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骇浪(邪 神 之 宠衍生 强强) 日月青冥[下]

骇浪(邪 神 之 宠衍生 强强) 日月青冥[下]

时间: 2016-08-08 12:09:40

50 给卡罗斯先生的

绝对有问题!虽然同样赞叹于谢菲德精彩的回答,但是雷克斯却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谢菲德总是有意无意的赞同、赞扬对头卡罗斯,就算是故作大方姿态,这也显得完全没有必要,只会让卡罗斯白白加分。谢菲德昨天亲口说对卡罗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策略还言犹在耳,无论自己的男友在公众面前多么谦和可亲,却决不是一个老好人!而是一个铁腕高段的政客高手。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是昨晚上搞得太激烈,没睡好导致头脑不清楚么?
心中一阵不快,雷克斯回头,看向坐在他身后的黑人大律师,看来自己还是要出手才行......他朝后者打了个眼色,大律师立刻拿起电话交代一句挂断,然后朝黑老大点头确认。雷克斯嘴角露出坏人特有的邪恶笑容,很好,完全针对卡罗斯的问题已经派人向主持人送出,就看这颗定时炸弹什么时候爆炸了,下黑手阴人,一贯是他的长项。
琳达女士回答完毕,主持人又分别问了其它几位候选人一些问题,总的说来大家都有好好做功课,没有大的失误。一轮广告之后,电视答辩将继续进行,趁着这个间隙,穿着正式的美女司仪又送上不少卡片,主持人剔除掉一个纯粹捣乱的恶搞卡片,以及几个他认为毫无意义的问题,看着手中剩下的卡片,他暗中露出笑容,真是精彩的提问,这下有好戏看了,收视率一定会创新高的。
"广告之后,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曼迪斯先生......"
"马歇尔先生,下一个是给你的......"
"由于时间的关系,现在是最后两个问题,首先是给卡罗斯先生的。"主持人脸上带着友好的笑,吐出的话却不怎么温柔,"卡罗斯先生,作为议员候选人,您对总统发动对伊拉克、阿富汗的战争持否定态度,并且对他在伊朗、叙利亚推行的政策很不赞同,您说您是为了美国的利益。可是最近我们发现,在你担任CEO的圣勃朗公司,历年来接到众多来自伊拉克、伊朗、叙利亚的订单,赚取了巨大的利益,甚至取得了国防部那份850亿美元的合同,圣勃朗公司本应当与安然公司一样,因为提供虚假信息而交纳数百万美元的罚款,圣勃朗公司正在和利比亚和伊朗这两个美国不共戴天的敌人做生意。现在,圣勃朗公司又涉嫌贿赂外国官员而正在受到调查。不仅如此,圣勃朗又在伊拉克得到了金额85亿美元的、无须招标的合同......"
台上的主持人滔滔不绝的发问,台下的雷克斯换了个姿势,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看着卡罗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黑老大心里满足极了。哼,谢菲德不准黑社会做掉卡罗斯,他黑狮就拿卡罗斯没办法么?
