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家教]时光** 茗灬翎

[家教]时光** 茗灬翎

时间: 2012-11-05 14:15:18

全文:
我们一直在一起

并肩作战

时光将见证

我们的爱情

一切都起源于19世纪初彭格列初代目的实验,温和而又凌厉的黑手党教父泽田纲吉和存在于彭格列指环中的Giotto穿越到了19世纪,而19世纪的初代目却来到了21世纪。黑手党与自卫队的战斗源于流言,这场战争,彭格列是胜了还是败了无法得知,文森特家族却注定灭亡……

友情、亲情、爱情、阴谋、阳谋……

只有灵魂的Giotto和纲吉真的能得到幸福吗?答案是肯定的!

本文以围绕Giotto和纲吉之间的爱情展开一系列的故事……

PS:本文纲吉和Giotto互攻,主纲攻。欢迎品尝~

←←←戳一戳~~~~

说明:

1):只参考原著十年篇前,继承篇什么的都是浮云~

2):CP:270G雷此CP的务必点右上角叉叉

3):HE

求收藏啊!!!

此文的系列文

一个自学成才的心理爱好者治疗动漫人物心理疾病的故事(大雾)
==================

☆、穿越

  作者有话要说:文案 :佐藤熏重生了,然后他发现世界玄幻了……他的脑中诞生了一名名为“白兰”的副人格……喂,白兰,你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障碍吧!这是一名自学成才的心理学家治疗动漫人物的故事……家教/DN/绝园/网王等——猎人——火影——家教初——家教综合世界打滚求收藏~~~
  西西里岛是黑手党发源地之一,也是黑手党的摇篮。曾有过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意大利人民以自己是黑手党为荣。
  彭格列也是一个黑手党组织,但它却有些不一样。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黑手党还未成立的时候,至今,彭格列boss如无例外向来都承担着黑手党教父的职位,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泽田纲吉于17岁继位。
  关于泽田纲吉的资料入雪花般飞进了各个家族。
  令人惊愕的是,泽田纲吉在年少的时候有个称号——“废材纲”。
  各个家族的首领们并没有因此低看了他。
  果然,时间证明了一切。
  一场席卷了整个黑手党的大清洗如约来临。彭格列第十代目却以强硬而不失温和的手段处理内忧外患,大肆整改,而彭格列第十代家族也走进了众人的视线。
  泽田纲吉——宽广而又冷冽的大空:晴、雷、岚、雨、雾、云,晕染这一切,吸收包容这一切。他只为守护而战!
  狱寺隼人——狂暴而又温驯的岚:总是成为攻击的核心,无休止的怒涛的岚。他的狂暴只为敌人,他的温驯只为第十代目!
  山本武——温和而又冰冷的雨:细数着战斗历程,冲洗着流淌的鲜血,宛如镇魂歌般的雨。他愿为伙伴亮出杀人之剑!
  蓝波·波维诺——单纯而又坚强的雷:不止要成为雷电,还要把家族接受到的损伤单独扛下、抹消,成为避雷针。他虽然年龄小,但他愿为家族冲锋陷阵忍耐恐惧!
  笹川了平——热血而又极限晴:用自己的肉体粉碎袭击家族的逆境,化身为普照大地的太阳。他的光芒照耀着家族!
  云雀恭弥——高傲而又冷漠的云:不受任何束缚,独自守护家族的孤高的浮云。他的浮云拐杖为家族清扫着障碍!
  六道骸——缥缈而又虚妄的雾:无中生有,有中生无,以此迷惑敌人,使之无法抓住家族成员的实体,虚幻的幻影。他以幻影构成利剑,守卫家族!
  世人为之战栗!
  而此刻,众人瞩目的彭格列第十代目——泽田纲吉正在彭格列首领办公室一如既往的工作着。
  他背向后靠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抚摸着彭格列指环,纲吉心中便会有一种抚慰的感觉,使他疲惫的心灵稍微得到一点解脱。
  纲吉想要休息一会,他已经持续脑力工作两天了,现在,只要稍一停顿,耳边就会嗡嗡作响,眼前的事物有模糊的迹象。最近的动作有点大,政府那边传来了不好的声音,该收敛收敛了,网并不是撒的越大越好……
  ……
  Reborn的任务完成了吧,过一会说不定就回来了。隼人还差一点……
  迷迷糊糊间,纲吉就这么睡了过去,他没看见手中的戒指发出的光芒……是大空火焰!彭格列之戒竟然在无人驱动的情况下点燃了!
  过了许久,纲吉从熟睡的状态清醒了过来,然后他茫然了……
  这里……
  是哪?
  浓郁的葡萄酒香气扑鼻,街角还有一家规模不大却很热闹的酒吧,酒吧充满了狂野的风情。街上的行人悠闲自在的散着步。无论是街上行人的穿着还是建筑的风格,都告诉了纲吉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西西里岛。
  行人都穿着复古的衣服,建筑物上的字母熟悉又陌生。
