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网王]嗯?本大爷是金钱豹?! summercloudl

[网王]嗯?本大爷是金钱豹?! summercloudl

时间: 2012-11-03 06:10:07


 OA【嗯?本大爷是金钱豹?!】By summercloudl
  ——兽耳系列之二
  第一章:
  美好的周末,春末的日子,你说迹部大少爷会做什么呢?
  度假休闲?上经济学课程?还是开车兜风、欣赏音乐会?
  统统不是。
  现在的迹部景吾正挥汗如雨地握着网球拍,晶莹地汗水沿着他熠熠生辉的发丝滴下,湮没在塑胶地上。
  天开始热起来了,经过了几盘热身运动,迹部的身体开始活跃起来,出汗、兴奋,这些都让迹部毫无顾忌地投入到运动的魅力之中。
  阳光照射在迹部的发丝上,即使上面挂着汗珠,但是那些发丝,就是如此地华丽而神采飞扬。无论是什么情况,迹部景吾总是保持这样的华贵、挺拔、耀眼的仪容。
  眼角的那颗泪痣,如钻石般闪耀着,很美,很魅,很亮眼。
  迹部握着拍子,摆好姿势,迎接下一轮调整,眼神如此地专注,一双银色的眼眸里,倒影着一个蓝色的影子。唯一的影子。现在,在迹部眼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夺走了迹部所有的注意力。那就是球网那边的人,迹部景吾现在的对手,一个让迹部全神贯注的人。
  忍足侑士。
  忍足的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稍纵即逝。
  伸手,抛高球,用力地挥拍。
  他,每周最期待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刻。
  因为在每周末的这一天,迹部的眼里,只有他。
  他,独占着迹部的注意力,而不是和网球部两百多名队员分享。
  
  球,嗖的一下飞过网。
  迹部的眼睛一眯,准确地捕捉到了球的飞行路线,成功狙击。
  一拍子,力大事成,硬生生地将忍足逼到了底线。
  
  小景的眼力又进步了。
  忍足的嘴角染上笑容,迹部总是带给他惊喜,而他,乐意见证他的每一步成长。
  
  随着迹部的动作,又有一些汗水被洒下。
  很好,每周的比赛都非常地有挑战性,忍足越来越强了。
  如果在真正比赛的时候,他也能那么认真的话……呵,这个家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认真吧?
  
  迹部挥拍。
  作为冰帝网球部的社长,迹部景吾向来以身作则,因为规矩是他定下的:胜者王败者寇,每月举行排位赛,第一名就是部长。
  而他,站在这个位置,快三年了。自从他入校以来,他就站着个高度,引领全队,他接受着所有队员的挑战,包括忍足侑士。
  
  来网球部的第一天,迹部就单挑了所有的学长,取得了部长的地位。但是,最后和忍足的那场比赛……是迹部唯一能记住的。
  迹部和忍足,同一天转校来冰帝,同一天出现在网球社,然后进行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场对决。那个时候,他们甚至还不认识对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来自哪里。忍足只是挽了挽袖子,连风纪扣上的那颗纽扣都没解开,他们就这样比赛了。
  
  2010-6-27 12:37 回复
  皇族御守
  summercloudl
  223位粉丝
   2楼
  
  那天,也是如此,挥汗如雨,全神贯注,倾力而出……他们,甚至已经不计较输赢了。
  这是第一次,迹部主动地和对手握手。他握住忍足的手,高高举起。
  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就是那次,迹部做了部长,而忍足呢,知道自己遇到了命中注定。
  就是那次,迹部记住了忍足,并且和忍足定下了约定,每周末,比赛一场吧!
  就是那次,迹部终于找到了对手,他不再是孤独的大少爷,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和他并肩而立的人。
  就是那次,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通过网球彼此相知,相吸。他们都明白,也许这辈子也遇不到另一个人,可以打出这样默契而精彩的比赛了……他们的实力,其实很接近,非常接近……
  