"......圣勃朗正在受到调查,可是,不但没有按常规冻结圣勃朗公司的钱,圣勃朗公司反而源源进帐。"主持人闪动的目光带着邪恶,"卡罗斯先生,请问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下午圣勃朗的资料曝光,费洛?卡罗斯已经料到今晚可能被问到这方面的问题,脸色略微发白的他很快镇定下来,笑着自我解嘲:"我可以回答,但是,这可需要超过1分钟的时间。"
"没办法,你只有1分钟的时间。"主持人幽默地耸肩,台下观众哄笑。
"那我只好长话短说了,这个问题不断提到圣勃朗,这是在施放烟幕,提问者知道所有指控都是虚假的。如果你们访问一个名叫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4371的网站,一个没有任何党派、利益集团影响的、由华盛顿州立大学(简称盛大)资助的独立网站,你就可以发现有关那850亿美元合同的的细节。这是某些人不断搅乱选民视听和制造问题的伎俩,但是,这些指控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卡罗斯本着一个抵赖的原则,绕来绕去的决不承认,反正观众也是道听途说,他不承认,就是不存在,只有傻瓜才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政治立场和私人利益扯在一起,他可以找出方法掩盖圣勃朗在中东的生意,找出能够重新获得选民支持的说法,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对方选在今天才暴出这件事情,手段实在是太狠毒了!他现在只能不承认,在完美的摸掉这一切痕迹之前,他唯一需要做的,也正是不承认。
"......所以,这些指控都是空穴来风,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协助政府开展在伊拉克等地的重建工作......"费洛言之凿凿地说这些指控都是假的,然后迅速把话题专用到重建工作的重要性上,还顺便向上帝发誓自己是一心为国家出力,也的确还是有几分说服力。但是......台下的雷克斯嘴角挂着得意笑容,慵懒地支着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没坐相,只想开香槟庆祝。即便卡罗斯抵赖,那么多宗可疑的生意摆在那里,选民对他的信任也已经动摇,在投票前夜还被主持人问这么个话题,这个家伙也真够可怜的,教父有些猫哭耗子。
卡罗斯一番答辩完毕,台下观众应者寥寥,观众依然一肚子的疑问。不过答辩规则已经规定,提问者不能追问或交叉质问,他们只好暂时放过卡罗斯,把注意力转到下一个问题上来。
"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掏出小卡片,低头看了一眼,"唔......是给达美莱先生的,非常之简单,只有一句话。"他白牙"蹭"地一亮,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相信同性恋是一种选择吗?"

51 给达美莱先生的

"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主持人掏出小卡片,低头看了一眼,"唔......是,非常之简单,只有一句话。"他白牙"蹭"地一亮,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相信同性恋是一种选择吗?"
叮......
餐桌上属于两人的餐叉交击在一起,发出悠远的清鸣。那清脆的激荡交织在一起,淡淡回响。
你相信同性恋是一种选择么?
当然,当然,当然!他们选择了对方,他们是属于彼此的!
挺拔俊美的强势候选人立在公众之前,冷俊的薄唇紧抿,没有开口。
"达美莱先生?您相信这是一种选择么?"主持人追问。
该死的!台下的雷克斯怒火腾起,这是哪个活的不耐烦的人渣提的问题,他要灭了他全家!虽然他们的澄清起了一定的作用,不过他敢打赌,八成的人都拿这个看谢菲德的笑话!在这个敏感的时候问这种话题,摆明了就是在问谢菲德是不是同性恋!
......不,台上的宝贝表情从来没有那么黯淡过,居然被问的说不出话来......他该死的真想派人把主持人丢下台去!
就在雷克斯在冲动的魔鬼和维护他男友竞选的活动之间犹豫的时候,台上的谢菲德低低的开口了:
"我不知道......"沉默片刻,他又低声继续,"......我只是不知道。我只知道美国有这样一种选择,这就是待人接物的宽容,尊敬,尊严。这样一种选择很重要。"抬起头来,看着台下的观众,目光淡淡,"我还知道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人们认可成年人选择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这一点是值得荣耀的。"
感受到雷克斯的怒气,谢菲德朝他的方向露出安抚的笑容,他早就预料可能会有人问这个问题,早就做好了准备,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脑子里清清楚楚,不会傻傻地冲动行事。忘了么?他可是犀利精明的最强候选人。
双手两侧大气地撑住讲台,候选人的声音回荡全场:"但在我们尊重人权,崇尚宽容的同时,我们不应该改变--我们没必要改变--我们对婚姻圣洁的基本观点。我相信婚姻的圣洁。我相信婚姻的圣洁。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保护婚姻作为一种制度,男女之间的。"
谢菲德完全知道这个问题的要点在哪里,他只要表明支持男女之间的婚姻,拥护《捍卫婚姻法》,反对同性之间的婚姻就够了,在美国,支持同性恋的人高达四分之三,反对同性婚姻的也高达四分之三,一个自由民主社会的议员,一个法制社会的议员,总是明白游戏的规则。
雷克斯松了一口气,那家伙总算没有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倒是他有些担心过头了。然而不知为什么,听着爱人出口的立场,他的心中......不是滋味。
虽然言不由衷,谢菲德深吸一口气,虽然有些犹豫,还是准备继续讲下去--如果他没有扭头的话。但就在那一刻,一股充满恶意的思维从旁边传来,谢菲德不动声色的转动眼珠,立刻收到卡罗斯的阴沉目光。对方正有意无意的摸着自己的上衣口袋,那是对他的暗示和威胁。
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刚才上场之前,谢菲德和其它几位候选人站在台后,卡罗斯突然走到他身边。
"你知道,我上衣口袋里是什么吗?"