  不是幻术,也不是故意伪装。那种历史感根本无法伪装的。很奇怪的感觉……
  他不会又穿越了吧!十年前的未来战至今历历在目。上一次是未来,这一次……是过去吗?
  纲吉又想,Reborn他们会不会也来了呢?
  超直感否定了这一观点。
  纲吉此刻只剩下无尽的茫然,只有自己一人……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还有谈判……自己失踪了,Reborn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找出自己吧!可惜……
  纲吉习惯性的摸摸指环,突然觉得指环有些异样,像是突然没了生气,灵魂消散了般。
  摇了摇头,他用着熟练的意大利语对路过的一个小姑娘问道,“打搅一下,这位小姐,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吗?”
  小姑娘疑惑的看看纲吉,回答道:“现在……1809年3月5日!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竟然问时间……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谢谢你的帮助。”纲吉温和的笑了笑,小姑娘羞红了脸,这位先生好帅啊!
  纲吉无目的的走着,如果是19世纪初,彭格列还处于被一世统治的情况下。而彭格列指环具有操控纵向时间轴的能力,这一次的穿越,一定与彭格列指环有关!他有预感,突破口就在一世哪儿!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彭格列基地在哪?
  嘛……跟着感觉走好了~
  纲吉毫不负责的想着,然后随性的乱走着,直接忽略了一直对他的着装指指点点和对他相貌夸赞的人。
  走了半天,纲吉还是没有见到该死的彭格列基地!
  他稍稍收敛着溢出的气势,有些恼火的想着干脆使用火焰让一世注意到好了!
  但他终究只是想想。
  毕竟这里不是他的时代,火焰还未普及。
  彭格列在这些普通人中的形象如何呢?
  要不要问一问路人?
  ……
  还是算了吧!麻烦啊!要不然,去酒吧瞧瞧?
  “咕噜……咕噜……”
  纲吉这才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早上只喝了一杯咖啡。现在肚子饿,很正常!
  嗯……先去买面包吧!
  他突然听到了几道声音, “那人和Giotto好像啊!”
  “就是,说不定是Giotto的亲人。”
  “长得像一个模板印出来的嘛!Giotto一定很好奇!”
  “别犯傻了!Giotto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好奇?!”
  “喂!这有关联吗?”
  “……”
  纲吉嘴角上挑,一世很受欢迎呢!不愧是一世!
  穿越到过去的郁闷开始消散,他有点期待与一世的见面了。
  纲吉定下心,穿过小巷,四处张望寻找附近的商店。周围的景象散发出古老的韵味,厚重的历史感扑面而来,并不是建筑物的古朴,而是一种精神文化上缥缈的感觉,让纲吉觉得自己与之格格不入。
  见惯了城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汽车川流不息,灯红酒绿的纲吉虽然有所不适,但他的接受能力很强,所以他很快的调整好了状态。
  突然,他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是面包店!
  伴着一阵悦耳的风铃声,纲吉轻轻的推开了门,对胖乎乎带着白色高帽正在工作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先生,请问……”
  男子听见声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突然间看见了纲吉的样子,惊疑了一下,问道:“你——你是?泽田纲吉吗?”
  纲吉心中大骇,这人认识自己?他微笑,道:“请问,你……”
  他的话被男子匆忙的打断了,“Giotto,你知道吗?”
  “呃……”一世?他选择了相信自觉,“是的,我认识他。”
  “那就没错了!你就是泽田纲吉吧!”男子兴奋的搓搓手,“您先等一下,Giotto一直在寻找您呢!”
  纲吉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了,他忍不住问道:“你说,一……Giotto一直在寻找我?”这个世纪的一世应该不认识我啊!
  “啊!没错!请您务必等一会!我去告诉Giotto您来的消息!”
  “等一……下……”纲吉看着一溜烟跑出面包店的男子,无奈的笑笑,还是等一世来吧!到时候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世

