然作天的小鄾鄾是很可爱,可看到他哭泣的脸庞,心中还是有点不舍。
「咦?种马你回来了。」郦鄾转头看了眼他,然後又回到电视萤幕上。
「不是说别叫我种马了吗?要叫honey!」林景泰坐在郦鄾的身旁。
「去死!」脸红红的郦鄾给他一颗爆粟子。
「嘻!在看甚麽?」林景泰在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视上。
一看他就大笑不已!!
「哈哈......忍者乱太郎?哈......你几岁了?」儿童级?
「笑个屁!忍者乱太郎有甚麽不好?老少咸宜呀!」郦鄾气得鼓气双颊。
「对!对!没甚麽不好!哈......」只是太好笑了!
「笑死你!」
「好!我不笑了!」林景泰掐了掐他的脸颊。
「呃...那个...」郦鄾吞吞吐吐地。
「甚麽?」
「就是...昨天...我们...有没有甚麽?」郦鄾越来越小声。
虽然他是觉得没事发生,而且他又不是真的酒醉,只是他的体质特殊,喝了汽水後都会头晕晕的,就像是喝了酒的一样胡说八道。
但是问清楚点又不会死!
「喔......昨天呀......」林景泰认真的回想。
「对!昨天怎麽啦?有没有发生甚麽事?」郦鄾急切的问道。
「昨天呀......不告诉你!」林景泰咧起一抺欠人扁的笑容。
「你──死种马!」
大概是觉得触怒他很有趣,林景泰笑得更开心。
「呃......其实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林景泰欲言又止。
「只是甚麽?」他不会真的干了甚麽吧?
「只是你那时突然把我拉入你的房间,然後...然後就脱起了衣服,再然後...」睡觉!!
没错,郦鄾突然的睡着了,那时他真的不知该怎样做。
可单纯的郦鄾,自顾自地把话接了下去。
难怪他不觉得痛,原来不是他被○○××了,而是他○○××人了!!
「对不起!我会负责的!」郦鄾很有诚意的道。
这下林景泰是真的傻眼了!
哈!不是吧?
可恶作剧心起的他,就按故事的情节接了下去。
「鸣~~我不用你负责!反正...鸣~~」林景泰装模作样地趴在沙化上哭。
「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的!你不要哭呀!」郦鄾手忙脚乱地安抚他。
「可你工作又没了,你要怎样负责?」林景泰泛着泪光的望向他。
「这......」郦鄾这才记起他因一时的冲动而失去了工作。
「鸣~~反正我本就是没贞操的种马,算了!」林景泰继续趴在沙化上哭。
「啊!你想怎样就怎样啦!反正我一定会负责的!」郦鄾急得不想办法了!
「好!这是你说的。」林景泰立即起来,一点哭过的痕迹都没有。
「是啦......」郦鄾疑惑的看着他。
怎麽好像有点怪怪的......
嘻!日後的生活就好玩啦!亲爱的小鄾鄾~~我来啦!
郦鄾突然觉得背後吹过一阵寒风。
好冷呀......


我的种马邻居〈4〉

负责是甚麽意思?就是把甚麽东西都担在自己的肩上!
那只种马说甚麽负责,根本就是把他当作佣人!
这一个星期以来,举凡煮饭、洗衣、打扫、陪坐、提物,总之就是佣人一个!还要他随传随到!
而那个罪魁祸首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化上,看他的忍者乱太郎。
这才真的令他气,刚开始是谁鄙视他看忍者乱太郎的呀?可现在反倒是他沉迷了下去。
「哈哈~~怎麽会有这麽白痴的人呀?独孤城主更白痴!哈~~」
看他那惬意的模样,拿着拖把的郦鄾恨得牙痒痒的!
死种马!要不是我一时的糊涂,我早就掐死你了!