谢菲德耸肩:"让我猜猜......回卡罗斯家总部的单程火车票?"
"不,是你那男朋友所有的犯罪证据。"卡罗斯阴笑着拍拍自己的上衣口袋,"至于这东西会不会交到警察手上,就看你待会儿的表现了......"
不可能!谢菲德第一反应就是卡罗斯撒谎!雷克斯早就把这些资料收得妥妥贴贴,干干净净,决不会流落到外面!而且这些年来,雷克斯很多时候都躲在幕后操控,就算枭兽的黑道生意曝光,警方追查,也绝查不到雷克斯头上!就算是卡罗斯家族,也拿不到枭兽的最高机密!
抬头看了卡罗斯一眼,谢菲德眼中金芒一闪而逝。
不,卡罗斯没有撒谎。他的脑中此刻充满了狡诈,得意,要挟和算计的情绪,但没有任何掩饰和紧张,他的全部想法都是怎么利用这个证据要挟自己败下阵来,他脑中的每一个思维波动都在得意:这证据是真的。
深吸一口气,上台前的愤怒已经淡化,现在剩下的,只是对雷克斯命运的担忧。闪亮的光灯下,炫目的讲台上,谢菲德不得不继续:
"半年前,我甚至打算,如果成为议员,我要提议一个宪法修正案。我的动机是因为我怕激进的司法人员擅自定义婚姻,保护男女婚姻最有把握的方式就是修正宪法。让公民参与这个过程也有好处。毕竟,修正宪法的时候,立法机关必须参与到批准的过程中。
我那时深切关心的是司法人员擅作主张,而非美国的公民。众所周知,国会通过了一个法律,叫做《捍卫婚姻法案》。这基本上保护了各州不受其它州的干涉。这还定义了婚姻是男女之间的事。我那时担心这会被推翻。如果被推翻,那么我们最终会让法庭给婚姻下定义,我不认为这符合我们民族的利益。"
台下的观众纷纷点头鼓掌,不愧是他们中意的候选人,抱负才干真是一流!雷克斯却感觉不妙,谢菲德语气怪怪的,为什么要说"那时"?他回头望了左右就座的竞选委员会成员,他们也纷纷摇头表示不解,附近的文稿秘书皱眉向雷克斯确认:"我看到过先生的桌上的资料,上面对此问题的态度就是这样,不存在半年前的态度,我们的态度一贯是这样!"
稍微敏感的观众也觉得候选人先生说话怪怪的,他接下来想说什么?
一旁的卡罗斯嘴角掀起,谢菲德还能说什么?除了自己主动认输,让公众看到他根本没有资格做议员外,没有任何其它选择。
谢菲德立在台上,声音淡淡,情绪平稳:"是的,我一直这么认为,直到......我遇到他。"他抬起头,目光遥遥朝第一排的嘉宾席看来。
"遇到他(he)?"皮尔斯顺着前者的目光看下去,很容易就发现了和竞选委员会坐在一起的雷克斯。哦,老天,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而这位候选人准备在这个时候承认它?!