  阳光正好,直直的射入房间,照在金黄色的发上,闪烁着夺人的光芒。
  Giotto端坐在桌前,手中羽毛笔划过美丽的轨迹,一个个华丽的花体字母从纸张上浮现。
  半响,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几百年没有批改过文件手都疏了!虽然几百年的时光他百分之七十都在昏睡,偶尔才会透透气,离开彭格列指环或者学习外界的知识……但几百年没有写字是事实。
  这时,规律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还伴随着一阵阵喘气声。
  “谁?”Giotto继续着手中的动作,这个时候的事情不是很多,文件也不是很多啊!Giotto现在突然怀念起以前一直赶着批改文件的日子。
  “是……我,肯。”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进。
  “什么事?你进来吧。”Giotto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连衣服都来不及换,跑的满头大汗的肯,也就是面包店男子。
  肯做了一个深呼吸,平静下来才用充满了惊喜的语气开口,“Giotto,你要找的人找到了!他现在正在我的店子里。”
  Giotto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候Giotto接下来的任务。结果,Giotto毫无反应,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肯小心翼翼的问道:“Gio……Giotto,你……你还有什么吩咐?”
  Giotto摇摇头,“你可以走了。”
  肯连忙离开办公室,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嗯,十世终于找到了啊!比自己晚来了。既然这样,也不怕再晚一会!批完文件再去找他吧!
  这边的纲吉还不知道自己倒霉了,守着面包店。
  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纲吉此刻无比怀念他在彭格列的日子。突然换一个空间,这次,没有他所熟悉的伙伴——只有他一人!一种寂寞席卷而来。
  纲吉有些落寞的垂下头,大家……都还好吧!
  不过,现在,果然还是应该先把自己安顿好!纲吉有种自己不会孤独的感觉!
  时间从不会停下它的脚步,纲吉有些懒洋洋的等着,无所事事。天色转暗,纲吉的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次的时光旅游将会是他人生的转折点,至于这个转折点是好是坏他就无从得知了。
  此时,窗外天色已黯,夕阳不遗余力的挥洒热情,燃烧着妖艳的火红,细碎的橘红从窗子的细缝溜了进来,调皮的在坐在窗前冥思遐想的青年身上玩耍。也许是因为常年在办公室工作,没怎么被风吹日晒,他的皮肤白白嫩嫩的,棕黄色的发与金橘色的光相得益彰,在脸上投出一块块斑驳,看起来美的动人心魄!
  Giotto赶完文件便悠闲自得的向面包店出发了。他虽然不是很了解十代,但有一点他却很确定,那就是十代绝对会等肯回店的,所以Giotto根本不担心十代擅自离开。当他刚进来就看见的却是这么一幅美景。
  “十世,你可还好?”Giotto努力想要做出微笑的动作,却都以失败告终。
  纲吉看到了Giotto,面上露出了笑容,“你……一世,终于见到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