「小鄾鄾~给我拿一罐可乐。」
「是。」郦鄾没好气的认了句。
深呼吸了一口气,郦鄾打开冰箱,一眼望去全是令人畏惧的汽水。
不知是否故意的,林景泰自从知道他的怪辟後,就全买汽水回来,害他现在只敢喝水。
「给!」态度不怎麽好的把可乐拿到他面前。
「小鄾鄾你怎麽一副不舒服的样子啊?饭吃不够吗?」明知故问的他装得一副好人样。
「没事啦!」郦鄾不怎理他的转身离去。
可林景泰却一手把他拉入怀中。
「!」郦鄾直吓了一跳。
「你做甚麽了?!」郦鄾起劲的挣扎。
「只是看小鄾鄾一副哀怨的模样,看来是我没好好疼你了!」话毕便作势要亲下去。
「等、等一下!你别、别......」郦鄾慌张的挣扎着,脸蛋也渐渐红了起来。
看郦鄾脸红的样子,林景泰扯起一抺邪笑。
「我的小鄾鄾真可爱呀~」然後就把人给放了。
「你别吓我呀!」害我的心都出毛病了。
「明明就是你『那个』了我,怎麽还害怕我会对了怎麽?」
这下郦鄾突然呆住了。
对呀!明明就是我对不起了种马,怎麽还会怕他想对我做甚麽。
不过他怎麽想都不明白,他那时是怎样对他○○××了。
「怎麽了?在发甚麽呆?」看那小小的身影不停地换着姿势,就觉有趣。
郦鄾沉默地细想了一会儿,才缓缓说出口。
「我真的有对你做了甚麽吗?」他想这几天的疑惑问了出口。
只见林景泰低下脸来,半句话也不说。
郦鄾看见气氛的转变,心也跟着急速跳起来。
到底是怎样了?
「鸣~~我就知道你想赖帐!」一道惊天大喊打破了沉默。
「吃了人家又不负责,算了!我当自己命苦!鸣~」林景泰的假哭是假得没得再假啦,可世上还是会有人信以为真。
「你、你别哭呀!我又没说我不负责!」郦鄾最怕有人在他面前哭了,就算哭的人是一个身高180公分的男人。
「你就别逞强了!我、我知道的......鸣......你不想负责就算了!反正...反正我就是命苦了!鸣~~」他趴在沙化上痛哭失声!
眼中泛起泪光的他,双肩不禁轻轻的抖着。
可其实他根本就在忍笑嘛!
只是郦鄾不愧是忍者乱太郎的忠实观众,学的都是良心!
「对不起!种马,我一定会负责的!我再也不会质问你的!你放心!」
「真的?」做作的抽抽鼻子,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望向郦鄾。
「真的!我一定会负责!」郦鄾一脸正气的拍拍胸口。
「那...那你亲我一下。」他指了指脸颊。
「为...为甚麽?」他的脸又红了起来。
「鸣~我就知道──」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我亲就是啦!」可郦鄾却是犹豫不决的。
郦鄾,你可是男人!只不个是一个吻而已,怕甚麽?勇敢亲下去吧!
脸着红的郦鄾鼓起勇气,轻轻的碰了一下就抽离。
可种马这名字不是假的。
林景泰只是觉得郦鄾脸红的模样煞是可爱,在被柔软的嘴唇触碰後,更不知自己在作啥。
「亲不是这样亲的......」说罢便向郦鄾的唇欺了上去。
郦鄾更是呆住了,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的他,就任由种马在他唇上咬吮。
呼吸被夺去的他,眼神渐渐地迷蒙,身子也软在种马的怀里。
直到感觉一软状物的入侵,郦鄾才猛然清醒!
「嗯...放...」放开我!
郦鄾挣扎着,可却使不出力。
也许是感觉到怀中人的挣扎,种马停止了这场吻。
「哈哈......哈...」缺氧令郦鄾眼中发黑,他拼命地在吸着新鲜的空气。
「你怎麽对我、对我......」郦鄾气愤的脸红红的指着林景泰。
「你都对我做『那种事』了,给我吻一下又不会怎样?」可林景泰不愧是脸皮超厚的种马,理直气壮的道。
「可要是这样,不是应该是我主动吻你的吗?」
「喔?你想吻我呀?早说啦!给你亲,来!」种马欠扁的嘟起嘴来。
「你少臭美!」郦鄾脸红的给他一个爆栗子。
「我肚子饿啦!」突然他转了话题,郦鄾有点反应不过来。「煮饭呀!」
「煮就煮!」真当他是佣人呀?