"快快,特写镜头,跟进!"电视台总摄像在后台通过麦克风大声调动镜头,上帝啊,他们的今天的收视率一定会破记录!特写镜头推到雷克斯脸上,这位黑金总裁坚毅深刻的俊脸上也满是诧异,复杂的目光与台上的候选人遥遥相对。
噗光灯下,演讲者对雷克斯扬起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没有丝毫犹疑地收回目光,转头对主持人继续道:"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皮尔斯。我想如果你跟切尼副总统的女儿谈,她是同性恋,她会告诉你她本来就是那样,她天生就是那样。我见过一些人,他们为这事挣扎多年,他们结婚只是为了一种习俗,他们苦苦地挣扎着。我见过妻子支持丈夫,或丈夫支持妻子,但最终还是破裂,还原他们自己的生活,还原上帝给他们的原样。"
并没有对手卡罗斯预料的难堪,或者任何被逼承认自己取向的惊惶失措,这位精明的政治家依然风采依旧,站在台上侃侃而谈,声音稳重的向华盛顿州千万观众传达:"我认为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点。虽然我还是认同《捍卫婚姻法》,但是与以前不同,我更相信,因为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我们的国家有一个伟大的,难以置信的宪法,联邦给人们以权利,我们不能在工作场所歧视他人。我们不能歧视联邦给人们的权利。"彻底丢掉言不由衷的竞选策略,谢菲德轻声说出自己的政治理念,目光真诚:"我们不能不让别人上医院探视。我们必须允许人们转让财产,我们必须拥护拥护合伙权利......因为这是联邦赋予的权利。所以如果当选,我将不会提出宪法修正案。因为就捍卫婚姻法来说,各州一直都能处理好这些法律。他们今天已经证明了,每一个州,它们能够充分处理好。"
稳稳的话音落下,台下一片意犹未尽的寂静。
谢菲德离开自己的一方演讲台,直端端朝前台迈步:"至于问我,是否相信同性恋是一种选择......"
会场的二十四台摄像机和立刻全方位跟踪,舞台的灯光立刻先一步照亮了候选人的前路。"我想说,对我来说,这从就不是一个选择问题。"目光投向雷克斯,露出笑容,"他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谢菲德离开答辩的前台,走向观众席。此刻,卡罗斯的威胁,当议员的抱负,今夜的成功失败,都不再重要。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人。
一步,"是他的双眼,在黑暗的冰冷中找到了我。"
又一步,"是他的双手,在广阔的孤寂中为我点燃了光。"
再一步,"是他的声音,夜夜伴我入梦。"
衣领上的微型麦克通过电波,忠实地将候选人的低语继续向全州,乃至全美国传送:谢菲德的双眼稳稳锁定雷克斯,一步一步朝他迈进:"他爱我真心真意,待我如珍如宝,对我不舍不弃,我感谢上帝让我遇到他。"
万众瞩目下,终于走到雷克斯面前站定,谢菲德朝爱人伸出双手:"纵是天荒地老,你永远都只会是我的唯一。"
"你这个......傻瓜......!!"雷克斯腾地站起来,张开双臂,一把抱住谢菲德,把他狠狠地揉紧怀里。
......爱你。
谢菲德听到了,对方没有出口的宣言。
温柔的反抱住爱人,谢菲德感到对方的胸膛激动地在抖,初次见面时吸引他的美丽思维此刻更是激烈如风暴,对方满腔的柔情都融在叫"感动"的湾湾碧水之中,满腔的热血都在叫做"爱"的烈焰下蒸发升腾,卷起五彩多姿的焰火,腾上万米高空,在深蓝的夜空绚烂绽放!
他被这美丽的风暴魅惑了,头枕在雷克斯肩膀上,谢菲德低语:"我也爱你。"
话筒将两人的低语稳稳传向全场,安静的辩论现场响起一声鼓掌,然后是两声,接着,掀起一片风暴般的掌声!人们大声欢呼,尖叫,发疯一般的鼓掌,一浪接一浪......电台将现场的情况忠实直播......