☆、缘由

  “啊,你好,一世。”
  “嗯,你好,十世。”Giotto停止试图微笑,他的声音很冷,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好像是那个继承式上用冰冷的话说出要繁荣要毁灭随你的一世,而不是笑着说给那小子一个教训的一世。
  纲吉的笑容很明媚,听到Giotto确定了回答,不紧不慢的问道:“请容许我提几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是十世呢?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会到这里呢?”
  Giotto似乎露出了细小的笑容,消失的太快,纲吉没有看清,他说:“我一直居住在彭格列指环中。然而,两个相同的灵魂不能同存,如果一旦共存,要么是空间崩溃,要么是两个灵魂消散,这是常见的。但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空间自我保护,它会随机将其中一个灵魂扔出这个空间。所以说我们被扔到到了19世纪。”
  彭格列指环中的灵魂?这样,自己的问题都可以找出答案了。纲吉认真的点点头,“嗯,你是说,19世纪的你和21世纪的你出现在了同一时空,于是,佩戴了彭格列指环的我和你都被扔到了这里?”他苦笑,“19世纪的初代目怎么会到21世纪呢?你有印象吗?”
  Giotto靠近纲吉,脸上突然闪过惊色,须臾,接过纲吉的话题。
  “有一点模糊的记忆……但可以肯定,我以前去21世纪,停留的时间不超过半年!其他的……似乎是为了试验……彭格列之戒可以操控横向时间轴,这种能力很可怕,我曾将彭格列之戒封印过,之前,为了完全了解彭格列之戒,我做了一个试验……”
  21世纪同天中午,意大利彭格列总部。
  “也就是说,你为了试验彭格列之戒横向时空轴的能力,结果来到这儿,而蠢纲则到了19世纪?”Reborn擦着手中的枪,帽檐下一片阴影。
  来自异时空的初代目微笑,他的额头上纯度极高的大空火焰不停的跳跃,一世手套上已点燃了火焰。初代目点头,“没错,我们情报交流完了,那么,我就先走了,虽然彭格列已经变为令世人恐惧的黑手党,但几百年后的时空还是令人好奇啊~。”没有战乱,没有压迫,人人平等,法律至上……真是让人想都不敢想啊……
  “你现在的表情真的很蠢。还有,你确定你从这扇门离开不会有事?改变历史……代价,谁都付不起!”Reborn压低了帽檐,帽檐下露出的嘴角上翘,呈现的是危险的笑容。
  初代目施展笑颜,笑得风华绝代,“我会消除记忆的。”
  “彭格列的敌对家族很多,现在的战斗方式和以前完全不同,火焰也普及了……”
  “但是,我记得我没有留下任何关于我的相貌的资料。”初代目不容置疑的说,“没人会知道的!”
  “蠢纲留下了!”
  “什么意思?”初代目蹙眉。
  “我是说,蠢纲的相貌早被各大家族所了解。你和蠢纲相貌相差无几,很容易被认为是伪装的蠢纲,你们的气质远看也很相似。”Reborn看着初代目,笑了。
  “朋友,我可以易容。”初代目毫不退让。
  “可是,已经晚了~”Reborn幸灾乐祸的掏出振动的手机,上面显示了10条未读邮件,发送人全是纲吉的守护者,主题无一例外,纲吉不见了?初代目来了?
  初代目苦笑,“我可以无视吗?”他们用的都是意大利文,虽然有些词汇不认识,但总的意思还是能猜出来。
  “很遗憾,不能!蠢纲的守护者很难缠……再说,你以为凭你19世纪古老的知识能跟上如今的社会?”
  “……也就是说,我只能在这个办公室待着了?”初代目不死心的问了句,“那多无聊啊!”
  Reborn的笑容更灿烂了,“你可以先了解一下现在的彭格列,然后帮蠢纲干完他该干的工作。”
  “……你不怕改变历史,造成空间崩溃?”Giotto冷淡的用刚才Reborn推拒的话回问,“我可不会让自己失忆哦!”
  “呵!你可不要小看了历史啊,彭格列族史隐约有这个记录,你就安心吧。啊,这段时间你只能和蠢纲的守护者交流……”Reborn手上的枪幻化成了一只绿色的蜥蜴。
  哼了声,初代目也灭了火焰,打断Reborn的话,“好吧,我明白!我现在非常好奇十世的守护者,你让我认识认识他们……”
  19世纪
  纲吉整理自己得到的资料,绘成一条线。19世纪原版初代目因为想要了解彭格列之戒,做实验,到了21世纪,然后空间自我保护,想把多余……?不对,是指环里的一世扔到19世纪,自己因为戴着戒指,就被牵连了……啊!自己又是被牵连了!想要回去,只能等19世纪的一世回来。现在只能靠一世了……
  “对了!一世,你的干嘛这么严肃……”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纲吉明显的放松了,他突然之间纠结了。
  Giotto冷冷的瞥了眼纲吉,“那是因为被强行从戒指中离开而造成的,有一部分灵魂还残留在戒指中,因此,某些表情……还有感情都忘了。啊……刚才靠近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指环中的灵魂与我正构成一种奇妙的联系,我现在不能离你太远,否则……联系一旦断了……总之,现在我们先回彭格列……”望着纲吉担忧的眼神,Giotto实在是张不开嘴继续说,从刚才说到灵魂残留就开始用那种担忧的目光看着我了,“你怎么了?”
  “很疼吧……灵魂……被强行从戒指中离开,一定很疼吧!”还有一部分灵魂留在戒指中,这不就是分割灵魂吗?!纲吉想象不到那种疼痛。
  “……是很疼,不过都过去了。”Giotto有点局促,他不知该如何应答,这痛,说白了,就是他自作自受!但……有人能担忧的问一句……真的很不错。他用了无比恶劣的手段转移话题,“我们先回去吧……”
  纲吉默认了,至于他心里想着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