郦鄾就这样转身走进厨房。
而这次的话题也消失了。
因为谁那不想提起,提起在心中那萌生出来的情愫。
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

我的种马邻居〈5〉

人一生中不可缺少的是爱......呸!才不是哩!是钱!
没有钱就等於是空虚的人生!
看着存摺上的数字,郦鄾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
本来他就是一个小小的文员,人工就是不高,这几日的帮佣生活差点令他忘掉了这些。
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份工作。
可走在茫茫人海的街头,在烈日的照射下,郦鄾深感失望。
为甚麽找工作这麽难呀!!
他去过无数的公司,把自己的履历表递过无数次,得到的回应都是──NO!
失望的他,拉著长长的身影走进前面那家蛋糕店。
「先生,请问要甚麽?」服务生亲切甜美的声线在他的耳边响起。
「我要......」随便的点了一些东西,郦鄾累得趴在桌上。
吃在口中的蛋糕很好吃,甜嗞嗞的味道却赶不走了一点的疲劳。
可看着店里人吃着蛋糕的甜蜜模样,郦鄾根本完全感受不到。
「蛋糕好吃吗?」一把轻柔的声音响起。
郦鄾以为是服务生,就不怎理会,随便的应道:「还可以。」
「甚麽还可以?!你这样吃根本就吃不出我的蛋糕的好!我的店不欢迎你!」突然轻柔的嗓音变得粗犷起来。
郦鄾吓了一跳的,抬了头起来。
只见那是一个有着深棕色头发的年轻小伙子,如瓷涂般的肤色,那双细长的眼,电力有得和种马较量,那直挺的鼻子煞是好看,一张精致的脸孔,配合起现在的怒气,更显得好看...等!怒气?他干啥生气呀?
「你在看甚麽看?我叫你走!」
「喔?对不起,请问你说甚麽?」回过神的郦鄾抱歉的问。
「你别再装疯卖傻!我们店里不欢迎像你这样的人!」他一副高傲的看着郦鄾。
而郦鄾可是倍感无奈,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甚麽!
「不好意思,请问...我有做错了甚麽吗?」
「你、你还敢问我?!」他一副激动的模样,准备动手了起来。
「不行呀!店长!你别激动呀!」身後的服务生及时拉住了他。
「这是在干嘛呀?」郦鄾越感莫名其妙。
「不尊重我的蛋糕的人,我的店不欢迎你!」
郦鄾顿时傻了在那里。r
难道是我那句「还可以」?
「这位先生,对不起!我们店长就是有这种怪脾气,请你别介意。」服务生态度良好的向郦鄾道歉。
「道甚麽歉,明明就是他不对!」店长非常的不满。
「你别再说啦,店长!」服务生没好气的摇了摇头。
郦鄾看着眼前的小伙子,年轻的面容让了猜不出他就是店长,反倒是身旁的服务生还比较像。
不过郦鄾是个超~有良心的人,也明白到对自己喜爱的东西的执著。
想当年,他和他妹就为了忍者乱太郎而吵了好几个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心情不太好。」郦鄾满是歉意的样子。
那个服务生先是呆了一下,後来却满意地笑了笑。
而店长当然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竟然你都道歉了,就当没事发生。」店长很有肚量的道。
「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们你发生甚麽事了?」服务生仍是温柔地问道。
「其实没甚麽,只是找不到工作而已。」难得有人愿意听,郦鄾当然全说出来。
「原来如此!」服务生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呃?」郦鄾不明白自己找不到工作有甚麽好开心的。
「我们这里正缺人手,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
「吓?!」两道惊呼声同时弹出。
「你在说甚麽!我们这里那有缺人手!」见鬼了!
「真是可以吗?」郦鄾满怀希望的看着服务生。
「对!店长,我们这里就缺人手!」她特别加强後面的语气。
「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店长望着她眼里的提示,只能答应。
「甚麽条件?」郦鄾紧张兮兮的。
「来,你给我吃!」店长拿了一块蛋糕过来。
郦鄾小心翼翼的看着那蛋糕,不明白这是干甚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