  “陪本大爷练球。”迹部是这样说的。
  因为迹部是部长,是高山之巅。所谓高处不胜寒,迹部想找个实力相当的人练球并不容易,总不能找一个差自己很多的,越打越差吧?!所以,迹部只有找忍足。
  而忍足呢?乐意之至。
  忍足早熟吗?也许吧。
  忍足侑士,其实这个人呐,很现实。喜欢的东西,他会守护好,然后找机会,一击即中。他有足够的耐心,足够,足够到,他愿意等迹部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习惯他的存在,把他当成生命力的空气,再也离不开他……就像现在,最起码,迹部现在已经无法离开忍足的网球了。每周末,迹部都会期待着忍足来到他的别墅,两个人在这片私人网球场,大战一场。
  他们的比赛,有时候甚至不计分,因为没必要,无论是什么成绩,不打到精疲力尽,他们是不会停歇的。忍足从未放水,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松懈了,那么他就失去了陪同迹部练习的资格,因为迹部景吾要的是一个优秀的对手,他需要一个强大对手,因为这才是练习,才有挑战的意义,才能满足他的征服欲!他,不要一个废物!他,要赢得光明正大!
  所以,忍足满足着迹部,他愿意陪着迹部,让他挥发自己的活力和热情。即使他输多赢少,他的嘴角永远噙着一抹满足的笑容。
  
  两个人,奔跑,一切都是如此地自在、忘我、无所顾忌……
  -------------------------------------------------------------------------------------
  突然,迹部家的管家走进网球场。他知道自己不能进来,但是事情好像很紧急。
  “出去!本大爷说过,禁止打扰!”迹部厉声想让管家出去。他不想骂人,但是他讨厌被打断情绪。刚才的比赛气氛非常好!
  “抱歉,不二小姐打了第十次电话,说事情非常紧急。”管家地上电话,没办法,他也是被迫的,没见过这样的人,居然连续打十通电话,已经告诉她少爷现在有事,不能被打扰了,不过她好像很执着,难道真的有意外事件?
  
  “混蛋……”迹部咒骂了一声,然后朝忍足打了个手势,放下了网球拍,接电话。
  忍足耸耸肩,放下拍子,挽了挽袖子,顺便退到场边喝口水,休息一下下。
  
  很快的,忍足就听到了迹部的咆哮声。
  “本大爷的耳朵绝对没问题!不二小姐,本大爷没那么无聊。再见!”迹部不客气地挂上了电话。
  不是他没有绅士风度,而是那个女人太过分!他看在不二周助和由美子是女人的份儿上,还跟她说了再见,叫她“不二小姐”,已经够客气的了。
  那个女人,打了十通电话来,就是为了问“迹部少爷,你的耳朵没问题吧?”,真是莫名其妙!本大爷的耳朵能有什么问题?是不是睡糊涂了!?大白天做梦……
  
  “迹部,我们继续开始?”忍足拍了拍球。
  忍足是聪明人,显然迹部刚刚接的那个电话根本不重要。至少迹部觉得不重要。既然迹部觉得不重要,那么他也不必追根问底,还是先打球吧。
  但问题是……不二小姐?不二周助的姐姐嘛?那个有些混血的美女,那个胸……呵呵,发育真好。
  忍足记得那个女人,因为她来看过不二的比赛。他们冰帝和青学当然是比赛过的,手冢、不二和他、迹部的关系也算不错,不仅是对手,也是朋友,甚至是知己,毕竟能遇上高手是很难得的事情,何况他们都非常地正直、善良。
  对由美子的印象……这个女人的智商非常高,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和不二一样,很善良,一直笑眯眯的。洞察力很强,她也许不懂网球,但是能看懂人心。那样一个女人……会无聊到周末打电话给迹部,问什么耳朵的问题吗?
  
  忍足扯出一抹玩味的微笑,不管那么多,先和小景痛快地打一场吧!现在,是他和小景的专属时光!
  