☆、会议

  一路沉默的走着,纲吉为了避免Giotto的灵魂的联系中断,紧挨着Giotto。
  两人一开始沉默的尴尬到后面就变成了**的尴尬。
  Giotto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仔细一回忆,自己感到有灵魂联系的时候,距离十世……大约三步远,现在靠的这么近其实也没必要……
  “……十世……三步远……”
  “啊?”纲吉疑惑的看着Giotto。
  “我是说……我们的距离最大可以是三步远的!”Giotto冷冷的盯着自己胳膊上的手。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那双手穿过披风正挎着自己。
  “诶?距离越近不是越好吗?”纲吉无辜的看着Giotto。
  “……太近了……!你只需要站在我三步远的距离就可以了!”Giotto不知为何感到浑身不自在,他神奇般的想到了纲吉喜欢抚摸彭格列之戒,作为戒灵,那些包含正面感情的抚摸让Giotto也感觉到了舒畅,但仔细一想……自己对那些抚摸指环感到舒畅……真BT!
  诶,对了!指环!“十世,把指环给我借一下……”Giotto想既然要离灵魂近一点,那干脆就戴上指环好了!
  纲吉竟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一世,不要固执。超直感已经给出了答案,要不然刚才你发呆的时候我就给你了。”
  Giotto定定的看着纲吉,眼里充满了坚定,一幅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
  纲吉很明白这种心情,他自己很多时候也是这样。于是,他摘下戒指,将Giotto的手抬起,便要将戒指……套在Giotto的无名指上,宛若向公主求婚的王子,此刻,花开。Giotto凝视着纲吉,深情款款。纲吉也温柔的看着Giotto,眼里无限爱恋。
  喂喂!你们脑补够了!事实上纲吉也只是将戒指的放在Giotto的手上,看着Giotto将指环戴上而已。
  Giotto戴好戒指,对纲吉点了点头。
  纲吉意会,慢慢的后退,Giotto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他艰难的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按理说来这个方法可行,但为什么……?
  纲吉似乎没有将Giotto定位在自己的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的长辈上,他拍了拍Giotto,“不用在意了,反正最多也就半年!”纲吉接过戒指,戴在手上,“我们走吧!”
  这次,纲吉只是离Giotto半步的距离,Giotto叹气,怎么自从以前的自己到来,自己就开始倒霉了呢?
  回到彭格列19世纪的总部,纲吉一阵新鲜。
  19世纪的彭格列总部只有21世纪彭格列的总部的四分之一大小。21世纪彭格列总部是仿造重建19世纪的模样,总体样子区别不大,格局也相差不多。21世纪的总部只是比19世纪的多了几个城堡。
  门口的守卫见了Giotto连忙招呼,Giotto也回了句。列行检查后Giotto带着纲吉向议事大厅走去,期间将披风系下,扔给一个像秘书似的女人又让她叫所有的守护者到议事大厅。