镜头上,俊挺登对的两人忘情地抱住对方,纵使身边欢呼掌声如潮,他们只沉醉于此刻这份抛弃名利的真爱,直到天荒地老。

52 退选

达美莱竞选总部的大楼内,气氛低迷,群情沮丧。电视辩论完毕之后的夜晚,虽然依旧灯火通明,工作人员却都没了上次欢闹的情绪,早些时候订购的庆祝蛋糕和香槟静静堆在大厅角落,在寒冷的夜中徒劳地等待不存在的庆祝。
宽敞豪华的会议室内,竞选委员会的核心再次聚首,坐得满满当当。名义上是要制定明日投票的决战策略,但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明日的任何举动已经没有太大影响,他们实际上在这里正在做的,就是举行批斗大会。
对象,就是坐在首座的两男子。他们仿佛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埋头不说话,垮下的肩膀靠在一起。
到底是候选人,他们竞选委员会的老板,他们不说话,核心们也不愿开口,但沮丧、失望总是有的,辛辛苦苦忙碌了多少日夜,搜集了多少资料,制定了多少策略,书写了多少文稿,征集了多少志愿者,打了多少电话,联系了多少捐赠......一切一切都被达美莱先生一句"这不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一笔勾销。
新闻顾问罗曼小姐甚至红了眼睛,没有人会反对他们的恋情,但是在竞选国会议员的时候这样说,实在是太不知轻重,让大家失望了。
民调顾问翻动着手中历年来的统计,对上司的行为更加不可理解,美国政要从来就不缺少这方面各式各样的新闻,手上的资料显示:
华盛顿D.C的高级卖淫团伙的黛博拉?帕尔夫雷为兰迪?托比亚斯、参议员大卫?维特、军事专家哈伦?厄尔曼、其他一些已婚政府高官联系妓女;
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参议员约翰?麦肯,前众议院众长金里奇,甚至前总统克林顿都有过偷情史;
旧金山市长、民主党希望之星加文?纽森因与他最忠诚的竞选经理、好朋友亚利克斯?图尔克的妻子有染;
爱达荷州参议员拉里?克雷格在明尼阿波利斯机场的洗手间因"淫秽行为"的指控被逮捕,因为他试图在洗手间里与一名男子发生性行为;
新泽西州前州长麦格瑞维的前妻出书,自称是丈夫同性恋活动的受害者。
......不计其数,举不胜举。然而,从来没有一个政要跳出来主动曝光自己搞同性恋!就算是上面这些搞出丑闻的政要,在爬到现在的高位之前,也通通伪装出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有谁像谢菲德一样,在大庭广众,全美转播的摄像机前,肆无忌惮的对男人说出"我爱你",还与之毫无顾忌的当中相拥!
该死的,明天大概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教会一定会表态,说什么谢菲德是罪过之类的话!
"啪!"水晶杯重重地放到会议桌上,响声打断了民调顾问的推想,抬头一看,原来是贝莉女士终于忍不下去发彪了。
"你们,你们两个好啊!好浪漫啊!"她气得脸色发白,气愤地发颤的指头正对两人,"简直莫名其妙,不知所谓!要翘班,要乱搞都由得你们,私低下怎么样都好,实在想要公开,你们另选时间我没意见!今晚可是投票前夜,我们胜券在握,没有必要非要现在来这么一出吧!除非......"她顿了顿,凶恶地瞪住自己子侄辈的候选人,"除非你是故意跟你父亲捣乱!报复达美莱家族对你的放逐!家族派我来帮你竞选,你的一言一行我都会如实上报,如果不是看在你母亲和我的交情上,我现在立刻就飞回曼哈顿,再也不管你了!"身为大家长唯一的儿子,却被剥夺继承权,放到远离达美莱总部的西雅图自己打拼,他是怨恨了吧?