  日子就这样寻常地过着。
  忍足每天还是那样散漫、慵懒地出现在网球场,配合着岳人的上蹿下跳,和他练习什么双人阵型。别说,纵观整个网球部,只有忍足能和性格鲜明、倔强的岳人搭配,因为忍足的心思沉稳、冷静,善于观察大局,他可以让岳人随意发挥,而做好一切的后防工作,并且他的“巨熊回击”是借力打力,刚好弥补的岳人后场乏力的不足。
  迹部站在场边,非常满意地看着忍足和岳人的配合,对面的慈郎和日吉若被弄得焦头烂额。慈郎和日吉若也是风格非常鲜明的选手。正是因为这样的鲜明,所以他们的优势和弱点是如此地显而易见。对付慈郎这样的发球上网选手,只要把他逼在底线,他就无计可施。而日吉若呢,很多时候,他对岳人的灵活以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招式根本束手无策。
  今天,正好让忍足和岳人给他们一点教训,告诉他们自己的薄弱之处在哪里。有时候,实战比魔鬼训练更有实际价值,光练体能和技巧是无意义的。
  “迹部,明天有个会议,你出席?”榊教练双臂环胸地走到迹部身边,一身标志性棕色西装,凸显着他难得的艺术家般的优雅气质。
  有些事情就是微妙的。
  榊教练发现,有迹部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一种岁月的折射。
  迹部和他有着太多的地方相似,比如说对于音乐的热爱和天赋。
  榊教练不仅仅是一名出色的网球教练,更是一名音乐老师,擅长的是钢琴。
  迹部呢?
  榊教练总是那样看着迹部,迹部,总有着他年轻时代的影子。
  迹部比他当年更张狂,更闪耀,更严于律己,更倔强血性不服输……
  以后,迹部也会取得比他更高的成就吧?
  有意无意地,榊教练非常地信任迹部,因为在他看来,迹部的性格就注定了他会成为君临天下的一代明星,无论他是否出身豪门。
  就像迹部自己说的:高贵是流淌在血液里的。
  没错,迹部身上,就是有那种流淌在血液里的高贵。即使他就这样站在场边,即使网球场里有着对攻战,即使整个球场有两百多名的队员……但是,你就是能这样一眼看到迹部,他总是那样显眼而明亮,光彩照人。
  
  “会议?让长太郎去。”迹部甚至没有侧过脸看榊教练。
  按理说,他应该对教练用尊称,但是迹部没有。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和教练平起平坐,网球部的多数事务都是迹部在处理的。榊教练很少干涉他的事情,一般来说只是提出建议。榊教练也从未计较过他的无礼,迹部那个人,如果你能让他心服口服,他会自然地尊重你。在迹部面前,用所谓的长幼辈分压他,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好,我安排。”榊教练同意,什么“青少年网球发展讨论……”,那种场合,恐怕除了好脾气的长太郎,没人可以忍受的吧?
  “多谢。另外,本大爷想让岳人和日吉若暂时配对。”迹部说。
  “可以,岳人的基础训练必须加强。忍足太纵容他了。”榊教练同意迹部的观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忍足和岳人是黄金组合的原因,在训练方面,因为忍足有些散漫,导致岳人也学会了偷懒,或者说,岳人本身就比较单薄一些,习惯了偷懒,而因为有了忍足,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训练效果并不好,特别是基础力量练习。如果让岳人跟日吉若组队,日吉若是习武之家出生,在基本功方面,日吉若倔强的性格让他一丝不苟,从不偷工减料,互相影响之下,希望岳人可以改掉一些小毛病。
  “我希望你说服忍足打单打。”榊教练说。
  根据忍足的实力,按理说,他单打绝对不成问题,但是忍足那个人,似乎更喜欢打双打。按忍足的说法就是:这样最合理,可以让冰帝的实力最大程度地发挥。
  没错,从理论上说是这样,因为他和岳人的黄金组合,冰帝在五局三胜的比赛中,前局的双打有很大的赢面。忍岳和凤宍,在多数情况下能拿到两分。而迹部的单打更是一击即中,难有敌手。桦地的单打也很难缠,往往等不到迹部上场,冰帝就赢了。
  “本大爷尽力。”迹部说,眼神,依然粘在场上,粘在忍足的身上。
  忍足看着岳人的样子,好像很玩味。忍足拿着拍子站在后场,什么都没做,甚至还在吐槽。迹部听不到忍足说什么,但是百分百肯定,忍足就好像在看一场戏,看岳人和日吉若在球场上像小朋友一样死不认输,互相压制报复。呵呵,很有趣。
  