  两人到了议事大厅,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红木议事桌,桌边缘下雕刻着华丽的纹路,配套的椅子很奇怪的靠背处是空的,只有骨架,骨架上也雕刻着同样的花纹。
  Giotto坐在首位,纲吉本想随着Giotto坐在了他身边的,但考虑了下,目测这张会议桌长不过三步,也就坐在了Giotto的对面。
  这种会议桌坐的顺序一般都确定了,可不能顺便乱坐。
  很快,Giotto的守护者陆续到齐。他们径直向自己的位置走去,看见纲吉,都吵嚷着,推测这个人似乎就是未来十代目。然后兴致勃勃看着Giotto,等待解释。
  纲吉看到这样的情形,内心宽带泪,果然是自己的问题吗?为什么一世的守护者这么乖?尽然没有吵架!
  Giotto双手撑住桌子上,抬起,做了个虚压的姿势,众人都安静下来。他缓缓开口,道:“想毕大家都猜出了,没错,我对面的就是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
  纲吉站了起来,对初代的守护者们笑了笑,“我是泽田纲吉,请多多指教!还有,我的意大利语不是很好,请见谅。”
  守护者们用自己的方式对纲吉表示了欢迎。
  Giotto又说:“目前我不能离开十世三步远,关于这一点,阿诺德,希望你能做好保密工作,还有把他的身份定为我在日本失散的……表弟。”这样,就不会怀疑两人的亲密了。
  阿诺德点头,G看了眼纲吉,问:“为什么初代目不能离开十代目三步远啊?”
  Giotto将事情解释了一遍,众人恍悟。
  “那么,primo,什么时候……我是说我们这个时代的primo什么时候会回来?”朝利看向了Giotto。
  “放心,这个时代的我最迟会在半年后回来,到时候,一切都会恢复城原来的样子,嗯……或许,我会将你们的记忆……”Giotto平淡的说着。
  G有些恼火的打断了Giotto的话,“primo,我想我们都不希望记忆被抹去,这种事……primo……你为什么要让我们……”
  G有些说不下来,他一直都很狂热的尊敬爱戴这他认定的首领,不管是过去了多久,Giotto都是他认定的首领!
  Giotto似乎微微的扬起了嘴角,但他还是沉默的摇摇头。“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时空是非常脆弱的,要是稍有变动,历史的改变……如树枝的分叉,本来只有一条,稍微改变,将会分出另一条,这一条的时空都会破碎!十世的时空也会破碎……所以,才会决定将你们对我们的记忆稍作掩饰,放心,我不会完全消除大家和我还有十世的共同记忆,只是把关于未来的东西屏蔽!毕竟,一不小心有些话,有些未来的常识会脱口而出的!”
  “原来如此,primo……”G看着Giotto,一脸感动……?!
  纲吉忍不住想要吐槽的欲、望,脸上露出扭曲的神色,Giotto坐在他的对面,将纲吉的神色尽收入眼里,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超直感告诉他,这种感觉,以前的自己很熟悉……但现在……这种感觉对于Giotto来说还是非常新鲜的。
  Giotto的眼里闪过探究,自从有那种神妙的联系,他的情绪都在苏醒!他不知道刚才新鲜的感觉是什么,但这代表这他的感情……很快就能恢复了!毕竟,离合十世建立联系只过去几个小时!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