报复达美莱家族?这话说得可严重了,谢菲德今日在政坛的名声固然是因为他的才干,可也与达美莱家族对他的支持息息相关。在政界的要员们看来,谢菲德俨然就是那个庞大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不但不敢得罪,还会想方设法与之结交。手腕圆滑的他们知道,利益集团是不可开罪的,如果惹恼了他们,肯尼迪总统和里根总统,还有支持他们的政要,都是前车之鉴。
谢菲德一路竞选到现在,男朋友是名副其实的黑道教父,却除了同样出身卡罗斯家族的费洛之外,没有任何人敢揭他的老底,找他麻烦,也与他利益集团的后台太硬,没有人愿意招惹有关。加上雷克斯用全美黑道势力罩他,就算有人明的不行,暗地里想用非法的手段对付他,不但没有人敢接这单烫手的生意,反而会被反向被追查,找出来做掉。
所以,报复达美莱家族?谢菲德和雷克斯闻言对看一眼,觉得这个帽子实在扣得太重,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有所误会,把他们推到家族的对立面,那可实在是冤枉,搞不好只能做对亡命天涯的同命鸳鸯。达美莱家的长子连忙解释:"不,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今晚的情况是个意外,是卡罗斯威胁我......"
"哦?"贝莉女士大感意外的挑眉,"怎么回事?"
果然!雷克斯嘴唇紧抿,眉头皱起,他一直觉得晚上谢菲德表现古怪。不过那卑鄙的小人怎么能威胁到他的宝贝?他在桌下伸出右手,支持地手握住谢菲德的左手,轻声问:"他敢威胁你?"胸中的杀意如同毒蛇一般慢慢抬头,却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在竞选委员会开会的时候提议搅浑水,直接导致了圣勃朗公司名声被败坏,还唆使手下送针对性问题给主持人,导致卡罗斯大庭广众被质问的脸色发白,根本比某个所谓的"卑鄙小人"做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啊。"虽然候选人想起来就窝火,权衡了下,还是觉得对所有人说出雷克斯道上的事情不妥,便含糊其词,"临上场之前,他用一些对你......非常要紧的资料威胁我,如果我不自动认输的话,你......"他伸手抚上雷克斯的肩头,担忧的目光扫过对方,目光闪过隐痛和不甘,却又忍不住微笑,"其实这样也很好,能够当众说出我对你真实的想法,"手贴到对方心口,"很开心。"
"你是说......"雷克斯惊讶地瞪大眼睛,"卡罗斯他有我的......证据?"见谢菲德点头确认,黑道教父眼中寒光闪动,杀气流露出来。
谢菲德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块小型光碟,解释:"这是下来的时候卡罗斯给我的,下次可要保管好了。"他递给雷克斯,"可是他手上还有更多的备份,如果我想要回去,必须在明天早上九点投票开始之前宣布退出......"虽然谢菲德已经是只落水狗,可卡罗斯还是决定要打死才甘心。
"退出?"一旁的贝莉女士几乎尖叫起来,"你不是认真的吧?"
谢菲德沮丧的垂下眼帘,他也很不甘心啊......可是......他目光投向雷克斯,对方却只是皱起眉头,脸色古怪的研究手上的光盘,目光收敛不知在想什么。猛然下定决心,谢菲德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帮我召集媒体宣布退出的消息。"
"愚蠢!"贝莉女士脸色更加难看,"你为了一个情人,放弃家族对你的期待!真是......真是愚蠢!"她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莉莉丝夫人说过雷克斯是黑社会,加上前一阵他们努力消除的传闻,她已经完全明白卡罗斯用什么威胁谢菲德了。达美莱家从来没有不战而退的成员!贝莉女士激动地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不能够退出!"