  又是一个周末。
  忍足把球袋甩在自己的肩头,步行到了迹部别墅门前。
  在这座城市,他和迹部都是独居。父母呢,一个人的父母都在英国,另一个的则在关西。虽然迹部别墅里有着数十名仆人,但是对迹部而言,他依然是一个人,独居。这种孤独,恐怕也只有习惯了独居的忍足能理解。他们还都是孩子,当同龄人还在父母的庇护下撒娇的时候,他们已经懂得如何照顾自己,懂得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
  这样的经历,恐怕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才能互相体恤。小小年纪独自生活,感情的缺失无法用金钱来弥补。
  等忍足走到欧式雕花大门前,大门自动打开了。一位女仆迎了出来。
  “忍足少爷,您要什么午餐和饮料?”女仆问。
  忍足少爷比迹部少爷要亲切很多耶,所以询问也不用太拘谨。忍足每个礼拜都来,他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用餐。
  “啊,碳烤青箭鱼什么的,我还是习惯关西美食。饮料……矿泉水吧。”忍足说,还是矿泉水喝着舒服。
  “好的,餐后给您配章鱼丸子好吗?海苔味。”女仆笑笑,忍足少爷很好伺候,要求并不多。
  “你真是了解我。多谢咯,美女。”忍足邪魅地一笑,很好,连迹部家的女仆都已经习惯他的存在了,可见,他在迹部的生活中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快,他就能变成迹部的空气吧?
  女仆因为忍足的微笑,羞涩不已。
  “你今天的发箍很好看,多了个粉水晶的蝴蝶结。”忍足留下一句话,然后沿着小径走向屋后的网球场。
  迹部应该已经在网球场等他的,迹部那个人,没有迟到的习惯,不像他,今天又迟到了两分钟。
  女仆摸摸头上的头箍,其实这个头箍她以前就带过,不过也许是忍足少爷第一次见?不会啊,其实她很喜欢这个头箍,忍足少爷来,她都会特意打扮一下……那个粉水晶的蝴蝶结……
  恩恩,也许是以前都让头发遮住了吧?忍足少爷才会没看到。今天……呵呵,忍足少爷说它很好看~因为忍足的一句话,女仆能高兴很久很久。
  
  2010-6-27 17:25 回复
  皇族御守
  summercloudl
  223位粉丝
   13楼
  网球场。
  迹部自己对着墙,发出一记Ace球。墙面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很快,一旁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一个读数:186.
  迹部对这个数字非常满意,自己并未发出全力,不过看起来,速度还挺快的,而且旋转和飞行路线都在自己的计算之中。
  身后,一个影子闪过。
  呵呵,终于来了。
  迹部放下拍子,扯过一边的毛巾,走到旁边的白色雕花椅子上坐下,一旁的女仆立刻就递上了樱桃汁,接过了迹部手里的拍子,用毛巾擦干握把处。
  “迹部,开始吧。”忍足站在网球场的路口处,看着迹部,眼神里的温柔,毫不隐瞒。
  “嗯哼。”迹部应了一声,然后喝了一口樱桃汁,站起身。女仆递上了拍子,网线和握把已经调整、擦拭过。
  
  两个人,分立在球网两边。
  和他们初识的时候一样,忍足依然只是解开了袖扣,挽了挽袖子,连风纪扣都没解开,打开球袋,拿着拍子就上场了。
  嗖的一下,网球飞过球网。
  
  两个人,很快地就进入了状态。
  女仆整理好休息区,端上了忍足要的矿泉水以及毛巾什么的,弯腰向后退开。迹部少爷不喜欢有人打扰他打球。
  
  整个球场里,只剩下迹部和忍足两个人。
  嗖嗖的风声在耳机飞过。
  迹部和忍足满场奔跑,尽情地享受着他们两个人的周末时光。
  
  2010-6-27 17:25 回复
  皇族御守
  summercloudl
  223位粉丝
   14楼
  “忍足,打单打吧!”迹部说。
  一局终了,他们互换场地,几分钟休息的时间,说几句推心置腹的话。这个就是他们的相处模式。
  “哦?呵,可是我更喜欢看你单打。”忍足说。
  “本大爷打单打和你没关系。”迹部说。拿过毛巾,盖在自己的脸上。
  “没有吗?单打很累,还是打双打比较好,省力气。”忍足喝了口矿泉水,身体开始出汗了。
  