冷静的抬眼对视:"我能。"
贝莉女士完全没有料到突然出现这种局面,皱着眉头和谢菲德互瞪了将近半分钟,突然把手上的资料一扔:"你的事情我不管了,要宣布退出你自己联系媒体去!然后你就等着你父亲亲自过问吧!"说完,目光扫视会议厅的全部核心竞选班组,下令:"别管他们,跟我走。"
"可是女士......"罗曼小姐心有不忍,各位顾问也十分犹豫。
"还等什么,人家都放弃了,你们留下来干什么?"贝莉女士皱眉厉声训斥,率先推开们走了出去,顾问们也只好跟着追去,就连罗曼小姐也对着两人叹息,然后无奈地离去。

53 破罐子破摔

会议室的们轻轻合上,只剩两人相对。
虽然谢菲德做这个决定他是很感动啦,可是雷克斯却顾不上安慰心上人,他把光盘在手上翻来翻去的研究:"不对啊......"黑社会就像看到什么外星的怪物,"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到卡罗斯手上?"要知道,警察系统针对枭兽不是一两天了,就连联邦调查局也对他们很感兴趣,什么卧底啊,间谍啊,没有少派,哪一次不是搞得兴师动众,血雨腥风?这次这份所谓证据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冒出来,也太古怪了吧,如果这么容易被人拿到,枭兽早就如鸟兽散,他还做什么教父,"就凭卡罗斯能搞到这个?"
就算卡罗斯家族是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势力强大,可是术业有专攻嘛,经济实力再强,再能左右政局,枭兽最大头目,黑狮雷克斯的犯罪资料,也不会因此自动飞到他们手上不是?也总得按规矩,要么警察围剿,要么黑道卧底,要么情报间谍......可是人家警察、黑道对头、FBI都搞不到的东西,他们凭什么就能就拿到?更何况现在雷克斯也是有利益集团在床上罩的......
"或者是贾恩?"谢菲德推测,"我们都大意忽略了他,反正都背叛了你,干脆再拿这些给主子邀功......"
"他没那个能耐,我的资料又不是随便来个黑道小虾米就能搞到的。"还是摇头,雷克斯拉着谢菲德朝办公区跑去,"还是等我看过再说。"能随口把别派的头目叫小虾米,也只有他黑狮教父了。
随便找了台电脑,放入小型光碟,雷克斯目瞪口呆:"这个......这个是......"他拖着鼠标迅速浏览,完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哦,老天,居然我的暗帐都仿着做了一份......啧啧,倒是很仔细啊。不过这上面完全是胡编乱造!"他用手指着屏幕,如果真的有人照着这份暗帐去查,结果肯定一无所获。
"你是说......"谢菲德皱起眉头,不确定的出声,"这是假的?"
叹口气,雷克斯伸出双手,扶住对方双肩,无奈道:"很明显,聪明的宝贝儿,你被人耍了。"
"不会吧......你确定?"某人显然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顿时显得有些呆呆的。他明明探测过卡罗斯的思维波......难道他的对手已经厉害到,可以欺骗龙的精神力量?
"不相信?"雷克斯俯下身子随便在电脑上找出一行,"你看,比如这里写着,黑金在洛杉矶的冷冻仓库在存放走私R级军火,其实......"真正的军火由蝮蛇的手下存在遥远的阿拉斯加,雷克斯无辜地耸肩,"这里面放的是进口大白菜。"
"哦,上帝,快点扶住我......"谢菲德只觉得眼前黑压压一片,脑中金光乱窜,他居然被耍了......
"没问题,宝贝。上帝在这里。"雷克斯有求必应,立刻上前把某人抱在怀中,爱恋的摸啊摸。
"靠,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毛手毛脚......"皱起一张俊脸,谢菲德不依地挣扎,他居然被耍了!他的愿望抱负,他的雄心勃勃,他的壮志凌云......居然因为"被耍"这个逊毙了的原因泡汤了......
"我安慰你嘛。"黑社会一脸无辜。虽然居然有人敢耍谢菲德,理应让自己很恼火,可是雷克斯发现自己美男在怀,现在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一想到不久前在大庭广众之下,某人的大声告白,心里就美滋滋的,恨不得把这难得的宝贝藏到大房子里面,每天好好疼爱,不给任何人看到。去他的议员,不当就不当嘛,做他的专属宠物就很好了,他一定会给他买个带泳池不带衣橱的龙城堡,随便他在里面怎么爬。他把深受打击、浑浑噩噩的某人抱着拍啊拍,脑中满是邪恶的想象。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