  迹部看着忍足的侧脸,这个家伙,居然还没解开领口的纽扣。
  “舍不得岳人吗?”迹部说。莫名的,他对这种猜想很不满意。究竟哪里不满意?他不知道,也直觉地不想去探究。
  “岳人?那么单薄,我还真是不放心呢!迹部,你现在打算把他交给蘑菇头吗?”忍足笑了,为什么他觉得喜悦?仅仅是因为迹部语气了那一点点猜疑和醋味吗?也或者,他是错觉,迹部哪那么容易吃醋?他们还仅仅是队友的关系。
  “啊,如果他们能配成组合,你是否考虑打单打?”迹部挑眉,他说对了?忍足是不放心岳人吗?要岳人打单打,有些为难了,岳人不是太有大局观,在场上的弱点很明显,会露出一大片空白区域,他必须要人护驾。
  “如果小景你希望我打单打,我会考虑的。”忍足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也给迹部留了一点空间。他不能保证什么,但是如果是迹部开口,他当然乐意之至。
  
  迹部将一条毛巾盖在头上,毛巾是湿的,可以降低体表温度。
  忍足终于解开了自己领口的扣子,迹部沉默了,没有接他的话。他很希望迹部说“本大爷命令你,必须打单打”他喜欢这样的迹部,强势而高傲。这样的迹部,表现得如此有独占欲,这能充分地满足忍足的虚荣心。
  可惜,迹部从来都不命令他,不强迫他做任何的事情,更不会求他。
  迹部就是这样,从未真正地表现出忍足希望的那种情绪:非你不可。
  
  2010-6-27 17:26 回复
  皇族御守
  summercloudl
  223位粉丝
   15楼
  迹部拿下头上的毛巾。
  “忍足,再来一局。”迹部说。
  “好。”忍足说。
  说着,两个人放下各自的毛巾,准备站起身……
  
  “迹部!”忍足的语气突然就上调,那种惊异,突破了他平时那种雅痞的气质!
  “嗯?”迹部不明所以,干嘛叫那么大声?
  “你……OMG……”忍足拿下自己的眼镜。
  拿掉眼镜之后,忍足能看得更清楚,因为忍足根本没有近视,只是习惯了用一副金丝边眼镜来遮掩自己的情绪。
  
  眼前的迹部……
  “真可爱。”忍足低喃。
  “……**。”迹部别过脸,但是不可否认,被忍足形容为可爱,迹部居然有一种虚荣感?!自己疯了吗?!
  “老天……”忍足伸出手,摸向迹部的头顶……
  “你干吗?!”迹部不爽地拍掉忍足的禄山之爪。
  忍足没有回答迹部的话,而是呆呆地看着迹部。
  
  迹部被忍足盯得有些不自在,自己脸上长东西了吗?!
  “你习惯带镜子的吧?”忍足问,眼神还是凝视在迹部头顶的一点。
  “嗯哼。”迹部应声,他当然习惯,他可是一个重视仪容的人。
  “别动,我去拿镜子。”忍足摊开手,认真地看着迹部。
  因为忍足的表情异常认真,所以迹部也就愣在了原地。到底怎么了?
  
  很快的,忍足跑到场边,从迹部的球袋里拿出了一面金色的镜子。
  伸手,递给迹部。
  忍足慢慢地移到迹部的身边……手,轻轻摆好位置……以防迹部过于激动……
  
  2010-6-27 17:26 回复
  皇族御守
  summercloudl
  223位粉丝
   16楼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迹部大吼!
  该死的,他的头顶,怎么长出了一对金钱豹的耳朵?!上面还有金钱纹!
  鉴于迹部的激动,忍足一把就抱住了迹部的腰,努力的压制、安抚他……
  
  “小景,别太激动,把下人吵来的话,事情就闹大了。”忍足安抚着迹部,身子,贴上迹部的,用自己的身体给予迹部平静下来的力量。小景这个称呼,忍足用过几次,都是私下和迹部在一起的时候,开开玩笑用的。那种亲昵的称呼,总是能让迹部的情绪柔和下来。
  迹部在忍足的怀里挣扎着,要他怎么不激动?头上莫名其妙地长东西,怎么可能不激动?!
  “乖……乖……冷静一点……你记不记得由美子?”忍足贴着迹部的耳际说道。
  忍足已经想过,上一次那个由美子的电话太诡异了。他们和由美子并没有什么关系,由美子没道理打十个电话来就为了问迹部耳朵有没有问题?显然,现在的迹部,耳朵真的有问题了……很可能,由美子知道什么!
  由美子……出过什么占卜书是吧?无论如何,她一定是知道什么……
  “乖……”忍足安抚着迹部,如果把下人吵来,人人都看到了,事情就太难看了。
  “放开本大爷!本大爷要给那个女人打电话!”迹部从震惊中平静了下来,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那个神神叨叨的女人给找出来!
  “明白了。冷静些,你坐好,我把电话拿给你。”忍足把迹部按在椅子上,然后把毛巾递给迹部,“还是遮上吧,万一下人进来。”
  迹部无语地接过,盖上头。
  
  忍足把手机给了迹部,要由美子的号码并不难,因为曾经有未接来电,还是十个……很容易就知道是哪个了。
  迹部翻出通话记录,打给由美子。
  一句话:本大爷的耳朵出问题了,你给本大爷立刻来别墅。
  由美子在那头几乎尖叫,然后问是不是金钱豹的耳朵。
  迹部明白,他找对人了,由美子确实知道什么。真是太诡异了……
  之后,迹部说明,忍足也在这里,他们是刚刚一起打网球才发现的等等基本情况。总之,由美子必须快点来。
  
  挂掉电话,迹部的情绪基本平复了。
  “小景,别担心,我想其中一定有文章。”忍足也坐下。
  呵呵,真是有意思,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呢?迹部头顶的耳朵……真是猫科动物呢,很适合迹部。
  忍足的眼神里有着戏谑,这样的迹部,只有他能见到吧?
  “去替本大爷拿顶帽子。”迹部说。
  “……小景的发型不适合戴帽子,会压塌发丝,没有那么张扬帅气……”这种时候,忍足还是要体现他的品味,吐吐槽。
  “快去!”迹部瞪了忍足一眼,该死的,在他面前出丑了!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还好是在忍足 面前出丑,不然的话,他会更愤怒?!
  “好,你乖乖地……”忍足站起身。
  “滚,不准叫本大爷小景,不准说乖乖的!本大爷不是宠物!”迹部的脸微微地红润,真是的,那是什么语气,本大爷是你养的小猫吗?还乖乖的……
  忍足耸耸肩,不叫就不叫,没关系,这种称呼,这种措辞,以后两个人的甜蜜时光总会用到的。先去给迹部拿帽子吧,或者头巾更好?小景的头发很漂亮,张扬飘逸,戴上帽子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第二章:
  迹部戴上忍足从他房里拿来的头巾。忍足说没找到帽子,所以先拿了条头巾。迹部把头巾绑好,然后拿出镜子照了照,他要保证万无一失,仪表上毫无破绽才行。忍足拿着镜子,让迹部自己弄了几次头巾,终于都完美地遮住了,并且看起来很有时尚感。金色的丝巾在迹部头上被弄得很有造型感。
  “真是有品位。”忍足说。
  “废话少说,跟本大爷去书房。”迹部说。
  忍足收好镜子,然后和迹部各自拿着东西出了球场。因为不希望下人的打扰,所以网球场外没人候着,迹部习惯了每周末和忍足打完球之后自己把球袋拿出来。
  五分钟后,走到别墅前,才有女仆迎上来。
  迹部和忍足将球袋交给女仆,女仆便微笑着离开了。
  -------------------------------------------------------------------------------------
  书房。
  “迹部少爷,不二小姐他们到了。”管家敲了几下门,进来通报。
  “带他们直接来这里。”迹部说。
  他们?
  一旁的忍足显然也听到了关键词。看起来由美子不是一个人来的。不过么,由美子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带无关人等来这里。
  
  很快,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由美子、汐雅、不二周助、手冢国光。四个人跟着管家到了书房。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